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loween : Ghosts' Party 👻 <歷史還是新聞───不安穩的萬聖節>

發表於

我是海森不是梅森(? @Jessica

5
1993年 萬聖節當晚


「……妳不應該在這裡的吧,麥瑟,」一些二、三年級的學生疑惑的說著,「這裡都是雷文克勞的學生-」

「分了學院以後難道就不能來找自己的雙胞胎弟弟嗎?」深栗色頭髮的一年級女孩說著,揚了下頭以後抓著睡袋大步的穿過那些雷文克勞學生中間。亞德里安高興的讓自己的雙胞胎姐姐拉起手,將他帶到比較靠牆的位置後一起將睡袋打開。

「……所以那是真的嗎,小娜?」在將睡袋鋪平時他這麼問著,「我聽其他的人說是你們葛萊分多塔的胖女士被攻擊了……」

他的雙胞胎姐姐聳聳肩,用手拍了拍睡袋以後一下便鑽進裡面。

「-整片畫布都快被扯下來啦,」她說,而正要鑽進睡袋的亞德里安忍不住倒抽了口氣,「不過我想那些老師一下子就可以把她修好的。他們說她現在還有可能躲在哪個比較安全的畫像裡面……說不定你明天早上回寢室的時候可以見到她喔-」她一臉調皮的眨著眼表示。

「…我們交誼廳門口只有會出謎題的老鷹啦。」亞德里安說著,而他的姐姐則是嘻嘻一笑在睡袋裡躺下。亞德里安拉起睡袋的邊緣蓋住肩膀,盯著不遠處守在門口的級長和學生主席看了好一會兒。

「……可是那個天狼星˙布萊克到底是怎麼進來的啊……」他困惑的表示,而他的姐姐則是轉過身子用手撐著頭看他。「…我是說他應該不可能直接從那麼多催狂魔的面前走過去……」

「嘛,他都已經從有那麼多催狂魔的阿茲卡班逃出來了,」他的姐姐說,「或許所有快樂的記憶被吃光他根本也不在乎吧……不過我倒想知道他到底跟胖女士有什麼仇呢。或者他其實只是想隨便破壞一個他看不順眼的交誼廳守衛……」

「…現在就要熄燈了!」男學生主席的聲音喊道,「大家立刻鑽進睡袋,不要再講話了!」

「……還好他不是先走到我們雷文克勞塔的方向。」在所有的蠟燭都熄滅以後亞德里安若有所思的說著,「……如果連阿茲卡班都關不了他的話,說不定也能一下子就解開老鷹出的謎語呢……」

他看了看自己的姐姐,意識到自己說的話有多蠢後忍不住拉住她的手臂,「…我、我的意思不是-」

「是呀,如果他先跑到雷文克勞去的話你說不定會嚇得哭出來呢。」他的姐姐說著,一臉狡黠的眨了眨眼後用手捏了下亞德里安的鼻子,「不過也許他的目標一開始就是葛萊分多的某人……說不定是哈利波特呢。記得爸不是說過布萊克以前是佛地魔最大的支持者嗎-」

亞德里安打了個哆嗦。他知道自己的姐姐從來就不把那些遙遠的歷史事件放在心上。也難怪她會被分到葛萊分多去呢……只是現在跟一個最可能是布萊克目標的名人同學院真的是件好事嗎?

「…要是媽知道這件事的話一定也會嚇到吧…。」他的姐姐說著-她現在的表情似乎比剛剛認真許多,「…她早就很不放心我們得在那種人跑出阿茲卡班的時候開始上學了。最好不要讓媽知道我們現在全都躺在餐廳地板上的事-」

「…我覺得應該很難啊。」亞德里安苦笑,他知道自己跟姐姐絕不會把今天晚上的事寫在家書上-但那可阻止不了這件事情傳到在活米村商店工作的父母耳中。

「…不過我想布萊克是不會得意太久的啦,」他的姐姐說著,換了個姿勢將頭枕在交疊的手臂上,「就算他這次有本事從城堡裡出去,想要在外面閒晃的話他還得對每個看過海報的人都下個記憶咒才行呢……而且路平教授也跟我說過,他認為不太可能有那種魔法可以跟所有的催狂魔對抗…至於爸以前說過的密道有些同學也試著找過,路平教授說飛七先生早就把它們全都封死啦……」

「……小娜還真的是很喜歡我們的黑魔法防禦術教授呢。」亞德里安輕笑著,而他姐姐則毫不掩飾自己臉上的崇拜表情。

「-那當然啦!他是最酷的老師了-雖然這門課我們也才剛開始兩個月,不過要是以後的黑魔法防禦術老師一直都是路平教授的話-」

她翻了個身子面向亞德里安-見到她瞬間僵硬的笑容後亞德里安才感覺到身後的涼意。

「……路西安娜˙麥瑟,妳要是再繼續講話我就叫你們的學生主席把妳領回去。」站在他們背後幾步遠的雷文克勞級長沒好氣的表示。



~完~


喔耶爆字了。゚ヽ(゚´∀`)ノ゚。
噴了1500字零頭就算了。゚ヽ(゚´∀`)ノ゚。(##

如果有興趣的話本篇主角的設定詳見本棟14樓~✧◝(>ω<)◜✧
於是萬聖節活動就一不小心讓這插隊的文變成第一篇角色番外還讓後面才出場的角色偷跑惹( ̄∇ ̄)""(ryy
(話說我們家的孩子全部都是路平小粉兒不解釋(σ゚ω゚)σ(<=滾)



二分之一🍮/ 布布 @gkj4367me

3
@JasmineAstra
謝謝賈絲米的投稿
寫給哥哥的信很棒~
我非常喜歡這樣的一封信
用口語、很親切的方式來描述這樣一個事件
心理OS跟最後的那隻貓咪塗鴉更是太可愛了
的確很像這個年紀會給朋友或兄弟姊妹寫的信XD

@Jessica
很開心潔西卡來參加~~
很特別的一篇文章
這裡居然會有自創角色番外也是我沒想到的XDDD

攸.心.悠悠 @karmainy

8
1992年萬聖節。

⋯⋯我在哪?

⋯⋯發生什麼事了?

我睜大眼睛看著面前的景物,那些灰褐色的石頭地板還是千年如一日,儘管已經因為歲月的流逝而有些斑駁的痕跡,但大致還是跟我平日看到的差不多。除此之外地上還有一大攤水,這十分不尋常,因為通常沒有誰會這麼斗膽在走廊打起水仗來,所以我便被吸引了過來看看,但天性又使我不願走得太接近那些水,於是我伸長了脖子,湊過頭來看究竟是誰在那兒玩水。

啊,就在那時我看到一雙詭異的黃色大眼在水面出現,然後⋯⋯

我想不起來了。

我甚至不太感覺到自己現在的狀況是怎樣。

我的眼睛只能看到地上的水,恐怕是處於身上頭下、被倒轉的狀態,然而我卻沒有腦充血的感覺;我感覺不到我的四肢和尾巴,但我相信我是被掛在某些東西上面,才不至於掉進地上那些令人厭惡的水中;我試圖掙扎離開這裡,但我全身動彈不得,連眼也不能眨一下,不過好像連眼乾的感覺也沒有就是了。

天啊!飛七!我親愛的主人,您在哪裡?看在我平日對您忠心耿耿的份上,快來拯救可憐的我吧!

我用盡氣力在內心呼喊著,可惜依然沒有人聽得到我的呼叫聲。不知道過了多久,我終於聽到一陣急促的腳步聲,一定是飛七來拯救我了!我滿心歡喜地期待著,還想把頭抬高一點點來看著我親愛的主人跑過來的身影,但不知為何卻不得要領。我只好放棄掙扎,等待著誰可以把我救離這個鬼地方。

一秒、兩秒、三秒⋯⋯腳步聲靜止了,我看到地上出現了三個人影,可是沒有一個是飛七的。我心裡不禁有一陣失望,但又十分期盼到來的人也可以來解救我,可是他們卻不發一言,好像完全沒有想把我救下來的意思,令我的心不禁焦急起來。

「我們趕快離開這裡吧。」其中一個人說。

什麼?!離開?你怎麼可以說出如此泯滅人性的說話?難道你看不到有一隻可憐的貓正等待你的救援嗎?此時這三個人又對答了幾句話,可是第一句話已經令我內心的憤怒把我掩蓋了,所以我丁點兒也沒再聽到他們在說什麼。

忽然一陣低沈的喧鬧聲從遠處響起,而且漸漸接近我的位置,一定是那群既頑皮又可惡的學生了吧!可是我現在沒有其他選擇,只能努力試圖發出一聲嘶叫,或是移動身體好讓我能夠掉到地上發出一聲巨響,以吸引那些學生注意到悲慘的我。雖然並沒有任何一個計畫成功,我依舊動彈不得,但我所在的地方是學生們返回交誼廳的必經之道,所以最後他們還是注意到我了。

地上的身影越來越多,熱鬧的聲音卻越來越少,最後更變成一片可怕的靜默。當中有個男生高喊了一句我聽不懂的話,然後走過來我的面前看我的臉,他因為興奮而漲紅的臉上掛著一個令人不寒而慄的獰笑,直覺告訴我這件事是他幹的。我氣得喵喵大叫,但我的喉嚨卻發不出半點聲音,啊,真是令人氣餒。

哼!害我被吊在這裡的,對我視若無睹的,嘲笑我的,我都記住你們了!到了飛七把我救下來的時候,我一定會讓他狠狠地懲罰你們的!要不然我就不叫拿樂絲太太!

莫名地想到有趣的視角www
這篇文章的前設是被石化者還有接收外界資訊的能力(也即是還看得到,還聽得到,只是動彈不得,也不能跟外界交流)

在寫的時候發現好像沒有太多關於被石化者在石化的時候有沒有接收資訊和製造記憶的能力的討論
所以就想如果被石化的人都能聽到在床邊的人跟他們說過什麼的時候到底會是怎樣XDD

杰韋爾 @harper1351

6
在1993年萬聖節的隔天,一位有著銀白色鬍鬚的駝背老巫師在盲豬酒吧跟酒保竊竊私語著:「欸,你聽說了嗎?昨天天狼星‧布萊克闖進戒備森嚴的霍格華茲耶!都不知道是怎麼進去,催狂魔怎麼沒把他抓住呢?」酒保吃驚瞪大了眼:「對阿,太誇張了啦~剛看了預言家日報,報導指出襲擊了胖女士呢!可憐的胖女士,她真是個和藹可親的婦人呀,畫布都被撕爛了」酒保替胖女士打抱不平的說著。

一位走到吧檯前的年輕巫師想點杯奶油啤酒,剛好聽到他們的談話,面露出恐懼,一邊發著抖說著:「昨天真是個充滿緊張的一天,大家都繃緊神經,鄧布利多校長讓我們睡在大廳裡,但誰睡得著呢?我跟雷文克勞同學都在低聲討論著,擔心睡到一半天狼星‧布萊克會進到大廳裡...真的是太恐怖了!」

酒保面帶同情的眼神,拍拍這位年輕巫師的肩膀,安慰著說道:「沒事的,霍格華茲有鄧布利多!相信胖女士也會好轉,只希望趕快抓到天狼星‧布萊克,才能讓霍格華茲恢復以往的平靜阿。」
347個字交卷,寫著寫著趕快繞回來做結尾。

二分之一🍮/ 布布 @gkj4367me

1
活動已經截止啦!
截至昨晚讚數最高的是 #4 @youko1331的作品~
將會額外獲得一張抽獎券
所有的抽獎券目前正在結算中
最後的抽獎結果將會公布在主樓
再次感謝各位的參與~~

這是討論串底端!何不幫忙讓這串魔法煙綿延下去呢?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