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HG短篇:成年礼

發表於
麻瓜AU,年龄操作,格兰杰夫妇收养TR设定,赫敏亲生女儿。
——

“我的礼物呢?”
赫敏抱起手臂,在汤姆看过来的时候诘问道。

明明是她的生日,却拖到晚上才出现。
说他不是故意的,赫敏实在难以说服自己。

更何况……
她余光瞥了一眼金妮。
韦斯莱家的小女儿正被一家子哥哥簇拥着,介绍给汤姆认识。
向来爽朗大方的红发女孩竟有些局促,寒暄都说得磕磕巴巴。

汤姆原本正看不出情绪地安抚她,却第一个察觉了赫敏的到来,目光与她相遇。
客厅里的其他眼睛也随着她的声音纷纷望来。
却都不如他的目光深凝远重。
仿佛那里独自有一座山,隔着远远的距离,仍有庞大的阴影笼罩。

“好久不见,”汤姆慢吞吞地,低声唤道,“……敏。”
他一身暗色大衣,仿佛还带着初秋的寒意。
许久不见,他还是如记忆里一般,高大,英俊,只是静立在人群里,就十分出众。

赫敏坚持绷住脸,没有理会他的寒暄。

沙发上的格兰杰夫人埋怨道:“赫敏,哥哥难得回来一次,怎么光想着要礼物呢。”
“都十八岁了。”格兰杰先生跟着帮腔打趣,“成年人。”

又是这样。
赫敏知道,凡是见过汤姆的人,很少有不会帮他说话的。
从小一起长大的父母,更是几乎把他当做第三个家长。
这也的确是事实——因为赫敏小时候几乎是他一手带大的。

“还不算。”汤姆似笑非笑地替她解围,“还有半个小时,才算成年人。”
哈利和罗恩在一旁调侃她还是小妹妹,赫敏却只注视着汤姆,一板一眼地控诉:“我去年生日就没来,今年早早说要来,结果都晚饭时间了,大家才等到你。现在的意思,是连礼物也没有吗?”

这下气氛有些尴尬了。

“我自然为你准备了礼物。”
汤姆轻声安抚,目光却穿透赫敏的心脏,如风如雨如晦。
“只是要晚一些……才能给你。”

赫敏别开目光,不肯搭腔,却也不再追问。
众人趁机推出蛋糕,点燃蜡烛为她唱生日歌。

灯光暗下来,荧荧的火光把每个人的眼睛都涂上了明亮的高光,轻柔地注视着她。
连汤姆也不例外。

她恍惚回到幼时,那时候每天最期待的就是放学,哥哥来教室接她。
隔着一群矮矮的小萝卜头,他遥遥注视着她的目光,与此刻一模一样。

童年的哥哥看起来无所不能,赫敏心底十分向往。
可汤姆却总是喜欢冷不丁地捉弄她。有次放学接她一起回家,仗着身高腿长,不放慢脚步,赫敏就不得不又走又跑,跟得气喘吁吁,还是眼睁睁看着他越来越远。
她害怕得眼圈红了,啪嗒啪嗒地掉着眼泪喊哥哥等等我。

每次被欺负得要哭了,他又会状似温柔地把她抱在怀里,轻声细语地安抚,和她道歉。
气息吐在赫敏的脸颊边,痒痒的,让她心里又开满了花。

赫敏闭上眼睛,许了一个绝不会说出口的愿望——
希望哥哥回家。
然后吹灭了蜡烛。

分蛋糕的时候,赫敏故意切出一块指甲盖大小的蛋糕块,宣布这块属于她亲爱的哥哥。
哈利和罗恩都同情地看向汤姆。

当事人却无所谓地笑道:“我不要都可以。”
“你不能!”赫敏反而毫无道理地生气,“这是我的生日蛋糕!”
说完,她知道自己任性胡为的妹妹形象已经无法挽回了。

可她真的很不喜欢金妮问他想要哪一块时的神情,也非常厌恶专门在今天出现的珀西问他某个基金投资人里汤姆·里德尔的名字是不是本人,还有韦斯莱夫妇向父母打探汤姆工作和感情生活的问题。
汤姆·里德尔曾是她最信任依赖的哥哥,现在却唯独她在与他渐行渐远。

深吸一口气,她转身去玄关处,想要提前寻找自己的礼物。
既然他说准备了,手上又什么都没有,就只能是进门时放在那里了。

但是她一无所获。
门口只有人们脱掉的鞋子,一目了然的伞架,分毫毕现的全身镜。
什么礼物盒都没有。

有人靠近过来,赫敏察觉到那个身形,不用回头都知道是谁。
“我的礼物?”
她忍耐地问,语气里仿佛酝酿着风暴。

“……还不到时间。”
汤姆仍是这么回答。

“你说谎。”她终于忍不住说,语气难掩失落,却仍是维持着愤怒的力气,“我找了玄关和走廊,根本没有什么礼物!”
她感觉到他的靠近,猛地转身推开他,奔向楼梯,蹬蹬蹬地上楼,砰地一声关门上锁,躲进卧室缓解情绪。

汤姆给了关注着寿星的众人一个稍安勿躁的眼。
“也差不多时间了……我去拿礼物,请各位耐心等待。”

这么说着,他却两手空空,不慌不忙地上楼去了。
韦斯莱们和唯一的波特看向格兰杰夫妇。
“让他们兄妹的事自己解决吧。”
于是众人又回到桌边,各怀心思地吃蛋糕。

赫敏听到敲门声,气冲冲地问:“谁呀?”
没有回答。
她立马知道了是谁。

“汤姆·里德尔!我知道是你!别白费力气了,我现在不想见到你!”
这样吼完,外面果然没了动静。

他还真不费力气了!
赫敏又气又不甘心,屏息等待,却只听到了离开的脚步声,登时红了眼眶,恨恨地拧开把手,却仍是极小心地没有发出声音,只开了一条门缝向外窥去。
刚漏进来一线灯光,门便被大力推开,吓得赫敏连忙退开,汤姆便闪身进来,砰地重新关门上锁。

转瞬之间,漆黑密闭的空间里便多了个身形高大的男人。
如果这人不是她从小一起长大的哥哥,赫敏一定会尖叫起来。

可换成汤姆,情况也没有好到哪去。
她想起他身边那些趋之若鹜的追随者朋友们。他们个个出身优渥,在汤姆面前却谦卑又讨好。

赫敏撞见过汤姆教训他们的样子。
眼神和现在有某种相似的可怕。

“你……你出去!”
她气势汹汹地命令,站在原地,不允许自己被吓退。
伸手去够墙上的照明开关,却被汤姆准确地握住手腕。

“就这样。”
他丝毫没有理会她的命令,食指在唇边竖起,低声告诫。
“安静五分钟。你的礼物就送到了。”

即使他只用了四个手指,赫敏也无法挣脱,反而因为手腕被制,两人的距离更近了。
模糊的黑暗里,他的眉目更加深邃,如同侵染过来的气息,令人慌张失措,无所遁形。

“哥……哥哥……”
赫敏不受控制地逸出一声幽怨的呢喃。
仿佛自心底爬出的无名渴望,又似屈服,又似不甘。

听到自己的声音,她才猛然一惊,浑身麻惧惊颤,不明白自己怎么会如此软弱。
好在汤姆只是模糊地笑了一下,握住她的手,把她从门边带离。

“换个方便收礼物的地方。”
他走到书桌旁,拉开转椅,牵她坐下。

赫敏忽然变得很乖,似乎那个五分钟的约定真的安抚到了她的心。
可她知道,自己脑子混乱的波谱里,唯独没有那个无所谓何的礼物。
她只是想为难他,想要他温柔的安抚,特殊的关照。

她讨厌他,可更讨厌和他变得疏远。
她宁愿像小时候那样被他捉弄也好。现在她长大了,她会狠狠地反击,将新仇旧恨一齐报复回去。让他没有心思逃离。

“妈妈说,你挣了好多钱。”
汤姆正望向窗外的星空,听到她忽然聊起天,转回头俯视女孩宁静的面庞。
“你是不是……觉得我们家是累赘,不想认我们了?”

汤姆本就是格兰杰夫妇从福利院收养的孤儿,因为没有改姓,所有认识的人都知道。连赫敏也在很小的时候就知道了,哥哥不是亲生的。
可是包括她自己在内,格兰杰一家从来都对他视如己出,反而是汤姆自大学起主动搬出了家,再也没有回来长住过。
谁也不知道,赫敏曾为此伤心了很久,默默在通讯录里把他拉黑又删除,隔几天又加回来。
最后她直接记住了他的电话号码,再也不用加通讯录了。

“怎么会这么想?”
汤姆不答反问,语声仍然闲适,慢慢地渗入一丝危险。
“你听到了什么……还是谁对你说了什么?”

“没有。”赫敏反感地皱眉,“你早就不让那些朋友联系我了,不是吗?”
她说的是那些总是围绕在汤姆身边的“朋友”们。

小学曾有一次,她撒娇往哥哥怀里蹭,在场的一个“朋友”便笑了起来。
那笑声得十分吊诡。赫敏忍不住看过去,他的表情仿佛她做了什么不知羞耻的事,眼神是毫不掩饰的邪肆。
小赫敏委屈又不明白,还是害臊地放开了哥哥。

汤姆没有放开她,只不咸不淡地念了他的名字,那人就刷地变了脸色,战战兢兢地向她道歉,血色尽失地缩去了最不起眼的角落。
那次以后,这个人再也没出现在赫敏面前。
连带着,其他的“朋友”们也越发地避开她。

“你对他们感兴趣?”汤姆又一次偏离话题地问,“谁能够拥有如此荣幸……被我的妹妹挂念至今?”
赫敏完全不明白他的重点在哪里,但被他口中的说法取悦了。
“你在想什么,我都记不住他们的名字。”

“芬里尔·格雷伯克?”
汤姆自顾自地吐出一个名字。
赫敏心头一震。
这正是小学那次,被汤姆念出的名字。
她甚至已经不太记得那人是什么长相,但这个名字却记到现在。

汤姆太了解她了,无需回答也知道自己说中了。
“也是,我没告诉过你他的下场……”
他仿佛突然意识到什么疏忽一般,毫无歉意地微笑检讨。
“你知道,长期服用乙胺丁醇可以引起视神经萎缩,造成短暂失明的效果——我们书房第三排的抗结核药物临床分析报告里有详细解释——格雷伯克只吃了两个月就看不清字了。”

赫敏震悚无言,她知道汤姆很小的时候就把书房里的书翻遍了,连那些父母都需要时时查阅的专业医书都不例外。
她以为只是消遣,没想到他竟然全记下了,还用来害人——
“是你让他……”

“很可惜,没人知道是谁干的。”汤姆虚伪地惋惜道,“不过既然他不会好好用眼睛,要那么好的视力也没用,不是吗?”
“可是,也不能……”赫敏试图厘清思绪,却完全被他的话牵着鼻子走。

“那不过是一段小小的插曲,导致他不得不退学休养了一年而已。”汤姆继续轻描淡写地说,“虽然在那期间,他好像被吓坏了,总是试图找我求饶,可我的朋友们都很热心,帮我挡下了他。”
赫敏皱起眉:“你是认真的吗?用这样的方式告诉我,然后说自己毫不知情?”

汤姆低低笑了两声,好像被她简洁冷静的质疑奇怪地取悦了。
“我的女孩多么聪明,怎么可能听不出我的言外之意呢。可她又如此有正义感,如果太过直白,怕是会把她弄哭。”
“我不是小孩了!”赫敏非常反感地说,“我才不会哭,告诉我真相!”

“还有最后二十秒。”
汤姆按亮手机,轮廓优美的脸庞被冷光映得宁静疏远。
“你确定要在这种时候谈论一个低贱的无名小卒?”

赫敏觉得他的说法哪哪都不对,但此时也只能狠狠点头。
“那我们长话短说。”
他终于开恩般,快刀斩乱麻道。
“中学第三年,我废了他。现在,他是我豢养的狗。”

嘭——
窗外传来一道巨响,接着是冲天的火光。
星空里绽放出绚烂的烟花,一朵叠一朵,在寂静的秋夜点醒了数不清的灯火。
街坊四邻,楼下客厅,正在家中无事的居民们纷纷推开窗户,欣赏难得一见的烟花演出。

赫敏的脑海仿佛也炸开了噼里啪啦的火花,繁杂又炫目,一时看窗外,一时又看自己的哥哥。
明明是他准备的礼物,他自己却一个眼神也没投去,只专注地观察她的反应。

“像他这样的狗,我养了很多。”
他口中轻而易举的内容,让赫敏怀疑自己不是身处现代。
“必要的时候,放出去几条。再有不长眼的……有一个,咬死一个。”

说完,他又转而微笑起来,变得友善而亲切。
“好了。现在过来,好好欣赏你的生日礼物吧。”

赫敏呆呆地被他拉起来,站在窗前,望着天空盛放的烟火,不知道是自己疯了还是汤姆疯了。
“为什么……要送这个?”等她终于找回自己的声音,却问了个最无关紧要的问题。
“看到那些出来凑热闹的人了吗?”汤姆似乎并不认为这无关紧要,指着那些走出家门观赏烟火的邻居们,十分耐心地解释,“这样这片小区就都知道你成年了。”

“为什么……”
赫敏觉得莫名恐惧,又无端藏着喜悦,似乎迷茫中透着一丝明了,最后只剩五味杂陈。
“为什么要他们知道?……你说的那些,狗,什么的……又是什么意思?我只是成年了,不代表能读心,你能不能好好说话!”
说到最后,她终于找回逻辑,气势汹汹地逼问。

“恭喜成年,敏。”
汤姆轻柔地祝贺道。

一句话粉碎了她空中楼阁的气势。
她瞬间变得尴尬,害羞,蜷缩,不知所措。
没有防备地被他从窗边推向床边。

他高大的身材压下来,令她不得不连连往后退让,直到重心不稳地倒下。
“怎……怎么了……”
不祥的预感开始出现,她心虚又防备地问。
“你成年了。”
汤姆撑在她上方,烟火的光亮不时划过彼此的余光,却比不得那双眼睛里的漩涡摄人心魂。
“我也养足了力气……”

不能说她想象不到,但汤姆俯身吻下来的时候,赫敏的心脏近乎停止了。
然后是剧烈的震动,如烟火般久久不歇。

他甫一接触便强力入侵,不容反抗地蹂躏她的唇舌,掠夺每一寸甘甜的气息,毫无顾忌地和她交换津液,撬开齿腔,更加深入地肆虐劫盗。
“唔……不……你疯唔……”
她一边推拒一边试图说话,但汤姆的身体如铁铸般难以撼动,最后连双腿都被死死压制。
她逐渐呼吸困难,被吻得晕头转向,七荤八素,脑子里乱糟糟地闪过客厅里的家人朋友,还有窗外的烟火。

在彻底失去理智前,她决心咬下去。
但汤姆忽然退出,让她咬了个空。赫敏怔怔地,满脸通红,心脏剧烈跳动,眼眶氤氲着水汽,分不清是气还是羞。

“我……我们是兄妹啊!”
她努力痛心疾首地说。
可看到他沉默地抬起身,她又感到一阵难言的失落。

“那又如何……”
他漫不经心地说,手指划过她微微汗湿的额角,脸颊,落在红肿的嘴唇上。
“我看过你的身子,摸过你的每一寸皮肤,喂养你长大,了解你肤浅又古板的诸多癖好,还知晓你自己都不明了的小心思……”

他又俯下身,黑色的眼睛压迫力十足。
“我到家的时候,你为什么最后一个才来客厅?”

她感到紧张,还有一丝欣喜,隐秘又慌张。
因为他的重新靠近,还有那些穿透心灵的话。

“你想被我关注,赫敏,你讨厌与人竞争我的喜爱。你希望我发现你不在,抛下那些无关紧要的人,主动去找你。”
听到他直截了当地称呼那些她的朋友是“无关紧要的人”,她竟在公正的不满中涌现一股暗喜。
这是不对的。她勉强想着,思维混乱。他们是兄妹,是兄妹……

她没有发现,自己摇摇欲坠的诸多理智枷锁里,唯独没有至关重要的那个——
她是不是喜欢他。

仿佛她从不承认,但早已在内心深处屈服——
谁能拒绝得了他呢?
从小到大,凡是认识汤姆的人,很难不知道他有多受欢迎。
不仅仅是外貌的出众,他的性格,他的天赋,他的游刃有余……任何一个切面都足以颠倒众生,偏偏,他还有这样过目难忘的样貌。

赫敏见过数不清喜欢他的女生,一个比一个漂亮优秀,可他很少有什么心动的痕迹。
每次在汤姆身边,感受到她们不明真相的羡慕嫉妒恨,都让她不为人知的虚荣心得到极大的满足。

“可……”她试图躲避他的逼视,脑袋往一侧闪,却被他单手按住,“可我们真的不行……爸爸妈妈还在外面!”
“你以为我为什么离开家,这么久?”汤姆半抓半理着她的头发,贴近那只圆润雪玉的耳朵,轻咬逐吻,吐字很慢,“我有很多钱,还有很多狗,你无法想象,我现在多么强大……他们同意自然好,不同意……也只能为他们遗憾了。”

赫敏蹙眉道:“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谁也阻挡不了。”他说,在赫敏如坠冰窖的瞬间,又顿了顿,“……或许,除了一个人。”

赫敏无知觉地问:“谁?”
汤姆的嘴唇找过来,含住她的。
“……你。”
她好像融化在他的吻里。生气又甜蜜。
但她的理智不肯停下叫嚣。
“你胡说……我明明,唔……一直在拒绝……”

“因为你觉得我不会停下。”汤姆离开她的唇,一颗一颗地解她的纽扣,不由分说地决定,“我会的,但不是现在。”
这句话反而令赫敏提前产生一丝荒谬的不舍。
抗拒的肌肉僵在原处,她沉默着,硬邦邦地任他拨开胸衣,揉捏她柔软的乳房,无声地仰起脖子让强势的吻顺着下巴和脖颈落到锁骨。

他含住她的乳尖,用力吸吮舔舐,激起无数的电流,又痛又麻又痒,让她战栗,发软,融化,蒸腾。
“哥、哥哥……”
她难耐地缩起膝盖,才发现双腿可以动了,但被他紧贴的身躯阻隔,只能分到两侧,如同环上了他劲瘦的腰身。裙摆随着她的动作下滑,露出一双细嫩的白腿,在微寒的夜色里轻颤,然后被他擎住一边,侧头轻吻膝窝,居高临下地俯视她。
“我们可不是亲兄妹,赫敏。”

烟花还在轰隆隆地震,他的眼神和动作如过电般令她瑟缩。下腹窜过酸痛的热流,脑子仿佛和私处一起,瞬间泥泞不堪。
鼻腔里发出一声似怨似喜的娇吟,她想反驳又离奇地被说服,腻在床上伸手够他,发泄不满地扯他一丝不乱的衬衫。

他的眼角泛起一丝笑意,任她的手胡乱施为,顺着她的膝窝向下舔吻,在最细嫩的大腿内侧无情咬下,引得赫敏狠狠一颤。
她嘶地惊叫一声,报复地使劲扯开他的衣领,伸进去摸他宽阔的肩背,内心有些着迷于那磁吸般的肌肉触感,让她忍不住想象吻上去是怎样的感觉……但她只是又抓又挠,试图给他教训。

可这非但没能令他收敛,反而刺激了他的兽欲,内裤被粗暴地拉开,狠狠勒在肉里,让她不得不扭腰抬腿,不满又顺从地脱下,不待她说出什么指责的话,微凉的手指便贴上了她湿漉漉的阴蒂,瞬间让赫敏大脑一空。
“这么湿了。”他低笑着问,“我纯洁的妹妹,真的不识情欲吗?”
他故意狠掐那里最敏感的肉,激得她喷出一大股淫靡的液体,打湿了屁股底下的床单。

“真是敏感啊……”他又说。
“闭……闭嘴!”她的恼羞成怒只徒劳地给他带来娱乐,和更加肆无忌惮地捏揉扯弄。
淋满爱液的手指探入蜜穴,立即引起穴口敏感地收缩。但他没有停下,继续深入,痛得赫敏弓起身,抓住他的肩膀。
“疼!别……”

他不慌不忙地揽上她的腰,使他们更加贴近,一边抚摸她光滑的背脊,柔声安抚,一边转动手指,轻按慢揉,变换入侵的方式。
赫敏一时痛痒难耐,一时又被他的花言巧语安抚,主动抱着两边膝窝,更方便他动作,莫名欢愉,又偶尔委屈,仿佛脑子已经不属于自己,被他在股掌之间玩弄。
“呜……”似喜似泣的呻吟从喉间溢出,她不知道自己可以发出如此软弱的声音,可汤姆显得很高兴,轻声夸奖她:“乖。”

“呜呜……”
她于是更忍不住,从心底逃出更多的娇吟。

直到他滚烫的龟头抵上她的穴口。
赫敏猛地反应过来,一片瘫软的肌肉瞬间发力,双手刚放到他胸前,还没来得及用力推,便被先一步制住,连人带手重新压回床上。

汤姆单手把她双腕压在头顶,目光摄人地与她贴近,鼻尖几乎要碰到一起。
“你的一切都属于我,赫敏,包括这个第一次……”
她感到他的另一只手还在下方,强硬地撑开她的穴口,轻吞龟头的顶端。
随着她愈发明显的颤抖,残忍地顶入。
“我收下了。”

“啊——呜……”
破身的痛苦令她尖叫,随即被他的吻吞噬。
烟花竟然还没有歇止,在窗外轰隆地盛放,完美掩盖了他们的声响。如同此刻她体内的阴茎,铺天盖地般席卷她的感官,让她大脑难以运作,身躯无处可逃,那些支离破碎的理智都被碾压得灰飞烟灭。

“本来想多为你做些准备……”他又在她回过神来想咬他的时候退出口腔,缠着她的下唇轻舔,“可惜时间有限。”
赫敏痛得扭头不理他,又被他空出来的手捏住下巴,无法反抗地扭回来,眼里更忍不住地蓄了泪水。
“你……混蛋……什么时候停!”

他好像又被她的质问取悦了。
“你真的觉得,我会在这时候停下?”

明明是你自己说的。
赫敏难受地想。然而他重新动起来,她才意识到痛楚缓解了不少。
“啊……嗯……”
随着他的律动,赫敏逐渐感受到快意,克制不住的呻吟轻哼越来越多,让她又兴奋又丢脸。

卧室里没有开灯,所以她看不到,他的欲望只进去区区一截而已。
下一秒,她被握着腿翻了个身,穴里的软肉被阴茎狠狠碾过,刺激的两人都低声呻吟。赫敏第一次听到他情动的声音,心中惊喜又有点得意,下腹忍不住用力,无师自通地夹他。
“啪!”
汤姆一掌拍在她的屁股上,赫敏不敢置信:“干嘛打我?!”

她努力回头,只看到他朦胧的笑意,仿佛就是喜欢这样羞辱她。
“不老实。”他意有所指地回答。
她当然要抗议,但下一秒就被他全根插入,破开前所未有的阻碍,一直顶到子宫口,疼痛又一次席卷她。
“不行……太深了……好疼……啊……”
她痛得抬不起头,摔回床上徒劳地抓紧床单,只有小屁股被抬起,好方便他从最舒爽的角度操干。

完全进入的感觉太过美妙,她又湿又软,细嫩敏感的穴肉紧紧吸吮着阴茎,让他又爽又酸,根本无暇给她适应的时间,脑海里只剩下一个念头。
干她。

“啊啊……太……啊太快……呜呜……”
他压着挺翘的臀部狠操,赫敏很快从痛苦中适应,渐渐被一波又一波的快感冲击,发出沾染媚意的吟哦。
毕竟初经人事,被他放纵地高强度抽插了没一会儿,她便攀上了高峰,小穴阵阵收缩,浑身滚烫地埋在床单里,羞耻得说不出话来。

汤姆却丝毫不体谅她的难为情,一边尽情享受着她蜜穴高潮带来的快感,一边拨开她繁冗的发丝,把她的脸从床单里挖出来。
“舒服吗?”
赫敏不想回答,体内的阴茎就恶劣地顶弄花心,她受不住地羞愤点头,却被捏住下巴扭向他。
“说出来。”

“舒……舒服……!”
尾音才来得及带上一丝愤恨。
他不以为意地勾起一个笑,又俯身吻了她。
这回不止得到了唇舌的回应,还感受到了刚刚高潮过的小穴热情的紧绷,如同她的心脏在身下收缩。

听到他喉间滚过一声舒爽的低吟,赫敏又得意了,接吻的唇形都上扬起来,恢复自由的手臂勾上他的后颈,继续未完成的脱衣大业。
或许是兽欲姑且得到了缓解,他心情不错地配合了她,在她新奇地抚摸腹肌的时候,把她翻了回来,阴茎因此滑了出来。

赫敏不知是惋惜还是痛,轻啊了一声,坐起来想靠近他。汤姆从善如流地揽过她的肩,下身重新对准入口,顶了进去。
“啊……”这回她的声音里都是舒展的满足。
他便咬了她的肩头,声音喑哑:“叫我的名字。”

“嗯……汤姆……”
赫敏乖乖从命,双手环过他的肋下,在宽阔的后背抚摸,挺翘的乳房主动压上他的胸肌,小穴湿淋淋地滴着爱液,在他胯下乱蹭。
“还要停吗?”他故意煞风景地问,被赫敏打了一下。
她也凑在他肩旁轻咬一口,同时作为回答和催促。

汤姆眼神暗下来,硬到发疼的性器毫不留情地贯穿了她,让本以为只剩欢愉的赫敏惊叫出声,重新被快感抽干力气,瘫倒在床上。
他重新捏上她的乳房,肆意地在她的蜜穴里抽干,她美妙的呻吟是最好的催情剂,让血液逐渐滚烫沸腾,啪啪啪地击打赫敏的臀部,撞得她一个劲往上滑,又被他掐着腰拖回来,不容躲闪地承受着他无度的索取。

她很快承受不住过剩的刺激和快感,头晕目眩地哭了出来,求他放慢速度,放过她,还胡乱搬出了兄妹乱伦的陈词滥调,被他不出意外地狠狠捣进花心,爽得忘记了该说的话。
“呜呜……汤姆……啊啊……不行了……啊……”
她又一次高潮了,烟花似乎也接近尾声,逐渐掩盖不住她的叫声。

汤姆闭上眼睛,在她极致的收缩里感受顶峰的临近,然后从她身体里退了出来。
赫敏恍恍惚惚地,满脸摸不着头脑地看他。
“我说过,我会停。”汤姆轻抚她的头发,然后猛地抓紧,压着她的脸凑近自己濒临射精的阴茎,“别动。”
在她反应过来之前,已经被浊白的精液淋了一脸。

汤姆好像很满意这幅场景,就着最后划过天空的红色烟火的光,俯身欣赏自己的杰作。
看到她震惊的表情,还好心情地伸手将把那些附近的精液抹进她口中。
赫敏顿时给他呸了出来,羞耻和震怒把她烧得通红。
“你……你怎么能这样!”
“很漂亮。”他由衷地赞美,不紧不慢地松开她,“烟花放完,你的朋友们要来找你了。不先去清洁一下吗?”

赫敏又气又恨地瞪他一眼,跳下床就奔去浴室,却忘记了身体的不适,没走两步就歪到早有准备的汤姆身上。
然后一边愤恨踢腿要下来,一边被他轻松抱进浴室。
哗哗的水声里,隐约传来少女据理力争的声音,但很快被强吻封缄了。
0

本文作者

  • 平凡麻瓜
  • 1  1

Emily @ctwe

0
汤姆是伏地魔那个汤姆吗???

這是討論串底端!何不幫忙讓這串魔法煙綿延下去呢?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