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獸與鄧不利多的秘密】劇情不通?你可能沒看懂的5個重點解析

發表於

*~莉~* @lothmafraz

1
@ys6hins 第二集應該沒有說過邦緹當助手當了多久?(畢竟她在第二集戲份只有那麼的一小段)
倒是第三集拉莉一開始去找雅各嘗試說服他加入的時候,有提到雅各是在大約一年前在銀行遇到紐特(昨天二刷時有特別注意這段對話)
這樣說起來,如果第一集是在1926年發生的話,因為劇情發生在冬天,那就是1926年初或年底;第二集發生在第一集的約半年後,那就是1926下半年或1927上半年;第三集如拉莉說是發生在銀行事件後約一年的話,那就代表第三集跟第二集時序上甚至還差不到一年@_@

💙在火爐旁喝著熱紅酒的芮霓♥ @Renee

0
跳羊的文筆好好啊(●°u°●)​ 」
看完後覺得又可以二刷一次了

Sit @Sitkalo

0
Hello 但是我不明白為什麼當年要捨棄魁登斯

佛地魔跳廣場舞xD @lemonleaf

0
@Sitkalo

他們沒有拋棄他,事實上是他們不知道魁登斯的存在

Ginny @ginnyhuang1

0
@lothmafraz 我記得第三集邦媞有說他成為紐特助手有七年還是八年的時間了@@(她有特意補充更精確的時間所以印象深刻XD)

@Sitkalo 阿不思在豬頭酒吧講故事(?)時就有說了,在那年夏天阿波佛也談了戀愛,後來女生退學了,大概因為亞蕊安娜的死亡讓那段時間的兄弟一團亂,弟弟根本沒發現他前女友懷孕了吧?

原來放煙火是投票...是說因為前面釋放蓋勒還是選舉晚宴時都有人放煙火慶祝(那個應該不是投票吧?),這裡放煙火真的會讓人不知道是投票,好歹來個口頭說明巫師界怎麼投票吧?
只看一次真的是一頭霧水XD

草原跳的羊 @harryptweb

4
引用自 @lothmafraz 的發言:
不過想請教一下第三集的時間線比前作又過了五年是哪裡出現的資訊呢?因為我在看電影的時候聽他們的對話一直以為第三集是第二集的一年後左右O_o

@niffler

電影的報紙道具年份都寫 1932 年,所以可以推定【怪獸與鄧不利多的秘密】劇情是發生在這一年,
而上一集【怪獸與葛林戴華德的罪行】故事則是發生在 1927 年,中間相差了五年;
另外邦媞在火車上說她當了八年多的助手,
而她初次見到紐特的時候是《怪獸與牠們的產地》上市的簽書會,也就是在 1927 年初,
所以假設她初次見到紐特後不久就成了助手,往後算八年也是 1935 年了,
因此這部片的時間大概就是設定在 1932 年到 1935 年這段時間,
看起來電影自己也有一些矛盾就是了XD

但絕對不會只離上一集只有一年半的時間,
所以拉莉對雅各說的那段回憶還蠻容易讓人誤解的~

Sit @Sitkalo

0
@lemonleaf @ginnyhuang1 謝謝你們耐心解釋給我聽,因為有太多資訊,自己看的時候搞不清

Sit @Sitkalo

0
那血盟到底是怎樣解除的呢⋯因為一開始他們坐在談天的時候鄧說不如我們一起解除吧(我就想會不會知道解除的方法),但是最尾決鬥的時候兩人都是驚訝的表情(看來不像一早知道怎樣解除)

佛地魔跳廣場舞xD @lemonleaf

2
@Sitkalo

不客氣~我們也是互相激盪想法和腦洞呀👍

血盟會毀掉,我自己的理解是
其實當時葛林要動手的對象是魁登斯,而阿不思是要保護魁登斯,雙方並不是要對對方動手,因此沒有觸犯(?背叛血盟的條件
但是因為當時在製作血盟時兩人的理念是相同的(或許是說志同道合、相似),
而現在兩人的理念在同一個對象/觀點上衝突了,所以就碎了
我的理解挺莫名其妙的哈哈哈🙈
所以還是求有更深理解的巫巫解釋

黑狗潛水🐾| 音魔也是🤿 @Always4ever

3
@Sitkalo @lemonleaf

我覺得先知道血盟怎麼形成,就很好理解它是怎麼解除。

血盟是兩個「意志相投」的人,共同形成的約定「不以對方為敵」。

在不丹殿堂,葛林戴華德出手「攻擊」魁登斯(這樣叫比較習慣xd),而鄧不利多則是出於「保護」把攻擊咒語擋下來,因此兩人的相反的理念在這個時候表現出來:葛林戴華德--殺戮;鄧不利多--保護。但血盟的定義是「兩人意志相投」,因此在這個片段,他們已經明顯做出了與對方完全對立的行為(一個殺人一個保護),所以也打破了血盟的定義,它才會突然爆開囉~

(我的想法跟上面的巫巫差不多 所以應該是蠻接近答案的吧q

WEN @zxc5009

1
解說精闢!
原本還對有些劇情抱持懷疑,透過這篇解說釋懷不少。

但還是對於「投票」這一段還是有點介意。

雖然最終結果還是以投票為主,可是在投票之前先讓麒麟來選擇良善之人。這有點像是投票之前看民調一樣。以麻瓜世界的選舉來說,選前是不能公布民調的。因為很多研究指出,這樣會顯著影響投票結果。這也跟2018的十五合一大選當中,眾多爭議中的其中一點相關,當時投票過程冗長,導致開票時間到了,但仍有人還沒投完票,形成邊開票邊投票的狀況,絕對或多或少會影響尚未投票的人的想法。

回到麒麟。先讓大家看到誰是「被認證的」良善之人,然後再投票。就像是選前一天公布民調,人們很高機率會想投給民調比較高的,或是想說,支持的候選人竟然民調這麼低,那就不去投了。這樣就失去民選的真諦。民選是希望人民是出於自由意志來投票,然而人們是否能真的經過審慎思考而理性投票,主觀上已經很難了,只能努力控制外在的影響,才因此有各種選舉的相關規定,例如民調公布的時間點。而且,投票也並非選出所謂天選之人,是希望能選出為大家著想的人,有種我相信你,所以透過投票給你機會的感覺。當然選上之後也仍然需要審視其作為,並非選上就一定會有好的結果,不然就不會有罷免的機制了。

如果說想參考麒麟的選擇,那怎又能保證麒麟沒有失誤?另外良善之人真的存在嗎?就像鄧不利多也曾對黑魔法有興趣,也曾忽略家人,但是後來的作為讓人們信服。因此人肯定不會是絕對善或是絕對惡的,更何況善與惡也難以辨別。我們應該會期待這個世界都是和平良善的或是向善的,並非要求打從一開始就是善。這點應該還算是普世價值,那如果接受這樣的想法,那麒麟的選擇也就不那麼重要了。因為人們都有機會向善,現在不是善的,不代表以後沒有機會向善。

再來,候選人努力競選、造勢,結果沒有被麒麟選擇,那不是挺尷尬的嗎?這樣支持者投還是不投?

鄧不利多沒有參選還「被認證」,那參選且沒有被認證不就更尷尬了。雖然我可以理解這是要傳達為什麼鄧不利多會是大家認同的共主。但是這也間接表示,人們會如此信服鄧不利多,除了他的能力之外,也可能是因為麒麟。那也有點彆扭,因為尊敬一個人的原因之一是因為被麒麟認證?而非全然以這個人的作為來評價。

最後發個牢騷,雖然叫做鄧不利多的秘密。但是...似乎沒有揭露到很秘密的秘密。因為這些劇情(關於鄧不利多的過去)其實在哈利波特系列是有跡可循的。但我給自己解套的說法是,哈利波特系列的電影版本確實沒有花很多篇幅去呈現,雖然小說確實都有提到,但如果是只有看電影的粉絲,透過這樣的安排,確實會覺得更認識鄧不利多。但是個人還是私心期待能看到更精采的故事。

說了有點多,但是我還是很愛魔法世界啦!
而且這也仍出自於Rowling的創作,電影團隊也幾乎是哈利波特系列的組合,因此希望這個系列得以善終。
每次都很期待出現霍格華茲的畫面並且搭配巧妙安排的配樂,總能令我起雞皮疙瘩!

Sit @Sitkalo

2
@lemonleaf omg!非常感謝你又解多一次,我現在有種身心舒暢的感覺
@Always4ever 謝謝你非常詳細!背道而馳的理念導致破裂,坦白說有點凄美就好像兩個人分手背道而馳

Sit @Sitkalo

2
@zxc5009 選前都是公布民調的(美國、韓國⋯)這個我覺得你不用介意喔,會不會是因為麒麟是特別的物種未必會出現,所以它的出現其他人會覺得是罕有都會參考它的意見

🦅Roger喆 @Roger10435276

7
@zxc5009
你的問題是太執著於把麒麟擇主的過程與選舉做連結了,才會覺得跟民調很像,「麒麟會看出一個人的靈魂是否純潔,並對他下跪。」這句話才是麒麟擇主的重點所在。

在麒麟的眼中,所有人的靈魂都是平等存在的,即使他看的出來每個靈魂的良善與正直的程度,因此選舉本身對麒麟而言毫無意義。麒麟對某個人下跪的行為並不代表他是最純潔的(這是民調的表示方式),只是在麒麟心中那被判斷為純潔之心的門檻非常非常高,而牠會對有達到門檻的人行禮罷了,就像他對鄧不利多與桑托斯都行禮。

假如麒麟對一個以上的候選人行禮了,就代表這些候選人都是受到麒麟見證的純潔之人,那這時他們的政見不就為他們做出了區隔嗎?接著的投票不就是真正展現民選價值的時刻了嗎?那又假如,麒麟沒有對任何一個候選人行禮,那人民依然是可以依政見選擇主席,畢竟純潔之人本來就是萬中選一少之又少。

如果只要是受麒麟行禮的人都直接當選,直接跳過投票階段,這樣才是失去民主的作法吧?

麒麟會不會失誤?不會(至少活著的不會),因為選舉對麒麟而言毫無意義,牠的行禮只是順從生物本能。
沒被麒麟認證的候選人努力是否都白費了?為什麼我們要在乎?那是候選人的問題,而且說不定他會成為支持者認為的改革中的必要之惡,也有可能他的政見帶出了之前沒有被別人討論過的議題。並不是一定要當選才能改變世界。

我認為麒麟的存在是給予比一般的選舉多一層指標,當你不知道誰的政見能夠帶領社會走向正確的方向,你至少能知道誰是好人,而那個好人會盡力不將社會帶往錯誤的方向。

至於真正的良善之人是否存在,我覺得紐特說的話相當有代表性:「就算我們犯下錯誤,也可以盡力補救。」一個人之所以成為高尚之人,絕不是因為他從不犯錯,而是即使他犯錯了,他會為此感到愧疚且盡力彌補。

WEN @zxc5009

0
@Sitkalo
原本想說不要這麼嚴肅,所以沒有在文中說明何謂「選前」。其實是有個嚴謹的規範的。
民調確實是會公布的,尤其是最近各黨的初選,或多或少會採用民調數據。甚至候選人團隊會找政治學者來分系民調數據,並且研擬選舉策略。
只是接近投票日前,公布民調會影響選民的判斷,因此有相關規定。
以下提供個資訊供大家參考...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俗稱選罷法)第 53 條
         政黨及任何人自選舉公告發布及罷免案成立宣告之日起至投票日十日前所為有關候選人、被罷免人或選舉、罷免民意調查資料之發布,應載明負責調查單位及主持人、辦理時間、抽樣方式、母體數、樣本數及誤差值、經費來源。
         政黨及任何人於投票日前十日起至投票時間截止前,不得以任何方式,發布有關候選人、被罷免人或選舉、罷免之民意調查資料,亦不得加以報導、散布、評論或引述。

@Roger10435276
我也認同紐特的話。甚至我的想法也算是在這樣的基礎發展。
換句話說,人們都有機會選擇自己要走向什麼道路。
換個時空或是撇開魔法世界的世界觀,如果葛林戴華德有機會發現他的作法或想法似乎不妥當,而改變他原本想做的事,這樣他還是人們所謂的惡人嗎?他也有補救的機會吧。
就像是曾經犯罪的人,仍有機會往大家認為好的方向發展,人們應該給予機會讓曾經犯錯的人有改過的機會,這樣才能期待社會有機會越來越好,並非不斷討伐可能作惡之人。
那這樣心靈是否純潔似乎不那麼重要,因為心靈是否純潔與能否向善可能沒有直接相關吧。
那如果要假設要有心靈純潔才有機會向善,那其實每個人都可能是心靈純潔囉?

另外好人會帶領大家的人應該是不同一件事。更何況「好人」又要如何定義?
政治是關於運籌帷幄以及權力控制,並非單純選出好人。
甚至政治學上有句名言「絕對的權力,絕對的腐敗。」就可以體現這個說法。(當然這就又是其他討論了,先打住)

再者,你有提到透過麒麟來讓人們釐清誰的政見較為妥當,這不就更加失去選舉意義。
選舉是民主實現的手段,民主就是以人民的想法來讓某人有機會成為有權力的人,進而帶領這個社會。
所以被選上的人的基礎是因為人民,如此才具有正當性。因此判斷政見是選民的責任之一。
(這其實就是國高中學到的社會契約論的基礎)
當然這個想法破解的方式就是,魔法世界並非民主社會。
目前並非只有民主這個政治形態,就學說來說算是有六種,若魔法世界不是民主這一種,這也無妨,但那也就更無需用投票來選共主。

不過,我也知道這樣過於糾結在小地方,只是個人剛好是相關領域的,看到這個劇情,難免有些憋扭。
我也知道看電影、看故事是放鬆娛樂,我也看得很開心。小地方其實無需糾結。
但是還是想提比較不同的觀點,看看能不能促成討論。因此非常感謝你對我的想法所做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