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爾摩沙魔法學院🏯 更新至 第十五章【談談】

發表於

本小編 | 蘇.馬奇♪ @karen98

2
@shaoyu
湯瑪斯出現了誒!(戲份太少了啦!!!!
@jadeite
看起來有點好吃?(原來海兔長得和小卷一樣?!

疾疾,六爻凱蘭崔爾磊文翼俐思璞露燈師現身 @jadeite

0
@karen98
海裡的海兔是真的像小兔子……不放大看的話
海兔的卵像麵條
因為小魚說了會不舒服就不附圖了,但是我覺得好奇可以去搜搜XD

小魚🐋趕稿中🚀 @shaoyu

3
@jadeite
海兔泡麵....聽起來不錯吃(欸
同學也說海兔長的蠻可愛的,但我無法接受XDD

@Elenrian
對呀~~我似乎把海兔描述得太可愛了XD明明看起來是在生氣,但無辜的眼神🥰🥰阿怎麼大家都覺得海兔很可愛啦XD

@karen98
以後有"神妖與怪獸法"後,湯瑪斯的戲份會多一點啦XD感覺湯瑪斯是個很沉穩的大哥哥呢~~

疾疾,六爻凱蘭崔爾磊文翼俐思璞露燈師現身 @jadeite

0
@shaoyu 我覺得……海兔至少比土鱉好多了wwwww
(望向仙草們的奇獸飼育課)
&期待之後的戲份💖神妖摸多摸多~
聽起來不錯吃XDDDDDDD
決定玥溪的宵夜就是你了!(良心?🤣

小魚🐋趕稿中🚀 @shaoyu

7

第十二章 秘密


  玥曦雙手抱膝坐在床上,儘管已經筋疲力盡,但還是沒有絲毫睡意。
  現在藏在心裡的祕密越來越多了,俊偉的事情顯然芷柔還沒有發現(畢竟俊偉也挺少在吃飯時間來找芷柔的,且芷柔似乎對和好閨密聊天比較有興趣),這秘密沒有曝光,雖然似乎在意料範圍,但也是可喜可賀了。
  玥曦倒不擔心芷柔得知俊偉遇害的消息的反應,就算她和俊偉的感情很好,但也不會這樣就傷心到痛心入骨吧!
  寒氣暗門的事才是真正不想讓露希和芷柔知道的事情,她不想讓他們擔心,上次昏厥就已經讓她們擔憂的注意他好長一段時間,這簡直讓玥曦感到壓力山大呀!
  圍襲咒再次包圍著玥曦,這本應該是遇到危險時才使用的保護咒,但同時也帶給玥曦無比的安心感。
  「叩叩叩」外頭傳來敲門聲,芷柔?還是露希?這麼晚了……玥曦趕緊收起擔憂的表情,起身打開門。「怎麼……薩迪德?」玥曦吃驚的看著眼前的男孩──這完全在他的意料之外。
  「呃……我……」薩迪德看起來有些尷尬。
  「很晚了耶!怎麼了嗎?」玥曦問。這大概是第一次和薩迪德聊天──或是說,第一次和他單獨講話。
  「沒什麼,只是……我沒想到你也……呃,這麼早起,以前不都是露希去叫你的嗎?」
  「蛤?現在不是才剛過午夜……」
  「你已經沒有時間概念啦?」薩迪德無奈的露出微笑。「現在已經快五點了耶!」
  聽到這話,玥曦目瞪口呆的看著薩迪德。「喔!我的天哪!這麼晚啦?」玥曦看了看手錶,才認清這個事實。「那……你怎麼還沒睡?還是你已經醒了?」
  「呃……我醒了,但我不保證魔法史課時我會不會睡著。」薩迪德故作輕鬆的說。玥曦很不解,到底為什麼會有人對艾麗西亞教授的魔法史課不感興趣。明明魔法史很有趣呀!玥曦在心裡嘀咕。已歪ww
  「明天──呃不,今天早餐再見喔。」薩迪德悠悠地回到寢室,玥曦聽了薩迪德那幾段看似沒意義的話,躺在床上,不過三秒便陷入夢鄉。
 
  「玥曦!玥曦!起床了啦!快八點了耶!你不吃早餐了嗎?」芷柔朝氣蓬勃的在門外大叫。
  玥曦嚇得馬上驚醒,匆匆更衣洗漱後,拉著還掛在肩上的羊毛披肩,急忙趕到大餐廳。
 
  用膳到一半,芷柔突然低聲的詢問玥曦:「嘿!教授們……是不是怪怪的呀?」
  玥曦聽了這話差點把三明治整個不帶咀嚼的吞下去。
  她小心翼翼地凝視著芷柔湛藍如水的藍色眼眸,她的眼中明顯向玥曦傳達著求助。
  玥曦心裡正在天人交戰,她看著自己和露希知道俊偉遇難,而芷柔身為俊偉的親人,卻被矇在鼓裡,於心不忍。而芷柔疑問表情中透出的擔心,已經快攻破玥曦的心理防線了。
  「芷柔,俊偉他……」被寒冰襲擊了。剩下的半句話噎在喉嚨,說不出口。玥曦不想違背他對阿布卡瑞安校長的承諾。
  「玥曦,快說呀!」芷柔急促的問。眼眶罕見的紅潤。玥曦嗅到了意思不妙的味道,顯然她已經知道了俊偉的情況並不容樂觀。
  「莫芷柔,卡拉教授找妳。」一位赫夫帕夫的男同學向芷柔這邊叫著。「在醫護室。」芷柔不以為然地起身前往醫護室,這也讓玥曦暫時脫了身。
  芷柔獨自一人走上迴旋樓梯,在空蕩且無畫像的走廊上,特別安靜,但芷柔卻感受不到那難得的寧靜,反而腦內的雜音多到令人感到厭煩。
  哥哥他……到底怎麼了?芷柔一遍遍的問著自己,彷彿這樣做就能得到答案似的。怎麼連玥曦都在瞞我呢?
  芷柔有些許失神的走到了主塔五樓的醫護室,醫護室的大門和其他的教室都不太一樣,是經典霧霾玻璃拉門,隱約能看見裡面有兩個暖色系髮色的女人,和一位黑髮,穿著白袍的人。
  芷柔推開玻璃門,潔西卡教授的臉上不再是以往的高傲、神秘,反而是寫滿擔憂與苦怨,卡拉教授背對著大們,姿態有些僵硬。
  「呃……教授?」芷柔有些膽怯而不安的開口。他並不確定現在如此緊繃的情況下,他出現在這裡是否合宜。
  「噢!芷柔,妳來了!」卡拉對芷柔的出現似乎有些慌亂。
  「莫小姐,希望妳下次進到除了妳寢室以外的地方以前,都可以先敲門。」潔西卡教授嚴肅的說。芷柔知道她很注意禮節。但卡拉瞪了潔西卡一眼,大概是覺得現在的氣氛已經夠糟了,沒必要再搞得更僵。
  眾人沉默了一會兒,芷柔終於開口──她原本是想先和潔西卡教授道歉的,無奈心中的疑問源源不絕地冒出,她選了她最在意,卻也最不想面對的的問題:  
  「教……教授,哥哥他……」
  卡拉愣了一下,伸出手捧著芷柔清秀的臉蛋,那雙薰衣草色的雙瞳幾乎看進了芷柔的內心。
  「孩子,聽我說,我真的不是想瞞妳,只是不想有更多人受傷,尤其是妳朋友──玥曦,她真的是……是我意料之外的行動派。」芷柔點點頭,她知道現在並非提問的時機。「但特麗莎教授剛剛通知我,妳似乎知道了這事的大概,我想與其讓妳自己找答案,發現真相後對教授們的信任降低,不如直接告訴你吧!」
  「婧凌,拉開幕簾。」林護士拉開圍住病床的白色掛布,潔白的病床上躺著一位昏迷不醒的長髮男子,額上微微透紫的傷口用白鮮敷著,面容卻如此安詳。芷柔一眼就認出這個男子是誰了。
  「哥哥!」芷柔猛的壓在病床的鐵欄杆上,雖然已經料到會是這樣的結果,但這景象仍讓她亂箭攒心。
  「好了,莫小姐,這只是讓你知道一下,你可以──」
  「婧凌,芷柔現在的狀況不太好,別這樣!」護士長的話還沒說完,潔西卡便打斷她的話,辭色俱厲的說道。(這讓卡拉很是意外)
  芷柔臉色更加蒼白了些,不時發出嗚咽聲。
  一隻黑貓踏著輕巧的步伐跳到俊偉病床邊的窗台上,伸出牠漆黑的貓爪敲了敲玻璃(黑粉相間的肉球一覽無疑,要不是芷柔現在的注意力並沒有放到牠身上,不然肯定直接撲上去大力搓揉)一個牛皮紙信封袋折的小巧,塞在牠的紅色項圈上。
  卡拉拉開窗戶,些許灰塵與幾片枯葉也隨著黑貓如風般輕靈快速的腳步飛進醫護室。(護士長也快速上前清理掉那些髒東西,說好聽點是不要讓病人的傷口感染,滋生細菌,但實際上只是潔癖癌末期。)
  卡拉一眼就認出這隻黑貓是珍的貓咪:𝒮𝒶𝓇𝒶。卡拉取下束在𝒮𝒶𝓇𝒶肩上的牛皮紙信封,撕開封口膠閱讀起來,其他兩人並不清楚珍大概寫了些什麼,只聽到她開口說道:「婧凌,你和我、潔西卡去珍的辦公室吧!要再開一次會議。」這已經是這個學期的第五次教職員會議了(平常都是一學期兩次),但現在學校的情況陷入了極度危險的境地,多開幾次會討論防範措施也是好事。
  「芷柔,我們得去開會了,你沒事的話就先離開,」卡拉在芷柔耳邊輕聲說。「當然,你想待久一點也沒問題。」聽到這話,婧凌用一個「你不給我早點離開我就把你弄得跟你哥一樣」的表情看著芷柔,想也是,她並不喜歡有人打擾「病人」。
 
  教授們的前腳才剛走,玥曦便溜進了醫護室(玥曦非常慶幸護士長也跟著離開,畢竟護士長大概不願意多一個人來醫院廂房打擾「病人」。
  「芷柔?」玥曦悄聲問。此時芷柔坐在病床邊的布椅(一塊花布穩穩地飄在空中,隨著人的想法調整高低,現在的高度正好能讓芷柔靠在病床上。)緊緊抓著俊偉冰冷的手掌。
  「你……你還好嗎?」玥曦呼喚著她。芷柔終於抬起頭來迎上玥曦的眼神。她拭去掛在眼角的淚水,跑過去緊緊抱住玥曦。
  「玥曦~~你站在這裡多久啦?」芷柔開心地叫著。彷彿完全把俊偉的傷拋在腦後。
  「剛到,俊偉還好嗎?」玥曦急促的問。她突然意識到這樣似乎有點無禮,明明現在站在她面前的是芷柔。
  「他喔……還在昏迷。現在這樣唯一的好處就是他不會嗆我是愛哭鬼啦!」芷柔扮了個鬼臉。
  玥曦輕輕撫過俊偉的長髮,但她瞬間意識到了不對勁。
  她緩緩撥開俊偉的鬢角(芷柔就這樣靜靜的看著玥曦執行整套操作,她相信玥曦的一舉一動肯定有所用意。),一道發著藍光的傷口在俊偉的後腦勺上劃開長而細的一刀,現在呈現深暗的赭紅色。玥曦用力揉了揉眼睛,再大力地眨眨眼,確定自已沒看錯,又是那道熟悉的藍光閃爍。雪花片還說得過去,說不定只是用了什麼螢光塗劑,塗在雕刻上(玥曦大概忘了,巫師可不知道螢光塗劑這種東西,在巫界那種東西一般被稱為魔法顏料。),但誰會特地把螢光塗劑塗在人類的傷口上啊?總不可能是想把他當成雕刻品吧?
  「玥曦,怎麼啦?」芷柔問。她看玥曦用她經典的苦思表情站在那好一段時間都沒有動靜了。
  「你看……」玥曦指著俊偉頭上那道詭異的傷疤。「跟我在地窖看到的雪花雕刻一樣。」
  「一樣發藍光?」
  「對!」玥曦猛的扭頭和芷柔四目相交。芷柔被這突如其來的嚇得往後跳了好長一段距離。「教授們知道這回事嗎?」
  「我不確……」
  「梁玥曦?」護士長回到醫護室,正好看見玥曦站在俊偉身邊。「你怎麼會在這裡?未經過允許進入醫護室?」卡拉和潔西卡教授也回到醫護室。
  「林護士,我……」
  「真是夠了!你們兩個出去!不許你們再打擾病人。」護士長大吼。(「現在在打擾病人的只有她吧?」芷柔嘀咕著)
  「婧凌,我認為梁小姐有話要說。」潔西卡教授緩緩開口,玥曦有些驚訝。她會讀心術?
  「梁小姐,你的猜測是對的,我可以讀透別人的心理正在想的事──只要我想讀,且他人沒有防備的。喔,謝謝你的稱讚。」玥曦在心裡讚嘆著,也是馬上被潔西卡教授讀透。「好了,快點說一下你想問的問題吧!」
  「我……」玥曦想了一下(這次他盡量不要和潔西卡對上眼,努力封住自己的心靈)「俊偉身上有其他傷嗎?是什麼東西攻擊他?」
  「嗯……我們並不清楚,俊偉是被……寒冰襲擊的。」潔西卡教授頓了一下,開口,顯然她也不太確定是否要把俊偉攻擊的真相講出來,但她終究是道出真相了。
  「俊偉的傷只有多處的瘀青和額上的傷口,看起來像是撞到書櫃的尖角嗑出來的。」卡拉教授說。她看起來不像是在說謊。「好了,你們先離開吧!等等校長有事要宣布,到大餐廳集合。我們晚點也會去餐廳集合。」玥曦點點頭,芷柔又堅定的捏了俊偉的手掌一把,看起來像是在為他打氣。
 
  玥曦和芷柔大步走下迴旋樓梯,離了醫護室一段距離後,才放慢步伐,開始談論起教授和俊偉的事。
  「卡拉教授似乎沒有說謊,雖然我知道這樣說不太妥當,但她真的挺……單純?」芷柔忍不住笑了一下,點點頭,玥曦確定她肯定的絕對不只最前面那句話。  
  「彗教授的話我不太確定,她還是一慣的安靜──」
  「或許有點悶騷──」兩個女孩當場在走廊上大笑起來。
  「咳咳……」玥曦和芷柔同時驚的跳了三尺高。「兩位小姐,這樣評斷教授真的好嗎?」兩人四處查看,還是找不到任何「人」的身影。
  「我在這裡,你們的上面。」芷柔和玥曦抬頭一看,他們頭頂是一幅小行星帶的畫像,畫中唯一一個人類──一個淺藍色長髮的女生坐在一個稍大的石塊上,右邊稍長的劉海遮住了她的右眼,但左眼的綠色眼眸閃著溫柔,微笑著向兩人招手。「我是羅允晴,福爾摩沙剛建立時的天文學教授。但我在任教的第三年就被一位魔力暴動的學生意外割斷了頸動脈,當年我二十五歲。這是我去世後,那位學生為我畫的畫像,我還挺感謝他的。」允晴露出溫暖而哀傷的笑容。
  玥曦沒有開口,只是目瞪口呆的看著她。
  「孩子,你的脖子不會酸嗎?」允晴輕巧落「地」,與其說是落地,但更像是懸浮在宇宙中。她優雅的走到玥曦右方的畫像「海洋信號」,這是今天新放上去,似乎是由澳大利亞研究宇宙的凡奇發現的,他們說是白矮星的核心,還會發射非常強大的無線電波呢!允晴拿出口袋裡的眼鏡,戴上後瞬間變成一個魔法墨鏡,完全抵擋了無線電波與強力光束的襲擊。
  「你……你怎麼能在宇宙呼吸?」芷柔問。允晴笑了笑。
  「我在宇宙,但也不在宇宙。」允晴神秘兮兮地說。「我在畫像裡,但要不是我有吃下哈納哈(hanahan)族的尾羽,不然也是不能呼吸的──喔,你們還沒學過哈納哈族?」玥曦點點頭。芷柔的興致則全上來了。「哈納哈族被凡奇稱為外星人,他們可以在沒有空氣的環境──就是宇宙中呼吸。他們長得像貓咪,但像人類一樣兩手兩腳,可直立走路,尾巴像是鳳凰般。尾羽可以食用,並讓人在真空環境中呼吸。」
  「那那那,巨石陣和金字塔也都是他們蓋的囉?」芷柔興致勃勃地問。允晴點點頭。
  「總之,畫像是個很玄的東西,你們未來會明白……」話還沒說完,「碰!」一塊隕石撞向小行星帶中的一隻幽靈斑點狗。「喔!貝拉!」允晴跑回他原本的畫像。「貝拉是我的寵物,他在我死後也抑鬱而死了,現在他在這裡陪我,我有事……」
  「羅教授,請問你有看到什麼異相嗎?」玥曦鼓起勇氣問道。她不知為何,突然對允晴感到非常信任。
  「啊,你說寒冰襲擊事件呀……」允晴想了想,貝拉躺在她的腳邊低聲嗚嗚叫著。「我記得十幾年前也有類似的事件,兩位來進行母校與福爾摩沙學生交換手續整理的孩子消失了,在那之後整件事情也落幕,我只知道這些。」
  「是那兩位消失了?」
  「我不清楚,我並沒有看到他們的臉,聽說他們是在圖書館失蹤的……別問了,我真的只知道這些。珍不是在大餐廳等學生們嗎?你們該走了吧?」允晴看月曦還想再開口詢問,趕緊說道。
  「羅教授說的對,你們該走了,大多數的學生們都在大餐廳等你們。」卡拉教授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這讓兩姊妹嚇了一大跳。
  「走吧!去大餐廳。」玥曦和芷柔跟在卡拉的身後,走往大餐廳。
  俊偉的傷……還有羅教授的話……事情越來越複雜了……
這篇寫的蠻長的ww半夜睡不著靈感噴發,今天花了四小時編輯完🎉🎉
後面那個白矮星是真的!!昨天的新聞ww點點港口鑰增加知識吧~

電梯 #1 
上一章 #163
下一章 #174

疾疾,六爻凱蘭崔爾磊文翼俐思璞露燈師現身 @jadeite

0
@shaoyu 果然推理類型的主角如果是學生/小孩
都一定不會把發現的線索告訴大人(吐槽?XD
&喔哇期待之後
螢光劑👀👀👀

小魚🐋趕稿中🚀 @shaoyu

5

🙇🏻‍♀️道歉與勘誤公告🙇🏻‍♀️

倒數第六句話原本是
兩位畢業回來探望母校的孩子消失了
更正為
兩位來進行母校與福爾摩沙學生交換手續整理的孩子消失了

因為我突然發現玥曦的父母是英國人哪😓
不該是"母校",母校該是霍格華茲,而非福爾摩沙
雖然"可能"不影響到後續劇情,但為了符合人設,才做此更改~

喝著巧克力的珍 @Amity

1
SARA出現啦!!(又搞錯重點

看看她多厲害(蛤),還會幫忙送信(欸等等這樣說怪怪的🤣

小魚🐋趕稿中🚀 @shaoyu

4

第十三章 結伴與預言


  進入大餐廳,教師席只剩下珍右方的座位還是空的──那是卡拉教授的位置。玥曦和芷柔似乎是最後一個到的,他們有些不好意思地溜到露希的左右邊坐下,開始聆聽珍的發言。
  「現在開始,進入圖書館須由一位教授或學生主席陪同。」珍語重心長地說。這讓大半的鵲院學生很震驚,竊竊私語著。
  玥曦低頭不語。圖書館……那可是一切線索的起源地呀!玥曦越想越害怕。所有線索都表示和那裡有關耶!
  玥曦以為芷柔這個把圖書館當成第二個家的女孩,會馬上跳起來抗議,但顯然她是想……呃,想對了。
  芷柔像是一隻坐到一隻魔刺蝟般,從座位上彈起,大叫著:「為什麼?」
  「這樣的話,我們要怎……」芷柔愕然發現所有人與雕像都直勾勾的盯著她看。甚至連住在角落石盆的彩雨也冒出一個小腦袋瓜,眼睛「水」汪汪的大眼睛也盯著他看,活像是第一次到動物園的五歲小孩。
  芷柔頓時臉紅的像是顆蘋果,緩緩坐下,頭低的不能再低,彷彿這樣就能脫離眾人的視線範圍。
  「好,明天就是寒假了,如果要留在學校,今天請去找你們的學院導師登記。好了,等等就要吃晚餐了──喔!時間到啦!」
  「叮,叮,叮──」每打響一聲鈴鐺,桌上便冒出滾滾白煙,一道菜也隨之上桌。
  大伙兒向師長們禮貌示意後,剛剛的喪氣(基本上只有鵲院有這種情緒)便煙消雲散,大快朵頤起來。
 
-
  寒假來臨,芷柔、露希和普決定在學校陪玥曦度過這個新年,畢竟幾乎所有學生都回家了,能讓玥曦有一個完整的新年,也是好事一樁吧!而且要是玥曦打算在年假中進入寒冰中調查,也能跟上確保她的安全吧。
  但這對玥曦來說完全不是重點!
  圖書館被下禁令了,但玥曦可以發誓,寒冰的秘密肯定藏在圖書館內──至少她一向準確的第六感是這麼告訴她的,而自己一定要去把它找出來,釐清真相──尤其是昨天聽到校長和一些教授們在懷疑羅狄璟時。雖然狄璟是真的很討人厭,但玥曦確定,他肯定不是寒冰襲擊的主導者。
 
  芷柔從圖書館回交誼廳後,就一直心神不寧的輪流翻著各科的書本,看起來有些煩躁、緊張。同時也帶回一個壞消息。
  「又有三個學生受害了。」芷柔陰沉地說。接著不發一語地到玥曦身旁的懶骨頭上半臥著。
  「What?」
  「嘶──」玥曦猛的抬頭,正好撞到了準備跨過她頭頂的小黑貓──Sara。
  「是誰?在哪裡?」玥曦急忙詢問。絲毫沒留意到狠狠瞪著她的Sara。
  「嗯……是三位我不認識的學生,雖然我不是很清楚,但大概是在奇獸池附近的淺水海域……嘿!小心點!」芷柔盯著Sara的檸檬黃眼睛,心不在焉的向玥曦解釋著。
  Sara突然後退了幾步,黑色瞳孔驚愕的睜大,尾巴垂的不能在垂,芷柔原本想先把牠擁進懷裡稍作安撫,但Sara馬上往後跳了三米遠,接著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跳上「戰品櫃」。
  「簡直是一團黑影嘛~果然是珍校長的貓。」芷柔吐吐舌頭,玥曦正想繼續追問情況,但芷柔馬上垮下臉,開始念書,玥曦也不好意思繼續問下去了。
 
  「玥曦,普學長之前告訴我,你告訴他寒冰的秘密在圖書館中可以找到,那要在圖書館的哪裡找?」鴉雀無聲的交誼廳中,原本在讀卡拉教授為一年級生整理的魔藥筆記的芷柔突然冒出一句,差點讓玥曦嚇得從椅子上跳起。
  「你願意和我們一起去?」露希調侃道。自從芷柔得知俊偉遇害的消息後,就對寒冰的事情十分排斥。芷柔咕噥了一聲,對玥曦眨眨眼。
  「嗯,我覺得是密室。」玥曦慢慢的說。看著芷柔寫滿臉的問號,開口解釋:「有傳聞說,四位創始人分別在城堡的各角落……」
  「我知道你在講什麼密室啦!」芷柔放下書本,語氣透出不耐煩。玥曦並不怪她,畢竟下學期就要開始頻繁的小考了。「可是不是沒人知道他們的密室在哪嗎?」
  「而且呀,傳言不是說只要闖進去的人就會有危險嗎?」在旁邊看小說的露希也抬起頭來問道。這兩句話點醒了玥曦,她愣了幾秒,故作自信的開口:「我確定密室地點就是在圖書館,加上凡事都有危險的,試一試也無妨吧!還有,傳言又不一定是真的~」
  「玥曦,看來你很有葛來分多的特質嘛。」普悠閒地走過來,爽朗的說。但馬上收斂起那份豪爽,一本正經地提醒道:「我知道你的決心,但還是得小心點,既然『傳聞』都明確指出危險了,那想必是一般人都難逃一死的。」普看著玥曦錯愕的表情,頓了一下,補充:「咱們巫族可不像凡奇一樣,把小事情說得十分嚴重,言過其實;巫族反而是會講的含蓄,也或許是這個原因吧,巫師們對危險都沒有警戒心,導致巫族的死傷總比凡奇們多。」芷柔和露希都用力點頭附和著。
  「所以……你還是執意前往嗎?說實在的,風險高得你無法想像喔。」雖然知道問這句話是多餘的,但普還是希望勸玥曦放棄這個想法。
  「當然,我不能看著寒冰攻擊無辜的學生──」
  「有心事很好啦!但你不是會被寒冰……呃,影響。」芷柔半是懷疑,半是憂慮地說──但立刻開朗的大叫:「對啦!你可以用圍襲咒!」
  玥曦臉上頓時泛出自信的光采──這可不是裝出來的,而是真正的堅定。
  但普的一句話把她打回了現實。
  「圍襲咒雖然能抵擋猛獸──甚至是冰柱對你的影響,但效能還是有限的,就像一個人可以砍死一隻喪屍,但一個人哪對付的了一群喪屍呢?」玥曦不懂普為什麼要拿喪屍來當比喻啦,但露希充滿警戒的眼神讓她感到不太對勁。「總之,你要去的地方十之八九是寒冰的增生地,以妳的能力肯定無法抵擋。」玥曦愣了半晌,開口道:「我確定,如果我能幫助大家,那麼為了公眾利益,我願意為大家犧牲。」
  普先是愣了一會,接著露出一個躍躍欲試的微笑;露希則滿臉的崇拜。可是芷柔卻不安的吞了口口水,準備開口說點什麼,但說時遲、那時快──
  「匡啷!碰!」一道白影衝破了窗戶,玻璃碎了一地──是一隻小白鴿。
  白鴿一頭栽進被牠撞得東倒西歪的書堆,勉強的晃動翅膀對四人發出求救信號。
  「可憐的小家和,肯定是被狂暴的海風吹的沒法控制方向了吧!」其餘三人對這句話都心有戚戚焉,澎湖的海風威力真的不容小覷。芷柔憐惜的梳理牠的羽毛,一面取下牠腳上的信。
  上面的收信人是芷柔,她讀了半秒,信件「咚」的落地,她的臉色唰的變得慘白,只聽見她慢慢吐出一句:「我也要……我也會和妳一起尋找寒冰的真相。」
 

-當晚-

  午夜時分,玥曦才剛躺到床上,露希突然出現在她面前,不由分說的拉著玥曦的手腕走到一個四面八方都烏漆麻黑的怪地方。
玥曦和露希光著腳丫走進一間石房,手上的燈籠火搖曳,腳下的木板隨著她們的腳步嘎吱作響,空氣異常的寒冷,讓身上單單只穿了薄長袖的兩人冷的直打哆嗦。
  兩人沉默許久,一直向前走著。
  「芷柔呢?」玥曦首先打破寧靜,問著提燈籠到處查看露希,整個房間都迴盪著她聲音的回音。只看見露希搖了搖頭,用她凍得發白的手指指著前方。
  「看,你有看到那邊的寒冰嗎?我想我們找到寒冰了。」玥曦順著露希的視線望去,沒有寒冰,只有亮的刺眼的藍色晶光。
  玥曦忍著刺眼的不舒服,和露希一步步走近冰柱,突然——
  「吼!」刺耳的尖叫聲傳來,快的比玥曦對寒冰的暈眩感還要猛而有力。
  兩人沒有看清發出這尖叫聲的是什麼東西,只是轉頭沒命的狂奔,但這房間像是無底洞似的,永遠跑不到終點,怪獸卻奔的越來越快——
  「啊——」玥曦撐大眼睛,從地上彈起,額頭直冒冷汗,大聲的喘著氣。
  原來是夢啊。玥曦坐在床邊,努力回想夢境內容,但夢境就像盛得過滿的水盆般,一直從腦中慢慢流逝。
  心月狐已經把早餐和圖書館的催書單放在她的桌上了,而露希和芷柔的敲門聲也在七點準時響起。
  三人坐成一個圓享用早餐,玥曦並沒有提到她的夢,主觀上來說這個夢境真的很恐怖,但客觀上只是因為她基本上已經記不清那個夢了。
  芷柔悠閒的讓攪拌棒在杯緣旋轉混合鮮奶茶,一面看著福爾摩沙早報(這是福爾摩沙魔法學院的學生報紙,排版寫報的基本上都是學生,他們已經敬業到連春節都會出報紙了。)露希則不然,她時不時瞄向玥曦,但玥曦並沒有過多在意,經歷了剛剛的夢境後,她十之八九都有些異樣。
  「閉校?」玥曦隨意的一瞥,就看到了這驚愕的消息。早報上赫然寫著大大的標題:魔法部決定暫時閉校?教授老師們的反應。
  「嗯啊,上次教授提到時臉上都掛著憂心忡忡的表情呢!」芷柔心不在焉的脫口而出,說完才意識到——
  「噢!呃……我什麼都沒說。」
  「教授向你說了?」玥曦大叫。
  「呃……算是啦!但教授告訴我不可以告訴任何人內情——連你也不例外。」芷柔看玥曦還想追問,馬上開口問:「你怎麼啦?看起來臉色不太好。」
  「是……是做了什麼夢嗎?」露希問。她看起來有些期待,又很怕受傷害。
  玥曦想了一會。告訴她們也無妨吧!反正這幾天就要進圖書館了「呃……我昨晚進了一個充滿寒冰的房間,才走了幾步就聽見一隻大概是怪獸的東西向我撲來,然後,然後我就醒了。」玥曦將零碎的記憶東拼西湊起來,露希露出一個幾乎看不出的笑。
  「那是預言夢嗎?」芷柔歪著頭問。
  「誰知道?」玥曦聳聳肩答道:「就算是預言夢,我也不會知道呀!」
  「只要你是預魂——就是可以做出預言的人,做了預言夢你也會知道,不過預言夢是最不可靠的預言方式,像我也……呃,也不能做預言夢,畢竟我不是預魂。」露希呆愣了一下,說道。
  芷柔看著她,遲疑了一下,問:「所以……玥曦的夢不是真的囉?」玥曦有點失望,她很希望自己夢境中的事物能幫助大家。
  「也不能這麼說,可能不完全是真的,或許玥曦是預魂也說不定,只是未經開發,就像未受訓的巫族…。」露希解釋,她講話的聲音越來越小。「我覺得我們還是得小心點,畢竟寒冰之謎我們都還不是很了解。」其他兩人點點頭,繼續用餐。
先說,我覺得這集寫得很...沒有重點((艸
其實這章和下一章是一起寫的🤣所以下一章不久後會出((抗抗我寫稿的速度,不久後的意思你懂吧🙈
--
這集是\\露希特集// 至於她在這集頻繁出現的原因....繼續看下去🤭(被揍飛((其實這集講得有點明顯了(?
主角團真的快(還是已經?被我OOC了(艸
希望大家看得還開心啦😄

電梯 #1 
上一章 #170
下一章 #176

疾疾,六爻凱蘭崔爾磊文翼俐思璞露燈師現身 @jadeite

0
@shaoyu 重點不就是
巫師們對危險都沒有警戒心,導致巫族的死傷總比凡奇們多。
白話:不知死活(不是
嗯,以上都是玩笑
我覺得這裡的神祕感營造得很好
既然『傳聞』都明確指出危險了,那想必是一般人都難逃一死的。
有鬼故事的感覺了www

小魚🐋趕稿中🚀 @shaoyu

2

第十四章 初探圖書館


  這幾天眾人都沒有什麼想行動的幹勁,大概是因為教授的加強巡邏讓他們無所適從吧!前往圖書館的計畫擬定的差不多了──其實也不是擬定,畢竟計畫內容只有四個字:隨機應變。
  不知不覺的來到開學這一天,交誼廳又開始吵鬧起來,嗯……已經比上學期好多了,畢竟快期中考了,幾乎所有學生都沉浸在考試的氣氛中,唯獨玥曦四人不怎麼把考試放在心上,依然惦記著寒冰密室的秘密。
  午夜降臨,巡邏的師長們紛紛結束工作,進入夢鄉,而玥曦一行人也隨著午夜鐘的轟鳴,確定了計畫的執行。
  四人躡手躡腳地走向主城堡的岸邊,滔滔海水與颼颼海風一遍遍的提醒他們前方的險境。但他們一路上暢行無阻,拐個彎,圖書館又是一樣的寂靜,只聽得見心跳的聲音。玥曦單憑直覺,拉著他們來到了「藥水與符水」區,這裡的書架是用木框與錘目紋玻璃製的,或許這些玻璃是用回收的小藥瓶做的?這裡比其他地方都明亮很多,或許和地窖的氣息有很大的出入,但這裡的確是魔藥學家的寶藏;上面掛著一條空白的簾幕,底部用金色的線繡著些奇怪的圖騰,還有「煉丹神童」的字樣;空中漂浮著許多水晶瓶做的燈泡,亮橘色的燈火搖曳,十分浪漫。
  「你為什麼覺得是這裡?」普提著燈籠瀏覽著玻璃架上的書籍,一面問。
  「我的潛意識告訴我的。」玥曦喃道,目光完全離不開這些介紹魔藥的書籍。但看見芷柔不停向他投來傻眼的懷疑目光,玥曦補充道:「還記得那片會發光的雪花雕刻嗎?」芷柔點點頭。「那就是在魔藥學地窖發現的呀!所以寒冰之謎肯定和魔藥有關吧!」
  芷柔點點頭表示同意,但露希卻疑惑地開口:「我覺得這裡不是寒冰密室耶!」
  「為什麼?」玥曦問。她顯得十分不悅,這著實讓露希嚇了一大跳。玥曦其實沒有這個意思,勉強地露出一個抱歉的微笑。
  「不……不知道啊……」露希並沒注意到玥曦的道歉,她的聲音小的像是在對螞蟻講話似的。「就像一般故事的套路,這麼簡單的大多數都是誤導……」玥曦微微蹙眉,沒有多做評論。眾人還是心照不宣的繼續尋找一絲可疑的地方。
  一櫃一櫃的書櫃無限延伸,雖說有些奇怪的地方──像是依書脊色排列成的木門、奇奇怪怪的植物圖騰……諸如此類的怪東西雖然吸引了他們的注意,但說真的,還找不出任何證據說明它和寒冰有關的地方。
  一轉身,一本藍皮書吸引了玥曦的目光。「倒轉光,永恆」玥曦滿臉夢幻的細喃著標題,手指不由自主的摸上書脊──
  「碰!」一聲喀搭,那本書輕輕後退,像是流水般溶進了玻璃櫃,不留一絲痕跡。
  「哇喔……」大家吃驚的盯著原本放著書的空位。又是喀噠兩聲,書櫃往兩旁分開。但原本希望能看到一些神奇的事的幾人卻撲了空。眼前是一排有關藥草的書,但玥曦似乎隱約看到──或是感覺到有一道暗門在他眼前。
  「這裡是不是有門……?」此話一出,其他人紛紛露出疑惑的表情,眼神在玥曦的臉上和空蕩的廊道上來回查看。玥曦並不在意,只是像瞎子一般往前摸,露希也默默跟上。
  「叩!」玥曦敲到了一面牆,看似指節是在空氣上敲打,但紮實的叩叩聲反駁了這點。芷柔和普看著在空氣上摸索的玥曦與露希摸索,想找到把手來開門。
  「該不會這個根本就只是一片板子吧?或是需要什麼東西的加助才能讓這塊板子變成門。」露希退了兩步,盯著她剛剛碰觸的地方。而玥曦還是很專注地想找到一絲不對勁,循著木板紋理順順地往下摸,底部有些疙瘩,凹凸不平,似乎可以拉開──

  此時,昏暗的圖書館突然明亮了起來,不計其數的燈火一瞬間填滿圖書館。
  四人面面相覷,臉上掛著驚愕。玥曦心裡暗叫不好,等等管理員肯定會巡到這裡的!隨著腳步聲逐漸加大,四人也更加緊張,但沒有逃跑,而是呆若木雞的站在原地,一方面是驚嚇過度,一方面是……
  「我們都變成鱉了嗎?」玥曦打破這可怕的沉默。雖然其他人沒有接話,但都已一個疑惑又傻眼的眼神看著她,就像是在說「這都什麼時候了你還有心情說笑呀?」但玥曦或許是搞錯了他們的意思,進一步解釋:「管理員不就是捉我們的人嘛~完美的甕、中、捉、鱉!」
  「但要是這甕破了呢?」一個似曾相識的聲音從他們身後傳來。
  「卡拉教授?」四人大吃一驚。原本空盪盪的簾幕赫然出現一個刺繡作的卡拉.羅安約畫像。
  「噓!小聲點!」卡拉緊張的警告。「跟我來!」她的手掌在大釜上方揮舞,像是想抓住、掀開什麼似的。只見簾幕微微被掀起,往裡望去,是個伸手不見五指的暗巷。玥曦聽著越顯急促的腳步聲,不假思索地走了進去,雖然看不見卡拉的身影,但她的聲音依然跟著她們。
  「你們半夜出來幹嘛?在圖書館待多久了?」
  四人互相對眼,氣氛十分尷尬,玥曦只好支支嗚嗚的開口:「我們……呃,寒冰寶庫的事情,我們想要……」
  「好,好,我懂。」卡拉的聲音顯得十分無奈。「這對你們來說太危險了,就算是有普在旁邊協助你們,也不能輕舉妄動,幾位未成年的孩子想對付高危險的魔法,簡直是太魯莽了吧!」
  「但總不能放任寒冰傷害無辜的人呀!」玥曦大叫。一晚沒睡的她,再加上一無所獲的失落,脾氣又比半夜時暴躁了些。「呃,抱歉,教授……」  
  「沒關係的,」卡拉的聲音十分溫婉。「我以前也是這樣,但我小時候玩的都只是玩一些扮家家酒似的小冒險;但這可不一樣,一個不留神就會丟了性命,你們來學校學習,教授們的主要任務就是……」
  「冒險也是一種學習,不是嗎?」露希問。「上次的魔藥學課你──呃,卡拉教授是這麼跟我們說的,探索未知不只可以尋找到真相,更可以尋找到真正的自我。」卡拉愣住了,她大概始終沒有想過一群一年級的小孩子會講出這些話。
  「這不是兒戲。」卡拉說,此時漆黑的通道開始有了亮光。「好了,快到你們的交誼聽門口了,我不會把這些事告訴卡拉本尊,你們要三思後行,不要讓自己陷入危險之中。」
  走在前頭的芷柔推開牆壁,卡拉的聲音又叫住了他們:「我以人格保證,我在這裡這麼多年──」
  「你在那裏很多年了嗎?」芷柔打斷。
  「呃……自從我拿到東方魔藥學獎後。」卡拉頓了一下。「我也聽聞過詛咒寒冰的事,總之,我從沒在圖書館看過任何有關詛咒寒冰的線索,別再來圖書館找了,知道嗎?」
  四人走離密道,旁邊就是雷文克勞的交誼廳門口,早晨的公雞啼聲準時響遍校園,幾位幽靈也打著哈欠,慢慢從各個角落飄出。
  「所以,你還打算去哪裡找?圖書館確定沒有了。」普問。
  「不排除教授說謊──」露希說,此話一出,被芷柔狠狠瞪了一眼。
  「我有個想法……」
我~~回~~來~~了~~
這篇我刪減添加了很多東西,寫得有點疲乏🤯
然後....前幾天我犯蠢把整個檔案刪掉இ௰இ重寫後才想起可以去資源回收桶裡找((被自己笨死🥴

總之,大家久等啦💜希望各位喜歡😊
電梯 #1 
上一章 #174
下一章 #178

潔西 | 蒔瑀♪ @Evangelin

1
@shaoyu
看完後第一感想:畫像耶(不
第二感想:為什麼卡拉和玥曦她們的對話內容這麼像姐姐(或媽媽)哄小孩子(默默退場
不過說實話有這種感覺反而是好的?
but我真的覺得畫像感覺很…不知道怎麼說…讓我們悼念她?(給我滾
嗯,應該是我對魔法畫像研究不深的緣故(點頭
結果目前看下來最喜歡的還是卡拉哄孩子(不是好嗎
期待小魚的下一集~

小魚🐋趕稿中🚀 @shaoyu

4

第十五章 談談

  「玥曦,這次一樣半夜出去嗎?」芷柔看著玥曦躺在窗邊的懶骨頭中,桌上的課本攤開、亂七八糟一片。玥曦卻表現得不怎麼在意,不停地用魔杖製造出煙花特效。
  「當然呀!不然你想被抓嗎?」玥曦對芷柔扮了一個鬼臉。「現在幾點?」玥曦問。
  「晚上十點。」芷柔看著手錶,打了一個哈欠。「我怎麼一看到這個時間就想睡啊?」她揉了揉眼睛。「晚安啦!早點睡喔!」
 
  時間過了午夜,玥曦仍然躺在床上翻滾著,床下攤著一本書,還冒著泡泡的大釜擱置在書桌上,玥曦正在對著房間各處發射煙花咒,精神十分充足──但其實她的身體快不行了,卻又止不住玩心。
 
  一隻小倉鴞停在了窗台上,用力啄著窗戶。為了避免窗戶破掉(或是小倉鴞的嘴巴斷掉),玥曦一秒從床上跳起,推開窗戶放牠入室。
  牠的腿上綁著一綑羊皮紙,玥曦餵了牠吃材料盒中最後一隻蚯蚓後,便讓牠飛回貓頭鷹屋。而手上這封信件卻讓她起了疑心,從來沒有一位朋友用這種封信方式給她送過信的。
  玥曦解開綁在羊皮紙捲上的麻繩,攤開後只有一句話:到沙灘上和我聊聊吧!我想這對你來說是不錯的決定。
 
  都快凌晨了,是誰還沒睡啊……玥曦披上風衣,輕手輕腳的翻出窗戶,拐個彎就是海岸了,然而──
  「晚安,玥曦。」卡拉躺在草地上,微微側臉,在暗夜的襯托下,薰衣草色的眼眸更加閃亮。
  「教授,我……」玥曦的臉唰的變得慘白。
  「我懂,你收到了一封信對吧?」卡拉說,此時天上劃過了一顆流星。
  「對……」
  「許個願?」卡拉指著流星的殘影,發出稚氣的笑容。
 
  兩人安靜地盯著海浪,過了一會兒,卡拉才說出了邀請玥曦來這兒的原因。
  「你知道我為什麼在這個奇怪的時間點找你來這裡嗎?」卡拉問。玥曦愣了一下,搖搖頭。
  「凌晨總是我腦袋最清醒的時候,我很愛在這段時間來海邊散散心。」卡拉說,一面用手指撫摸著從沙灘中竄出的小寄居蟹。「我是要和你談談寒冰之謎的事。」
  「我知道寒冰之謎很危險啦!這件事……」
  「不,我不是這個意思。」玥曦的神色從煩躁變得稍微平靜了點,或許還帶有一些疑惑。
  「冒險不是鋌而走險,而是探索未知的機會。」卡拉說。「我也曾是孩子,我和珍總是天天搞事、犯規、闖蕩。你和我們相比,已經比我們偉大太多了!」卡拉給玥曦一個肯定的笑容。
  「但你付出的代價也比我們大。」卡拉嘆了口氣,「夢想使我們偉大,但這個夢想太過於強烈,轉為慾望的同時,便會使我們跌入谷底。明白我的意思嗎?」
  「嗯…我就是那個跌入谷底的?」玥曦聽著這番玄學理論,甚是不解。
  「快了。」卡拉的語氣十分沉重。「你被寒冰的秘密沖昏了頭,生活重心全都放在這上面,這是我最不樂見的。」
  「所以到頭來還是叫我別在執著於寶庫嗎?」玥曦十分失望,甚至有些憤慨。
  「我可沒這麼說。」卡拉露出暖笑「我只是想提醒你,別陷的太深了,否則後果不堪設想……還有……相信自己。」
玥曦與卡拉相視而笑,此時太陽已經微微探頭了。
「噢噢,玥曦,我想你現在肯定很累吧!今天第一節的魔藥學你就好好補眠,反正今天沒有考試,只是簡單複習而已。快去休息吧!」
 
  卡拉撥了撥裙子上的沙粒,踏著輕盈的步伐走向東島;玥曦盯著卡拉的背影,總感覺喉嚨被什麼東西塞住,卻又不是難過……
  「算了,先回寢室吧!」玥曦咕噥一聲,翻過窗台,髮絲才剛接觸到枕頭便陷入了夢鄉。
這篇短了一點_(:з」∠)_

我絕對沒有水劇情啊(艸
只是想到玥曦這個年紀的孩子遇到這種新奇的事,要她不陷進去 說實話還真的有點難
況且也好久沒看到她與卡拉對戲,還真的有點懷念(●ˇ∀ˇ●)
希望大家不嫌棄啦(´▽`ʃ♡ƪ)
樓主碎碎念 : 最近的留言好像有越來越少的趨勢இ௰இ大家的每個留言雖然我不一定都會回,但都是我繼續寫下去的動力(✿◡‿◡)(雖然有時候我看到別人的文也不知道要回什麼(艸))
電梯 #1 
上一章 #176
下一章 #

疾疾,六爻凱蘭崔爾磊文翼俐思璞露燈師現身 @jadeite

0
玥曦這個年紀的孩子遇到這種新奇的事,要她不陷進去 說實話還真的有點難
嗯......
感覺就跟哈利波特一開始一樣??
這種時候孩子是勸不聽的呢,還不如讓他在監視下去撞一次牆
(為了寫文複習哈波石最大的感慨w)

小魚🐋趕稿中🚀 @shaoyu

2
@jadeite
(飛撲~
再...再撞一次牆嗎🤯 正在寫下一篇,一年級可能還會撞,只是會對卡拉的話有所顧忌🤔不會暈,只會痛(??

((目前預計一年級還有3~4篇,不知道能不能在9月之前寫完(不是

這是討論串底端!何不幫忙讓這串魔法煙綿延下去呢?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