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aine's 詩/短文樓(第2期許願開放中)(更新至(4)Full moon)

發表於
嗨,各位,歡迎來到 Elaine 的詩文樓!

其實我想要創建這個樓已經很久了,但因為要會考,所以拖到現在才做......
(沒錯,我是111退役會考生!)
(看向上頭有一大堆事項的 to-do list)
也是因為想要磨練自己的寫作技巧,所以決定來開設這個詩/短文樓。

第2期許願開放中!

~下列規則請詳細閱讀~
*本樓開放許願,但願望不一定會成真,因為在下不是神燈精靈(不過我會盡力的!)。
*每期至少會有一張單願望成真
*許願成功與否和許願順序無關
*未許願成功的單之後可以再次許願,但請用電梯指路
*每人每期限許願一次
*特殊節日可能有活動
*許願單必須有:(1)主題(愛情/友情/親情向)(2)配對(不可填寫非官配或原著中沒有提及的關係)(3)類別:詩/短文/不限(4)簡單描述你希望作品呈現的氛圍(圖文皆可)
*許願單範例
許願單
(1)主題:愛情向
(2)配對:石內卜×莉莉
(3)類別:詩
(4)簡單描述:石內卜的單相思
 這邊也提供空白的許願單
許願單
(1)主題:
(2)配對:
(3)類別:
(4)簡單描述:
*歡迎大家在底下留言許願
*也歡迎大家私訊詢問有關國中課業或會考的問題,經歷過會考的洗禮讓我很想幫助人(?)
*請友善發言,禁止人身攻擊、歧視和任何不雅詞彙,屢勸不聽將被檢舉
*要轉載/引用請先私訊徵求同意
*高中生活繁忙,不定期更新,一有更新就會公告,許願成功的名單會被公布在此樓

電梯:
#1 (1)Youth (石內卜×莉莉之石內卜單相思傾向/提及詹姆×莉莉)
#8 (2)Wedding (詹姆×莉莉)
#11 (3)Dive into your love (魯休思×水仙)
#14 (4)Full moon (哈利×泰迪親情向)

~歡迎大家一起來品賞詩文~
9

本文作者

  • 不尋常麻瓜
  • 19  13

Elaine//米那斯提力斯的曙光// @v95920

7
在此獻上拙作一篇~

--------------------------------------------------------------------
(1)Youth (石內卜×莉莉之石內卜單相思傾向/提及詹姆×莉莉)

My youth is yours.
A truth so loud you can't ignore……

我知道我不會改變看著妳的眼神
那如寶石般的閃爍
照耀我內心的黑洞
沒有引力能將它吞噬

但我無法改變你看著他的眼神
那如極光般的翠綠
再也無法沐浴其中
畢竟妳屬於他的湛藍天空

如果我註定要被妳抹滅
請狠狠地、深深地將我從記憶中拭去
我不奢望得到妳的選擇
當妳與他相擁
世界為你們躁動
海面波濤洶湧

當妳與他相擁
我便不再懵懂
我的青春已經衰老、凋零、褪色
墳墓前長著一株百合
吟唱著逐漸模糊的輓歌

但我可以等
直到某天妳回眸
我們在茫茫人海裡相逢
如果妳知道我仍在守候
知道我的心臟仍為妳跳動
此生便已足夠
我會為了妳逆光行走
不到終點,永不回頭

Even after all this time? Always.

本小編 | 蘇.馬奇♪ @karen98

1
@v95920
許願單
(1)主題:愛情向
(2)配對:詹莉
(3)類別:短文
(4)簡單描述:結婚典禮上的情形/莉莉的想法/詹姆的想法
來支持一下我的麻生朋友~~~
辛苦了(雖然不一定會被選上XD

青見口香糖 @jeanchiu43

2
@v95920
許願單
(1)主題:愛情向
(2)配對:魯休思馬份&水仙布萊克
(3)類別:短文
(4)簡單描述:在家族政治婚姻中兩人遇到彼此是難得的真愛(?

……好我不知道怎麼形容 已放過可憐的句子了😂

(甜蜜氛圍🤣🤣
嗨你好我是可憐的112會考生
我之後一定要私訊問爆你🤣🤣
好對不起我是怪人😂
總之想請你幫我寫短文謝謝
就交給你勒勒勒(我很克制在描述裡打字😂😂
希望被選到🤩🤩

Elaine//米那斯提力斯的曙光// @v95920

2
@karen98
就知道妳一定會選詹莉~

Elaine//米那斯提力斯的曙光// @v95920

3
@jeanchiu43
現在暑假,我過得比較悠閒,所以許願是非常有機會被選中喔!
(雖說「比較悠閒」,但其實北一開給我們超多暑假作業......)
很歡迎你私訊我,畢竟課業問題解決了才有更多時間做想做的事啊!

潔西|Amicitia♪ @Evangelin

2
樓主你好//可以直接稱呼你Elaine嗎?
之前在本小編的繪圖樓有請妳幫忙為潔希嘉寫一句話,很喜歡妳所做的描述和意境//
指路
許願單
(1)主題:親情向
(2)配對:哈利和小泰迪(可能還有榮妙?
(3)類別:短文
(4)簡單描述:哈利寵小泰迪(言簡意賅
謝謝Elaine//

Elaine//米那斯提力斯的曙光// @v95920

3
@Evangelin
可以這樣稱呼喔!
沒想到有人記得我留在本小編繪圖樓的渺小足跡~害我看到這個配對原本想無視你(?)的心情頓時煙消雲散(大誤)
謝謝你喜歡我的創作風格~
(至於哈利和泰迪的文啊......)

Elaine//米那斯提力斯的曙光// @v95920

3
這篇是 @karen98 許願的詹莉文~希望各位不嫌棄~
正文如下⬇
----------------------------------------------------------
(2)Wedding (詹姆×莉莉)

  莉莉漫不經心地撫弄潔白的裙擺,戴上蕾絲手套的手指因緊張而扭曲著,她試圖透過深呼吸來平緩情緒,但一切都是徒勞無功。
  牆上的鏡子諷刺地反射出她的形貌──紅色秀髮灑落在肩上,肌膚潔白無瑕,雪白綢緞的婚紗貼合她的上半身,裙擺如百合般在腰際綻放。她沒有用太多珠寶裝點自己,除了一條珍珠項鍊和別在髮梢的水鑽頭飾。
  「伊凡小姐──也是即將的波特夫人,妳看起來非常美麗。」一位伴娘說道:「波特先生能娶到妳是他的福氣。」
  莉莉勾起一個僵硬的微笑,她好想說句話,嘴唇卻偏偏不聽使喚。她給了自己幾秒冷靜,才勉強說出:「謝謝,我希望詹姆也能這麼覺得。」
  都說新娘在結婚前會對於自己即將出嫁這件事感到不安,甚至產生猶豫和焦慮。莉莉現在的確很不安,但和即將到來的婚禮半點關係都沒有──那是因更大的恐懼產生的,是佛地魔。但她心裡很清楚她會毫不猶豫地相信詹姆,毫不猶豫地奔向他,讓他成為黑暗中最耀眼的光芒。即使佛地魔的恐怖讓世間的歡樂都蒙上塵埃,那麼永遠璀璨的會是他們的愛,他們的承諾像水循環般牢不可破、不會改變。
  莉莉的嘴唇似乎回覆了一點血色,她決定暫時拋開煩惱,讓世界在今天圍繞著她和詹姆轉動。

  「緊張嗎,詹姆?」天狼星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翹著腳,調侃道:「這好像是我五年來第一次看見你梳理頭髮。」
  「真是的,有必要這要虧我嗎?」詹姆把梳子放下,說道:「天狼星,我的頭髮看起來好看嗎?」
  「很好看啊!」天狼星說:「但我還是不懂你為什麼不把頭髮往後撥,我以為莉莉是被那樣的你迷倒了。」
  詹姆瞪了天狼星一眼,然後又開始瘋狂整理他的一頭黑髮。他可以想像莉莉穿上婚紗後有多美,那對綠眸比翡翠更耀眼,那頭紅髮比火焰更燦爛。他喜歡她頰上的小雀斑,她笑起來的神采,她翩翩起舞的姿態,她也許外表嬌嫩,但內心卻很堅韌。他深怕自己配不上她。
  「別忘記你是我邀請來的伴郎,天狼星。」詹姆說:「也就是說,你必須協助我,讓這場婚禮更完美,而不是坐在這裡調侃新郎。」
  「好啦,好啦,你說的算。」天狼星說:「我這就去看看雷木思把會場佈置的怎麼樣。」
  「原來你指使雷木思去做這些事啊!」詹姆驚訝道:「那可憐的傢伙,快去幫他呀!」
  「是的,是的,我這就去。」天狼星離開詹姆待的房間,「你趁現在想想待會要對莉莉說什麼吧!」
  詹姆撫平襯衫的皺紋,對鏡子露出一個自信的微笑,他的嘴角因幸福而上揚著。

  莉莉挽著父親的手,緩緩走上紅毯,看到詹姆已經在盡頭等待。他看起來多麼美好!挺拔的身軀,咖啡色的雙眼,還有那會讓她奮不顧身的微笑,她覺得他比太陽更溫暖、更閃耀。站在他的面前,彷彿是最美好的幻想成為現實。
  「妳願意做我的妻子嗎,莉莉·伊凡?」詹姆的雙眼溢滿對莉莉的愛。
  「我願意。」莉莉回答,嘴角不經意地上揚,「那你呢?詹姆·波特,你願意做我的丈夫嗎?」
  「我願意。」詹姆說,他們交換婚戒,許下永不破碎的誓言。
  「無論晴雨,健康或生病,年輕或衰老,我願在妳身旁,不離不棄,永不變卦。」
  這大概是莉莉聽過最浪漫的話了。
  「無論晴雨,健康或生病,年輕或衰老,我願在你身旁,讓我們的愛成為黑暗時代裡的微光。」
  詹姆的眼角有些濕潤,莉莉一直都是如此純淨無瑕,惹人憐愛。於是他摟住她纖細的腰身,掀開她的頭紗,撫上她的秀髮,親吻她的桃唇,將自己的一切都獻給她。
  當詹姆吻上她的那一刻,莉莉覺得自己從來沒有這麼感動過,所以她決定就算明天黑魔王會站在她的家門前,也要好好品嚐此刻。如果這不能讓她感到幸福,那麼也沒有任何事物能做到了。
-----------------------------------------

大家覺得這篇是甜還是虐呢?
(我絕對不會說我有偷藏刀子)

本小編 | 蘇.馬奇♪ @karen98

1
@v95920
謝謝Elaine 的詹莉文!
微微的糖啦~(你是要多甜
有刀到༎ຶ‿༎ຶ(望向幾年後的萬聖節(喔不你太殘忍了(´;ω;`)

果然Elaine 的描寫能力不容小覷啊(✨閃亮亮的小眼神
下一次開放許願是什麼時候呢?👀(想點美黛和泰德

Elaine//米那斯提力斯的曙光// @v95920

2
@karen98
下一次開放許願是什麼時候?我也不知道(總覺得遙遙無期)。等我寫完這三篇文後的某一天吧......

Elaine//米那斯提力斯的曙光// @v95920

5
這篇是 @jeanchiu43 許願的魯水文
正文如下⬇
-----------------------------------------------------------
(3)Dive into your love (魯休思×水仙)
  
  「布萊克小姐,我想,以我們的身分,同坐一個包廂應該沒有不妥吧?」魯休思·馬份露出一個欠揍的微笑,說道。
  「我相信是的,馬份先生。」水仙·布萊克答道:「如果那裡面沒有你的狐群狗黨。」
  「我不認為妳有權力干涉我的交友情況,布萊克小姐。」
  「我也不認為你有權力干涉我的人身自由,馬份先生。」水仙皮笑肉不笑,「像是我想坐在哪、跟誰坐之類的問題。」
  「喔?」魯休思故意拖長的尾音讓水仙甚是惱火,「難不成我不是妳的唯一男友?」
  「我沒有男朋友,」水仙從容應對,「但我覺得我不是你的唯一女友。」
  「仙仙!」此時一個聲音傳來,原來是水仙的母親。她來到他們身邊,說道:「去學校記得照顧好妳的身體,別感冒了。」
  「我會的,母親。」水仙回答。
  接著她的母親瞥見站在一旁的魯休思。「馬份先生,我們家仙仙麻煩您照顧了。」
  「我的榮幸,布萊克夫人。」魯休思說:「事實上,我正要邀請水仙同坐呢!」
  「喔,那就快去吧,仙仙。」布萊克夫人說:「到學校後記得寫信給我。」語畢,她隨即離開。
  魯休思得逞的眼神著實令人不爽。
  「讓我幫妳搬行李吧,布萊克小姐。」
  「辛苦你了,馬份先生,這很重,別逞強啊!」水仙的語氣略帶嘲諷。
  「只要是妳的東西我都扛得起。」魯休思說道。
  「看來你果真是名不虛傳,馬份先生。」
  「這是什麼意思,水仙?」聽他喚她的名讓她背脊一陣戰慄。
  「你真是油嘴滑舌呢!」

  被迫忍受魯休思和他的狐群狗黨整整半天,水仙覺得自己已經忍耐到極限,她可不希望在五年級的第一次晚餐還要坐在他身旁。於是她趁大家手忙腳亂地找座位之時,搶先坐在一個離魯休思遠遠的地方,等他發現時,分類儀式已經要開始了,他不得不乖乖坐好。
  「水仙·布萊克小姐,希望妳沒忘記,妳是史萊哲林魁地奇隊的一員。」晚餐結束後,大夥兒正在交誼廳裡享受輕鬆的氣氛時,魯休思以一副不可一世的姿態站在她面前,說道。
  「對於這點,我非常清楚。」水仙答道。
  「很好。」魯休思說:「我是來通知妳,我們的魁地奇訓練從下週六開始,早上八點準時到球場集合。」
  「我明白了。」
  「我覺得我剛才講話時妳沒有專心看我,水仙。」魯休思說道:「妳似乎迫不及待想要閱讀妳手中的書。」
  「喔,也許是因為你的吸引力不及它,馬份先生。」水仙說,語氣輕柔,臉上掛著優雅的微笑。
  「我該把這句話視為讚美嗎?」
  「也許。」水仙說,然後她不疾不徐地闔上書本,轉頭走向寢室。
  「水仙!」一個女孩在寢室門口前叫住了她。
  「怎麼了?」原來是莎賓娜·帕金森,史萊哲林魁地奇隊友。
  莎賓娜臉上掛著甜美的假笑,「我都聽說了,水仙,妳和魯休思訂婚了。」
  水仙恨不得去撞牆,「我不愛他,這只是家族間謀劃好的聯姻。」
  「只是?」莎賓娜的假笑有點掛不住了,「我不管,水仙,你們訂婚的消息已經傳出去了,全世界都認定你們是未來的夫妻了!」
  「我再重複一遍,我、不、愛、他。」水仙說:「隨便妳要怎麼想,但事實就是如此。」她頭也不回地走進寢室,同時慶幸莎賓娜不是自己的室友。
  
  學期開始,魁地奇訓練也如火如荼地展開,史萊哲林身為衛冕軍,自然是比其他學院更努力練習,今年是第三年擔任隊長的魯休思仍然以最高標準要求他的隊員們,畢竟他可不希望自己好不容易建立的霸業毀在今年被摧毀。
  「剛才搜捕手的動作不夠快,等你回神,金探子都不知道飛到哪裡去了。」魯休思說:「莎賓娜!妳剛才看起來不太專心,有什麼問題嗎?」
  「沒......沒什麼。」莎賓娜回答:「可能是前一晚沒睡好。」
  魯休思皺眉,「一個球員應該要照顧好他的身體。」
  「是的。」莎賓娜的聲音很小。
  「我們再練習一次。」五分鐘後,魯休思就後悔自己說這句話了。
  那是一聲巨響,水仙差點掉下掃帚,她緩慢地降落,右手摀住左手臂,她的表情非常痛苦。
  「我送她去醫院,其他人繼續練習。」魯休思說。
  隔天,魯休思一早就來看她,還替她帶了熱騰騰的早餐。
  「告訴我,妳到底是怎麼受傷的?」魯休思淺灰色的眼睛直勾勾地盯著水仙。
  「被搏格撞了一下。」水仙說:「手臂骨折,但龐芮夫人一下就治好了,她要求我在這裡過夜只是保險起見。」
  「妳怎麼會被搏格撞到?妳向來靈活,水仙。」
  「那時候莎賓娜在問我問題,我才沒注意到有搏格從我背後飛來,吉爾大吼時已經太遲了。」水仙聽起來很懊惱,「我知道我們的第一場比賽近在咫尺,魯休思,我會參加這週末的訓練,我不想拖累大家。」
  聽到她單獨喚他的名讓他驚喜,不過他強壓住這份情緒,「搏格從妳背後飛來?那莎賓娜應該要注意到啊!我會去問她,也順便盤問我們的兩位打擊手,搏格應該是他們的責任。」
  「魯休思。」在他離開前,她叫住他,「我沒事,別再來看我了,那個消息只會被更多人知道。」
  「那個消息是指訂婚嗎,水仙?」魯休思問:「訂婚完全是我父母的主意,不是我。我愛妳,水仙,我希望妳是我的新娘,但我也希望妳快樂。如果我的愛對妳來說是如此沉重的負擔,我不會逼妳接受的。」
  「那個女孩,莎賓娜·帕金森,她喜歡你。」水仙說:「她是純血,長得也很漂亮,我看不出選擇我而不是她的理由。」
  「水仙,我並非只看中妳的美貌,妳的內涵也深深吸引著我。」魯休思說:「妳很聰明、很堅強,妳是一朵迎向光亮綻放的花,沒有任何風雨能夠使妳崩潰。」
  「但我現在已經分不清楚哪裡才有光了。」這是實話,她好迷惘,五年級的生活向來就不輕鬆,更不用說此時她和魯休思訂婚的消息已經傳得滿天飛,許多他的愛慕者對她極盡尖酸刻薄。而且,最糟糕的是,她好像沒有那麼討厭他了。

  即使魯休思後來查出了搏格事件的真相,但對水仙來說,也早就不重要了。雖然莎賓娜因此被逐出魁地奇隊對水仙來說是件好事,不過這會對她的生活造成什麼重大改變嗎?不會。莎賓娜還是一找到機會就糾纏魯休思,直到被他在交誼廳當眾訓斥才停止。而魯休思仍然時不時向水仙示愛,不過,他這次學聰明了。
  水仙今年五年級,正是為了普等巫測焦頭爛額的時期,此時魯休思就在一旁充當她的個人秘書。替她去圖書館搬一堆磚頭書,在她挑燈夜戰時幫她泡茶、送點心,在令人疲憊的魁地奇訓練過後和她聊聊天......然後是他們第一次一起去活米村,第一次為了一份超難的考卷而絞盡腦汁,魯休思第一次開口邀請她去舞會。
  「可以嗎,水仙?」魯休思就像個小男孩般請求,「這是我畢業前最後一次參加史拉轟的派對了。」
  「好吧,馬份先生。」水仙故作姿態,「請記住我是在百忙之中特地空出時間的。」
  「真是太感謝妳了,水仙!」魯休思眼中有藏不住的興奮。

  如果魯休思·馬份說他有看過比水仙·布萊克更美麗的女孩,那他肯定是在說謊。事實證明,如果水仙想要,她可以令許多男孩為她神魂顛倒。
  像是現在,她穿著一件墨綠色的禮袍站在他面前,和他跳著華爾滋。魯休思輕輕握住她的柔荑,帶領她優雅地滑步、轉圈,她的藍眼和曼妙身姿不斷勾引著他的目光。
  「水仙,」舞曲畢,魯休思悄聲問道:「當我女朋友好嗎?」
  「喔?」水仙瞇起雙眼,「我以為萬人迷馬份先生從來不需要向別人告白。」
  「我是認真的,水仙。」他的語氣很急切。
  「你還記得我曾經說過我不知道光在哪嗎?」水仙問。
  「記得啊!」魯休思回答,但他不明白為何水仙忽然提起這件事,「水仙,我不懂──」
  他的話被硬生生打斷了,因為水仙在此時湊到他的左耳邊*1,「但我想我可以讓你成為我的光。」*2
---------------------------------------------------------------
註:
*1 科學研究顯示,向一個人甜言蜜語時應對著他的左耳
*2 魯休思的原文名 Lucius 源自拉丁文的 lux ,意即光。水仙說的話翻成英文是:I can let you be my light. 所以如果將 light 視為 Lucius,而 Lucius 又等於句中的 you,這時候所有格代名詞這個東西就派上用場啦!將句中重複的部分用所有格代名詞代替,就變成:I can let you be mine. 是不是超級無聊呢?
(我到底為什麼要花這麼多時間解釋一個根本沒人會發現的梗)
-------------------------------------------------------

好像沒有很甜蜜......

青見口香糖 @jeanchiu43

1
@v95920
OMG謝謝你的魯水文!!
好看
我最喜歡護航了🤣
好喜歡魯休思是「光」的設定
ps魯休思看起來好純情🤣

Elaine//米那斯提力斯的曙光// @v95920

3
@jeanchiu43
你喜歡這篇文章真是太好了~
話說在下對拉丁文是略懂略懂,如果用拉丁文的角度去解析英文名字,會發現很多有趣的事喔!
其實哈利波特裡面有很多角色的名字都是來自拉丁文~

Elaine//米那斯提力斯的曙光// @v95920

3
好久沒更新了~但我真的只是最近比較忙外加對這篇文靈感匱乏而已,沒有忘記啦!

這篇是 @Evangelin 許願的哈利×泰迪親情向
正文如下⬇
---------------------------------------------------------------
(4)Full moon (哈利×泰迪親情向)
  
  泰迪·路平是個憂鬱的少年。關於這一點,他的外祖母美黛·東施再也清楚不過了。

哈利:
  非常感謝你願意讓泰迪去你那邊住一陣子,天知道他有多久沒開懷大笑了,似乎和你們在一起,泰迪才會感到真正的快樂。
  這孩子今年剛從霍格華茲畢業,目前正在準備正氣師考試。你知道的,他想要為雷木思和小仙女報仇,他不相信佛地魔敗亡後,邪惡勢力就會從此衰退──雖然大部分巫師都不相信,否則我們還留著正氣師部門最什麼呢?而有鑑於你是一位非常了不起的正氣師,也是魔法史上的大人物,我認為,泰迪對你有某種程度的崇拜,或許這就是當我說你同意讓他去你家過暑假時,他露出微笑的原因。
  替我向金妮問好。
祝 一切安好。                       
                                                       你誠摯的,美黛

                      
  「泰迪!」詹姆·天狼星·波特每次看見泰迪總是興奮得蹦蹦跳跳,「你終於來了,我和阿不思已經等你好久了!」
  「我們好久沒見面了。」泰迪說:「應該有半年了吧?」
  「對呀!我好想你喔,泰迪!」詹姆熱情地給泰迪一個擁抱。
  「他恐怕對自己的親弟弟都沒這麼友善。」此時,阿不思突然出現在他們旁邊,「媽要我來通知大家晚餐快好了。」
  「晚餐吃什麼?」這是吃貨詹姆必問的問題,「是通心粉嗎?甜點會有布丁嗎?」
  「你說的剛好都是今天的晚餐。」阿不思說:「媽聽到泰迪要來就做了一大個布丁。」
  「什麼嘛!」詹姆抱怨:「媽總是對客人特別好。」
  「對了,泰迪,我明年就要成為霍格華茲的一年級新生了,我想問你學校有什麼好玩的。」詹姆問。
  「有很多有趣的活動啊,像是魁地奇、萬聖節宴會,到三年級時還可以去活米村參觀呢!」泰迪說。
  「這些我都知道啦,泰迪。」詹姆說:「我的意思是:學校有沒有什麼很少人知道的秘密通道或是某個超酷的俱樂部。」
  「如果你在魔藥學表現優秀,史拉轟教授可能會邀請你加入他的俱樂部,他可是派對大師。」泰迪說:「秘密通道的話,城堡內是一定會有的,你甚至還有可能找到萬應室。」
  「哇!我迫不及待想入學了!」詹姆說。
  「孩子們,」哈利從餐廳探出頭來,「晚餐準備好了,快來吃飯吧!」

  晚餐過後,泰迪決定鼓起勇氣問哈利一個問題。
  「哈利叔叔!」泰迪說:「我有事想要請教你。」
  「怎麼了嗎,泰迪?」
  「我想問你要如何準備正氣師考試。」
  「我從美黛那聽說了你想要當正氣師,」哈利說:「想為父母報仇,對吧?」
  「嗯。」泰迪說,臉頰不好意思地泛紅。
  「這很正常,坦白說,這也是我的初衷。」哈利說:「我不想讓家庭破碎的悲劇一再重演。」
  「哈利叔叔,聽奶奶說你的父親和我的父親是朋友,你本人也跟我父親相當要好,你可以告訴我他是怎麼死的嗎?」
  「我以為你知道!」哈利驚訝。
  「我是知道,不過,那些告訴我的人當時都沒參與在霍格華茲的大戰。」泰迪說:「而你當時肯定在場。」
  「你的父親和母親一起奮戰至死。」哈利說:「他們很勇敢。」他知道泰迪此刻的心情,因為他親身經歷過。
  「泰迪,你的父母都很愛你。」哈利說:「他們為了你和黑巫師奮戰,是你給予他們勇氣。」
  「我那時才出生沒多久。」泰迪說。
  「但你仍是他們的孩子,泰迪。」哈利面帶慈祥的笑容,「雷木思和小仙女對你的愛就像今晚的滿月一樣,完整無缺。」
  泰迪沉默了幾秒,然後說:「謝謝你告訴我這些事,哈利叔叔。」
  「你不用道謝,泰迪。」哈利說,突然感到一股毫無來由的悲傷襲來。可惡!他以為時間已經沖淡他的傷痛了。
  「泰迪,外頭晚上風大,怕你著涼,趕快進去屋子裡吧!詹姆和阿不思應該正在等你和他們一起吃餅乾。」哈利說,這是個再也糟糕不過的藉口。
  「嗯。」泰迪進屋後,哈利就是單獨一個人了。他看著月亮,就想到路平,然後是天狼星,最後是他的父母。與他們相處的時間好短好短,他留不住他們,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他們一個一個為他犧牲,投入死神的懷抱。
  父親、母親,如果佛地魔從來就不存在呢?天狼星,如果魔法部從來就沒有那道紗幕呢?路平,如果你當時為了泰迪而選擇不參戰呢?如果這一切從來就沒有發生,你們今晚會在這裡嗎?
  泰迪·路平是個需要愛的少年。關於這一點,他的教父哈利再也清楚不過。
--------------------------------------------------------------

和哈利寵小泰迪好像相差十萬八千里?

這是討論串底端!何不幫忙讓這串魔法煙綿延下去呢?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