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莉】Anyone(單篇完)

發表於

If it's not you, it's not anyone
如果不是你,就再也沒有別人



除了她,再也沒有別人能取代這樣的位置




注意事項
1. 細節設定若與原著有出入敬請見諒:D
2. 作者第一次寫詹莉,懇請指教
3. 轉折若有生硬還請包涵
4. 故事開始!






I gotta tell ya

詹姆.波特興高采烈地踏進霍格華茲。他早就知道自己會是個傑出的學生,優秀、傑出且受歡迎——
跟那個擺臭臉的紅髮女孩不一樣——哦對,還有只會躲在她後面的、油膩膩的史萊哲林小瘋癲。

莉莉.伊凡一見到那位自信滿滿的男孩,便對他一點好感都沒有。只會用嘴巴說說、欺負她的朋友,在走廊亂耍把戲害葛來分多痛失學院盃積分冠軍寶座。
而這種人竟然還可以大受歡迎——莉莉完全不敢置信。
天理偏偏無法套用在波特身上!

「詹姆.波特!你在幹什麼?」
「我在修理一些不中用的東西啊,妳要不要一起來?」

看著莉莉氣得面紅耳赤,詹姆嘿嘿笑著。他最討厭石內卜這種邪門又沒水準的小智障(原話),他無法理解,為什麼一個葛來分多(就是指莉莉啦)會跟一個根本是小食死人的史萊哲林混在一起。
全校就只有妳特立獨行。
真的是很可笑。

Dance with me under the diamonds
See me like breath in the cold


基本上,詹姆在霍格華茲的生活以及行徑完全可以用「糜爛」來形容。故意在女孩子們面前耍把戲,再毫不猶豫地拒絕一片真心的她們。老是用他父親給他的斗篷,在半夜時出去偷溜,偶爾跑給飛七追,順便讓教授扣個幾十分。
——啊,還有一件他最愛的事情,那就是「修理」可憐的小石內卜。

Sleep with me here in the silence
Come kiss me, silver and gold


「詹姆.波特!你在幹什麼?」
「我在修理不中用的東西啊!」
還是一貫的回答,一貫的人群圍觀,一樣是意氣風發的詹姆,但大家都升上了三年級。
一貫的不平,一貫的憤怒,一貫叉腰大叫的莉莉,一樣的厭惡。
「你為什麼要這樣羞辱別人?」
她冷冷地瞥了從眾起鬨的瑪麗一眼。這使得詹姆的視線不自覺地跟著掃了人群中(為數不少)的女孩們。葛來分多佔了多數,其次是赫夫帕夫、雷文克勞——就連史萊哲林也有一兩個女孩站在一邊癡笑。

他的視線落在唯一心情不好的女孩身上,一種莫名的征服欲湧上心頭。
她一對碧綠色的眸子不知道為什麼特別的亮麗。

詹姆難得地放下了魔杖,轉身而去,回頭不忘踢石內卜一腳。他無暇去想自己怎麼會放棄這麼一個大好機會,只是勾著滿臉錯愕的其他三人揚長而去,一面為自己的行動而沾沾自喜。

You say that I won't lose you
But you can't predict the future
So, just hold on like you will never let go


「不——老兄,事情沒有你想的這麼簡單。」天狼星像是看著瘋子一般。「你都跟伊凡為敵這麼久了。」
「放心啦,」詹姆志得意滿地說道。雷木思不禁無言地扶額。「沒有什麼是我詹姆波特辦不到的!」
彼得忍了一會兒,才沒有笑出來。

Yeah, if you ever move on without me
I need to make sure you know that


「莉莉——我喜歡妳!」

某天一大早,當莉莉抱著書本睡眼惺忪地跨進交誼廳時,一個她此生最厭惡的聲音卻像是被大聲公放大好幾百倍般地響起——這對她來說絕對是一個不祥的預兆。
果然,詹姆.波特如橫衝直撞的博格,朝自己飛撲而來。嚇得莉莉異常靈敏地往旁邊一閃,還不小心撞到了雷木思。但來者並沒有罷休,重新站起來之後,朝莉莉伸出雙臂(天狼星:「老兄,你這個樣子真的是蠢得可以。」)。

「跟我交往吧,莉莉。」

先是一愣,接著一股無名火雄雄燃起。莉莉氣地把手上的書往詹姆臉上砸,並不顧他人驚駭的眼光氣憤地跑出交誼廳。她不懂,怎麼會有人一面欺負人,一面還突然跟那個人的朋友告白?
莉莉覺得今天真的是倒楣死了。
怎麼偏偏是我?

她習慣性地往熟悉的圖書館衝去,並欣慰地看見了熟悉的賽佛勒斯。
「小勒!!!!」
果然還是熟悉的最對味。

就算已經升上了五年級,詹姆還是搞不懂為什麼自己會被莉莉拒絕。許許多多的疑問,在他腦中纏成一個大大的死結。明明自己帥氣(自己講)、成績不差、又是魁地奇優秀選手,受到無數女孩景仰(也是自己在說)。他不懂,為什麼獨獨栽在那個與油膩膩男孩為伍的女孩手上。

「放棄吧,老兄,」天狼星以一種近乎憐憫的眼神看著詹姆。「有鼻涕卜在,你追不到伊凡的。」
彼得在一旁發出咻咻叫的呼吸聲,一面關心地盯著兩人。
雷木思早就別過頭去了——他連看都不忍心。

You are the only one I'll ever love
Yeah, you, if it's not you, it's not anyone


「莉莉——」
「走開!」
「莉莉——」
「不要過來!」

Looking back on my life
You're the only good I've ever done


「小勒,我拜託你。」莉莉近乎懇求地看著一臉著迷的石內卜,而後者正在看著有關殺戮魔法的書。「那本書看起來很可怕。」

石內卜沒有立刻回應。他只是等了一會後,才緩緩抬起頭。碧綠的雙眸裡倒映的,是一對充滿興奮光芒的漆黑。
「——妳不懂,莉莉。這可以讓我變得很厲害——讓我能反過來打倒波特。」
「你不會要殺了波特吧?」莉莉擔憂地問。儘管她討厭詹姆,但是她更討厭殺戮
「——當然不是。」看見女孩蹙起眉頭,石內卜連忙說道,但眼睛卻反射地撇開。「——我只是不想再被波特欺負。」

原本欲言又止的莉莉,聽到這句話後還是閉上了嘴巴,沒有再說什麼。 

Yeah, you, if it's not you, it's not anyone.

「哼,你怎麼追都追不到莉莉的。」

在一次和石內卜拿著魔杖對峙時,他意外地開口反擊了——平常的情況,都是伶牙俐齒的詹姆(和其他劫盜們)佔上風。平常就算石內卜罵得再惡毒,詹姆也從來都不為所動,但這次卻冷不防擊中了詹姆最近比較脆弱的地方。
他一驚,魔杖隨著手腕一晃,便在那瞬間失去防衛的機會。

伴隨著巨大的扼腕以及憤恨,詹姆跌坐在地。看著扭出一抹獰笑的石內卜逐漸逼近,詹姆卻連抬起手的力氣都沒有。
砰。血味溢滿口腔,隨著鼻息而出。詹姆知道石內卜不會就此放過他——畢竟被欺負了這麼多年。看著恢復為面無表情的蠟黃臉龐,莉莉歡快的面龐不自覺地映在一旁,與了然無神的黑色眼眸形成對比。

Not anyone.


「我不需要麻種的幫忙!」
那句話最後還是猝不及防地從石內卜口中迸出。
莉莉起先還是下意識裝傻般地愣了一下,但周圍憤怒的竊竊私語,使她沒辦法去逃避一直以來的好朋友對她說了什麼。

原來這個詞可以這麼輕易地說出口嗎?

她不禁嗤笑了一聲。
「如果我是你的話,我會把內褲洗一洗,鼻涕卜。」

令她訝異的是,詹姆竟然因為這件事而如此憤怒。
「向莉莉道歉!」他的魔杖尖毫不猶豫地指向那個雙眸深不見底的男孩。不,詹姆對於麻種這個詞的反應,遠遠超出莉莉的想像——但不知道為什麼,她又覺得不大意外。

詹姆轉過身,耍帥似地撥了撥他一頭凌亂的黑髮。髮絲間反射的陽光將莉莉瞬地照醒。
不,她心想,剛剛那一瞬間一定是假的。
狗改不了吃屎,波特也是。
「我寧可選大烏賊,也不要跟你去約會!」
她再次不顧詹姆的表情,傲然走出人群。

Forever's not enough time to
Love you the way that I want


「那你也追不到,鼻涕卜。」詹姆突然猛地一個翻身,抄起魔杖就是一記快狠準的惡咒。他擦掉嘴角的血絲,幾秒前的場景現在角色互換。
石內卜近乎憎恨地瞪著對方褐色的眸子。他知道,自己再也沒有機會反擊。

.

莉莉轉頭背對石內卜,大步跨進交誼廳。她知道,自己少了一個好朋友,最重要的好朋友。會遺憾,她想,但不知道為什麼,少了想哭的感覺。
摸了摸臉頰,確認沒有多餘的水分。她再度邁開步伐,卻跟詹姆撞個滿懷。

「莉——伊凡?」
莉莉必須說,看見一個放蕩不羈(原話)的人竟然抱著一堆厚書,這種情況實在是挺怪異的。而她也絕對不會承認,在詹姆改稱她伊凡時,內心閃過的小小一絲可惜。
「波特。」她強作鎮靜,卻掩蓋不住嗓音微微的顫抖。語畢卻又想起,以往的自己是不會跟對方打招呼的。

「妳——」詹姆遲疑了一下,看見莉莉瞥向他手上的書本,連忙護住書名。莉莉沒有像之前一樣不甩他,他便謝天謝地了。他可不希望錯失這個跟莉莉和平對話(聽起來好悲慘)的良機,可是又怕自己說了什麼太過自以為是的話讓對方轉頭就走——那是以往莉莉回應他打招呼的方式。

眼尖的莉莉不是沒有發現詹姆的小動作。眼看對方的態度變為小心翼翼,她頓時有種大家都離自己好遠的感覺。
照理說自己不應該這麼覺得的,畢竟沒有人有義務一直對你好
——除非你已經當成理所當然。
莉莉為自己的自私感到羞愧。

'Cause every morning I find you
I fear the day that I don't


六年級了。詹姆不意外地當上魁地奇隊長,不意外地繼續追求莉莉,不意外地繼續被拒絕。
「不——波特,我很抱歉。」
但是莉莉的態度明顯軟化了一些,而這成為了詹姆繼續迎接下一次告白失敗的動力。
她不是不知道詹姆正在改變,但心裡總有個莫名的坎過不去——具體是什麼,莉莉也說不出個所以然。
莉莉知道只要自己願意,隨時有個溫暖的懷抱在等著她,不過每當最靠近那令人又愛又恨的體溫時,莉莉還是會反射地將它推開。

You say that I won't lose you
But you can't predict the future
'Cause certain things are out of our control


莉莉想要投身打擊黑巫師的行業,而從事該行業的門檻相當地高。
不過這對聰明又用功的莉莉來說,不成問題。她早就將一切都規劃好了,以全O考完超勞巫測之後,便進入魔法部,從最基層的正氣師開始做起。
小時候一起廝混的人影逐漸模糊遠去,但莉莉相信,只要將他以及有關他的一切屏除在外,便能照著軌道前進——而這對莉莉來說,根本輕而易舉。
一切都在預料之中。

詹姆想要投身打擊黑巫師的行業,而從事該行業的門檻相當地高。
但這對詹姆來說不是問題。看著石內卜那身氣質,詹姆一口咬定他未來絕對會是食死人——詹姆畢生最痛恨的陣營。

莉莉秀氣的臉龐浮現在腦海中。隨著那聲「麻種!」響起,清澈的綠眸好像蒙上一層晶瑩的水光。

想到這裡,詹姆依然憤慨。一如當看見石內卜與馬份、莫賽博等人議論麻瓜出身時的嘴臉——那是莉莉至今尚未察覺的情景。
不知不覺,莉莉已經成為了他拒絕其他女孩的理由,並加深了他痛恨黑魔法的決心。
只有莉莉能夠。

凡事總有預料之外。莉莉沒想到,當回憶起普等巫測後的那個下午,她卻突然臉頰一熱。有些當下沒什麼感覺的事,後來回想起來卻會莫名的使人感性。
凡事總有預料之外。令她尷尬的是,這種應該自己一個人發洩的場合,竟然好死不死被詹姆撞見。
「哇,紅髮的吸血鬼在哭欸——快看,她在哭欸!」
莉莉腦海中,還是免不了設想這樣的對話出現——但現在就連她自己也有些遲疑。

詹姆什麼也沒說,只是將莉莉擁入懷中。髮絲間的百合花香令他迷醉。
莉莉渾身不自在地靠在他的胸口。她已經分不清楚,那逐漸加快的心跳聲究竟是她的、還是詹姆的?

Yeah, if you ever move on without me
I need to make sure you know that


「人本身是一瞬間長大的,別人都不知道,只有你知道的一瞬間。」
對於莉莉來說,這可以算是詹姆的寫照。

「莉莉,可以跟我交往嗎?」
同樣的角色、同樣的台詞,只是兩個人的心情都已經跟小時候不太相同。胸前的兩枚主席徽章將刺眼的陽光反射出金色的光芒。
莉莉終於點頭了。

詹姆笑得嘴巴都要裂到耳朵邊了。一如當時安慰情緒低落的莉莉,他緊緊地抱著對方,毫不掩飾地大力吸著那彷彿源源不絕的百合花香。
不同的是,這次多了一句話。
「我只喜歡妳一個人。」

You are the only one I'll ever love
Yeah, you, if it's not you it's not anyone
Looking back on my life
You're the only good I've ever done


詹姆和莉莉的婚禮不盛大,但是溫馨且熱鬧——對於活在佛地魔威脅下的人們來說,是少數能恣意歡樂的時光。
這可以說是莉莉人生中最幸福的時刻之一,快樂地跳舞、與朋友們合照,還有那個比一般情侶還要綿長的誓約之吻。她從莉莉伊凡,變成了莉莉波特。

詹姆永遠記得,當他揭下莉莉的頭紗時,眼前新娘帶淚微笑的美麗模樣。他恨不得此生都這樣抱著莉莉,並深情地吻著她——眼中永遠只有莉莉。

.

哈利的誕生更是在這黑暗的時代,給年輕的夫妻倆帶來微微的光芒。
「你看——他長的多像我!」詹姆自豪地抱著嬰兒說。莉莉沒好氣地白了丈夫一眼,但嘴角眉梢間盡是笑容。
「但是他有我的眼睛。」
兩人相視而笑。

Yeah, you, if it's not you, it's not anyone
It's not anyone, not anyone
If it's not you, it's not anyone


那個預言就這樣莫名其妙落到了哈利頭上。看著懷中天真無邪的孩子,莉莉無數次地假設,要是不是哈利就好了。他們躲了一個又一個的村莊,最後落腳於高錐客洞。

「我希望不要再搬來搬去了,這樣感覺好可怕......」莉莉一面搖著哈利,一面轉頭看向詹姆。不知道為什麼,一股淚再度湧上雙眼。

詹姆輕柔地抱著莉莉還有尚不懂事的小哈利,只有莉莉能讓他如此溫柔。「沒事的。我們找個守密人,這樣就可以好好的待在高錐客洞了。」

就算此刻有再多擔憂,莉莉也暫時地放鬆了下來。

.

「換成彼得......真的比較安全嗎?」當聽到詹姆和天狼星打算換守密人時,莉莉還是忍不住開了口。現在波特一家可以說是步步為營、如履薄冰,稍有不慎便有可能洩露了行蹤。

一雙溫暖地手悄悄握住莉莉的。她抬起頭,看見詹姆柔和但是充滿著信心的眼神——一如畢業舞會向她求婚時。

「我相信彼得可以的,」鏡片的後方依然是那對深情的褐色眼眸。「別擔心,妳還有我。」
無視天狼星在一旁作嘔,莉莉對著詹姆漾開燦爛的笑容。

Yeah, you are the only one I'll ever love
Yeah, you, if it's not you, it's not anyone
Looking back on my life
You're the only good I've ever done


詹姆心中的警鈴響起,他知道大難臨頭了。手中任何武器都沒有,有那麼一瞬間,他慌張地回頭看著妻子。
一樣的深紅色秀髮、一樣的翠綠雙眸,一切都彷彿像是在婚禮上一般。那是只有莉莉才有的氣質。他無暇多管,下意識便往前一擋,他只想盡力保護自己深愛的妻子和兒子。

「莉莉!是他啊!帶哈利先逃!」詹姆驚惶地聲音刺痛著莉莉的心。她無暇多看,抱著哈利便往樓上逃——儘管知道凶多吉少。
在她轉身之前,詹姆依然在慌亂中給了她一個笑容。那是安定人心的笑容、深情的笑容、專屬於莉莉的笑容。
身後丈夫倒地的聲響令莉莉心碎。但想起他的笑容,莉莉卯足全力想拼出一條生路。

Yeah, you, if it's not you, it's not anyone.

「求求你——別殺哈利——讓我代他死——」

莉莉絕望地懇求著,腦袋裡盤算著各種可能的下場。詹姆的體溫、笑容以及嗓音彷都還是那麼地清晰,但是再也不會出現——卻依然是莉莉繼續與佛地魔僵持下去的動力之一。
除了他,莉莉無法從別人臉上看到這樣的深情。

It's not anyone.

直到倒下的前一刻,莉莉的腦海中,都依然有著詹姆溫柔的笑容。
除了她,沒有人知道、也沒有人看的到。

Not ANYONE.

他們是彼此的唯一。


(完)

15

本文作者

  • 基礎魔法學習者
  • 38  319

𝒥𝑒𝓈𝓈𝒾𝒸𝒶 @Jessica1000302

2
@goldenrainbow
沙發~
看完之後突然覺得感動,每次看到詹莉、石莉,都會非常喜歡他們的深情,但最後的結果總是悲劇結尾,令人心酸😭
寫的很好👍

弗洛 @goldenrainbow

1
@Jessica1000302
可能親世代就是一個注定悲劇收尾的時代吧..
每次看到後面都會挺難過的(淚
謝謝稱讚~~

疾疾,六爻凱蘭崔爾雷文翼俐思璞露燈師現身 @jadeite

0
覺得寫的很生動感情轉折也很好~讚讚~

這是討論串底端!何不幫忙讓這串魔法煙綿延下去呢?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