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獸與他們的產地x爆竹》

發表於
我想寫一個布萊克家的人的故事,在怪產背景下,這位被布萊克家淘汰的爆竹先生,能否悄悄偏離原生家族的否定,獲得溫柔以待。  副配對:紐特蒂娜、雅各奎妮。

關於    馬里厄斯·布萊克(Marius Black)
馬里厄斯·布萊克是另一個不幸的家族成員,名字被無情地從族譜繡帷上燒掉——罪名是生為一名爆竹。不只任何麻瓜牽扯上關係的事物,布萊克家族顯然不喜歡家族中有不會魔法的傢伙存在。可憐的馬里厄斯。


出處來自
https://www.hpfl.net/forum/thread/27966
「布萊克家族」族譜樹狀圖

由燉煮獸足的豆腐鍋.枚亞xD@windmar巫巫翻譯




 你在十一歲被發現是爆竹,看見自己的名字成了燒焦的黑洞,你明白這一刻就在黑洞裡了。

『永遠純淨』與你無關,期待的凝視與你無關、精緻的樓房與你無關,屬於你的房間也無關。你太迷茫,一股腦地鑽進美國。


找到了小小的孤兒院、孤兒院附贈的寄宿學校後來是小小的工作,毫無知覺的生活,一切都越來越慢,忍受著謾罵,骯髒、流浪孤兒甚麼的。你像靈魂都被抽離。

你的靈魂是彌留之際的燕子,牠何時活得過來?


曾經小小的自己翻過族譜,被移除的家人大有人在,你逛滿家裡輝煌但陰暗的每一處、承受過純種至上的壓力,也已經足夠。

可是你從此沒了聲響。


直到那天,你看見一隻玻璃獸,一個高瘦的即將與女人離別的男人與一個美麗的、偷偷笑的少女的女人,他們都是巫師。

體內的血第一次不再冰冷。

馬里厄斯.布萊克沒意識到自己瘋了似的大喊並叫住了他們。

你漂亮的灰眼睛不知道為何盈滿淚水,你稍稍整理了雜亂的黑長鬈髮,向那女人行了紳士禮。

『我是紐特.卡曼德,請問你找這位女士有何事情?』
他看起來散發著不開心的氣息。

『我是蒂娜.金坦。紐特,你延誤了飛機是不想回去喔!』
女人笑得越來越少女。

你說,你太久沒有遇見魔法界的人,太驚訝了,你說你其實是爆竹,你說......

『我是被巫師家族遺棄的。』

太交淺言深,可是你的靈魂終於甦醒了,奈你何?

『蒂娜!妳不......』

沒關係,你說,我跟你在下一班往英國的飛機就一起回去好不好?

『好。』

三人回到金坦的家,下一秒,奎妮又大叫了。

『蒂妮!你又帶了一個更俊秀的男人回來!你不是......你不可以!』

『奎妮!他只是客人!』

你與卡曼德看見臉紅氣噗噗的她去備茶水。

你無奈地發現他在一旁笑得很開心。

『你喜歡她齁?』
你悄悄問。

他慌張地收起笑容,收的笨拙。

你第一次笑了起來,發自內心。

你漸漸放鬆的在他們家開始生活。
 
紐特常鑽進那個皮箱,你也進去照顧了好多天奇獸們;你幫奎妮.金坦在她出去時打理家,順便逛逛;你在他們的圈子裡,吃著香氣四溢的高品質餐點,你羨慕的握著紐特的魔杖,想像它發出光芒。
 
 
你的靈魂是一隻死氣沉沉的燕子。他總算歸來。
 
 
他們的家是可愛的魔獸們的產地,是散發黃光的魔法之家,是你生命的出生之地。
 
你自四歲起就沒哭過,現在的你,二十八歲。
 
 
你任憑壓抑太久的淚滑落。
 
 
某天假日的談心時間,讀心者奎妮抱著你,絕望又釋懷似的的苦喊於房內蔓延,紐特與蒂娜施了隔音的咒語。
 
 
隔天,奎妮幫你梳理、整燙過黑亮的黑長捲髮,換上柔軟精緻的衣裳。
 
『馬里厄斯,你不是布萊克家的人,你是最完美的『巫師』。』


我們愛你。






後記:

     被永久移除的帳號寫的他是在寫太爛了所以又想寫了。





#主樓  第一章

#3        第二章  

#4        祖世代 獾→獅《罪孽》

#5         第三章

#6    祖世代    《過客》
4

本文作者

  • 基礎魔法學習者
  • 33  354

疾疾,六爻凱蘭崔爾雷文翼俐思璞露燈師現身 @jadeite

0
沙發?
感覺設定很有趣,想問問是這是官設、官方人物私設、還是全部私設???
馬里厄斯這個名字總覺得好眼熟......

仙人掌貓 @uoona

1
@jadeite

馬里厄斯·布萊克(Marius Black)
馬里厄斯·布萊克是另一個不幸的家族成員,名字被無情地從族譜繡帷上燒掉——罪名是生為一名爆竹。不只任何麻瓜牽扯上關係的事物,布萊克家族顯然不喜歡家族中有不會魔法的傢伙存在。可憐的馬里厄斯。

仙人掌貓 @uoona

1
走過布萊克大宅二樓,四周掛著祖先們雕花裱框的人像,架著裝飾華美的燭光投射男孩的影子,不算太暗。

你的房間在廊道中央的左手邊,房間裡有著舒適的銀絲絨床鋪、古典的吊燈刻著蛇的紋路。扶手椅掛著暗紅色的毛毯,再一旁是中等書櫃。你只將它漆過,它是讓你安心的深深藍色。

你喜歡簡約卻依然華美的事物。

布萊克夫人走了進來,要你去預定的家教時間學習,手上拿著魔杖。自小你做的不符合優雅、家訓,就必須遭受魔法的束縛懲處,或關進專門逞罰的小空間。

你渴望的看了一眼房間,期待著自己會魔法,走進教室。

你大致上都學得不錯,家規、禮儀、男士守則、課業,唯獨沒有展現魔力的跡象,大人們都很著急,你始終承受累積起來的壓力。

『你有了跡象後要成為優秀的史萊哲林。』

『聖蒙果治療師都查不出來?』

『不能讓其他親戚評論甚麼。』


直到十一歲那年,第二十四份檢查報告出來,你遭遇到永遠不會魔法的死刑。

你溺進水裡,暗流將你拽下不見五指而冰冷的深淵......


你自床上驚醒,汗流浹背,小叔幫助而遷移至美國的小時候(家人不知道小叔的支援)到返回英國紐特家,都噩夢連連。


『來吃早餐囉!我哥哥西瑟.卡曼德也是溫暖的赫夫帕夫,我出門時他會過來。你也可以參觀我的房子,對了,你該去上班了。』

你梳洗好又是俊俏而文靜的美男子,布萊克家的都長得不差。

你繼承來的形狀柔軟的薄唇輕輕吻過大海箱裡的水蛇,羽毛狀的朋友停在你肩上,很是乖順。

你佈滿濃重黑眼圈的灰色才亮了起來。

你在漫長而事多的上班時間有了活力是因為奇獸還有他專心寫書的模樣,你終於開展了些生命力,就像在黑暗裡看見遠方的一絲曙光。

他們持續通信,是英國與美國的距離,紐特的莫魔(麻瓜)友人雅各.科沃斯基還會點心,奎妮.金坦的食物長相好看又很好享用,你忍不住嘴饞。

你學會看待生命,因為你以前沒有力氣看見它的模樣。


西瑟給你熱情的擁抱,這使你想起只有家族裡的奶媽會擁抱、安慰你。


你麻木的點點頭,再次幫忙餵食小動物們並打理卡曼德家。


有很長一段時間,你聽說魔法世界的危機,你只能搬離躲進市郊的小屋居住,每一天都過得微小而孤獨。

清潔員、銀行人員、辦公室、業務......,你零碎的賺生活費,像你零碎的心靈那樣的轉呀轉,只是這次有著生命火焰在溫柔的旋舞。

你保持著有些消褪的活力支持著自己,優雅的像客人們行禮,大家都說你意外的像受過禮儀的完美紳士。

直到......

『我們讓那個大魔王溜了,戰爭又要開始,雅各也在那呢!對不起。你有沒有看見蒂娜!馬里厄斯?』

他大老遠坐飛機趕來你這,你聽見這麼有趣的疑問終於又八卦的笑了。

『老兄,那女孩傳音訊告知我,她與妹妹正準備背水一戰,你快去順便告白吧!祝好運。』

他像情竇初開的小男孩回去時,你不顧形象哈哈大笑起來。

他們是你的歸屬。

不像布萊克那一面的你偷偷想湊湊紐特與蒂娜在一起,雅各與奎妮就不用說了,只是很辛苦地要在一起。

仙人掌貓 @uoona

0

    那是妳的原罪。
   妳母親是海加.赫夫帕夫,她的朋友是高錐客.葛萊分多。

  妳是海倫娜.雷文克勞的朋友,妳喜歡那紅如火的男人,海倫娜悄悄疏遠男爵,也愛他。

  他會不知道嗎?還沒很清楚,倒是認識高錐客叔叔以後,妳向著他。

  妳說,男爵他不忌妒嗎?她說我沒有告知任何事。

  妳不知道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戴米安(DAMIAN)做了一個夢。她夢見母親被她擊倒、她變成腥紅色的。擁抱錯愕的葛萊分多,身邊是同樣震驚的父親。

   
他們都還未從史萊哲林離去的傷痛裡甦醒。

   妳溺著水似的嗆咳著醒來,妳透過餐桌望向海倫娜,地下的一場戰爭一觸及發。

   妳捆住她,她昏擊妳,友誼的帶子被撕裂,你們忍了很久很久,先後告白,一陣騷亂蔓延,妳咒罵那個有伴侶的紅髮男人,伴侶是海倫娜。

    你搞上的女孩比你小太多!噁心!我忌妒母親與你的交情,她不在就好了!

  母親與有了愛人的葛萊分多、雷文克勞開了一次又一次的私下會議討論此事,最後,妳差點讓海倫娜看不到隔天的日出。

    妳又一次嚇醒,這時,海倫娜被氣瘋的友人男爵變成幽魂,羅威娜歸西,葛萊分多終究是與她人結了婚之前被判了死刑,伴侶一起受罪。

   妳嘶吼,在孤獨的方室。
   



     『那是我十八歲的事,我現在二十四了,那是我永恆的罪孽。』


      妳坐在紫色的地毯,身邊是赫夫帕夫的學生。

      創辦人的時代過去,霍格華茲日漸繁榮,就像灰衣貴婦與血腥男爵不一樣,此事無人知曉,才怪。


     妳是戴米安.史密,身為赫夫帕夫早期的院長,妳溫暖、盡責,任勞任怨,背負著揮之不去的原罪,妳不敢祈禱。
 
   妳法力高強,藥草學好是刻板映像,魔藥學頂尖,是妳曾經的黑暗計謀的研究所練成,妳有好多好多不開心,妳不是赫夫帕夫的好人。
 
 
   歐文先生是變形學同事,他知道謠言滿天飛,妳曾雙手不乾淨,他是葛萊分多的正義使者,震怒,將妳變形為『塔斯馬尼亞惡魔』之稱的袋獾。
 
   妳將以惡狠狠的姿態,贖罪再贖罪。
 
 
   愛妳的那個葛萊分多畢業的男人始終不信妳是那樣的人,他收養了妳,離開輝煌的霍格華茲,試圖過的平靜。
 
  
 
  
   這是霍格華茲一段不堪的紀錄,多年以後的瑪莉.麥唐納偷偷拿到的,在清掃員的儲藏室,她又八卦又嚇壞了與莉莉.伊凡分享,那又是後話。
 
 
  妳曾經計畫了結她們、了結自己的事實在妳成為動物還在心上,最近住家附近催狂魔總是很多,男人努力保護著這個範圍與妳,疲憊不堪。
 
  妳不知道甚麼時候才是盡頭,原來還不是時候嗎?妳動了動耳朵,甩甩頭,窩回懺悔的睡處,妳很累。
 
  加害者也是會愧疚的嗎?那些恨妳的人如是說。
 
  妳終究是閉上感官,不聽不看。
 
  妳還能說甚麼?對不起三個字早說爛了。
 
  贖罪的路是妳自己開啟的,那將是妳的故事。

 
   

  

仙人掌貓 @uoona

2
福祿壽FloruitShow - 春暖花開去見你   為靈感




    那是漫長的等待。雖然你也交到了不少麻瓜朋友,有一個到達同住的室友關係。

   你聽說紐特的好教師阿不思.鄧不利多,他寄給你很多巫師界糖果、食物,還有麻瓜的,寄了信給你。你認同他是友好的可愛老人,他在教書時發生邪惡生物的意外,已經積極處理,可是緊接著幾年後,黑巫師在魔法界襲擊,你繼續待在英國,是他的決定,因為不曉得甚麼原因,他知曉戰火一定不會波及英國。

    漫長的等候,等到美麗的春天,我們就會相見嗎?
    你想念他們,每一個巫師們。

    一九四五年,聽說這位偉大的人終於決定面對邪惡,這年,紐特捎信來,歡慶巫師世界的大勝利。

   你好高興,你想他們好多好多遍,你相信就快要見面了。

   他說他決定與蒂娜結婚,他寫好並出版《怪獸與他們的產地》,他們回來,你又能與大眾一起生活。


    平凡的日子散發溫暖的光芒,照耀著重見黎明的你,很久很久的年歲。

    你想,你的『魔法』便是實行日常的力量,照顧每個地方,關懷該關心的人、做好該做的事情,釋放你擁有的愛。

    是施與受。

    直到紐特與蒂娜退休,搬到多賽特郡(Dorset);奎妮成為科沃斯基夫人,有了小科沃斯基;雖然遺憾的是西瑟的未婚妻莉塔.雷斯壯走了,大家努力付出,願紐特的哥哥重拾微笑。

    慢慢地,你光澤飽滿的黑髮裡有了銀絲,有了皺紋,有了許多歷練,穿梭於麻瓜與魔法的兩個世界,你很幸福。


    你做了一個夢,布萊克的親族們、大宅、無視、責罵、陰暗,也有卡曼德兄弟、擁抱、金坦姊妹的溫柔、莫魔的有趣以及溫馨的家。

    你活到了接近紐特離去的歲數,種種花草、照料動物,打理家,英國美國兩邊跑,甚至與筆友鄧不利多見了一面。養了一隻玻璃獸可可與小雷鳥『懷特(white)』,天天追著頑皮的牠們跑。

   西瑟.卡曼德有天來你家發現你室友因換工作搬走,你解釋,他發現你發著光,一臉溫柔,他也很愉快,卻沒有發現離這天隔了八天後......



   你非常滿足的自我了結了,在離家頗遠的河邊樹下。


 
  你知道他們會悲傷,因此你寫了每個人一封信,還有感謝麻瓜的朋友們。
 
   你知道你會很幸福,會笑得起來,會有人類的情感、靈魂的燕子被餵食的飽滿而健康有活力,就像你。
 
   你是最好的馬里厄斯,嗯,布萊克是你的靈魂的名字,
 發亮的星辰是你、溫柔的美男子是你、可愛的老人是你。
 
 
 致我愛、愛我的人:

『我是幸運的,就像家族裡那些被驅逐卻自由的人們,我會愛著你們,請勿為我哀痛,因為我是滿足的,謝謝啦。
 
就快要春暖花開了喔,我可以與幸福的他們相見了嗎?我們一定會相見,微笑的相見,因為我們是非常柔軟而友善的一群人,我是馬里厄斯.布萊克,我會帶著光與影繼續前行,我愛你們!
 

                                                            馬里厄斯


END

仙人掌貓 @uoona

0
兩篇的角色形象皆非原著的創辦人,是同人式的少年少女模樣。




       妳溺著水似的嗆咳著醒來,到樓下用餐,你不是沒發現高錐克.葛萊分多與薩拉扎.史萊哲林的暗湧。

     妳趕緊結束洗個碗,投靠在教師室備書的羅威娜.雷文克勞。

    『海倫娜怎麼樣?』

     『她還不錯。妳不能再逃了,海加。』

     『一切都變了,妳不能再忽視他們兩個的異變情況,就算很悶、窒息。我也很難過啊。』
      
     『我當然知道,羅威娜,妳很討厭。』




      隔天,史萊哲林與紅髮男人安靜地說了甚麼,於這天晚上離開了霍格華茲的領地。

     蕩然無存的友誼,另外三個人都異常哀痛,海加.赫夫帕夫喝了好幾瓶火燒威士忌,抱著女性友人說著回憶,而微醺的羅威娜只能沉默。

     『高錐客去抽菸斗。』
       她突兀地說,一臉麻木。

      『我記得我們四個人一起去爬附近的山,我想找藥草;妳想收集授課用的材料;高錐客在認識更多星星;想說更能教學天文學;......薩拉扎走入深處去找新奇的事物,我們那時一起運動流汗、聊天調侃,還過夜睡在一快呢!嗚咕......』

     『對阿......海倫娜還蠻貼心,理解媽媽心情不好,自己在做作業呢。』

     『她阿,聰明的孩子,跟妳一樣。』


      接著,只聽見房間的爐火獨自霹靂啪啦響。




     『阿倫,我媽心情不好我也不知道怎麼辦啊。』
      漂亮的女孩手抓握著羽毛筆又放下又握著。

      『海倫娜,這件事我們小孩是管不著的,我也失去了院長阿。妳這個部分還有不會的嗎?』

      『來,熱奶油啤酒。』
        他不知哪來的拿出飲料,兩個孩子沉默的喝完。


        數分鐘後......

        『拜倫,與其也很傷腦筋,不如跳一首舞吧。』

         女孩也很神奇的帶來了放音樂的東西。

         『妳也是百寶袋呢!』
     


         一個房間醉了下去、一個房間舞了起來。



         
          高錐客在曾經的摯友離去的第四個星期抽了很多很多的菸斗,加隆有點被搞到不夠,即使學校蒸蒸日上,看似花不完金幣,但是菸草用量也過度了。兩個女人都很擔心,一個搶了菸斗,一個拖著男人到草坪上,她們還費盡心思避開黑湖,免得男人想不開。


        『我哪有那麼脆弱,當我寶寶喔!我還有葛萊分多的學生要顧,還會去黑湖游泳運動,別大驚小怪阿妳們!』
         葛萊分多不爽了起來。

         『我是為了加隆、西可與納特!你想太多!』
          姓雷文克勞的女人冷哼。

           『可是羅威娜妳明明就一臉擔憂,高錐客你給我認命。逞強個甚麼呢你這硬木頭。』
            赫夫帕夫不滿的吐槽。


        他們度過了互酸對方的久違美好時光。
            

       他們的理念已經不同,是回不去了,可是還要持續,霍格華茲還有夢想。


       還有海倫娜.雷文克勞、羅威娜的丈夫、拜倫在內的學生。


      他們接管了史萊哲林,由較為中立的羅威娜,免得學生們抗議。


       在十幾年後一切都將好轉時,雷文克勞病了,過了數周,海倫娜帶著冠逃了,再好一陣子,拜倫去找她,由病塌上的女人任命。


         薩拉扎.史萊哲林終是過客。

這是討論串底端!何不幫忙讓這串魔法煙綿延下去呢?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