Promise(薩拉札∕羅威娜,高錐客/海加)

發表於
寫在前面的話:
我是來自大陸的薩拉札∕羅威娜的同人作者相葉蓮,大陸和台灣的姓名稱呼有所不同,雖然換成了繁體,但是名字沒換,所以我特別標註一下:
戈德裏克=高錐客
薩拉查=薩拉札
羅伊娜=羅威娜
赫爾加=海加

文章首發晉江文學城,然後發LOFTER,今天剛剛搬到AO3,然後想起來台灣好像還有個仙境。本意只是推廣薩拉札∕羅威娜這個CP,另一篇超長篇就不搬了,寫的挺爛的,叫《夢的延續》,歡迎你們來晉江文學城找我

这篇文的背景是1997-2017年,现代AU架空,薩拉札性格有点崩
封面:


Chapter 1 異鳥歸鄉 (Exotic bird return home)
 
羅伊娜從記事起就知道自己母親已經不在了,她的父親告訴她母親死於一場車禍,那時她才剛斷奶。父親一把屎一把尿地把她拉扯大,為此還差點耽誤了自己的事業。
羅伊娜的父親是一名足球運動員,從小羅伊娜就跟著父親滿歐洲跑,跟著父親在一個又一個城市暫居,甚至還去了遙遠的美洲大陸。直到有一天父親把羅伊娜抱在懷裏,小聲地告訴羅伊娜他們不用到處跑了,因為他退役了。
羅伊娜問父親下一站是哪,父親愣了愣:
“先回英國吧。”
那時羅伊娜和父親都在美國,羅伊娜的中學生活剛結束。
羅伊娜不愛交朋友。她的父親是個小球員,在一個地方最長也只待過六年。因為父親轉會得搬家,所以她也得轉學。每次朋友們信誓旦旦地說一定會保持聯繫,可實際也不過是空頭支票。不長久的友誼繼續維持也沒意思,所以羅伊娜愛上了看書。只有書本不會離開她,並且還能跟著她跑。
他們回到了斯特拉福德,這是羅伊娜出生的地方,也是父親和她母親相遇的地方。古老的斯特拉福德小鎮因莎士比亞而聞名,話劇自然也成為了這兒無數年輕人的夢想。羅伊娜知道自己母親喜歡話劇,她想試著接觸話劇,去瞭解母親最喜歡的東西。
回到英國後羅伊娜入讀了當地的中學,中學裏人不多,同班的女生都有自己的小團體,初來乍到的羅伊娜如果不主動則很難融入進去。羅伊娜趴在桌子上看著同班女生們談論著喜歡的明星,約著放學去哪兒玩,她就像一只離群的烏鴉闖入了一群山雀裏。說不寂寞是不可能的,羅伊娜歎了口氣打開書。英國的中學要讀五年,她還得在這個學校待上三年。
沒過多久羅伊娜就加入了話劇社。既然自己不能融入進班級的女生群體,那就找個興趣愛好相同的團體吧!只是羅伊娜是第一次接觸話劇,她是整個話劇社裏唯一一個真正的新人,作為一個新手,分給她的任務也只有打燈光和製作服裝了。
與書為伴的一年很快就結束了,羅伊娜覺得這一年唯一的成就就是記住了班裏同學的姓名。看著成績單上的全A,羅伊娜無趣地踢著小石子往回走。又是一年全A,自己的交友卻依然是全E。
回到家中後,羅伊娜的父親喊住了她。
“我有新工作了,要離開這。”父親說道。“我的一位老隊友邀請我加入他剛成立的教練團隊。”
“什麼時候?”羅伊娜問道。
“下星期。”
“那我去收拾東西。”羅伊娜說著往臥室走去,“還有些書要還給圖書館。”
“你不想——留在這裏嗎?”父親問道。
“不想。”羅伊娜擺了擺手。“反正也沒熟人。”
父親看在眼裏疼在心裏,他歎了口氣。
“你小的時候我就應該讓你住在你祖父母那,不要跟著我到處跑。”父親愧疚地說。“你不愛交朋友都是我導致的。”
“我還記得你問過我要不要跟你走。”羅伊娜從房間裏探出頭來笑著說道,“我回答的是‘要’。所以這是我自己的選擇。”
羅伊娜的父親更心疼了。
“你這固執的性格真像我。”他搖了搖頭。
“女兒像爸爸不是理所當然的嗎。”
羅伊娜的母親去世時,包括羅伊娜的外祖父母在內都勸他再找個妻子,因為羅伊娜還小,她不能沒有媽媽。但是他拒絕了,他說他不允許另一個女人代替羅伊娜的母親進入自己的心中。
最後羅伊娜的父親拗不過羅伊娜,只能帶著羅伊娜前往下一站——奈爾斯沃斯。這是一個非常富有歷史氣息的小鎮,到處都是中世紀時留下的建築。羅伊娜喜歡這裏,她喜歡這些歷史建築。
暑假一過,羅伊娜進入了當地的中學。她照樣加入了話劇社,只是這次她有了點經驗,可以飾演一些配角了。
“你為什麼總是一個人呀?”
一次活動結束後,羅伊娜被一個女生喊住了。羅伊娜回頭望去,那是一個很可愛的女生,笑起來還有兩個酒窩。
“我喜歡一個人。”羅伊娜回答。
“你騙人。”女生抱著雙臂搖了搖頭。“我觀察你很久了,你其實很想融入班裏,但卻覺得大家不會接納你。”
羅伊娜翻了個白眼。
“我還有事,先走了。”羅伊娜把書包甩到肩上。
這個女生其實說得沒錯,羅伊娜自己也清楚,只是一個人久了就越來越覺得自己的生活裏不需要其他人。那些女生們嘰嘰喳喳地討論著哪個男生帥氣,哪位老師凶,哪個學生家裏有錢,在她看來都是不需要記住的東西。
“你別走呀!”女生拉住了她的書包。“我們交個朋友吧!”
呵。羅伊娜冷笑了一聲。她想起了當年那麼多和自己交朋友的人,在自己離開後還不到一個月就斷了聯繫。想必她也是那樣的人吧。
“可以啊。”羅伊娜轉頭,她收起了冷漠的表情。“我叫羅伊娜。”
“我是赫爾加!”
========================================
美國中學2年制,高中4年制
英國中學5年制,高中2年制

Chapter 2 和煦暖陽(Sun warm sunshine)

赫爾加居然是自己的同班同學羅伊娜是沒想到的,難怪她會說觀察自己那麼久。她拍了下腦門提醒自己應該更早記住同班同學的名字才對。
赫爾加也是話劇社的成員,她是個很開朗的人,就像太陽一樣。她也很健談,小說、偶像、體育、八卦,赫爾加幾乎無所不知,就連羅伊娜的父親是當地足球俱樂部教練團的人都知道。
“你父親是新來的教練?”一名男生聽到後過來搭話。“希望新教練能把我們球隊帶進英乙,我們在英丙好久了。”
“你是誰?”羅伊娜問。
“我叫戈德裏克!”男生爽朗地笑著。“我是足球社的!”
戈德裏克是隔壁班的學生,經常跑到羅伊娜班裏來玩,因為他的發小都在這個班,就他一人孤苦伶仃地被扔在了隔壁。但隨著時間推移,羅伊娜發現他跑來找自己發小可能只是藉口,因為她發現戈德裏克的目光從來就沒從一個人身上移開。羅伊娜看了眼坐在身邊的赫爾加,不知道當事人有沒有發現。
很快就到了耶誕節。赫爾加很可愛也很漂亮,自然是舞會時男生們的第一邀請對象。只是赫爾加全都拒絕了。
“你在等戈德裏克邀請你?”羅伊娜隨意地一問。
她在整理話劇社的服裝,他們剛結束耶誕節匯演的最後一次排練。
“我沒——”赫爾加說。
“好吧。”羅伊娜沒發現赫爾加的耳根紅了,因為收藏室很暗。
“那你呢?”赫爾加很快平復好了心情,她反問道。
“沒有。”羅伊娜回答。
通過赫爾加,羅伊娜也慢慢融入了班級,至少她能和其他女生說上話了。這也讓她知道了自己在班裏有個綽號:冰山美人。但這個綽號在大家發現羅伊娜其實很好相處後就名不副實了。
“騙誰呢!”赫爾加推搡著羅伊娜。“喜歡你的男生不也挺多的嗎?”
“不可能,從小到大就沒人邀請過我!”
這個話題就被她們吵鬧著含糊過去了。
 
耶誕節演出非常成功,話劇社的成員們結束演出後高聲慶祝著往更衣室走去。羅伊娜走在最後面,她看著被簇擁在人群中間的赫爾加。她只不過出演了一個小配角,而赫爾加是主角。
“過來呀,羅伊娜!”赫爾加轉頭,她走到後面勾住了羅伊娜的肩膀。“你的這個女巫演得太像了!我都懷疑你就是女巫了!”
“是呀!”另一名女生也勾上了她的肩,“你念咒的樣子有模有樣的,沒准你真的很適合演話劇呢!”
羅伊娜第一次體會到了什麼叫勾肩搭背。意外地她不討厭,甚至還有點喜歡。她想起了父親還是足球運動員的時候,每一次進球這些大男人都會這樣搭在一起,她知道這是一種慶祝方式。
“快看,戈德裏克來了!”走在前面的一位女生喊道。
男生們看到戈德裏克後都拍了拍他的肩膀,女生們也識趣地沒有去邀請他參加接下去的耶誕節晚會,她們給了戈德裏克一個鼓勵的眼神。這下輪到戈德裏克尷尬了,他抓了抓頭,望向走在後面的羅伊娜和赫爾加。
羅伊娜推了推赫爾加。
“去吧。”羅伊娜說,“這關你總得過的。”
在燈光下,羅伊娜看到赫爾加的臉紅了。羅伊娜在不久前發現了赫爾加在偷偷關注著戈德裏克。足球場在校門另一邊,每次放學都要繞一圈才肯離開學校的人是誰?羅伊娜關上更衣室的門,更衣室裏的女生們都沒有說話,大家露出了一個心照不宣的眼神。
赫爾加要脫單了。
赫爾加脫單後自己會不會又是一個人了?羅伊娜有點害怕,雖然自己能和其他女生說上話了,但那只是因為有赫爾加在,如果赫爾加和戈德裏克形影不離,自己能獨自加入其他女生的小團體嗎?
事實證明她在杞人憂天。
耶誕節演出的第二天,班裏的一些女生們興沖沖地來找羅伊娜,她們說看到赫爾加和戈德裏克在接吻,打算喊羅伊娜一起組團圍觀。
“你們不怕長針眼嗎?”
羅伊娜嘴上拒絕著,身體卻很誠實,她跟著那群女生一起來到了校園後面。
赫爾加和戈德裏克坐在長椅上,他們之前還擁抱在一起,但現在已經鬆開對方了。
“我失戀了。”一位女生說。
“我也是。”另一位女生故意擦了擦眼睛。“快親,讓我死痛快點!”
不過她們因為動靜太大被赫爾加發現了。
赫爾加用手肘捂著臉,戈德裏克笑著過來趕人。
“我沒想到你也來湊熱鬧。”戈德裏克雙手做著往外推的動作讓女生們回去,羅伊娜身邊的女生們一溜煙全跑光了。
“就是突然有了點興趣。”羅伊娜用手指卷著頭髮說道。
“你終於越來越像個普通女生了。”戈德裏克笑了笑,“赫爾加說你經常一個人拿著書看,她好不容易才把你從那些文字裏拽出來。”
“沒准我又要回到那些文字裏去了呢?”羅伊娜說。
“不可能!”赫爾加突然跑過來勾住了羅伊娜的手臂。“我餓了,我還沒吃早飯!”
“我去買!”戈德裏克很識趣地跑走了。
6

本文作者

  • 平凡麻瓜
  • 3  5

Savina @Savina

2
Chapter 3 碧海與我(Blue ocean with me)

新學期開始,羅伊娜的班上轉來了一位男生。奈爾斯沃斯不過是一個小鎮,在離畢業還剩半年時轉入讓這位男生一下子獲得了全年級的關注。
“父母工作調動的關係吧。”羅伊娜翻著書本淡淡地說道,她頭也沒抬。“我曾經也這樣。”
羅伊娜經常轉學,甚至有好幾次都是中途轉入。一開始她還很不自在,但漸漸地就習慣了,就像那名男生一樣。那名男生一人坐在椅子上看著書,不和班裏任何人說話。赫爾加試著接近那名男生,但她馬上折返了。
“他的英語好差,我不知道怎麼和他交流。”赫爾加沮喪地說。
“他入學考試是怎麼過的?”戈德裏克驚訝道。
“聽說他看得懂,只是說得不好。”赫爾加回答,“但我沒想到這個不好是真的不好。”
“你想幫他?”羅伊娜問道。
“是呀!”赫爾加眨了眨眼睛。“你知道嗎?他給我的感覺就像當初的你一樣。”
聽到這,羅伊娜抬起頭朝男生看去,她發現男生身上確實有一股熟悉的氣息。羅伊娜瞥了眼男生拿在手中的書,書的封面是西班牙文。從小跟著父親跑遍歐洲的羅伊娜學過多種國家的語言,西班牙語也是其中之一,更何況她在美國上學時選的外語還是西語。羅伊娜開始打量起了男生,他有著和羅伊娜一樣的黑色長髮,只不過羅伊娜是披在肩上,他是用一根頭繩紮在腦後。
他的側面挺好看的,他的眼睛是什麼顏色?羅伊娜不自覺地想。
男生似乎注意到了她的目光,他轉頭望了過來。赫爾加看到後朝他揮手微笑著,戈德裏克也在招手讓他過來。只有羅伊娜,她收回了目光。
羅伊娜的心底“咯噔”了一下。男生的眼睛顏色介於藍色和綠色之間,她不是沒見過這種眼睛顏色的人,她祖母就是。但這個男生的眼睛卻像碧海一樣美麗,在羅伊娜心裏泛起一陣漣漪。
這是為什麼?明明只是普通的藍綠色,卻讓我想到了愛情海的波浪?
男生最後還是沒過來,但羅伊娜知道了他的名字,他叫薩拉查。
赫爾加是個鍥而不捨的人,既然她語言不通,那麼就帶一個語言通的。於是第二天午餐時,赫爾加幾乎是連拖帶拽地把羅伊娜按在了薩拉查對面。
“她是羅伊娜,我的翻譯!”赫爾加說。“現在你不能拒絕和我說話了!”
“Hola(你好).”羅伊娜無奈地用西班牙語問好。
薩拉查突然一笑。
“Ella es tan divertido(她真有趣).”他說道。
羅伊娜點頭表示贊同。
 
在知道羅伊娜懂西班牙語後,班主任莎莉交給了羅伊娜一個任務,把薩拉查的英語口語練好,至少讓他能和班裏同學對話。羅伊娜本以為這是一項不可能完成的任務,誰知這項任務還沒開始就完成了,因為薩拉查用極其熟練的英語告訴她她會說英語。
“你為什麼要裝成這樣?”羅伊娜不解地問。
“和你一樣。”薩拉查回答。
羅伊娜瞪大了眼睛。
“莎莉老師和我說的。”薩拉查告訴羅伊娜。“她讓你關照我口語的時候也告訴了一些你的事。”
肯定是父親告訴莎莉老師的,羅伊娜想。他們都因為經常搬家而不願意交朋友,語言不好這個藉口羅伊娜在歐洲其他國家上學時就用過,但這招在美國和英國不管用。所以羅伊娜就用書代替這些時光,而眼前這個男生用的方法和她一樣。
“你父母是什麼工作?”羅伊娜問。
“外派記者。”薩拉查回答。
羅伊娜本就是話不多的女生,離了赫爾加後話就更少了,這也正合薩拉查的意思。如果羅伊娜不出現,莎莉老師肯定會讓另一個人負責自己的口語,那還不如讓羅伊娜來。於是羅伊娜不得不擠出更多的時間用來和薩拉查在一起,她又不能告訴老師這人口語沒問題,因為薩拉查會裝作聽不懂,而赫爾加又一心想把薩拉查拉進班級裏,她不允許羅伊娜開溜。
羅伊娜不開溜的原因還有一個,她的數學非常好,她來後直接把班級平均分提高了幾個百分比,而薩拉查的數學非常差。莎莉老師讓羅伊娜負責薩拉查的數學,不求她教好,只求把他拉及格。羅伊娜按著額頭跳動的神經,最後她還是把赫爾加拐了進來。薩拉查招架不住赫爾加,赫爾加是個性格和羅伊娜完全相反的女生,她會關切地問薩拉查這個問題懂了沒,而羅伊娜不會問,因為羅伊娜只要看一眼薩拉查的眼睛就知道他會不會了。
直到有一天,這個三人小組變成了四人。
戈德裏克笑嘻嘻地坐在了薩拉查邊上,他是被薩拉查拐過來用來對付赫爾加的。戈德裏克來了後赫爾加的話一下子變少了,這讓薩拉查松了口氣。
四人聚在一起的時間多了,彼此之間也形成了很多默契。羅伊娜發現自己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關注起了薩拉查的喜好,等她注意到時她甚至連他喜歡聽什麼歌都瞭解了。她把這一切歸咎於薩拉查的眼睛。她喜歡薩拉查的眼睛,每次在一起學習時,她都會不自覺地看著他們。
一晃半年就過去了,小鎮裏就一所高中,不出意外他們高中也會成為同學。羅伊娜小心翼翼地試探自己的父親,得到了他們還會待在這裏的消息。因為當地的足球隊從英丙晉升到了英乙,所以教練團和球隊又簽了四年。但是薩拉查那卻不理想。薩拉查的父母都是外派記者,他們還有一年就要離開英國了。
到時候給我打電話。羅伊娜張了張口,最後她還是沒說出來。


Chapter 4 星辰與你(Stars with you)

最初來到這個小鎮時薩拉查就知道這次依舊不會長久停留於此。父母不允許他自己搬出去住,因為他還沒滿十八歲。在一個陌生的環境裏一如既往地成為新同學的關注點,這些友好的同學們問著你各式各樣的問題,在你離開後就把你忘得一乾二淨。

薩拉查厭惡這種生活。

在應付了一個十分熱情的女生後,薩拉查疲憊地揉了揉太陽穴。他看著女生沮喪地走回到自己的好友身邊,一個有著爽朗笑容的男生和一位目光從未移開過書本的女生。薩拉查看了眼這位坐在窗戶旁的女生,他只知道這名女生叫羅伊娜,是班裏唯一一位沒有找他說話的學生。

薩拉查收回了目光。離午休結束還有一會,剛好可以把這本書看完。突然薩拉查發現似乎有誰在盯著他,他抬起頭望去,那位熱情的女生和那個有著爽朗笑容的男生都在示意他過去。只是羅伊娜沒有,她仍舊盯著自己的書,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看來自己還沒有那本書吸引人。

那名熱情的女生叫赫爾加,她有一種鍥而不捨的精神,在自己拒絕聊天的第二天她居然帶著兩個人來堵自己。羅伊娜是其中之一,她看上去也很無奈。薩拉查沒想到羅伊娜懂西班牙語,但既然她也不願意那事情就很好辦。薩拉查用西班牙語告訴羅伊娜自己的想法,羅伊娜一拍即合。他們倆一唱一和成功讓赫爾加打消了繼續聊天的想法。

薩拉查本以為和羅伊娜的交集就此結束,只是沒想到幾天後羅伊娜會主動坐到自己面前。

“莎莉老師讓我關照你的英語口語。”羅伊娜一臉不情願地用西班牙語說道。

薩拉查之前覺得赫爾加很有趣,現在他覺得羅伊娜也很可愛。

“如果是這樣,那完全沒必要。”薩拉查笑了笑,用流利的英語回答。

和預想中的一樣羅伊娜非常驚訝。

“你父母是什麼工作?”羅伊娜問。

“外派記者。”薩拉查回答。

羅伊娜點了點頭。

“那我去和莎莉老師說你的口語沒問題了。”羅伊娜說完後動作麻利地離開了。

薩拉查看著羅伊娜離開的背影,他發現自己不討厭羅伊娜,反而還覺得羅伊娜很有意思,想多接觸一下。於是在莎莉老師找他去辦公室問話的時候,薩拉查撒謊了。

“我覺得還不行。”薩拉查故作真誠地回答,“可能是以她的角度來看我的口語沒問題了。”

理所當然的,羅伊娜又坐回到了薩拉查對面。

“你在打什麼主意?”羅伊娜皺著眉頭問道。

“我就這麼沒有魅力?”薩拉查挑眉,雖然自己長得不算帥,但也不醜吧。

結果羅伊娜的耳根卻紅了,這是他沒想到的。

“我只是覺得沒有必要。”羅伊娜回答。“你的口語又沒問題,我們雙方都不想浪費時間吧?”

“確實不想。”薩拉查說。“既然你和我是一類人,那麼我想你應該知道我的意思,莎莉老師和赫爾加一樣過於熱心。”

羅伊娜一瞬間就懂了。

“只要互不干擾。”羅伊娜咬了咬牙。

“成交。”



英國的冬天天黑得早,等羅伊娜結束社團活動從學校裏出來時早已是繁星滿天。今天父親不在家,家裏冷冰冰的。羅伊娜不想回去,她來到公園裏,坐到長椅上望著天。公園對面就是一家便利店,薩拉查剛巧從便利店裏出來,她看到了羅伊娜。

薩拉查望著對天發呆的羅伊娜,他突然想起了羅伊娜的眼睛是琥珀色。這種顏色的眼睛其實很稀少,大部分人都會把它和棕色混在一起。薩拉查能記住是因為琥珀色的眼睛在陽光下會顯得更像金色,就像星星一樣。

如果我和羅伊娜說“你的眼睛像星辰一樣美麗”的話,會不會被她當成變態?薩拉查抬起頭看了眼繁星。

幾星期後有一個全科測驗,他們畢竟是畢業生,學業不繁忙是不可能的。薩拉查的成績其實很好,但他入學考試時故意把成績控制在了普通這一行列,因為他不想引人注意。他看著發到自己手中的數學試卷,想起了羅伊娜是全班數學最好的學生。

要不要多找一個理由?薩拉查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樣想,等他反應過來時自己的數學卷子上已經打了一個大大的E。

果不其然羅伊娜又被派來負責薩拉查的數學成績。薩拉查看著羅伊娜滿臉嫌棄的樣子突然很開心,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變得這樣,可能只是想找個理由和羅伊娜坐在一起。

“我沒想到你數學居然能差成這樣。”羅伊娜抖了抖薩拉查的試卷乾巴巴地說道。

“我覺得在畢業前拿到及格還是很容易的。”薩拉查誠實地回答。

羅伊娜送給了他一個白眼。

可能是自己的這個成績確實太差了,差到讓羅伊娜失去了自信,她居然把赫爾加找了過來。赫爾加的數學雖然不如羅伊娜,但也是數一數二。

早知如此我就該把分數控制得再高點!薩拉查鬱悶地聽著赫爾加耐心給自己講解,真是聰明反被聰明誤。他不能直接拒絕赫爾加的好意,這會傷了她的心。

在薩拉查的認知裏,部分女生在自己男朋友面前會變成另外一種性格,他不知道這個認知對赫爾加有沒有用。他去找了戈德裏克,那個有著爽朗笑容的男生。

“你想讓我幫你什麼?”戈德裏克問。

“讓赫爾加安靜一點。”薩拉查回答。

戈德裏克捏著下巴若有所思。

“她妨礙你追羅伊娜了?”

“沒有。”

“哦——別騙我了哥們。”戈德裏克搭上了他的肩。“你的眼神都在飄了!”

戈德裏克一來赫爾加果然安靜了許多,羅伊娜講解題目的時間也增加了。薩拉查控制著自己的數學成績慢慢往上爬,在最近一次測試裏終於到達了及格線。戈德裏克覺得這個小組挺好的,沒必要解散,薩拉查和赫爾加也同意,於是這個小組從數學補習小組變成了畢業考試復習小組。

“我們高中還能在一起吧?”戈德裏克說,“我希望這次我能和你們分在一個班,別再被單獨扔出去了!”

“可能吧。”羅伊娜含糊道。

薩拉查知道羅伊娜不確定高中會在哪兒讀,就像他也不確定自己會在這裏待多久一樣。如果不出意外他可能會在高中二年級時跟著父母回到西班牙,可能再過不久就會去另一個國家。

他第一次有了不想離開這個想法。

“高中你想加入什麼社團?”赫爾加問羅伊娜。

“當然還是話劇社。”羅伊娜想都沒想地回答。

話劇?那種要上臺演出的?薩拉查轉著筆想。要不我也加入話劇社吧,去舉個板子什麼的。

薩拉查不喜歡話劇,可他馬上要離開這裏了,他不想和羅伊娜分開。他知道話劇社每年都有幾場演出,如果羅伊娜飾演主角,自己又不在話劇社的話,那就更沒有理由接近她了。

薩拉查抬起頭朝羅伊娜看去,剛好羅伊娜也看向了他。

只是她張了張口沒有說話。

Savina @Savina

2
Chapter 5 與海共舞(Dancing with the sea)

升入高中後,薩拉查和她們一起加入了話劇社。羅伊娜十分費解,話劇社這種需要演出的社團薩拉查明明很討厭,為什麼他要加入呢?

只是薩拉查加入後卻拒絕演戲,他更願意站在後臺打打燈光、舉舉板子。這可氣壞了話劇社社長,話劇社的男生本就非常少,好不容易進來一個卻是來打醬油的。但她也沒辦法,因為薩拉查確實是第一次接觸話劇,而且她聽說他的英語口語還不咋樣。

“你們倆和他關係很好?”社長勾住赫爾加和羅伊娜。“他的口語差到什麼程度?”

差到你聽了能起飛的程度。羅伊娜和赫爾加對視一眼,兩人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無奈。

但是話劇社社長依舊沒有放棄讓他出演話劇這一想法。

一本名叫《哈利·波特與魔法石》的小說在今年暑假時橫空出世,它的熱潮瞬間席捲了全英國。社長也是這本小說的忠實粉絲,在她發現這個話劇社裏有三人和四位創始人同名後,她幾乎立刻就確定了今年在耶誕節晚會上要演的劇本。

“劇本名就叫《魔法石》!你們三個誰也別想跑!”社長用手一一指過他們三人。

“可是這部小說的內容和創始人也沒關係呀?”赫爾加說。

“那你們也能當個背景板!”社長似乎下定了決心一定要讓三人出演,她連作者給出的四位創始人的半身像都用彩色列印好並帶了過來。她把四張紙交給赫爾加後大手一揮:“就這麼定了!”

赫爾加氣鼓鼓地把紙分給了三人。

“這張怎麼辦?”羅伊娜問。

赫爾加看了眼手中剩下的印有戈德裏克·格蘭芬多畫像的紙。她不願意就他們三個當背景板,三缺一怎麼行?於是她把戈德裏克也拉進了話劇社。社長在聽到戈德裏克的名字後差點激動地昏了過去,畢竟這麼巧合的事以後也不會再有了。

“怎麼,你們要演《哈利·波特》,讓我演格蘭芬多?”戈德裏克指了指自己。“那我可願意了!”他興奮地說道,“你們知道嗎?開學時班裏沒人叫我名字的,全叫我格蘭芬多閣下!”

沒錯,戈德裏克又被單獨分在了隔壁班。

羅伊娜和赫爾加聽後有苦說不出。她們也是感同身受,但都沒有戈德裏克那麼享受。赫爾加親切熱情,脾氣又好,她還很擅長廚藝,班裏有一半人在中學時就嘗過赫爾加做的甜點,而羅伊娜給人的印象則是愛看書和成績好。這完全和赫奇帕奇以及拉文克勞這兩個學院給人的第一印象相吻合了。這就導致每當他們四人走在一起時就會有人特地跑過來開玩笑,問他們打算什麼時候建個霍格沃茨。薩拉查因為自己“英語不好”的設定逃過一劫,至少沒人喊他斯萊特林教授。只是他還不知道,當第二本密室發售後,幾乎班裏每個人都去問過他會不會講蛇語。

成為背景板不需要花太多時間,他們只需要在開場擺幾個姿勢念幾句臺詞,就可以退到後場等演出結束。這正合薩拉查的意,因為他只需要說一句話。

“你們說,我們上輩子會不會就是霍格沃茨的創始人啊?”戈德裏克舉起自己手中的道具寶劍說道。

“四個巫師轉世成了四個麻瓜?”薩拉查斜了他一眼。

“哥們,你知道最近很流行平行世界這種設定的小說嗎?”戈德裏克把胳膊肘搭在了薩拉查的肩上。“你看,我們四人的名字剛好和創始人一樣,我們又是好朋友,會不會在另一個世界我們就是那四人呢?”

“其實我更懷疑這本書的作者就是我們學校的老師,不然哪有這麼巧的事。”羅伊娜說道。

“有道理。”戈德裏克點了點頭。“還一定是熟人。”

“好了,要開始了!”赫爾加一手拎著裙擺一手拿著她的道具金杯急匆匆地趕了過來,她剛去了趟洗手間。“這衣服行動可真不方便。”赫爾加抱怨道。

四人的服裝都是找小鎮裁縫訂做的,這些中世紀早期的丘尼卡話劇社的收藏室裏可沒有。他們四人都不喜歡這些長到腳踝的衣服,太容易絆倒了。在第三次被長袍絆倒後,戈德裏克一氣之下把袍子換成了上半身的皮甲和下半身的緊身褲子。這種服裝在中世紀時也挺常見,戈德裏克同樣不喜歡,但總比拖地長袍好。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四位偉大的巫師:戈德裏克·格蘭芬多、薩拉查·斯萊特林、羅伊娜·拉文克勞、赫爾加·赫奇帕奇。”話劇社社長開始念起了旁白,這說明演出開始了。“他們建立學校,遠離麻瓜們窺視的目光,因為在那個年代,麻瓜們畏懼魔法,很多男女巫師都遭到迫害——”



與旁白一同響起的是禮堂裏的大燈關閉的聲音,現在只剩應急用的燈還亮在那兒。

“我好像有點緊張。”戈德裏克說道。

“加油!”赫爾加小聲鼓勵道,“就說一句話!一句話就結束了!”

羅伊娜側過頭看了眼薩拉查。薩拉查雖然面無表情,但他像柱子似的站在那裏一動不動。他不緊張是不可能的,他都沒發現自己在看他。羅伊娜猶豫了片刻,最後還是伸出手握住了薩拉查的手。

薩拉查一震,他轉過頭朝羅伊娜看去。羅伊娜緊盯著前方的帷幕,她的臉熱得發燙。



“——四位偉大的巫師每人擁有一個學院,只招收他們各自想要的少年——”



深紅色的帷幕緩緩拉開,羅伊娜鬆開了薩拉查的手。戈德裏克深呼吸了一口氣,他抬起腳往舞臺前走去。舞臺頂上的一盞大燈突然打開並照在了戈德裏克身上,他舉起手中的寶劍說道:

“我們所教的學生,必須英勇無畏,奮不顧身!”

戈德裏克甩了個漂亮的劍花,他這幾天一直在練習這個。效果非常好,台下一些學生發出了驚呼。

“我們所教的學生,他們的血統必須最最純正。”繼戈德裏克之後,薩拉查也走到了舞臺前面。

羅伊娜第一次聽到薩拉查用如此冰冷的聲音說話。這個聲音透露著孤獨和哀傷,就像真正的薩拉查·斯萊特林在和三位好友分道揚鑣前不理解為什麼他們不懂自己的想法一樣。

“厲害!”赫爾加小聲讚歎。“該你了,羅伊娜。”

羅伊娜走到舞臺前,她用手推了推戴在頭頂上的冠冕。

“我們所教的學生——”羅伊娜用冷漠的眼神掃了眼台下的觀眾。“他們的智力必須高人一等。”

說完這句話後羅伊娜自己都覺得不好意思。這句話實在是太嘲諷人了!

赫爾加小跑到自己邊上,她左手捧著金杯,用右手劃過台下所有人——

“我們要教許多人,並且對待他們一視同仁!”她微笑著用溫和的聲音說道。

四人說完後,照著他們的四盞大燈漸漸關閉了,羅伊娜聽到薩拉查和戈德裏克同時長舒了一口氣。

台下爆發出驚人的掌聲。

“這個創始人角色似乎是要坐實了呢。”赫爾加無奈地搖了搖頭,“希望他們能把演員和角色分開。”

“我覺得分不開了。”羅伊娜回答,她發現他們四人念完臺詞後都收穫了一大票粉絲。



“真不知道我會被分到哪?”



旁白的聲音再次響起,四人馬上撤離舞臺。他們一開始站的那個位置也有一個紅色帷幕,帷幕朝兩邊拉開,露出了躺在床上看著《霍格沃茨,一段校史》的哈利。

“結束了,結束了!”戈德裏克把手舉過頭頂準備慶祝。

“還沒有!”赫爾加按下他的手。“你別想著回更衣室換衣服,結束後還要去謝幕呢!”

“真麻煩!”戈德裏克抱怨道,“我想念我的足球了。”

羅伊娜站在人群外面用手扇著風,後臺的空氣有些悶熱。她看了眼舞臺,那邊已經到分院了。薩拉查就站在自己邊上,只是他正心不在焉地用手卷著掛墜盒的鎖鏈。後臺也只有應急用的燈還亮著,光線十分昏暗。羅伊娜悄悄朝他看去——

噢,這藍綠色的眼睛這會像極了夜晚的海洋。

=================================

丘尼卡:中世紀服飾,打底衫,男女均可穿,通常在腰部系帶形成優美的衣褶,但在室內穿時不用系帶。男子通常穿長至膝的短袖丘尼卡,女子則穿長至腳踝的長袖丘尼卡。但是由於托加外形太過龐大給日常生活帶來了極大的不便,因而許多人就把丘尼卡作為外衣來穿。



Chapter 6 與星同輝(Shining with the star)

薩拉查沒想到時間過得這麼快。明明開學儀式才過去沒多久,耶誕節就要到了。他看了眼遠處的舞臺,哈利和羅恩剛從巨怪手中救下了赫敏。

“第一次出演舞臺劇的感覺如何?”社長拍了拍他的肩。

“就一句話也要發表感想嗎?”薩拉查似笑非笑地說。

“真可惜,作者關於創始人的內容就只有分院帽的這幾句話!”社長托著下巴惋惜著,“要不下次的劇本就叫《霍格沃茨,一段校史》吧!”

“我申請退社……”

“別呀!”社長抗議。“你的舞臺感覺挺好的!”

“我還有半年就離開了。”薩拉查平淡地回答。

社長一愣。

“羅伊娜知道嗎?”

“……她知道。”

說起來自己會加入話劇社出演舞臺劇還都是因為羅伊娜。對了,羅伊娜——薩拉查望向四周,他發現羅伊娜不在這。他朝身後望去,那兒只有戈德裏克在和赫爾加打情罵俏。

“羅伊娜出去了哦,她說這裏太悶了,要去外面透透氣。”社長猜出了薩拉查的心思。“你如果要去找她就順便把她帶回來吧,一熱一冷的對身體也不好。”

薩拉查穿過人群從禮堂後門走了出去。羅伊娜就站在禮堂外面的雪地裏,她正靠在一棵常青樹下望著星空。穿著深藍色長袍頭戴銀色冠冕的羅伊娜像極了星夜女神,這在薩拉查眼裏唯美得像一幅畫。

“阿斯忒瑞亞?”薩拉查分了神,他覺得四周突然變安靜了,就連樹葉的婆娑聲都消失了。

羅伊娜聽到聲音後轉過頭,她發現薩拉查正全神貫注地看著自己。

“你——你還好吧?”羅伊娜有些不自在,她伸出手在薩拉查眼前晃了晃。

薩拉查這才找回了聽覺。

“抱歉,我分神了。”薩拉查尷尬地咳了一聲,他走過去把羅伊娜的外套披在了她肩上。

“謝謝!”羅伊娜拉了拉外套。其實她不冷,丘尼卡本就非常寬鬆,為了防寒羅伊娜還特地在裏面多穿了幾件衣服。只是她沒想到薩拉查會出來找她。

“要說謝謝的人其實是我。”薩拉查說,“我那時確實挺緊張的,下麵還有那麼多人。”

羅伊娜一僵。

“不、不用謝。”她低下頭結結巴巴地說道。

在外面冷靜了一會後,羅伊娜不敢相信自己當時居然那麼有勇氣,她就那樣握住了男生的手,還是薩拉查的手。

羅伊娜低著頭不好意思說話,她黑色的長髮垂在胸前成功遮擋住了紅到不行的耳朵和臉頰。見羅伊娜這樣薩拉查也不知該如何是好,他從沒遇到過這種事,不過他的直覺告訴他絕不能就這樣收場。

“今晚的夜空挺美麗的。”良久他憋出了一句話。

“是——是呀!”羅伊娜回答。“我挺喜歡看星星的!”

“說起來你和星辰挺配的。”薩拉查順著話題往下說。

羅伊娜疑惑地抬起頭。

“你的眼睛像星辰一樣美麗。”

薩拉查說完後就愣住了,他記得自己否定過這句話。果然他看到了羅伊娜瞪大了眼睛。

完了。

“抱歉。”薩拉查解釋道,“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只是——”

“沒關係——”羅伊娜小聲說。

薩拉查發現羅伊娜沒生氣,不管怎樣只要沒生氣就行。

“其實我挺喜歡的。”羅伊娜又說。

這下輪到薩拉查瞪大了眼睛。

“還有就是——”羅伊娜一副豁出去了的樣子,她紅著臉看著薩拉查。“你的眼睛也像碧海一樣好看!”

一時間兩人都沒有說話,他們沉默了很久。

“該、該走了。”最後還是羅伊娜先憋不住了,她慌亂地越過薩拉查想往回走。“我都忘記時間了,趕不上謝幕就麻煩了!”

薩拉查幾乎是條件反射地拉住了羅伊娜。

“薩拉查?”

“其實我也挺喜歡的。”薩拉查說道,“不管是你還是你說的話。”

羅伊娜倒抽了一口氣。但下一秒,在薩拉查還沒反應過來時她已經緊緊抱住了他。

謝幕什麼的讓他見鬼去吧!

薩拉查也摟住了羅伊娜。兩人擁抱著,親吻著,久久不願分離。

“給我打電話。”

“嗯。”

“給我寫信。”

“嗯。”

“不准忘記我。”

“不會的,我的拉文克勞姑娘。”

Savina @Savina

2
Chapter 7 幻境終曲(Finale fantasy)

“還剩一只,完成後就能下班了!”
“羅伊娜你今天很高興呢!”
“是呀,我等會要去機場接人!”
羅伊娜邊說邊熟練地給趴在桌子上的貓咪注射麻醉。
“那絕育手術就我來做吧,公貓速度快,你先下班吧!”羅伊娜的同事抱起貓咪。“你和他一年到頭也見不到幾次不是嗎?”
羅伊娜苦笑了一下。
聖誕演出結束後沒幾個月,薩拉查就和父母一起回了西班牙,之後他又考上了美國的大學。本來他們只隔了個英吉利海峽和比斯開灣,現在他們跨了整個大西洋。機票本來就貴,而且薩拉查也只有放假時才能來,當然有時也換羅伊娜過去。薩拉查沒有食言,他們之間的聯繫從未中斷過。隨著科技發展,現在他們除了寫信和打電話外還多了一個用手機發送電子郵件的選項。
除了薩拉查,羅伊娜和赫爾加畢業後也是各奔東西。羅伊娜考上了愛丁堡大學的獸醫專業,而赫爾加選擇去威爾士的卡迪夫學習如何成為一名音樂教師。只有戈德裏克一人留在了英格蘭,但是羅伊娜怎麼都沒想到戈德裏克居然跑去藍帶的倫敦校區學烹飪,這和他留在羅伊娜腦中的形象完全不符合呀?最後還是薩拉查告訴她,是因為赫爾加做的東西太好吃,而戈德裏克又是個烹飪白癡。
愛情啊,有時也是一種動力。
不過赫爾加和羅伊娜都把畢業實習的地點放在了倫敦,一方面是說好了要在一起,另一方面是可以白吃未來職業廚師做的美食。
羅伊娜坐在希斯羅機場的長椅子上鬱悶地盯著大電子屏,上面只有洛杉磯來的這架飛機顯示晚點。羅伊娜看了看時間,現在是晚上七點多。她不知道這飛機要延遲多久,她現在只後悔沒有帶本書之類的來打發時間。
九點左右,一瓶冰可樂突然貼上了迷迷糊糊的羅伊娜的臉頰,把羅伊娜驚得差點從長椅上摔下來。
“你——”羅伊娜本想罵人,但在看到薩拉查那張許久不見的臉時火氣頓時消失了。“你大晚上喝冰可樂?”羅伊娜站起身撲到薩拉查懷裏。
“洛杉磯可比倫敦慢八小時。”
薩拉查揉了揉羅伊娜的頭髮,之後他們便旁若無人地親吻了起來。路過的工作人員看到後無聲地笑了笑並在心裏默默給出祝福,這個他們見多了,那些異地情侶相見的情景幾乎每天都要在這上演幾次。
“你這次能待多久?”羅伊娜用雙手捂著薩拉查的臉。
“不走了。”薩拉查說完後又吻了上去。
“唔——等等——”羅伊娜好不容易推開薩拉查。“你先解釋一下?”
“我考上了劍橋的歷史系研究生,所以不走了。”薩拉查鬆開了羅伊娜,他把身後的手推車往前一拉,上面有兩個大行李箱。“介不介意我長久留宿?”
“你的數學——”羅伊娜像吞了一顆梨子似的看著他。
“中學那會是裝的。”薩拉查看上去有些不好意思,“只是為了接近你。”
羅伊娜挑了挑眉,這人居然把這事瞞了六年!
“我當然不介意你長久留宿,但是你得分攤房租。”羅伊娜左手叉腰,右手重重地拍在了薩拉查的肩上。“作為你騙我那麼久的代價。”
“沒問題。”薩拉查爽快地回答。
“你真是——算了。”羅伊娜鬱悶地說道,她覺得自己應該再加點要求。“我們先回去吧。”她看了眼時間,發現已經九點半了,就算現在立馬動身到家也要十一點了。“兩個箱子你可得自己推哦!”
“其實——”薩拉查突然想起了什麼。“我還有些東西,不過我直接寄到你那兒去了。”
羅伊娜突然產生了薩拉查已經把美國住的宿舍搬空並且連西班牙都不打算回去了的想法。
“那得收拾很久了,我們明天去戈德裏克那蹭飯吧!”
赫爾加和戈德裏克就租住在羅伊娜附近。赫爾加不喜歡倫敦,她覺得倫敦太擁擠了,她喜歡鄉村。羅伊娜也不喜歡,但她不喜歡的理由非常神奇。如今《哈利·波特》第五本小說即將面世,就連電影都出了兩部,這個系列正在風靡全球。羅伊娜經常在倫敦的大街小巷裏看到穿著霍格沃茨校服大搖大擺逛街的孩子,但如果是孩子就算了,她還看到很多成年人自製巫師袍在公園裏聚會,她覺得有些人快分不清現實和幻境了。
不過這還不是主要原因。羅伊娜的名字非常普通,單獨拉出來根本沒人會亂想,但你往旁邊加一人就不一樣了。比如她的新鄰居貝格先生知道了和她一起住的男友名字叫薩拉查時突然失聲了好久,沒辦法,他只能去醫院找醫生,但在去醫院看病前卻把自己養的貓頭鷹交給了羅伊娜照顧;又比如另一個鄰居安妮小姐在知道她有兩個朋友一個叫戈德裏克一個叫赫爾加後,突然奮筆疾書寫出了一本長篇同人小說,當然是《哈利·波特》世界觀的。
這讓羅伊娜產生了城裏人都如此瘋狂的想法。不過薩拉查還得在劍橋學習四年,所以等薩拉查畢業,他們回到奈爾斯沃斯時,赫爾加和戈德裏克已經結婚快一年了。
羅伊娜和薩拉查的婚禮同樣放在奈爾斯沃斯的教堂舉行,與戈德裏克和赫爾加一樣他們只喊了雙方父母和幾個關係非常好的朋友。羅伊娜的父親,現在是著名足球教練的中年男子把羅伊娜交到薩拉查手中時早已是泣不成聲。同樣泣不成聲的還有當年他們上高中時的話劇社社長,她嘴裏一直念著“我嗑的兩對CP終於走到了一起”什麼,雖然薩拉查和羅伊娜都沒聽懂這句話的含義。
 
一晃就過去了十一年。
 
羅伊娜和薩拉查只有一個女兒,名字叫海蓮娜。倒不是羅伊娜不喜歡小孩子,是因為她在生海蓮娜時遇到了難產,好在最後母女平安。薩拉查害怕了,他怕羅伊娜消失在自己生命中,所以他們沒有再要孩子。海蓮娜寓意是光之火炬,羅伊娜和薩拉查希望她的生命能像光一樣一直持續下去。不過羅伊娜給海蓮娜取名時總覺得這個名字很耳熟。
赫爾加和戈德裏克有兩個孩子,小的那個比海蓮娜小一歲,名字倒還正常,叫洛芙娜,只是羅伊娜不知道為什麼赫爾加要給她取一個俄國人用的名字,赫爾加說是因為好聽。大的那個比海蓮娜大一歲,名字叫西格弗裏。羅伊娜和薩拉查聽到後像看傻子一樣看著戈德裏克。
“你為什麼要給他取名叫齊格飛?”羅伊娜問。
“帥!”戈德裏克秒答。
現在離開學還有一個月,海蓮娜馬上就要上中學了。這所學校羅伊娜可熟悉了,就是當年她上的那所,她都帶海蓮娜去參觀過了,可誰知卻突然出現了變數,而且這個變數直接改變了她的世界觀。
某天,一只長耳鸮飛進了他們家窗戶,朝海蓮娜臉上扔去了一封信。海蓮娜莫名其妙地打開了它,隨後她高聲尖叫得快把房子都震塌了。
“怎麼了?有蟑螂?”羅伊娜從廚房沖了出來,薩拉查也打開了臥室門。
“媽媽!爸爸!霍格沃茨給我寄信了!”海蓮娜激動地在沙發上跳來跳去。“《哈利·波特》是真的!西格果然沒騙我!他說他在格蘭芬多等我!”
“不,等下——”羅伊娜有點混亂。“我記得赫爾加說,西格那小子在蘇格蘭上寄宿學校?”
“霍格沃茨就是寄宿學校呀!”海蓮娜興奮地拆開信。“麥格教授是校長!她說會派一位老師來!”
羅伊娜和薩拉查對視了一眼,他們決定不吃晚餐了,兩人帶著海蓮娜直奔對面赫爾加的房子。
“是真的,西格確實在霍格沃茨,瞞著你們我感到很抱歉。”赫爾加深表歉意。“我們不想告訴你是因為我們害怕海蓮娜不能去霍格沃茨,她那麼喜歡《哈利·波特》。”
“可是,《哈利·波特》不是小說嗎?”羅伊娜不敢相信,“難道是真實發生的事情?”
“一開始我們也是這麼認為的,我們還以為是西格的同學寄給他的惡作劇,直到那個叫納威·隆巴頓的人來找我們並用了一個漂浮咒後我們才敢相信。”戈德裏克說,“順便說一句,當他知道我們的名字時,那個嘴張得都能塞進一只梨!”
“但是海蓮娜——”薩拉查看向已經和兩兄妹一起蹲在角落搗鼓那些似乎是從魔法界帶回來的小玩意的海蓮娜,“她並沒有魔法天賦。”
羅伊娜閉上眼睛仔細回想著海蓮娜過去的一舉一動。
“不,還是有的。”羅伊娜睜開眼看著面露驚訝的薩拉查。“還記得嗎,海蓮娜從小就不一樣,她總能知道別人在想什麼。一開始我們還以為是她善於察言觀色,但後來這情況卻愈演愈烈。”
“我記得我們曾多次警告他不能隨便暴露別人的秘密——”薩拉查也記了起來。“再往後就沒再發生這些事了,現在想想可能是她覺得沒人會相信她所以把這個秘密藏了起來。”
“你是想說——”赫爾加似乎察覺了什麼。
“如果魔法世界是真實的,這件事也能解釋了。”薩拉查陰沉著臉說道,“讀心術,天生的攝神取念師。”
“戈德裏克高中時開的玩笑可能還真不是玩笑。”羅伊娜無奈地搖了搖頭。“我們上輩子可能還真是……太巧合了。”
“所以這個作者寫的其實不是小說,而是哈利·波特這個人的自傳。”戈德裏克說道,“而且西格他的一個室友名字叫詹姆,他說他爸爸就是這個哈利·波特。”
薩拉查和羅伊娜不得不接受這個事實。魔法界是存在的,那些扮成巫師到處聚會的人實際上可能是真的巫師。震驚過後,薩拉查把海蓮娜從兄妹倆邊上喊了過來。
“你之前說你想去格蘭芬多?”
“是呀!”海蓮娜說,“西格在那呢!”
“你可是薩拉查和羅伊娜的女兒。”薩拉查嚴肅地說,“你就算不能去斯萊特林,怎麼也得進拉文克勞吧?”
海蓮娜聽後噘起了嘴。
“你們又不是真的創始人。”她委屈地說。“要不你們改個姓?我立馬去斯萊特林。”
“噢,說到這個。”戈德裏克突然想起了什麼。“我讓西格在學校裏問了關於拉文克勞常駐幽靈的事——”
“這個啊——”西格聽到後從角落裏抬起了頭。“尼克告訴我,本來拉文克勞的幽靈是一個叫格雷女士的,但是不知道從哪天開始格雷女士消失了,大家再也沒見過她,現在拉文克勞的常駐幽靈已經換了一個。”
羅伊娜和薩拉查聽後臉色都不是很好。
“海蓮娜。”
“什麼事,媽媽?”
“去學校後離斯萊特林的一個叫血人巴羅的幽靈遠一點。”


END

Savina @Savina

2
後記:

首先對於上世紀末本世紀初的英國不是很了解,如果有BUG就當沒看見……

這個腦洞誕生於星期一,那天早上醒來後得知了我小破仁時隔七年再度拿到歐冠冠軍的消息,然後恰巧第二天是七夕節。那時隔壁GS群在討論聯文慶祝,雖然我覺得人家不過中國的節日。那幾天我剛好在追一個新人漫畫家畫的漫畫,名字叫《星辰於我》,青梅竹馬的高中校園漫,超好看,然後這個腦洞就越滾越大,瞬間滾成了一章文案。

文案最初只有四章,所以一天就寫完了,至於為什麼變成了七——

一開始的設定其實是不帶赫爾加和戈德里克的,當初就只是想寫薩拉查和羅伊娜,但是腦子這麼想手卻說不可以。寫到第二章時就把赫爾加打進去了。

關於標題,第一章的標題就是指羅伊娜回來,第二章是指赫爾加和戈德里克(雖然怎麼看都只有一個赫爾加),第三章到第六章的海指的是薩拉查,星指的是羅伊娜。最後一章是幻境和現實的結合。

哈利波特的世界是存在的這個腦洞幾年來在論壇裡一直都有人討論過,還有羅琳本人就是個巫師這個設定。

關於章節的英文名,除了最後一個外前面六個只是想顯得讀起來更有節奏感,至於語法就——
以及推薦三本同樣也是薩拉札∕羅威娜的故事:
月上黑貓的《為了霍格沃茨》,創始人時代,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3476859
上官影的《冷月無聲》,創始人時代,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4986922
自己的《夢的延續》,子时代,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2317089

吞了10顆玫瑰紅豆沙月餅的說書人瑟茉XD @S0915

0
@Savina
我必須說:這腦洞開的也太棒了吧?
覺得作者文筆又好,故事情節又有趣,是個相當好的文樓>\\\<
真的很喜歡!!(想請問一下:會不會介意我把文章內容複製下來?(只是怕以後找不到@▽@

吞了10顆玫瑰紅豆沙月餅的說書人瑟茉XD @S0915

0
@Savina
啊啊啊!!
非常感謝樓主啊~~
😁😁😁😀😀😀

這是討論串底端!何不幫忙讓這串魔法煙綿延下去呢?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