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關催狂魔的繁衍和誕生—不負責任的猜想和討論

發表於
這樓是有關催狂魔繁殖和誕生的猜想與討論,歡迎一起探討。
和朋友聊起催狂魔的斗篷下會不會是隱藏帥哥的話題(關於這點在下面會引用本傳內容加以推翻)而忽發奇想,到底催狂魔是怎樣誕生和增值(?)繁殖(?)的。

所以想開一個樓來討論一下這個有關催狂魔繁殖和誕生的討論。

首先簡單引用一下路平教授對催狂魔的描述:(節錄 台版 《哈利波特阿茲卡班的逃犯》初版 226頁)
催狂魔是世界上最邪惡的生物之一。牠們橫行於最黑暗齷齪的地方,生性喜愛腐敗與絕望,牠們會把周遭空氣中一切的和平、希望與幸福都消耗殆盡。雖然麻瓜看不見牠們,但甚至連他們都可以感覺到催狂魔的存在。若是跟催狂魔太過接近,牠就會把你所有美好的情感,所有快樂的記憶全都吸得一乾二淨。如果可能的話,催狂魔會長期以你為食,到了最後,你就會變得跟牠們一樣可怕——無情而邪惡(soulless and evil)。你將會變得一無所有,只記得你一生中最糟糕的經歷。

再說說在作者角度,它們的誕生:J.K. 創作催狂魔,靈感來自自身經歷過的抑鬱症
2000.6.30 英國《泰晤士報》對J.K.羅琳的採訪)
訪問節錄:
People talk about the Harry Potter books as wizard wheezes but they have a pronounced dark side as well. The Dementors, for instance, are prison guards who track people by sensing their emotions. They disable their victims by sucking out all positive thoughts and with a kiss they can take a soul while leaving the body alive.

I do not think that these are just characters. I think they are a description of depression. "Yes. That is exactly what they are," she says. "It was entirely conscious. And entirely from my own experience. Depression is the most unpleasant thing I have ever experienced."

What does she mean?

"It is that absence of being able to envisage that you will ever be cheerful again. The absence of hope. That very deadened feeling, which is so very different from feeling sad. Sad hurts but it's a healthy feeling. It's a necessary thing to feel. Depression is very different."

我們再看看有關哈利看到催狂魔的斗蓬下的簡述(這引證了話題最初的隱藏帥哥的設定並不成立)
(節錄 台版 《哈利波特阿茲卡班的逃犯》初版 450頁)
在那原本應該是眼睛的地方,只有一層斑斑點點的簿皮,緊繃住空洞洞的限窩。但那裡卻有一張嘴......一個張開的醜陋凹洞...(略)

然後是本傳中提及過有關催狂魔繁殖的描述 夫子對首相說的一段對話 :
(節錄 台版《哈利波特-混血王子的背叛》初版 033頁)
「催狂魔不是在阿茲卡班看守囚犯嗎?」他小心翼翼的問道。

  「以前是,,」夫子疲備的說,「但現在不一樣了。牠們已經離開監獄,去跟「那個不能說出名字的人」會合。坦白說,這對我們的確是嚴重的打撃。」

  「可是,」首相這下是真的開始感到害怕了,「你不是告訴過我,牠們這種生物會吸走人們的希望和快樂嗎?」

  「一點兒也沒錯。而且牠們正在繁殖,所以現在才會起霧。」

J.K. 曾提及過它們的數量是可控的,如果能減少它們繁殖的條件:絕望和墮落(despair and degradation)
(引用:  J.K.羅琳在Bloomsbury.com上的在線聊天)
J.K. Rowling: You cannot destroy Dementors, though you can limit their numbers if you eradicate the conditions in which they multiply, ie, despair and degradation. As I've already said, though,

問題來了,催狂魔這沒有靈魂的邪惡生物,會是如何繁衍的?



J.K.還有過其他關於催狂魔繁殖的描述:
(引用: 2000: Accio Quote!, the largest archive of J.K. Rowling interviews on the web
這些邪惡的生物不會繁殖,而是像真菌一樣在腐爛的地方生長。
One young Canadian boy earlier asked her how Dementers breed.
"I was just so pleased that he thought about it and pleased that I had the answer," Rowling told The Canadian Press.
These evil creatures don't, by the way, breed but grow like a fungus where there is decay.


在找到J.K.有關催狂魔繁殖的描述之前,
個人推論:被吸乾靈魂的人,會成為下一隻催狂魔。

然而小說中並無描述在阿茲卡班內被吻過的人會成為下個催狂魔,只有路平曾提及過被吸掉靈魂的人會成為活著的空殼。(《哈利波特阿茲卡班的逃犯》
而 Pottermore 亦有過文章提及催狂魔之吻 原文:按我,仙境翻譯:關於催狂魔之吻的你需要知道的所有事情

因此個人認為繁殖條件之一的 degradation 同時亦有劣化之意。
估計在阿茲卡班催狂魔沒有繁衍是因為缺少「劣化」(degradation)這個繁殖條件,在吸食靈魂之後它們就會離開,但巫師的軀體會被處理無法達至肉體上的劣化這一點。

而在本傳中提及過的催狂魔大量繁殖的時期,還發生過催狂魔襲擊麻瓜村莊的事件。
如果當時被吸走靈魂的麻瓜軀體成功劣化,最後是否就會變成一隻催狂魔呢?

補上一則來自Pottermore有關阿茲卡班的文章

原文:阿茲卡班 (以下節錄為樓主的不負責任翻譯,想看更精準翻譯請至 仙境翻譯:[PotterMore]阿茲卡班的故事 )
阿茲卡班一開始只是一位鮮為人知的巫師 Ekrizdis 的家(堡壘)。 Ekrizdis 顯然非常強大,據說已經瘋了,但他是個黑魔法的實踐者。 他為了消遣,在大洋中央引誘、折磨和殺害麻瓜水手。直到他死了,他所施展的隱蔽咒消失了,魔法部才意識到這樣一座小島的存在。 進去調查的人事後拒絕談論他們在裡面發現了什麼,但此時這個地方到處都是催狂魔。

值得注意的是,有大量的麻瓜曾經在這個地方被殺害,而當魔法部趕到時,催狂魔已經在這個地方大量聚集,到底它們是被絕望吸引而來,還是那些被殺害後的麻瓜就是催狂魔繁殖的本身呢?
我個人認為後者有更大的可能性。

當然,在找到J.K.有關催狂魔繁殖的描述之後,亦有設想過它們就跟 真菌一樣在腐爛的地方生長 而養分就是人們那些 絕望墮落 的感受。
然而如果真的如此,又為何催狂魔在阿茲卡班時的數量能被控制起來呢?阿茲卡班不就是充滿著 絕望墮落 的感覺嗎? (更正:在上述引用過的阿茲卡班的故事中,有提及過催狂魔在擔任獄卒時期有大量繁殖過。)

必須注意的是,它們無法被消滅(You cannot destroy Dementors),除了阻止它們繼續增殖和趕走它們,別無他法。

而在最終戰役後,它們是被撤出了阿茲卡班,而如果只靠著 絕望墮落 的感受就能增殖,很快就應該會出現另一個聚集著催狂魔的地方。
然而,印象在故事中並無再交代。



以上只是我的推論,或有引用不完全或是錯誤解讀的地方,煩請指正
而這串就想跟大家討論一下有關催狂魔繁衍的各種可能性。



而另外,就是可以天馬行空直至J.K.哪天要寫個背景故事為止的「原祖催狂魔誕生的故事」,到底是悲傷情緒集合體,是意外的產物還是悲劇主角最終讓自己成了催狂魔的悲慘故事? 有興趣者歡迎移玉步至文區發表你所構想的故事~~
43

本文作者

  • 合格巫師
  • 82  2105

仙人掌貓 @uoona

2
@ys6hins
我很期待是個隱藏帥哥的設定
然後就開坑了,會解釋自己認為的催狂魔繁衍。

小露斑比 @rubyrubyruby

7
從前讀小說的時候,一直覺得催狂魔有點像我們心裡頭的恐懼和執念,還有我們不願意面對的陰影。

在我們拼盡全力想方設法使自己快樂的同時,那些被壓縮在心底角落的悲傷、孤獨、恐懼……,所有所有的負面情緒,日積月累的地堆積。

我們越想追尋快樂,那些痛苦反而會默默茁壯,直至它們成型,那些幽暗黏滑的身影、絕望和痛苦的化身,終究會對我們展開反撲。

因為它們曾是我們為了尋找快樂而摒棄的負面情緒、我們為了迎向光明而拋棄的黑暗,所以他們才會執著於吸食快樂、飢渴地奪取人們心中的光芒。

因絕望及墮落而生,卻渴望著希望和磊落。所以我覺得他們的形成和由來大概就是人們心裡陰暗面的投射吧(說不定巫師人格分裂出催狂魔?)

這是我心中對催狂魔的想法,或許不對、或許對,但終究無法否認催狂魔著實象徵著憂鬱和晦暗。

薩薩★想摸魚 @yuwen

5
地板!
默默支持學長一波

話說催狂魔........我覺得比較像是巫師的執念集合體,或者乾脆是做了禁忌實驗的巫師拋棄軀體的古代巫師也有可能(瘋狂猜測

占卜學逃學者 @sheydevine

7
把這個問題拿出來討論也是滿有趣的,我相信各位哈迷在閱讀/觀賞有關催狂魔的情節的時候,都會包含各自對催狂魔的背景想像。

我自己的話會覺得它們是黑化的靈魂。(這想法和樓主的引用有點不相符,但我這邊主要講自己的想法)而當我知道羅琳媽媽把它們視為抑鬱症的隱喻時,這更讓我更形象化它們的形成:
每人/巫內心都會有其沮喪的一面、墮落的時候---但在普通人身上,這些面向是可被治癒的。而當一個靈魂被抑鬱侵蝕,他將失去這種治癒的功能---他將會變成一個不斷生產、又吸收、又生產絶望的黑暗物。它不能治癒,更怎的是---它將會令你忘記快樂的回憶,將你的絶望被無限放大,最終將你也變成它們的一份子:一個抑鬱的黑化的靈魂及一個沒有靈魂的軀殼。從這方面看,我認為催狂魔可以「生成」另一個催狂魔,而普通人一但失去治癒心靈的能力,也有可能會轉化成催狂魔。

這也許是另一個切入點:驅趕催狂魔的咒語---護法咒。當巫師心情低落的時候就更難喚出的護法咒;而美好的回憶會產生強大的護法。這也許暗示著控制催狂魔「繁衍」的最佳方法是擁有美好的回憶,擁有愛。我們也許可以這樣想:對催狂魔來說,希望和快樂是飼料;而絶望和墮落是成長養份,讓它們可以乘虛而入。雖然催狂魔以希望和快樂為食,但當一人或一處地方充滿希望和快樂時,我相信它們會無從入手---因為這些人都充滿「治癒能力」。而在充滿絶望和墮落的地方,比如阿茲卡班---它們可以和絕望作伴,並吸食囚犯僅有的希望。但這些囚犯可供的飼料顯然不足夠,所以數量才可以控制住。(大概是真的不夠吸所以才要出去吸其他巫師欸)

//以上都是自己的想像ww應該會有不夠嚴謹的地方ww歡迎輕力指正

海塩キャラメル味 みお冰淇淋  @I_Landhowl

6
樓主寫好多整理的很好!

這裡覺得催狂魔意義上,是執念和恐懼聚集而成的生物,這樣既能夠呼應他Non-being的設定,又能符合羅琳想要把它視為抑鬱症的化身的意義, @rubyrubyruby 的說法我覺得最貼近我的想法(謝謝!)。補充一下,人的自我有一種說法,有persona ego shadow 3個部分,具體的解釋我不夠專業,大家可以科普一下。不過shadow 粗略的說,就是心裡的恐懼面和擔憂之類的,如果你不夠勇敢的去接受、檢視自己的 shadow,他可能會因為你的逃避而把你吞噬(當然不是真的吃掉啦),就像催狂魔會把你的快樂吃掉的設定一樣。我覺得催狂魔的繁殖應該是這些負面的想法和恐懼,沒辦法控制的溢出,聚集成一定規模之後,就變成一個催狂魔。

所以,我不能算認同 @sheydevine (不好意思打擾了~)的想法,因為如果催狂魔本身是軀殼的話,那又吃掉一個人的靈魂,有點像是一個容器去消化掉一個乘載體。
如果說是黑化的靈魂,就等於吸食自己的同類(好像也不是不行xD) 

對催狂魔來說,希望和快樂是飼料;而絶望和墮落是成長養份,讓它們可以乘虛而入。

這個部分我覺得很貼切,雖然我並不認為快樂是治癒的方法,正視自己的shadow 才是。我覺得快樂可能是它們的飼料沒錯,但是也是因為知道快樂過於強勢之後,會令他們害怕(惡會欺善,但是如果善過於強大,惡就沒辦法打倒善),所以才會在快樂還很薄弱的時候,先把快樂吸走。

所以,總結來說,我覺得內心的陰暗面滋生而溢出靈魂之後會聚集而形成催狂魔,而催狂魔為了不要被像護法一樣強大的快樂打倒,也為了吸食,才會把快樂吸走。而在快樂被吸走後,人內心的陰暗面會擴張(沒有快樂可以抑制或使人正視陰暗面),繼續溢出,又形成更多催狂魔。

And! 因為催狂魔不是靈魂也不是軀體,所以沒有臉(我也希望他很帥但是照我的理論是不可能的,好糾結)

突然發現跟頭貼很應景www

補充!!點開了樓主的連結,關於催狂魔之吻的你需要知道的所有事情 Everything you need to know about the Dementors' Kiss 的這個部分,

哈利波特 Harry Potter
  因為催狂魔視悲慘為盛宴,且想要吸取他碰見的任何人的快樂這點,使催狂魔,折磨、煩惱著哈利。哈利特別容易受攻擊是因為他經歷了如此孤獨、不開心的童年,還有與一些悲劇有關聯的回憶總是在他心中榮繞不去
Harry is plagued by the Dementors, who feast on misery and want to leech happiness and joy from everyone they encounter. Harry is especially vulnerable because he experienced such a lonely, unhappy childhood and is haunted by tragic memories.

我覺得這個部分,我的理論也能解釋,因為催狂魔知道哈利陰暗面常困擾著他,他內心的陰暗面就會被放大,而催狂魔知道這一點,所以容易找上他。

小露斑比 @rubyrubyruby

2
@I_Landhowl
臥!!!好一個神分析,咱倆是一路人嘻嘻

但其實這一直是個未解的謎呀(羅琳媽咪留給我們的懸念……),所以我們的臆測也不見得是正解,再多等個幾天,說不定會冒出更神奇更酷更腦洞炸裂的想法;也說不定會出現能讓所有人折服的新見解呢!

海塩キャラメル味 みお冰淇淋  @I_Landhowl

2
@rubyrubyruby

也要感謝你分析的這麼完整我才能再做延伸!!

我也期待有更多的神人來解釋,真的很期待大家的腦洞可以開多大嘿嘿

芬妮貝兒要開到Dipulso @Finnabair

0
哇 所以哈利跟天狼星差點成為下一個催狂魔(抖
這樣故事就進行不下去了
感謝樓主出來分享
感覺有複習到舊知識又學到新觀念

柔柔ฅ՞•ﻌ•՞ฅ @smartgirl

2
催狂魔真的很可怕!!!
@ys6hins 我同意你說的,被吸乾靈魂的人,會成為下一隻催狂魔,但我也很好奇第一隻催狂魔是怎麼產生的?

lorena409 @lorena409

4
因為羅琳說原型是憂鬱症
所以我自己是傾向:第一代催狂魔是那些被折磨的麻 瓜水手的負面情緒所堆積而成的產物啦!
看台日的鬼故事就常常提到某些地方或是事物,因為人類生前或者活著時留下的執念而形成的靈異現象。
像是電影咒怨或者百鬼夜行也很多這種鬼

Roger喆 @Roger10435276

9
我也比較認同 #5@I_Landhowl的觀點,「催狂魔的繁殖是藉由吸收一個人的靈魂來把一個人變成催狂魔」這個理論雖然新鮮,但幾乎沒有直接證據或第一手的描述。

先舉個例子,其實我們在小說中有看到過一個人是真的被催狂魔吸收了靈魂的,就是巴提柯羅奇二世,他被膽怯的夫子部長要求的催狂魔護衛給當場吸乾了,而麥教授親眼目睹了這一幕,根據書中的描述(現在手邊沒有書,有錯請指教),麥教授只說:「再也不需要問話了!」這種模陵兩可的情緒字眼,以及(忘記是誰講的,應該不會是我自行腦補的吧?)「催狂魔當場就吸走了他的靈魂。」這種描述,但這些描述如果套上上述的設定就會變得相當的......模糊嗎?確實,麥教授光是看到催狂魔實施吻刑的那一幕就會臉色發白,這是哈利可以理解的,但若是當場看到一個人被活生生地變成了另一具催狂魔,那幾乎可以說是完美的顯現出麥教授的心理素質多麼強大,看到這麼難以想像的恐怖畫面,以那個年紀來說只是臉色發白也太厲害了(沒有昏倒個一天一夜我都覺得說不過去);而且「當場被轉化成催狂魔」這種慘絕人寰的畫面,撇除因為恐懼而說不出話來的情況來說,書裡面的描述真的有點太輕描淡寫了。

先來看看你的第一個文獻,路平對催狂魔的描述:
麻瓜看不見牠們,但甚至連他們都可以感覺到催狂魔的存在。
這邊的用字遣詞很奇妙,為什麼是用「感覺」這種模糊的詞彙,而不是「觸摸」等等較為明確的用詞?我的理解是有兩種可能,第一種是因為催狂魔在不論是在心靈(絕望感)、環境(氣溫降低)等等的影響力已經遠遠超過催狂魔在近距離的......呃......物理性質的互動上了,那接觸等等的感覺是有可能被蓋過或忽略的;但我覺得第二種可能更為合理,也就是催狂魔很有可能是一種「沒有明確實體」的存在,或是更進階的,一種「沒有實體」的存在。當然這設定在書中也有矛盾,例如哈利看到催狂魔伸出手拉開了火車門啦,感受到催狂魔潮溼黏膩的腐爛的雙手啦等等的,但待我解釋:拉開車門的話,如果在門移動的同時將「沒有實體」的手靠在門邊的話,那看起來確實就會像是用手拉開車門的感覺了對吧(門為什麼會動?催狂魔被視為最邪惡的魔法生物耶,以吸食人類心靈中快樂的部分維生,你說他不會一點魔法,那我倒想問問你他怎麼飄的);或是催狂魔在某些情況下是處於可以物理性的影響事物,而拉開門的時候正好符合那種情況,那他也符合「沒有明確實體」的定義。至於哈利感受到的潮溼感,每次哈利最後將催狂魔趕跑時,同時也會發現自己已經冷汗直流,襯衫也整個貼在身上,那這份潮濕和黏膩感有可能就是他在受到催狂魔的影響及自己的冷汗交互作用造成的誤判。或是麻瓜可以「感受」到的敘述,也有可能是在說麻瓜是碰不到,而巫師是可以接觸到的(雖然我想應該沒人想碰),那這也符合「沒有明確實體」的描述。講了這麼多,其實只有一個重點:催狂魔是否具有實體我們是無法確定的,而我個人認為催狂魔不存在一個確實的實體。

這就回到前面討論的,如果催狂魔在實體上的定義都如此模糊,那你說催狂魔是由一個幾乎可以說是屍體的個體轉化而成,那唯一的可能就是這個過程包含了一個相當邪惡且高深的變形術,或是以質量守恆定律來說他可能有先去催狂魔訓練班的操場跑個兩百圈左右,我覺得都不太可能。(都?)

回來看看路平對催狂魔的描述:
如果可能的話,催狂魔會長期以你為食,到了最後,你就會變得跟牠們一樣可怕——無情而邪惡。你將會變得一無所有,只記得你一生中最糟糕的經歷。
這句話有兩個重點:
第一個,路平說的是「變得跟他們一樣」,而不是「變成他們的一份子」,這在某種程度上是過度解讀,但我認為路平在這邊想表達的是,你的人性遲早會被吸食殆盡,成為一個邪惡之人,而這是一種心靈上的轉化,就像你說的「劣化」有異曲同工之妙。
第二個,最後一句話是「只記得你一生中最糟糕的經歷」,這句話明顯與接受過吻刑之人的描述相矛盾,一個失去靈魂的空殼是不可能記得任何事的,自然也不可能變得「無情而邪惡」。
綜上所述,我們可以推得路平的描述是在說一個長期被吸食卻依然保有靈魂的人的遭遇,這對目前的催狂魔繁殖理論幫助不大,但對催狂魔誕生的環境有相關性。

再來看看第二個文獻:
J.K. 曾提及過它們的數量是可控的,如果能減少它們繁殖的條件:絕望和墮落(despair and degradation)
J.K. Rowling: You cannot destroy Dementors, though you can limit their numbers if you eradicate the conditions in which they multiply, ie, despair and degradation. As I've already said, though,
我在這句描述中最先注意到的是一個矛盾點,就是J.K.羅琳說的「你無法消滅催狂魔(You cannot destroy Dementors,)」這句話,因為這跟路平和哈利講的有相當明顯的衝突。當時路平在回答哈利對護法咒的疑問時,他是這樣說的:「足夠強大的護法是可以驅離催狂魔的,也確實有可能殺死催狂魔」(同樣,手邊沒書,有錯請指教)。但如果你仔細看的話會發現這時J.K羅琳說的「催狂魔(Dementors)」是複數的,換句話說這句話不應該翻成「你無法消滅催狂魔」,而應該是更接近「你無法徹底將催狂魔這個物種從這個世界上剷除」的意思,因為絕望與墮落這些黑暗面是不可能從人們的心中消失的,而催狂魔就是這些黑暗面的代表。而這又可以帶到下一個文獻的討論,夫子對首相說的話:
「一點兒也沒錯。而且牠們正在繁殖,所以現在才會起霧。」
這邊的「繁殖」更接近於一種對情況的描述,當時巫師世界才剛爆出佛地魔復活的消息(雖然我們都知道那時他已經復活一年多了),因此整體的社會氛圍充滿了恐懼與絕望,催狂魔在這種情況下才會數量急遽增加,我們可以將催狂魔的族群數量視為目前的社會氛圍是是否正向的反指標。

既然我們已經知道社會氛圍與催狂魔的族群數量是如何互相影響的,那我們就有可能反推出單一催狂魔的誕生需要什麼樣的條件。我引用 #5這句對催狂魔的描述(我不知道來源為何但我覺得很有道理):
對催狂魔來說,希望和快樂是飼料;而絶望和墮落是成長養份,讓它們可以乘虛而入。
以及樓主的文獻:
這些邪惡的生物不會繁殖,而是像真菌一樣在腐爛的地方生長。
在催狂魔出現的地方,人們的快樂回憶都會消失,這種情形往往在催狂魔遠離後就會逐漸消失,只是那種恐懼與絕望感還是會留在記憶中。但恐懼與絕望並不是催狂魔的專利,人人都會出現這樣的情緒和想法,這些想法有可能雖著時間淡去,或是被其他快樂的回憶取代,但是當恐懼與絕望已經深深的刻在你的心靈上時,你的心靈在某種程度上就發生了不可逆的「劣化」,而這就是催狂魔的溫床,而催狂魔的存在就會帶來絕望,這就會加速其他催狂魔的誕生,就像在陰暗潮濕的環境中撒孢子的那些真菌一樣,環境培養出他們,而他們也催生了環境,產生一種正回饋。

最後我想從J.K.羅琳的想法重新著手,我們都知道J.K.羅琳對狼人與愛滋病患者的譬喻有多麼精妙,但如果把同樣的例子放在催狂魔及抑鬱症上,我認為就太粗糙了,原因也很簡單,因為抑鬱症是不會人傳人的,它是一種心理疾病,生病的地方是腦,或更精確(也可以說更模糊?)的來說,是「心」。一顆劣化的心是難以被治癒的,而一個有心理疾病的人有可能因此改變環境中的某個部分,進而造成另一個人的心靈的劣化,並引發心理疾病,我覺得這更符合作者藉由抑鬱症的經驗所創造出來的催狂魔的形象。

很難得看到引用這麼多的討論文章,這麼......該說是深度嗎?(這樣好像對其他發文討論的人不太尊重的感覺......)看到的時候就讓設定廚的心熊熊燃起,從半夜兩點打到現在已經四點半了才終於打完。雖然我的結論與樓主大相逕庭,但你的引文對我的思考確實有相當大的幫助,希望你不要覺得被冒犯了。( •̀ ω •́ )✧

Roger喆 @Roger10435276

3
來整理一下我上一則留言的重點摘要(懶人包)

1.根據書中的描述及整體魔法現象的複雜程度,我認為「催狂魔透過吸食人類的靈魂製造空殼以繁衍催狂魔」的推論較為不合理。
第二段針對了「書中的描述」有詳細的推測,而第三段則是對催狂魔的實體性質進行探討後,在第四段對該推論的繁衍方法過程中高複雜性的過程進行小篇幅的總結。

2.催狂魔的族群數量與社會氛圍有負相關性。
第五段對催狂魔的影響力進行分析,並鋪陳後面的論點。第六段則是對催狂魔的族群數量與社會氛圍連結。

3.催狂魔無法主動繁衍,但它可以透過本身的存在催化產生催狂魔所需的環境,間接誕生出其他的催狂魔。
第七段根據第六段的結論對催狂魔的誕生環境進行解析,得出我自己對催狂魔誕生的推論。

總覺得似乎是因為我把文章論述的太過冗長了,好像沒幾個人能真的把我的回應看完(像是我妹就是其中之一)。雖然我不太喜歡懶人包式的文章,但把內容寫得太過艱澀好像也不能怪別人......,而且總覺得這個討論就斷在這裡太可惜了。(另外過了一個禮拜完全沒人回文也讓我有點失落啦இ௰இ)

重申,我真的不是故意要打臉樓主的論點啦,我只是想把我的想法整理上來跟大家討論而已,為了清楚的表達我的論述才會打這麼多的啦,希望能得到大家的批評指教。(;´д`)ゞ

希望大家都能花點時間把我的上一則回應看完,這樣就是對當初寫到快天亮的我疲憊的心靈最大的慰藉了。(怎麼說得好像我是網路小說作家似的......)

隨風而逝 @Sharebooks64

3
@Roger10435276

麥教授只說:「再也不需要問話了!」這種模陵兩可的情緒字眼,以及(忘記是誰講的,應該不會是我自行腦補的吧?)「催狂魔當場就吸走了他的靈魂。」這種描述,但這些描述如果套上上述的設定就會變得相當的......模糊嗎?確實,麥教授光是看到催狂魔實施吻刑的那一幕就會臉色發白,這是哈利可以理解的,但若是當場看到一個人被活生生地變成了另一具催狂魔,那幾乎可以說是完美的顯現出麥教授的心理素質多麼強大,看到這麼難以想像的恐怖畫面,以那個年紀來說只是臉色發白也太厲害了(沒有昏倒個一天一夜我都覺得說不過去);而且「當場被轉化成催狂魔」這種慘絕人寰的畫面,撇除因為恐懼而說不出話來的情況來說,書裡面的描述真的有點太輕描淡寫了。

首先,對於本段,想提出其他見解。「再也不需要問話了」可能只是麥教授解恨(?)的說詞

馬份家在第一次大戰後可以安然無事,想必魔法部的司法流程並不是那麼公正。假設小巴提被送審,又會出現什麼變數?

另,催狂魔為什麼要當場出現?他可以是在其他地方形成啊

鄧不利多有提過他們生成時會起霧。有可能要產生一個催狂魔需要非常多靈魂被吸食也說不定啊~

這邊的用字遣詞很奇妙,為什麼是用「感覺」這種模糊的詞彙,而不是「觸摸」等等較為明確的用詞?我的理解是有兩種可能,第一種是因為催狂魔在不論是在心靈(絕望感)、環境(氣溫降低)等等的影響力已經遠遠超過催狂魔在近距離的......呃......物理性質的互動上了,那接觸等等的感覺是有可能被蓋過或忽略的;但我覺得第二種可能更為合理,也就是催狂魔很有可能是一種「沒有明確實體」的存在,或是更進階的,一種「沒有實體」的存在。當然這設定在書中也有矛盾,例如哈利看到催狂魔伸出手拉開了火車門啦,感受到催狂魔潮溼黏膩的腐爛的雙手啦等等的,但待我解釋:拉開車門的話,如果在門移動的同時將「沒有實體」的手靠在門邊的話,那看起來確實就會像是用手拉開車門的感覺了對吧(門為什麼會動?催狂魔被視為最邪惡的魔法生物耶,以吸食人類心靈中快樂的部分維生,你說他不會一點魔法,那我倒想問問你他怎麼飄的);或是催狂魔在某些情況下是處於可以物理性的影響事物,而拉開門的時候正好符合那種情況,那他也符合「沒有明確實體」的定義。至於哈利感受到的潮溼感,每次哈利最後將催狂魔趕跑時,同時也會發現自己已經冷汗直流,襯衫也整個貼在身上,那這份潮濕和黏膩感有可能就是他在受到催狂魔的影響及自己的冷汗交互作用造成的誤判。或是麻瓜可以「感受」到的敘述,也有可能是在說麻瓜是碰不到,而巫師是可以接觸到的(雖然我想應該沒人想碰),那這也符合「沒有明確實體」的描述。講了這麼多,其實只有一個重點:催狂魔是否具有實體我們是無法確定的,而我個人認為催狂魔不存在一個確實的實體。

關於這段,為什麼催狂魔不能像是皮皮鬼那樣介於模糊地帶的存在呢?

看得出樣貌,可以在霍格華茲城堡內飄蕩,卻跟幽靈們不同,可以自由觸碰實物

感受的話,人的情緒也可以互相渲染,也許催狂魔就是氣場非常強大的存在。或者可以吸食靈魂的他直接影響到的是個體靈魂,所以才令人有深層,無法比擬的恐懼感

恐懼感會影響生理機能,冒冷汗、濕滑黏膩想必還滿合理的?

這就回到前面討論的,如果催狂魔在實體上的定義都如此模糊,那你說催狂魔是由一個幾乎可以說是屍體的個體轉化而成,那唯一的可能就是這個過程包含了一個相當邪惡且高深的變形術,或是以質量守恆定律來說他可能有先去催狂魔訓練班的操場跑個兩百圈左右,我覺得都不太可能。(都?)

佛地魔都可以從一鍋魔藥起死回生了,靈魂也可以被切割,我想這不是什麼大問題ʕ·ᴥ·ʔ

回來看看路平對催狂魔的描述:
如果可能的話,催狂魔會長期以你為食,到了最後,你就會變得跟牠們一樣可怕——無情而邪惡。你將會變得一無所有,只記得你一生中最糟糕的經歷。
這句話有兩個重點:
第一個,路平說的是「變得跟他們一樣」,而不是「變成他們的一份子」,這在某種程度上是過度解讀,但我認為路平在這邊想表達的是,你的人性遲早會被吸食殆盡,成為一個邪惡之人,而這是一種心靈上的轉化,就像你說的
「劣化」有異曲同工之妙。

第二個,最後一句話是「只記得你一生中最糟糕的經歷」,這句話明顯與接受過吻刑之人的描述相矛盾,一個失去靈魂的空殼是不可能記得任何事的,自然也不可能變得「無情而邪惡」。
綜上所述,我們可以推得路平的描述是在說一個長期被吸食卻依然保有靈魂的人的遭遇,這對目前的催狂魔繁殖理論幫助不大,但對催狂魔誕生的環境有相關性。

大致上認同,只是『一個失去靈魂的空殼是不可能記得任何事的,自然也不可能變得「無情而邪惡」』這句話有些具有討論空間?

再來看看第二個文獻:

J.K. 曾提及過它們的數量是可控的,如果能減少它們繁殖的條件:絕望和墮落(despair and degradation)
J.K. Rowling: You cannot destroy Dementors, though you can limit their numbers if you eradicate the conditions in which they multiply, ie, despair and degradation. As I've already said, though,

我在這句描述中最先注意到的是一個矛盾點,就是J.K.羅琳說的「你無法消滅催狂魔(You cannot destroy Dementors,)」這句話,因為這跟路平和哈利講的有相當明顯的衝突。當時路平在回答哈利對護法咒的疑問時,他是這樣說的:「足夠強大的護法是可以驅離催狂魔的,也確實有可能殺死催狂魔」(同樣,手邊沒書,有錯請指教)。但如果你仔細看的話會發現這時J.K羅琳說的「催狂魔(Dementors)」是複數的,換句話說這句話不應該翻成「你無法消滅催狂魔」,而應該是更接近「你無法徹底將催狂魔這個物種從這個世界上剷除」的意思,因為絕望與墮落這些黑暗面是不可能從人們的心中消失的,而催狂魔就是這些黑暗面的代表。而這又可以帶到下一個文獻的討論,夫子對首相說的話:
「一點兒也沒錯。而且牠們正在繁殖,所以現在才會起霧。」
這邊的「繁殖」更接近於一種對情況的描述,當時巫師世界才剛爆出佛地魔復活的消息(雖然我們都知道那時他已經復活一年多了),因此整體的社會氛圍充滿了恐懼與絕望,催狂魔在這種情況下才會數量急遽增加,我們可以將催狂魔的族群數量視為目前的社會氛圍是是否正向的反指標。

既然我們已經知道社會氛圍與催狂魔的族群數量是如何互相影響的,那我們就有可能反推出單一催狂魔的誕生需要什麼樣的條件。我引用 #5這句對催狂魔的描述(我不知道來源為何但我覺得很有道理):
對催狂魔來說,希望和快樂是飼料;而絶望和墮落是成長養份,讓它們可以乘虛而入。以及樓主的文獻:
這些邪惡的生物不會繁殖,而是像真菌一樣在腐爛的地方生長。在催狂魔出現的地方,人們的快樂回憶都會消失,這種情形往往在催狂魔遠離後就會逐漸消失,只是那種恐懼與絕望感還是會留在記憶中。但恐懼與絕望並不是催狂魔的專利,人人都會出現這樣的情緒和想法,這些想法有可能雖著時間淡去,或是被其他快樂的回憶取代,但是當恐懼與絕望已經深深的刻在你的心靈上時,你的心靈在某種程度上就發生了不可逆的「劣化」,而這就是催狂魔的溫床,而催狂魔的存在就會帶來絕望,這就會加速其他催狂魔的誕生,就像在陰暗潮濕的環境中撒孢子的那些真菌一樣,環境培養出他們,而他們也催生了環境,產生一種正回饋。

頗為贊同您的解讀方式,相異想法在下段敘述

最後我想從J.K.羅琳的想法重新著手,我們都知道J.K.羅琳對狼人與愛滋病患者的譬喻有多麼精妙,但如果把同樣的例子放在催狂魔及抑鬱症上,我認為就太粗糙了,原因也很簡單,因為抑鬱症是不會人傳人的,它是一種心理疾病,生病的地方是腦,或更精確(也可以說更模糊?)的來說,是「心」。一顆劣化的心是難以被治癒的,而一個有心理疾病的人有可能因此改變環境中的某個部分,進而造成另一個人的心靈的劣化,並引發心理疾病,我覺得這更符合作者藉由抑鬱症的經驗所創造出來的催狂魔的形象。

身為曾經陪伴過憂鬱患者走過艱難時刻的人,看了這段其實有些不舒服

更不用說也曾是憂鬱症患者的那個我

對於催魔狂的“劣化”想法,比較喜歡以護身的角度去解讀

因為有快樂回憶的存在,所以才可以驅離絕望與恐懼

就像當憂鬱症患者仍有在乎的事情、美好的回憶,無形的力量才會產生,進而讓自己慢慢振作起來

為什麼非常強大的護法甚至可以消滅他們?

我的看法是,對於個人來說,足夠正向的人可以戰勝負面情緒

非常主觀論述的話,我想這也可能是在隱喻來自他人的溫暖多少可以讓在心靈上遭遇難關的人抽離深陷的泥潭一些,甚至真的脫困也說不定?

Roger喆 @Roger10435276

2
@Sharebooks64 終於有人回我了!(ノ◕ヮ◕)ノ*:・゚✧
首先,對於本段,想提出其他見解。「再也不需要問話了」可能只是麥教授解恨(?)的說詞
馬份家在第一次大戰後可以安然無事,想必魔法部的司法流程並不是那麼公正。假設小巴提被送審,又會出現什麼變數?
另,催狂魔為什麼要當場出現?他可以是在其他地方形成啊
鄧不利多有提過他們生成時會起霧。有可能要產生一個催狂魔需要非常多靈魂被吸食也說不定啊~
我承認第二段單從對話解釋的確有點過度解讀的意味......

即使小巴堤送審後可能會經過不公正的司法流程,但讓他在還沒有任何申辯機會的情況下直接執行死吻絕對是最不公平也最不明智的選擇,而這情況也確實是夫子的疏忽造成的(謝天謝地我手邊終於有書了):
『我們告訴夫子,說我們已經抓到那名陰謀策畫出今晚事件的食死人時,』石內卜低聲說,『他似乎是感到自己的安全受到威脅,他堅持要召一名催狂魔過來陪他進入城堡,他把牠帶到巴堤.柯羅奇那間辦公室——』
鄧不利多一直以來都嚴正警告催狂魔不得進入校園,而當時麥教授也依此向部長提出嚴正抗議,但夫子堅持「身為魔法部長,有權決定在我面對可能具有危險性的場合時,是否需要帶保鑣」,所以才會釀成如此大禍。

另外,催狂魔若是在其他地方形成的話,那這樣也跟樓主的主張有矛盾。魔法的施展在「時間」及「空間」上有著高度相關性,我覺得如果小巴堤沒有「立刻」「當場」變成新的催狂魔的話,那就不符合樓主說的「被吸乾靈魂的人,會成為下一隻催狂魔」的敘述,充其量只能算有間接關係而已。

另外,「一個催狂魔的產生需要非常多靈魂被吸食」我覺得也更不可能。小巴堤的悲劇正好反映了魔法部無法對催狂魔有著最高強度的行為控管,但是這只是行為上的管制不力而已,而且行為上的管制也做到了對最終的吻刑在被允許時在有監督的情況下進行(大部分啦),在數量上的控管應該也做的不錯才對(都被控制在阿茲卡班當獄卒),如果有少數催狂魔在外遊蕩試圖造成影響的話,魔法部不可能對這些通報置之不理,一定會派人來調查才對,而這些通報很有可能並不多。舉個例子,當初魔法部甚至有想過要額外設立一個部門控制狼人的數量(最後因為種種因素沒有成功),卻沒有對催狂魔通報建立一個獨立部門來追蹤,可能原因有二:魔法部對催狂魔的追捕剛好與阿茲卡班多年以來的歷史並行,因此多年以來,落單的催狂魔已經所剩無幾,對社會不足以造成威脅;或是催狂魔會主動向阿茲卡班聚集,因為阿茲卡班獨特的歷史使它已經成為了催狂魔的「家」。如果有落單的催狂魔試圖透過大量吸收靈魂來繁衍的話,魔法部應該會在出現大量的受害者前控制情況才對,如此一來催狂魔近數個世紀以來根本就沒有機會進行繁衍才對。

另外,如果催狂魔需要透過大量吸食靈魂才能繁衍出少數個體的話,那第六集開頭時夫子說的催狂魔繁殖的事件理論上應該伴隨這更大量的人類受害才對,但不論是麻瓜還是魔法世界的新聞都沒有相關的詭異報導(數個街區或村鎮一夕之間都變成了活著的空殼之類的),從夫子與首相的對話來說也都沒有透露出魔法部有隱瞞類似事件的蛛絲馬跡,所以這個假設也沒辦法成立。

關於這段,為什麼催狂魔不能像是皮皮鬼那樣介於模糊地帶的存在呢?
看得出樣貌,可以在霍格華茲城堡內飄蕩,卻跟幽靈們不同,可以自由觸碰實物
感受的話,人的情緒也可以互相渲染,也許催狂魔就是氣場非常強大的存在。或者可以吸食靈魂的他直接影響到的是個體靈魂,所以才令人有深層,無法比擬的恐懼感
恐懼感會影響生理機能,冒冷汗、濕滑黏膩想必還滿合理的?
對耶!皮皮鬼!
我一直想不到有什麼例子是介於有實體跟沒有實體之間的生物(或非生物),所以我只好二擇一。經你提醒我才想起來皮皮鬼確實是個完美的例子。👍

佛地魔都可以從一鍋魔藥起死回生了,靈魂也可以被切割,我想這不是什麼大問題ʕ·ᴥ·ʔ
這個嘛,我舉個現實的例子好了:在元素週期表中原子數為99的鑀(Es)之後的元素皆視為人工合成元素,它們理論上存在,卻因為它們有著快速衰變的特性而無法在自然界中持續存在,只能透過人工的方式製造出來。

我認為不管是佛地魔的復生魔藥抑或是分靈體的製造,它們確實可以實現沒錯,但這些都是必須在有嚴謹的理論和精密的實驗的大前提下,以人工的方式進行,而這也是與催狂魔的形成最大的區別處。催狂魔的誕生很明顯是自然形成,且條件也不嚴苛,才有辦法形成族群程度的數量。

大致上認同,只是『一個失去靈魂的空殼是不可能記得任何事的,自然也不可能變得「無情而邪惡」』這句話有些具有討論空間?
我翻了老半天的書(再次謝天謝地我手邊有書),終於找到路平對催狂魔之吻的描述:
哈利不小心噴出了一點兒奶油啤酒。
『什麼——牠們殺人——?』
『喔,不是這樣的,』路平說,『比殺人還要糟糕。只要你的大腦和心臟還維持運作,你沒有靈魂照樣也可以活下去。但你卻不再有任何自我意識、不再有任何記憶......一切都沒有了。而且這永遠都不可能復原。你將會只是——只是活著而已。就像是一具空殼。但你的靈魂卻已經永遠消失......毀滅了。』
我想,一個人會被形容成「無情而邪惡」,前提是必須具有對人的影響力,而一個不具有自我意識的個體應該是難以做到這點才對。我是不會用「邪惡」形容只會坐著發呆流口水的佛地魔啦,即使他過去有殺過難以計數的人。那除此之外的討論空間應該就是文字面的解讀了?

頗為贊同您的解讀方式,相異想法在下段敘述
感謝你的肯定!o(≧∀≦)o
既然你認同了我這段的敘述,那我就延伸該段的論點來解釋看看「起霧」的現象。之所以會起霧,我認為是因為催狂魔已經投靠佛地魔,並脫離了阿茲卡班的掌握,在英國本島四處橫行,當一定數量的催狂魔在人口密集的都市或城鎮中吸食人們的快樂時,同時也在將環境轉化成足以誕生其他催狂魔的環境,而正是因為有大量的催狂魔才讓當地的氣溫維持數週、甚至數月的不正常低溫,而這才是起霧的因素。
總結來說,起霧只是催狂魔聚集時產生的副產物,而碰巧催狂魔聚集的地方就會更容易催生出其他的催狂魔。

身為曾經陪伴過憂鬱患者走過艱難時刻的人,看了這段其實有些不舒服
更不用說也曾是憂鬱症患者的那個我
............
......
讓你感到不舒服,我在此致歉。
我本身確實沒有憂鬱症相關的病史,身邊的親朋好友也鮮少有類似的狀況,因此我確實無法設身處地地從憂鬱症患者的角度出發來思考,只能勉強用我找到的網路相關文章去拼湊出這方面的資料,因此跟真正的情況有著相當的偏差實屬無心之過。而這一段也確實只是我個人對J.K.羅琳的想法的揣測而已,每個人的理解自然各有不同。

——————分隔線——————

感謝你對我的論點提出了討論,讓我能發現我的觀點中存在的盲點!(尤其是皮皮鬼的部分)
有人能討論這些設定面的問題一向都是值得讓人開心的事(❁´◡`❁),私心覺得這才是逛書籍與本傳版最大的樂趣。(~ ̄▽ ̄)~

隨風而逝 @Sharebooks64

1
@Roger10435276

我承認第二段單從對話解釋的確有點過度解讀的意味......

即使小巴堤送審後可能會經過不公正的司法流程,但讓他在還沒有任何申辯機會的情況下直接執行死吻絕對是最不公平也最不明智的選擇,而這情況也確實是夫子的疏忽造成的(謝天謝地我手邊終於有書了):
『我們告訴夫子,說我們已經抓到那名陰謀策畫出今晚事件的食死人時,』石內卜低聲說,『他似乎是感到自己的安全受到威脅,他堅持要召一名催狂魔過來陪他進入城堡,他把牠帶到巴堤.柯羅奇那間辦公室——』
鄧不利多一直以來都嚴正警告催狂魔不得進入校園,而當時麥教授也依此向部長提出嚴正抗議,但夫子堅持「身為魔法部長,有權決定在我面對可能具有危險性的場合時,是否需要帶保鑣」,所以才會釀成如此大禍。

反駁點(加粗部分):

由石內卜的話和當時的景況來分析,如果小巴堤當著眾人(不只在現場的知情人)說佛地魔真的回來了,並且秀出有力證據(黑魔印記之類的)。身為拒絕承認佛地魔歸來事實的官員,夫子會受到政治上的極大危機

讓催狂魔吸掉小巴堤的靈魂以這個角度來看並不是大禍,反而是早有預謀、杜絕後患?

另外,催狂魔若是在其他地方形成的話,那這樣也跟樓主的主張有矛盾。魔法的施展在「時間」及「空間」上有著高度相關性,我覺得如果小巴堤沒有「立刻」「當場」變成新的催狂魔的話,那就不符合樓主說的「被吸乾靈魂的人,會成為下一隻催狂魔」的敘述,充其量只能算有間接關係而已。

反駁點:「立刻、當場」

他可以立刻、當場啊?
只是巫師無法看到變化,或者跟本沒法深入研究也說不定

譬如說在小巴堤的靈魂被吸食後,大家看到的那隻催狂魔可能就是劣化後的小巴堤了?

要解釋原來那隻催狂魔去哪了也有千萬種說法

麻瓜們看不到催狂魔但是可以感受到他們,巫師可以看到靈魂被吸食但無法感受到催狂魔轉換還算合理?

這樣就符合所謂「立刻、當場」產生新的催狂魔

另,魔法可以突破空間與時間的限制,才讓一切不是那麼肯定?

另外,「一個催狂魔的產生需要非常多靈魂被吸食」我覺得也更不可能。小巴堤的悲劇正好反映了魔法部無法對催狂魔有著最高強度的行為控管,但是這只是行為上的管制不力而已,而且行為上的管制也做到了對最終的吻刑在被允許時在有監督的情況下進行(大部分啦),在數量上的控管應該也做的不錯才對(都被控制在阿茲卡班當獄卒),如果有少數催狂魔在外遊蕩試圖造成影響的話,魔法部不可能對這些通報置之不理,一定會派人來調查才對,而這些通報很有可能並不多。舉個例子,當初魔法部甚至有想過要額外設立一個部門控制狼人的數量(最後因為種種因素沒有成功),卻沒有對催狂魔通報建立一個獨立部門來追蹤,可能原因有二:魔法部對催狂魔的追捕剛好與阿茲卡班多年以來的歷史並行,因此多年以來,落單的催狂魔已經所剩無幾,對社會不足以造成威脅;或是催狂魔會主動向阿茲卡班聚集,因為阿茲卡班獨特的歷史使它已經成為了催狂魔的「家」。如果有落單的催狂魔試圖透過大量吸收靈魂來繁衍的話,魔法部應該會在出現大量的受害者前控制情況才對,如此一來催狂魔近數個世紀以來根本就沒有機會進行繁衍才對。

催狂魔的官方分佈是熱帶以外的世界各地

另,從倒戈佛地魔來看,他們和魔法部的關係比較像是利益交換?為了讓受害者減少提供一個讓他們飽餐+無害繁衍的地方?


另外,如果催狂魔需要透過大量吸食靈魂才能繁衍出少數個體的話,那第六集開頭時夫子說的催狂魔繁殖的事件理論上應該伴隨這更大量的人類受害才對,但不論是麻瓜還是魔法世界的新聞都沒有相關的詭異報導(數個街區或村鎮一夕之間都變成了活著的空殼之類的),從夫子與首相的對話來說也都沒有透露出魔法部有隱瞞類似事件的蛛絲馬跡,所以這個假設也沒辦法成立。

靈魂的角度看,「大量」好像確實有些不合理。但也有解釋空間

當時食死人已經開始活躍,過世的人應該不少?  (譬如說漢娜艾寶的母親......)


佛地魔都可以從一鍋魔藥起死回生了,靈魂也可以被切割,我想這不是什麼大問題ʕ·ᴥ·ʔ

這個嘛,我舉個現實的例子好了:在元素週期表中原子數為99的鑀(Es)之後的元素皆視為人工合成元素,它們理論上存在,卻因為它們有著快速衰變的特性而無法在自然界中持續存在,只能透過人工的方式製造出來。

我認為不管是佛地魔的復生魔藥抑或是分靈體的製造,它們確實可以實現沒錯,但這些都是必須在有嚴謹的理論和精密的實驗的大前提下,以人工的方式進行,而這也是與催狂魔的形成最大的區別處。催狂魔的誕生很明顯是自然形成,且條件也不嚴苛,才有辦法形成族群程度的數量。

回到您原本的論述:
這就回到前面討論的,如果催狂魔在實體上的定義都如此模糊,那你說催狂魔是由一個幾乎可以說是屍體的個體轉化而成,那唯一的可能就是這個過程包含了一個相當邪惡且高深的變形術,或是以質量守恆定律來說他可能有先去催狂魔訓練班的操場跑個兩百圈左右,我覺得都不太可能。(都?)

為什麼需要從屍體轉化?只取靈魂轉化也是可以啊?

一個人的靈魂變成催狂魔不一定要帶上肉體凡身?


精確度和人工方面的話...

皮皮鬼就是和霍格華茲整個建築一起誕生的,沒人知道確切是什麼原因或配方

以上大家所說的恐懼、絕望、劣化的靈魂,等等也許都是百分百配方啊?

就像麻生中解數學題目。方向正確,解題方法非常多。不用太複雜高深也可以產生標準答案


我翻了老半天的書(再次謝天謝地我手邊有書),終於找到路平對催狂魔之吻的描述:
哈利不小心噴出了一點兒奶油啤酒。
『什麼——牠們殺人——?』
『喔,不是這樣的,』路平說,『比殺人還要糟糕。只要你的大腦和心臟還維持運作,你沒有靈魂照樣也可以活下去。但你卻不再有任何自我意識、不再有任何記憶......一切都沒有了。而且這永遠都不可能復原。你將會只是——只是活著而已。就像是一具空殼。但你的靈魂卻已經永遠消失......毀滅了。』
我想,一個人會被形容成「無情而邪惡」,前提是必須具有對人的影響力,而一個不具有自我意識的個體應該是難以做到這點才對。我是不會用「邪惡」形容只會坐著發呆流口水的佛地魔啦,即使他過去有殺過難以計數的人。那除此之外的討論空間應該就是文字面的解讀了?

以生理的角度來看大腦才是現今人類認為儲存記憶的地方
在哈利波特的世界裡路平的話、催狂魔的吻卻似乎違背著這個理論
這是我說“有探討的空間”的原因
在這個世界裡,靈魂代表的是什麼?
為什麼失去靈魂就失去一切?


既然你認同了我這段的敘述,那我就延伸該段的論點來解釋看看「起霧」的現象。之所以會起霧,我認為是因為催狂魔已經投靠佛地魔,並脫離了阿茲卡班的掌握,在英國本島四處橫行,當一定數量的催狂魔在人口密集的都市或城鎮中吸食人們的快樂時,同時也在將環境轉化成足以誕生其他催狂魔的環境,而正是因為有大量的催狂魔才讓當地的氣溫維持數週、甚至數月的不正常低溫,而這才是起霧的因素。
總結來說,起霧只是催狂魔聚集時產生的副產物,而碰巧催狂魔聚集的地方就會更容易催生出其他的催狂魔。

如果是正回饋效應的話,大概就不是“碰巧”而已了

阿茲卡班的掌握這部分,與其說是掌握,我想契約解除比較貼切(上段提到)

催狂魔的聚集導致氣溫下降並造成起霧這點...不探討太多地科方面的知識,其實覺得滿合理的

但邏輯上好像不用那麼複雜?

往食物多的地方聚集→吃夠了開始繁衍,期間因為本身體質造成環境氣溫下降→起霧

我解讀到的大概是這樣

也要謝謝你讓我終於來這裡留言
探討書籍中隱含的寓意與作者的巧思真的頗為有趣,也會有意外的收穫

討論總是會開通一些未開發的思路呢  ʕ·ᴥ·ʔ

感謝樓主開樓

By Kînoroi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