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暮光之城遇上哈利波特】貝拉&愛德華的故事(更新至第八章)

發表於
(我真的想不到前言可以寫甚麼,所以我們直接進故事吧!)

 
第一章 愛德華

我嘆了口氣,從樹上跳下來。明天是霍格華茲的開學日。

儘管卡萊爾已經跟我敘述過這所魔法學校,但我仍對他存有疑慮—我是否會顯露出自己醜惡的吸血鬼本性?我會不會突然失控,一不小心便把課堂上所有人都殺了?

但也因為如此,我把它視為一種挑戰,一種考驗,測試我自己是否夠像人類、能否在這個充滿人類的世界生存。

為了入學,卡萊爾研究出了一種辦法,能讓我的容貌看起來像是個十一歲的孩童,然後慢慢老化到十七歲為止。

這只是一個暫時性的現象,並不能使我們變成真正的人類。

回到房間後,我穿上他們所謂的「麻瓜」服飾,並對長袍不停皺眉。這讓我想到佛杜里那群吸人血的傢伙。幸好他們對我們去霍格華茲一點意見也沒有,因為基本上來說,吸血鬼在巫師的世界裡也存在。

雖然卡萊爾能讓我的容貌變得年輕,但對我那金黃色的眼睛仍是一點辦法也沒有。所幸庫倫家還有這一個共通點。

「愛德華,你好了嗎?我們必須出門了。」卡萊爾透過心靈像我發話。對了這是我身為吸血鬼的特異能力,可以讀到人們的思想。

「討厭鬼,總是那麼慢。」羅絲莉想著,並像個孩子似的發牢騷。

我竊笑著走出去,忽視羅絲莉惱怒的目光,站到卡萊爾身旁。

「我們要用甚麼方式到斜角巷?」我問卡萊爾,但回答我的是艾利絲。

「等一下你就知道了。」她突然笑出聲來,並想著:「噢,這種方式你可能會很不習慣。」

只見卡萊爾抽出一根細細的木棒(據我所知,這東西叫魔杖),然後對我們說:「抓緊我的手臂。」

他帶我們在原地轉身,然後——

一股壓迫感擠進我的身體裡,但由於我有著如花崗岩般堅硬的皮膚,所以沒有造成任何不適。如果我能流淚,這下子恐怕早已淚如雨下了。

真不知道這些巫師怎麼受地了這些。

接著,我的腳輕巧地踩到了地面,而眼前是一面磚頭牆。

艾密特走上前去,在不弄碎磚頭的情況下,小心翼翼地按照書上的指示敲打磚頭(尋找M字頭的磚頭,往上數3塊,在往旁邊數兩塊)。

所有的磚頭都往旁邊退開,露出了後面吵雜又熱鬧的商店。

我們到達斜角巷了。
4

本文作者

  • 初級巫師
  • 46  248

水仙·格蘭傑 @abyorgurt

1
沙發!撲~
我超愛暮光之城!!
繼續加油喔!期待你的作品~

☄️銀月🌙貝兒·戴樂古🌠 @HP_Belle

1
我喜歡!!暮光之城X哈利波特!?期待你的作品!!

在空房感覺背後有人盯著的雅莉安xD  @Elenrian

1
愛德華每次都會讓我想到西追...
不知道他會不會跟西追碰到面?
(´∀`)

青嵐 @Leah0425

1
第二章 貝拉

在震天響的鬧鐘聲中,我呻吟著把身體挪下床,一邊艱難的拖著身體去盥洗,一邊看著今天的日期。我的眼睛瞬間瞪大。

今天是去斜角巷的日子!!!!

我望著鏡子裡那雙巧克力牛奶色的興奮雙眼和泛起紅潮的白皙皮膚,感覺自己激動過度了。

我用冷水洗臉,試圖緩和情緒,然後穿上我最喜歡的藍色上衣和黑色的牛仔褲,想著斜角巷裡那些有趣的魔法商店。

對了,我好像沒自我介紹呢!

我叫依莎貝拉.史旺,今年十一歲,是個混血的女巫。我的父母在我很小的時候便離婚了,他們倆人會輪流著照顧我,而我現在正跟我的麻瓜父親—查理.史旺住在一起。

「貝拉,我們要出發了,你好了沒?」查理用微微惱怒的聲音說道,我最好還是趕快下樓免得他發脾氣。

再用過早餐後,我們終於要出發去斜角巷買我的學用品了。

我們先搭地鐵到破釜酒吧,然後走到那片磚頭牆前,敲擊特定的磚頭,斜角巷便出現在我的眼前。

一路上,我們經過了許多千奇百怪的店。

我對魁地奇用品店沒什麼興趣,主要是因為我對所有的運動都非常不在行,連平穩地走在路上都有困難了,何況飛在空中?


奧立凡德的店才是我真正期待的。這裡位在斜角巷的最南端,也是最尾端的一家店。

「呃…有人在嗎…?」我膽怯地喊道,並環顧店內那成堆的魔杖山。

「午安,請問我能為妳服務嗎?」,一個柔和的聲音在我的背後響起,使我嚇了一大跳。

「是…是這樣的,我…我到這裡是想買一根魔杖。」我結結巴巴的說道,並盡量不凝視著他銀白色、令人毛骨悚然的大眼睛。

「很好,請問妳的大名?」

「依莎貝拉.史旺。」

「那麼,哪一隻是妳的魔杖手呢,史旺小姐?」

「呃…我是右撇子…」我不知所措地答道。

一捲皮尺應聲落下,奧立凡德開始在我身上量來量去,好一會兒才滿意的站開。

「好,我們來試魔杖吧…」他在身後的架子上翻翻找找,然後拿出一根魔杖。

「蘋果木和獨角獸毛,11又4分之3寸長,質地柔軟…」他把那根魔杖遞給我,「現在,拿著它揮一下吧!」我笨拙地揮了一下。

貨架上的空魔杖盒全部發了瘋似的竄出,嚇了我一大跳。

「喔,這個絕對不行…」,奧立凡德驚恐的說道,然後遞給我另一根魔杖,「這個…雪松木和龍的心弦,12又2分之1吋,富有彈性…」

我才揮了半下,天花板上的吊燈就掉落下來,差點砸中了我。

「太危險了,太危險了…」奧立凡德喃喃道,並收走了那根危險的魔杖。「不尋常的組合…或許能試試…」

「妳先試吧,等一下我再解說它的材質。」奧立凡德說道。我揮了一下那根異常順手的魔杖。

一股暖流拂過我的手指,接著,一束紫藍色的光芒從我的魔杖尖端射出。我驚奇地睜大了眼。

「太棒了!」奧立凡德喜悅地喊道,「成功了!它是妳的了,史旺小姐。」

「這個,奧立凡德先生,你還沒解釋這根魔杖的材質。」

「這是由梧桐木製成,12吋整,順手且柔軟有彈性。這是本店第一根用鷹馬尾羽做成的魔杖,史旺小姐!真是太奇妙了!」奧立凡德快樂地對我說。

付了7個金加隆買下我的魔杖後,我走向等在外面的查理,但他的手中拿著一個沉重的籠子,裡面裝著一隻正在熟睡的小白貓。

「爸…這是…」我驚訝的問道。

「貝拉,親愛的,我知道你一直都想要一隻貓。」查理滿臉笑容地將籠子遞給我,「她是妳的了。」

我抱住查理,試圖把那些說不出的話通過這個擁抱表達出來。

當我退開時,查理有些不好意思,但我非常高興。養貓是我一直以來的夢想。

此時,我感覺到有人在注視著我,那是一個站在奧立凡德店外的男孩。我下意識地抬起頭。

他有著一頭奇異的紅褐色頭髮和溫暖的金色瞳孔,面容更是俊美道不像人類。

他的眼神中帶著困惑和惱怒。那根本不是一個11歲小孩該有的神情。

此時,我看到了他的長袍上繡的名字:愛德華.庫倫。

很好。我會記住你的。

青嵐 @Leah0425

3
@Elenrian 這個…我不會爆雷,但是會。他們兩人以後會碰到面,而且會成為朋友~

碰上動來動去的牛雕像怪談的吉吉安xD @vivian04su

3
@Leah0425
沙發!
沒有真的看過暮光之城(但是有看過電影講解),可是還是覺得這篇蠻好看的😀

青嵐 @Leah0425

3
第三章 愛德華

我無趣的看著身旁五彩繽紛的店家,試圖把那些吵雜的聲音從腦子裡趕出去。

「哇嗚,是新出的飛天掃帚耶!也太帥了吧!」一個男孩想著。

「看看這完美的流線跟超快的速度,我連想都不敢想這要多少錢!」就連他爸爸也沒辦法把目光從那上面移開。

我對這個巫師運動蠻好奇的,但要是加入了霍格華茲的魁地奇球隊,那等於是告訴全世界我是個有超快速度的吸血鬼。還是算了吧。

「奇獸動物園在哪兒呢…等等去給貝拉買隻貓好了,這樣或許能給她一個驚喜。」一個不太清晰的想法從我這邊飄來,使我立刻轉頭。

這麼多年來,我聽到的所有心聲都清楚無比,這是頭一次只傳來斷斷續續的聲音。

我注視著那位有著紅褐色鬈髮的男人,試圖聽出他完整的思緒,但我只感受到他的情緒。興奮和不安。

這時,一位女孩從奧立凡德的店裡出來,朝著那位男人走去。這女孩很顯然是他的女兒,也就是他剛剛提到的貝拉。

我把所有聲音清出腦海,側耳傾聽貝拉的心聲。

甚麼也沒有。

我焦急地看著貝拉巧克力牛奶色的棕色大眼,想找到一點點的心緒或感受,但仍徒勞無功。

此時,女孩迎上我的視線,疑惑的看著我,彷彿是想釐清我為什麼要瞪著她看。

她的眼睛是如此深邃,又清澈的像萬里無雲的天空,使我僵住了。

「愛德華?你還好嗎?」卡萊爾的聲音將我拉回現實,示意我走進奧立凡德的店。

「還好。」我強裝鎮定地回答,並走進店裡。

店內的裝潢過於老舊,令我想起了卡萊爾在走廊上掛的18世紀壁畫。

「午安,請問有我需要幫忙的嗎?」慢吞吞的柔和嗓音跟過舊的裝潢,想必這位奧立凡德一定是類似愛因斯坦的瘋狂老發明家,或者看起來像是。

「奧立凡德先生您好,我是要來買魔杖的一年級新生。」我盡量維持彬彬有禮的口氣,不想無理。

「嗯…很有禮貌,看來適合獨角獸毛。」奧立凡德想著,他已經開始動腦了。

「那麼,嗯…」他的眼神飄到我的名牌上,「庫倫先生,哪一隻是你的魔杖手呢?」

「右手。我是右撇子。」

奧立凡德拿起皮尺,開始在我身上量來量去。當他開始量我從手臂到鼻子的距離時,我真想叫他放尊重一點。

「身高大約是5呎2吋(約152公分),適合彈性十足的木材。」奧立凡德的心聲很乾脆,跟自己原本的嗓音完全不同。

他突然倏的抽出一根魔杖,遞到我面前。

「松木加獨角獸毛,11又4分之1吋,輕快又有彈性。」奧立凡德解釋,「現在,試一下吧!」

我揮了一下。

檯燈瞬間爆炸,碎片劃破了布滿灰塵的簾幕。

「看來不行,我們得再試試。」奧立凡德有些失望地說,其實他心裡想的是:「甚麼!?」

接著,他又抽出一支魔杖,「柏木配鳳凰尾羽,13吋長,柔順又易彎曲的。」

這次我揮了兩下,但甚麼事都沒有發生。這真是太奇怪了。

「啊,看來你的力量非常不穩定…該不會跟史旺小姐一樣需要不尋常且力量強大的組合?」奧立凡德自言自語般地說道。

原來那女孩叫做貝拉.史旺。她幾乎可以說是我這輩子第一次聽不見心聲的人吧。

「沒錯…不尋常又力量強大的魔杖…有了!」他突然大叫一聲,「這個,庫倫先生。我先保個密好了。」奧立凡德慎重地把魔杖放到我手中。

我帶著期待的心情把它拿了起來。

一股帶有太陽和蜂蜜紫丁香的氣味突然盈滿了整個房間,剛剛被魔法急迫的吊燈立刻修復的完好如初,店裡的灰塵被一縷清涼的微風帶走了,老舊的店面變的煥然一新。而我只不過是拿起了一根魔杖。

「太神奇了!你的力量甚至比波特先生還要強大!那是我看過最強大的魔力!」奧立凡德喊道,「這根魔杖是由楓木製成,13吋半長,杖芯是用雷鳥的羽毛製成!今天本店居然一連賣出兩根用特製杖芯製成的魔杖!」

「擁有雷鳥羽毛杖芯的魔杖主人就如雷鳥一樣,可以感應到無法預知的危險,看來這根魔杖選中你,庫倫先生,不是一般的巧合。」奧立凡德以戲劇化的語氣說到,同時以全然不同的目光看著我。

五分鐘後,我以微微懊惱的情緒出了門口,走向等在外面的卡萊爾。

他以心靈對我發話:「你有興趣擁有一隻貓頭鷹嗎?」

我受寵若驚的看著他,「你說真的假的!?」

卡萊爾笑著說:「你的意思是好嘍?」

我點點頭,跟他走進了名為奇獸動物園的寵物店。

我挑了一隻非常親人的雪雕,牠有著漂亮的白色羽毛和奇特的黃玉色眼睛,就像我的一樣。

當我們從奇獸動物園走出來時,已經是黃昏了,也是吸血鬼出來嬉戲的時間。

看著自己皮膚上殘存的七彩光芒,我發現自己已經開始接受成為吸血鬼的事實,也已經準備好接受接下來的所有考驗—儘管會有多麼困難。





大家覺得要叫愛德華的雪雕和貝拉的小白貓甚麼名字?

碰上動來動去的牛雕像怪談的吉吉安xD @vivian04su

2
@Leah0425
我覺得小白貓可以叫冰閃、白霧或雪尾👈重度貓戰士成癮者
正常的英文名字的話,如果是母貓的話,我覺得艾拉還不錯;男生的話,我覺得可以叫布萊恩
雪雕我突然覺得呼嚕嚕很適合🤣🤣🤣我也不知道為甚麼

青嵐 @Leah0425

0
第四章 貝拉

「東西都帶好了嗎?有沒有忘記什麼?」芮妮著急地問,彷彿即將要去霍格華茲上學的是她,不是我。

我翻了翻白眼,「媽,妳不用擔心,我很會照顧自己。」

霍格華茲特快車的鳴笛響起,火車準備要開走了。

「記得,貝拉,我會每一星期都寄一封信給妳的!」查理喊道,試圖蓋過越來越吵雜的人聲。

我讓芮妮吻了自己的面頰,然後抱住查理。「我會很想你們的。」我在查理的耳邊低聲說道。

我擠過人群,跳上火車,然後看著查理和芮妮兩人尷尬地站在一起。他們已經很久沒有碰面了。

火車動了起來,我朝著窗外的兩人揮手,直到消失在我的目光內。

霍格華茲特快車上擠滿了學生,他們都已經找到自己的包廂坐了,但我還沒。

我拖著沉重的皮箱,試圖找到一個空的無人座位。

就在車廂的最尾端,有一個很空的包廂坐,而裡面只有一個人。是愛德華.庫倫,我在斜角巷遇到的男孩。

我推開門,試探性的問:「呃…請問我可以坐在這裡嗎?其他包廂都滿了…」

只見他露出一個完美的微笑,說:「當然可以!請進來吧!」我把沉重的箱子推上行李架,然後把小白貓從籠子裡放出來。

「那是你的寵物貓嗎?他叫什麼名字?」愛德華好奇的問,流金色的眼睛透露出恰到好處的一絲天真。

「嗯,事實上,這是個『她』,而且我還沒為她取好名字。要幫我提供一些建議嗎?」我笑著加上一句。

「通常會按照寵物的個性和外表來取名。我的雪雕和你的白貓都是白色的,但我也還沒想好要幫她取什麼名字。」他把籠中的雪鵰放出來,並讓她站到臂上。

「我有在想幾個選擇,但我認為你不會喜歡的。」

「真的嗎?說出來聽聽吧。我保證我不會笑的。」他突然認真起來,雙眼真誠地看著我。我突然覺得無法呼吸。

「好吧。我想的是—海柔爾。會很怪嗎?」我紅著臉問他。

「海柔爾這名字很好聽,我覺得非常適合。你覺得我的雪鵰能叫什麼名字?」我發現他講話的口音字正腔圓,彷彿他是十九世紀受過專業教導的貴族。

「這個嘛…讓我想想…索妮亞可以嗎?」我興奮地問道。

「完美!那我們就叫她索尼亞吧!」愛德華輕撫著索妮亞的羽毛,眼中流露出柔情,使我幾乎離不開目光。我到底是怎麼了?

愛德華突然轉過頭來,看著門口,好像在等待著什麼。

接著,一陣敲門聲響起,包廂門也被小心翼翼地推開來。一張熟悉的臉龐出現在我面前,是雅各.佈雷克。

「請問我可以進來加入你們嗎?」




其實海柔爾這個名字是我在網路上查到的,原本想拿來當自創小說的角色,但看了混血營英雄和波西傑克森以後,才發現和我自創小說裡使用的名字竟然有三個是一模一樣的!!!!(海柔爾、里歐和柔伊)我只好忍痛放棄,但海柔爾這個名字實在太好聽了,所以我在這邊用上了~(其實原作裡是翻成海柔,但我覺得翻譯成海柔爾比較合適)
就這樣啦~敬請期待下一篇~

青嵐 @Leah0425

0
第五章 雅各

我叫雅各.佈雷克,今年十一歲,而我剛剛才被得知要到一個叫「霍格華茲」的魔法學校就讀。

好吧,這對我來說的確是一個重磅消息,因為我從來沒有聽過有關魔法的怪玩意兒。

除了老爸講的冷血人故事以外。

今天早上,有個老人自稱是魔法學院的校長,就這麼大喇喇地走進我們家。

那個長得像甘道夫的老人遞給我一封信和一袋長的比女童軍餅乾還大的厚重金幣,然後講了一堆諸如斜角巷啦、破釜酒吧啦、九又四分之三月台之類的東西,連我爸都快被他搞糊塗了。

就算我相信這些魔法是真的,但這也太瘋狂了。我是說,如果真的有魔法世界的話,那它怎能隱藏的這麼好不被世人發現?

我把心中的疑問告訴鄧不利多。鄧不利多解釋道:「如果麻瓜經過霍格華茲,只會看到一座廢棄的古堡,就算他們真的闖了進去,我們也能施咒把他們的記憶清除。」

然後,他開始解釋我要到哪裡去買學用品,然後給了我一張車票。

「等一等…九又四分之三月臺是什麼?」我不解地問道。

「喔,想要到達這個月臺,你必須從第九跟第十月臺間的站臺撞過去。」鄧不利多微笑著解釋。

我瞪著他平靜的笑容,試圖搞清楚他是不是在開玩笑。

「相信我,我並沒有瘋。」他彷彿看清我思緒般的答道。難不成他還有讀心術?

「時間又在愚弄我們了,」鄧不利多指著時鐘說道,但現在明明才早上十點。「我就在此與你告別吧。再見,雅各,希望我會在霍格華茲見到你。」

把他送出門口後,老爸沉思了一會兒,然後對我說道:「反正今天是星期日,那我們就去斜角巷買東西吧。」

我微微吃了一驚,因為今天有場很重要的棒球賽,水手隊對決鱷魚隊,總決賽。

「爸,你確定不留在家看棒球嗎?」這老頭今天真夠奇怪。

「其實最主要是查理有事—他女兒貝拉你還記得吧?她也有收到霍格華茲的入學通知書,所以今天要跟查理一起去斜角巷。」

貝拉也有收到入學通知書?!

震驚的情緒在我的心裡沸騰,但很快被我壓抑下去。

「算了,別廢話這麼多,我們出發吧。」我急躁的說道,並爬進車裡。

———

到了斜角巷後,我立刻迷失在每一間魔法店鋪裡。

當我進到魁地奇用品店時,老爸甚至要把我拖住,才能阻止我買下那跟漂亮的光輪兩千。其實他也非常想要,但畢竟死鴨子嘴硬,他當然不可能說出來。

奧立凡德的店是在斜角巷的最尾端,旁邊緊鄰著一間名叫奇獸動物園的寵物店。

老爸竟然答應幫我買隻寵物,聽得我都傻了。

這老頭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大方啦?

很快的,我走進奧立凡德的店,但是立刻又退了回來。

裡面已經有人在試魔杖了。

那帶著眼鏡的男孩有著黑色的亂髮和翠綠的眼珠,額前還有一道閃電的疤痕。他似乎就是鄧不利多口中的哈利波特。

我安靜地在外頭等待,直到哈利終於走出來。

「請進來吧!」奧立凡德用柔和的嗓音說道,並把門打開。

「請問你的大名?」

「雅各.佈雷克。」

「那麼,佈雷克先生,哪一隻是你的魔杖手呢?」

「我是左撇子。」我發現自己不怎麼喜歡他。

「好,佈雷克先生,請你站直一下,一會兒就好…」

他開始量來量去,從我的身高體重,乃至於我兩個鼻孔間的距離,無所不量。天啊,我真想不透這跟我未來的魔杖有什麼關係。

等他終於滿意的站開後,他從櫃檯上拿起一根魔杖,把它遞給我,「榛木和獨角獸毛,12又4分之3吋,揮起來有颼颼聲…請你試一下。」

我才剛拿起魔杖,就立刻感到一股強大的拉力,手中的魔杖也越來越燙,彷彿它直接拒絕了我。

「這是一個新的狀況,只有兩種可能性。第一,你可能駕馭不了這跟魔杖;第二,這跟魔杖駕馭不了你。」奧立凡德以戲劇化的語氣說,「事實上,我個人認為是第二種情況。看來我必須再找到法力更強大的魔杖了。」

他又在身後的貨架上翻翻找找,然後又拿給我一根魔杖。

「這個…紅橡木配龍的心弦,13吋半長,順手且柔軟有彈性…」

這一次我揮了一下,但這支魔杖對我完全沒有反應,而且自己長出了尖刺逼我放手。這真是太不尋常了。

「怎麼可能?居然完全沒有反應?看來得再試試更強又更不尋常的組合了。」奧立凡德低聲喃喃自語,殊不知已被我超靈的狼耳聽見了。

「這或許是本店賣過最特殊,同時也是最強大的魔杖,佈雷克先生。我相信你能駕馭的了它。」

我試探性地揮了一下。

牆上那幅畫裡的狗忽然變成真的活物,一蹦一跳的跑來一頭鑽進我懷裡;小鳥雕像也瞬間化為有血有肉的動物,快樂的鳴叫著飛出窗外。

奧立凡德震驚地瞪大眼,「我…我從來不曾看過這麼強大的魔法,佈雷克先生,看來你很有天分。它是你的了。」

等他平靜下來後,便開始跟我解釋這根魔杖的材質。「這是由山毛櫸木製成,12又2分之1吋,柔韌有彈性卻不易彎曲。這也是本店第一支用惡閃鴨的羽毛做杖芯的魔杖。」

「擁有惡閃鴨羽毛杖芯的人可以讓別人忘卻不好的回憶,就像牠的毒液一樣。」奧立凡德突然用他那毛骨悚然的銀白色眼珠看著我,「佈雷克先生,希望你可以好好善用你的法力,不要跟那個人一樣走入歧途。」我大聲地吞了吞口水。

這隻小狗一直舔著我的臉,似乎不想離開我。幸好今年霍格華茲更改了可以帶寵物的規定,因為我決定把他當成我帶去霍格華茲的寵物。

「今天竟然一連賣出三支擁有特製杖芯的魔杖,真是太奇妙了!」送我出店門時,奧立凡德仍在喜悅的喊著。我懷疑他有點瘋瘋癲癲的。

幸好老爸還沒幫我買隻貓頭鷹。等我跟他解釋了這隻狗的由來後,他也同意我可以留下這隻狗。謝天謝地。

———

轉眼間,我已經身在王十字車站的9又4分之3月臺了。

與老爸道過再見後,我奮力擠上火車,由於現場都是人擠人,讓我感覺自己好像是在湖泊裡逆流而上的鮭魚,既愚蠢又辛苦。

我在火車上尋找貝拉的身影,希望可以跟她坐在一起,因為這裡根本沒有我認識的人,跟別人共享一個包廂肯定又會很尷尬。算了。

走到車廂的盡頭時,我看見了貝拉的身影。她跟一個有著紅褐色鬈髮和金色眼珠的男孩坐再一起。

接著,隨風飄來的一陣味道讓我繃緊了神經。這是股甜美道不自然的味道。是那男孩!冷血人!他是吸血鬼!

怒火慢慢在我的心中升起,熱氣像羽毛般服過我的背,既是在助長怒火,也是在安撫我的情緒。這使我想起鄧不利多說過的話:「永遠別在別人面前變身。」

於是我冷靜下來,試圖理性的思考。或許那只是我聞錯了味道,畢竟我還是個年輕的狼人。而且庫倫家不吸人血,也從沒有侵犯我們的領地。

我深吸一口氣,硬著頭皮敲了敲包廂的門,然後問:「請問我可以加入你們嗎?」




留言猜猜看雅各的狗是什麼品種~

☄️銀月🌙貝兒·戴樂古🌠 @HP_Belle

1
@Leah0425 可能是狼(誤
因為雅各也是狼XD

青嵐 @Leah0425

0
第六章 貝拉

愛德華睜大雙眼,答道:「可以。進來的時候請把門帶上。」他的臉上帶著分毫不差的一絲微笑,眼睛已經看不出情緒了。

雅各從容不迫地走進來,並把皮箱搬上行李架。

正當我要問他為什麼出現在這裡時,一團會移動的白色的小毛球跟在他身後進了門。

「這是什麼東西啊?」我指著白色小毛球問。「那是你的寵物嗎?雅各?」

愛德華以疑惑的眼光朝我看著,貌似再問我為什麼會認識雅各。我以嘴型回答:「等一下再跟你解釋。」

雅各抱起那團小毛球,說:「喔,這是我帶到霍格華茲的寵物,他是一隻薩摩耶。」

我忍不住說道:「看起來好可愛喔…可以讓我摸摸看嗎?」我放下手中的小白貓,然後接下雅各手中那團小毛球。

那隻小狗興奮地舔著我的臉,並任我撫摸他身上柔軟的白毛。

「請問你叫什麼名字?」愛德華突然朝雅各問,眼神間透露著警戒。

「喔,我叫雅各.佈雷克。請問你是?」雅各禮貌地回答。

「愛德華.庫倫。我想你應該認識貝拉吧?」愛德華禮貌地問道。雅各點了點頭。

為了化解包廂內突來的尷尬,我隨口問了一個問題。「雅各,你的狗叫什麼名字?」

他轉過頭,不好意思地說道:「呃…因為我是昨天才得到這隻狗的所以還沒取名…」

「欸…等等…奇獸動物園不是沒有賣狗嗎?」我疑惑地問道。

「其實這是我在奧立凡德試魔杖時用魔法變出來的…」

「真的嗎?請問你的魔杖是用什麼材質跟杖芯製成的?」愛德華認真地往前坐。

「我的魔杖是山毛櫸木,12又2分之1吋,特製杖芯,是用惡閃鴨的羽毛做成。」雅各興致勃勃的說道。

「我也是特製杖芯耶!」我跟愛德華異口同聲的說道,然後驚奇的看相彼此。

「我先來。我的是楓木,13吋半長,杖芯是雷鳥羽毛。」愛德華說道。

「我的魔杖是由梧桐木製成,12吋半,杖芯是鷹馬的羽毛。」我開心的說道。原來我們三個人的魔杖都是特製杖芯!

這時,包廂門又一次的被拉開,我們全都轉過頭去。是推車女巫。

「請問需要買些零食嗎?巧克力蛙、大釜蛋糕和吹寶超級泡泡糖,應有盡有喲!」

愛德華拿出他口袋裡滿滿的金加隆,然後對她說:「請全部都給我一個!」

當他抱著滿懷的零食走進來時,我把睡著的海柔爾抱回籠子裡,免得她等一下被雅各的小狗舔成落湯雞。

我拿起一包柏蒂全口味豆,然後對愛德華露出詭異的笑容。

「要試看看一顆嗎?」我拿起一顆綠色的全口味豆,不懷好意的朝他笑道。

沒想到換他露出微笑了。「妳以為我不敢接受妳的挑戰嗎?」他拿起那顆豆子,快速的嚼了兩三下,然後對我們說道:「噁—是甘藍菜口味。」他勉強把豆子吞了下去。

雅各試了試一顆血紅色口味的豆子,然後一臉難受的對我們說:「我的天哪!是肝臟口味的!」我和愛德華早已笑到不支倒地了。

我舉起了一顆金黃色的豆子,不顧雅各的警告(:「可能是嘔吐物口味的,不要吃下去!」),大膽的丟進嘴裡。

「是太妃糖口味!」我大喊。天哪!我的運氣怎麼這麼好?

看著雅各和愛德華失望的表情,我轉而進攻巧克力蛙。

我不管那隻活蹦亂跳的青蛙,逕自把裡面的卡片拿出來。

「欸,我拿到了鄧不利多!等等—尼樂.勒梅又是誰啊?」我抬頭問他們,卻發現沒人理我。算了吧。

時光飛逝,轉眼間我們已經到站了。我摸著黑色的長袍,然後看向兩個男孩。

「那,我們下車吧?」我緊張的看著他們倆。

「好主意。」雅各答道。如果我們不想被其他人從頭上踩過去的話,我們最好趕快離開這裡。

「一年級新生…一年級新生請到這邊來…」一個雄厚的嗓音說道。

一個差不多有250公分高的人提著一盞燈,示意我們走過去,他的旁邊是一艘又一艘的小船。

「我叫魯霸.海格。是霍格華茲的獵場看守人。」他爽朗的自我介紹,渾然不知大家已經被他的身高嚇呆了。

我們三個坐上其中一艘小船,搖搖晃晃地朝霍格華茲城堡前進。

上岸後,海格清點我們的人數。「都到了吧?沒有人被大魷魚吃掉?很好,那我們進去吧!」他推開門。

精美的古典裝潢映入眼簾,整個城堡充斥著華麗的裝飾和不斷變換的樓梯。有人發出讚嘆的聲音。

「那些樓梯隨時都在變換,是因為被施了魔法的緣故。我在《霍格華茲,一段歷史》上看到的。」一個有著蓬頭髮的女孩說道,只見旁邊的紅髮男孩翻了翻白眼。我們繼續前進。

我們走上似乎是通往餐廳的樓梯,而樓梯的盡頭有ˇ一個人在等著我們。

簡單的講解過後,麥教授帶著我們走進餐廳,準備分類學院。

依照剛剛人群對史萊哲林的反感,我相信它一定是個臭名昭彰的學院。我才不要被分到史萊哲林。

餐廳裡的天花板似乎也有魔法造成的效果。儘管我們現在位於室內,天花板看起來卻像是燦爛的夜空,彷彿我們正置身於清涼爽脆的夜色中,一邊慵懶地躺在柔軟的草地上賞星星,一邊享受著沁涼的微風。

當我回過神來,餐廳裡早已靜得不像話了。

「現在開始唱名!」麥教授說道,並攤開一張卷軸。

「伊莎貝拉.史旺!」我竟然是第一個?!

「祝你好運。」站在我身旁的愛德華和雅各一起對我說道。

我的雙腿發軟,往前走的路上絆到了好幾次,每一次都引起群眾的笑聲。

當我終於走到板凳前並坐上時,麥教授把分類帽戴到我的頭上。我瞬間陷入一片黑暗的帽子世界中。

「伊莎貝拉.史旺,非常聰明,非常有決心…」一個細小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

「讓我看看…法力強大,心地善良,也沒有掌控大權的野心…看來妳不適合去史萊哲林…」當他這麼說的時候,我暗暗鬆了口氣。

「看來是我做決定的時候了。」我的身體緊繃起來。「該讓妳去赫夫帕夫?葛來分多?還是雷文克勞?」帽子繼續賣關子。群眾開始傳出嗡嗡低語。

「啊…妳不希望去葛萊芬多嗎?正義、勇敢又適合當領導人,果斷又有決心,這不就是妳的特質嗎?」分類帽說。

「孩子,妳的特質能讓妳分道較為合適的學院,而葛萊芬多似乎就是妳的歸屬…」

「還是不要?那妳最好就去—」我屏氣凝神的等待。

雷.文.克.勞!!!!」分類帽大聲喊出四個字的同時,群眾也開始歡呼了起來。我跳下凳子,把分類帽脫下來,朝雅各和愛德華看了一眼後就走到雷文克勞的長桌去了。

「下一個—愛德華.庫倫!」麥教授喊出他的名字。

我看著愛德華從容不迫地走上台,然後把帽子戴上。

一分鐘過去後,分類帽大喊:「雷文克勞!」

群眾安靜了下來,愛德華在葛來分多的哥哥姊姊都用疑惑的眼神看著他。

一個庫倫,在雷文克勞?!

沒有人拍手,也沒有人歡呼,餐廳裡只剩愛德華孤零零的腳步聲。

但他好像不怎麼在意。愛德華微笑著走過來,坐到我的旁邊,使好幾個學姊生氣地瞪著我。

「哈利波特!」麥教授說道。

餐廳裡討論的聲量也越來越大,幾乎吵雜的不像話。

過了五分鐘後,帽子大喊:「葛來分多!」

葛萊芬多長桌爆發出來的掌聲與歡呼聲實在太大了,不知情的人走過還會以為是有手榴彈爆炸呢。

「拜託請安靜!!!!」麥教授忍不住大吼,歡呼聲嘎然而止。「妙麗.格蘭傑!」是那個有著蓬頭的女孩。

她從人群中跑出來,並猴急地撲到凳子上,然後把分類帽帶到自己頭上。這次幾乎只過了三十秒,大家就聽到帽子大喊:「葛來分多!」

正當大家迎接著妙麗時,麥教授喊出下一個名字。「雅各.佈雷克!」

大家屏氣凝神地看著他戴上分類帽,並等待著分類帽吼出它的決定。

「雷文克勞!」帽子突然大吼,把所有人(不包括麥教授)都嚇了一大跳。

雅各笑容滿面的坐到我的另一側,然後跟愛德華擊掌。他們到底甚麼時候感情變那麼好啦?

「榮恩.衛斯理!」男孩有著火紅的頭髮,正如同其他衛斯理家的人一樣。

「葛來分多!」帽子幾乎一觸到他的頭髮,就吼出了答案。分類儀式也在掌聲中結束了。

「哈嘍!各位新生以及舊生們!我知道你們現在餓到可以吃下一整頭牛,所以我在這邊也就不廢話啦!」鄧不利多教授一揮手,各種美食就瞬間出現在華麗的金盤之中。

這裡從法式洋蔥濃湯到港式的燒賣,應有盡有,而且全都好吃到不像話。我把附近拿的到的食物全都裝進盤子裡,然後開始大嚼牛肉派。

在我們正吃著時,有人開始跟我們聊起天來。

「我的魔杖是用山茱萸木製成的,10又4分之3吋,杖芯是獨角獸毛。」阿尼.麥米蘭說,「那妳呢,貝拉?」

「呃…我的魔杖是用梧桐木做成的,12吋整,杖芯是鷹馬尾羽,也就是特製杖芯。」我支支吾吾地答道。

「妳的魔杖是特製杖芯?!」阿尼非常驚訝。

「是我們。我們三個的魔杖都是特製杖芯。」愛德華糾正他。

這下他的眼睛睜得更大了。阿尼看起來好像還想要知道更多,但金盤中的食物就在此時消失,換上更華麗的甜點。

他的注意力完全被轉移到食物上了,謝天謝地。

當金盤中的甜點也終於消失時,級長開始帶我們回到宿舍。

當我看到那張又軟又大,還用藍金兩色裝飾的羽毛床時,真想直接躺上去睡覺。

洗過澡後,我把小白貓放出來,讓她睡在我的床上,她輕柔的喵喵聲彷彿在幫我助眠,我也在柔柔的夜色中沉沉睡去。

在空房感覺背後有人盯著的雅莉安xD  @Elenrian

1
是雷文克勞耶!
一直覺得原著對雷文克勞和赫夫帕夫的描寫好少π_π
真心覺得鷹院宿舍超夢幻

青嵐 @Leah0425

1
這邊先跟大家道個歉,抱歉拖了那麼久才更新~
因為我最近都沒什麼靈感,寫出來的東西都像流水帳一樣,所以才沒有發文。
還有我一直想不到可以叫雅各的薩摩耶什麼名字,如果有人要提供意見的話可以留言~(條件:男生的英文名字,可以選冷門又好聽的)
@vivian04su 抱歉沒有用你的idea因為我已經找到了,但還是謝謝你~

青嵐 @Leah0425

1
第七章 愛德華

「嘿,愛德華,你還好嗎?」貝拉擔心的將手放到我面前揮了揮。該死,我的表情又變回空白的了。

我擠出一個微笑,說:「我沒事,只是在恍神。妳繼續聽課吧。」我指著前面的麥教授說。

這是我們在霍格華茲上的第一堂課,大家看到一臉嚴肅的麥教授後都感到異常緊張,殊不知這嚴師的心裡其實是一個老頑童。

「變形學是所有課程中最難的一門科目,因此你們一定要好好學習。在我的課堂上不准偷懶,也不准開玩笑,否則我就在你開學後的一個禮拜之內把你送回家去。」麥教授一邊烙下狠話,一邊發給我們每人一根火柴。

「這是我們今天要進行的課程。有人知道我們今天要做什麼嗎?」她看著我們全班問道。果不其然,那個在葛萊芬多並有著蓬頭的女生立刻舉起手。

「我們今天要把前面的火柴變成針,這是所有變形術中最基本的一項。」她以猴急的口氣說,彷彿怕被別人搶走答案似的。

我無聊的聽著這一切,因為我早在今天早上就已把這一章都溫習完了,而且還不出我所料的簡單。

「那麼,現在請你們開始練習吧!」麥教授喊道。

由於我們離講桌做得很近,麥教授第一個就走到我們這裡來,並要求我們示範給她看。

「庫倫跟史旺小姐坐得這麼近,兩人又是雷文克勞的,應該很快就能一點就通吧!」麥教授這樣想著。

我舉起魔杖,然後按照書上的指示揮動魔杖,嘴裡唸著咒語:「Acusfors!」

語罷,眼前的火柴漸漸被一抹銀色吞噬,原本圓潤的火柴頭變的又尖又利—我成功了!

「這個…庫倫先生…好吧,那換你來試看看吧,史旺小姐。」麥教授目瞪口呆,顯然是被我的表現嚇到了。

貝拉的眼睛流露出驚慌的情緒,但她還是照做。

「Acusfors!」幾秒鐘後,貝拉也成功了,使麥教授更加驚喜。

「我一定要把這件事告訴菲力…噢,這真是太神奇了!」她一邊這樣想,一邊把我跟貝拉的針舉起來給全班看。

「庫倫先生跟史旺小姐都在第一次時就成功啦!雷文克勞加二十分!」她笑容滿面的加上一句。

一個有著茶色頭髮的男孩(他似乎叫西莫.斐尼根)很不服氣,決心要變成第三個成功的人。

「Acusfors!Acusfors!Acus—」正當他胡亂揮著魔杖,試圖把火柴變成針時,他的火柴突然砰的一聲,爆炸了。

看著他染成黑灰色的面孔,還有炸到飛起的頭髮,我們忍不住對這滑稽的場面哈哈大笑,甚至連麥教授也不為過。

———

這一節課是石內卜的魔藥學課,他有著一頭油膩的黑髮,蠟黃的皮膚和醜陋的鷹勾鼻,而且他是以欺負他學院以外的學生為樂,所以遭到我的兄弟姊妹討厭。

「那個石內卜,」我常常聽到羅絲莉這樣恨恨地講。「總是無緣無故的扣葛來分多的分數,幸好還有弗雷和喬治出來打圓場,否則我一定把他一拳揍到牆上去!」

就連脾氣比較好的賈斯柏都跟我說:「你一定要小心石內卜,他可以鎖住自己的心緒,就算我用最大的力氣去影響他的情緒也是徒勞無功。」

不過經他這麼一講,我就對石內卜更好奇了—到底為什麼他要這麼恨我們?

雅各、貝拉和我共用著一個桌子,這樣不僅可以聊天,放錯配方也可以互相提醒。

石內卜跟在赫夫帕夫的學生後面進了教室。他穿著一件簡單的黑長袍,走路的樣子讓我想起蝙蝠。

「看現在是幾點了。遲到了五分鐘是吧?赫夫帕夫扣五分。」當學生們露出又驚又怒的表情時,石內卜的薄嘴唇擠出一個難看的冷笑。

「還是得給你們一些教訓才會懂得尊重師長呀。」赫夫帕夫的學生們開始憤恨的竊竊私語時,他說:「夠了。否則我再扣你們十分。」

「讓我們來看看雷文克勞的學生吧。史旺小姐!」他突然沒來由地喊到,分明是想刁難貝拉。「請告訴我如果將水仙球根粉末倒入苦艾汁,會有什麼樣的效果?」

她把緊盯著桌面的眼神,看向石內卜。

就在那一瞬間,石內卜高深莫測的黑眼睛竟然動搖了,彷彿貝拉正用她溫暖的巧克力色眼珠讀取他的心。

「夠了!」他突然狂怒的喊道,把全班的同學都嚇了一大跳。

石內卜踉蹌的倒退,一邊緊緊揪住自己的心口,活像心臟病發作似的。

「很…很好,史旺小姐,下課後請你來我辦公室一趟。」他喘著氣說,仍然不敢直視她的眼睛。

接下來的課都在麻木中度過。我一直在猜想貝拉到底對石內卜做了什麼事,能讓他那麼生氣。

下課鈴聲赫然響起,學生們收拾好書包後一股腦兒的沖出地窖。

正當我和雅各要走出大門時,一個黑色的身影攔住了我們。

「等一下,庫倫,你跟著我一起走,佈雷克,你也一起來,校長要跟你們談話。」

石內卜露出他的黃板牙,不懷好意地笑著帶我們到校長室。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