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placed 錯置】哈波×波傑世界觀連載 (更新至#14 III|Jasmine|USA.UK)

發表於

℈ 𝗪𝗶𝘁𝗵𝗼𝘂𝘁 𝗽𝗮𝘀𝘁 𝗮𝗻𝗱 𝗹𝗶𝗲𝘀. 𝗪𝗵𝗮𝘁'𝘀 𝘁𝗵𝗲 𝗺𝗲𝗮𝗻𝗶𝗻𝗴 𝗼𝗳 𝗹𝗶𝘃𝗶𝗻𝗴. ℈

Canva製作



✯ Θ 港口鑰 Θ ✯


#1   I|OlympusUSA
#11 II|The Woman|USA.UK
#14  III|Jasmine|USA.UK

✯ Θ 神諭預言 Θ ✯

-佛系更,兩週更與月更的可能。

-此文為﹝哈利波特 × 波西傑克森〕世界觀,雷者慎入。

-私設 & OOC預警冷門原著角、倒敘與順敘敘事。時間線略略複雜。

-第一次嘗試混亂的 (?) 時間線,可能有小蟲,歡迎加入抓蟲大隊。

-批評留言,都歡迎入內 !

Ψ 想說話的音魔 Ψ
第一次連載 !
原本只是想讓一直吵著要我寫短文的麻生朋安靜一下,在樂團課提筆寫了短短幾行,結果越寫越有興趣 (?),故事構想發展的更複雜XD 存了幾張稿,這次就豁出去了 !! 謝謝所有願意點進來的人 !!

感謝還是要有的吧 (?)
@joy371012 咳咳,梓藝我要加入你的行列XD 感謝提供寶貴建議(雖然都是些很獵奇的問題 ((咳) & 支持我開樓// (大心 ♡

短篇文樓持續更新(速度問題罷了XDD),歡迎入內坐坐♪(´▽`)
21

本文作者

  • 中級巫師
  • 65  1039

黑狗潛水🐾| 音魔也是🤿 @Always4ever

11

 I混血營USA

1971.08.23

冷風無情搜刮大地,濕氣瀰漫空氣,令人難受的水分子附上肌膚,霧氣凝結成水珠,懸掛在女孩烏亮的長髮。厚重的布幕鋪滿天,壓得她近乎喘不過氣。倫敦帶給她的印象屬實差勁。油膩的街道沒有一絲芬芳氣息,湛藍宜人的鹹味不再,只留下四周烏煙瘴氣。

頭一次踏上英國的土地,她是怎麼也提不起勁兒。


艾諾拉一直曉得自己非比尋常。她知道自己天生擁有魔力;她懂得閱讀希臘文;她自身帶著一股不可招惹的傲氣。但她不知道的事也不少。她不知道天神爸爸何時會來找她;不曉得自己為什麼對於木棍有獨特的熟悉感;甚至不知道自己的媽媽是誰、身在何處。

自有記憶以來,混血營就是她的家。據奇戎所說,當時的她還只是個小女嬰,手裡緊緊抱著單薄的包袱,裡頭是一張空白的紙條,僅此。

依稀記得嬰孩時,曾透過朦朧視野看見媽媽。兩人之間有著如出一轍的神韻、同樣亮麗的黑髮與略微凹陷的眼窩。撇開不健康的瘦黃肌膚,記憶中的「媽媽」倒算標誌—卻不想,「媽媽」獨特的茉莉花香自此停滯。

艾諾拉可說是混血營的大學姐。即使年齡不到十一,她卻在這兒待了整整十一年—這一生都在此度過。

可曾想過外頭的生活?這點倒是沒有。混血營外是一連串的未知,一個身世謎樣的未成年少女絕不是人們樂見。

天神爸爸遺忘了她,媽媽也棄她而去。她沒有家,也沒有家人。

世界忘了給艾諾拉容身之所。



1971.07.11

「艾諾拉,請跟我來。」奇戎是隻半人馬,身材高大,面容卻和藹十分,就說是混血營最受敬仰的老師也不為過。

艾諾拉隨著奇戎的腳步(或者說是輪椅)來到會議室。

那是她最討厭的地方,環境依舊溫暖和煦,冰冷的桌椅卻莫名帶有壓迫感。敏銳的她注意到桌上有個陌生的土色皮箱,大的能裝進工廠生產的中型盾牌。

「坐吧,孩子。」半人馬笑著說道。

艾諾拉拉開離她最近的椅子,雖然失禮,但依舊緊盯不知名的箱子。箱子的邊角鑲滿金黃色的圓釘,明明從未見過,卻有種莫名的熟悉感。

奇戎觀察艾諾拉細微的表情,看出她那股好像想起什麼,又記憶模糊的樣子。

「你能猜到這是什麼嗎 ? 」他說,眼裡透露某種壓抑的期待。

「我...我不確定。好像曾在哪裡看過...」艾諾拉頓了一下,究竟是大腦在欺騙她自我催眠,或者她真的看過這東西 ? 

 半人馬咯格笑,眼彎成一條月。

「我想也是。」他輕巧的說,「這是妳媽媽的東西—說的確切一點,這也是你的東西。」

「我的東西 ? 我想您是搞錯了—」艾諾拉困惑的促起平時毫無一絲波動的眉頭。

這似乎在奇戎的預料之中。他挑起眉看著艾諾拉,右手規律的敲打桌面。似乎正等待她獨自摸索答案。

「你覺得『H』代表什麼 ?  」

也不知過了多久,奇戎停止右手手指的抬與放,轉而指著皮箱上類似盾牌形狀的圖案,中間是個大大的「H」和四隻動物。夕陽金鑲在邊緣,高調不失莊重。

「—霍格華茲。」一刻也沒有猶豫,謎底在艾諾拉無意識下揭曉。她嘴唇緊閉,桃花眼閃過一絲戒備與驚恐。

霍格華茲—她從未聽過這個字...對吧 ? 

「沒錯。」半人馬依舊平靜,眼裡眨著無盡的興致,好像這是他早已安排好的戲碼。

艾諾拉嘴角詭異的抽蓄。奇戎猜出她正極力壓抑某種令人發毛的熟悉。

「為什麼我會知道...」艾諾拉懷疑的看著奇戎,請求對方做出合理的解釋。內心一點也不像表面上那般平靜。

奇戎深吸一口氣。雙手緊握的擺在桌面。他難得嚴肅起來總會這樣。艾諾拉赫然發覺那張佈滿細紋的面容是多麼疲憊。

「我想—你媽媽正希望我在今日告訴你。」

艾諾拉警戒的挺直身子,雞皮疙瘩迅速竄起,原因沒有別的—她很清楚看到奇戎眼眸底下的不確定、同情與不情願。


II #11
-
女主 艾諾拉.厄莉 Enola.Eliv 大家可以猜猜這個名字的原型
╰(*°▽°*)╯
-
咳 正文跟主樓發出來的時間也差太多XD
耶// 第一章! (灑花//
還有是電腦螢幕太大還是我真的字數很少 (對沒錯是你的問題w
anyways 第一章就是這樣!! 

GeKW✯梓藝 @joy371012

3
喔喔恭喜開樓!歡迎加入連載樓主的趕文日常(不是
在混血營長大卻沒被認領...那就是一直住在荷米斯小屋囉?
感覺艾諾拉的個性跟那裡完全不搭呢XD
然後沒被認領,該不會是波西的問題吧(蛤
還有美國腔在英國應該蠻格格不入的//

Gotcha! 我知道Enola 是天才少女福爾摩斯
名字倒過來就是alone,喜歡這個文字遊戲~

初雪❄️雪雪之家 @Vvvv

3
@Always4ever
音魔竟然要寫混血營!歡呼!
喜歡pjo勝過hp(有禮貌的劃線
追定了這部~
希望音魔之後會徵角(一心想把自己卡進去

潔西♪ @Evangelin

3
好啦第一章放上來所以我可以留言了(喂
一直有點疑惑音魔自介裡頭的Elona是誰,現在終於知道她是誰了(喂

很喜歡第一段的寫景,初至迷霧之都的不安和對過往的懷念都寫出來了
(捉個蟲:艾洛娜一直曉得自己非比尋常。

世界忘了給艾諾拉容身之所。
全部裡頭最愛的應該是這句,恰好形容艾諾拉的孤寂,又帶著恰到其分的那麼一點埋怨…

<--看見Eilv只會想到evil打亂的人(誒
然後看見音魔的封面圖莫名高興XDD一起來用Canva吧,這軟體真的很棒d(=^・ω・^=)b

黑狗潛水🐾| 音魔也是🤿 @Always4ever

3
@joy371012
咳 趕稿日常打個圈圈 (O
嘿是的沒錯// 艾諾拉乃一隻獨來獨往的狼 (??
我覺得我非常之笨蛋 竟然沒標註時間ww 抱歉波西那時還沒出生XD
嗯果然梓藝會想到腔調的問題 (哈哈問題不大啦

恭喜破梗 (導播下個勝利bgm
的確是這樣沒錯//不過還有一個唷owo
@Vvvv
凡妮莎!! (灑花~ (別製造垃圾好嗎XD
偷偷說 其實我沒有到非常非常喜歡pjo (那你寫這個幹嘛...
歡迎追~不過可能要有三百天一更的心理準備 (??
徵角有消息的話會馬上發通知 (幫凡妮莎卡個位 (?
@Evangelin
(鋪個紅毯...好了 歡迎潔西!!
艸為什麼我可以那麼笨XD 是Enola 結果我自己寫錯ww (艾諾拉 : 尊重 ??

寫景還是多多觀摩潔西的啦//
然後我很感動潔西看得出混血營那段是已經發生的事(aka回憶) 給麻生朋看 他們還很納悶問我 : 混血營不是在美國嗎 ?? (...
恭喜潔西加入抓蟲小隊!!! (誤

Enola 就是 Alone...唉沒辦法...可憐的孩子...(尛

意外覺得Canva很好玩欸(?) 做出來莫名有一丟丟美感 (嘿對只有一丟丟

112會考加油🍈 @pigeon

1
恭喜開樓!雖然但是烏魚子前陣子也在回看波西呢ww
艾諾拉是原創角嗎?好酷!
還有那個,刪節號是六個點啦(X)

前🐰似錦(///▽///) @jen0111

1
可惡可惡可惡!
音魔你開新樓也不召喚我 害我這麼晚才來QAQ
所以生氣的我只丟了20點獎勵(欸嘿
然後我是不是該開始研究波傑了0.0
好了,我喊完了(黯然退場
還是要哭一下(不是

黑狗潛水🐾| 音魔也是🤿 @Always4ever

2
@pigeon
呀!是烏魚子!! (狂賀狂賀 (??
沒錯唷~艾諾拉是原創角 //
嗚她的全名想超久的XD 偷偷說 其實艾諾拉的個性不是我個人很喜歡的類型 (矛盾寫手w
@jen0111
嗚嗚嗚對不起w 我怕召喚會打擾到ww
沒關係啦// 真有來我就滿足了 (害羞XD
真沒看過波傑?! (驚0.0
去看去看 還要不要哭哭麻//

前🐰似錦(///▽///) @jen0111

1
@Always4ever
不會打擾,我想要通知刷滿滿(耶?
(尼應該去看我的自介,我特別加註了(ゝ∀・)⌒☆
對呀,沒看過(明明只是你懶
我愛魔女宅急便,抱住親愛的托托(不是,那是人家鵝子欸
然後我只是來這裡刷存在感文區不適合我

黑狗潛水🐾| 音魔也是🤿 @Always4ever

0
@jen0111
好好好//下次有開樓一定召喚(?)
波傑還不錯 可以去看看啦(雖然哈波依舊獲勝XD
文區永遠歡迎你~(鞠躬(?

黑狗潛水🐾| 音魔也是🤿 @Always4ever

8

II|The Woman|USA.UK

 
不論從哪方面,或者純粹出自同情,奇戎是萬般個不願意回想那天的情形—


1959.11.11

披著黑袍的女子現影來到這兒,身旁的少女不見蹤影。

山丘,就在山丘。

這是條不歸路,她早該想到的。踏入那圈火焰是個盲目之舉,痛處刺入胸口,懷中的「嬰兒」將是她一時衝動的犧牲品。

那人消去她的記憶,孩子天真的笑靨,是她僅存的一切。

艾諾拉,艾諾拉,是她的女兒。

音調飄忽不定,淚腺早已乾涸。「失去」是個難以填補的空洞,她不願就此跌落其中。

山丘上什麼也沒有。她並不意外。

「阿八拉象 ! 」

毫無動靜。

「阿八拉象 ! 阿八拉象 ! 」

她太累了。懷中的孩子頻頻打斷她的思緒。

「—阿八拉象、阿八拉象、阿八拉象 ! 」

女子崩潰的狂吼,施咒逐漸失控,低吟轉為哭腔與幾近瘋狂的燒聲。

她癱在地,摟著女娃低語 :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除了一聲聲對不起,她沒有資格多說什麼。

遺棄親身骨肉,是天下所有母親的惡夢。而這卻是這趟的目的。

然後她看到了。前方出現一塊與山丘不搭調的木色,混血營某一角出現。

女子匍匐前進,一隻手伸入混血營屏障。

不多久,少年發現了她。

「—對不起。」

對現在的艾諾拉,也對曾經的艾諾拉。她只能說聲對不起。

最後一次看向嬰兒。



少年費德爾與威爾森一同離開競技場。

「哈!你的走步真的很爛 ! 」費德爾揹著短劍,手肘毫不客氣的撞向威爾森,顯然無意遮掩滿嘴的嘲諷。

「還說。你除了瘋狂揮劍,還會什麼 ? 」

威爾森不甘示弱,一手抽出長刀,兩個跳躍向前—一剎,猛的向後踩個箭步,刀尖剛好抵在費德爾胸前的防護盔甲。

「—如何 ? 」少年譏諷一笑,驕傲溢滿海綠色的眸子。

「是是是是,不過下次請在競技場表現喔。」對於這精湛的演出,費德爾以白眼當作掌聲。搭上好兄弟的肩,兩人一搭一唱走向營地木屋。

這趟路不算長。從競技場穿過小徑,便是混血營主出入口,同時也是人煙最為稀疏的地方。學員大多在裡頭的營區活動,加上出入口空地與主營區之間,隔了成排糖楓樹,多數人認為這樣的遮蔽功能更有安全感。

此時營區外側只有他倆。

褪去春季的涼爽,夏季咄咄逼人的熱浪即將來襲,混血營也無可避免的迎接阿波羅熱情的洗禮。熱氣從土壤向上蒸散,迎面而來的焚風燥熱難耐。楓葉相互摩擦、撞擊,簌簌聲帶動某種詭異的氛圍。

不對勁。

正中午,熱焰在天頂燃燒,火辣的橘紅色渲染凡間,光影打在少年古銅色的肌膚與不遠處一隻手。細微的叫聲揚風而來。

愣,是兩人僅有的反應。下一秒,兩雙狂奔的腳掌滾起陣陣風塵。


費德爾實在不知道自己哪來的膽,拉著威爾森三兩步跑上小山丘。

眼前的畫面卻煞得他動彈不得。

「威爾森 ! 快去找奇戎 ! 快 ! 」

這是他唯一閃過的念頭。



「先生—先生!混—混血營—入口!」少年威爾森衝進領隊辦公室,胸膛快速起伏且面色蒼白,奇戎從這兩點看出事態嚴重性。

不浪費任何一秒,他點點頭,示意男孩領路。

還不到山丘,奇戎不由得嚇得不敢出聲,琥珀色瞳飛過萬隻翼馬。他這輩子從沒見過這麼詭異的畫面—膚色蠟黃的女子趴臥,左手緊抱襁褓中的嬰兒,身體呈現大字型,雙腳卻歪向兩邊。

女子不知灌了什麼到嬰兒嘴裡,手腕上掛著米色粗麻袋,身著破爛的黑色袍子,她費力抬眼,面容猙獰,右手緊抓費德爾的小腿。

奇容明白了,俯身靠近女子。

她含含糊糊說著甚麼。

盡了畢生之力,手一鬆,嬰兒脫身,手腕上的粗麻袋滑落至地面。三人以為她沒了氣息,卻也不敢多做反應,不料,女子纖細的手臂再次撐起身子,就這樣維持數秒之久。一陣模糊間,她就此消失。

風滾動些許砂土,朝混血營山丘撲來,翻起思緒波濤。

風帶來新生命,卻也帶走小娃娃的母親。她是注定孤獨。

奇戎強裝鎮定,即使內心早已被方才的景象震懾,但他知道自己必須冷靜—至少在孩子面前如此。

他彎下身抱起嬰兒,拾起粗麻袋,輕拍少年的肩背,「你們做得很好—回去休息吧。」

奇戎看了一眼山丘,女子的殘影依舊,罪惡感侵入每一個細胞 : 他就這麼接下某個陌生女人的孩子。腦海迴響那沙啞、吃力的嗓音。

行李廂、巫師、奧林帕斯爸爸和女娃的名字—艾諾拉.厄莉。

這些是奇戎唯一能聽懂的,即便它們是多麼荒唐。


1971.07.11

女孩坐在會議桌的另一端,聽著奇戎訴說那段身世之謎。

她曾經有個媽媽,並且親手遺棄自己;她曾有個家,媽媽卻不願將自己留在身邊;她曾經能有個童年,媽媽卻選擇置之事外。

曾經擁有再失去,遠比從未擁有更難受。 

「她有哭嗎。」

被抽離的靈魂躲回空谷,她只餘下一句話—自己究竟值不值得母親的一滴淚。
對桌女孩空洞的雙眸和女子蠟黃的面孔諷刺的相似。扭曲、猙獰。

然,艾諾拉少了一種曾深刻在女子容貌的情緒—

「艾諾拉,真正的痛苦並不容易隱藏。」



漢普斯特德.英國

男人舉起酒瓶,一個勁兒砸向女人,後者懷中護著少年。

不是第一次了。

碎玻璃扎入她的後背,儘管如此,她卻不能出聲。然,瘦弱身軀下的少年,又一次被血淋淋的場景嚇傻,他極力壓抑的叫聲鑽出緊閉的雙唇,細微的尖銳嗓音激怒男人。

「閉嘴 ! 該死的畜牲—他媽的,吵完沒啊 !」酒氣濃厚的音調,一聽便能猜出他又喝了多少。

破碎的酒瓶再次落下。

至始至終,女人死命摟著少年,不讓其受到一絲傷害。

她不能承受再次失去的痛。

- #14 III
-
嗨大家午安(?)
應該能夠看懂跳來跳去的時間線...吧XD
-
還有阿八拉象(現形咒)也太好笑w
寫的時候一直出戲(o゜▽゜)o☆
-
咳 下一章要幹嘛呢...(望天

前🐰似錦(///▽///) @jen0111

1
@Always4ever
亨,這次搶到了(喂
(這位小姐,搶沙發是你要看完好嗎
這個人沒有進入狀況,只想問阿巴拉像是誰發明的拉 XD

潔西♪ @Evangelin

1
@Always4ever
嗯哼,所以說現形咒可以讓混血營⋯現形(<--廢話),收到資訊,不需要讓潔希嘉扔爆爆炸了(妳並沒有打算這麼做(威脅
看到海綠色的眸子就想到波賽頓和波西和潔希嘉,威爾森會是波西好久以前的同父兄弟嗎?
就是說最後的家暴場面讓我想到石內卜⋯

黑狗潛水🐾| 音魔也是🤿 @Always4ever

7

 III|Jasmine|USA.UK


1
雨滴打落。暗天披上紗簾,像是天神打翻咖啡,土黃色水漬染上烏雲。

天上掉下來的餅—人類管這叫做「驚喜」。對此,天神並不怎麼認同。(「我倒不認識哪位天神同夥會把餅丟下人間。」宙斯曾說。「而真正的驚喜—不論好壞—往往與我們一點關聯也沒有。」雅典娜也曾補充道。)

無論這餅到底從哪出現,在艾諾拉看來都是一樣的消息—一樣晴天霹靂。

奇戎靜靜說著關於魔法界(當然是指揮舞魔杖的那群人)和霍格華茲學校的事兒,她是一點也沒聽進去。奇戎想必也發現了,他自顧自的闡述,關切的眼神投向她。

這場交談的最終目的,便是將她送去屬於巫師的世界。

母親。從前,二字的定義簡單明瞭,至少對年幼的艾諾拉而言是如此—母親—一雙帶她回家的手掌。曾經堅定的信念在此刻動搖,

「艾諾拉,我很抱歉—」半人馬咽了口水,垂下發白的髮絲暗淡無光。

都說天神長生不老,但你仍舊能看出歲月的痕跡。

「不—謝謝—不需要。」

她不接受任何人的憐憫,更不接受任何援助。畢竟社會本就不該出現身無分文的孩子。

對話結束。

黑瞳少女走出會議室,留下奇戎落寞的身影和事情開端的皮箱。

雨停了。

廣場上滿是享受午後悠閒的學員,星期日除了上午例行體能訓練,並沒有安排任何課程。混血人三兩群俯臥草皮,小情侶談情說愛、好閨密分享八卦...

艾諾拉冷眼掃射人群。不意外的,沒有人注意她。大部分人眼中,黑髮女孩不過是學歷最久的學員,除此之外,他們對她一無所知。艾諾拉是壓著黑霾的幽影—她清楚知道這點,特別是經歷方才的會談,她更加確信自己生來孤身一人。

她從未幻想過友誼,畢竟她連親情都不配擁有。

扭頭離去,走向海岸。

艾諾拉脫下鞋、拉起褲管,踏上早先被雨水浸濕的木板。冷意傳上腳底。她忍著寒顫跨出步伐,停在木板邊緣。

緊緊抓住細瘦的指頭,指關節因用力過猛而泛紅。指甲深深掐進肉,血絲順著手掌紋路延伸。黑眸濕漉漉的,鹹水混入下方的灰藍。

不曉得海水能否接納它?她決定自己找出答案。

於是,縱身沉入。


水很冰,幾乎可說是刺骨的疼。寒意侵入大腦,她嘗試睜開雙眼,眼珠子卻被鹹水痛的難以執行,強大的水流猛推向她,上下左右了無定論。

艾諾拉急的想浮上水面,卻被下一波漲潮襲擊,滅頂的海水似乎不想放過她。她尖叫著,期望有人聽到她,鹹水卻再一次無情灌入口腔,她大口大口吞進海水,嗆的她肺部一陣劇烈咳嗽。她想呼吸,海水卻不想給她機會。

最後一次掙扎。身子癱軟的靜止不動。

2
「親愛的,別給你爸爸添麻煩,知道嗎 ? 」

男孩蜷縮在硬床鋪,一雙圓滾的大眼看向媽媽。

月皎白透亮,光暈灑落在女人凹陷的臉龐。骨瘦如柴的指腹,輕輕梳理兒子雜亂的黑髮。比起母親,男孩長的更像他的爸爸,一點兒也沒有遺傳到女人標誌的五官,像隻小老鼠似的門牙格外突出,長期營養不良,使他與同齡孩子來的嬌小。

「媽—媽媽—你—你會—會—離開嗎 ? 」

棍棒毒打下長大的他,連最基本的溝通都難以實現,吞吞吐吐的字句,再次展現他的口吃缺陷。然而,不論話說得多慢,媽媽永遠都會耐心等待直到最後一個字。

今晚也不例外。

「我當然不會離開呀—」女人眼光閃過一絲異樣,但顯然男孩並沒有發現。

「真—真—真的嗎 ? 」

他努起眉頭,似乎不太相信這個回答。

「你為什麼這麼覺得—」「包—包包,不—不見了。」

女人警覺的放大瞳孔,床上的男孩像是不想讓自己相信媽媽將離去,側過身背對她。

做母親的總是有辦法平復孩子心情。她莞爾一笑,「媽媽會在這兒,好嗎 ? 」

男孩悶吭一聲。

判斷真假,往往是孩子最擅長的。

見男孩逐漸沉入夢鄉,女人緩緩起身,愧疚的看著孩子。

她沒有說謊,但也只說了一半的事實—她會待在這兒,但不會是永遠。

廚房傳來吵雜的叫聲,她丈夫又是渾身酒氣的回到家。

「死娘砲 ! 連話都說—說不好的廢、物 ! 」男人身形不高大,甚至比妻子矮了一截。

「孩子睡著了—你小聲點兒。」眼前失去理智的人,擺明一個字也沒聽進。

「我說你—是不是搞外遇阿 ! 」他舉起酒瓶就是一頓扔,「我就知道 ! 你他媽也不是什麼好貨—」玻璃瓶往女人砸去,儘管她以雙手護住頭,銳利的玻璃碎仍劃下她一層皮。

「你冷靜點—」

「冷靜 ? 都不知道晚上是誰在說夢話 ! 蛤 !」酒沫橫飛的男人越說越氣,他模仿女人的口吻說「噢—對不起,我會回來—噢噢—對不起,親愛的—你他媽到底在跟誰說話 ! 」

女人驚恐的看著他步步逼近,嘴裡反覆一連串道歉。「我、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真的...我不知道...」

她渾身難以克制的顫抖,玻璃渣狠狠扎進手臂。

但她的肉體感受不到疼痛,好像靈魂脫離身軀。先前丈夫的話語一拳直擊某處—某個她也說不上來的空洞。

那塊空虛的黑暗處,究竟是什麼 ? 抑或著...是誰 ?

她前進迷濛地帶,試著看清。

3
艾諾拉渾身輕飄飄的。

她在哪 ? 海裡 ? 不對,這是...床 ?

四肢失去知覺,身體像是沒了重量,往上、往上,再往上。

這條路似乎到不了盡頭。她成了脫線的氣球,只能不停地飄。

光源就在不遠處,她模糊間看見自己的倒影。但對面的自己更高、更瘦。

她想張口,卻感受不到身體機制是否在運轉。

那種感覺很奇怪,你知道自己有嘴,但臉部肌肉一點也沒有移動,你甚至感受不到皮膚的存在,卻清楚保有屬於自己的意識。

欲言又止。

忽然,一陣刺痛將攀上胸口,身體應有的感官在瞬間復原。

艾諾拉猛咳幾聲,皮腔傳來嗆鼻的鐵銹味。

有血有肉。

「厄莉小姐—妳—還好嗎 ? 」 

奇戎沉穩的嗓音依然無法緩和她的心情。

「不好—我沒事。」她強裝鎮定,眼神中的驚慌失措並沒有逃過奇戎的法眼。

他輕嘆一口氣。「我知道這對你很難接受,但我相信你媽媽有她的理由。而她對你的囑託則是希望將你送去霍格華茲—她的成長地。」

艾諾拉默不作聲。要不是她挪動身子想遠離奇戎,你大概不會認為她是「活生生」人類。

「明天—明天上路,好嗎 ? 」

她知道這是對她的最後通牒,不論點頭與否,這件事是必然發生。

「嗯。」

「你所需要的東西—就是你稍早看到的皮箱—等等會放在門前。我想裡頭有些東西,還是讓你看一下的好。好好休息吧 ! 厄莉小姐。」

半人馬離開後,她回想起那不可思議的夢境,她知道那是誰。雖然沒有清楚看見對方,但有那麼一瞬間,她聞到那股淡淡的茉莉香。
-
嗨晚安!
終於回來了 挺感動的(?) 真的是謝天謝地還找的到這樓XDD
停了...艸 停滿一個月欸 (呃啊啊有夠混 
(o゜▽゜)o☆
-
發現這段真的是用了我畢生之力在那邊拖 別擔心! 下一章應該也許可能就會離開混血營了唷唷 (嗯對 應該是沒錯w
-
到這邊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看出超可憐的男孩到底是誰 (>ω< )
至於第三段...究竟是夢 是靈魂 還是現實 就留點空間想像吧XD (其實你自己也不知道對不對
-
謝謝各位耐心的看到這兒 希望下一章能夠早點產出 (好所以你的演講稿寫了沒艸

黑狗潛水🐾| 音魔也是🤿 @Always4ever

0
哇連回留言也能拖...對不起啊啊 (小精靈等等會把自己夾進櫥櫃一百下ww)
@jen0111
歡迎真躺沙發!!
希望我這兒的沙發夠暖夠舒服 (??
我也只覺得阿巴拉象真的很怪 (尊重?
溫咖顛拉維歐薩還比較有內味兒XD
@Evangelin
如果阿巴拉象還不能讓混血營現身的話...那我這個故事是演不下去了XDD (哇真的勇於坦承欸
阿哈哈 說不定喔 如果真是的話 威爾森一定是很老的哥哥w
石內卜真的悲情 不過不是他唷唷 是另外一個悲情(這其實看個人)角色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