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跩→哈】頭號粉絲

發表於
Summary:

跩哥‧馬份是「那個活下來的男孩」的忠誠粉絲,卻是哈利波特的頭號死對頭。

 
Notes:

1.竄改原著向(慎入)
2.單箭頭,但那個箭頭裡究竟包含什麼歡迎自由解讀


 
 

頭號粉絲




跩哥是馬份家族的繼承人,從他出生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他將繼承那幢歷史悠久、占地遼闊的宅邸。而他身為魯休思和水仙得來不易的獨生子,父母的寵愛也造就了他在物質方面應有盡有、優渥無憂的生活。
 
但對一個不到十歲的孩子來說,這代表--他孤單得要命,在偌大的馬份莊園裡悶得慌。
 
因為跩哥的爸爸跟媽媽平日需要費心維護家族與產業的運作,還有各自的社交圈要張羅,以維繫他們在魔法界的地位,難以成天陪著他們的獨子。家庭教師與家庭小精靈更算不上陪伴,在跩哥心中,他們更像是被雙親聘用的人偶,從不敢做多餘的事。只要跩哥試圖搭話,他們就誠惶誠恐、緊張兮兮,一副深怕得罪誰的模樣,讓他看了就有氣。克拉有時會在家長的陪同下拜訪馬份家,克拉是不錯,但他能來的時間對跩哥來說還是太少了。因此大部分時間,跩哥獨自一人。
 
跩哥想要的任何東西都可以輕鬆到手,可他唯一得不到的,是一個同齡的、活生生的玩伴。
 
跩哥最喜歡聽的故事是『那個活下來的男孩』。
 
跩哥的爸爸總是說,哈利波特之所以能在襁褓時期就擊退法力無邊的黑魔王,必然是甫出生就不同凡響的黑巫師。也因為哈利波特的力量太過強大,所以有人趁他還小,先一步把他藏在任何巫師都找不到的地方。然而這不會是永久的,一旦哈利波特重新現身於魔法界,他肯定會帶領純血家族迎向更光明的未來,到時,馬份家也會成為他的夥伴。
 
跩哥對爸爸所說的每一句話深信不疑。他蒐集了所有提到哈利波特的書,儘管書裡總是重複著那些話,說那個活下來的男孩有著漆黑的頭髮、碧綠的眼睛,還有額上那道黑魔王留下的閃電印記。但當跩哥從書裡得知他和哈利波特同年紀,也同樣是古老家族的獨生子時,他欣喜若狂。
 
從那之後,每當跩哥完成父母與家庭教師指派的功課後,跩哥就會開始想像那個『活下來的男孩』在做什麼。
 
哈利波特同樣沒有其他手足可以陪他,還被一些討厭的大人藏起來了。跩哥想,也許哈利波特會跟他一樣,有這種無聊又孤單的難熬時刻。跩哥好想找到哈利波特,也許某天他們會在哪裡相遇,然後變成好朋友,畢竟他們有好幾項共同點。
 
但是,哈利波特是被巫師們寄予厚望的英雄,既然要成為這位強大英雄的朋友,跩哥自己也必須先成為很厲害的巫師才行。每每想到這裡,跩哥就會跨上他的玩具掃帚,努力地練習飛行技巧;揮舞著他的魔杖,認真地複習家庭教師教給他的咒語。有時候他的魔法會不小心失控,有一次他的魔杖發射出一連串的金色火花,差點把家裡昂貴的地毯燒出好幾個大洞,嚇得多比連忙現身滅火,但跩哥笑得無比快樂,因為他覺得自己好像又比昨天厲害了一點點。
 
在他八歲的生日,跩哥收到一個魔法雪景球作為禮物,玻璃球裡有兩個栩栩如生的小男孩人偶騎著掃帚,背景是一棟精緻漂亮的建築,幾乎就像縮小版的馬份莊園。男孩們在水晶球裡快速穿梭、嬉鬧,一個有著金髮--那就是我,跩哥想道,充滿喜悅,另一個則有著黑色頭髮。但是小人偶飛的速度太快,他不斷用魔杖戳戳水晶球,希望人偶能飛得慢一點,好讓他看清那個黑髮小人的眼睛是不是鮮綠的。

有好一段時間,跩哥都跟那顆雪景球形影不離,吃飯、洗澡都非帶著它不可。他在雪景球上花了許多功夫,總算成功在黑髮小人偶的額頭畫上一道疤痕,他心滿意足。
 
在許多個日夜裡,跩哥都和自己想像中的英雄一起冒險,就像雪景球的兩個小男孩那樣。哈利波特也許會很厲害的黑魔法,但他一定不像跩哥這麼懂得惡作劇又不被大人抓到的要領,還有爸爸偷偷告訴跩哥,其他人不會輕易知曉的霍格華茲秘密。所以,跩哥會一一教給他,等到他們成為好朋友以後。
 
但是跩哥的美好幻想在開學第一天就碎的連渣都不剩。
 
在開往霍格華茲的火車上,跩哥終於迎來他等待已久的這一刻。他感覺到心臟緊張得撲通狂跳,表面上又努力維持馬份家的尊嚴--強大的英雄會喜歡這樣的,爸爸總是這麼說--然後,跩哥向哈利波特伸出手。
 
可是,他童年的英雄與假想中的玩伴讓他失望了
 
跩哥始料未及的是,那個哈利波特跟傳說竟有著天壤之別,一再顛覆跩哥的想像,他甚至不是個史萊哲林!
 
在級長看不見的地方,跩哥跺著腳走進史萊哲林的專屬寢室。他的每一步、每一個呼吸都顯得怒氣沖沖,而克拉和高爾則畏縮地跟在他的身後,不敢說半句話。
 
「哈利波特簡直愚蠢至極,那些認為他是英雄的人全都瘋了!」跩哥吼道。
 
哈利波特根本不像爸爸告訴跩哥的那樣,也遠不如跩哥以為的那麼聰明。他居然拒絕跩哥,寧可選擇和魔法界討厭的那群下等人來往!
 
跩哥失望透頂,同時,被當面拒絕的屈辱在他的心口熊熊燃燒。當跩哥瞥見那個被他小心翼翼放進行李箱的雪景球,他第一個直覺就是將它拾起,下一秒,用力地扔到牆上。
 
他曾經無比珍惜的雪景球在一聲脆響中摔成無數個碎片,魔法消失了,兩個小小的人偶無力地掉在地上,動彈不得,滿地狼藉。
 
在跩哥的心裡,八歲的他正縮在角落嚎啕大哭。但他不能在兩個跟班面前失了地位,淚水很軟弱,他本能地知道這件事,因此十一歲的他用加倍的怒火宣洩他的失落。
 
從那一天起,跩哥決定,既然自己當不成哈利波特的好友,就當哈利波特的敵人。
 
在哈利波特的故事裡,無論什麼樣的存在,他都要扮演最重要的那個角色。
 
 

 
 
跩哥將他的決心貫徹得很好,同校第六年,波特只要一看到他的出現,臉上立刻出現厭惡至極的表情。這就是他要的,平時待人謙和的波特只要對上他的目光,便忍不住怒目瞪視,每當如此,他就覺得至少自己享有與『一般同學』截然不同的特殊待遇。
 
但跩哥也一年比一年過得艱難,在佛地魔復活之後。
 
父親並非永遠正確,跩哥在剛踏進霍格華茲的第一天就曉得這件事了。而父親在魔法部一戰慘敗之後,他必須接替父親的角色,完成黑魔王指定的任務,才能勉強挽救馬份家族的地位。
 
跩哥的成功與否,攸關他們一家三口的存亡。
 
生命的代價有多大,父親曾面不改色扛在肩上的負擔有多沉,這位從小被嬌慣的富家少爺終於親身體認到了。在佛地魔王面前,犯下的錯誤,洩漏不忠誠的一絲念頭,任何膽怯或弱小的徵兆,都將鋪成跩哥通往地獄的入口。
 
為了活命,跩哥時常練習鎖心術,把不必要的懦弱與情緒隔絕在他的心房之外。他每天都想著怎麼實踐計畫,扼殺另一個人的性命,換取自己的苟且偷生--這是他小時候幻想『與英雄同行』的遊戲裡,從未想過的。
 
也許他壓根不是這塊料。在一個又一個暗殺計劃失敗後,跩哥忍不住洩氣地想。他怎麼會天真地以為黑魔王交給他的是一件『能夠被完成』的光榮任務?或許黑魔王就是變相地要他以性命為代價,彌補父親犯下的失誤,不論任務完成與否,他都會死。
 
跩哥知道自己在驕傲的外表下隱藏著什麼,他不只一次望著鏡中無能的自己痛哭。但他不能退縮,每當他想起父親被捕入獄之後,母親顫抖而蒼白的模樣,他便告訴自己,他是父親和母親最後的希望,他不能逃。
 
這是他支撐自己,日復一日肩負龐大壓力,仍堅持修復消失櫥櫃的最後動力。
 
不過克拉和高爾越來越厭倦幫他望風守門的無聊工作,他們一天比一天更難以使喚。而且他們很反感變身為低年級嬌小的學生,但跩哥堅持這麼做,因為幼小代表著無知與無害,是最不易被葛來分多鐵三角視為威脅或懷疑的人選。
 
這天,克拉和高爾因為作業三番兩次的遲交,被教授勒令留下勞動服務。因此跩哥只好獨自前往萬應室,畢竟黑魔王的耐心是相當有限的,他沒有多餘時間可以浪費。
 
這是最糟的狀況。因為波特近來就像個煩人的橡皮糖,追著他不放,而且波特最近似乎盯上萬應室了。好幾次跩哥差點在八樓走廊跟他當面撞上,幸好當時有克拉跟高爾及時通風報信。
 
可是,今天的他只有一個人。
 
所以他只得採取最下策,親自用變身水幻化成史萊哲林的一個三年級女生。金髮,樣貌不差,絕對比在哈利波特周圍打轉的衛斯理小妞跟格蘭傑好看。而且跩哥還特意穿上了合身的全套女生制服,確保他的偽裝從頭到腳都無懈可擊。就算只是一小時的功夫,他也無法忍受自己醜陋不堪。
 
跩哥步履謹慎地前往八樓,他在轉角便放輕了腳步,以便發現波特的身影可以立刻轉身走人。他祈禱波特千萬不要出現。
 
但事與願違,波特果然守在那裏。
 
跩哥馬上調頭就走,沒想到竟有腳步聲追了上來。波特的腳程很快,沒幾秒便氣勢洶洶地抓住跩哥的手腕。
 
跩哥此刻的女性身軀手勁太小,掙脫不得,便怒氣沖沖地回頭一瞪。
 
他差點就要脫口痛斥「波特,放手!」但這麼做很快就會穿幫,根據他的事前調查,波特跟這個女孩沒有半點交集,儘管校內名人哈利波特是無人不知。
 
於是跩哥硬是嚥下這句話,轉而用冰冷疏離的口吻說道:「請你放手,你這麼做相當失禮。」
 
猛然被一個漂亮女孩如此指責,波特一瞬間露出慌張的神色,他的手也反射性地鬆開了。
 
跩哥本以為逃過一劫,波特卻馬上回神,綠寶石般的眼睛緊盯跩哥變形後的面龐,彷彿早已將他看穿。但他的偽裝從頭到腳都很完美,波特不可能認出他--不,他會嗎?
 
「裙子可真適合你,馬份。」波特用有點失敗的挖苦語氣說道。
 
喔,該死,波特還真的認出來了。跩哥絕望地想。
 
「別以為你用變身水我就認不出來,你到底成天待在萬應室裡幹什麼勾當?最近那些差點出人命的事件--詛咒項鍊、毒蜂蜜酒,都是你做的好事,對吧?」
 
波特揭穿了他的身分,立刻拉近距離,俯近逼問。跩哥從未像現在這樣意識到,如此近距離地看波特,他顯得有多高。儘管波特沒有再出手困住他,但跩哥動彈不得,彷彿被波特壓制了,他發現自己的背已抵到牆邊,退無可退。
 
「波特,這與你無關。能不能滾離我的視線,不要成天跟著我?」跩哥明顯感覺到自己的反擊氣勢被削弱,因為波特靠得太近,又知道得太多了,波特究竟猜到了多少他的計劃?
 
「我只是覺得該提醒你一聲,無論你在做什麼,都是徒勞無功的。佛地魔報復心很強,他不可能輕易饒你一命。」波特冷冷說道。但他所說的話卻準確命中跩哥心底最深的擔憂。
 
「並不只有我,他以我父母的性命要脅!」跩哥嘶聲說道。「如果我為了自己活命,告訴你一切,我父母馬上就會陷入危機!我怎麼可能做得到?你很早就沒了父母,你怎麼可能懂?」
 
跩哥知道他一定說到波特的痛處,因為波特忽然再次扣住他的手,力道驚人,想必在白皙的手腕留下醒目的紅痕,那雙碧眸則燃燒著怒火望向他。
 
跩哥一向知道波特最脆弱的地方,畢竟在此之前,跩哥已經花上許多時間觀察他,想盡辦法打擊他--而在更久以前,跩哥曾崇拜他,在他真正認識哈利波特這個人以前,過去的他有多沈迷於自己一廂情願的幻想,現在的他就有多恨。
 
「喔,是啊,我是不懂。」波特咬牙說道。「畢竟我爸媽早就死了,但這不代表我希望別人的爸媽也面臨一樣的下場,包括你。」
 
「成熟點,不要當個傻瓜,馬份。我的敵人是佛地魔,如果你也是,就聽我的,我會想辦法……保住你們一家人的命。」
 
哈利波特,總是能讓人啞口無言。他無法想像,在發生了那麼多事之後,哈利波特竟然還願意拯救他。
 
因為哈利波特是個英雄。而一個英雄,就是會幹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跟跩哥小時候想像的完全不一樣,卻又是跩哥企盼且永遠無法成為的模樣。
 
「⋯⋯你的確是聖人,波特。」跩哥沉默許久,終於說道。「我會照做的,不論你提出什麼條件,只要能救我的父母。」
 
他不曉得自己露出什麼表情,讓波特在這一刻看上去竟有些茫然無措。
 
但跩哥都知道的。
 
因為哈利波特永遠對眾人心懷善意,是註定將會拯救世界的那個人。只要跩哥不惜用任何手段都要留下來,哈利波特肯定會在他的陣營裡,為他保留一個位子,就像哈利波特對每一個願意投靠他的人所做的那樣。但這也代表,在哈利波特的故事裡,跩哥將淪為與旁人無異、被英雄拯救卻從不被掛念的平凡人。
 
於是跩哥在哈利波特的條件下,向他和鄧不利多坦承了全盤計劃,而哈利波特跟那位老校長確實履約,周延地安排並演出一場跩哥假死的戲碼,庇護他們一家三口,直到佛地魔被擊潰。
 
他永遠不會忘記那天碧綠眼眸裡閃現的火光,憤怒卻又無比堅定,承諾了便不曾毀約。
 
他們永遠無法成為平等對待的朋友,像當年那個小小的跩哥無比期盼的那樣。
 
他會唾棄那個在英雄面前哭泣又難堪的自己。
 
但跩哥從不後悔,當童年時期的英雄對他伸出手時,他選擇握上的那一刻。因為那是他渴望已久的。
 
為了家族的存亡,他放下自己那可笑的自尊。在跩哥自己心裡,這也意味著從此失去與哈利波特同等的立場。跩哥只能在遠遠的角落望著英雄擊敗他真正的死對頭--令人聞風喪膽的黑魔王,那才是英雄故事中,足以匹敵且相稱的對手。他以跳梁小丑的姿態在哈利波特面前胡鬧太久,終究認清事實,選擇一個恰如其分的身分退場。
 
也許這就是他最大的成長,和他心目中的英雄正式告別,腳踏實地回到自己的故事裡,重新看待這個世界,然後笨拙地嘗試像某人那樣,當個好人。
 
跩哥‧馬份,『那個活下來的男孩』的頭號粉絲,曾是哈利波特的死對頭,後來則是一個平淡無奇,在英雄故事裡不值一提的陌路人。
 
 
 
END.(已完結)
33

本文作者

  • 深奧魔法精研者
  • 119  1306

席倫 @Hachi

13
後記閒聊:
我當初下筆前註記的腦洞是「跩哥女裝(被哈利發現,社死現場)」跟「粉轉黑」,結果開寫之後發現哈利實在太正直了,一路往正經向奔去,沒辦法寫得很香,我失落🥲

其實我覺得跩哥應該是哈利在學期間,除了榮恩妙麗之外,對哈利的一舉一動密切關注、也許掌握最多的同屆,隨口說說↓

二年級:比哈利本人更早察覺金妮暗戀哈利(請見洛哈情人節活動部分)
三年級:發現哈利痛點「面對催狂魔會昏厥」趕快抓住把柄/知道哈利不能去活米村,每次都硬要CUE哈利刷存在感/活米村事件後得知哈利有隱形斗篷
四年級:哈利被選上第四位鬥士,趕快做徽章嘲諷一下,深怕對方做為霍格華茲另一位鬥士存在感不夠強
五年級:知道哈利有秘密社團,成為恩不理居小組督察好跟他對著幹
七年級:看到哈利被螫成豬頭的樣子,還是能認出是哈利(不承認)


總之用兩個tag概括本文就是:(切莫當真XD)
#黑粉也是粉   #反串要註明      

黑狗潛水🐾| 音魔也是🤿 @Always4ever

5
席倫好!!
這裡是席倫的小粉絲(?) 只要是等級限制能看的文章 都看過好幾遍了!!
這次終於浮上來留言/// (內心尖叫ing

從來沒想過跩哥‧馬份會是「那個活下來的男孩」的忠誠粉絲耶 這篇的設定好有創意!!
不過看上去也很合理 畢竟好像魔法界的所有和哈利同輩或比他小的孩子 都是聽「那個活下來的男孩」的故事長大的 (吧

但是小人偶飛的速度太快,他不斷用魔杖戳戳水晶球,希望人偶能飛得慢一點,好讓他看清那個黑髮小人的眼睛是不是鮮綠的。
他在雪景球上花了許多功夫,總算成功在黑髮小人偶的額頭畫上一道疤痕,他心滿意足。
很喜歡這兩句!!
小孩的天真單純 真的很容易俘虜我的心 (??) 用不同觀感看待幼小的馬份小主人 莫名想把他帶回家養XD
在跩哥的心裡,八歲的他正縮在角落嚎啕大哭。但他不能在兩個跟班面前失了地位,淚水很軟弱,他本能地知道這件事,因此十一歲的他用加倍的怒火宣洩他的失落。

在哈利波特的故事裡,無論什麼樣的存在,他都要扮演最重要的那個角色。
跩哥在冷漠凶狠的外表下 真的是個很令人心疼的角色QQ 到底是什麼樣的生長環境 讓一個只有八歲的小孩如此成熟ಥ_ಥ
他每天都想著怎麼實踐計畫,扼殺另一個人的性命,換取自己的苟且偷生--這是他小時候幻想『與英雄同行』的遊戲裡,從未想過的。
很想打爆魯修思整個人 (冷靜) 不懂這種人哪來的資格當父親 親手把自己的小孩送入虎口ಠ▃ಠ (請允許我打爆他

後面的反轉超級surprise!! 想問這篇是連載嗎 (星星眼

龍貓大象🐘想賺大錢🐘 @totoro0221

1
沒想到跩哥曾經是哈利的頭號粉絲,太驚訝了!

席倫 @Hachi

3
@Always4ever
嗨音魔你好~謝謝你浮上來留言喔ˊˇˋ
得知原來我這麼久以前的文還有人看,覺得很開心~謝謝你告訴我!

粉絲這個真的是我魔改原著的設定,謝謝音魔可以理解同人文就是在原著的縫隙另闢一個幻想世界才存在的XD
原著對「跩哥為何如此針對哈利」應該有很多可以解釋的理由跟空間(也許包含嫉妒、迥異的成長背景與價值觀等等),但因為這篇文想特別著重某個面向,例如對某個知名人物投射自己的期盼、發現對方有違自己想像後失望的歷程,所以就這樣設定了

很喜歡這兩句!!
小孩的天真單純 真的很容易俘虜我的心 (??) 用不同觀感看待幼小的馬份小主人 莫名想把他帶回家養XD
對啊我覺得跩哥小時候應該也有可愛執著的一面www 
八歲的小跩哥只是很想要一個好朋友QQ
很想打爆魯修思整個人 (冷靜) 不懂這種人哪來的資格當父親 親手把自己的小孩送入虎口ಠ▃ಠ (請允許我打爆他
這就是家庭影響人甚鉅的例子,馬份家代代繼承來的價值觀。不過魯休思可能原本沒想把跩哥拖下水,也過於自信沒想到自己會失手吧(不過魯休思選擇錯誤的對象獻上忠誠依舊是事實,所以我不會阻止你動手XDD(欸)

不好意思這篇是一發完結的短篇喔,不會再有後續QQ 我標註一下好了
雖然我曾經也覺得這個腦洞有機會可以擴寫為長篇,但我心力已不足以連載了,就讓它單篇完結比較乾脆俐落XDD
謝謝音魔的留言~

@totoro0221
嗨你好,這是同人文的設定,跟哈利波特的原著有出入,請不要當真喔XD

0811渡鴉更新了一篇同人文 @hrafn6182

8
反覆讀了又讀,最觸動我的依然是這兩句:

他們永遠無法成為平等對待的朋友,像當年那個小小的跩哥無比期盼的那樣。
跩哥‧馬份,『那個活下來的男孩』的頭號粉絲,曾是哈利波特的死對頭,後來則是一個平淡無奇,在英雄故事裡不值一提的陌路人。

讀過原著我們都知道,DM並不是那種真正壞到骨子裡的角色,他只是由於出生在優渥家庭,又身為沒有兄弟姊妹的獨子,以至於稍微有那麼些被寵壞、打從心底渴望交到同齡玩伴的孩子而已。

從小聽著擊敗黑魔王的那個『活下來的男孩』的光輝事蹟長大,可以說,對於英雄形象的初步建立,他因寂寞而下意識編織出的朦朧幻夢及美好憧憬,長達三千多個日夜的等待與期盼,全都維繫在HP一人身上,連養育他成長的父母也沒能分走一絲關注,LM夫婦真是要嫉妒了。

然而,期待有多大,美夢瀕臨破碎的失落與打擊就有多大。

讀到DM將小心翼翼保存了多年的雪景球摔破時,這一幕不禁讓人心頭發酸,由衷替他感到被錯待的委屈和憤憤不平的同時---就像近來幾乎已經變成網路經典俗語的那句:「你知道他有多麼努力嗎」---讀者一方卻又理智的知道,其實他遭遇的,正是尋常粉絲(aka迷弟)在偶像本人面前,意識到他們迷戀上的,只不過是自己一廂情願的幻影此一最終且必然的結果所導致。幻想就這麼破滅了。

錯誤的故事打開方式,使得心理受傷頗重的DM,從此走上另一個極端,開始他為求吸引HP注意,無所不用其極的各種奧步手段,彷彿一個小男生為了吸引喜歡的女孩注意卻不得章法,什麼事不好做,偏偏去掀對方裙子一樣,反倒讓人討厭。

可受到喜愛的女孩沒有錯,喜愛她的男孩自然也沒有,真正隔閡他們的,是想像及現實的落差,還有對事實真相的理解,各自背負的命運重擔。最顯著的對比,即是初涉魔法界的HP一點也不清楚自己究竟多有名,又是多少男女巫師眼中無所不能的救世主,他只知道,這個名頭的代價就是令他失去了家,失去了有雙親陪伴度過的幸福童年。

在故事的結尾,我忍不住想,是否每個追逐偶像的迷弟迷妹們,終究都必將經歷DM這些年嘗過的悵惘與苦澀?如果他不曾氣餒,一遍遍的嘗試和HP交上朋友;如果他並非身為Malfoy家的繼承人,僅僅是個平凡巫師;甚至,如果黑魔王在第一次巫師戰爭後就不復存在;如果他能夠再坦率一些,鼓起勇氣跨過那一步之遙....。


感謝分享好文。

席倫 @Hachi

4
@hrafn6182

我記得在初讀哈利波特前幾集時,我跟主角哈利的年紀相仿,所以很順理成章地代入哈利視角看待跩哥的作為,覺得「這個金髮小惡霸怎麼又來了,煩不煩啊XD」這種心情
(當時就算電影選角也難以改變我的觀點XDD)
第六、七集是個轉捩點,劇情的轉折跟揭露更深化讀者對跩哥的認識與這個角色的立體度,當然也因為年紀增長,更能重新審視跩哥的成長背景與轉變

讀者一方卻又理智的知道,其實他遭遇的,正是尋常粉絲(aka迷弟)在偶像本人面前,意識到他們迷戀上的,只不過是自己一廂情願的幻影此一最終且必然的結果所導致。幻想就這麼破滅了。
看到渡鴉提到這段,我不禁覺得我下筆時聯想到的事被看透了www(我一開始選擇的辭彙就是「忠誠迷弟」,後來才改成可能比較持平的「粉絲」,儘管差別其實不大www)
化用了一些我目睹追星/粉絲文化時的小感想(但誰沒有過崇拜尊敬的對象呢,我自己也很能切身理解啊)

不過幻想破滅時每個人會有的思考跟選擇不同,只是這篇的小DM採用最極端的一種而已QWQ

跩哥在原著的種種作為給我感覺,真的很像渡鴉所描述「為了吸引注意的手段」XD
如果魯休思不是黑魔王麾下的一員,跩哥跟哈利之間所發生的,也許就只是一段普通的青春校園劇碼而已。然而跩哥這個角色可是身負推動主要劇情的功能呢,這樣的身世設定跟第五集魯休思入獄的重擊,也註定他不可能像金妮和多比一樣走向追星成功(?)的路途

真正隔閡他們的,是想像及現實的落差,還有對事實真相的理解,各自背負的命運重擔。最顯著的對比,即是初涉魔法界的HP一點也不清楚自己究竟多有名,又是多少男女巫師眼中無所不能的救世主,他只知道,這個名頭的代價就是令他失去了家,失去了有雙親陪伴度過的幸福童年。
好喜歡這段描述QQ 謝謝渡鴉把本篇跩哥視角沒能提及的哈利視角用簡單清晰的幾句話補全了
如果他能夠再坦率一些,鼓起勇氣跨過那一步之遙...。
如果DM和HP能成為朋友,啊,我很喜歡這樣的想像跟故事(跩哈偏好暴露無遺)
在同人的世界裡,一定有這樣的故事存在,帶給悵然的人一些安慰吧


非常謝謝渡鴉留下你的讀後感想!我有時覺得當文章完成後,彷彿有一半脫出自己的掌控--難以確切知曉別人閱讀時會有什麼感受。因為每位讀者的閱歷與經驗不同,也許會有與我共享的部分,但也肯定會有獨特的解讀跟詮釋,可能遠超乎我原先所設想的。謝謝渡鴉的留言讓我有交流了解的機會ˊˇˋ

GRMS👑小梅與妙麗騎車去世界盡頭 @mspiggy

23

這部我閱讀了兩次,細細品嘗席倫文,文字的氣氛與情緒傳達到我心裡
我還是無法用言語表達心得,那只好送上我讀完的腦內畫面>///<

吟遊詩人芒果 @kangaroo2909

8
當我看到一篇新發表的同人文,而且作者還是席倫


(✨一定要用這張動圖,忠實呈現我的驚訝、雀躍和隨後的點開視窗看文✨)
 
哈囉~席倫,好久不見!能看到你的新文真是驚喜,再加上標題前面的【跩→哈】也引人好奇(看來是跩哥單向戀愛是吧哼哼),絕對不容自己錯過。
 
《頭號粉絲》的前段描述了跩哥的童年,一下就讓我聯想到Pottermore幾年前那篇介紹跩哥的專文,兩邊配合起來閱讀非常適合。
 
跩哥因為出身地位而缺乏同齡玩伴,導致他對「活下來的男孩」有著嚮往英雄般的憧憬,這樣詮釋也很有說服力。不得不說,這位小小粉絲的各種表現真的‧非常‧可愛!!無論是練習飛行和施咒(加重可憐的多比工作),還是那顆魔法雪景球,都描寫得很有畫面感。我一邊讀一邊微笑,太謝謝席倫了!
 
不過,讓人投射過多期許的偶像,現實見面多半令人失望。
席倫把小跩哥憤怒又崩潰的心理描寫得真好,非常符合角色和那個年紀,而且抱歉,我還是要說好可愛(艸) 唉呦是為劇本沒照自己想像演出而憤怒的小龍
 
在哈利波特的故事裡,無論什麼樣的存在,他都要扮演最重要的那個角色。

(點頭)好的,跩哥,傑出的一手,頭號朋友當不成就當頭號敵人,無論如何都是密切注意對方動態的頭號粉絲。席倫後記那個tag實在太精準 #黑粉也是粉
 
記得前陣子重看《哈利波特:神秘的魔法石》電影版,跩哥和哈利在禁忌森林一起行動之後經歷驚嚇那段,當時的想法就是:這個如果照一般套路,跩哥會和哈利患難見真情,鐵三角也會變四人組──可惜劇情不是這樣演(艸)
 
《頭號粉絲》更改了原作第六集之後的劇情,賦予跩哥與哈利面對面把話說清楚的好機會,跩哥也至少無須經歷原作第七集的那些黑暗。
席倫安排的結局有些唏噓,卻也含有溫柔(席倫寫的故事一向給我這樣的感受)。認清事實、懂得放下執念的跩哥這才終於成熟長大。雖然最後成為英雄故事裡的陌路人,但他還有自己的故事,可以繼續向前。
 
因為內心激動,這篇回覆寫得有點亂,實在不好意思。
非常謝謝席倫在忙碌的生活抽空寫下這個故事,一直喜歡席倫文字的我讀得很滿足!

💛開始寫日記的羽飛(〃'▽'〃)  @RWHGGGAD0131

5
        知道有席倫的文章可以看的當天,好開心,羽飛飛飛飛奔過來o(≧v≦)o
記得看完的那個時間,已經很晚,在累累的情況下,我又無法把心中的激動澎湃用具體言辭表達出來了(/ω\)
於是決定用幾個關鍵字先將感覺速記起來,想等自己清醒一點再看第二遍,確認自己的想法跟感受是否還是一樣後,整理整理,再來跟席倫說。

(上面說的關鍵字是:憧憬,渴求被愛、面對真實的能力、作者想法、停留在過去、感情線嗎,真是怦然心動。


        看完這個故事,覺得有些心疼跩哥,下面是我對那個「單箭頭」的理解:

每個人都需要愛與陪伴,跩哥也一樣。
以外在條件來看,不會有人懷疑跩哥不是一個幸福的小孩,因為他的出身背景良好,也因為他的父母感情和睦,同時也愛他們的小孩。但跩哥有沒有屬於他的煩惱?我想答案是肯定的。看似什麼不缺的他也會希望有人能夠陪伴他、願意和他一起玩。

或許小時候的我們就是都會有自己幻想的朋友,又或者跩哥從那個時候就用著他自己的方式在體諒愛他卻沒有辦法多陪伴他的大人,總之,當跩哥從爸爸那邊聽到一個這麼厲害的人—「活下來的男孩」,彼此間又剛好有那麼多的共通點,把情感投注在對方身上,對於這位感覺很厲害的小夥伴、兩人間的未來,像是一起去冒險什麼的,有些想像、有所期盼、十分憧憬,感覺真是自然而然。

在哈利波特還不認識跩哥馬份是誰的時候,跩哥就把他當作自己的朋友甚至是心目中的英雄,一個理想的典範、美好的化身。

也是因為這樣,在發現哈利不像自己原先以為的那樣意氣風發-理想的崩壞,又被這位-他心目中認定一定會接受自己的人給拒絕⋯⋯我覺得這時候的跩哥一定覺得很丟臉,或許還有被背叛了的感覺。於是當他把雪景球摔碎的時候,我的感覺是跩哥把某部分的他自己也給摔碎了,覺得很心疼。

然後我開始思考,跩哥否定了年幼的自己,是不是正是他無法用一般態度跟哈利相處,試著了解眼前這個人真正的模樣的主因。而他的所作所為,他可能覺得自己是因為生氣所以在報復。可是「討厭」,其實也是讓他可以進入「那個活下來的男孩」心裡的一個方式,跩哥要扮演最重要的角色的這個事實恰恰證明了他還是很在乎對方。

雖然很愛撂狠話、做些討人厭的事情(?
可是我們都知道跩哥跟殺人不眨眼的人不同,而在被佛地魔交付任務後,其所背負的壓力之大,我覺得「能夠直接當個好人,而且毫不懷疑自己就是個好人的人」跟「原本就沒有擁有什麼,所以也不怕失去什麼的人」可能很難明白跩哥他的感受。

但從他們第一次相遇後隔了那麼久,跩哥跟哈利終於有共識了。因為他們對自己父母的愛。

或許跩哥覺得,哈利討厭他。雖然這的確是他想要的結果,畢竟他在沒有意識到自己受傷了的情況下,後來基本上都是以這個為目標一直努力著,而且這個論點充分解釋了哈利不跟他當朋友的原因。但遇上態度很明確的哈利、連這樣的自己都想拯救的哈利,他實在很難再欺騙自己下去。

有人說成長總是伴隨著心碎,跩哥在同意哈利的提議時,感覺就是如此。
因為對父母的愛,因為他在經歷了那麼多的事情後或許逐漸察覺到的自己的真心(不想殺人),也因為眼前這個讓他傷害很多次,卻沒放棄他,想救他們一家、要他相信自己的哈利,所以他握住了哈利伸出來的手。

這一刻跩哥的感受我想真的很苦很苦的吧!因為接受了哈利的幫助,表示跩哥妥協了,不能再像以前一樣當個讓哈利討人厭的人(畢竟馬份一家雖有貴族的驕傲與堅持,知恩圖報的道理也還是懂得)而這意味著他要失去哈利了,他(認為他自己)對哈利來說即將什麼都不是。

故事結束在這邊,我覺得既開心跩哥的成長,又為他感到心疼。希望他有一天能明白,要當哈利的朋友其實並不需要什麼立場,他努力的方向到後來更是歪了。而他跟哈利一開始沒能當成朋友,後來沒當成朋友,某方面來說就是命運(作者)的捉弄,假如他能稍微坦率點,事情搞不好不一樣?

嚴肅的部分說完了,接下來想說說其他東西⁄(⁄ ⁄ ⁄ω⁄ ⁄ ⁄)⁄

那個抓住手腕、意識到對方身高,雖然對象不是我,我只是看著他們發生(?
但我瞬間覺得有點害羞(⁎⁍̴̛ᴗ⁍̴̛⁎)
然後看到靠在牆邊什麼的,我腦袋居然自動幫我腦補壁咚的畫面,讓我有點怦然心動,不好意思(/ω\)

總之,因為這一切的因緣,覺得哈利對跩哥來說,真的是一個很重要的人呢!

謝謝席倫寫文章,我看得好開心!愛你~\(≧▽≦)/~

席倫 @Hachi

6
@mspiggy
感謝小梅的畫!!我終於也是被查過水表的人了(快樂轉圈)
畫中的每一個畫面都好貼合我的想像救命,小跩哥眼神發亮的看著禮物(還有入鏡的魯休思跟水仙完全可以腦補他們表情)、入學後跩哥和哈利兩次劍拔弩張的身高差跟氣勢表情差異一目了然(好香我好幸福)
一幅幅畫面最後收攏在摔碎的雪景球那一幕的意象,實在太美了我超級喜歡!!😇😇😇(安詳)
請容我一拜  圖來源
感謝小梅,查水表開帳單辛苦了!(遞上精力湯)


@kangaroo2909
芒果好久不見!!!我一定要說這個動圖跟配字太可愛了我盯著看一直笑wwwwww
非常謝謝芒果被我的標題勾起好奇心(計畫通(欸)看到你的留言好開心!

對對芒果說的完全正確,尤其魯休思向跩哥講哈利故事的那段,我幾乎參照Pottermore那篇寫的,感謝跳羊翻譯,放一下連結:[人物介紹] 跩哥‧馬份 
因為在羅琳釋出上面這篇以前,我沒料到這種可能性,原來魯休思跟食死人殘黨們是這樣看待哈利的存在,因此在我心裡留下好深的印象
而且也聯想到(我忘記我們以前是否在討論馬份家族時曾提到這個?😂→)多比會這麼崇拜哈利,他耳聞的故事都是從哪聽來的?說不定最初源頭就是聽馬份家說的啊XD所以這篇就是馬份家誤打誤撞養成了兩位哈利小粉絲的故事

(氣音補充)我會下筆寫成主要視角的角色通常都是有愛的QWQ否則我不會想要仔細探究角色的內在跟故事~
所以我真心覺得小時候的跩哥應該也是可可愛愛,因為小龍的爪子跟牙都還沒長全沒什麼傷害性,頂多就是個因為受寵而不曉分寸的孩子
想像一下,小小一隻金毛跩哥很努力騎著玩具掃帚練習的樣子,再回想第一堂飛行課他的行動,他一定很想秀給哈利看他有多厲害齁wwww腦補很多XD
看到芒果有被他可愛到我覺得好快樂ˊˇˋ是啊崩潰的小跩哥在我眼裡也是又心碎又有點可愛,事先想好劇本的跩哥其實不像表面上只有驕傲跋扈而已還有內心戲很多的纖細部分(哈利:????),儘管最被跩哥折騰受難的當事人哈利肯定無法理解這種視角(拍拍哈利)

記得前陣子重看《哈利波特:神秘的魔法石》電影版,跩哥和哈利在禁忌森林一起行動之後經歷驚嚇那段,當時的想法就是:這個如果照一般套路,跩哥會和哈利患難見真情,鐵三角也會變四人組──可惜劇情不是這樣演(艸)
對我先前回顧電影時也有這種感覺!看多了套路之後就會忍不住揣摩編劇視角,不夠邪惡的小反派(本劇由跩哥擔任)通常很有機會被主角用相信我之術說服收服成為自己人啊,這種套路也很好看啊我可以(沒人問你)
只好看看電影幕後花絮小演員們打打鬧鬧當代餐了🤣

認清事實、懂得放下執念的跩哥這才終於成熟長大。雖然最後成為英雄故事裡的陌路人,但他還有自己的故事,可以繼續向前。
自己私心很喜歡芒果的這幾句><
最末句也是我揮別青春期時忽然領悟(?)的一件小事,小時候總會介意在共同經歷一場熱血沸騰的活動後,自己在別人心裡留下什麼印象(尤其社群媒體的發達XD會忍不住想檢視自己在別人的紀錄或相簿裡出現了多少之類的)但那時忽然想通,每個人終究只會在自己的人生故事裡扮演主角啊,對每個人來說,除了自己以外的所有人都是配角。所以與其設法在別人腦海裡留下多少印象,不如回頭看看我自己,寫下專屬於我的、無愧自己的人生,珍惜此刻的相遇就好,不強求XD(怎麼忽然大歪題請原諒QQ)

不用擔心一點也不亂!我很喜歡芒果的回覆,謝謝看到可愛的跩哥XDDD(快樂)也非常謝謝芒果撥空看文與留言!


@RWHGGGAD0131
謝謝羽飛飛奔而來(抱)(不論怎麼打都會變成疊字哈哈哈哈)還看了第二遍跟整理想法也太感人QAQQ
然後我看完的第一個想法是,羽飛總是能捕捉到人物心理更深層的地方呢(佩服感嘆)

在哈利波特還不認識跩哥馬份是誰的時候,跩哥就把他當作自己的朋友甚至是心目中的英雄,一個理想的典範、美好的化身。
也是因為這樣,在發現哈利不像自己原先以為的那樣意氣風發-理想的崩壞,又被這位-他心目中認定一定會接受自己的人給拒絕⋯⋯我覺得這時候的跩哥一定覺得很丟臉,或許還有被背叛了的感覺。於是當他把雪景球摔碎的時候,我的感覺是跩哥把某部分的他自己也給摔碎了,覺得很心疼。
(覺得都很精華捨不得刪減,只好全部引用XD 喜歡這段話)
我認為當喜歡、憧憬逐漸變成「投射自己理想的模樣在另一個人身上」時,這種寄託的確容易讓兩方都受傷QQ
被投射的一方對此一無所知,卻無意間背負著這麼沉重的情感,也許會感到愕然;而投注深深期盼的人則覺得一直以來的渴望與相信就這麼被「背叛」了,其實說穿了,真正要面對的是曾經這麼想的自己與強烈的失落感、挫折
我很喜歡羽飛上面關鍵字寫到的「面對真實的能力」,我覺得面對真實這幾個字很精準(也就是想像跟真實的落差)
我覺得學習如何應對「挫折」跟「失落」,是從小到大都不得不重複練習的課題,但在很多時候我們不一定能靜下心覺察到這一切--對某些人來說,自己的心就像是個不可解的黑盒子--來不及覺察到自己挫折跟受傷的原因,就反射性地以最熟悉的方式,例如憤怒或悲傷帶過了。(小聲)摔碎雪景球就是具象化呈現的歷程QQ大家的解讀我都超喜歡><
 
我覺得羽飛對跩哥後續行為的理解沒錯,畢竟跩哥還是深受家族教誨與價值觀影響,認為純血出身、史萊哲林、階級待遇等等才是他認定的正軌,因此在他的視角裡,哈利不再是童年那個英雄「哈利波特」,只是「波特」(請想像Tom Felton電影裡超不屑的發音XD)
跩哥可以很放心地找波特的碴,因為他在心裡已經把真實的哈利跟童年認定的英雄分裂成兩個截然不同的人了
劇情最後跩哥也經歷一波震撼三觀的洗禮(應該有吧),才願意整合,重新認知到哈利就只是當哈利他自己,但同時也會是個英雄,儘管不是跩哥原先以為的那種英雄

因為接受了哈利的幫助,表示跩哥妥協了,不能再像以前一樣當個讓哈利討人厭的人(畢竟馬份一家雖有貴族的驕傲與堅持,知恩圖報的道理也還是懂得)而這意味著他要失去哈利了,他(認為他自己)對哈利來說即將什麼都不是。
沒錯!這也是跩哥不想接受的吧XD 說穿了就是很老套的那句,愛的反面不是恨,是漠不關心,他寧可被恨,也不想被無視XD
(被這樣一講我寫的還真有點扭曲,對不起但我真的欣賞跩哥這個角色以及可以跟哈利發展的豐厚故事線XD)

說到作者想法跟命運(作者)的作弄👉👈其實我大部分短篇都習慣按照原著走向,因為我覺得短篇的鋪陳實在不夠紮實,無法說服我自己突破原著框架的程度。
而我讀第七集時雖然一直期待跩哥洗心革面倒戈一把(並沒有出現這種劇情謝謝),但其實也很喜歡現有的結局,至少跩哥在大戰結束後某種程度地和自己、和哈利和解,不再像以前一樣幼稚地窮追猛打。
儘管我一直很想無視外傳《被詛咒的孩子》,但我始終記得一小段跩哥似乎在聽到自己的小孩天蠍跟哈利小孩阿不思交朋友的訊息,覺得高興或支持的部分。我腦補那是他心底小小的期盼。

另外小補充,其實我覺得跩哥被哈利說服的這段,最適合發生在第七集,跩哥的心態目睹鄧不利多的死亡、認知到自己鑄下大錯、佛地魔與戰爭的殘酷等等,會更容易被動搖;而哈利在鄧不利多過世後也才真正肩挑大樑,果斷與強勢的態度越來越明顯
但我就是很想用六年級萬應室這個時間點跟梗來改寫一下,我當年看到第六集的哈利居然會俯近說話調戲嚇克拉or高爾假扮的小女孩覺得實在震驚「哈利你長大了!!!」
所以強行竄改讓跩哥有迷弟設定比較容易被說服,以及哈利心態提前成長這樣><

PS那一段是類壁咚沒錯!隱晦的壁咚!🙌迷弟雖然已轉黑粉但被壁咚還是會心跳一下加上心理攻勢是會被動搖的!!(住嘴)跩哈(可逆)有點香歡迎嘗嘗看(推銷)

不好意思晚了好幾天才回,非常感謝羽飛的留言~~~

嗜字狂安琦拉 @Musicy_

2
嗨席倫~~~夢幻似的見面一週後我來履行承諾了!(想到上週的此時此刻我們在一起吃飯講話流汗還是好不可思議喔
我覺得除了感謝席倫從草稿夾中抓這篇出來改也要感謝小梅的查水表之旅(?),才讓我們可以看到這篇文


篇雖然篇幅不長但從命名到故事都無比巧妙,從大意就充斥著矛盾,但讀完(再搭配#黑粉也是粉,天啊我真的越來越同意這句話了,有的人不斷說著有多怨恨某人結果知道事情的數量和速度還比真粉多又快,真的是hello🤷‍♀️?)之後再度回想,人生不就是充滿著矛盾?非黑即白的世界才那麼讓人糾結、既愛又恨。

席倫用精簡卻不隨便的篇幅帶給我們跩哥兒時的生活,由家族地位、家庭定位和父母灌輸的觀念成長出對『那個活下來的男孩』的情感和想像,讓一個八歲十歲的小孩的想像力奔馳是很可怕的一件事,我相信跩哥完全相信了他內心構築出的世界,結果卻在想像成為現實的那一刻在指尖分崩離析(而且他失去的不只是一個「好友」,某程度上還有對父親的信任,但如果要探究下去可能就太多了,先打住XD)。
不過某方面來說這是否就是跩哥的性格呢?他被擊倒了,但他也想到另一個方式重生、用更直接的手段成為哈利無法忽視、合理存在著的「最重要的角色」。

兩人終於對峙上的橋段我不曉得跩哥怎麼控制住內心的那隻小鹿,首先是兩人終於有肢體接觸(魁地奇賽上應該都還沒有?),哈利也跟他一樣仔仔細細地注意著他一舉一動啊~~~😏 雖然是第六集才開始
(我承認這段的各種「動手」沒看到羽飛的留言前我還沒特別想到什麼,感謝羽飛讓我回去又重看一遍,哦齁齁我喜歡哦齁齁哦齁齁齁齁齁齁齁[啥#],謝謝席倫不著痕跡的安排!!!😍😍😍)
哈利那句「不代表我希望別人的爸媽也面臨一樣的下場」還是很有哈利的風格,但話說回來,哈利啊你到底哪來的自信可以保住馬份全家?XD

看到最後跩哥認了自己只是哈利的英雄一生中的一抹影子,但不知道他有沒有想到,他為了全家而下的決定,也讓他自己真正和哈利在歷史上有了連結(學生時期的惡作劇不算)。某方面來說,他兒時的想像不再是不能啟齒、只能放在腦袋中的想像,十幾年後,他也能跟其他人說他與那個魔法世界的英雄的連結,而且是能真的稱他為英雄而不被側目。
標題的單箭頭不論是小時候或是長大都是跩哥單獨看著哈利的方向和角度吧,我的想像裡除了是平行而單方面的喜歡→、也有看著厲害的人的那種仰慕↖。

簡單來說,跩哥其實真的是原著中很值得探討但探討起來可以再寫一本書的一個角色!
快速看了一下席倫在其他留言的回覆,我其實真的也覺得跩哥心底是希望能跟哈利有好的關係的,也許不奢望是好友,但絕對是能沒有芥蒂一起相處的。


謝謝席倫利用放假時間又帶給我們一篇非常值得深思的好文章🥺🥺🥺

這是討論串底端!何不幫忙讓這串魔法煙綿延下去呢?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