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犬狼] 某一天世界的角落。

發表於


一個幸運E的流浪教父和他鳳凰會的狼人摯友妄想日常
歡迎留言提議//
雖然邊寫邊思考天狼星和路平兩人的個性,但老是抓不好
兩篇為獨立時空,隨時可能失去邏輯
內容很平淡,就是想寫他們摯友直白?的團聚時光
可以看成友情向、如果覺得有cp感......那也很棒

ch1. 在第三部和第四部之間
哈利收到了天狼星從某個熱帶小島寄來的信,不過......身為鳳凰會隱藏成員,校長拜託??去南美蒐集某些消息。
身為十幾年前的朋友,兩個人都暗自決定要"關心"對方,但是氣氛似乎......

天狼星獲救了,像一陣風似的遠走高飛。

聽見消息的路平也沒什麼時間去感受內心的五味雜陳,畢竟他也是該離開霍格華茲的人。

  「路平教授!」還未轉頭,隨著木橋上輕盈腳步聲到來,身上頓時多了幾分重量。
  「我們都會想念你的!」那幾個偷偷來送別他的學生愁眉苦臉的癱在他的舊袍子上,順便試著挽留對方:「我們再也不會有這麼好的防禦課老師了」最後還塞了幾盒巧克力到他身上「路這麼遠,風這麼大,老師吃巧克力時,都要記得我們這些溫暖又可愛的學生喔~」
  「真是一群可愛的小屁孩,那你怎麼辦?」天狼星毫無章法的撥弄柴薪,火苗明明滅滅。
兩個人依照鄧不利多給予的訊息,早上便在森林邊界碰面,感覺也才走了不遠卻因為高緯度,一下天色便已昏暗。
  「這也是多數家長擔心的,沒辦法」路平溫和的重現當時第一視角,天狼星倒是出乎意料沒有說些什麼「何況我覺得鄧不利多校長已經把後續處理的很輕微了,他總是幫了大忙。」
  「所以我們也正幫他大忙。」天狼星伸了個懶腰,像個慵懶的貴族貓貓「要順著搬遷消息找到這些麻煩、擅長黑魔法的中立小家族.....」
  「你明明滿開心的吧?」
  因為這片土地的居民幾乎無視魔法部政策和社會觀感和事件,見到天狼星這樣黑魔法世家出生的後人甚至還覺得挺有興趣的。所以在進入這片富有魔法的森林後,會合的兩人倒不用特別躲藏的行動。
  「不錯阿。不過我覺得鄧不利多事前提及靈魂魔法的次數太多了,不妙的氣息十足濃厚」天狼星靠在帳篷邊,低垂著眼,一副半睡不睡。
  「我可以守前半夜。」路平友善的表示。
  「感謝天地......」天狼星像斷線木偶般滑向睡袋,過了一下,才又一陣嘟囔:「雷木斯?
  “??”路平好奇的靠近。只見天狼星類似難受、或者說奇怪的偏了偏頭「你最近......看起來......」然後難得語無倫次的用手比劃這一些看不懂的東西「看來...愉快很多......」

  一陣安靜,路平才重拾自己的語言能力

  「喔喔」
  「嗯哼!」
  「喔---」
  「可以不要再uno迴轉卡了嗎?」
  「好,ok......所以你是指跟什麼時後比?」路平好笑的問

  「很多。」天狼星望著他那個慣性蜷起身體而顯得駝背的老友「還是學生的時候、自從上次戰爭之後、我終於逃出來見到你的時候。」

  「......你可以不要那麼雙眼放光」路平回頭就見到天狼星一副精神奕奕的樣子,知道自己要完蛋。這時候要是不說個“天狼星認證滿意”的故事,這個老友還真的會讓人不堪其擾「那你呢?八嘴?」路平張了張口,在心裡補充道:“還有在途中,有遇到什麼?”“辛苦嗎?還可以嗎?”

  路平想問的很多、擔心的也不少,畢竟對方也可說是佔據了自己幾乎整個青春熱血的友人。但是每當自己有快忍不住關切對方的衝動,卻又設想到自己如果被問起這些年來的風風雨雨?簡直變成回憶地獄!便還是把句尾空懸。

  「我嘛......剛上岸的時候真的快要冷死啦,但是終究是可以自由的去幫助哈利了。」

  那片湖在地圖顯得微不足道。
        不過親自化身為一隻處在飢寒交迫狀態的黑狗泳渡逃跑還是險像環生。犬類味覺敏銳,隨著水波席捲而來的全是湖水無盡的苦澀和苔蘚、水生生物的腥味。浪潮一波接著一波,它像是飄萍般一邊被四處推搡,一邊執著的前進、前進........
  一到目的地它便脫力的癱在湖岸的蘆葦叢之間,周圍白鷺鷥也不怕他這隻黑狗,自在的蹦蹦跳跳。不久後,其中部分便又成群的飛上天空。 “這群幸運的鳥。”天狼星半是自嘲的想到“我花了半條老命,才又回到和你們一樣的天空下.....累死了......不過,還不能睡......得先確定......蟲尾的問題。”

       「然後,我就像個麻瓜穿越者般驚奇的開始了十二年後的世界探索之旅。」
  「欸...」
  「當然,在寄那片巨大的芭蕉葉給你的時候,我正在太平洋群島的放鬆順便揮霍加隆。」
  「陽光與草裙舞?」路平好笑的回答,看時間到了,便又給附近疊加上一層禦敵咒。
  「節奏感十足,八嘴很喜歡。」天狼星換了一個比較舒服的仰躺姿勢,雙手交叉墊在腦後。黑森林只有壓抑的魔力氛圍,透不過半點星光;不過營火跳躍在他眼中,抹去了瞳孔裡的空洞,像是把學生時期的布萊克大少爺完整還來一樣。
  「剩下的....早就知道的吧?」見他話鋒一轉,路平把毯子往他身上拉,試圖埋住那張嘴,不過天狼星只是不為所動盯著夜色。
  「不需要逼迫自己。」
  「沒關係了,雷木斯。我自己想講給你聽的,這不過是我預想中的一個代價。」他神色倔強而固執「我們當時也只是恰巧碰上了並且決定面對那樣的時局----雖然代價以一種格外懊悔的方式到來。但是,那又怎麼辦?嗯?除了怨憎和報復自己、那些仇人....我沒辦法。」

  蟲尾濕漉漉的圓眼睛立刻浮現在路平腦海:「我感到非常抱歉和難過....」
  「別這樣。」天狼星試圖閉上眼睛、用自己的留著的乾淨報紙遮擋光線睡一覺「只要能夠有所行動,我就可以好很多。」

  路平除了因為過度共情的不安感外,他愧疚的感到十分有趣。

  以前擔任天狼星聊天室發起人的通常除了詹姆、還是詹姆,自己到比較處於被動聆聽的角色。
  不過在這座黑森林他倒是真的很高興,因為這裡讓他覺得他們是“互相扶持”的,在抵銷掉狼人的身份後,為他本身帶來“有利於社會”的念頭,不過.....他沒打算把這種念頭直接曝光在陽光之下。
  “會被鄙視的吧?”路平暗自嘀咕。「你剛才問我的問題......我是很高興,畢竟....說的幼稚一點,這個不就是類似我們睽違已久的冒險?之類?」
  「真有趣,我們想法一致呢,雷木斯。」
  「好,回答完了。你還要睡覺嗎?」天狼星立刻側躺過去,擺出一副準備睡死的姿勢。剛把自己埋在枕頭裡,卻像是怕太安靜,又多補充一句「跟你聊天比告解室有用,路平神父。....然後....我愛神父,感激不盡。」最後還笑場了。
  “.......”
  路平假裝自己突然對星象著迷一陣子後,才準備反駁,卻看見對方早已入眠。
  “我也挺喜歡你的,可能還要加上不少比例的羨慕,唉.......看在上帝和梅林的份上,阿門。”
  晚安。

@mspiggy  誠心祈願,想被查水表(招財貓手勢)
13

本文作者

  • 高級巫師
  • 101  2193

在仙境小屋裡翻譯古代符咒的生煙xD @Mira_guoguo

6
2. 介於鳳凰會密令中?
天狼星和茉莉吵到一個段落後,路平決定和天狼星談談
   
布萊克大宅的房門像是被施法,一旦關上,可以屏蔽掉外在的所有聲音、光線干擾,就像又隔出了一個小世界。

  大家都好不容易在對峙中度過漫長的討論和會議,便紛紛關上自己的房門,長廊及大廳只剩下銀器反射的冷光和隔著帷幕充滿情緒的掛像。
曲終人散......
如果眾人的集會能夠當作一場宴席,捨去現實的悲傷、顧慮以及立場的話,路平會那麼比喻。

  「我剛才太衝動了。」等到舊宅某空出的待客室又只剩下天狼星和路平兩人時,他才像要掐死長桌般扣著桌緣,對眼前一片漆黑開始道歉「都不得以....但是就我一個在持續的怨恨.....也讓你總是當和事佬.....」
  「我沒有,我只是試圖解決紛爭、然後把討論繼續。我相信你也只是無能為力才,那樣,不過還是改改吧......畢竟不是每個人都會早早放下衝突引發的成見」路平回道「這很不利。」
  「我明白......你們.....你是怎麼消化這些的?那個......無能為力的時候?」

  路平看著對方,還有他身後帷幕幢幢的牆,牆上面隱約閃現著銀絲編織而成的壁花,壁花紋路複雜、意思淺顯明白:

  「永遠純淨、永遠榮耀、永遠的布萊克。」
在入住的時候天狼星就有提到,臉色陰暗堪比跟倫敦冬天的冷雨。

  「我並沒有怨恨,天狼星。」見那雙布萊克祖傳的淺灰色眼睛裏又重新載回冷靜,可以好好聽他說話了,他才繼續說下去:

  我的優勢只是有長久的時間習慣而已,除此之外任何人都可以慢慢摸索。
我小時候的事你也知道,那時候在聖蒙果病房醒來,都還沒從狼人噁心的唾液和血味帶來的驚嚇恢復。就已經從他人的淚水知道自己成為了麻煩人物 。用比較具體來表達的話,就像我那病床旁盈滿淚水的母親說的:「喔不!雷木斯...」

你該怎麼上學?工作?
我們可沒辦法陪伴你一輩子呀!

  其實我現在也不怎麼信任自己,對於一個失去理智的狼人的所作所為,事後我全都無能為力。
  「我只是盡力而為,無論是服藥上學、當了一學期的教授、前往狼人聚集地交涉和試圖聯盟........」
  「你聽起來......」天狼星撇起一邊嘴角。

  「了無生趣?哈!確實,很多時候我是有閃過這種念頭,更多時候、」路平緊張的盯著對方越來越不耐煩的眼神,飛快的講下去「是你們讓我不想停止這種日子和生命。一想到自己不存在的後來,要是我關心的人遇到問題或是危險怎麼辦?會不會就剛好缺個人幫忙?為了大家,我想盡全力堅持下去,再去幫忙、去守護你們。」

  還不等天狼星開口,路平便沉穩的繼續:「我們都不想去死,只想做點什麼的話-----先幫幫我吧?老朋友?去狼人社群後繪製的地圖、交涉報告分析、和他們使用的魔法物品上的魔法標記都還沒搞定,我可不太熟悉那些純血家族的魔咒標示和家族關係網。」

  天狼星深深嘆息了一下「好吧,我是不想搞砸...只是......太生氣了。」他接過路平手上一整盤的餅乾拼盤「茉莉嗎?」見路平點頭示意,便露出一個懺悔的相貌「......我明天就找時間和她道歉。然後我必須指出你剛才表現的像完全利他主義的工具人.....這很不優。」
  「我的利他也只是為了自己心安理得,所以是利己主義。」路平學天狼星滿不在乎的攤手。
  「令人信服,我願臣服路平神父的感召。」天狼星故作沉思「不過......作為利他主義者.....我認為哈利他們的開學日身為教父,是必須護送的。」

GRMS👑在醫院廂房偷懶的小梅🛌 @mspiggy

17

兩個人對話好曖昧,喜歡XDDD
這是你的帳單,請收好


在仙境小屋裡翻譯古代符咒的生煙xD @Mira_guoguo

1
@mspiggy
謝謝小梅( /^ω^)/♪♪帳單超級可愛~

這是討論串底端!何不幫忙讓這串魔法煙綿延下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