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漠之花》

發表於
簡介:這是一個發生於現代,德姆蘭孩子們的故事。
內容大部分是原創角色,由於沒有詳細設定,會有很多個人臆測部分,還請多多包涵!
內容將不定期更新(可以的話試試週更)
希望大家會喜歡
話不多說,開始吧!


__________目前更新至
#序◆水仙
#第一章◆歡迎來到德姆蘭
5

本文作者

  • 平凡麻瓜
  • 8  15

川&月 @Hizostte

2
序◆水仙
 
  冬日清晨,一個淡金色的身影獨自蹲坐在微風中的湖畔。輕柔的腳步聲漸漸接近著,湖面上映出了一位少年的倒影。
  「你在做什麼?」他好奇地問道。
  「花、很漂亮。」金髮女孩順手摘下一朵潔白的水仙,花瓣上的露水映照出早晨光。柔和冬陽下捧著鮮花的女孩與碧綠的湖水交織成了一幅美麗又神秘的風景。  忽然,一陣風吹起了她的髮絲。  「我是阿弗羅萊特,你的名字是什麼?」女孩的聲音彷彿潺潺流水般,回答了少年的提問。
  「愛瑞絲啊...真是個好名字。」 
  「...金星。」女孩緩緩起身,以自己才能聽到的音量,喃喃自語。
   自那天起,少年每天都會在湖邊和女孩見面,聊天。女孩鮮少說話,大多都是男孩訴說著,她靜靜的聆聽。有時會一起坐在湖畔,一邊享受草地的芬芳一邊眺望遠方。女孩是少年第一個朋友,這是他每天最珍惜、最快樂的時光。
    時光飛逝,湖畔的水仙再度長出了花苞,唯獨再怎麼找,也找不著那虛無飄渺的金色身影。

艾莉卡·剛特♡ @EricaGaunt

1
@Hizostte 這序寫的好唯美!
格式的話可以參考一下別的樓主,通常對話都會換行
這樣閱讀起來會更方便 版面也會看起來比較俐落喔
期待看到下一篇~=)

GRMS👑在醫院廂房偷懶的小梅🛌 @mspiggy

1
@Hizostte 已經超過週更時間啦~以為一週後會有第一章Q_Q
川&月有些違反同人文的版規~要注意一下喔

川&月 @Hizostte

0
@mspiggy 具體大概是哪一項規定呢?(新來不太清楚ww
說是嘗試週更(我自己沒把握
目前第一章其實已經寫好了,不過最近沒時間打完電子檔,週六可以更整篇,不過我可以先放上一部份

GRMS👑在醫院廂房偷懶的小梅🛌 @mspiggy

1
@Hizostte
同人區最外部,置頂區有寫 傳送門

川&月 @Hizostte

0
@mspiggy
之後的都會超過一千字,第一章星期六會更!

GRMS👑在醫院廂房偷懶的小梅🛌 @mspiggy

0
@Hizostte 一千個字都是不是硬性的,主要是沒有第一章
週六等你更新之後,我會把前面的紀錄都刪除~讓你的文樓保持乾淨

川&月 @Hizostte

0
@mspiggy
沒關係啦,不用特別刪ww

川&月 @Hizostte

1
第一章◆歡迎來到德姆蘭
  「你好,美麗的姑娘,敢問您的芳名是...?啊!抱歉,忘了介紹自己,在下是阿弗羅萊特,很高興能見到...」

  「一點都不高興!!」話還沒說完,就被生氣的少女打斷,這已經是不知道第幾十個被搭訕的姑娘了。

「少來煩我!我的朋友跟我抱怨過很多次了,說你只要看到金髮的女生就會上前搭訕,害得他們每天出門都提心吊膽,深怕碰著你,又會有玩沒完。我警告你,別在出現在我的視線中了!」少女氣憤地說完,變急匆匆的走了,似乎還有要是要做。只剩下阿弗羅萊特孤零零地站在無人的道路口。
  
「萊特!講多少次了,別隨意跟陌生人交談,尤其是女孩們,會被嚇到的。」

  被訓斥的阿弗羅萊特默默地走向站在家門口的父親維克多身旁。也對,若是遇見了來路不明的少年並且被搭話,任誰都會想退避三舍。不過,他這樣的狀況並沒有隨著年齡增長而改善,反而愈演愈烈,一發不可收拾。在父母的深思熟慮下,最終決定把阿羅萊特送去男子學校,也就是德姆蘭,就讀。
 
 啟程的前一天,他收拾好了行李,又去了小時候的湖邊看一眼。多個月不見的湖泊還是一如既往,像鏡子般的湖水清澈漣漪波動,反射了晚霞的餘暉。
 
  忽然,阿弗羅萊特眼角的光瞄見了杉樹下土地不自然突起。他走進發現,是近期被挖掘過的痕跡。在好奇心的驅使下,他抱著「只看一眼,應該不會怎麼樣」的想法,剪了一根附近草地上的粗樹枝翻開土壤。由於是心田上的洞,地面意外的鬆軟好挖。挖掘了一陣子後,一個木頭盒子出現在眼前。打開並未上鎖的盒子,裏頭是一封信和一瓶串成墜子的迷你金色墨水。信封的正面封著蠟,寫道:「To: Afforlett」

  雖然有幾個拼字錯誤,部過他有預感,這封信是屬於他的。信封裡唯一一個物品,是靜靜躺著,是冬日清晨的湖畔風景的水彩畫,畫中的女孩沐浴在陽光下,在雪白花海中與男孩快樂的嬉戲,臉上洋溢幸福的笑容。阿弗羅萊特小心的將木盒收入懷中,並把土填上,做完這一切便回家去了。當晚他久久難眠,一方面是對將要去到新環境的不安和對校園生活的期待,另一方面則是不解。為何她來了,卻為何未來見他?真的是她嗎?種種疑問一直困擾著他直到半夜。
 
 可想而知隔天起床是呵欠連連。打包完生活用品,阿弗羅萊特提著小行李箱告別了家人到渡口等待前往歐洲的船隻。因為是要出海的旅程,他只攜帶了基本的生活用品,剩下的入學用品打算到當地再進行採購。再三閱讀入學通知信,一面欣賞沿途的海上風光,一眨眼間,輪船上的生活就要到尾聲了。

  直到大海的景色幾乎要看膩時,船終於靠了岸,來到斯堪地那維亞半島。下了船,獨特的景色變映入眼裡。白皚皚的雪覆蓋著層層疊疊山巒的山頭,海岸是冰河形成的峽灣海岸。尖斜屋頂的房屋櫛比鱗次,路上的行人朝氣蓬勃地討論著千湖國的美景。與家鄉英國不同,空氣中沒有溼氣的黏膩感,反倒帶著些許下過雪的清香。

  微風徐徐的吹,阿弗羅萊特朝著不遠處的是市集邁開腳步。漸漸接近市集的同時,時不時傳來有力的叫賣聲。
 
 「最強魔藥,僅此一家!喝下精神百倍,連打三天三夜山怪都沒問題!」
 
 「入學季!課本,文具買一送一!」
 
 「嚐嚐產地直送的新鮮漁獲!」
 
  (都是什麼和什麼啊...)心想著,後走進邁入學用品的店家。挑選完幾個耐用的大釜河一疊參考書外加羽毛筆組,他便直接前往收銀台結帳。(好貴!還說打折。)他無奈地想著,沒注意到迎面奔跑過來的少年。
  
 「看路啊!」被撞倒在地,東西掉了一地的阿弗羅萊特喊道。說完,伴隨而來的是少年的慘叫聲。雙雙起身後,他才看清眼前人的模樣。跟他一般高,一頭烏黑頭髮中帶著一搓白,以及臉頰上一道長長的疤痕。
 
 「抱歉啦!你沒事吧!剛剛小光太興奮飛走,我急著追他沒有小心看路。咦,你也是這屆的新生嗎?好巧喔那有緣學校見啦!我先走囉!」聽完少年的話語,一頭霧水的阿弗羅萊特才回想起剛才似乎有隻白色的貓頭鷹與他擦肩而過。(算了,不管了。)等到他回過神來才發覺自己不知不覺走到了一條小巷子,巷子盡頭有一家小店,招牌上寫著「信使」。

  看了看採買清單,所有東西都買齊了,送信的貓頭鷹家裡也有準備,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養隻寵物陪伴自己感覺起來也不錯。
 
 店面比外觀看起來還要大許多簡約的裝潢配讓明亮的燈光,令人難以想像位住處在不滿老宅的小巷中。延伸至天花板的櫥窗內一排排寫著「已售出」牌子的玻璃陳列架,各式各樣的生物卻還是玲瑯滿目。不統品種的貓頭鷹,在可見範圍內就有約十幾種;相異花色的小貓,在各自的小屋中有的熟睡有的懶洋洋地趴在墊子上。會飛的、會跑的、應有盡有。看入迷時,剛才的少年從後頭走了出來。
 
 「咦,怎麼是你?你要買什麼,需求偏好都可以告訴我喔!」少年不過吃驚了一下子,便恢復成專業接待客人的模式。
 
 「呃...小隻一點,親人一點的。」(還有可愛一點的...)不過這句話阿弗羅萊特並未說出口。
  
 「這些裡面有沒有中意的呢?」少年推出了一台中型手推車。
 
 「這個麻煩你了。」

  「好的!」少年回答道。被阿弗羅萊特選重的是一隻患有白化症的小蝙蝠。小約首張一般,潔白毛皮上無任何一點其他顏色摻雜,就像冬日的雪花,純淨又美好。重點是,牠很可愛。小小的蝙蝠爬到他手上,眨了眨牠圓滾滾的紅色大眼睛,發出了細細的叫聲。阿弗羅萊特的心被融化了,免強控制住面部肌肉,險些失態,恨不得馬上抱回家看牠三天三夜。
  
 「你要為他取什麼名字呢?」冷不防的被悄悄靠近身旁的少年嚇了一大跳,接著回答:

「就叫雪花吧!」
  
  跟少年道別後,阿弗羅萊特便前往預定好的旅館整頓,待隔天再前往德姆蘭。經過一晚的休息整理,他乘車到火車站動身前往德姆蘭。又經過幾天的車程過了不知道幾個山頭,終於在第四天傍晚抵達了學校鄰近的車站。

  檢查確認隨身物品都有攜帶後,他便照著入學通知信上的指引,順著小徑走入山林。路逐漸變得狹窄,遠離市區天色也愈來愈暗,史的本就崎嶇的山路更加不容易行走。大約過了半個小時,前方出現路燈的亮光。不過一下子,路的盡頭卻被一堵牆堵住了。就在阿弗羅萊特不知所措時,手上的信紙漂浮了起來,飛入牆面,颼~咦下就消失不見,隨之,是一陣耀眼的強光,人帶行李被傳送進大廳裡。
 
  (我這是到了學校裡了...?)他思索著,走向信上所寫掛著「交誼廳」的牌子門內。安靜的是內沒有任何人。這時,傳來輕穩的腳步聲接近。
  
  「你是最早到的新生呢! 」一道清麗的女聲傳自長廊深處想起。
 
 「歡迎來德姆蘭阿弗羅萊特.沃茲華斯.喀浪同學。」       
                                     ------------------------------第一章◆歡迎來到德姆蘭-完 

鷹禦綿綿|小鷹 @night_sky_owl

3
哈囉,很高興看到又有新血加入同人文領域,我很喜歡你故事的題材,也很喜歡你為《剛特家的遺族》系列所作的插圖~
此次留言主要是想給你一個鼓勵,期待你接下來的故事~
另外也有幾個小建議,希望不會造成你的困擾
首先希望可以統一一下標點符號的形式,文中有部分標點符號如!?⋯等為全形,但也有些標點符號是半形。雖然不是硬性規定,但若是打全形看起來會比較舒服(抱歉,我的眼睛有點挑)
再來不知道是因為輸入太快的關係,出現了些錯字⋯⋯怕全部講出來會造成困擾,大略挑了幾個,希望可以再檢查一下⋯⋯
我把字體弄得比較小,希望在傳達想法的同時不會為其他讀者帶來困擾⋯⋯
挖掘了一陣子後,一個木頭盒子出現在眼前。打開並未上鎖的盒子,裏頭是一封信和一瓶串成墜子的迷你金色墨水。信封的正面風著蠟,
風—>封
阿弗羅萊特小心的將木和收入懷中,並把土填上,做完這一切便回家去了。
木和—>木盒
再三閱讀入學通知信,一面欣賞沿途的海上風光,一眨眼間,輪船上的深活就要到尾聲了。
深活—>生活
微風徐徐的吹,阿弗羅萊特朝著不遠處的是極邁開腳步。
是極—>市集
都是什麼河什麼啊...)心想著,後走進邁入學用品的店家。
什麼河什麼—>什麼和什麼
「你要為他取什麼名子呢?」冷不防的被悄悄靠近身旁的少年嚇了一大跳,
名子—>名字
然後這個學校叫做德姆蘭⋯⋯不是德蘭姆⋯⋯


阿弗羅萊特只搭訕金髮女孩子,案情不單純呀。他該不會是童年失去玩伴,遭受創傷了呢?他是在尋找愛瑞絲嗎?她會不會回到他身邊呢?回來的話,會不會被這樣的阿弗羅萊特嚇到⋯⋯

川&月 @Hizostte

0
@night_sky_owl 打錯很多ww(都改好了
早上有點趕沒檢查ww
標點符號可能沒辦法,因為我不太會用
以後的故事敬請期待!

川&月 @Hizostte

1
公告!!!!

第二章會延期到媽媽段考完(+第三張)

露川:嗯,很簡潔有力呢....
冷月:...咳咳,話說,這是我們第一層真正踏足魔法世界呢...
露川:驚)使出來了!!!!
冷月:驚)什麼什麼!!!
露川:傳說中的轉移話題大法~
冷月:呃.

露川:好啦好啦~在這裡祝大家新年快樂,新的一年有好運氣~

(有人會想看他們兩個在魔法世界的故事嗎的?

這是討論串底端!何不幫忙讓這串魔法煙綿延下去呢?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