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妙】鋼索(外遇劇情)

發表於
  他們在鋼索上偶遇,忍耐著碰觸彼此的慾望,恐懼墜落。

  魔法部的深夜,哈利在空盪辦公桌前翻著同事們的報告,他已經工作十八個小時了,身體卻沒有任何倦意,佛地魔死後流亡的食死人,在他們的追補下越來越少,手上寥寥可數的行蹤報告,是佛地魔在這個世界最後的遺毒。

  正氣師鮮少會像哈利那樣長時間工作,他們的生活危險、高壓,需要長時間休息和輪班,但哈利十分投入,他將追補食死人視為他的靈魂。

  「哈利,吃點東西吧。」朋友擔憂的聲音從身後傳來,妙麗將她回家後順便幫哈利做的三明治送到哈利桌上,哈利沒有因此將注意力從報告上移開,他已經很習慣妙麗這麼做了。

  「你需要休息。」妙麗像在學生時代阻止哈利亂來的口吻,讓哈利想起以前在霍格華茲美好的回憶,關於她的。

  他心中產生醋意,忍不住譏諷一句:「下班回家幫家人煮晚餐,哄孩子上床睡覺之後還跑回公司加班的人有資格說我嗎?」

  妙麗顯然沒聽出他的本意,「我跟你不一樣,我又不是自願這麼做的,不用照顧榮恩的話,我只要多三個小時就能把工作做完了。」

  「自作自受。」哈利冷笑的說。

  妙麗不悅的撇開臉,準備回她的部門。

  「S.P.E.W.進行的如何了?」妙麗走前,哈利問了一下他有點在意的事情,妙麗進入魔法部工作之後,一直想辦法找同事連署家庭小精靈權益法案,看她過程坎坷的模樣,哈利忍不住私底下用自己的名氣幫了點小忙。

  妙麗顯然對他的關心很意外,在霍格華茲的時候,哈利總是對S.P.E.W.漠不關心的樣子,甚至跟榮恩一起用「吐」來嘲笑她,她興奮地回答:「順利很多,有不少正氣師都跑來連署,看來有正義感的人都覺得應該維護家庭小精靈的權益。」

  「恭喜啊。」哈利看似與自己無關的回答。

  妙麗不知情的是,那些連署的正氣師未必的關心家庭小精靈。

  妙麗也不知情,哈利當時會這麼做,只是為了維護他和榮恩的友誼。

  他有的時候覺得,為了維護他們的友誼,自己犧牲的東西實在太多了。

  「好好休息啊。」妙麗最後一次貼心的提醒之後,回到她的部門。

  哈利吃著三明治,眼睛依然沒有離開報告,嘴裡傳來熟悉的味道,他想起他很久沒吃到金妮煮的食物了,久到近乎忘記。

  哈利收起報告,將吃到一半的三明治用消失咒消除掉,回家一趟吧,抱著妻子好好睡上一覺,為了維護他和金妮的婚姻。

  哈利看著亮著燈的魔法生物管理部,眼中閃過一絲心疼,他摸了摸手上的婚戒,提醒自己的身分,忍住多餘的想法,離開了魔法部。

--------------------------------

  他們在鋼索上互相依靠,比起墜落,更怕孤單。

  工作,回家,工作,回家,工作。

  哈利跟妙麗的生活時間奇妙的重疊了,他開始學習妙麗,下班時間到了之後回家吃飯,和金妮擁抱,相處一段時間之後,再回到魔法部繼續徹夜工作。

  很麻煩,但很值得,哈利終於理解妙麗要這麼麻煩的一天打兩次卡,短短的家庭時間,勉強聯繫著哈利對金妮逐漸退去的感情。

  食死人最後的隱藏據點快要找到了,哈利興奮又帶著失落的看著報告,再過不久他就能放個長假,從超時工作中解脫,但他的內心也出現一絲落寞,他不知道這個世界上沒有食死人之後,他還要做什麼。

  聖誕假期快到了,妙麗開始停止加班,衛斯理家每年都會到洞穴屋過聖誕節。

  金妮問過自己有什麼計畫,他不敢說他在聖誕節的時候也想加班。

  他們最後還是吵架了,哈利對金妮的怨言無法反駁,金妮將孩子們帶回洞穴屋,自己則回到古里某街十二號,這棟長期沒人居住的房子還能勉強維持住人的機能,因為哈利每隔一段時間都會過來打理屋內,順便回憶過往。

  天狼星的,鳳凰會的,他們三人之間的。

  陰暗寒冷的老房子點起壁爐,成為唯一的光源,哈利在壁爐前取暖,看著壁爐的火。

  孤獨,但不孤單,哈利很習慣自己一個人,即便在霍格華茲認識朋友,他也從來沒有擺脫過內心的孤獨感,因為心裡他有消滅佛地魔的使命,直到這個使命完全結束之前,他都能忍受一個人的感覺。

  就快結束了,哈利按著追蹤報告,最後一個食死人羅克五在阿爾巴尼亞。

  哈利決定他也要出勤追補,如果不這麼做,他會遺憾終身。

  金妮就是因此跟他吵架的。

  古里某街傳來敲門聲,哈利難以置信地看著門口,若不是無家可歸的幽靈,有誰會在聖誕節的時候敲無人居住的房門。

  哈利將門打開,下著雪的街道上,妙麗衣著單薄,兩眼紅腫的看著哈利。

  哈利讓妙麗進屋,幫她披上被單免得她著涼。

  她跟榮恩吵架了,她氣憤地離開洞穴屋,不知道該去哪裡,她想回來這裡,他們曾經一起安心生活的地方,她沒想過哈利會在這裡,她甚至沒注意到哈利沒有跟金妮一起回去洞穴屋。

  「茉莉當著衛斯理家人的面羞辱我。」妙麗靠著爐火啜泣。

  終於還是走到這步了,哈利並不怎麼意外,茉莉是個好媽媽,甚至太好了,使她跟兒子的老婆間常有摩擦,甚至能諷刺的說,她兒子的夫妻感情越好,越容易跟她起衝突。

  至少這應該代表妙麗跟榮恩感情還不錯,哈利帶著醋意的想。

  「說我是一個不稱職的妻子,為什麼不像她一樣辭職乖乖當個家庭主婦、說我不負責任,讓她的兒子和孫子餓肚子、說我水性楊花,像個迷拉整天打扮的花枝招展在外面勾引男人……結果榮恩衛斯理……他就只是看著……」妙麗忍不住淚水,雙手抱緊膝蓋的說,「他就只是這麼看著……一點為我說話的意思都沒有……」

  「當茉莉用迷拉當比喻的時候,比爾很生氣的叫他母親不要汙辱他妻子的祖母,榮恩衛斯理還附和他的大哥,被他媽羞辱的人明明是我!」

  哈利坐在妙麗身旁,環抱她的肩膀,以朋友的身分安慰著妙麗。

  他總覺得這種事,他做過很多次了。

  「哈利……」妙麗將頭靠著哈利的肩膀,握著哈利的手,她的手異常冰冷,「有一個問題在我心裡埋藏很久了,以前你對我,有沒有過……」

  「有。」沒等妙麗問完,哈利就回答了,這個答案也在他心裡埋藏了很久,「很多次。」

  妙麗挪了一下身子,側身靠在哈利的胸口,哈利將妙麗抱在懷中,她的溫度讓哈利感覺有些燥熱,她語氣埋怨的問:「為什麼不說?」

  「因為榮恩比我還早喜歡上你,我怕讓榮恩知道後他會和我絕交。」就只是如此,他不想破壞他和榮恩之間的友誼,那時的哈利除了跟友誼和使命,沒有其他的東西。

  「就只是這樣?」哈利的答案讓妙麗笑了出來,她戳著哈利的胸口,揶揄的說:「葛來分多的勇氣呢?」

  哈利報復似的輕捏著妙麗的耳朵,「妳不也沒說嗎?」

  「因為我沒有自信……」妙麗移開視線,在哈利的懷中縮起腳,像個孩子讓哈利抱著,「被你拒絕之後還能當朋友。」

  「看來葛來分多不是每個人都有勇氣。」

  「高錐客聽到之後一定會很難過。」

  兩人同時笑了,他們彷彿回到過去,回到比有喜歡這個想法更早之前的時候,單純因為喜歡而在一起的年紀。

  「哈利……」兩人不知何時凝視著彼此,在眼神中看見彼此心中的火光,他們心有靈犀,想著同樣的事情,「就一個晚上?」

  妙麗問了自己也不信的問題。

  「就一個晚上。」

  哈利也回答自己也不信的答案。

  陰暗寒冷的老房子內,用來取暖的被單鋪在地上,熱情的慾望讓屋內的溫度升高,兩個赤裸的身體在火爐旁交纏,兩枚婚戒像是某種阻礙,被他們的主人丟在冰冷的地上。

--------------------------------

  他們在鋼索上擁抱,墜落不再是需要擔憂的問題。


  「哈利,你只是沉迷在黑巫師戰鬥的慾望中。」當金妮聽到哈利想加班的時候說。
  「不是為了工作,不是為了正義,也不是為了我和孩子,你只是沉迷在與他們戰鬥的快感。」金妮擔憂的看著自己,他無法反駁,「你不能再這樣下去了,你有想過你不用抓補他們的之後,日子該怎麼過嗎?」
  「孩子我先帶回去洞穴屋,你想通了之後再來找我。」  

   聖誕節後,哈利的工作時間提升到二十四小時。

  他只需要簡單的睡覺和吃飯洗澡,不再需要陪伴家人。

  他跟妙麗相處的時間變長了,他們總在下班後的魔法部聊天,幫彼此工作,抱怨生活上的瑣事,像個朋友般相處,彷彿聖誕節那晚發生的事情只是一場夢。

  知道哈利跟妹妹吵架的榮恩,在休息時常勸哈利跟金妮道歉。

  哈利無言看著自己的朋友,不知道他為什麼有臉要哈利跟老婆和好。

  不知道他們回家之後是怎麼相處的,但在魔法部,妙麗不再跟榮恩說話了,她無視榮恩的存在,忙碌在工作的事情,下班回家之後只花了一個小時就回來魔法部,顯然除了煮飯之外,她什麼都不想做。

  阿爾巴尼亞的任務開始了,哈利和榮恩帶著幾個部下,前往抓補羅克五,他曾經長期潛伏在魔法部,深知正氣師的戰術。

  妙麗也申請支援,部長和局長深知她的實力,允許她跟過來。

  看到妙麗的榮恩顯得很開心,他們彼此擁抱,和好如初,三人走在阿爾巴尼亞的街道上,就像當年在霍格華茲那樣。

  任務不太順利,羅克五引爆了街道,吸引大量麻瓜注意,哈利命令妙麗帶著其他人維持秩序,別讓更多麻瓜注意到異狀,自己則和榮恩追擊羅克五,直到進入無人的廢棄公寓內。

  榮恩被黑魔法攻擊,羅克五拒捕,從高樓墜樓而亡。

  沒人知道過程,哈利寫了篇榮恩勇敢奮戰的報告,榮恩因此得到梅林爵士團一級勳章。

  阿爾巴尼亞的巫師醫院內,妙麗坐在榮恩病床旁,焦急地看著昏迷不醒的丈夫,哈利則靠著牆,冷眼的看著他的兩個朋友。

  衛斯理一家也趕到醫院,見到金妮的那一刻,哈利尷尬的別開臉,他離開病房,不只是將榮恩留給他的家人,也是為了躲避金妮。

  茉莉看了一眼妙麗,茉莉的眼神中閃過一絲愧疚,妙麗不想看見她,跟著哈利的腳步離開病房,並在不遠的拐角處被人一把抱住,拉進醫院的儲物間。

  「哈利……」妙麗看著抱著她的朋友,他眼神中的嫉妒使他看起來格外陌生。

  哈利吻著妙麗,想要將她據為己有的衝動撫摸著妙麗的身體。

  「哈利……」妙麗心懷愧疚的推開朋友,「榮恩還躺在病床上……」

  哈利無視妙麗的愧疚與榮恩的友情,繼續吻著對方。

  「金妮也在……」妙麗試圖喚醒他對妻子的愛,但並沒有什麼用。

  強大的嫉妒感奪走哈利的理智,他不懂他這一直以來到底是為了什麼,壓抑著喜歡妙麗的心情,在他們每次吵架之後努力的和解,換來的就是看著他愛的人抱著他的朋友。

  在公寓的羅克五,原本想要自首。

  哈利看著只有三人的現場,心中萌生一股能將妙麗據為己有的想法,他攻擊了榮恩,並將唯一的目擊者滅口,但在要下最後殺手的時候,他後悔了……

  他用記憶咒消除榮恩的記憶,然後將擊殺羅克五的功績讓給榮恩。

  讓妙麗因為榮恩的傷願意原諒對方。

  哈利不懂他到底為了什麼。

  「等一下……」妙麗再度推開哈利,她猶豫的看著眼前的戀人,「給我找個理由離開。」

  妙麗用幫助街道恢復秩序為由,和哈利一起離開醫院,他們去了附近的汽車旅館,租了三小時的房間,他們對彼此承諾,這是最後的三個小時。

--------------------------------

  他們在鋼索上接吻。

  相安無事,彷彿一切都只是夢。

  哈利從洞穴屋接回家人,回到朝九晚五的公務員生活,金妮對他的改變很滿意,夫妻之間相敬如賓,哈利的家內充滿溫馨的氣氛。

  他偽裝起自己,假裝安逸無聊的生活。

  妙麗順從茉莉的願望,放棄了S.P.E.W.,放棄了自己的夢想,回家擔任家庭主婦,她跟哈利再也沒有見面的機會,只能從榮恩的轉述中聽到哈利的近況。

  她偽裝起自己,假裝享受平淡的身分。

  直到那年聖誕節,壓抑的兩人再度重逢。

  榮恩帶著家人來哈利家作客,妙麗跟金妮一起煮了一桌豐盛的晚餐,孩子們開心的遊戲,大人們喝著酒,聊著無聊的日常瑣事。

  直到全部陷入沉睡。

  「哈利……哈利……」妙麗拍著哈利的臉,她因為興奮而語氣顫抖。

  「怎麼回事?」哈利看著倒地不醒的家人。

  妙麗牽著他的手,與哈利接吻,「我在晚餐裡面下了魔藥。」

  哈利聽懂妙麗的意思,他牽著妙麗到主臥房,兩人興奮的索吻,同時解開彼此身上的衣服,「藥效會到幾點?」

  「早上六點。」妙麗在手錶上調整鬧鐘,確保他們能在藥效結束前收拾殘局。

  哈利飢渴的將妙麗推到金妮經心挑選的雙人床,兩頭從壓抑中解放的野獸,在床上滋意的交歡,他們的汗水和體液弄髒金妮最喜歡的床單,他們沒有關門,透過門外的光看著彼此渴望已久的身體,他們放縱呻吟,絲毫不擔心彼此的家人會被吵醒。

  他們十指緊扣,碰觸到對方的結婚戒指,卻沒有人為此在意。

  沒有東西能成為他們的阻礙。

  即便鬧鐘響了,也沒有停下的打算。

  「哈利……」門外妻子絕望的呼喊,也沒有辦法阻止他們。

  他們牽著彼此的手,從鋼索上一躍而下,結束一切。
24

本文作者

  • 初級巫師
  • 47  548

黑咖啡 @jskymmm

4
@winter0923

好猛!!! 整個後勁太強了 。
非常佩服版主文筆,不收藏對不起自己。

苦楝樹 @winter0923

2
引用自 @jskymmm 的發言:
@winter0923
好猛!!! 整個後勁太強了 。
非常佩服版主文筆,不收藏對不起自己。

謝謝捧場

班我老公謝謝!! @YOLOShalala

5
特別喜歡婚戒被丟的那段和結尾的解脫感(=`ェ´=)哈妙外遇真是有種奇怪的魔力, 極為吸引我(???)

(加入收藏夾和另一篇哈妙文放在一起
(需要更多哈妙外遇文
(不支持現實外遇但文學作品沒差啦

苦楝樹 @winter0923

7
引用自 @YOLOShalala 的發言:
特別喜歡婚戒被丟的那段和結尾的解脫感(=`ェ´=)哈妙外遇真是有種奇怪的魔力, 極為吸引我(???)

(加入收藏夾和另一篇哈妙文放在一起
(需要更多哈妙外遇文
(不支持現實外遇但文學作品沒差啦

我一直覺得外遇故事有一種魅力
它是一種混合了背德和愧疚的愛情
尤其男女主角雙方對原本的家庭還有責任感的時候
那種彼此知道不應該繼續,卻又忍不住想要靠近的感覺就會更加強烈
哈妙彼此的家庭連結很深,生活圈也幾乎重疊,就赴加了他們一種無法拋下一切遠走高飛,也無法離開對方斬斷感情的束縛
這種束縛有種明明很幸福,卻像在垂死掙扎的矛盾感

黑咖啡 @jskymmm

2
@winter0923
從他們在校園時代,哈利與妙麗都一直互相陪伴著,好幾次可以感受到他們內心的孤獨,無論被不理解
當火盃吐出哈利的名字時,妙麗第一時間就相信了哈利。

妙麗和哈利最後雖然沒有真的在一起,但我認為他們是那種心靈上的支柱上的夥伴了,這種友誼非常難得可貴。
如果有一天超越友誼,我一點都不會感到意外

所以版主用 【外遇 】 為主題來詮釋哈妙,是真的非常到味的。

苦楝樹 @winter0923

0
引用自 @jskymmm 的發言:
@winter0923
從他們在校園時代,哈利與妙麗都一直互相陪伴著,好幾次可以感受到他們內心的孤獨,無論被不理解
當火盃吐出哈利的名字時,妙麗第一時間就相信了哈利。

妙麗和哈利最後雖然沒有真的在一起,但我認為他們是那種心靈上的支柱上的夥伴了,這種友誼非常難得可貴。
如果有一天超越友誼,我一點都不會感到意外

所以版主用 【外遇 】 為主題來詮釋哈妙,是真的非常到味的。


我也是這麼覺得的
不管哈利跟妙麗之間感情是不是愛情
對於彼此來說都是不能沒有對方的存在
所以他們的感情能有很多種的形式

這是討論串底端!何不幫忙讓這串魔法煙綿延下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