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文樓-關於那些歷史的岔路

發表於
關於那些歷史的岔路。

顧名思義,「岔路」,便是一條路分成兩條不同的路線,我們並不知道它們最後會不會再次連接成一條,但是一次只能選擇其中一個方向。

時間無法回頭,當然,魔法可以解決這種問題…

使用時光器時不能讓過去的自己看見自己。

那麼,該怎麼讓過去的自己去選擇那條也許能夠通往更好未來的路——在不接觸到自己的情況下?

失敗了便無法挽回,願意嘗試嗎?
奮力一搏,換來的是希望還是絕望?

為了家族?為了和平?為了霍格華茲?
或是…為了更偉大的利益?

-

簡單的來說這裡就是一個放短文的地方,應該所有的短文都會放在這裡:D
沒靈感的時候就會來寫寫這種根據音樂來寫故事的短文,因為劇情在歌詞裡就不用特別想,當練練文筆這樣
8月在麻瓜生活比較忙,沒什麼更新(指在仙境的另一篇文),現在9月來彌補一下(?)

(2024/06/10:今年年初就開始修文了...以前這什麼黑歷史(掩面)

-

歡迎使用呼嚕粉及飛路網:
-
#1 Haven’t 
#6 最好的時光
#7 All falls down

8

本文作者

  • 魔法入門生
  • 23  67

不會隱形的隱形斗篷 @Liang_0721

2
〈Haven’t〉
[normal]
-

[normal]我想知道有沒有人也推SSGG這對(好奇)

目前我所知道推這對的人一隻手數得出來…所以在討論區看到同好超興奮(X
不是賽佛勒斯·石內卜x蓋勒·葛林戴華德(雖然他們名字縮寫也是SS和GG)

然後補充一下
我想像中這篇的兩人還是年輕的樣子(英年早逝)
雖然官方設定是紅髮,但金髮也不錯…吧?對吧?(X

-

歡迎搭配音樂!也歡迎留言說說你的想法!
(斜體字是歌詞)
YOASOBI - Haven't(たぶん English ver.)
https://youtu.be/pwHDdcVDi_I?si=qeaduFj6Gor01WmH
作曲:Ayase
演唱:ikura
英譯:Konnie Aoki
中譯:秋宇

-

Haven’t,未曾。

-

“Not enough, no time, you've gone before I cry aloud”
你未留給我足夠時間哭泣便已離去

“Soon go sit up, leaving not a tone in all we owned”
如此匆促,沒有留下任何一點

“No cold signs to me”
過往的痕跡

“Saw you're not around”
你已不在

-

早晨,地窖的臥室。

一陣風吹過,墨綠色的窗簾拍打著窗戶的玻璃,這是地窖唯一一扇開在陸地上的窗戶,坐在床上的金髮男子看了看窗外,又躺了下來。

到底怎麼會變成這樣?
無論如何都想不通。

Trying to save it but I haven't.

一個黑髮的身影浮現在他腦海,嚴肅的、憤怒的、微笑著的模樣,我們的共通點俯拾即是,厭惡自己的家族、想要改變巫師界。

一直以為霍格華茲即是我們四人共同的歸屬,只是…似乎不再是了。

是什麼壓抑在心裡?

他坐起身,下床後坐到放著一排魔藥的木桌前,看著眼前攤開的魔藥筆記,在某些藥效紀錄旁的註解有著你的字跡——有些刺眼。

「唉…」最近常常嘆氣呢。

我保證,我會讓最後一聲嘆息結束我們的過去。

僅僅只是一場爭吵,就抹滅了自從我們相識以來培養的情感。也許是因為每次都把想對你說的話吞回肚裡,關係也如此這般每況愈下。不過……對後人來說,這不過又是另一個普通的故事吧?

就算過去的日子閃耀著,看起來如此亮眼,卻都將蒙上灰塵。遇見你的那天、建校的那天、在天文塔上遇見你的夜晚、在地窖研究魔藥的午後…為何在現在這個黯淡的時刻特別清晰?

    ——明明無法忘卻你的種種,卻還是無法原諒。

你其實不需要離開的,我知道。

I should blame my own, but still, I haven't.

一點一滴的分歧繼續累積著,如陰天的烏雲逐漸湧現的陰鬱也無法阻擋時間一分一秒的前進,當我們猛然發現有多愛時——

已經沒什麼能使我們回頭了。

曾經想過我們的關係是否能維持並回升,但那樣的冷漠依舊結束了你我的熟悉,我們對這結局都心知肚明。

一隻火紅的鳳凰腳上綁著一封信,從開啟的窗戶飛進室內,拍翅聲引來了金髮男子的注意。

"You came to me"

「你回來了。」如同以往那樣不起眼的隻字片語流瀉而出,只是不是對著你說。

到了這地步,我還能像從前那樣調侃自己嗎?

-

黑髮男子站立在已被毀損的教堂中心,黑色的長袍下擺被染成紅酒般的暗紅色調,光線從尚存的彩色玻璃透射進教堂內,紅色和金色啊…

無論幾次想使關係維持並回升,我對你,抑或是你對我的冷漠,漸漸疏離著你我。其實不止一次想過,

「如果能夠再遇見你一次,如果回到那天——」

雖無濟於事,卻仍有這類想法。

I should blame my own, but still, I haven't.

那些言語流瀉而出,既然無法傳達也無法挽回,不如稱作謊言吧。

他似笑非笑的看著遠方的那座城堡,穿過冰冷空氣,遠道而來的曙光照耀在他們四人的心血上,多麼華美。在最複雜的感覺深藏之處,那天的爭執,似乎是是他第一次被如此無法理清的情緒包圍啊。

    ——明明無法忘卻你的種種,卻還是無法退讓。

他在飛來的鳳凰腳上綁上一封信,鳳凰是火紅色的,就像……

-

真是對不起。

當我意識到的時候已經沒什麼能使我們回頭了。

-

關於在這篇文裡面提到的地窖唯一一間有開在陸地上的窗戶的房間:
(兩位創始人的名字我用SS和GG代表)
地窖是SS的地盤,不過因為GG常常會去研究魔藥(炸藥),晚上學生都處於一個自由放飛的狀態(?),就有時間去培養興趣(魔藥算興趣吧),而有時候研究魔藥會研究到很晚,所以SS就替他在地窖開了一間房間。

——這個房間也是地窖裡唯一有對外窗的房間。
[/normal][/normal]
-


2024/2/14
情人節補充一下信件內容和反應:D
和上文提到的「綁在鳳凰腳上的信」是同一封

-

他取下鳳凰腳上的信,面上平靜無波的將那封信打開,鳳凰默默的飛去一旁。

「放心吧,教廷勢力已被削弱。——SS」

……

「啪答」

一滴接一滴的淚水滴落在信紙上,他雙手顫抖著握拳,信紙早已落到地上。

奇怪,不是都說已麻木的心不會再有感受了嗎?
為什麼、為什麼每次都是這樣?

在這複雜的世界中掙扎著,一次又一次的心痛,一次又一次的流淚,最終,你選擇離去。他還以為這顆心已傷痕累累到無法再痛了呢。

「叩叩叩」地窖的門被敲響了。

「……」另一個人的距離還不算近,聽不清楚。

「…高錐客?你在這裡吧?」海加邊推開門邊說,身邊跟著羅威娜,「教廷最近沒什麼大動作,好像是被襲擊了,你知道——」

「——我知道的,」

背著光回過身,不希望讓兩個好友擔心,他習慣性地掛上一個完美的笑容,嘴角弧度一絲不差。

「我都知道。」

可是這個面具似乎有些搖搖欲墜,曾充滿光彩的碧藍眼睛沒有任何波動。即使表情沒有任何破綻,淚水一滴也沒流,也瞞不過他們。

「…」海加剛想開口,又像想到什麼似的皺起了眉,聲音瞬間轉弱,剛邁出的腳步轉為停在門口一動也不動。

「高錐客,你哭了嗎?」羅威娜繞過海加,往他的方向走了一步,輕聲問道。

「他…一個人解決了那些對霍格華茲有威脅的教廷勢力。」聲音意外地並無哽咽,只剩方才強行止住的淚水繼續潰堤,「還說……」

停頓在這裡,其他兩人並未催促著繼續,他深吸了一口氣,彷彿講出接下來的句子需要耗盡所有的勇氣一般,

「他叫我們放心。」

海加嘆了口氣,望向窗外。羅威娜走近觀察那張紙,又斂眸說道,「信中有用魔法隱藏的字,等一下的課我們各幫你帶一節吧。」話只至此,但他們一定會懂的。

「你最近也夠忙了。」海加看了一眼羅威娜並接話道,後者露出一個苦笑,沒再說什麼。

「…謝謝你們。」他們知道的,他現在的狀態完全無法再面對一群學生。海加只是對他笑了笑,便和羅威娜一同前往禮堂。不須言語,以他們的默契來說,這已足夠。

熟練地施展解咒,一行字浮現眼前。

他說——



他說…

答應我,下輩子不要錯過,讓我補回這世的遺憾,好嗎?

-

不會隱形的港口鑰:
#6 最好的時光
#7 All falls down 

海莉 @Enola

4
引用自 @Liang_0721 的發言:

我想知道有沒有人也推SSGG這對(好奇)
目前我所知道推這對的人一隻手數得出來w
在討論區看到同好超興奮(X
不是賽佛勒斯·石內卜x蓋勒葛林戴華德(雖然他們名字縮寫也是SS和GG)
我也推這對啊,不過印象中仙境的同人比較少有這對的人,反而在晉江有看過
話說我還看過另一對SSGG(就薩拉查X葛林戴華德),怎麼說呢,刷新了我的想像

言歸正傳,這篇文很有我想像中SSGG的感覺
那種從摯友走向敵人的感受一定很痛吧(像五條悟和夏油傑一樣)(喂
期待太太的更多作品!(比心

不會隱形的隱形斗篷 @Liang_0721

2
@Enola
謝謝你的留言!沒想到第一次收到留言就是這麼認真的回覆( ´▽` )(感動)

仙境確實比較少,不過還是有人推,可能隱藏在霍格華茲某個教室的深處(?)(我在說什麼
我倒是看到過有個文是高錐客·葛來芬多x賽佛勒斯·石內卜和薩拉札·史萊哲林x魯休思·馬份,直接顛覆我的想像
我會繼續努力更新的!(=´∀`)人(´∀`=)

小鷹 @night_sky_owl

4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會跑到這裡來,但是我還是出現了,所以我就著手策畫了HPFLNET協會(Hogwarts Past Four Lovely-professors Not Ending-up Together,霍格華茲以前的四個教授最後沒有在一起協會)
(不,我不站RRHH)
開始懷疑我是那名「討論區同好」XD
雖然一開始我衝進來我還想說「什麼?GG是誰?」然後是「SS是石內卜吧?那GG?不是啦葛林要跟鄧鄧在一起!」最後是「等等!我們最近在討論的Godric Gryffindor和Salazar Slytherin剛好符合這個姓名縮寫欸!」
我好糟糕XD(掩面)
最喜歡的部分

引用自 @Liang_0721 的發言:

就算過去的日子閃耀著,看起來如此亮眼,卻都將蒙上灰塵。遇見你的那天、建校的那天、在天文塔上遇見你的夜晚、在地窖研究魔藥的午後…為何在現在這個黯淡的時刻特別清晰?

詩意滿滿的句子,超有相知相惜的fu,那個蒙上灰塵也有點「唉我們要分手了大概不會再復合了」的感覺,很像畢業來不及告白的小孩子(˶‾᷄ ⁻̫ ‾᷅˵)
把想歪行徑合理化的SSGG粉表示:「他們不是分道揚鑣——他們只是分手了!!!」
最後,我要來破壞你的樓⋯⋯不是,我要來撒花🎉(丁香花瓣飄呀飄)
丁香花語:初戀、想念、惆悵、永結同心(⁎⁍̴̛ᴗ⁍̴̛⁎)

不會隱形的隱形斗篷 @Liang_0721

2
@night_sky_owl
嗨!討論區同好(?) 沒錯,不用懷疑了,就是:D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你會跑到這裡來,可能是遇上會移動的樓梯了吧(思考)
那個HPFLNET是故意的嗎w和網站名稱一樣
然後我也支持葛林與鄧鄧,這個稱呼好可愛(´∀` ),我好像特別喜歡死對頭變成一對的那種(也推DH)

偷偷說幾句…
其實我也不站RRHH,只是順便寫的(X)
羅威娜和海加對不起,你們只是順便的(360度花式鞠躬)

SSGG是兩個人生畢業(並沒有)來不及告白的大孩子(到底在說什麼)
謝謝你灑的丁香花( ´▽` )ノ 我會把它撿起來再撒的(?)

不會隱形的隱形斗篷 @Liang_0721

3
〈最好的時光〉

-

這篇當成友情向看也沒問題的(比讚)
上一篇寫的是SS離校後的事,這篇寫的是爭吵後與離校前,一樣歡迎搭配音樂!
這首是金曲獎年度最佳歌曲:D

-

安溥 - 最好的時光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05ANErzsRc4

作曲/演唱:焦安溥

-

最好的時光,已是過去。

-

「喜歡的人他們留在心底,還是依在身旁?」

-

千年前,霍格華茲,天文塔。

棕色捲髮的女子站在星空下,目光放在黑湖中倒映出來的滿天璀璨星辰,月光在湖面上濺出圈圈漣漪,她斜倚著欄杆,身旁空下了另一個人的位置。

羅威娜,你過的好嗎?
那些煩惱與問題今天想開了嗎?

高錐客在薩拉札離開後便常常在沒有課的時候離開霍格華茲,每次學生們看到他回來時,他總是報以他們一個看似熱情的燦爛笑容,平常晚上和學生們吃飯時也都帶著笑。

不過…

我猜他和我一樣吧?
你與他不在的每一天、每一天,新的掙扎依舊出現。
我心裡還有很多問題以及準備探討的疑問……你怎麼可以拋下我自己一個去尋找答案呢?

所以我在努力說服自己沒有你才是最簡單的回答。

「我曾經的心願便是和你們一同建立霍格華茲,看看現在的這座城堡,多麼美麗…這樣算是實現願望了吧。」她對著天空喃喃自語,

「我現在只希望你們都回來——就算是夢境也好,讓我再看一次…」

+++

「就算是幻像也沒關係,只求讓我再看一次你的笑容」

黑髮男子站在辦公室的窗前,周圍的櫃子已被清空,整間辦公室就像沒有任何的生活痕跡一樣,他看著手裡的水滴形胸針,透藍的水鑽在月光下變得透明,流淌著珍珠白的光,外圍環繞的銀質小蛇閃著金屬的光輝。

「祝你生日快樂。」

從前就一直覺得長大是梅林的禮物、也是再好不過的一件事,因為這樣就有能力改變,但…也許成長只是包裝人生路上所有陰暗面的美麗包裝?

多次在夢中翻閱著記憶裡的青春,那年的相遇、建校的時光、第一次招募學生、還有…你燦爛的笑容。

一切都像盛夏的扶桑。

他停下腳步,回頭望向空無一物的辦公室,月光悄悄從窗戶溜進,使得整個空間更顯空虛。如果我走了…

就這樣吧,

就這樣讓我們的相遇停留在現在這個還不算太糟糕的時刻,就這樣讓最好的時光有個結局。

至少,我依然能成為你生命裡最特別的存在。

+++

「你會想念那個曾經的自己嗎?」

羊皮紙上有著再熟悉不過的字跡,隨著一個精緻的禮物盒被放在校長室的桌上,前面擺著不知道被誰拿出來的儲思盆與用玻璃瓶裝著的記憶,金髮男子一回到校長室看見的便是這幅畫面。

他看了眼儲思盆,坐到書桌後,緩緩的打開禮物盒,裡面是一個做工精美的胸針,旁邊圍繞著淡淡的魔力波動,拿起胸針就能發現底下壓著一張紙片,上面只有短短的一行字:

Happy Birthday, and Goodbye.  ——SS·

「薩拉札·史萊哲林!」金髮男子只看了一眼便動用魔力,紙片被燒的一乾二淨,「永遠…永遠也別奢望我會原諒你!」

可是……為什麼,你就這樣走了?

+++

最好的時光,出現了嗎?

他不斷地對自己否認曾經的感情,只為了屏除一切情感,戴著偽裝的面具應付家族成員。
我啊,現在每天還會去天文塔上和你聊天呢。

即便內心傷痕累累,生活依舊要繼續。

「可是,你愛過了啊」某次,棕髮女子與金髮男子擦身而過,低低的呢喃像是在對他說,也是在對自己說,「所有夢寐以求的代價,不是嗎?」

覺悟、留戀、堅強。
活著的人一直都是最痛苦的。

她止步在羅威娜·雷文克勞的雕像前。

告訴我吧,睿智的雷文克勞。
最好的時光,哪裡還有啊?

+++

後來你在天涯,我把你和我一起描繪過的未來珍藏起來了。

「我能再見你嗎?」

你是不是和我一樣,現在才說出後來才懂要說的話?

-


「而你愛過了啊 所有夢寐以求的代價」

這歌詞可以理解為兩種意思,一種是指夢寐以求的「代價」,也就是盼望著「代價」這件事(聽起來很奇怪,但是好像也可以這麼解讀),另一種是「夢寐以求」的「代價」,就是得到盼望已久的事物所需付出的代價

扶桑花花語是新鮮的戀情、微妙的美、相信你
同時也有體貼、纖細、清新、警戒、若即若離堅持走對的路等意義(網路上google到的)

然後英國在中世紀好像沒有扶桑花,但歌詞有寫……都是魔法!只有魔法才能打敗魔法!(X

-

不會隱形的港口鑰
#1 Haven’t 
#7 All falls down 

不會隱形的隱形斗篷 @Liang_0721

2
〈 All falls down 〉
-
意外翻出之前聽的歌單
最近麻瓜生活特忙,這首歌有時候蠻符合心境的
第一段是GG視角,第二段是SS的,第三段是GG


Alan Walker - All Falls Down
(feat. Noah Cyrus with Digital Farm Animals)
https://youtu.be/6RLLOEzdxsM

-

「他可以為了他,與全世界為敵,也和自己成為敵人
但他無法為了他,與全世界為敵。」

「責任越大,牽掛越多。
無法犧牲世界,只好自我毀滅。」

-

有時候真的很想對這樣的生活罵聲髒話後瀟灑的甩手不管,但理智告訴他,不行、肯定沒用的。

——就算怨恨的再多,還是改變不了現況。

尤其是當這一切某部份是自己造成時,想以抱怨來消除情緒,卻不知道抱怨的對象該是誰,就這樣一而再,再而三的陷入無限循環。

他已經厭倦思考他本可以做的所有事了,
厭倦了無止盡的懺悔,
厭倦了一次次的努力無視後依舊一成不變。

每當有人看著你時,我也會來到你身邊——所有的一切帶來的改變也就如此這般,毫無意義的粉飾太平。

校長辦公室裡,金髮男子看著手上剛研究出來的時光器陷入迷茫。此時,一隻火紅的鳳凰從敞開的窗戶飛進來,男子伸手接下鳳凰,鳳凰親暱的蹭了蹭他。

「你說,有什麼方法?」

我希望過去的我能夠知道。
你應該也不想這樣吧?

對不起,這次真的沒辦法再讓步了。

不只是你,我也已經退讓過很多次了啊。

他拆下鳳凰腳上的信封,裡面熟悉的華麗字跡並沒有帶起任何情緒波動,畢竟…當已經傷痕累累,再拿刀往心裡捅幾下也不會再更痛了,是不是?

男子看著手中的嶄新的時光器,以勇氣——他都說是魯莽——聞名的葛萊芬多居然會躊躇不前?

算了,反正也不是第一次猶豫了。

When it all falls down, then whatever?

+++

以綠色為主題的房間內,黑髮男子坐在書桌後方思考著,他按了按額角,提筆匆匆簽完幾份文件後便拆開了鳳凰腳上的包裹。

在你知道我會做出什麼反應後,你說出那些話是又為了什麼?還是你自大的老毛病又犯了,認為你可以就這樣把那些話收回?

錯了,大錯特錯。

從前的時光就像罌粟一樣,讓人不斷的嚮往並沈醉其中,清醒後卻只會帶來更多的痛苦。(註1)

他看著被包裝的好好的掛墜,碧綠的寶石映著血瞳,銀色鏈子散發著詭譎的光芒。

Guess I'm stuck with you, and that's that.

+++

雖然他最終還是沒能使用時光器,但內心已有某些轉變正在悄悄進行著。

葛萊芬多家族和史萊哲林家族開戰了。
我知道你也有來。

Why we fight? I don't know. (註2)

因為太熟悉彼此了,所以說出的話一定是最刺耳的。我曾經嘗試去以你對我的冷漠待你,沒想到最後又是我先和你吵起來了。

這次應該不會再這樣了吧?

周圍一道道魔咒的光擦身而過,不時就會有幾個魔法陣發動攻擊,他用了只有他們兩個才知道的咒語隱身,一步一步的往戰場的正中間走去,果然在那硝煙彌漫中看見了那個站立著的身影——

——他絕對不會認錯。

就算周圍的廝殺多麼激烈,他也無心顧及,原先嘈雜的打鬥聲也漸漸的降至無聲。(註3)

All these firing shots and making ground 
It's way too hard to cope.
(註4)

But I still 
               can’t let 
                                           you go.


結果我們到最後還是放不下。

「「你來了。」」 

就像從前一樣,他們額頭靠著額頭,猩紅的血瞳映著另一雙透藍的眼眸,然後一瞬刀光劃開了寧靜的氛圍,再來他看到的便是逐漸黯淡的金髮與他帶著歉意的微笑。

葛萊芬多家族的人攻擊的對象是史萊哲林族長。

原本應該這樣的。

When it all falls down——

「高錐客!」

「放心,我會沒事的。」

                                                 ——I'll be fine.

我見到你了。現在就算世界崩塌……那又怎樣?
當它沒有往更好的未來運作時,當它已經無藥可救時,也許,是時候該說再見了,就讓這世界毀滅吧。(註5)

染血的時光器被轉動了。

You're the drug that I'm addicted to and I want you so bad, but I'll be fine, I’ll be fine,

and that's that.

-

註1:罌粟是製造毒品的原料,不過好像是罌粟的汁液才有毒?

註2:這句「Why we fight?」除了指兩個家族以外,也暗指SS和GG

註3:打是還有在打,只是GG無心顧及

註4:字面義可以解釋為葛萊芬多家族和史萊哲林家族之間互相的魔法攻擊都讓雙方很難招架,但其實也可以作「這些激烈的口角爭執逐漸難以負荷」的意思

補充一下第四第五個註解中的那一段…
如果看不懂的話,可以把那段可以對應到開頭的「無法犧牲世界,只好自我毀滅。」和前面的「結果我們到『最後』還是放不下。」

他們不是不管戰場發生什麼事,而是有種「反正也沒辦法再更糟了,至少我能再看看你。」的感覺:D

註5:沒有,我沒有特別要講什麼,只是覺得很中二

最後我想問問大家的想法……

時光器是被誰轉動的?

-

信的內容大致上就是:

「史萊哲林家族準備攻打葛萊芬多家族。」

「葛萊芬多向史萊哲林宣戰了。」

「到時候遇到就是敵人了。」

(這封信沒有字,只有一個配有銀色鏈子並鑲著綠寶石的小吊墜,這個吊墜也是時光器)

(沒有回信,但鳳凰帶了一個空包裹回去)
-

附上最後一段的副歌歌詞:
'Cause when it all falls down, then whatever?
When it don't work out for the better
If it just ain't right, and it's time to say goodbye
When it all falls down, when it all falls down
I'll be fine
I'll be fine
You're the drug that I'm addicted to and I want you so bad
But I'll be fine, and that's that.

不會隱形的隱形斗篷 @Liang_0721

1
很久沒出現在仙境了(
原本寫文其中一個原因是想剖析人心(?),但我寫不太出來那種感覺,趁著現在放假有空,補充一下 #1 〈Haven’t〉那篇內容裡沒有提到的事:D

[底下都是我個人想法,歡迎對這時代有不同見解的人來表達自己的觀點]

先說明一下,SS在最後是一人去削弱了威脅霍格華茲的教廷勢力,不管怎麼說,這所學校都是他(和他們)集結萬分努力而成的,他不是像佛地魔那樣的魔王,也清楚明白這所學校對世界和這個時代的意義,不會放這所學校自生自滅,而且我有寫他和學校還有保持通信(通信對象請自行想像(?)

再來,


「我們對這結局都心知肚明。」

他們知道會分開,但就是喜歡上了。
造就結局的眾多因素其中有局勢不對或生錯時代,還有他們無法拋卻責任、自己本身的立場與一直以來堅持的信念。四人都是強大的巫師,自負…有那麼一點點,他們各自的論點也並非無緣無故的出現,不能說某個想法一定錯,還牽扯到兒時生活環境及人格養成。

沒談過戀愛,但我猜有時候愛上一個人不一定會包容他所有的一切。當他們明白彼此的感情後會希望去附和並幫助他,在此之前卻須與自己為敵。學校步履蹣跚地建立起來的同時禁不起內心的動搖,以那個時代來說,建學校的想法很先進...太先進了,主要掌權者也是會擔心權力交替及階級流動這類問題的吧。


「我對你,抑或是你對我的冷漠,漸漸疏離著你我。」

並非絕對的想反對對方,而是心底總有那麼一點無法接受,默不作聲更讓那一點點漸漸累積(說了可能有更好的結局,不過就是做出了這樣的選擇,這件事在這篇故事裡無法改變)。雙方雖已讓到無法再讓步,可還是不夠,SS離開學校也許就是最後的退讓了吧,也算是為了這段感情作出的最後付出。

GG看起來好像都是被讓的那個?
最後退一步的也不是他?
確實在這篇文裡面沒看出什麼……
我覺得做為校長必須統整大局,霍格華茲突然換了個校長又走了個教授更容易被各種勢力盯上。


「也許是因為每次都把想對你說的話吞回肚裡,關係也如這般每況愈下。」

在這篇的設定裡,GG也曾嘗試讓步,在麻瓜世界、巫師界、學校、SS四者之間尋求平衡,終不能完全放下其中一個,他還沒喪心病狂到為了自己的感情犧牲全世界。

-

四人是摯友,是夥伴,無論再怎麼強大,都還屬於「人類」的範疇。而人類嘛......就是一種常常因回憶與感情(或利益)做出改變與決定的生物,四人互相扶持至今,面對現況不能說一點感覺也沒有——


「不過……對後人來說,這不過又是另一個普通的故事吧?」

最後的最後,當時的掙扎與所有念想也只剩史書上如旁觀者般的文字。

這是討論串底端!何不幫忙讓這串魔法煙綿延下去呢?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