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神的聖物】老魔杖的我〔單篇完。〕

發表於

老魔杖的我

我曾是守護著生死之隔冥河河畔的一棵老樹,與老夥伴的夜騏一起。世代相傳翱翔天際的夥伴,以生者之姿凝視著地上的死亡,時而陪伴、時而引導站在生死交界處,仍是生者的靈魂。而扎根於此的我,幾乎擁有了永恆,在奔騰的冥河與虛無的空間裡,我是界定生死之空的座標。時間並不存在於此,一縷幽魂復一縷幽魂,擁有自我意識初來的小水滴在冥河上飄蕩,漸漸的、漸漸的,開始如回歸母親懷抱般融入冥河之中,而身為座標的我,便是將飄蕩的水沫與水滴完全融入冥河的空間分界的存在。

本以為我會一直如此存在,無始無終、不生不死。仰望亙古虛空的我,總是在心中描繪著從未見面的夥伴。來到此處的幽魂中是否也有夜騏呢?我總是不禁如此想著。回歸冥河的靈魂們早已沒有了分別,我明明是最清楚不過了呀,卻還是不禁如此想著。

這樣的我,有天,被與「我」分離了。在全身覆著寬大黑色斗篷者的手中,第一次看到巨大的接骨木佇立在冥河畔的景象。那是「我」,曾經的我、孕育了我的主幹。冥界的接骨木其實本不該能如此輕易被折枝的,是我的妄念被發現了嗎?我如此的猜想著。

接著,我之中被置入了什麼,我成了新的我。新的我是什麼樣的我?沒有多久,我發現我中芯,竟是夜騏的尾羽。

這是什麼樣的心情?陌生的情緒充斥著我,無法理解,但是感覺不差。

是喜悅喔。理解生者情感的牠,我的芯,如此回答著我。原來這是終於能與夥伴見面的喜悅嗎?我如初生嬰兒向我的芯、我的夥伴學習著生者的一切。

喜悅安樂並未維持多久,持有著我們的人,似乎是位喜好武力與競爭之人。與認為生死是同一件事,不明白生有何喜、死有何悲的我不同,隨著沾染的血腥愈來愈多、愈來愈濃,沉浸在我們的強大之中的持有者,令我的芯發出了悲鳴。

我的芯,曾經的夜騏,是除非反擊或迫不得已,否則甚至只食用死者之軀,是最為溫和仁慈的生靈呀。

只沉浸在力量之中、畏懼死亡的持有者,和總是面對凝視死亡的夥伴,並不合拍。對於我來說,所有生靈都是一樣的,並不存在必須忠心「主人」的概念。和即合,不和即散,我說服了我的芯,遵從持有者處學來的,人類最喜歡的決鬥的規則,開始追尋下一位合拍的持有者。

結果卻事與願違,漫長的歲月更替,喋血的歷史之路上,我們始終無法與心目中的持有者相遇。悠久的時間裡,我們只有放棄了尋找能廝守一生的持有者,彼此相互依偎。最後,我們發現,不知何時起,我們總是為持有者帶來不幸。


和穆齊夫.葛果羅威相遇是在那許久許久之後,這位幾乎是我們最滿意的持有者了----他雖然也追求強大、像過去的持有者們一樣利用我們誇耀自己,卻也認真探究世界的真理,為了精進己身,為了回應他忠實的顧客。

我們想這麼安定下來,在小小的店裡躺著看著來客進進出出,終於來到的安寧卻像是虛假一樣,曾經來自寧靜祥和的我們已經忘卻了這份理所當然。

如果我們像過去那般,也為他帶來了不幸與血腥怎麼辦?心頭揮之不去的顧忌糾纏著我們,最後,我們允許了卑劣之徒以我們並不認同的方式將我們自他身邊帶走,只祈求這位曾經的持有者別擁有與我們一樣的命運,就此一世安康。


之後的血腥與暴戾,是我們最熟悉的日常,早已麻木,卻無法說我們絕不後悔,我一次又一次的將生靈們送回我的故鄉。在那即使是閱遍古今競爭的我們看來也算少見的精彩決鬥中,我們擊斷了一支魔杖的同時被成功的贏了過去。新的持有者擁有歪斜的鼻樑和一雙銳利、透徹卻又黯淡的雙眸。

這將是與我們最合拍的持有者,能駕馭我們沉重血腥的業,我們擁有一樣的味道。

幾乎一瞬間,我們便得出結論。所有的魔杖都能一眼認出巫師們的本性,我們當然也不例外。看著新持有者斷裂的舊魔杖,正常而言只要其主未死,未被拋棄的魔杖便不會死,我們是可以修復魔杖的。

但是這支魔杖的魔木與其中的鳳凰尾羽,卻黯淡而失去了生命的光芒。

新持有者,阿不思.鄧不利多,如此強大又有才能的年輕人,經歷了足以令心靈死亡的磨難。這對一樣歷經多年的我們而言並不稀奇,但難能可貴的是,即使心靈瀕臨死亡,卻能守住初心、繼續精進。

那份活力,成功的吸引了我們,令我們決定成為他的夥伴。

歷經千年的我們,卻是第一次與持有者相守,從年華正盛到銀髮蒼蒼,我們成為最緊密、最心靈相通的搭檔。漂泊千年的我們,終於明白其他魔杖為什麼與巫師們長相廝守。

然而所有的一切,最終都有結束之時,生者世界沒有什麼永恆不朽,擁有時間的世界永遠在變遷。

即使是如此愉快的搭檔也到了結束之時,我們遵從阿不思的意願,將我們的使用權移到了哈利.波特身上。

一開始,我們並不明白為什麼阿不思如此安排,哈利.波特在我們看來,並不足以承擔起我們的業與盛名,直到最終之日的到來。

直到最終之日到來,哈利在結束時打開了真相,展現出了耀眼的勇氣與覺悟。
是的,直到此時,我們才終於認可了他。

而當哈利與死敵對峙時,我們差點笑出聲。

原來,我們存在的意義在此嗎?

有什麼能比來自冥界與守護、引導生死之界靈魂的我們,更能明白如何接引一片破碎的靈魂而不傷及生者的?知我們者,莫過於阿不思啊。

之後,哈利明智的做出了選擇,讓我們修復了他的魔杖。當濕潤的黑土覆蓋而上之時,我們安心的合上雙眼。

終於可以回去了。

最後的最後,我們迎來了安息。
  
16

本文作者

  • 中級巫師
  • 65  1400

悠悠黑湖裡,子寧不嗣音? @jadeite

4
嗯,看到翔楓感嘆沒有老魔杖的故事
覺得老魔杖很有意思的我就決定動筆啦
大概花了2-4小時(嗯,到底是2小時還3小時還4小時我還真的不知道,也不知道到底寫了幾個字,反正手機打完之後就發了😂)
希望各位看得愉快~

祝生日同天的麥教授生日快樂xD @vivian04su

2
寫得好棒(=^▽^=)
一根魔杖得一直被迫殺人、換主人的確蠻辛苦的ಠ~ಠ
死神聖物終於湊齊囉~

悠悠黑湖裡,子寧不嗣音? @jadeite

1
@vivian04su 感謝稱讚💖
其實最痛苦的是仁慈又有忠誠的夜騏之芯
不懂人情到甚至被認為是不祥的接骨木其實是因為夜騏痛苦才痛苦~
以及鄧不利多雖然計畫將老魔杖傳給哈利,但我覺得原著中最後的方式應該不是他計畫好的
雖然這些想法寫不進再如何心靈相通卻還是不懂人世的老魔杖自白裡😂

悠悠黑湖裡,子寧不嗣音? @jadeite

0
啊,對了,忘了說
最開始把接骨木折下的手我故意寫得很模糊
究竟是三兄弟中的老大無意間得到了彼岸之枝和兄弟們一起製作了死神三聖物
還是死神為了同時實現接骨木之枝與三兄弟中老大的願望才創造了老魔杖
就交由諸君想像啦~

悠悠黑湖裡,子寧不嗣音? @jadeite

0
丟word發現...內文共2061字,加標題、說明2379
我打字的效率也太差了吧......(笑哭

酪梨小鮭xD @Taegi

1
從魔杖的角度寫文章,這種視角超特別的!
喜歡你的故事✧◝(⁰▿⁰)◜✧

悠悠黑湖裡,子寧不嗣音? @jadeite

1
@Taegi 謝謝喜歡~在看到翔楓的感嘆後故事就自動冒出來了~
雖然那位令老魔杖還算滿意的持有者的名字其實我根本就不記得了,是發現老魔杖的自白裡有他才去查的(好奇怪的順序)
話說,後來去翔楓的整理樓看死聖另外兩篇故事才發現...好像只有我從頭到尾都沒有對話耶...
嗯,魔杖本來就不是用語言對話的嘛(自己說

這是討論串底端!何不幫忙讓這串魔法煙綿延下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