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倫娜.雷文克勞中心】淺灰Pale grey(2022/08/29:更新至第十四章)

發表於
←算是一個小小的作品封面(?
                                                                                                         設計模板來源:Canva

在進入文章前想先跟大家說點話。這是我第一次開樓,而且還是把自己的文章直接曬出來跟大家分享,我非常緊張。
會想寫這個故事是因為霍格華茲四位創始人的故事十分吸引我,但是JK羅琳女士似乎沒有對他們多加著墨,這樣高度的創作彈性激起了我的興趣。
然而我也已經很久沒有寫文章了,所以這篇大概是所謂文筆小復健,可能恢復不到我以前的水準。情節可能會流於枯燥,也不知道這篇的篇幅會寫多久、又寫到多長。
仙境不是一個以文章創作為主的論壇,但我知道這裡是個友善的地方,因此我決定把自己的作品放在這裡。如果你喜歡的話,歡迎留下話語讓我知道,我很樂意泡杯茶接待每位踏進這裡的朋友。
那不多說了,正文下收。

如果有一種灰,能夠用來形容海倫娜.雷文克勞的雙眼,那大概是在陰雨綿綿的日子裡,岸邊礁石被浪花拍打過後的那抹淡灰。無論是雙眼還是生命,海倫娜都是一陣潮水,翻騰得驚人,最終卻依舊沉默褪去。
 
第一章【許久以前】

五月的微風裡,充斥著各式花草的香氣。精通農時的羅威娜.雷文克勞也必定知道,現在正是水果最為鮮嫩欲滴的季節。
身形已透露出些微韻味、臉蛋卻仍舊稚嫩的女孩身穿一襲白色洋裝,在草原上專注看著隨風搖晃的風鈴花。鈴鐺形狀的藍色花瓣微微鼓了起來,花瓣邊緣折出一個個翹起的輪廓,讓她想起母親書頁上精靈的裙襬。
一陣風吹起,把花吹到她的鼻子上頭,惹得她不禁打個噴嚏,有隻幼小的淺棕色兔子趁著此時蹦跳經過,卻仍然逃不過女孩的法眼。
她一躍而起,雙手就要去抓那隻兔子,但兔子也狡猾得很,輕鬆一蹬,立刻就從雙手之間掙脫,一溜煙向前奔跑。小女孩的雙頰快速升起紅潤色彩,也顧不得自己的裙襬沾上多少泥土,拔腿追了上去。兔子閃過樹木,又輕巧的躍過一叢藤蔓,接著左拐個彎,跑入芳香濃馥的花園小徑。女孩白色的衣服上沾上更多更多的髒污,但她顧不了這麼多。她伸出雙手,朝著兔子那左右晃動的絨毛球狀尾巴逐步進逼—

「海倫娜,妳怎麼在這裡?」
女孩被突如其來響起的聲音嚇了一跳,稍不留神,身子往地上重重的摔下去。然而她並沒有哭鬧,而是趕緊站起身子,拍拍身上的泥土,挺直腰桿看著眼前身材高大的藍衣女子。
「我不是叫妳要先把書讀完嗎?」女人挑起了單邊眉毛,那是她慍怒時總有的標準習慣。她美麗而蒼白的臉上沒有一絲笑容,看起來或許更像尊雕像的面孔。
「對不起,母親。」海倫娜說著,默默低下頭、抿住雙唇,緊盯夾在自己皮鞋間的一株翠綠野草。
「……回去吧,趕緊把這身髒衣服換下來。」女人牽起海倫娜的手,穿過綴著花朵的大片草地,海倫娜的眼角瞄到方才那隻兔子正望著自己,心尖忍不住湧出一股想要上前追逐的衝動。然而手心傳來的微弱溫度同時提醒著她,她最好還是好好遵從母親的教誨,因為母親聰穎而又強大,是眾多巫師所崇拜的對象、是完美而一絲不苟的存在,就連緊貼著她臉側的髮絲都是如此柔順、烏黑,與海倫娜的雜亂長髮截然不同。

她決定在回家路上多吸幾口充滿青草芳香的空氣就好,起碼等等埋首書堆的時候,還能有一點她喜歡的東西供她懷念。
海倫娜悄悄張開鼻膜,空氣中的味道全竄進她的鼻中—雜草、露珠、花朵、還有母親身上飄出的幽微香氣,這些香味就像派對的人群一般,在鼻腔裡手牽著手歡快的跳舞。她滿意的閉起眼睛,任由母親牽著她的手不斷前行,回到她們位於霍格華茲的休息室去,那片她母親耗費青春年華與其它巫師共同建造的魔法天地。海倫娜知道這個地方對於母親有多麼重要,但對她而言恐怕並非如此。

再過不久,海倫娜也要成為真正的霍格華茲學生了,在睡夢中,她總是夢見自己被分類帽宣布成為雷文克勞的一員,大片的藍色人影起身為她歡呼,母親則遠遠望著她,並投以欣慰的微笑。然而她卻也不只一次的在床邊暗自祈禱,拜託分類帽不要把她分到母親創建的學院去,如果可以的話最好連上學都不要…
「海倫娜,趕緊換件衣服吧。已經要入學了,這樣懶散是不行的。」
她睜開雙眼,發現母親用那雙澄澈的眸子望著自己,那是充滿期盼與溫柔,卻又帶些責備的眼神。海倫娜趕緊別過頭去,匆匆換好衣服,忍不住貪婪地眷戀著鼻尖留存的風鈴花香氣。

第一章結束,繼續食用前請先注意:
(一)此為以海倫娜.雷文克勞(羅威娜.雷文克勞之女)為中心的同人創作,並含有高度關於霍格華茲創始人的虛擬情節
(二)為符合中世紀設定,因此許多原著中的東西並無法出現,但同時也會新增新的魔法物品,盡量與JK羅琳女士筆下的《哈利波特》系列對應;用語部分為使讀者容易理解,則以現代用語為主
(三)不是CP文,喜歡看愛情題材的可能會覺得這篇是歷史科普XD
(四)更新非常、非常、非常緩慢,不知道十年寫不寫得完(
(五)整體而言會按照JK羅琳女士筆下的劇情走向走(只要她有提到的我便會盡量遵守),如不能接受請自行退出

回到總目錄#1
前往下一章#9
37

本文作者

  • 初級巫師
  • 41  137

酪梨小鮭xD @Taegi

2
先佔一樓,以後慢慢蓋電梯:
主樓 第一章
#9 第二章
#13 第三章
#17 第四章
#19 第五章
#20 第六章
#22 第七章
#26 第八章
#27 第九章
#29 第十章
#35 第十一章
#37 第十二章
#40 第十三章
#42 第十四章

943企鵝 @ciaoti

2
@Taegi
酪梨好棒0.0b
文筆也很好
感覺聞到香味了

青檸野莓薄荷茶🌿🍓 @Yen0607

4
(跟著進來踏踏#

酪梨的文筆真好//
覺得描寫的文字和敘述都很有畫面感,能營造出這樣的氛圍好厲害ˊˇˋ
比較少看到海倫娜中心的文,期待未來的故事發展~❤️

悠悠黑湖裡,子寧不嗣音? @jadeite

1
開頭就感覺文筆很好呀
先收藏起來,等我把自己的海蓮娜故事想好後再來看~

酪梨小鮭xD @Taegi

7
@ciaoti
謝謝企鵝捧場,一起來聞香香的花花ξ( ✿>◡❛)
(遞上一杯花茶和一盤三明治

@Yen0607
喔喔喔是鯖魚大神,我、我是你的小粉絲(〃∀〃)(雖然看完文之後忘了按讚,等等就去補XDDD)
歡迎來踏踏,這是您的花茶,請慢用~
謝謝鯖魚的鼓勵,會好好把故事寫下去的!

@jadeite
歡迎光臨(倒茶,感謝你的稱讚與收藏d(`・∀・)b
我好期待你的故事,感覺很精彩~如果你願意的話,也歡迎和大家分享喔!

另外小小補充一下,我昨天可能一個精神疲勞,不小心把風鈴花的花季誤植成三月了,真正的花季是在四月中旬到五月才對,現在已經更正
文章中提及的風鈴花,更精確的說法是藍風鈴,英文為Bluebell(俗名)或是Hyacinthoides non-scripta(學名)
是不是很漂亮呢(´▽`ʃ♡ƪ)

圖源來自這個網址:https://www.countryliving.com/uk/out-and-about/a534/the-best-places-to-see-bluebells-in-the-uk/
歡迎大家點進網站,看看更多關於這種美麗花朵的介紹喔~

悠悠黑湖裡,子寧不嗣音? @jadeite

2
@Taegi 感謝期待~
真的好漂亮!!!
嗯...要分享故事...我得先把前面的情節先打完才有辦法...目前是有打算要用番外的形式寫

祝生日同天的麥教授生日快樂xD @vivian04su

2
文筆好好!(✪ω✪)
感覺當校長的女兒真的壓力有點大啊😅
然後風鈴花真的好漂亮(〃'▽'〃)

酪梨小鮭xD @Taegi

3
@vivian04su
吉吉安惡聯小夥伴你好~感謝你的支持!
抱歉昨天按了讚之後因為麻生忙碌就忘記回覆了(抹臉
個人也覺得海倫娜壓力應該蠻大的哈哈哈…大家好像都很喜歡風鈴花呢♥(´∀` )人

酪梨小鮭xD @Taegi

10
第二章來啦~這節寫的比較散亂,希望還是有達到過渡的效果
關於此篇故事的設定礙於文章篇幅,會在留言處額外進行補充
那麼,正文下收:
【第二章:入學通知】

「我告訴過妳很多遍了吧,海倫娜。」羅威娜.雷文克勞將雙手環抱胸前,有些無奈地看著女孩和她桌上一張張雜亂的羊皮紙卷。原本應該位於書桌左側的墨水瓶倒在紙上,黑色液體沿著透明玻璃瓶流淌而出,形成一座小小的池塘。
「對不起。」海倫娜舉起魔杖,正打算把桌面收拾乾淨,女人卻比她早先一步,快速的從袖中抽出魔杖。
「哆哆潔。」墨水立刻消失殆盡,留下被浸泡到溼答答的羊皮紙。羅威娜又在空氣中比劃了一下,羊皮紙唰的恢復乾燥,邊緣還多了圈精緻花邊。
女孩默默收回魔杖,縮起頸子。女人方準備開口,一陣清脆的敲門聲打破這尷尬的局面。滿頭紅髮的海加.赫夫帕夫頂著蓬鬆髮髻推開門板,另一手端著一個木盤,裡頭盛滿了各式豐富甜美的水果。
「喏,別總是對海倫娜這麼嚴苛啦,羅威娜。」她俏皮的踏進房內,對海倫娜眨眨眼。
「快吃點水果吧,距離午餐還有一段時間……這蘋果可真甜,真不知道那些麻瓜怎麼會想要把它煮熟了才吃,脆脆甜甜的不好嗎?」赫夫帕夫拿起一顆蘋果豪邁咬下,口中嘟囔著。
「麻瓜認為水果有濕氣,不宜生吃。即便這根本沒什麼根據可言,他們從以前就深信不疑了。」羅威娜仍舊是副冷漠口吻,嘴角卻勾起淡淡的笑容。
「對了,海倫娜,妳真該去大餐廳看看。」赫夫帕夫突然轉頭,看著海倫娜說道。
「我嗎?」海倫娜有些詫異。
「當然啦甜心,不然會是誰呢……而且是個好消息呢。」
海倫娜等不及赫夫帕夫說完,立刻提起裙擺,朝著大餐廳的方向直奔而去。她心裡大抵知道是什麼東西來臨了。

「妳一樣善於應付孩子,海加。」羅威娜望著海倫娜離去的背影,忍不住嘆口氣,「哪像我……」
「沒事的,羅威娜。」赫夫帕夫又拿起一顆葡萄放進嘴裡,「不如讓我來請教建立霍格華茲城堡的大功臣,羅威娜.雷文克勞女士,我們對於尚未入學的學生一向抱持什麼態度?」
「你是有魔法的,抑或你不是。」
「那就對啦,妳要相信那孩子,她是有魔法的啊。」
赫夫帕夫笑著拍拍羅威娜的肩,後者有些不自在的把她的手輕輕推開。
「我說啊,海加。」
「怎麼啦?」
「這水果不是請我跟海倫娜吃的嗎……妳怎麼快吃完了呢?」
赫夫帕夫聞言,驚訝地望向木盤,上面只剩兩顆嫣紅的小漿果。她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抹抹嘴,端著木盤出去了。羅威娜目送她離開之後,決定往大餐廳的方向邁步。
 
海倫娜雙手緊緊捏著信件的邊緣,捏得紙都有些皺了,一旁的貓頭鷹睜著兩只圓滾滾的眼睛望向海倫娜,見她不理睬自己,索性將頭轉過去,慵懶的打起瞌睡來。
棕色羊皮紙的最頂處,簽上了四位學院管理者的優雅署名,海倫娜對這四個名字簡直是熟悉到不能再熟悉了:高錐客.葛萊分多、海加.赫夫帕夫、薩拉札.史萊哲林,當然還有羅威娜.雷文克勞。她甚至還親眼見過他們、跟他們一同說話與用餐呢。
緊接著署名是一排蟾蜍造型的裝飾紋樣,在紋樣之下則用花體字寫下最重要的訊息:
「親愛的雷文克勞小姐:
我們愉快地通知您,您已獲准在霍格華茲魔法與巫術學院就讀。隨信附上所需書籍及裝備一覽表……」
海倫娜的雙眼緊黏著文字,像是一不留神這些墨跡就會飄走似的。讀完正文之後,她將目光轉移到旁邊的入學用品清單,雙眼快速掠過大釜、黃銅天秤、玻璃小藥瓶、工作袍等族繁不及備載的品項,讀到「魔杖」這個字上的時候,她停了下來。
海倫娜看過無數次母親的魔杖,她總是能如此優雅的使用那根修長魔杖,輕易揮出各式各樣的咒語。她還知道母親的魔杖是鳳凰杖芯、山毛櫸木,柔韌而又富有彈性—
「海倫娜。」
她趕緊轉過頭去,母親深邃的眼睛直勾勾盯著她瞧,身上披著外出時總不離身的黑色斗篷。
「母親,我們要去哪?」
「普蘭蒂佛市集,替妳買入學用品。」
羅威娜向前一步握住女兒的手,海倫娜感受到周圍突然漆黑一片。有多股來自四面方向的力量向她擠壓而來,胸口完全透不過氣,像是被緊緊地勒著。下一秒她們便消失在大餐廳的窗台邊,原本沉浸睡夢中的貓頭鷹嚇了一跳,趕緊拍著翅膀飛出窗櫺。
 
過了幾秒鐘後,海倫娜終於慢慢恢復視覺,一陣強烈的暈眩卻隨之而來,身子不小心又栽了下去。她踉蹌起身,赫然發現自己與母親身處一片斷崖之上,前方就是廣袤的蔚藍大海,充滿鹹味的海風撲鼻而來。
她們所站立的地面既平坦又長滿鮮嫩的青草,然而只要再往前幾步,就會從陡峭的灰色岩壁跌落,直直墜入海水包圍的深淵。大海在太陽的照耀下發出炫目的光芒,就像鑽石粉末散落在水中一般,連朵朵白雲的邊緣都鑲上金色細框。海倫娜看風景正看得出神,站在一旁的羅威娜口中念念有詞,接著又不疾不徐地從懷中掏出根長杖,往地面敲了三下。

前方地面應時裂開,從草皮間露出一條往下延伸的石頭階梯。從地平面上並無法看出身處黑暗之中的這條密道能通往何處,只覺有股濃烈的魔藥氣味竄了出來,還伴隨著生物的體味、鮮明的香料味與像是在燃燒東西的味道。這些氣味非常強烈,惹得海倫娜不禁皺起眉頭。
「我們到了,走吧。」
她的腦中充滿各式各樣的疑惑,但還來不及提出任何問題,羅威娜已經拉著她走入密道之中。密道內部黑暗而寧靜,僅能從遙遠的前方隱約聽到騷動、歡騰的人聲。偶爾,有些小水珠會從密道頂端滴落,滴在母親的袍子與長髮上,但她連看都沒看一眼,就像沒注意到似的。海倫娜則饒富興致的一邊彈掉髮絲上的水珠,一邊還惦記著入學通知信上條列的所需物品清單。
海倫娜所始料未及的是,雖然因母親身為霍格華茲的教職員工,對於普蘭蒂佛市集早有所耳聞,然而當她真正踏入這片不曾來訪的土地時,仍然如此徹底而深刻的被眼前景色給震懾住。

回到總目錄#1
前往下一章#13

酪梨小鮭xD @Taegi

7
關於第二章一些設定的小補充:

由於霍格華茲創始人的故事大約發生在10世紀末至11世紀初,小鮭我這幾天努力去讀了一些中世紀歷史的資料,也有參考哈利波特中對於這段時期所提及的設定
結果發現,隨意挖的坑彈性過大,根本是直接再開一個平行宇宙XD
因為這個年代所能出現的東西真的頗為稀少,即使撇開火車、公車、呼嚕粉、魁地奇、番茄、玉米等在原本世界觀中不足為奇的物品,在這個年代都還沒出現這件事不談,倫敦也是從13世紀左右才展開了暴風性成長,一步步邁向國際都市的道路
在多重的考量之下,為了貫徹哈利波特世界觀中與麻瓜歷史緊密相連的特色,我決定將「斜角巷」更改成「普蘭蒂佛市集」,地點也從倫敦搬到了一個充滿傳奇色彩的海岸城鎮,大家可以期待一下這個市集會跟斜角巷有什麼不同(大家不妨猜猜看是哪個城鎮,接下來的故事也會再稍微提到這個地方
當然因為手頭資料有限,因此如果哪裡不小心出了紕漏,也歡迎大家提出,我會盡快進行修正~
最後小小提一下,文章前段赫夫帕夫提到麻瓜都要把水果煮熟再吃,這點在當時是真實存在的事,因為那時的人類相信從古希臘流傳下來的醫學理論「體液學說」,認為人體由血液、黏液、黑膽汁跟黃膽汁四種體液組成,水果對他們而言是涼性(或說濕氣重)的食物,因此要加熱烹調,以免破壞身體。
感謝讀到這邊的你,希望能在之後的章節中持續與你見面!

943企鵝 @ciaoti

2
@Taegi
酪梨好細心~
歷史部分都很考究
喜歡你的文章!

酪梨小鮭xD @Taegi

1
@ciaoti
謝謝企鵝(遞茶,附上一盤司康
因為覺得要盡量符合現狀,所以做了點功課,鵝鵝喜歡真是太好了ʕ ꈍᴥꈍʔ

酪梨小鮭xD @Taegi

13
第三章來了~因為本人喜歡碎碎念鋪墊的個性,大約第五章或第六章之後才會正式進入霍格華茲喔~
現在的描述主要是在完善世界觀以及為後續角色發展鋪路。
不知道這個市集跟大家想像中的一樣不一樣呢(笑
無論如何,正文下收囉:
【第三章:普蘭蒂佛市集】

「長鼻藥水!一瓶一西可!」
「剛熬煮好的洋蔥蟾蜍湯,兩西可就能享用,隨湯附贈神秘小禮物!」
「最漂亮的貓頭鷹!女士,您真該替您家少爺添上一隻!」
位於地底的市場充斥濃郁而雜亂的氣味,用簡陋木桌和白色布料搭成的小帳篷,沿著地底空間最外圍緊密的圍成圈狀,每頂帳篷內部都是擺攤者的巧思和驕傲:顏色繽紛的藥水、鏗鏗鏘鏘的金屬製品、香噴噴的食物、不停冒出滾燙熱煙的大釜、木桌上各式稀奇古怪的魔法道具,還有專門賣古老羊皮紙卷的店家……市集內充斥牽著孩子的母親,她們埋首向店主議價、精挑細選,一旁的小巫師們也都滿臉自豪,看來萬分期待九月一號的來臨。
圈狀的市集之內是塊圓形空地,一座刻有石雕的噴泉高高矗立在空地的中心。海倫娜定睛看了看,精緻的浮雕上,刻著一對意氣風發的男巫和女巫,他們抬高精緻的臉龐,像是對世界上的一切都滿意萬分。在巫師的雙腳之下,家庭小精靈、人馬、妖精以及另一個人形生物帶著無限崇拜的神情望向他們,人形生物應該就是麻瓜了,她心想,因為那人雖然長得跟巫師沒有什麼區別,手上卻沒有魔杖。
在海倫娜仍舊對著噴泉若有所思的時候,羅威娜早就以非常驚人的速度替她揀選了一組小藥瓶和黃銅天秤,有著一身腫胖身材的女巫笑嘻嘻接過叮噹作響的錢幣,擔保絕對會將「尊貴的羅威娜.雷文克勞女士」所需的物品,完好無缺送到霍格華茲去。她說完一大串天花亂墜的讚美之詞之後,也不忘誇了誇海倫娜長的有多像母親—儘管海倫娜並不完全贊同這件事,她還是輕柔的說了聲謝謝。
羅威娜也不卑不亢的向女巫道了謝,正準備牽著海倫娜到下一個攤販時,一隻耳朵尖長、身上套著袍子的妖精突然靠了過來。他走到羅威娜面前,示意她停下腳步。
 
「您好,女士,我叫里奇,誠摯地邀請您加入我們的『古靈閣計畫』。」
里奇邊說,邊對羅威娜深深一鞠躬。
「是這樣的,女士。」他搓著雙手,臉上露出諂媚的笑容,「我們妖精一向對金錢十分敏感,我們從以前就時常在金融方面被賦予重任,相信這點您肯定很清楚……銀行事務交由我們處理絕對是最好的選擇,已經有不少巫師都投入這項計畫之中。總而言之,我們最近打算在英格蘭東南部的一個地方—倫敦城,您應該知道那裡,女士,像您這麼聰明的女士肯定也聽說過那裡。」
「然後呢?」雷文克勞淡淡地問,揚起一邊眉毛。
「只要一個金加隆,一個就行。我們要在倫敦一條叫「斜角巷」的街道裡建立固定的據點—畢竟您也知道,像我們這種管理金融的行業,像其他店鋪一樣趕市集並非長久之計,總該有個據點讓我們能更安全的守護大家的財產。我們看出倫敦有著無限的潛力,當然啦,不是現在,現在還沒有到那座城市的全盛期,但是在未來,或許全英格蘭的人都會聚在那兒……」
「啊,我又太多嘴了……總之,我們預計在倫敦斜角巷建立一間叫古靈閣的銀行,讓巫師們都能在那裡寄放自己的貴重寶貝,我們還預計派出龍來守護那些金庫,不讓入侵者肆意妄為,只要一個加隆,就可以優先替您開戶—」
「謝謝您,但我目前可能還不需要。」
「不好意思,女士,但只要一個加隆……」
「如果我有需要的話,之後會再與你們聯繫,好嗎?」羅威娜的語氣十分溫柔,但只要能聽出一點端倪,就感覺得出現在最好別再與她談這件事。
「這、這……好吧,謝謝您,女士,祝您有個美好的一天。」里奇又深深一鞠躬,有些狼狽的跑開了。
羅威娜沒有多看里奇一眼,她牽緊海倫娜的手,往另一座帳篷走去。
 
「噢,看來有大人物光臨了。」她倆一踏入帳篷,一位眼神和善的年邁男子便站起身來迎接。一绺白鬍子又長又濃密,雙眼散發出睿智的光芒,手上則佈滿了大大小小的繭。這頂帳篷內既沒有掛得琳瑯滿目的商品,也沒有色彩繽紛的裝飾,只有一個個深色的長型盒子從地上堆到帳篷頂端,就像用盒子砌了面高聳的牆。木桌上簡單放著幾支尚未成形的魔杖、一把雕刻刀、還有一大堆雕刻後所遺留下的木屑。
「好久不見,奧立凡德先生。」
「別這麼客氣,叫我查爾斯就好,那樣親近些。再說,應該是我要對您使用尊稱才對,雷文克勞女士,您看來還是跟多年前向我來買魔杖時一樣,聰明伶俐而又充滿主見……不得不說,您女兒長得和您真像。」
「謝謝您,奧立凡德先生。我信任您做魔杖的手藝。」
「我們世代都是做這行的,只希望別砸了招牌就好。話說回來……您叫什麼名字,小姐?」
查爾斯.奧立凡德突然轉向海倫娜問道。海倫娜被突如其來的問題嚇得一愣,回過神後趕緊急促回答。
「海倫娜。海倫娜.雷文克勞。」
海倫娜緊張的嚥下口水,屏氣凝神的聽著,奧立凡德的一字一句在她耳裡聽來都彷彿是某種神諭,或是審判。
「我記得每根我製作過的魔杖,也記得那些魔杖的主人是什麼長相、什麼性格,我甚至可以猜到他們未來又會到哪裡去……海倫娜小姐,請您要記得一件事,就是從來都並非巫師挑選魔杖,而是魔杖挑選巫師,因此您只要如實顯露出真正的自我就好,好嗎?」
「嗯。」海倫娜眨眨眼睛。
「那就先從這支開始吧,鳳凰尾羽、榛木、十吋半。」
海倫娜接過魔杖,偏淺木材底端有個小小的圓球,掂在手裡的重量比想像中還要輕一些。她試著揮揮魔杖,並沒有任何令人驚喜的東西從尖端冒出來。她又揮了幾下,魔杖卻像緊閉的蚌殼一樣紋風不動。
「真是不湊巧,不然……換這支如何?龍的心弦、懸鈴木、十二吋。」
這次遞到海倫娜手心的是杖柄略扁的深色魔杖,上頭纏著帶葉片的藤蔓花紋,修長外型令她想到母親所擁有的魔杖。對了,那支美麗又充滿力量的魔杖,鳳凰尾羽、山毛櫸木,大約有十三吋之長—
說時遲那時快,原本在她手中毫無動靜的魔杖,突然「碰」的一聲,伴隨劇烈的光亮和聲響炸成了碎片,引起隔壁貓頭鷹攤子老闆大聲驚叫。海倫娜還沒有反應過來,茫然看著手中的魔杖碎片,奧立凡德趕緊將地上碎片收拾乾淨,又輕輕的揮了下魔杖,將她手心上的碎片也都撿拾起來。
「魔杖自體爆炸這種事情並不算罕見,海倫娜小姐,請不要過於擔心。」查爾斯.奧立凡德一邊說著,一邊轉過身去,從身後的魔杖牆中抽出另一個盒子。
「不過看剛才這副樣子,我覺得我大概有個想法了。您先試試吧,海倫娜小姐,這次應該能成功。」
她拿起魔杖細細端詳,這次也是支深褐色的魔杖,杖柄呈現螺旋構造,讓她想到獨角獸前額上的角。握把的地方圈了一個小小的金環,剛好抵住她的指尖。她緊握魔杖,緩緩在空中劃出圖形。
一陣暖流竄過全身,她感受到全身都輕飄飄的,像是要飛起來一樣。魔杖尖端噴出了璀璨星火,將整頂帳篷照耀得光亮無比。海倫娜回頭一望,母親嘴角似乎勾起淡淡的笑容看著她。她又回頭看了看奧立凡德先生,只見他溫柔接過海倫娜手中的魔杖,滿懷愛意與珍惜的把它放進長型盒子裡,又小心的用布料包裹起來。
「這就是了,龍的心弦、栗木、九吋半……很耐人尋味的組合,海倫娜小姐。我之後會將您的魔杖送到霍格華茲去,期待您用這支魔杖創造出與您母親一樣輝煌的成績。」
海倫娜還沉浸在觸摸魔杖時那種欣喜的感覺,她的臉頰漲紅、雀躍的向奧立凡德道謝,隨即招來母親一個充滿警告性的眼神。
「恕我直言,雷文克勞女士,也許我說錯了一件事。」
她們正要離開帳蓬,奧立凡德突然對著羅威娜說道。
「您的女兒在本質上有一點或許與您天差地遠,然而我相信她也會是位出色的女巫—而且可能不是我們常規所能想到的天分,請您多加注意她在哪方面特別有天賦。」
「謝謝您,奧立凡德先生,我會記得這件事的。」羅威娜說著,轉頭看向海倫娜,後者正用一雙充滿疑惑的澄澈眼神看著她。
「我們走吧,妳還有大釜跟袍子沒買呢。」她一邊說,一邊牽起海倫娜的手走了出去。

回到總目錄#1
前往下一章#17

雪珍❄️雪雪之家 @Amity

1
@Taegi
天啊!你更文的數字也太......!
我兩篇是你的一篇(搞不好更少XD
而那你也太會寫哩!!!

小魚🐋和拜月獸泡溫泉🌕 @shaoyu

1
@Taegi
剛剛看完三篇,你的文筆真的很好耶(崇拜
(默默按下訂閱)
期待後續的文(獻上南瓜汁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