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霧中的暮色】貝拉&愛德華的故事(更新至第十一章)

發表於

瑞婭.珈絲莫✨霧月 @Leah0425

4
第八章 貝拉

石內卜推著我們三人的後背,邊走邊用不懷好意的目光凝視著我們,但每當我想要看向他的時候,他總是故意避開我的眼睛。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開始回想剛才發生的事。

石內卜點我起來回答問題,但就在他跟我對上眼的那一秒,一大堆不屬於我的回憶一下子灌進了我的腦海。

一個有著暗紅色頭髮的女孩坐在似乎是年少石內卜的身旁,邊聊天邊把玩著身邊的落葉,卻沒注意到後方那個面露殺氣,有著黑色亂髮的男生,他舉起魔杖,然後—

我眨眨眼,讓思緒回到魔藥學課程上,石內卜卻氣喘吁吁地瞪著我,讓我明白了剛才發生的事。

我讀取了石內卜的心。

轉眼間,我們已經到達了鄧不利多的辦公室門前。石內卜清了清嗓子,說道:「檸檬雪寶!」

話音剛落下,我們腳下的螺旋梯就開始移動了起來,直到把我們送到鄧不利多的辦公桌前。

只見雅各緊張地看了我一眼,他跟愛德華就被石內卜「抓」了回去。

「別急,」石內卜冷冷地說。「一個一個來。史旺小姐,妳先。」

完了。看來我會在開學第一天就被踢出霍格華茲。

正當我這樣麻木地想著,並坐到鄧不利多桌前時,老人開口了。

「史旺小姐,我是鄧不利多教授。請問妳這次為什麼會被叫到我這兒來呢?」他和藹地問道,似乎沒有要處罰我的意思。

「呃…我剛剛只是看著石內卜教授的眼睛,就讀取到了他的心思,但我並不是破心者…」我不知所措地說道。

鄧不利多微微驚訝的問:「妳只是…看著他的眼睛?」

我點點頭。

這時,他把十指交疊在一起,然後用那湛藍色的眼睛看著我。

「這個嘛,史旺小姐,破心術是一門很高的學問,妳必須要擁有很多的經驗以及持續的練習才能練成。賽佛勒斯也花了好一段時間才學會呢。

「而且,據我所知,妳也同時具備著鎖心術的能力,不然在我們談話的同時,我是可以讀取到妳的想法的。」鄧不利多犀利的說道。

「如果我只是讀取到石內卜教授的想法,為什麼他會那麼生氣呢?」我遲疑地問道。鄧不利多忽然微笑著看我。

「賽佛勒斯是我們目前所知最強大的鎖心者,而妳呢,史旺小姐,妳卻輕輕鬆鬆的就讀出了他的想法,他當然會感到有些氣惱嘍!」

鄧不利多站起來親自替我開門,但卻在我要走下螺旋梯時叫住我。

「或許我們該約個時間上課,畢竟—恕我失禮了—妳的能力還不算能控制。禮拜四晚上八點如何?」不會吧。跟鄧不利多上個別課?

「嗯…好—好吧…」我總不能拒絕吧?

回到樓下後,我發現石內卜已經不見了,只剩下雅各跟愛德華站在那。

「怎麼樣?鄧不利多有把你開除嗎?」雅各焦急的問道。

「沒有,但是他要求我這禮拜四晚上八點要跟他一起上個別課。」我對兩人說,「還有,愛德華,鄧不利多說你是下一個。」

愛德華疑惑的上了螺旋梯,剩下我和雅各在門外等待。



隱形特調 看不見喝得到xD  @Elenrian

2
@Leah0425
那時候看暮光之城,看到吸血鬼的讀心能力,就直接想到破心術!
第一次看到有人把這兩部小說融合
覺得好新奇~

瑞婭.珈絲莫✨霧月 @Leah0425

1
第九章 愛德華

自從那次在鄧不利多辦公室後的談話後,只要有空堂的時間,我總是穿著隱形斗篷跟蹤奎若。這也是鄧不利多賦予我的任務之一。

除此之外,我也能漸漸地融入霍格華茲同學們之中,不知是因為他們純真的心靈,還是善良天真的笑容,都漸漸地打動了我的石頭之心。

雅各和貝拉是我目前在這裡最要好的朋友,幾乎就像葛萊芬多三人組(哈利 榮恩 妙麗)一樣形影不離,而不久後,我們也很快迎來了第一次的飛行課程。

「早上好!各位同學們,請站到你們的掃帚旁,然後等待我的指示!」胡奇夫人是一位直爽的教授,雖然比較嚴厲,但心靈透徹的幾乎讓我一覽無疑。

「現在,請把手放到你們的掃帚上方,然後說:『上來!』假如有成功,掃帚會跳到你的手中,千萬要聽我的指令!」

我對魁地奇沒有什麼興趣,但我想自己應該會是個不錯的打擊手。

「上來!」的聲音此起彼落地響起,包括我與雅各在內,沒有人的掃帚在第一時間內就跳到手上。雅各對此非常自豪。

「可惡!我又輸給庫倫那傢伙了!」阿尼.麥米蘭憤恨地想著,他似乎很想在貝拉面前好好表現。但我自認是貝拉的守護吸血鬼,所以他休想動她。

突然間,我身旁的貝拉突然心跳加速,呼吸也不穩了起來。我趕忙轉頭去看。

她緊咬著嘴唇,眉頭皺在一起,心中的恐懼清楚地寫在臉上。她害怕飛行。

還不等我去安慰她,胡奇夫人就叫我們跨上掃帚,並在聽到哨聲時起飛。

「三、二、一!起飛!」

就在這一刻,貝拉的掃帚在空中怪異的扭了起來,但並不是她在控制掃帚,看起來就像—

「有人對她的掃帚下了咒!」雅各驚慌失措地大吼,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和我一起飛到空中,尋找施咒人的身影。

那根彷彿發了狂的掃帚仍然試圖想甩掉貝拉,當她只剩一條手臂抓住掃帚時,我快速地飛了過去,但是大家都看得出來不及了。

我咒罵著學校的破掃帚,以我能看到慢動作的吸血鬼腦袋,在0.1秒內想出了更好的方式。

我已球場上的柱子作為墊腳石,直接跳到半空中,接住了她,然後騎著掃帚往下俯衝,直到到達地面。

雅各也已經平安的回到了地上,但他沒有看到施咒的人是誰。

「庫倫先生!佈雷克先生!你們兩個實在太亂來了!」胡奇夫人衝到貝拉身旁,「史旺小姐,你有受傷嗎?還好吧?」貝拉搖搖頭。

當她用老鷹般的褐色雙眼盯住我跟雅各時,那真是難熬的一分鐘。

「你們兩個…都是第一次騎掃帚嗎?」胡奇夫人忽然這麼問。我們都點頭。

「不得不說,以第一次騎掃帚的人來講,你們的飛行技巧很出色。我想…我會考慮讓你們加入魁地奇球隊。」她若有所思地加上一句。

這時,孚利維教授正好從旁邊經過,而胡奇夫人叫住了他。

「菲力!你來的正好,請你把這兩位學生帶去給達維,我想讓他們加入球隊。」

孚利維教授尖起嗓子,說:「那正好,米奈娃好像也破例讓哈利加入了球隊呢!你們可要好好加油!」

五分鐘後,我和雅各帶著一臉莫名其妙的神情走向餐廳,而我們倆也正式成為了雷文克勞魁地奇球隊的一員。

終於有時間更文了~關於兩人的第一場魁地奇球賽,之後我也會寫得很詳細喔~晚安啦!

瑞婭.珈絲莫✨霧月 @Leah0425

2
第十章 雅各

我高興地吃著眼前的牛排,邊為自己的好運而不敢置信。

我是說,雖然我對魁地奇是沒麼興趣啦,但這至少聽起來和成為校園風雲人物一樣酷。

「入選魁地奇球隊?」貝拉的叉子匡噹一聲,掉到地上。

「是啊,我們還與哈利波特一起打破了一百年來最年輕球員的紀錄!」愛德華露齒而笑。

「雖然基本上一年級生被禁止加入魁地奇球隊,但今年出現了三個例外。」我接話,看著貝拉敬佩的神情,我的心底突然感到一絲暖意。

「先別說這個了…我們得查出對你的掃帚下咒的人。你有看到他的臉嗎,雅各?」愛德華壓低聲音問。

 我仔細回想那驚鴻一瞥的細節。「他的全身上下都照著黑色的斗篷,連臉也被兜帽遮在陰影裡,所以沒有什麼明顯的特徵耶…」

「霍格華茲的戒備很森嚴,不可能有外人闖入,唯一的可能似乎只剩下教授們或是7年級學生—」貝拉猜測,但是被我打斷。

「那個背影看起來像是學校的教授,不太可能是學生。況且,學生似乎也沒有能力去施展這種咒語,我好像也有看過那件黑色斗篷…」

我陷入完全的沉思,在自己的回憶裡翻找,突然—

「是石內卜!那個背影絕對是石內卜!」我盡量克制音量,然後說:「可能他是為了報復你才對掃帚施咒,畢竟他也是史萊哲林出身的人嘛—」

「請問你們找我有什麼事嗎?」一個冰冷又有氣無力的嗓音在我們的背後響起,是石內卜。怪不得剛才貝拉拼命想阻止我講下去。

「沒—沒有,教授。」貝拉結結巴巴的說。石內卜難看地笑了。

「不要對我最無謂又愚蠢的猜測,不然你們遲早會在我的課上嚐到苦頭。」他冷冷地說,「不要以為我什麼都聽不懂,也不知道你們在背後給我取的難聽綽號。」

「我們並沒有再給你取綽號,教授。」我回答石內卜。

「算你好運,佈雷克,還有你,庫倫。要是你們在我的學院,我會立刻二話不說開除你們。最好小心一點,不要像名人波特一樣到處惹麻煩。」瞪了我們一眼後,石內卜轉身揚長而去,背影像極了一隻黑蝙蝠。

「自以為是,至少現在我們能確定石內卜絕對是不懷好意。」我開口,然後朝石內卜的背影吐舌頭。貝拉忍不住笑了。

(我最近寫的文可能只是小短篇,請大家見諒~)(暑假作業超煩又非常多)




雪珍❄️雪雪之家 @Amity

1
好厲害竟然可以把兩部小說結合(☉。☉)!

瑞婭.珈絲莫✨霧月 @Leah0425

0
重要聲明
由於最近課業繁重,麻生的事情特別多,這個樓可能會不定時更新(隔了一年也有可能),或就這樣石沉大海。雖然我真的很喜歡寫作,但是我真的沒有多餘的時間來更新暮光之城的故事。下一個篇章,可能要等到暑假才會出爐。雖然感到萬分抱歉,但是生活壓力實在迫使我不得已停止寫作,請各位巫巫見諒。
對不起

瑞婭.珈絲莫✨霧月 @Leah0425

3

第十一章 愛德華 

夜晚終於來臨。我輕巧地跳下床,披上輕柔如水的隱形斗篷,然後一如往常地自門後溜了出去。

銀灰色的月光從窗戶傾瀉而下,照亮了萬籟俱寂的夜。走廊上空無一人。真奇怪。那隻討厭的醜貓似乎沒出現。不過這樣也好,牠嘶啞的叫聲總會引起飛七的注意,然後那同樣討人厭的學校管理員—心裡總想著如何拿到學生的鞭打許可—的注意。

想到這,我不禁對這件斗篷嗤之以鼻。我根本不須用到它。每當有人的心聲靠近,我總是以非人的速度衝向最近的空教室躲著,然後繼續執行自己的任務—監視奎若的一舉一動。

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在我身後出現,但是我沒聽到任何新生。是石內卜!

我在隱形斗篷下踏著無聲的步伐後退,石內卜的黑長袍如蝙蝠的翅膀般在身後飛揚。他快步走到符咒教室前,將門猛然拉開。

「原諒我!」奎若哭喊,但似乎不是對著石內卜說話。他的心思非常混亂,幾乎無法辨別他在想什麼。我只辨識出一個有著蛇眼的模糊人影。

石內卜的目光冷冽如寒冰,使奎若暫停啜泣,只恐懼地瞪著他。

「賽—賽佛勒斯,你—你怎—怎麼—?已—已經這麼晚了—」奎若結結巴巴地說,聲音因恐懼而顫抖。

石內卜不懷好意地瞇起眼睛。「倒是我比較好奇,奎若,這麼晚了你怎麼還在這?」

「學—學生報—報告,明天要發回去的—」奎若緊張道。

「在浮力維的教室裡?」石內卜再次打斷他。

奎若沒有回答。我嘗試傾聽石內卜的心聲,但仍什麼都沒有。不得不承認,他是位高超的鎖心者。
 
「如果我是你,我就會小心一點,奎若,」石內卜柔聲說。「在夜晚獨自批改報告對一個曾被吸血鬼攻擊的人來說,是件很危險的事。」

有那麼片刻,我感到一絲慌亂。難道石內卜早就發現了我?但他從未看向我的藏身之處…

奎若的下唇在顫抖。

石內卜的薄嘴脣扭出一個難看的冷笑,然後扭頭走出教室。我跟在他身後,留下看似軟弱的奎若。



最近我只能出短篇的故事,不太能打太長篇的東西~




祝我在仙境的一周年快樂!!!!!!!

這是討論串底端!何不幫忙讓這串魔法煙綿延下去呢?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