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fore reincarnation-紅髮女巫】(自創角/劇情向/愛情向)

發表於

JT @ANEMONE

3
3-2詭異的記憶

有一陣子伊利絲心裡一直對赫敏感到抱歉,上次她和榮恩鬧不愉快躲在廁所偷哭,伊利絲卻什麼都不知道,赫敏差點被山怪襲擊最後被榮恩和哈利救下的整個過程,她都沒有參與,伊利絲認為自己不是一個好朋友,她為此有些消沈。

離聖誕節已過了幾天,伊利絲和哈利還有榮恩一樣都留在學校沒有回家,而少了赫敏的陪伴的伊利絲有些寂寞,不過她很慶幸短期之內不用被馬爾福找麻煩了。

今天伊利絲早早就起床了,她想要早點去圖書館,早上的圖書館幾乎沒什麼人,這樣的話她能更專心查找尼樂·勒梅的相關資料,最近哈利他們迫切的想知道他是誰,她雖然不是特別好奇,但她想為朋友助一臂之力。

「什麼毛都沒沾上。」

伊利絲找了快三個鐘頭,她想或許該去禁書區找,但礙於上次哈利被平斯女士趕走的事情,她決定下次該跟哈利他們擬定好計劃再去。

於是她在圖書館附近的路隨意逛著,也剛好想起榮恩和哈利說意若思鏡的事情,讓她稍微起了點好奇心,好奇能看見什麼,就在無意間她逛進了那間廢棄的教室裡,找到了他們所說的意若思鏡。

「好奇怪......」

即便伊利絲貼近鏡子,也反射不出她的人。

「邁耶?」

是阿不思.鄧不利多教授,他的樣貌反射在鏡子上,而鏡子沒有照出她的樣貌,這讓她感覺好像不存在於這個世界一樣。

「不久前哈利和榮恩來過這裡照過鏡子,不過意若思鏡今天就要移走了,你也是好奇所以才來的對吧!」鄧不利多走到伊利絲身旁,手搭在鏡片上。

「是的,可是教授......意若思鏡只反射你的樣貌,並沒有反射我。」伊利絲也觸摸了鏡片。

「這不可能......除非......」鄧不利多輕皺眉頭,然後好像在心裡做了一種假設,而且似乎完全確定了那道假設。

「除非?」

「邁耶,我認為你是很獨特的存在,你應該好好學習,我相信在未來某個重大事件中,你會成為關鍵。」鄧不利多微笑摸著他白色的長鬍鬚說。

「我、我會好好學習的!」聽完鄧不利多對她說的話,伊利絲感到慌張害羞,之前賣魔杖的奧利凡德先生也對她說過類似的話。

-

伊利絲走在前往葛萊芬多塔樓的路上,心中不斷回想鄧不利多說的話。

特殊的存在。

重大事件。

成為關鍵。

“你不是這個世界的人。“

「是誰!?」伊利絲驚嚇的環顧四周。

「你還好嗎?是我們。」哈利和榮恩站在她身後。

「我們本來想嚇嚇你的。」榮恩不好意思的摸著他凌亂的紅髮。

「我沒事,你們今天有什麼計劃嗎?」伊利絲微笑,但她內心受到的驚嚇尚未撫平。

她能肯定,那句話的聲音是在她身體裡發出的,更像她自己腦海中說的,然而她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那樣說。

-

「多虧鄧不利多教授的話……伊利絲只要有空就往圖書館跑……」哈利看完伊利絲匆忙的背影。

「簡直是第二個赫敏。」榮恩輕輕搖頭,但伊利絲溫柔多了,他想。

伊利絲從聖誕假期一直到開學後,都在增進對各領域的知識,不小心把找尼樂·勒梅的資料的事拋之腦後。

「可是……不覺得伊利絲讀的有點過頭嗎?」榮恩看著長桌對面赫敏旁的空位。

「她可能忘記我們要一起討論尼樂·勒梅的事情吧?」赫敏說。

-

「變形學真的很難理解呢……」伊利絲看著課本上提到的名詞邊尋找相關的書籍,她的專心投入,完全沒有注意到哈利三人來到圖書館,他們也沒有注意到書櫃後的伊利絲。

伊利絲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於是時間又過去了好幾個小時。

「如果能多練習實際操作就好了。」伊利絲伸了懶腰,才注意到圖書館的學生寥寥無幾,她甚至錯過晚餐時間。

「唉,最近好像都沒有跟哈利他們說上幾句話。」伊利絲收拾自己的物品,抱著幾本書離開。

自從鄧不利多教授對她有了期許,她開始積極主動了解科目的知識,還有相關的課外讀物,她認為不斷的增加知識,不斷的把自己提升,她就能得到認同,被認同的時候會讓她感覺到存在的價值,她嚮往這點,她想如果自己變得厲害,母親是否會喜歡她接受她。

「赫敏,你睡了嗎?」伊利絲回房放下書後詢問,卻發現寢室只有她一人。

走到交誼廳,也沒看見赫敏。

「奈威!你有看到赫敏嗎?」

伊利絲攔下準備回房的奈威問道。

「赫敏?有啊!我回這裡前有看到她跟哈利榮恩走在一起。他們到現在都還沒回來呢。」

「好吧,我想我該去找找他們。」

「不好吧!如果被飛七抓到就糟糕了,而且葛萊芬多還會被扣分的!」奈威表情難堪的搖著頭。

「沒事的!我去找麥教授說他們不見了!可能有安全危險,這樣的理由應該是不會被扣分的。」

「好吧,但是不能先被飛七遇到!」奈威提醒。

沒想到奈威這麼容易就被說服,她壓根沒有要去找麥教授,她已經想到哈利他們可能會去的地方了——海格的小屋,之前他們就很常一起去,如果這次去沒找到他們的話,她就會去找麥教授,或者先回房看情況。

朋友沒說一聲就消失,讓她很是擔心,也讓她產生一種被置身事外的感覺。

在微弱光線的走廊上,伊利絲繃緊神經的走著,她不想遇到飛七更不想遇到皮皮鬼,有一次她從圖書館想安靜的走回去時,皮皮鬼就一直故意吵鬧,讓她精神到達匱乏的程度,她認為如果跟皮皮鬼唱反調,皮皮鬼可能就會以另外一種惡整她的方式來折磨她的精神了。

還好一路上都沒有碰到任何人,已經走到外面看著星空的她鬆了一口氣,不過快要到海格的小屋時,那個平常總是指高氣昂的小子——馬爾福正在躲屋子旁的窗戶邊窺看著。

很快的他就被屋裡的人發現了,他慌張的往回跑。

伊利絲來不及躲起來,被往回跑的馬爾福撞見了,他先是驚訝,接著勾起一邊嘴角笑著,感覺他會讓她有不好的下場似的,隨即他又快速離開,伊利絲困惑的待在原地看著馬爾福離開的方向。

「伊利絲?你為什麼在這?」聽見赫敏的聲音從身後傳來,她趕緊轉身。

「我來找你們!」

「你剛剛跟馬爾福待在一起嗎?」榮恩語氣不太好的問。

「不,我來找你們時就看見他了。」

「他肯定是要去告密!」哈利說。

伊利絲微皺眉頭,她對他們去哪裡,做了什麼事都一無所知,她想開口問,可是看見見三人不愉快的表情,她就將問題悶在心中了,那樣的感覺很不是滋味。

果不其然,馬爾福去找了麥教授告密,所以他們現在正和飛七前往禁忌之林準備接受處罰,當然也包括馬爾福,伊利絲覺得他有夠蠢的。

馬爾福整個路上都在抱怨,到達禁忌之林路口時也是,他和榮恩扭曲的神表情能看出對禁忌之林的恐懼,而赫敏和哈利只輕皺眉頭,只有伊利絲還沈浸在她的心事當中,連在分配誰跟誰一起走時也在狀況外。

「混血傻瓜!走了!別想偷跑!」

直到馬爾福的聲音把她拉出心事裡。

「伊利絲你還好嗎?」哈利關心。

「我很好!走吧!」她心不在焉的回答。

于是,三人一起往禁林中心走去。走了不知道多久,現在似乎越来越接近森林内部,樹木之間變得擁擠,小路也隨之變窄。

「啊!」

「怎麼了!」走在最前面的哈利聽到伊利絲的慘叫趕緊轉身察看。

「我沒推她!她自己跌的!」馬爾福將燈照耀了跌在地上的伊利絲。

三人才發現地上充滿銀色濃稠的液體,那是先前海格告訴他們的——獨角獸的血液。

「或許我們離目標越來越接近了。」伊利絲牽住哈利的手站起來說道。

此時,三人的心跳都瘋狂加速,伊利絲刻意放慢腳步,走在哈利和馬爾福身後。

「邁耶,你怕了?」馬爾福小聲詢問,他似乎想藉此嘲笑她來減緩他自己的不安。

「是你害怕了吧?」哈利撇頭看了一眼馬爾福,不過哈利也感覺前方散發的恐怖氣息,也放慢腳步和馬爾福並肩行走。

「害怕?不可能。」

「邁耶,好好看路,你跌倒會影響到我們的!」馬爾福轉移話題,回頭瞧了一眼。

「看......」哈利放低聲音,擋住去路。

    不遠處的地上有隻倒地沒了生命跡象的獨角獸,而身旁是一個黑色的身影,很難判斷對方是人還是別的物種,反正它趴在獨角獸的傷口處,喝著牠反射著光芒,純潔的銀白血液。

突然對方抬起頭,注視三人所在的位置。

「啊——」

不清晰的五官,彷彿只有漆黑空洞。因此馬爾福當下就壓抑不住恐懼而大叫,並且轉身就跑。

「哈利!我們快走!」伊利絲拉著哈利的衣袖,哈利轉身面有難色,走沒幾步他就按著頭上的疤痕痛苦呻吟的跪在地上。

「不要再靠過來了!」伊利絲擋在哈利身前。

突然伊利絲身上散發白光,使對方被無形的力量
給用力衝擊撞向後方的樹幹上。

同時間伊利絲也昏過去了。

(ps:點擊





















“我不是這個世界的人......我的靈魂不屬於這個世界”




「她還好嗎?」

模糊的女孩聲音傳入伊利絲耳裡。

「她是被嚇死了嗎?」

「閉嘴,你這個膽小鬼!」

一陣的吵鬧聲,使伊利絲逐漸恢復意識,她緩慢張開雙眼努力對焦,視線清醒後,她看見四人圍在她身旁看著。

「伊利絲你發生什麼事了?」蹲在她身邊的赫敏將她扶起。

「我不知道……」伊利絲撫著有些暈眩的頭回答。

「我也不能確定她怎麼了,可是當我回過神來,那個人已經倒在樹幹附近,那時伊利絲也暈倒了——之後對方就被費倫澤先生趕走了。」

哈利和赫敏一起將伊利絲拉起來邊解釋著。

「現在我們趕緊離開這裡吧!我想伊利絲需要好好休息了。」海格提起燈察看周圍環境。

#1目錄
#22下一章

黑色麻瓜 @black_87

1
我在電影版的部分看到獨角獸的血液的時候,真的覺得超像沐浴乳餒!很像有香味一樣

JT @ANEMONE

0
@black_87
喝沐浴乳的意思嗎?其實我很好奇那是什麼口感。
可憐的獨角獸,被玷污了。

JT @ANEMONE

0
@ANEMONE
#16
記得點擊文章最左下角的魔杖哦(檢舉旁邊那個

鎖心術八寶冰✯梓藝 @joy371012

1
@ANEMONE
我按了nox(熄燈)卻只看到一行字?是這樣嗎?

JT @ANEMONE

1
@joy371012
哈哈是的,我只是想營造伊利絲暈倒後的現象,是她暈倒後唯一的想法。XD

JT @ANEMONE

3
3-3雜亂的心思

在悶熱的天氣裡,學生們正進行著考試。筆試的部分伊利絲和赫敏都答題的相當快速且自信,哈利和榮恩看起來似乎思考了很久。偷偷瞄著哈利的伊利絲,猜想或許他被那晚在禁林發生的事情給深深影響。

在操作的考試,菲力·孚立維教授出的題目是讓鳳梨跳著踢踏舞走過一張書桌,這讓一些人覺得好笑,但實際操作卻很複雜,稍微有個咒語發音不對就會失敗,當然葛萊芬多的雙才女——伊利絲和赫敏的施法精確又穩重的通過,而哈利有些勉強,榮恩感覺費了很大精力。

麥教授的題目是把一隻老鼠變成鼻煙盒——盒子越精緻分數就給的越高,雙才女一樣輕鬆達成,哈利平穩通過,榮恩的盒子卻有短短的老鼠鬍鬚,幸虧麥教授並沒有看見。

在來是魔藥學,石內卜比平常更加嚴肅的注視著每位製作遺忘藥水的學生,大部分人的人都很緊張,就連本來一直被心事影響的哈利都繃緊神經的調配著,榮恩也在努力回想遺忘水的調配過程,最迅速也最精確的依舊是雙才女。

最後考的是魔法史。只要回答幾個題目,學生們就能重獲自由,一直到全部的考試成績公佈前,他們可以輕鬆地玩上整整一个星期,所以當宣布考試時間結束時,幾乎所有人都歡呼著,但唯獨伊利絲卻感受不到快樂的情緒。

其實不只是哈利被影響,伊利絲也被影響的很深,她不解為什麼身上會發散白光,還有昏倒後的那個聲音,她認為那不僅只是聲音,更準確來說更像是記憶,是深深烙印在她內心身處的感覺,可是就沒有其他關連的記憶了,這讓她想到頭疼,所以她利用讀書和考試來逃避去想那些事情。

「比我原先想的容易多了。」剛考完最後一場試,一同哈利等人走在走廊上的赫敏放鬆說道。

「太好了!不用在複習了!」榮恩疲累的向上舉起手臂伸展。

伊利絲停下腳步倒退緩慢的朝他們的反方向走。

「各位,我想去圖書館找一些資料,就不跟你們一起走了。」

「為什麼?伊利絲?我認為你也該好好放鬆了!」榮恩不解,心裡還吐槽她比赫敏更瘋狂。

「如果我不去弄到我想要的資料,我會無法放鬆的......」伊利絲無奈微笑。

「我理解你。伊利絲,不過你要記得去吃晚餐哦!」赫敏微笑提醒。

「我盡量!晚點見各位!」伊利絲揮手轉身。

看著她匆忙的背影,哈利也猜想,她應該是要去查那晚發生在她身上的事吧。

剛考試完幾乎所有的學生都去放鬆找樂子了,來到圖書館的伊利絲心情放鬆許多。只有獨身一人時才感到自在,不過她又感到落寞——明明來到霍格華茲前是想交到朋友的,難道她已經習慣獨自一人了嗎?導致她跟哈利他們關係不是說非常要好,現在的煩惱比以前多出了好幾倍,她感受不到太多快樂的情緒,目前不斷感受到的只有猜忌帶來的自卑,和無奈之中的低落。

「唉......」

複雜的情緒沒有隨著歎息聲有任何一絲減少。

「親愛的,你該回去了。」語氣難得溫柔的平斯女士來到伊利絲身旁。

「你是個有禮貌又認真的孩子,但書不要總是讀的太晚,你這個樣子讓我想起了一個人呢......」平斯女士有所感慨。

「我會注意的,女士......請問那個人是?」伊利絲起身整理書籍。

「沒什麼,我只是希望你不要把自己給累壞了。我很榮幸有優秀且愛好學習的孩子來這裡讀書——回去吧!親愛的。」平斯女士收回伊利絲手裡書,並催促她趕快離開。

《記憶咒解析》是伊利絲認為最接近自身狀況的書籍,她深信自己一定是被某個人下咒了,才會有那段莫名其妙的記憶,可是她沒有要找出對她下咒的人,她被植入的這段記憶也沒有太大的影響,最多只是讓她困惑而已,況且她真的被刪除了大半記憶她也不會知道,因為她怎麼會知道自己被刪的記憶呢?

回到葛萊芬多交誼廳時,光線昏暗且已經空無一人,所有人都回房休息了,伊利絲也才注意到自己在回來的路上走的步伐是多麼緩慢。

「我回來了......」伊利絲回房後小聲的說,怕吵到熟睡的赫敏。

「赫敏?」看了床上結果也是空無一人,跟上次一樣的情況,伊利絲回到交誼廳才注意到躺在地上的人。

「奈威?」

她蹲下身才發現奈威被下了石化咒,於是她抽出魔杖,對著倒地的奈威施咒。

「咒立停!」魔杖發出紅色光芒。

「呼......」奈威有些難受,畢竟自己以一個僵化的姿態倒地,什麼都無法做的他,內心剛經歷了一場悲劇戲碼——直到伊利絲幫他解除了石化咒。

「你發生什麼事了?你有看到赫敏嗎?」伊利絲扶起不太舒服的奈威到一旁的沙發上。

「對!就是赫敏對我下咒的!必須快點告訴麥教授!」奈威有些激動的說。

「赫敏?她為什麼那麼做?」伊利絲不敢相信赫敏會做出這種事。

「她跟哈利還有榮恩!他們跑出去了!我為了阻止他們,赫敏就對我施咒了!」奈威委屈的抱著雙臂。

「奈威,我們一起去找麥教授吧!」伊利絲這次決定也認為要直接找麥教授比較好,如果她在擅自出去找他們,會合後又在被抓到,葛萊芬多不知道又要被扣多少分了。

“他們到底想做什麼......”

伊利絲覺得心緊緊揪在一起,為什麼他們要做什麼都不會提前告訴她,難道他們就不會覺得自己發現他們不見會去找嗎?

是什麼事情急到要對自己的同伴施咒——而且還是全身性束縛咒,伊利絲想如果今天是自己被施咒的話,她的心大概會破碎吧。

「麥教授!哈利和榮恩還有赫敏三人!他們都不在自己的寢室內!他們不知道跑去哪裡了!」伊利絲見到麥教授後趕緊把話全部說出來,以免教授認為她和奈威不睡覺偷跑出來。

「是的!麥教授,我為了阻止他們——結果就被下石化咒了!」奈威搔搔後腦勺,表情滿是委屈。

「梅林啊......」麥教授聽完兩人的解釋,眼睛睜大的搖著頭。

「我想他們去找......」麥教授深吸了一口氣。

「麥教授?請問是?」伊利絲小心翼翼的問,她隱約察覺麥教授指的是某種特殊的物品。

「邁耶和隆巴頓,感謝你們的舉報,我會解決這件事的,請你們先回房吧!」麥教授恢復正經且冷靜的狀態,並將伊利絲和奈威輕推到辦公室外。

「可是......」伊利絲還想問些事情,但麥教授嚴肅冰冷的神情,讓她問不出口。

「我不會扣你們分數的,所以趕緊回去睡覺!」麥教授關上辦公室門前說道。

「走吧......伊利絲......謝謝你幫我解咒......」奈威失落的低著頭走著路。

「沒什麼。」

「你認為......哈利他們去做了什麼事?」

「我什麼都不知道。」

在伊利絲回答後充滿無奈德嘆息下,兩人結束了話題,並帶著同樣低沉的心情朝葛萊芬多塔樓前行。

回到葛萊芬多的路口前,奈威和伊利絲都被胖夫人碎唸了一下,後來奈威解釋後胖夫人才又改一口氣,溫柔讚美著兩人,正當兩人要準備進去路口前,有一隻小黑貓突然出現,還跳上伊利絲的肩膀。

「嗚!」

「看——牠身上有一封信!或許是給你的?」奈威指向小黑貓脖頸上的一捆羊皮紙。

伊利絲摘了下來,黑貓沒有反抗且非常順從,摘完後牠就快速跳開,離開了路口。

「看來真的是給我的......」伊利絲喃喃自語。

「回去吧......希望明天葛萊芬多不要被扣太多分......晚安了......」奈威無力的向伊利絲揮手,並朝男生寢室的方向走去。

「晚安。」

坐在床上的伊利絲,緩慢捲開信來看,本來哀怨的神情瞬間變得愉快。

給  伊利絲·邁耶

  此時收到信的你一定剛考完試不久,我期望你的成績出色且優異。暑假將至,你別回你那麻瓜父親家,我想要讓你來到我居住的地方,位於科茨沃爾德的南部的——庫姆堡村。
屆時你上火車前,會有一個和你同齡的男孩找上你,你就跟著他,他會帶你前往的。
 還有謹記——無論如何都要聽著那男孩的話,他的要求也相當於我的要求。

母親 筆


「母親......我可以見到母親了!」伊利絲激動的將信放在胸口感受著。

她開始想像母親的面容,她開始好奇自己那裡長的像母親,一切愉悅的情緒都從這封信開始——可是萬一,母親不喜歡她怎麼辦?

伊利絲開始回想上一封信的內容,裡頭寫著不要讓母親丟臉,然後她又到入學前才收到母親的信,其實母親並不在乎她吧。

「唉......」看來伊利絲更傾向於後者的想法,上一秒本來幾乎是踏上雲端的那種雀躍愉快的心,下一秒就墜入猜忌與自卑的擁抱之中。

朋友和親情沒有一個是她能掌握且得到的,她承認自己的個性平凡,一點都不吸引人,赫敏他們願意跟她說話就已經很不錯了。

她倒在床上,又回想著奧利凡德先生和鄧不利多教授的話。

“我必須變得強大......”

她知道,當她表現出色時就會得到關注,雖然她不喜歡太多人的關注,但能得到她在意之人的關注和讚美,她就願意犧牲自己不舒服的感受,她決定要為此付出努力。

#1目錄

黑色麻瓜 @black_87

1
伊札爾大大終於要出現嚕!!!!!

JT @ANEMONE

1
@black_87 你這個據透的傢伙😂 小心我砍戲份哦

輸入序號0204送SR渾拼薄荷xD  @Lunaluluna

1
@ANEMONE
追完最新進度(艸
JT 果然是文繪雙修(orz
故事進行得好精彩,期待下一章//

JT @ANEMONE

1
@Lunaluluna
喔喔天啊謝謝你的回覆🥺好感動啊!
因為太開心了所以我現在迫不及待的想更文了😇(其實是朋友想看,讓我更
我又的到力量了!我會好好寫文的🥺🥺

黑色麻瓜 @black_87

1
期待更新唷~~期待我的角色雄偉的出現在打家面前唷

JT @ANEMONE

2
3-4疙瘩

霍格華茲的學生們在今晚迎來了這學期終的宴會。禮堂的佈置是用代表史萊哲林的綠色和銀色裝飾,主席賓後的牆上還掛著繡上史萊哲林的蛇的巨大橫幅。目前現場氣氛最嗨也最歡樂的正是史萊哲林,其他學院有很多人都很羨慕他們。

伊利絲安靜的坐在赫敏身旁,一起和她聽著榮恩重複了好幾百次——他在魔法石事件中下的棋盤過程,赫敏偶爾會翻白眼,並表示榮恩把他自己形容的太誇張了。

-


事件結束的那天早上,哈利三人的事蹟迅速的傳遍整個霍格華茲。伊利絲從奈威那聽說後,沒有表現的像大部分人同樣歡呼和崇拜,而是擔心和難過。她當下就前往校醫院,想看三人的傷勢,但她和來探病的人一樣都被龐芮夫人給趕走,不過慶幸的事,赫敏很早就出來了,她幾乎沒受什麼傷,只是原本樣貌太憔悴才被龐芮夫人留下來休息。

當天伊利絲無論是上課下課都陪在赫敏身旁,聽她敘述事情的來龍去脈,這讓伊利絲原本糾結的心思才減緩了許多,不過她還是沒有問出口,沒有問為什麼不找她一起去面對這些事。

-

突然禮堂變得鴉雀無聲,所有人都看向同個方向,有的人還站起來盯著,伊利絲順著大家的方向看去——是哈利!他正朝著他們的座位過來,當哈利尷尬坐下微笑後,禮堂又恢復了嘈雜聲。

鄧不利多到場後,聲音也逐漸平息下來。他前半段說了一些叮嚀,便公佈了個學院的分數。

「各學院的分數如下:第四名,葛萊芬多,312分;第三名,赫夫帕夫,352分;第二名,雷文克勞426分,第一名,史萊哲林,472分。」

公佈完那刻就迎來史萊哲林的歡呼和拍桌聲。

「是啊!史萊哲林表現的很不錯!」鄧不利多誇讚,這讓伊利絲悄悄羨慕著那樣的榮譽。

 「不過,最近發生的事也該計算在成績裡面!」鄧不利多又說。

    禮堂瞬間變得安靜,原本笑的合不攏嘴的史萊哲林學生們,笑容也漸漸僵化。

鄧不利多清了幾口嗓子後道「我最後還有分數要列入。」

「首先——榮恩·衛斯理先生......」

聽見自己名字的榮恩臉立刻變得通紅,他的哥哥弗雷故意用手肘頂了一下榮恩,喬治則對榮恩微笑挑眉。

「他贏下了許多年來霍格華茲最精彩的一盤棋,為此獎勵葛萊芬多學院50分!」

 葛萊芬多的學生們都為榮恩歡呼著,激動的讓人產生天花板的星星在顫抖著的錯覺。也能聽見級長,榮恩的另一位哥哥派西在炫耀著自己弟弟的英勇事蹟。

好不容易平靜下來後。
  
「接著——赫敏·格蘭傑小姐......她面對事件,能冷靜進行邏輯推理,幫助好友順利解決困難,我要獎勵葛萊芬多學院五十分!」

赫敏將臉埋在臂彎裡,看著她肩膀微微顫抖的伊利絲和哈利,同樣猜測著她是不是偷偷哭了。而周圍的葛萊芬多學生們幾乎跳上跳下,不敢相信他們多了一百分。

「再來是——哈利·波特.......」

提到哈利時,禮堂又變得極度安靜。

「他表現出無所畏懼的膽量和過人的勇氣,因此,我還要獎勵葛萊芬多學院六十分。」

歡樂的喧鬧聲簡直要把人的耳膜給震壞了,有些人的嗓子也幾乎喊得快啞掉了,伊利絲覺得這樣的場景非常有趣,她內心悄悄計算著分數——如果再多獎勵一分,葛萊芬多就能超越史萊哲林了。

當鄧不利多舉起一隻手。禮堂又慢慢安靜下來。大家的心情都很亢奮,還能反覆收斂情緒,實在讓伊利絲覺得有趣。

「勇氣有許多種類......」鄧不利多微笑著。

「對付敵人我們需要過人的膽量,而在面對朋友前堅持自己的立場,同樣需要很大的勇氣——奈威·隆巴頓先生。」

被點名後的奈威相當驚訝,臉色也變得慘白。

「以及擁有好學的精神,還沒二年級就能輕易的施展咒立停解救同學;擁有一顆溫柔的心,但就算是面對朋友,也堅定守住原先的規則——伊利絲·邁耶小姐。」

伊利絲的情況和榮恩一樣,她原本白皙的皮膚,現在紅的幾乎快和頭髮一樣紅,她緊張艱難的嚥了口水,感覺自己被石化般的動也動不了,心臟也無法控制的瘋狂跳著。這樣高調的方式,讓伊利絲很不習慣也很不舒服。

「最後——我要為兩人的表現,再計入葛萊芬多學院二十分!」

瞬間。

葛萊芬多的歡呼聲如同爆炸般響起,雷文克勞和赫奇帕奇的學生也不由得的讚嘆葛萊芬多的成果,甚至還笑著史萊哲林的慘敗。

哈利和榮恩也和學院的人站起來喝采著,伊利絲則被赫敏拉起來一起歡呼和擁抱,從來沒為葛萊芬多得到一分的奈威,也被擠上來擁抱他的人群給淹沒了。

至於原本的第一名,史萊哲林的學生們只簡單隨意拍拍手,有些人甚至不高興的瞪著葛萊芬多,德拉科·馬爾福的神情也從吃驚轉為不屑。

之後鄧不利多施展魔法,使禮堂的佈置變成了為葛萊芬多慶祝的樣貌。

伊利絲的臉還持續漲紅著。今晚還有不少人向她搭話和讚美,她幾乎招架不住,說起話來也結結巴巴,還有一些人認為她這樣很可愛呢。這對伊利絲的影響很大,她喜歡被認同的感覺,所以她相信被多人關注的不適感應該會慢慢消失。

-

很快的來到放暑假的前一天,學生們一個個的上了列車,準備上列車的赫敏詢問伊利絲要不要和哈利還有榮恩一起坐,而伊利絲拒絕了,她表示她要和另一位同學一起返鄉,她說了點小謊,其實那不算返鄉。赫敏沒有多問,說了期待開學後見便先行上車了。

「喂!混血傻瓜!」不用想,也知道聲音的主人是誰。

所以伊利絲並沒有轉頭理會。

「喂!你跟波特他們三個其實沒有很要好吧!」那個聲音的主人逼近著她。

「很少看你們走在一起,就連在那次小屋.......還有魔法石事件你都沒有直接參與——你是被他們忽略了吧!」他帶著諷刺的笑聲說著。

卻說的伊利絲心裡一揪。

「我說的是事實吧......其實你那時候得到的分數不過和奈威一樣沾了波特的光罷了!你可別把自己想的奪厲害了!」馬爾福的聲音高傲又特別鄙視,他跟班的笑聲也嘲諷的傳來。

啪的一聲,伊利絲驚訝的收回手,發現自己竟然給了馬爾福一巴掌,而被賞了一巴掌的馬爾福站在原地驚呆了,他的跟班也跟著他一起愣住了。

「你在這啊!走吧!」突然伊利絲身後冒出一名黑髮男孩,他沒等伊利絲說出任何一句話就將她拉上列車了。

「伊扎爾·佛力,我的母親和你的母親是如同姊妹的關係要好,你的母親交代我要把你一起帶回去。」此時,坐在伊利絲身前黑眸黑髮的男孩解釋著。

「伊利絲·邁耶,我知道你的名字。」伊利絲正要開口介紹自己時,男孩就先道出口了。

「我是史萊哲林的學生,你一定對我不會有印象的,因為我從來都獨自行動,非常低調。」

對方在伊利絲正要提問時,他就先解決她的疑問了。

「我認為馬爾福那小子說的對。」

「所以你也認為我是沾光?」伊利絲不愉快的低下頭。

「不!我是指你被他們三人忽略這件事,你確定你們真的是朋友嗎?」伊扎爾半闔著他那細長的睫毛,質疑說道。

「......」伊利絲沒有回答,而是看著窗外從緩慢逐漸快速移動的景象。

「你和你母親長得很像。」男孩看著她那湛藍的眼眸說著。 

「在和我多說一點母親的事和家鄉好嗎?佛力。」伊利絲一改先前不愉快的表情,輕輕微笑著。

雖然伊扎爾提到了她的母親,但她情緒並沒有改善很多,她內心還是對馬爾福和佛力說的話耿耿於懷,她不是沒這樣想過自己被忽略的事,而是她很介意竟然有兩個人都認為她被哈利他們忽略了。

旁人都感覺得出她被忽略此事,那麼她在怎麼想往好的方面想也很難了,那種清除不掉的疙瘩附著於心上,無法不去在意,時時提醒著她跟他們並不是真正的朋友。

她不夠溫柔?不夠幽默?不夠聰明?還是她因為沒有像哈利一樣的名氣,所以才不被重視嗎?壓在胸口上的感覺如石塊般沉重且難受。

到頭來進霍格華茲的改變也不過多少,和她說話的人變多了,也會得到一些不錯的讚美;但真正的朋友卻沒有交到,而且讓人懷疑擁有真正友情到底是什麼。

「所以,你變得強大時,自然有人會主動找上你。」

本來在介紹家鄉環境的伊扎爾突然對伊利絲正經說道。

「怎麼......這麼突然?」伊利絲感覺自己被看穿心思,有些慌張。

「我會一點破心術,但操作上還很嫩。」伊扎爾勾起嘴角。

「破心術?」

「嗯,你不知道?哦,對了!你這次跟我回去主要原因是——訓練!我們會互相對練一起熟悉各種魔法。」伊扎爾將雙腿放上椅子上,雙手枕在頭後面,以豪放的姿態準備入睡。

#1目錄

黑色麻瓜 @black_87

0
亞ˋ~~伊札爾說不定可以帶給邁耶陽光窩~~

這是討論串底端!何不幫忙讓這串魔法煙綿延下去呢?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