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特家的遺族與黑血的通報者 (孫世代/推理向) 第十三章

發表於
                                                                                             

看似和平的年代,黑暗已去,但曙光真的到來了嗎?                            
冥冥之中,誰與誰的命運又將連成一線?        
真相有如帶刺的玫瑰,魅惑而危險。
想伸手採摘,往往要付出鮮血的代價⋯⋯                                                                                                   


各位好,我是艾莉卡 !٩(●˙▿˙●)۶…⋆ฺ
平常就有在寫同人文,但這是我開的第一個樓,還請大家多多支持~~

這是個發生於第二次巫師大戰後的故事,關於哈利、跩哥的孩子在霍格華茲的生活,還有遇上原創女主奧黛莉·剛特(來自佛地魔的家族)後的冒險。
臆測與推理內容頗多,有時可能微燒腦,但帶著輕鬆的心情坐等解答也可以啦

                 ⚠️本樓的注意事項⚠️

1. 主要是希望大家可以放輕鬆看文
    所以沒有什麼硬性規定  但請遵守版規
2. 徵角丟人設的話留言或私訊都非常ok
3. 艾莉卡喜歡跟大家互動
    看完文歡迎留言 樓主會非常開心的~
4. 更新方式目前採週更
5. 因應忙碌的時間表 更新時間可能會有所更動
6. 若有重大變動或重要的讀者須知
    都會發正式公告
7. 艾莉卡是一個非常生澀的樓主
    如果有任何需要改進的地方 請不吝指教

*・゜゚・*:.。..。.:*・'(*゚▽゚*)'・*:.。. .。.:*・゜゚・*
                                                                                                                              
目錄-周更進行中:
歡迎搭乘電梯!!
#1   {第一章}霍格華茲特快車 
#5   {第二章}玫瑰女王與幻象的碎片
#14 {第三章}我對黑魔王的孫姪女沒什麼意見      
#17 {第四章}惡靈之掌
#26 {第五章}烈焰
#29 {第六章}星夜裡的檀香和石牆之語
#32 {番外篇}天蠍·馬份的回憶錄
#36 {第七章}跨級對決(上)
#38 {第七章}跨級對決(下)
#39 {第八章}蛇的孩子
#50 {第九章}地穴裡的儲思盆
#59 {第十章}逆火?!
#64 {第十一章}字謎
#75 {第十二章}謎底衝刺
#84 {第十三章}醋漬玫瑰與不能說的秘密(上)
角色資料:
#2    奧黛莉·剛特
#16  雲·羅倫斯
文樓公告&亂七八糟(?)區:
#9    徵角公告
#12  延更公告
#16  新增公告
#27  延更公告  (2)
#28  新增公告  (2)
#33  小小補償
#37  新年快樂-小短文
#40  延更公告(3)
#67  大家來猜謎!






      
24

本文作者

  • 初級巫師
  • 50  292

艾莉卡 · 剛特♡ @EricaGaunt

17
{第一章} 霍格華茲特快車

 
  
  金色的秋陽掛在無雲而縹碧的天幕上,將微涼的空氣理成一道燦亮的瀑布,自遠方流瀉而下。
  
  彼處起伏的山巒既時已卸去夏日的翠綠,山腳下的阡陌縱橫,結實的麥穗一襲暖黃秋裝,在颯爽的風中搖曳著形成原野上的金波。
 
  這時,山谷深處傳來悠悠的氣笛聲,延谿壑而築的鐵軌喀喀作響。不一會兒,一列猩紅色的火車便駛入了這一片橫無際涯的金黃當中,並筆直地朝地平線的另一端前進。

  列車快速的行駛著,黑色車頭上的排氣管一陣霧氣,化作一道若隱若現的裊裊雲煙,伴著第二聲鳴笛消散而去。車身上一排斗大的燙金字,霍格華茲特快車,在日光下閃耀著。

  就在此時,一個小小的棕色身影乍現,翻滾著撲掠而下,振翅衝向地面,又凌空拔起,與火車齊行。那是一頭啣著信封的嬌小貓頭鷹,此刻正奮力鼓起翅膀,在第一節車廂外打轉,似乎想引起車內某人的注意。

  說時遲那時快,一陣強勁的風呼嘯而過,貓頭鷹抵不過風勢,眼看就要當頭撞上堅硬的玻璃,好在車廂內及時伸出一雙手,在那之前將牠拉進車內。

  這雙手的主人是一位金髮少女。她小心翼翼的取下剛送達的信件,拉下車窗,並將牠安置在膝上的鳥籠裡。

  貓頭鷹輕啼幾聲,不久後便將頭埋進羽毛裡打起了盹。

  在火車的輕微的顛簸中,窗外的天色漸漸暗了下來。少女拖著腮,一邊望著不斷飛掠而過的原野,心裡一邊暗忖著那兩個男孩究竟何時才會出現。

  不知不覺,外頭的光線已從加隆般晃眼的金,轉為一種帶著粉紫的胭脂色,從落日隱沒的那一端渲染開來。彼時火車早已駛離縱谷,進入高處幽暗的針葉林當中。

  天上最後一抹殘霞淡去,夜色將至,少女終於等的不耐煩了。

  她伸了個懶腰,拍拍裙擺,準備到其他車廂串門子。

  忽然,包廂外傳來一陣轟天巨響,接著地面劇烈晃動,少女站不住腳,失去平衡而向後跌去。成堆的行李箱被強大的衝擊力甩到牆面上,箱蓋彈開,裡頭的書本、羽毛筆、羊皮紙全散落一地。燈絲爆出星火,燈光明了又滅,貓頭鷹驚恐的在翻倒的籠裡嗚嗚亂啼。

  少女顧不得眼前的一片狼藉,支起身子,就急忙地往門外探出頭,想弄明白方才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竟造成這一車的混亂。

  然後她看見他們了。

  兩個高個兒的少年正費力地避開大半個走道怨聲載道、跪伏著收拾四散物品的人群,並迂迴的穿越其中而來。

  走在前頭的男孩有著一頭白金色頭髮,蒼白的面頰泛著一層汗光,正深鎖著眉,抬起長腿跨過一灘冒著亮綠色煙霧的液體; 後方的黑髮男孩襯衫前襟皺成一團,口中低聲咒罵著什麼。

  「天蠍! 阿不思!」她向他們招了招手。「這邊~」

  聽見了少女的呼喚,天蠍抬起頭,神情一亮; 阿不思則慌忙地把襯衫撫平,並裝做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走了過來。

  「剛才是怎麼一回事啊?」少女雙手抱胸,眼神凌厲,斜倚在門框上,挑起一邊眉毛對姍姍來遲的兩人問道。

  「這個嘛......」天蠍才開口,就被阿不思用力地摀住了嘴。

  「進、去、再、說。」他朝包廂點了點頭,用手肘推開半敞的拉門。

  火車開始爬坡,樹木的枝葉刷過車窗,留下了一道道水痕。少女用鞋尖推開地上摔碎了的墨水瓶,靠著窗坐下,並從口袋裡掏出兩包柏蒂全口味豆。

  「說吧。」她道,伸手將糖果遞給兩個男孩。

  「奧黛,你知道的。」天蠍接過零食,然後緩緩說道。「又是里昂那傢伙。」

  奧黛莉無奈的嘆了口氣。自從第二次巫師大戰的時代結束已經長達十多年,魔法社會大多數的人對某些家族的偏見卻還是牢不可破,而天蠍和她都是這種思想下的受害者。

  「我們逮到他想在妳包廂外扔屎炸彈,」阿不思氣憤的使力撕開柏蒂全口味豆的包裝,結果卻撒了自己一身五彩繽紛的豆子。「然後他就掏出那支愚蠢的魔杖,轟爆整節車廂。」

  他攤開手掌指著眼前的凌亂場面。

  「我可不能任憑他這樣為所欲為。」他說。

  「阿不思還為此和他起了點衝突。」天蠍補充道,並彎腰撿起地上散落的羊皮紙,修長的手指俐落的拂過紙緣,順成整齊的一疊。

  包廂外這時又傳來了嘻笑打鬧的人聲,看來外面的混亂已經裡的差不多了。

  奧黛莉俯身向窗外望去。火車的速度逐漸慢了下來,不遠處高聳的山壁矗立著巍峨的古老城堡。秋日的夜來的特別早,天幕已然完全覷黑,只有幾抹不明顯的墨色晚雲如薄紗般罩著朦朧而銀白的月光。

  城堡的窗透出溫暖的燈火,似乎正歡迎他們的到來。

  「我想我們快到了。」她轉身將方才整理好的行李堆疊整齊,並套上黑色的制服長袍。

  「一會兒見。」天蠍向奧黛莉一笑,露出兩排潔白的牙,並和阿不思一起向外走去。

 




  


  
  

下一章 #5

艾莉卡 · 剛特♡ @EricaGaunt

4
嗨各位日安~
呼呼,第一篇終於發了!
因為我是第一次開樓,又是小菜鳥😅,在送出文章以前猶豫了好久,很怕沒人看……
謝謝那些幫我按讚捧場的朋友們!


這邊附上女主的基本資料喔(^∇^)
姓名:奧黛莉·剛特 (Audrey Gaunt)
名字意義:高貴的血統
性別:
年紀: 16 (目前)
生日: 1.16
星座: 魔羯
血統: 純血
學院: 史萊哲林
魔杖: 榆木 鳳凰的尾羽 14吋長
國籍: 英法混血
個性:
身為剛特家的一員,雖然是神聖二十八姓,但因為和令人恐懼的佛地魔有血緣關係而個性內向而低調,又時常受到他人的敵視,所以只有在自己熟悉的人面前才會敞開心房。
平常看似溫順隨和,有點活在自己的世界裡,但其實很有想法和企圖心。
非常聰明,是少數幾個成績不比玫瑰(榮恩跟妙麗的女兒、阿不思的表姐)遜色的學生。
外貌: 金髮灰眼、膚色白皙、深邃標緻的五官
背景:
父親來自神聖二十八姓的剛特家族(佛地魔的姪子),因為在第二次巫師大戰時選擇和哈利波特站在同一邊而在戰爭結束後遭到殘存的食死人勢力追殺。
母親是法國純血巫師家族的長女,波巴洞畢業,在結婚後搬到英國,但後來在奧黛莉四歲時和丈夫遭到佛地魔最後的追隨者謀殺。
父母死後由母親的雙胞胎姐妹收養,因為安全考量在十五歲以前都在家自學魔法,五年級才在魔法部的批准下轉學到霍格華茲。
之後成為阿不思和天蠍的好友。
護法: 黃金蟒



  徵角~~
  希望可以徵到波巴洞的女孩,德姆蘭的男孩,蛇院、獅院的孩子!

因爲會講到三巫鬥法所以……

鷹禦綿綿|小鷹 @night_sky_owl

3
@EricaGaunt
嗨艾莉卡~
偷偷飄過來想詢問徵角的事情
看到徵蛇院孩子有點心動
在做決定之前想問一下
蛇院的孩子會是反派嗎?(其實文章好正反沒差啦,但還是想問這個問題)

覺得艾莉卡前面的描述都很不錯唷,總覺得和我的風格有點像,會用顏色和形狀來描述景色的那一種,也很細膩。(我沒文樓啦XD就是自吹自擂而已)
不要說自己是菜鳥啦,就算真的很菜好了,總是可以進步的嘛( ´▽`)
同人文的世界又多了一隻寫作的手,是很棒的事情呀
而且格式和標點符號運用得當這點就大加分,雖然我會比較建議使用全形符號喔(?和?)

艾莉卡加油!

艾莉卡 · 剛特♡ @EricaGaunt

2
@night_sky_owl 謝謝你的留言~~~o(^▽^)o
第一次收到留言好感動(淚奔
至於蛇院會不會是反派,因為我故事的設定是主角那一群的朋友都是史萊哲林的,所以是正派
但是個性不一定要絕對溫和啦~^-^(很霸道也可以
本人也是堅定的蛇院😁


謝謝你的鼓勵 我會加油 把故事寫的更精彩!

艾莉卡 · 剛特♡ @EricaGaunt

9
說好的周更~
第二章放上來囉!!!!!!!!!!!!!!!!!!(自嗨ing

{第二章} 玫瑰女王與幻象的碎片


  片刻之後,火車靠站了。

  此時天空下起了濛濛細雨,穿著黑長袍的學生從敞開的車門蜂擁而出,笑鬧著朝禁忌森林的邊緣前進。

  奧黛莉下了車,踏上有些潮濕的月台,並跟著人群來到馬車停靠的地方。

  越過擁擠吵雜的人潮,映入眼簾的是成排的舊式無篷馬車,由隱形的騎士墜鬼馬拉動; 然而,在這女孩的眼中,牠們卻是有形體的。

  那些晦暗、枯瘦的馬匹有著如煙霧天飄動的漆黑鬃毛,長著一對巨大的蝙蝠翅膀,高及三尺,在煤油燈微弱的光線下顯得更加詭譎,此刻正無聲地用馬蹄刨著地上的黑泥。

  「牠們是亡靈之駒; 只有親眼目睹過死亡的人才能看見。」奧黛莉想起奇獸飼育學課本裡有這麼一句話。

  而她確實曾目睹過死亡,雖然如今記憶已有些模糊了。那是十二年前一個寒冷的夜晚.......

  奧黛莉搖搖頭,不願再想起那件事。她將視線從騎士墜鬼馬身上移開,並接過天蠍伸出的手,上了馬車。

  所有人都坐定後,馬車開始向前移動。車上並沒有車夫,實際上這種極具靈性的魔法生物是不需要特別控制的。牠們以穩定的速度載著他們繞過森林,並步上蜿蜒的碎石路,往城堡的方向而行。

  奧黛莉仰頭望向天空。黯黑的夜色不見一點星塵,浮雲未散,如絲的雨水若有似無的飄落在面頰上。

  一陣濕冷的風吹來,掠過枯木樹梢,低垂的枝椏在蕭瑟的風中搖動,地上投射著寒鴉如鬼魅般的剪影。空氣被注入了一劑冰霜,奧黛莉不禁打了個寒顫。

    「冷嗎?」天蠍這時靠了過來,眉間帶著一道淺淺皺褶。他邊問著邊脫下保暖的斗篷,並輕輕地披在她肩上。

    「我還好,你不要緊吧?」奧黛莉微微偏著頭問。

  天蠍回以一笑,並不理會阿不思不時投來的戲謔目光。

  馬車穿過校園外宏偉的石拱門。

  黑暗中,兩側高可擎天的拱柱上,蹲踞著兩尊齜牙嘴的石像鬼,正一左一右,直勾勾地盯著下方,石刻的陰森面孔上那眼神似乎能看透他們的五臟六腑。

  然而,沒人注意到它們的存在。

  載滿學生的馬車在中庭停下。大夥兒下了車,吱吱喳喳地聚在一起,並步上城堡門前的寬闊弧形階梯。

  天蠍、阿不思、奧黛莉三人一同拾階而上,趕在雨下得更大之前在樓梯頂端的平台站定位。

  這時,黑壓壓的人群中傳來一個女孩清亮的嗓音。

    「整隊!」她道。所有人立刻安靜下來。「宴會馬上就要開始了!」

  奧黛莉轉頭,正好看見一位與她同齡的少女,自後方中多葛來芬多的學生中走了出來。

  那女孩有著一頭紅褐色的捲曲長髮,長及腰間,隨著她從容的步伐輕晃。她轉身,如琥珀般澄澈的棕色大眼閃爍著自信的光采。

    「請各位依學院排好!」
  
  女孩聲音不大,但卻自有一分威嚴,且其產生的效果是立即的。

  方才零散雜亂的人龍,才一眨眼的時間便重新排列成完美隊形。一絲不亂,整齊不苟。

  她滿意的微笑,頰邊露出可人的酒窩。

  這種擁有天生王者氣場的存在不會有第二人了。奧黛莉遠遠觀望著那女孩胸前擦的閃閃發光的級長勳章,默然低下頭。

  玫瑰·格蘭傑·衛斯理是葛萊芬多的風雲人物。

  不但人長得漂亮,人緣極好,成績亦是頂尖。她是一位級長,本屆女學生長候選人,更是他們學院的魁地奇隊長。而在她的領導下,葛萊芬多從沒輸過一場球賽。

  這樣的女孩有位以現任魔法部長為職的母親也顯得理所當然了。

  反觀奧黛莉......則是未被冠上邪惡家族繼承人之名,讓大多數人避之唯恐不及的孤僻少女。

  這就是天使與惡魔的差異吧?奧黛莉無奈苦笑。

  此時,玫瑰走在最前方,宛若女王領著她的榮譽騎士團,昂首闊步、如行軍般地前往餐廳。

  奧黛莉安靜的走在隊伍中,心想若是現在脫離「玫瑰女王的軍團」,不知道她那堆滿優越感的臉上會出現什麼表情。

  當然,她沒這麼做。

  他們準時抵達餐廳,當那扇厚實而巨大的雕花木門緩緩敞開時,大家終於按奈不住,開始興奮的交談、四顧。

  大可容納千人的餐廳裡,縱越的四大張長桌鋪上了繡著學院標誌的桌巾,上方擺著銀製的華美餐具,在不可計數、一支支搖曳著微光的飄浮蠟燭下閃耀著如水的粼光。
  幽靈們隨著華爾滋悠揚流瀉的音符在空中翩翩起舞,半透明的身體映著朦朧的光芒。

  天蠍要奧黛莉往上看。那挑高數十尺的魔法天花板正閃爍著斑斕無比的璀璨星光,並在天鵝絨般優雅、沉靜的天幕上形成一道奪人眼目的閃亮銀緞,浮動著如碎鑽、如珍珠的光輝。

  奧黛莉愉悅地笑了。

  學生們已陸續就坐,但即便是在史萊哲林的餐桌上,有些人仍刻意和奧黛莉保持距離,然而她絲毫不在意。

  「盡情享受美食吧!」分類儀式後,校長一揮魔杖,所有你叫得出名字的,還有你一輩子有不會想到的各式菜餚,全都倏的出現在眾人面前。

  從烤到焦香四溢的牛小排,佐上甘甜橘醬的新鮮沙拉,酥皮金黃的麵包捲,到發出詭異紫光的果凍,皆一應具全、應有盡有。

  美食佳餚不斷從光亮的銀盤中冒出,堆疊成一座座小山。

  奧黛莉看得眼花撩亂,拿不定主意的她便伸手向離自己最近的那盤千層派探去。

  突然,一陣暈眩毫無預警地襲來,奧黛莉眼前一黑,整個人往後癱倒在椅子上。

  她吃力的睜開眼,卻望進了一片全然的黑暗。空氣冰寒,冷冽的風如利刃般颳過。

  奧黛莉焦急起來,掙扎著試圖找到一絲光明,卻一無所獲。她跌坐在地,剎時一到刺眼的綠光乍現,直逼眼窩,瞬間照亮了一個破碎的剪影,然後是劃破闇暗的淒厲哭喊......

  幻象來的快也去得快。再次張開眼,宴會溫暖的燭光和笑語又回來了,似乎也沒人注意到她的異樣。

  然而,奧黛莉的指尖卻顫動著,那扭曲而足以撕裂靈魂的哭嚎仍不斷在腦海中迴旋......




  
  


  
  

上一章#1
下一章#14

鷹禦綿綿|小鷹 @night_sky_owl

2
@EricaGaunt
嗚啊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為什麼會有聽起來這麼像鬼片的可怕畫面⋯⋯奧黛莉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啊啊啊!
(抱抱奧黛莉)

  奧黛莉看得眼花撩亂,拿不定主意的她變伸手向離自己最近的那盤千層派探去。
變—>便

所以奧黛莉和天蠍到底是什麼關係?(尖叫)

艾莉卡 · 剛特♡ @EricaGaunt

3
@night_sky_owl 謝謝小鷹幫我抓錯字!!(這樣叫應該可以吧??
打文稿時沒有注意到,見笑了~ (×ω×)

奧黛莉跟天蠍的關係啊......以後就知道了嘻嘻(不懷好意的微笑
說真的,幻象那段好像真的毛毛的,我寫完看了都有點嚇到,但是我們蛇院心臟夠強啦!

鷹禦綿綿|小鷹 @night_sky_owl

2
@EricaGaunt
其實我會比較喜歡別人叫我小鷹XD
「鷹禦綿綿」其實是「小鷹」和「防禦」的綜合體啦,是個怪名字XD

幻象那段挺像憂鬱症或是創傷症候群的具象化XD

等待下禮拜的到來⋯⋯

艾莉卡 · 剛特♡ @EricaGaunt

3
對了各位朋友們,之前有說要徵角,為了表示誠意,我還是厚臉皮的發正式的徵角公告給大家喔!!

雖然有自己的原創角了,可是如果加入更多角色會更棒~~

姓名: 
名字意義:  這邊可以斟酌
性別: 
年紀: 
血統: 
學院: 
魔杖: 
國籍: 
個性:
外貌: 
背景:

當然也可以自己再多加一些有的沒的٩(๑❛ᴗ❛๑)۶
萬分感謝!!

用光輪2000也沒辦法妃得比我快~ @Phoebe_Lovegood

2
@EricaGaunt
(滑進來)
哈囉艾莉卡~
寫得很好欸!o(^▽^)o
對場景的描述很深刻耶,學起來了
想當初我發文的時候超緊張的,收到留言也是完全跟艾莉卡一樣的反應,突然覺得大家都是一樣的(不要裝熟!
艾莉卡加油!
(我好久沒更新了好像也該加油一下

徵角的部分我再看看情況,最近有點忙,又不想直接拿文樓孩子來敷衍
稍等我一下,如果狀況允許我會來填人設

艾莉卡 · 剛特♡ @EricaGaunt

3
@Phoebe_Lovegood 謝謝妃妃(´▽`)
我也沒有很厲害啦,我們一起加油~~
(。・ω・。)ノ
徵角沒關係不用急,我知道大家都很忙(我自己也是😅

艾莉卡 · 剛特♡ @EricaGaunt

3
                             ~延更公告~

我要先在這邊跟大家說聲抱歉(._.)
因為再一星期學校就要段考了
會變的很忙
可能沒有時間上仙境更文(╥﹏╥)
所以第三章會延後到下下週跟第四章一起更新
真的很不好意思 
也請大家多多諒解~~

川&月 @Hizostte

2
@EricaGaunt
男角的話,我可以幫忙想
(最近才創帳號ww
不過需要基本構思
希望這個可以幫到你~

艾莉卡 · 剛特♡ @EricaGaunt

9
各位~
來晚的第三章!!(第四章明天更

{第三章}我對黑魔王的孫姪女沒什麼意見


  奧黛莉用機械似的動作吃著晚餐,食物在口中嚐起來索然無味。

  剛才那幻象的碎片仍在眼底閃爍著。

  而當桌邊所有人正為阿不思說的某個笑話而笑得東倒西歪、狂捶桌面時,她卻眼神空洞地盯著銀盤中剩下的幾粒青豆,顯得格格不入。

  「你不覺奧黛看起來怪怪的嗎?」天蠍用手肘頂了阿不思一下。

  他抬眼瞄了奧黛莉一眼,然後聳聳肩。

  「還好吧,」阿不思半開玩笑的回答,並順手拿了一瓶正發出嘶嘶聲的金色汽水,一飲而盡。「我是說,她還是一樣蒼白啊。」

  天蠍用手指輕敲膝蓋; 這是他焦躁時特有的動作。

  他語氣一轉。「不、我是認真的。你看她的眼神。」

  奧黛莉這時抬起頭,但不是看向他們,不是看向任何人。她的視線停留在非常遙遠的地方,遠得超過了這世界的範圍。

  阿不思瞇起眼,瞳仁中嬉鬧的神態淡去。

  「的確是有些不對勁。」他壓低嗓音,又補了一句。「比平常還怪。」

  天蠍白了他一眼。「最後一句可以省略。」便起身繞過一群正和「飛天肉醬薯泥」激烈奮戰的一年級生,悄悄走到奧黛莉身後。

  「奧黛......」

  沒有回應。

  他往前撐在椅背上,伸出手指戳了奧黛莉的肩一下。

  她立刻像觸電般從座位上彈起,然後僵硬的轉過身。那雙顏色和融雪如出一轍的眼圓睜著。

  「在想什麼?」他輕聲問道。

  奧黛莉還沒來的及回答,不知道什麼時候冒出來的阿不思就搶著接話。

 「當然是在想你啊!」他露出欠揍的笑容。

  奧黛莉並沒有聽出他語氣裡的調侃,反而若有所思的沉默了一會兒,然後緩緩搖頭。

  「不要亂講。」

  「你臉紅了喔!」

  天蠍作勢追打著阿不思回到長桌另一邊,但也回頭給了奧黛莉一個心照不宣的微笑。

  很快的,所有人都已吃飽喝足,而開學晚宴也在那群新生遭到薯泥頑強抵抗後投降的鬧劇下結束了。

  大家在各自學院的級長指引下離開餐廳,奧黛莉也馬上跟著走出去;她現在一心只想趕快回到寢室,好好休息。

  然而,一踏上走廊,她這卑微的願望就破滅了。

  一位教授就站在門前,雙手抱胸、眼神鋒利的掃視著這瓊群哈欠連連的學生。

  不知怎地,奧黛莉有預感自己會被叫住。

  果然,下一秒教授就跟她對到眼,並且出聲叫喚。

  「剛特小姐。」

  奧黛莉舉步維艱的穿過人群,向那位表情嚴肅、身形消瘦的灰髮女巫走去。

  「您找我有事嗎,教授?」

  她帶著銀色方框眼鏡,墨綠色長袍的領口繡有一個小小的字母 Y,是史萊哲林的學院導師。

  好笑的是,根本沒人知道她叫什麼名字。奧黛莉只依稀記得那是一個Y開頭的字,接下就是一串只有她本人才念得出來的外星文,所以大家都管她叫Y教授。

  「這學期寢室上的安排有一些變動,」教授遞給她一張摺疊整齊的紙條。「請妳稍後到新房間報到。」

   「是,教授。」她回答,並轉身跟上級長的腳步。

——————————————————

  這會兒,奧黛莉站在寢室門前,手上還緊緊握著那張紙條,腦中思索著究竟該如何應對接下來發生的事。

  她剛才已經看過上頭的內容了,只有短短兩行字:





 「竟然連室友是誰都不知道.......」奧黛莉喃喃自語。

  據她所知,全學院的七年級生只有她被換到其他房間。然而她並不感到特別訝異,事實上這種事她想過不知幾回了。

  原因其實非常簡單,總歸咎於她身上流著那 「既神聖又致命」的血液。

  頭一次,純正的血統並不會在這為其主人帶來任何益處。

   奧黛莉深吸一口氣,推開了門。

  寢室內部是柔和的弧形結構,中央擺著一張雕花骨董小圓桌,和幾把互相匹配的椅子,上頭有繡工精巧的軟墊。

  一旁的茶几上擱著一卷簇新的羊皮紙,用半開的墨水瓶鎮著,舖有典雅祖母綠波斯地毯的地上,書籍堆的足足有半個人高。

  沿著牆面,是四張掛著輕薄帷幔的老式四柱大床,但仔細一看似乎只有一張有人使用,被單上還留著些許皺褶。

  這時,一陣高雅的花香飄來,她好奇地走上前。

  角落的床頭櫃上,擺著一只玲瓏的花瓶,裏頭插著一支盛開的白牡丹,花瓣上沾著晶瑩的露珠。

  旁邊有一個銀色的相框,照片裡是一個年輕的女子,她有著一頭深色的長髮,長相柔美,如水般清澈晶亮的杏眼一抹含蓄而溫婉的笑意。

  那女子看起來出奇的面熟,奧黛莉皺著眉,卻怎樣也想不出自己究竟在哪見過她。

  就在此時,一個高挑的少女走了進來。她一看到奧黛莉,就驚訝的瞪大了眼。

   「你就是那個人的......」

  奧黛莉認得她,畢竟兩人是在同一個學院,但彼此卻沒當面說過話。

  奧黛莉端詳著眼前的少女。

  烏黑絲滑的秀髮用精緻的髮簪盤起,微微上揚的眼角頗有東方美人的韻味,而她高挺的鼻梁和立體的輪廓則是西方人的特徵。

  奧黛莉頓時想起這怎麼一回事了。

  印象中,相框裡的女子名叫張秋,是父母生前的好友之一,她的丈夫是名麻瓜。

  而眼前這女孩......則是她的混血女兒。

   「嚴格來說,我應該算是她的孫姪女或曾孫姪女,」奧黛莉淡然道。 「如果你真想知道的話。」

   「小張秋」露出甜美的笑靨,擺了擺手。

   「我對黑魔王的孫姪女沒什麼意見,只要你別在我睡覺時對我下索命咒就好。」

  「這我可不能保證。」

  「什麼?」

  「......沒事。」
 
  「我覺得你還蠻有意思的,」她伸出手。「叫我雲就好。」

   她們對視了幾秒,然後一起笑了出來。







  









  

上一章#5
下一章#17

川&月 @Hizostte

2
那個紙條好厲害
我沒辦法保贈喔!ww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