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綴同人次世代:詹姆X原創】少女赫拉的煩惱-完結 (更新至PART 18)

發表於
[開頭的說明]
各位仙境的朋友,你們好。
本系列同樣是來自於PTT的哈綴同人系列,但主角從哈利改為次世代的詹姆。
由於跩哥變成了綴歌,所以次世代的人物關係會有一些必要的變動,且因為原作對於次世代的描寫幾近為零,所以會加入一些其他的原創角色與關係出現,除此之外的地方會最大限度遵照原作。

另外,由於當初在寫作時資料考證有點不足,導致搞錯了詹姆的出生年分,發現時已經難以更改。所以在這一系列中,詹姆只會比天蠍/阿不思大一歲,這點請各位包涵。

以上,希望各位會喜歡。


[世界觀]
維持原作世界觀,時間點從詹姆剛上一年級開始。
(原作為2015年,此系列為2016年。)


[更新時間]
由於本篇與接續的後篇在PTT上都已經完結,基本上會1~2天一更。
如果有興趣的朋友可以直接去PTT的C洽版搜尋"赫拉"就能找到全部了

插圖:感謝  lee27827272  大大的不吝分享,因為有你才讓哈綴的世界如此的多采多姿

[主要人物介紹]:

詹姆・天狼星・波特
本作男主角,哈利與綴歌的長子,長的與哈利非常相像。
非常擅長魁地奇,位置是搜捕手。
與弗雷・衛斯理是好友。
對感情之事並不靈光,會很不看氣氛的去打擾別人約會。

赫拉・格林格拉斯  (原創角色)
本作女主角,原創角色。神聖二十八姓的格林格拉斯家這一代的獨生女。
典型的名門大小姐,個性有些傲嬌,但會為了自己的目標而不停努力。
由於從小聽著哈利與綴歌的故事長大,對兩人抱有憧憬。對詹姆近似於一見鍾情。

天蠍・海伯利昂・波特
原為跩哥・馬份與翠菊・格林格拉斯的獨生子。本系列中因跩哥變成了綴歌並與哈利結婚,因此就變成了哈綴兩人的兒子,與阿不思是雙胞胎,兩人小詹姆一歲。
個性喜歡惡作劇,從小暗戀和他同歲的玫瑰・衛斯理,但總是拉不下臉向她告白。
衛氏巫師法寶商店的常客。

阿不思・賽佛勒斯・波特
天蠍的雙胞胎兄弟與惡作劇好夥伴,雙胞胎中負責踩煞車的人。
衛氏巫師法寶商店的常客。
暗戀多明妮奎・衛斯理。

玫瑰・衛斯理
榮恩與妙麗的長女,有著一頭衛斯理標誌性的紅髮。
遺傳了母親的聰明與父親的棋藝,總是在巫師棋中把天蠍打得落花流水。
個性認真,從小暗戀和她同歲的天蠍・海伯利昂・波特,但總是拉不下臉向他告白。

弗雷・衛斯理
喬治與莉娜的長子,羅克珊・衛斯理的哥哥。衛視巫師法寶商店的未來繼承人。
受家中開店與父親喬治影響,非常熱愛惡作劇商品。
詹姆的好友,與莎菈琳絲一起支持詹姆與赫拉的感情。

莎菈琳絲・夏菲  (原創角色)
神聖二十八姓之一的夏菲家的女兒,有一個哥哥艾略特。
赫拉的好友,與弗雷一起支持詹姆與赫拉的感情。

哈利・波特
原正氣師辦公室主任,詹姆二年級時辭去該職務進入霍格華茲擔任變形學教授。

綴歌・波特
哈利的妻子,現任霍格華茲魔藥學教授與史萊哲林學院院長。
與月桂・格林格拉斯和潘西・帕金森是自學生時代至今的好友。

[其他人物介紹]:

奈威・隆巴頓
現任霍格華茲草藥學教授兼破釜酒吧老闆,漢娜的丈夫。

漢娜・隆巴頓
破釜酒吧現任酒保兼老闆娘,奈威的妻子。

金妮・衛斯理
衛斯理家最小的妹妹,現為職業魁地奇選手。
破釜酒吧的老熟客,與翠菊是好酒友。

月桂・格林格拉斯
赫拉的母親,翠菊的姊姊。
與綴歌和潘西是自學生時代開始的好友

翠菊・格林格拉斯
月桂的妹妹,破釜酒吧的老熟客,與金妮是好酒友。

多明妮奎・衛斯理
比爾與花兒的二女兒,阿不思暗戀的對象。


主線:
PART 1 #1
PART 2 #7
PART 3 #8
PART 3.5 #19
PART 4 #20
PART 5 #22~#24
PART 6 #27~#29
PART 7 #31
PART 8 #32
PART 9 #35
PART 9.5 #36
PART 10 #38
PART 11 #39
PART 12 #46
PART 13 #47~#48
PART 14 #51
PART 15 #57
PART 15.5 #59
PART 16 #62
PART 17 #63
PART 18 #66

番外:
翠菊篇 #14 #15
詹姆篇 #52~#54
10

本文作者

  • 平凡麻瓜
  • 9  46

白色的月亮 @sd53321

4
人物設定圖:


少女赫拉的煩惱 part1

王十字車站,九又四分之三月台

哈利推著裝滿大大小小行李以及一個貓頭鷹籠的推車走在前方。詹姆牽著莉莉的手跟在哈利後面,更後方則是綴歌牽著阿不思與天蠍雙胞胎。

今天是哈利與綴歌的大兒子,詹姆的開學日。對波特家來說當然是個非常重要的日子。哈利也特別請榮恩幫他代了半天班,好等兒子與妻子上火車後再把阿不思他們送到麻瓜小學去。

『老爸,你覺得我會被分到哪個學院?』詹姆一邊找著有位子的車廂一邊興奮地問著『葛萊芬多?我覺得我很有機會。史萊哲林?好像也不錯呢~~~』

自從十八年前,佛地魔於霍格華茲大戰正式敗亡後,魔法界迎來了真正的和平。而葛萊芬多的哈利.波特,那個活下來的男孩,藉著同學院好友榮恩.衛斯理與妙麗.格蘭傑的幫助下,與史萊哲林的綴歌.馬份攜手一起擊敗了佛地魔,更在戰後結婚共組家庭。這樣一個完美結合了勇氣、友情與愛情的傳奇故事,理所當然的會對後進的學生們帶來極大的正面影響。

好比說,葛萊芬多與史萊哲林兩院的學生,關係在戰後急速的拉近。雖然還不到真正的消除隔閡,起碼也不再互相視為死對頭,兩院學生的交流互動也明顯提升許多,使得霍格華茲的整體風氣變得比以前更加良好。

因此,許多並非古老名門或是純血巫師家庭出身的學生,也不再那麼抗拒被分類到史萊哲林。

雖說仍然有部分史萊哲林學院出身的學生家長要求要更嚴格的篩選進入史萊哲林的學生,不過諸如此類的不滿聲音近幾年來也越來越小了。

『兩間學院都有各自的強項,分類帽會幫你找到最適合你的學院的。』找到空車廂後,哈利施法把詹姆的行李飄上行李架『不過不管最後你會被分去哪裡都沒關係,我相信你一定都能過得很好的。』哈利摸了摸詹姆的頭鼓勵他。

火車的汽笛響起,宣告即將發車。

『時間差不多了,祝你好運,兒子,有什麼問題記得找你媽。』哈利提醒詹姆

『放心啦老爸,我會自己搞定的。』詹姆自信的回應

哈利走下火車,看見綴歌牽著三個孩子,正和一對男女聊天。

哈利走向他們,而那對男女在看見哈利過來後也恰當的結束了話題『時間也差不多了,我們就先聊到這吧,很高興能再次遇到妳綴歌。』兩人話說完,向哈利深深的點了個頭致意,接著便轉身離開。

『下次見。』綴歌向兩人道別

『他們是誰?』哈利問到

『他們是格林格拉斯夫婦,我在學校念書時的同學。』綴歌回答,似乎想起了不少往事。

『是那個古老家族的格林格拉斯嗎?』哈利對這名字有印象

『沒錯,他們的獨生女今年也上一年級。』綴歌笑著回答『是個很可愛的金髮女孩喔~還留著一頭叫什麼......法國捲的超誇張髮型,都不曉得到底怎麼弄出來的~~』

哈利正想回答時,火車的汽笛又響了,宣告著新生們的旅程即將開始。

許多學生紛紛從窗戶探出頭來向家人道別,詹姆當然也在其中。

『老爸,要記得給我寫信喔!!』詹姆大喊

『放心,每天都會寫的!!』哈利大喊回去

(幹嘛這麼麻煩...不是還有我在呢)綴歌看著完全忘記自己在學校教書的父子倆,不禁搖頭苦笑。
------------------------------------------------------------------------------

『赫拉小姐,妳看這個。』一名女孩拿著一張小小的照片,遞給了眼前留著一頭金髮大法國捲髮型的女孩。

『這不是巧克力蛙照片嗎,給我這個做什麼?』被稱作赫拉的女孩正是剛才綴歌提到的格林格拉斯家獨生女。赫拉看了看照片,上面是哈利與綴歌的人像,正在向她打招呼。

『妳剛才沒有聽到大家都在討論嗎?波特夫婦剛才可是出現在月台上耶,聽說他們的大兒子也是今年入學,跟我們一樣呢。』

『喔喔~~~』赫拉拉長了音調,對於錯過了這麼一件大事感到有點可惜。不過---『好,我們走吧。』赫拉瞬間站起來就往包廂外走。

『走...走去哪?』女孩一臉疑問

『當然是去看看那個波特家的大兒子長什麼樣子啊。』赫拉不等女孩反應過來便直接邁開步伐前去尋找她的目標了。

------------------------------------------------------------------------------

赫拉沒花多少功夫,便在一間被人潮包圍的包廂門口找到了她想找的人。

『還真是......讓人一目瞭然的長相呢。』赫拉的目光在男孩的臉與手上的巧克力蛙照片不停來回。一頭黑色亂髮、黑框眼鏡以及祖母綠色的雙眼,年僅十一歲的他就已經跟父親有八成相像。

(倒是跟媽媽完全不像呢。)赫拉在心中默默的這麼想

從旁人的討論中赫拉知道了男孩的名字叫詹姆.天狼星.波特。

(天狼星...真是個有意思的名字。)赫拉決定不跟這過多的人群瞎攪和,回到了自己的包廂。

------------------------------------------------------------------------------

當晚的分類儀式,詹姆毫不意外的進了葛萊芬多,赫拉則也是照預料的進了史萊哲林。

『......』赫拉看了一眼走向另一張餐桌的詹姆,便轉頭走進史萊哲林的餐桌。

(雖然說葛萊芬多與史萊哲林兩邊的關係近幾年變得比以前要好多了)赫拉默默地想著(不過看他那樣子,大概也不會跟本小姐有什麼交集吧。)搖搖頭,赫拉重新投入了開學晚宴以及與其他史萊哲林學生的交流。

------------------------------------------------------------------------------

開學後一周,史萊哲林獎盃陳列室

史萊哲林的級長正一邊帶著新生們參觀陳列室一邊滔滔不絕的說著學長姊們的豐功偉業。

而在陳列室的正中央,有著一座大小根本不能稱為獎盃,而是應該稱為雕像的雕塑品。

雕像上分別以猩紅色與墨綠色雕著一名少年與少女,兩人以面對面的姿勢合持一柄魔杖指向前。兩人的腳邊分別則雕著名字:"哈利.波特"與"綴歌.馬份"。

基座上的銘文則刻著:"謹以此紀念哈利.波特與綴歌.馬份的傳奇故事。兩人以無比的勇氣與堅貞的愛情為魔法界帶來了真正的和平。愛,永遠是人類最偉大的魔法。"

赫拉站在雕像面前,默默的盯著它看。

(父親總說,身為名門之後,就該要有不愧於家門的一番作為。)赫拉想著,視線移動到了雕像的臉部(我總有一天...也能達到這種程度嗎...)赫拉在腦海中不禁將雕像上綴歌的臉代換成自己的,而旁邊哈利的臉則自然而然的變成了那個男孩---

(我我我....我在想什麼啊!!)赫拉發現自己想像了一幅有點不得了的畫面,連忙拍拍自己的臉試圖驅趕那個畫面(都是因為他跟他父親長的太像了,所以我才...沒錯一定是這樣!!這一切都是他的錯!!)少女努力的在心中說服自己。

開學至今已經一周,但兩人一直還沒有任何交集。即使是在兩學院一起上課的魔藥學,兩人的桌子也隔得老遠。

『該怎麼跟他搭話呢?....』赫拉想著『有沒有什麼機會....』

而明天,第一堂飛行課,即將開始

琥珀🌸鐮倉賞繡球花 @Amber_leung

0
請問樓主是這作品的作者嗎?
如果是,這允許我在此大聲表達對此篇的喜愛!
連續作綴歌惡整(?!)小新抱也很喜歡💕
謝謝產岀此文

白色的月亮 @sd53321

1
@Amber_leung

是,我是作者本人沒錯,感謝你的支持~~

外星搗蛋泡麵吉吉安xD @vivian04su

1
@sd53321
覺得你的文還蠻厲害的呢
加油~~👍
好奇問一下赫拉的名字是從希臘神話來的嗎??

還有建議可以把主題名字改成詹自同人,不然可能會搞混

國文老師是恩不里居 @orion20509

1
喜歡這題材~
本身就喜歡哈綴了
但以哈綴2人的孩子當題材倒是沒看過呢

很喜歡這篇 加油喔~

mo @monica21

2
超級可愛的次世代也來仙境了,開心~~~
努力抓另一組天蠍玫瑰的作者一起過來:)

白色的月亮 @sd53321

3
發現  PART2 太短了,只好直接更到PART3
---------------------------------------------------------

少女赫拉的煩惱 Part2

今天的天氣風和日麗,正是適合飛行課程的好天氣。

胡奇夫人帶著葛萊分多與史萊哲林的學生到草皮上就定位,而她的身後還跟著八位分屬兩學院的高年級生。

『我跟各位介紹一下,這幾位分別是葛萊芬多與史萊哲林的魁地奇球隊隊長與正式球員。從今天開始的接下來五堂課,他們都會在旁觀看,作為挑選培訓球員的參考。如果各位有興趣參加球隊,那就好好表現吧。』

培訓球員,是大約十五年前才創立的制度。原本按照霍格華茲的校規,一年級學生是不准擁有自己的飛行掃帚,也不准參加魁地奇比賽的。原因在於一年級新生的最重要任務便是盡快熟悉學校生活、讓課業上軌道以及交友拓展人脈。像魁地奇這種會佔據大量課餘時間的活動怎麼想都不適合新生。

不過凡事總有例外,比方說第二次巫師戰爭的英雄哈利.波特便是在一年級就展現出了驚人的天賦進而破例獲選為搜捕手。而當初提拔哈利的麥教授在接任霍格華茲校長後,便和四大學院的教授以及時任魁地奇隊長討論了許久,才訂定出所謂培訓球員的制度與規定。

每年新生的前五堂飛行課都會有球隊隊長及主力球員在旁進行評鑑,一旦發現有潛力的新生便會在課堂上的自由練習時間或下課後進行商談詢問其意願。

而培訓球員都必須遵守數項規定,像是培訓球員不能參加正式比賽、每周練習不能超過兩到三天、必須以課業為第一優先、以及若是成績有明顯下滑,所屬的學院導師有權力直接解除培訓身分等等,以確保新生以學習為重。


『好了,剛才我已經把基礎教授給各位,各位也完成了第一次試飛。接下來就是自由練習時間。』胡奇夫人環視全場『不過我還是會在這看著各位,請你們不要飛得太過火。』

詹姆正打算繼續試飛時,葛萊芬多球隊的學長姐們便整群走到他面前。

『你好,你就是詹姆.天狼星.波特吧。』帶頭的壯漢向詹姆伸出右手『我是葛萊芬多隊的隊長兼守門手。我剛剛看了你的試飛,發現你的技術相當熟練。想必應該是有人事先教過你了吧?』

『沒錯。』詹姆回握了手,回答『我老爸已經有教過我大概兩年的飛行了。』

『令尊過往的戰績確實相當輝煌,是一位我們非常尊敬的學長。』隊長露出微笑,拿出了一個小盒子在詹姆面前打開,裡面裝著五顆金探子『那你有興趣..挑戰搜捕手的位置嗎?』

『當然!!』一聽到是搜捕手,詹姆立刻同意,並跨上掃帚飛到空中。

『很好,那我們就馬上開始吧!!』隊長手一揮,將五顆金探子甩向空中。脫離了盒子的金探子立刻張開翅膀四散飛行。

『那我也開始囉!!』詹姆鎖定第一個目標後便急衝出去。

------------------------------------------------------------------------------

在場所有學生,包含史萊哲林球隊的學長姐們,都在看著詹姆。只見他用完全不像是一年級學生的純熟飛行技術追著金探子。每抓到一顆,葛萊分多的學生們便爆出一聲歡呼。結果,詹姆只花了十五分鐘左右便抓到了全部五顆金探子。

『太精采了詹姆!!』詹姆落到地上後,隊長走過來握住他的手『請你務必要成為葛萊芬多隊的培訓搜捕手,拜託你了!!』

『沒問題!!』詹姆開心的回答。


而一旁的史萊哲林學生們------

『真是的...沒想到他的實力居然是怪物級別的...』史萊哲林球隊隊長搖搖頭嘆了口氣『唉...看來從明年開始的學院盃會很難打囉......』說完,便帶著球員們去尋找其他新生了。

站在一旁的赫拉也聽到了這番話

(照這樣子看來,他明年勢必會開始出賽吧......)跟其他學生一樣,赫拉也把詹姆的飛行過程從頭看到尾,她也認為詹姆的表現的確令人非常印象深刻

(到時候,我該支持誰呢?......等等我又在想什麼!?我是史萊哲林的學生當然是要支持自己學院的才對啊!!)赫拉用力搖了搖頭,試圖趕走又一個的奇怪想法。

------------------------------------------------------------------------------

飛行課下課後

『波特!詹姆.天狼星.波特!』赫拉出聲叫住了剛收拾完掃帚,準備跟朋友們會合的詹姆。

『我記得妳是史萊哲林的...』因為也一同上過魔藥學與剛才的飛行課,詹姆對眼前的少女有印象,但他不曉得她叫什麼名字。

『我叫赫拉,赫拉.格林格拉斯。』赫拉自我介紹。

『那妳找我有什麼事嗎?』詹姆問到。

『就......也不是什麼重要的事啦....』赫拉隨即轉過身去『我只是想跟你說...你的飛行技術很厲害,以後魁地奇要加油...就這樣!!』接著立刻跑走。

『喔........喔......』詹姆看著一下子就跑得老遠的她,滿頭問號『真是個奇怪的人.......』

------------------------------------------------------------------------------

白色的月亮 @sd53321

2
少女赫拉的憂鬱 Part3

轉眼間,期末考已經結束,時間來到了暑假前一天。

當所有一年級學生都在興高采烈地整理行李準備回家時,唯獨一名少女坐在床邊不停嘆氣,其憂鬱的氣場讓其他室友都自動退避三舍。

『唉.......我這一年到底在幹嘛.......』赫拉沮喪的坐在床邊,完全沒有即將放假的好心情。

因為自從飛行課以後,她就再也沒有跟詹姆說上一次話。每次都是話到嘴邊就不知道怎麼開口、不然就是被其他外在因素干擾。結果就這麼一路到了學期末......

『搞不好他連我叫什麼名字都忘了...』

赫拉.格林格拉斯,正遭遇人生最大煩惱的十二歲少女。

隔天,仍舊懷著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的心情的赫拉坐上火車,回到了格林格拉斯家。

------------------------------------------------------------------------------
放假後三天,一名訪客來到了赫拉家中。

『翠菊!!好久不見了!!妳怎麼有空回來看我們?』赫拉的母親--月桂.格林格拉斯熱情的招呼有段時間未見的妹妹。『妳先坐,我去叫下人泡茶跟準備茶點。』接著月桂往樓上喊著『赫拉,赫拉妳快下來,妳的翠菊阿姨來了。』

赫拉聽到母親的叫喊,從房間走下來。

『好久不見了,翠菊阿姨。』赫拉微微行了一禮

『好久不見了,赫拉~~~看看妳,越來越漂亮了~~~』翠菊稱讚著有段時間未見,明顯成長許多的姪女。

『謝謝阿姨。』

『好了好了,東西都準備好了,先喝杯茶再慢慢聊吧。』月桂回到客廳,身後跟著四、五名拿著茶壺與裝滿茶點的盤子的家庭小精靈。

接下來的兩個小時,三人聊得非常愉快。

翠菊與月桂先是交換了近況,並約好下次見面的時間後,話題果不其然得聊到了剛入學的赫拉身上。

而一提到學校,則讓赫拉又開始變的心不在焉起來。

『赫拉....赫拉我在叫妳喔。』翠菊把手放在赫拉眼前揮了揮,才終於喚回姪女的注意。

『抱歉阿姨...我只是在想事情....』赫拉避重就輕的回答。

『妳從三天前放假回來就是這樣子,只要一提到學校的話題就很心不在焉.....是在學校發生了什麼事嗎!?』月桂擔心的問著女兒『妳是課業跟不上?還是跟同學相處不來?還是......被欺負!?』

『都不是啦母親,拜託妳冷靜一點....』看著自家母親越來越激動,赫拉連忙出聲安慰。

而旁邊的翠菊則是露出狡黠的笑容『不是功課也不是朋友更不是被欺負....那就是有喜歡的男生了對吧!!』

『真是的翠菊妳別亂講啦,赫拉她才十二歲耶...』月桂對自家妹妹的玩笑話無奈搖頭,但是----

赫拉沒有出聲反駁,就只是低著頭撇過去。這反應讓兩姊妹都愣住了。

『咦...真的被我說中了嗎~~~』先反應過來的翠菊瞬間開啟了八卦模式『內內~~~赫拉醬~~~可以跟妳最愛的翠菊阿姨說說那個男生是誰嗎~~~拜託啦赫拉醬~~~』

『翠菊...』月桂扶額,一臉無言。但她身為母親,對於女兒有喜歡的對象這件事還是得關注的。

『我不知道那是不是喜歡......』赫拉不停的捲著自己的法國捲髮型,不確定的開口。『我只是一直很想找他講話,卻一直找不到機會。』

『哼哼~~~這就是典型的初期症狀啊~~~』看著自家姪女的青澀,翠菊笑的開心『那那個男生叫什麼名字?是哪一家的?』

『他叫詹姆...』赫拉低聲回答『詹姆.天狼星.波特。』

翠菊的笑容凝固了。

『居然是綴歌的兒子啊。』月桂點頭回應『去年開學時我有看到他父親送他上火車,他們父子倆長的可以說是根本一模一樣,根本一點都看不出是綴歌的兒子。反倒是那對雙胞胎兄弟還比較像她呢。』

『真的,他長得跟波特教授一點都不......阿姨?阿姨妳還在嗎?翠菊阿姨!!』發現翠菊像是中了全身石化咒似的僵在原地,赫拉連忙把她搖醒。

『喔喔喔啊啊啊抱歉赫拉...我不小心出神了...』翠菊用手抹了抹臉,換上了一副跟剛才完全不同的表情『赫拉,妳聽好了。阿姨接下來要說的事情很重要,妳一定要仔細聽。可能妳會覺得太難,沒辦法馬上聽懂。不過沒關係,只要妳仔細記好,以後妳一定會明白的。』

『阿姨?』看到翠菊無比嚴肅的表情,赫拉還以為她說錯了什麼惹她生氣了。用求助的眼神看向母親,但月桂只是搖搖頭,示意赫拉聽下去。

『赫拉,妳聽好了,雖然妳剛剛說妳自己也不知道那是不是喜歡,而且那種事情是需要妳自己花費大量時間去理解的....』翠菊深吸了一口氣,繼續說『但阿姨真正想告訴妳的是:既然妳已經有了初步的想法,那就必須去實行,不管實行的過程多麼可笑或是荒唐都無所謂,最重要的,是要讓他看到妳的存在。』

『看到...我的存在?』赫拉一瞬間無法理解這是什麼意思。

『說不出口、不為人知的愛情不叫愛情,只是悲哀的單相思罷了。』翠菊說到『赫拉,妳現在最重要的,就是要讓那個波特真正的認識妳,讓他對妳有印象、叫得出妳的名字。朋友也好、競爭對手也好;聊天也好、吵架也好。總之就是想辦法進入他的生活圈,才有後面能讓妳自行發揮。』

『阿...阿姨,我不是很明白...』赫拉聽的有點頭昏,翠菊說的東西明顯超出她現在的理解範圍。

『總之,先想辦法從朋友開始做起,或是故意找碴也行,總之就是要先讓他對妳有印象就對了。』翠菊幫赫拉下了一個簡單的總結『等妳們真正開始有交流後再考慮後面的事情吧。』

『喔喔...我明白了,那我先回房了。』赫拉晃著頭回到樓上,一下子被灌輸太多東西讓她實在處理不來。

『唉.......』聽見赫拉關上房門的聲音,翠菊嘆了一口氣,拿起茶杯一口氣喝完。

『剛才妳說的那些,算是妳的人生體悟嗎?』月桂優雅的喝了一口茶,問到。

『體悟?哈哈,我才沒有那種東西呢。』翠菊幫自己倒了一杯茶,拿著茶杯看著漂浮而上的熱氣『我只是不想看到我可愛的姪女嚐到跟我一樣的後悔罷了,她還這麼年輕,能嘗試的機會多的是。千萬別像我一樣,等到已經來不及了才終於搞懂自己的想法。』

『那妳現在又如何呢?』

『這個嘛.....至少我交到了幾個很棒的朋友~~~』想起那個一喝醉就拿著威士忌酒瓶大吼大叫的某紅髮女球員、一邊背著孩子一邊苦笑著幫她們收拾酒後殘局的某雙髮辮酒保、以及總是被她跟紅髮女球員趁著酒興各種欺負的某藥草學教授,翠菊發自內心的笑得開懷。

『那就好。』看著自家妹妹的笑容,月桂同樣笑得開心。

------------------------------------------------------------------------------

國文老師是恩不里居 @orion20509

0

一次看2章超幸福的
越來越期待後續了
寫得很好喔!

琥珀🌸鐮倉賞繡球花 @Amber_leung

2
被翠菊強塞人生體會的赫拉XD
重看這個章節笑倒
預先為詹姆的胃默哀3秒((人
這少條根且對愛情執著但會努力實行的個性真的很棒
赫拉加油!(搖旗)

白色的月亮 @sd53321

1
@vivian04su

是來自希臘神話沒錯,因為月桂跟翠菊的名字都有希臘神話的由來

外星搗蛋泡麵吉吉安xD @vivian04su

0
@sd53321
我很喜歡希臘神話呢🤩
雖然說裡面的月桂(達芙妮)很慘,赫拉也怪怪的(個人意見)

白色的月亮 @sd53321

1
@vivian04su
赫拉已經是我評估過相對比較正常一點的名字了......
其他女神的名字都太刻意了

白色的月亮 @sd53321

3
番外篇--翠菊的故事

-----------------------------------------------------------------------------------------

破釜酒吧

店長兼酒保的漢娜.隆巴頓正一臉無奈的看著坐在坐在吧檯前喝著悶酒的學妹。

『好了啦翠菊......妳喝太多了。』看著第十瓶淡啤酒的空瓶被擺到桌上,漢娜忍不住出聲阻止『就算只是淡啤酒,但這是妳第一次喝真正的啤酒吧,妳真的喝太多了.....』

但翠菊彷彿像是沒聽到似的打開了第十一瓶淡啤酒,仰天灌下一口後繼續死死盯著吧檯後方的一個方形物體。

那是一張用魔法裱框起來的剪報,剪報內容是哈利與綴歌的婚禮,標題用斗大的字寫著『世紀婚禮--哈利.波特與綴歌.馬份』。標題底下則是以兩人為主角,再加上一群親友的大合照。

『唉...老毛病又犯了...』漢娜搖搖頭,想起了第一次遇見這位學妹的情況。

------------------------------------------------------------------------------

兩年前,霍格華茲大戰結束,佛地魔正式敗亡,而作為關鍵人物的哈利與綴歌兩人的感情才正式浮上檯面。同年,在巫審加碼審判會上,哈利對綴歌的當眾求婚更是震驚整個魔法界。預言家日報跟謬論家都以連續一星期的長篇頭版報導大幅宣揚這件事。而當時剛進入破釜酒吧當實習酒保的漢娜便是在那時候認識了翠菊。

翠菊小漢娜她們兩歲,當年剛升上五年級。漢娜起初還很疑惑,怎麼會有女學生在聖誕假期的期間一個人跑來破釜酒吧喝悶酒。而那也是漢娜頭一次見識到,居然有人可以只喝奶油啤酒就喝到酩酊大醉,最後整個人醉趴在吧檯上不省人事......還是靠著漢娜使出吃奶的力氣才終於把她扛上樓丟進房間裡。

隔天女學生酒醒了,但也嚴重的宿醉(漢娜第一次知道奶油啤酒喝太多居然也會宿醉,真是長見識了)。漢娜邊照顧她邊聊天,才知道女學生的名字叫做翠菊.格拉格林斯,是純血二十八族之一的格拉格林斯家的女兒。

這下漢娜越來越搞不懂了,一個名門大小姐怎麼會在假期時獨自一人在酒吧喝酒?但不管漢娜怎麼問,翠菊都不願意回答原因。

(看來這也是她的個人隱私,我還是別多問了。)漢娜決定不再追問。稍晚,翠菊狀況較為正常後,她便自行回到霍格華茲了。

聖誕假期結束後,學校公布了一項新活動:那就是三年級以上的學生除了每周末可前往的活米村以外,每個月的第二個周末還能前往斜角巷一次。

從那之後起,漢娜每個月都能在酒吧看到翠菊。

每次都是自己一個人默默的獨自喝著酒(雖然都只是奶油啤酒),什麼都不說。雖然兩人的交情並不深,但漢娜還是非常的擔心她。

這樣的情況持續了大約九個月,一直到翠菊升上六年級,狀況有了變化。



開學後沒多久,發生了一件驚天動地的大事。哈利與綴歌終於結婚了!!

漢娜當時已經在跟奈威交往,而奈威身為哈利的好友,當然會受邀出席婚禮,所以自己也跟著一同參加,那也是她這輩子參加過最令人難忘的婚禮。

預言家日報與謬論家理所當然的也派出記者採訪作為隔天的頭版,奈威還特別把兩份報紙的頭版都剪下來用魔法裱框保存。

當周末,酒吧開門後,翠菊一如往常的走進店裡。但漢娜發現,今天的她明顯比平常要憔悴更多。

『翠菊!!妳還好吧....妳怎麼變成這樣!?』漢娜連忙詢問,但對方沒有回應。

『......漢娜,麻煩來兩瓶奶油啤酒.....』翠菊有氣無力的說著

『妳別想!!在妳老實交代到底發生什麼事之前,妳只能給我喝水!!』框啷一聲,漢娜把一大杯的水放到了翠菊面前。

『我......』翠菊正想開口時,她的視線突然落在了漢娜身後,就這麼定格住。

漢娜發現異狀,轉過身看,發現翠菊正死盯著這禮拜哈利與綴歌結婚的頭版剪報,接著--

『嗚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彷彿壓抑已久的情感終於找到了宣洩的出口,翠菊就這麼趴在吧檯嚎啕大哭了起來。

完全沒料到會出現這麼一個狀況的漢娜頓時慌了手腳,她只能緊急先把店門鎖上再掛上個臨時休息的牌子,再來好好的問問這位......漢娜不確定兩人之間的關係到底算不算的上是朋友。

『翠菊,妳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從來沒看過妳這樣......』漢娜打開了一包全新的衛生紙放在翠菊面前,同時施展了隔音咒『現在這邊只有我們兩個,拜託妳告訴我吧,從我去年第一次見到妳時就是這副德行,我一直很擔心妳啊......』

翠菊冷靜下來後,喝了一大口水,開始向漢娜坦白

------------------------------------------------------------------------------


白色的月亮 @sd53321

1
漢娜砸了砸舌,從翠菊口中聽到的實情遠遠超出她的想像。

(原來翠菊她一直喜歡著綴歌!!)漢娜從來沒想過事情居然是這樣,雖然當翠菊看到剪報後瞬間大哭的反應多少讓她有點眉目,但她真的想不到原因居然不是哈利而是綴歌.....

『打從我入學的那一天,姊姊把我介紹給綴歌小姐認識的那一刻起,我就再也忘不了她了...』翠菊開始了回憶『原本我以為那只是小女孩對姐姐的憧憬,但當三巫鬥法大賽第二回合,我看見波特從湖中救出來的人是綴歌小姐,看見他們兩個相互依靠在一起時,我的心彷彿被撕裂般的痛。從那時候起我才發現我對綴歌小姐的感情是什麼。』

翠菊喝了一大口水『可我也很快就發現,綴歌小姐的眼中至始至終都只有波特一個人,可我的這份心意,又能向誰宣洩呢......』

漢娜無法回答,雖然這種事情她不是沒有聽過,但也僅限於聽過。從來沒有一名巫師或女巫曾公開承認過自己喜歡對象的是同性。即使是在麻瓜世界,這種事情也並不多見,更何況是相對來說更封閉的魔法界呢。

更悲哀的是,翠菊她出身於古老名門。萬一這種事情曝光了,會對格拉格林斯家的名聲以及她自己造成多大的打擊,就連漢娜這種一般巫師家庭出身的人都能輕易想像出結果。

漢那現在能做的,只有默默的拿走翠菊手中的水杯,換成一瓶剛打開的奶油啤酒。

『我原本以為,只要波特能帶給綴歌小姐幸福,那我就滿足了。』翠菊喝了一口奶油啤酒『但事實證明,我還是放棄不了......』

翠菊說著這些話的同時,眼睛還是一直盯著剪報,完全沒有看過漢娜一眼。

漢娜無法安慰翠菊,她只能坐在翠菊對面陪她發洩完數年來累積的情緒。



幾個小時過後,翠菊喝完她今天的第十二瓶奶油啤酒,用濕毛巾擦了擦臉後站起來。

『漢娜...謝謝妳,真的非常謝謝妳今天陪了我這麼久,還聽我說了這麼多,打擾妳做生意真是非常抱歉。』翠菊向漢娜低頭致歉

『妳真的沒問題了吧?』漢娜擔心的問著

『我想應該吧......雖然我不認為我能很快就放下,但至少...』翠菊正眼看著漢娜,表情前所未有的柔和『有個人能分享祕密,真的讓能心情輕鬆很多。』

『妳放心,我會保密的,畢竟---』漢娜頓了頓,然後開口『我們是朋友嘛!!』

『謝謝妳,漢娜。』翠菊露出微笑

這是漢娜認識她以來第一次看到她笑。
------------------------------------------------------------------------------

從那之後,雖然翠菊一樣還是每半個月就來一次,但是喝的量明顯比之前少了很多。而且也不再是獨自一人默默埋頭狂喝,而是會跟跟漢娜熱絡的聊天。

原本漢娜以為翠菊終於開始走出失戀的心傷了,但她很快就發現還是會有例外。

比方說,報紙上刊登哈利跟綴歌夫婦倆的報導時。

一旦在半個月的期間內,波特夫婦倆又替魔法部抓到哪些在逃食死人、或是立下什麼功勞而被報紙報導的話,那麼當下次翠菊來店裡時,又會恢復到一開始那種一邊哭一邊喝到爆,同時又一邊死盯著剪報一邊說著醉話的慘況。

『嗚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可惡的波特!!祝你跟綴歌小姐兩個人幸福啦嗚嗚嗚嗚嗚嗚....』這種一邊爆哭一邊祝福別人,極度矛盾的慘況,漢娜也差不多開始看習慣了。

所幸每次發洩過後,翠菊總是又很快恢復正常,漢娜也就由得她去了

------------------------------------------------------------------------------

時間回到現在

根據今天早上其他客人帶來的報紙,今天預言家日報的頭條是『傳奇再創佳績!!波特夫婦逮捕在逃食死人羅克五與其黨羽,成功瓦解黑魔王餘下的陰謀!!』頭條下方便是哈利與綴歌一同接受採訪的照片。

看到這個,漢娜就做好了今天又要不平靜的心理準備了。

果不其然,今天翠菊一踏進門裡就大喊『漢娜!!今天請給我真正的啤酒...拜託了....』

翠菊他們這屆七年級生已經在昨天就完成了畢業典禮,今明兩天是她們待在學校的最後一個周末假期,而她本人之前也已經過了十七歲生日,所以已經可以喝酒了。

漢娜知道自己阻止不了她,因此只能給她店裡最淡的酒。

正當漢娜開始思考要不要再偷偷換成奶油啤酒時,另一個出乎漢娜意料之外的客人走進了店裡。

來客是名女性,她有著姣好的臉龐、一頭紅色的長髮與明顯看得出有在鍛鍊的健美身材。

『金妮?你不是金妮嗎?真是好久不見了!!』漢娜認出了對方是衛斯理家的小妹『妳今天怎麼有空來這裡?妳的球隊那邊呢?』

『我們的對手因為臨時集體食物中毒全都進聖蒙果醫院躺平了』金妮笑著回答『所以這禮拜的三連戰直接取消,球隊放我們一個禮拜的假。』

『我聽榮恩說,妳在這邊當酒保,於是就來看看妳囉~~』金妮把手上的東西放在吧檯上後拉開椅子坐下,與翠菊只隔了一個座位。『先給我來一杯歐登牌陳年火燒威士忌吧,聽說妳跟奈威都很愛這種酒,我也想嘗嘗。』

漢娜把酒倒給金妮,同時她注意到金妮放在吧檯上的東西,

那是一份今天的預言家日報,頭版與早上看到的一樣是哈利與綴歌的採訪與照片。但漢娜注意到,報紙的左右兩端明顯有被用力揉捏過的痕跡,甚至還有兩、三個貫穿了整份報紙的圓型孔洞,孔洞的大小正好適合成年女性的手指穿過.......

(那種事情怎樣都好啦!!總之不能讓翠菊看到這個,不然她又要爆哭了...)

但漢娜還來不及動作,翠菊就注意到那份報紙了。

她先是露出了一副彷彿肚子被昏擊咒命中的表情,接著以超高速度奪下了報紙當場撕成兩半,然後開始大哭------

『嗚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可惡的醜疤頭波特!!我絕對不會忘記你從我身邊奪走綴歌小姐的仇的!!祝你們兩個人幸福啦嗚嗚嗚嗚嗚嗚.....』

正當漢娜準備安撫她時,旁邊傳來一個極度不愉快的女聲------

『喂,妳這女人說這什麼傻話啊!?什麼叫做哈利從妳身邊奪走那個馬份的!?』金妮一口喝乾了威士忌,框啷一聲用力把酒杯放到吧檯上,用力瞪著翠菊『明明就是馬份那個該死的蛇女從我身邊把哈利搶走的好嗎!!給我搞清楚誰才是被害者啊!!』

『妳說什麼妳這臭女...等等,妳那頭紅髮...我想起來了,妳是婚禮上那個衛斯理家的小妹!!』

『我也想起來了,妳是那個格拉格林斯的妹妹......』

『哼哼.....看來衛斯理家的人已經蠢到連是非都分不清了嗎?明明就是波特欺騙了綴歌小姐的感情!!』翠菊惡狠狠的瞪著金妮。

『枉費格林格拉斯家是古老名門,居然生出一個腦袋這麼差的女兒~~~』金妮不甘示弱的反擊『明明就是那個該死的馬份用骯髒手段矇騙了哈利!!』

『看來我今天跟妳是沒完沒了了!』

『正合我意,教育學妹也是身為學姊的責任!』

『那個......拜託妳們兩位冷靜點.....』漢娜小聲的懇求著

『『妳給我安靜點,漢娜!!再給我來一杯!!』』

(嗚嗚嗚嗚嗚嗚奈威快回來救我啊!!!)漢娜欲哭無淚,一邊在心裡求著男友趕快回來救她,一邊逆來順受的幫兩人倒酒。
------------------------------------------------------------------------------

當天晚上

『哎呀~~~原本我還以為衛斯理家只不過是一群不入流的傢伙,不過沒想到妳人還不錯嘛~~~~~』翠菊喝著她今天的第二十五瓶淡啤酒,心情愉悅的說到。

『妳也是啊~~~原本我也以為像妳們這種自恃出身古老家族的人都是一群眼睛長在頭頂上的傢伙,不過我好像跟妳很合得來啊~~~』金妮喝乾了第三瓶歐登牌陳年火燒威士忌,開心的笑著。

『看來...』

『我們倆...』

『『似乎能成為不錯的朋友呢!!』』

(這應該......算是好結局吧....)漢娜站在一旁看著,心中不太肯定。這時......

『我回來了漢娜。』奈威出現在門口

『奈威你回來啦,今天怎麼這麼晚?』漢娜看著時鐘,詢問男友特別晚歸的理由。

『我剛剛跟榮恩還有妙麗一起去探望哈利跟綴歌了~~~』奈威心情愉快地說著

『哈...哈利跟綴歌?』聽到這兩個關鍵字,漢娜心中的警報瘋狂大響。她同時用眼角餘光瞄向吧檯,看到剛剛喝的正興頭上的兩人則是彷彿中了石化咒似的動作定格與沉默......

『是啊,妳還沒看今天的報紙嗎?他們兩個剛完成逮捕食死人殘黨的大功呢~~~』奈威眉飛色舞的說著『因此魔法部那邊放了他們一個禮拜的假。我們討論了一下以後決定明天先幫他們倆開個慶功宴,然後再一起出去度個假。』

『奈威...這件事情我們晚一點再討論...』漢娜瘋狂的向奈威打著眼色,可惜正講到興頭上的他完全沒有注意到。

『榮恩跟妙麗已經跟魔法部請好假了,我剛剛也已經跟芽菜夫人連絡過,他也同意我放假,所以只剩下妳這邊......漢娜妳怎麼了?眼神一直飄到後面去?』

『你後面......』確定奈威的性命已如同風中殘燭,漢娜果斷的放棄掙扎。

『我後面??』奈威轉身『呀.......兩位晚...晚上好...這不是翠...翠菊和....和...金
......金妮嗎......哈哈哈哈』終於理解女友用意的奈威,硬擠出笑容回應著不知何時站在他身後,眼露凶光的兩人『那...我不打擾你們喝酒了,我先上去休息了哈哈哈哈...』

『『奈威.隆巴頓!!!!!』』

化身野獸的兩人將奈威瞬間撲倒在地,並同時對他使出了駱駝式固定與蟹形固定。

『嗚喔喔喔對...對不起啦拜託放過我喔喔喔喔喔要斷了要斷了!!』

在奈威整張臉已經漲成紫色,身體接近O型,整個人快要從物理意義上變成一顆葡萄口味的貝果前,兩人終於放過了他。

『好啦金妮,我們別理那個完全不懂少女心的隆巴頓,來繼續喝~~~』

『說的對翠菊,都是奈威的錯害我們少喝好幾杯,乾杯~~~』

『我到底...招誰惹誰了...』奈威說出了遺言,接著便口吐白沫全身抽搐昏死過去。

『你活該......』漢娜完全無法同情自己的男友,她只想著等等該怎麼收拾殘局。

『『喝啦~~~~~~』』

至於喝到翻過去的兩人當晚在房間裡發生了什麼事,那又是另一段故事了。

------------------------------------------------------------------------------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