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rs繼承人的輝煌之路(喬治✕原創女主)

發表於

尼莫船長會不會夢見鸚鵡螺 @a30618356

1
@jjcj 很喜歡爆竹+麻瓜的後代的設定,讓我想到湯姆瑞斗的母親,不過她是因為童年的暴力對待,誤以為自己使不出魔法,期待這個腳色會產生怎樣的火花。
家庭小精靈每個人都有自虐基因在,看得時候自動腦補多比的聲音 (多比壞壞!
根據透漏的內容,感覺阿罵要鋪墊的東西是個大事件,加油! 也謝謝你認真看了我的文章,有時候寫久了,會有些孤獨,但只要看到你的回覆就又燃起鬥志! 一起加油把故事寫完吧!

阿罵 @jjcj

1
引用自 @a30618356 的發言:
@jjcj 很喜歡爆竹+麻瓜的後代的設定,讓我想到湯姆瑞斗的母親,不過她是因為童年的暴力對待,誤以為自己使不出魔法,期待這個腳色會產生怎樣的火花。
家庭小精靈每個人都有自虐基因在,看得時候自動腦補多比的聲音 (多比壞壞!
根據透漏的內容,感覺阿罵要鋪墊的東西是個大事件,加油! 也謝謝你認真看了我的文章,有時候寫久了,會有些孤獨,但只要看到你的回覆就又燃起鬥志! 一起加油把故事寫完吧!

多比的聲音揮之不去😂
謝謝你,我們一起加油,不過等我完結可能要好幾年

阿罵 @jjcj

1
目錄#27
上一章 第十四章#30


第十五章 綠茵



  Thursday 25/7/1991 sunny
  
  昂尼斯前幾天教了摩西他們一種霍爾家族用來聯繫族人的通信魔法,方法同樣適用其他人,只需要在手腕上用特殊咒語留下印記,由於暫時還沒想到用什麼圖案,就只刻畫了一個黑點,乍看之下就像一顆黑痣,當要聯繫對方時只需按在印記上說話,結束對話鬆開手即可,作用就像無線電呼叫機。
  那天教完奧提他很快就上手,做出的質量都很穩定,昂尼斯能放心讓他一個人製作完剩下的量。
  
  前天和昨天一整天除了上課,她都窩在莊園裡研究新產品,導致沒怎麼睡。
  
  「哈......」昂尼斯捂著嘴打哈欠,她百般無聊的坐在旁邊看著西奧多和其他人應對。
  
  這天是西奧多的生日宴會,但宴會上每個人卻表現得像什麼產品發佈會,用大人們交際應酬的態度拿來生日宴會上,儘管已經參加不少次這樣的純血家族舉辦的宴會,昂尼斯仍然覺得十分無趣。
  
  「又坐在這裡發呆。」布雷斯端著生日蛋糕坐在她旁邊。
  「才沒發呆。」昂尼斯喝了一口果汁,心裡想著至少食物不錯吃。她故作深沉的一手拿著杯子,一手支撐著下巴,翹著二郎腿:「我在寫關於《論一個家庭帶給孩子什麼影響》為主題的文章,那些人就是這故事的主角。」
  
  布雷斯露出嫌棄的眼神。
  
  「要救救深陷苦海的西奧嗎?」昂尼斯看著被其他孩子圍在一起聊天的本日壽星西奧多,他臉上的笑容在這半小時內都維持著標準的弧度,沒有絲毫變化。
  「他該體會那是什麼樣的感覺。」布雷斯表示不必,他還想看西奧多難得的窘態,「畢竟他已經幾年沒辦過生日宴會。」
  「也是。」昂尼斯難得同意他的看法。
  
  「你們好。」
  
  一個怯生生的聲音響起,昂尼斯和布雷斯朝聲源看去,來人有著金色長髮,一雙碧眼,雖說是在和二人打招呼,但明顯她的視線更集中在昂尼斯身上,看到昂尼斯轉頭過來和自己對視,她有些緊張的攥緊裙擺。
  
  「綠茵小姐,好久不見。」昂尼斯很快就認她是綠茵家的二小姐——朵莉亞綠茵,也是月桂綠茵的妹妹。
  
  昂尼斯上次見到她是在三年前布雷斯的生日宴會上,那也是昂尼斯在其他純血家族的孩子們面前首次露臉。
  
  「好久不見。」朵莉亞見她還記得自己不免有些高興。
  「身體好些了嗎?」昂尼斯記得她的身子向來不太好,所以很少參加各種聚會。
  「嗯,好的差不多了。」朵莉亞說著看向她一旁的空位,「我可以坐這裡嗎?」
  「當然,畢竟上面也沒寫名字。」昂尼斯說。
  一旁被冷落的布雷斯也沒興趣聽她們聊天,於是起身:「我就不打擾妳們了。」
  
  說完他就朝西奧多走去,留下她們倆。
  
  朵莉亞在他離開後鬆了口氣,昂尼斯見狀覺得有些好笑:「妳很怕布雷斯嗎?」
  「不是的......好吧,是有一點。以往跟大家待在一起都有姐姐在旁邊,所以很少能跟他直接對話。」朵莉亞實話實說,接著有些欲言又止,「妳是怎麼能跟他相處的,他不是......我是說,他不是跟馬份他們一樣嗎?」
  「妳指的是純血主義?」昂尼斯直白的說。
  
  朵莉亞面色有些尷尬地點了點頭。
  
  「嗯......妳是怎麼看待純血主義?」昂尼斯問。
  「我覺得太偏頗了......」朵莉亞思考片刻說道,「血統如果能斷定一個巫師的能力,那麼,近年幾名在魔法部表現出色的麻瓜出身的巫師又該怎麼說,我認為用血統分辨一個巫師的優劣太不客觀了。」
  「確實是。但如果我跟妳說,我贊同純血主義呢?」昂尼斯說。
  朵莉亞露出驚駭的表情:「可......霍爾不就是著名的親和派嗎?」
  「我贊同並不代表我反對其他派系,也不表示我支持全部的純血主義者,尤其是當中的極端派。」昂尼斯有意無意地看了看在和西奧多跟布雷斯聊天的金毛蛋頭,「不過我想這類話題在這樣場合並不適合談。」
  朵莉亞這才意識到自己剛剛說了什麼,要是被其他純血派聽到可就不好了:「抱歉,是我欠考慮了。」
  「沒關係。」昂尼斯無所謂的笑了笑,「不過撇除布雷斯的臭臉和臭脾氣,他人還是很好相處的。」
  
  朵莉亞想到布雷斯的臉,表示懷疑。
  
  「如果妳想再細聊,可以到卡馬森的霍爾宅邸找我。」昂尼斯說完,就看到月桂綠茵朝她們走來。
  「真的嗎?我會的。」朵莉亞開心的說,看到月桂走來於是裝作若無其事地起身,「我和姐姐有事,就先離開了。」
  
  ————
  Astoria Greengrass,臺譯翠菊綠茵,陸譯阿斯托利亞格林格拉斯(名字長到跟原英文差不多了),我記得之前有個臺翻是朵莉亞綠茵,純屬我個人喜好,所以就用朵莉亞這個名字。
  

第十六章
目錄#27

阿罵 @jjcj

2
目錄#27

人物設定


        原創


        海倫娜馬西爾Helena Mercier
  外貌特徵:棕髮綠眸
  生日:1945/8/25
  血統:混血
  國籍:威爾斯
  學校:霍格華茲
  學院:雷文克勞
  丈夫:鮑伯馬西爾Bob Mercier
  霍爾家的大管家兼如尼文老師。
  
  
  鮑伯馬西爾Bob Mercier
  外貌特徵:淡金髮(接近銀白色)、藍眸
  生日:1945/10/27
  血統:混血
  國籍:挪法混血,挪威人
  學校:波巴洞
  妻子:海倫娜馬西爾Helena Mercier
  霍爾家的二管家兼法文老師,做事嚴謹、寡言。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摩西戈爾德曼Mose Goldmann
  生日:1959/2/14
  血統:混血
  國籍:英格蘭
  學校:霍格華茲,學院:赫夫帕夫
  黑街居民,Goldmann's Art Shop的店主,昂尼斯的合作伙伴
  
  伊雯萊特Eve Wright
  生日:1958/12/25
  國籍:英格蘭
  學校:霍格華茲,學院:雷文克勞
  黑街居民,販賣魔藥為生。昂尼斯的生意夥伴。
  
  塞拉斯瓊斯Silas Jones
  生日:1957/9/2
  國籍:英格蘭
  學校:霍格華茲,學院:葛來分多
  家庭小精靈販賣商,專門介紹非政府部門登記的家庭小精靈給巫師,通常交易對象是非法商人。

        奧提Otty
  種族:家庭小精靈
  曾在擅長鍊金術的俄羅斯純血家族——薩卡洛夫在英國的分支工作,1990年12月29日最後一名成員去世,去世前還給了他自由,奧提也就沒了能服侍的家族,所以才會被塞拉斯瓊斯找上。於1991年7月22日被賣給了昂尼斯。

————————————
       艾瑞克賽溫Eric Selwyn
  外貌特徵:棕色捲髮、藍綠眸色,笑起來兩邊有酒窩
  生日:1979/11/25
  血統:混血
  學校:霍格華茲
  學院:雷文克勞
  母親:史蓋拉格溫Skylar Gwen
  父親:泰利賽溫Telly Selwyn
  背景故事:
        賽溫家與其他純血派不同,雖然他們也是崇尚純血,但並不贊同佛地魔的觀點,在那場戰爭中仍舊保持中立,為了避免被波及所以及時逃往法國。賽溫在離開英國前一直以來和馬份家的關係不錯。而大部分純血家族都知道,那不過是表面,賽溫會離開英國還是因為馬份家,因為他們也想將賽溫拉攏到食死人那邊,賽溫拒絕,因此,在當時死了不少族人,才連夜逃走。
  艾瑞克的父親泰利娶了一個麻瓜讓泰利父母氣瘋了,為此將泰利除名,所以他才會帶著妻兒回到英國。在大部分純血眼中,賽溫就是叛徒、孬種。但不可否認,賽溫家人才輩出。
  

  赫蒂佛力Hedy Fawley
  外貌特徵:棕髮、淡棕色眸色
  生日:1980/6/21
  血統:純血
  學校:霍格華茲
  學院:史萊哲林
  母親:潘密拉特朗布萊Pamela Tremblay
  父親:布拉德里克佛力Broderick Fawley
  
  
  愛格妮絲夏菲Agnes Shafiq
  外貌特徵:灰金色捲髮、藍眸
  生日:1980/1/15
  血統:純血
  學校:霍格華茲
  學院:史萊哲林
  母親:賈斯琳斯沃曼Jocelyn Silverman,美國純血巫師
  父親:沃爾多夏菲Waldo Shafiq

  
  菲麗絲普賽Phillis Pucey
  外貌特徵:棕髮、淡棕眸色
  生日:1979/6/14
  血統:混血
  學校:霍格華茲
  學院:史萊哲林
  德里安的雙胞胎姐姐。

  
  雨果奧利凡德Hugo Ollivanders
  外貌特徵:淺金棕髮、棕眸
  生日:1976/9/1
  血統:混血
  學校:霍格華茲
  學院:史萊哲林
  加里克奧利凡德的孫子。1991年,史萊哲林的男級長。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培迪賈西亞Paddy García
  外貌特徵:淡棕髮、深棕眸色
  生日:1980/5/20
  血統:混血
  國籍:美裔
  學校:霍格華茲
  學院:雷文克勞
  母親:艾迪蒂赫爾南德斯Aditi Hernandez
  父親:尚恩賈西亞Sean García
  賈西亞一家住在蘭月街3號。培迪的爸爸只是個普通的美國政府機關的會計師,1979年辭掉工作搬來英格蘭定居(現在在會計事務所做會計師),在倫敦認識了他的媽媽,來自法國的純血家族——赫爾南德斯家的後代,後來生下了培迪,在培迪六歲時搬到蘭月街居住。
  
  艾米提戴維斯Amity Davies
  外貌特徵:金髮、藍眸
  生日:1980/3/5
  血統:混血
  學校:霍格華茲
  學院:赫夫帕夫
  母親:歐爾嘉甘普Olga Gamp
  父親:托拜爾斯戴維斯Tobias Davies
  戴維斯一家住在蘭月街1號,在出生前她和昂尼斯的姑姑就已經是鄰居。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原著有提到的角色,加上我自己原創:
  
  羅傑戴維斯Roger Davies
  外貌特徵:黑髮、藍眸
  生日:1978/5/31
  血統:混血
  學校:霍格華茲
  學院:雷文克勞
  母親:歐爾嘉甘普Olga Gamp
  父親:托拜爾斯戴維斯Tobias Davies
  艾米提的哥哥。
  
  馬法爾達普瑞Mafalda Prewett
  外貌特徵:紅棕色頭髮、灰藍眸色
  生日:1983/3/5
  血統:混血
  學校:霍格華茲
  學院:史萊哲林
  母親:盧芭克萊格Lyuba Clegg
  父親:佛樂克普瑞Volker Prewett,是名爆竹,同為茉莉衛斯理的遠房表兄,在倫敦當會計師。

  
  布雷斯剎比Blaise Zabini
  外貌特徵:黑髮、深色皮膚、高頰骨、棕色狹長眼睛
  生日:1980/6/23
  血統:純血
  學校:霍格華茲
  學院:史萊哲林
  母親:瑟西剎比Sersi Zabini
  父親:馬可剎比Marco Zabini
  和昂尼斯九歲時認識的。
  昂尼斯會稱呼他布雷(Blay),名字源自希臘語Βλάσιος(Blasios,中譯白思豪),Blaise意為口齒不清、王者風範,但在希臘文中含意不甚清楚,但也有人認為可能是希臘文 βασίλειος (Basíleios) (拉丁Basilius) 的誤用,意思是王國、貴族的、有王者風範的。

  
  西奧多諾特Theodore Nott
  外貌特徵:棕髮綠眸
  生日:1980/7/25
  血統:純血
  學校:霍格華茲
  學院:史萊哲林
  母親:柯達安諾特Coriane Nott
  父親:馬雷諾特Mare Nott
  在昂尼斯九歲時認識的。
  在外面昂尼斯都稱呼他為西奧(Theo),心情不錯會稱他為特烏德沃(Tewdwr,翻譯成威爾斯語的"西奧多"的意思)。


       德里安普賽Adrian Pucey
  外貌特徵:棕髮、淡棕眸色
  生日:1979/6/14
  血統:混血
  學校:霍格華茲
  學院:史萊哲林
  史萊哲林魁地奇球隊的追蹤手。菲麗絲的雙胞胎弟弟。

       翠西戴維斯Tracy Davies
  外貌特徵:黑髮、藍眸
  生日:1977/8/2
  血統:混血
  學校:霍格華茲
  學院:史萊哲林
  母親:蘿柏塔艾佛瑞Roberta Avery
  父親:維拉傑戴維斯Viraj Davies
  艾米提和羅傑的堂姐。

尼莫船長會不會夢見鸚鵡螺 @a30618356

1
@jjcj 發現目錄越來越精美了,好讚
記得西奧多好像是比較孤僻的人,生日宴會這場合根本要殺了他 XD

阿罵 @jjcj

0
引用自 @a30618356 的發言:
@jjcj 發現目錄越來越精美了,好讚
記得西奧多好像是比較孤僻的人,生日宴會這場合根本要殺了他 XD


西奧多的靈魂直接消失了一半😂

尼莫船長會不會夢見鸚鵡螺 @a30618356

0
@jjcj 讓我們為西奧多上支香 \|/

阿罵 @jjcj

1
目錄#27
上一章 第十五章#33

第十六章 純血孩子們

  西奧多的生日宴會總算結束了,除了不熟的賓客都離開了諾特莊園,剩下的只剩幾個還稱得上熟悉的。
  
  昂尼斯在大部分人走了之後坐在角落就顯得很顯眼了,再不過去就有點不禮貌,她只能來到西奧多他們面前。
  
  某金蛋殼頭見到她很是不屑,但礙於場合沒說什麼。
  
  「妳好,妳就是霍爾吧?我是愛格妮絲夏菲。」有著一頭灰金色捲髮的女孩說。
  「我是赫蒂佛力。」一旁的棕髮女孩說。
  「妳們好。」昂尼斯禮貌性的回答。
  
  其他人就不必介紹了,都是熟面孔。金蛋頭的跩哥馬份,他後面站著的兩位跟班葛果里高爾、文森克拉,還有時常黏著馬份的黑短髮女孩潘西帕金森,加上提前離場的月桂綠茵,以及西奧多、布雷斯,這幾個人自成一派,也是現在純血家族大多的偏向,依靠這些人背後的家族,能帶來不少好處。
  
  只不過現在多了霍爾家的昂尼斯,局勢變得有些微妙,這也是為什麼跩哥會這麼對她。
  
  一個長達數百年就存在的混血家族和一個僅一百年的純血家族,兩家族都是英國最富有的巫師家族,但二者差別很大。
  馬份家是個純種優越主義者,儘管融入了麻瓜的上流社會,也有麻瓜的資產,但他們卻只是將其當作擴張自身家族的利益的一種方式,並沒有打從心底認可麻瓜。
  霍爾家主張平等,同時認為巫師作派太過保守,幾百年來巫師社會都沒有什麼進步,反觀麻瓜社會早就研發出了手機、電視、飛機、汽車等技術,而巫師社會卻還停留在能變形的公車。這就能說明麻瓜社會有值得學習的地方,巫師界不該固步自封,而要多開眼界。於是霍爾家鼓勵家族成員在上魔法學校之前去就讀麻瓜小學,也從不限制家族成員在麻瓜社會就業。
  
  在馬份這樣的家族看來霍爾家族簡直是異類,但看在霍爾家這數百年的成就,表面上也不能說什麼,生意上還得靠他們呢。
  
  「霍爾小姐向來不喜歡參加聚會,我記得上次見到妳還是在布雷斯三年前的生日宴上。怎麼這次就出席了呢?」愛格妮絲問。
  
  此話一出,在場所有人都聽出了她的嘲諷。
  
  這麼久都沒在社交場合露面,今天出現了,不就是為了在開學前拉攏人嗎。
  
  「就是因為這三年錯過了好朋友的生日宴,所以我今天才會在這裡。」昂尼斯不在乎她的態度,反而露出關切的眼神,「不過我也有聽聞夏菲小姐在不久前似乎把自家花園炸了這件事,不知道夏菲小姐有受傷嗎?」
  
  愛格妮絲夏菲,前幾天在夏菲莊園的花園練習咒語,無意間點燃了花圃,當時佛力、帕金森和布洛德在和夏菲家談生意,正好他們的孩子赫蒂、潘西、米莉森布洛德在現場目睹了一切,而這件事就是米莉森散播出去的,對於醜聞,在純血家族之間是沒有秘密的。
  
  愛格妮絲臉頓時一紅,她瞥了一眼西奧多,發現對方也在看她,愛格妮絲有些惱怒的移開視線,強顏歡笑道:「我沒事。」
  「那就好。」昂尼斯笑了笑,「我還擔心那起爆炸會毀了妳美麗的容貌,如果真發生那樣的事豈不是太悲傷了。」
  
  話裡話外意思:如果妳連僅剩的美貌都沒了,就什麼也不是了。
  
  愛格妮絲的臉頓時黑了。
  
  布雷斯低頭看著地板,微微抿緊嘴,昂尼斯看出來他在憋笑。
  
  「那我先走了。」昂尼斯說,「下次見。」
  ————
  來自哈利波特維基的資料:
  
馬份家族中第一個來到英國的阿曼德馬份利用國王威廉一世賜予的土地建立了馬份莊園。自此之後,馬份家族的後裔就在這裡生活了整整十個世紀。
  馬份家族很快就建立了純種優越主義的信念,並開始通過身邊的人汲取財富和權力。到1692年《國際巫師聯合會保密法》通過時,馬份家族已經完全融入了麻瓜的上流社會。儘管之後的幾代人一直在強烈否認,但有充足的證據證明魯休思馬份一世是伊莉莎白一世的追求者,但最終失敗了。一些巫師歷史學家認為,女王在那之後始終沒有踏入婚姻是因為被挫敗的馬份下了惡咒。
  馬份家族不斷兼併周圍麻瓜的土地,擴張自己規模已經很大的莊園。他們還成功涉足麻瓜貨幣和資產,成為英國最富有的巫師家族之一。儘管他們起初反對《保密法》,但他們很快就切斷了之前與麻瓜家族的所有聯繫,並且否認曾與他們有過很深的交集。
  在此之後,馬份家族開始憑藉自己那筆可觀的財富,在新成立的英國魔法部中尋求影響力。儘管沒有任何馬份家族的成員曾對魔法部部長這個職位動過心思,但許多家族成員都曾對自己偏愛的候選人提供過資金支持,甚至曾花錢打壓對手。

  
  這裡的能變形的公車指的是騎士公車。
        騎士公車在巫師社會中是比較現代的發明,巫師社會有時候(雖然很少承認)會從麻瓜世界借取概念。巫界大眾認為有需要提供一種可以給未成年或年邁的巫師安全而且謹慎使用的交通方式已經有了一段時間,而許多人也提出了很多建議(計程車式的掃帚旁邊掛邊車、懸掛在騎士墜鬼馬下的籃子),全部被魔法部否決。最後,魔法部長杜格德麥菲爾提出模仿麻瓜當時還算新的「公車服務」的點子,而在1865年,騎士公車正式上路。

  
  米莉森布洛德Millicent Bulstrode,在原著小說第二集《消失的密室》中首次出現,我從原文擷取了幾段:
  
  
「我並不這樣認為。」石內卜說道,臉上冷冰冰地笑著,「馬份,上這兒來。讓我們看看你能把大名鼎鼎的波特造就成一個什麼樣的人。至於你,格蘭傑小姐——你可以和米莉森小姐配對。」
  馬份趾高氣揚地走了過來,臉上得意地笑著。他身後跟著一個史萊哲林女生,她的模樣使哈利想起了他在《與母夜叉一起度假》裡看到過的一幅畫。她長得又高又壯,惇惇實實,肥厚的下巴氣勢洶洶地向前伸著。妙麗勉強地朝她笑了笑,她理都不理。
  
  而妙麗和米莉森還在行動——米莉森夾住妙麗的腦袋,妙麗痛苦地輕輕叫喚,她們兩個人的魔杖都被遺忘在地板上了。哈利急忙跳上前去,把米莉森拉開了。這很不容易,米莉森的塊頭比他大多了。
  

  
在原著小說第十二章變身水裡:
  「沒有克拉和高爾的頭髮,湯劑就不會有用。」她毫不動搖地說,「你們是想審查馬份的,是嗎?」
  「噢,好吧,好吧。」哈利說,「可是你怎麼辦呢?你去拔誰的頭髮?」
  「我的已經有了!」妙麗開心地說,從口袋裏掏出一隻小瓶子,給他們看裡面的一根頭髮。「還記得在決鬥俱樂部裡,米莉森跟我摔跤的情景嗎?她拚命卡住我脖子的時候,把這個留在我的衣服上了!她回家過聖誕節了——我只要對史萊哲林們說我又決定回來了。」

  
  而在之後我們都知道,妙麗喝下了參有貓毛的變身水,那貓毛就是布洛德的貓,妙麗還為此住院了很長時間。

第十七章#39
目錄#27

阿罵 @jjcj

1
目錄#27
上一章 第十六章#38

第十七章 紅毛衛斯理


  Thursday 1/8/1991 sunny
  At Diagon Alley斜角巷
  
  這幾天在伊雯和奧提幫助下很快就完成了魔法部的訂單,想著收支簿上的金額昂尼斯就不自覺露出微笑。
  
  一旁的培迪看到她猥瑣的笑臉,瞬間露出彷彿吃到乾鼻屎口味柏蒂豆子的表情。
  
  「笑的好噁心。」培迪評價道。
  
  昂尼斯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咬掉他手裡的冰淇淋,望著剩餘不到一半的冰淇淋上面的齒痕,培迪太陽穴的青筋爆出。
  
  買好巧克力堅果冰淇淋的艾米提一回頭就看到,培迪用之前昂尼斯教他的鎖喉技巧用在了她自己身上。
  
  「艾米提,救我!」
  
  艾米提面無表情的舔了手裡的冰淇淋,默默坐在一旁的椅子上,一副看戲的樣子。
  
  「妳這個渾......」
  
  昂尼斯正要斥責艾米提的無情就看到了培迪的破綻,三兩下從他手裡掙脫,接著逃跑,跑之前不忘給他的膝蓋一腳。
  
  臨近開學,斜角巷人很多,昂尼斯在人群間的空隙中穿越,培迪也不是蓋的,很快就追上她,慌忙之下昂尼斯只能跑進附近的店家。
  
  昂尼斯躲在店面角落,看著窗外的培迪氣喘吁吁停在門口,張望了一下就離開了,昂尼斯頓時鬆了一口氣。
  
  「妳在逃亡嗎?」
  
  突然有人在她身後這麼說,她轉過身,是一個高個子紅毛,滿臉雀斑,一看就是衛斯理家的人,但看年紀應該是羅夫提過的衛斯理雙子其中一個。
  
  昂尼斯這才注意到她來到什麼地方,四周堆滿破破爛爛的魔杖、搖搖晃晃的銅天平和藥漬斑斑的舊斗篷,這裡是舊貨鋪,專門賣二手物品的商店,怪不得有點潔癖的培迪沒有走進來檢查。
  
  「算是吧。」昂尼斯有些尷尬,如果現在出去很快就會碰上培迪,也不能用影子離開,眼前還有別人呢。
  
  紅毛默默打量著她,一身麻瓜裝扮的亞裔面孔,被一個穿著得體像是純血的男孩追趕,不免讓人往不好的地方想。
  
  是被種族歧視了嗎?紅毛心想。此時他已經腦補出女孩在被侮辱後怎麼還擊,又怎麼逃出生天的場景。
  
  不遠處的培迪.受害者.反被誤會.賈西亞打了噴嚏。
  
  紅毛蹲下身子與她平視:「沒事了,妳安全了。」
  
  昂尼斯:???
  
  昂尼斯被他突如其來的溫柔弄的一愣,下一秒似乎猜到他的想法,正要解釋就看到窗外培迪的身影又出現,她下意識躲到紅毛的身後。
  
  紅毛挺直身子,裝作在綁鞋帶,窗外的培迪在窗邊打量內部,由於店內有些暗,昂尼斯又整個人縮在紅毛背後所以對方並沒有注意到,培迪沒有多做停留便離開了。
  
  「走了嗎?」昂尼斯從他身後探頭。
  「嗯,他走了。」紅毛起身,昂尼斯也跟著站起來,紅毛低頭看著什麼,昂尼斯順著他的視線看去,這才發現自己抓著對方陳舊的袍子。
  意識到自己失禮的昂尼斯果斷放手:「抱歉。」
  「沒關係。」紅毛從口袋裡掏出一個粉紅色包裝的糖果,放在她手裡,「當作給新生的禮物。」
  
  聽過他們豐功偉業的昂尼斯自然不會上當。
  
  「謝謝。」她把糖果收進口袋裡,「我先走了,再見......」
  「我叫喬治衛斯理。」紅毛說。
  「再見,衛斯理。」昂尼斯說完轉身推開門,她謹慎的環顧四周,朝培迪剛才走的反方向離開。
  
  她離開之後,另一個和喬治長得一模一樣的男孩來到了舊貨鋪。
  
  「我們該回家了。」弗雷無意間瞥到他的鞋帶,接著學著他們母親的口吻,「親愛的喬吉怎麼連鞋帶也不繫呢,真是沒一天讓我省心。」
  
  喬治蹲下身把鞋帶綁好,似乎想到了什麼臉上的笑意藏不住。
  
  「唉呦~你笑成這樣是想到什麼了?某個女孩嗎?漂亮嗎?」弗雷見狀摟住他的肩,調侃道。
  喬治翻了白眼,沒有解釋:「走吧。」
  
  ————
  昂尼斯:我好像忘了什麼?
  艾米提:你們是不是把我忘了?
  培迪:我怎麼覺得好像不太對勁?
  ————
  男主終於出現了!

第十八章#42
目錄#27

尼莫船長會不會夢見鸚鵡螺 @a30618356

1
@jjcj 金蛋頭馬份www這形容詞有夠貼切
上流社會講話好可怕,全是話裡話,我去可能全程傻笑變吉祥物。純血家族間醜聞沒什麼秘密硬派寫實

紅頭髮、滿臉雀斑->每個衛斯理的命運
正當以為喬治好溫柔時,他反手就送顆整人糖,把我的心動還來

最後我想弱弱的問,喬吉是喬治的暱稱嗎?

阿罵 @jjcj

1
@a30618356
換作我在那樣場合全程當角落的灰塵。那幾段話中話還是從宮廷穿越漫畫學來的😂。
送整人糖就是喬治的溫柔😏
對的,喬吉是喬治的暱稱,我記得沒錯的話他媽媽茉莉有這麼稱呼過他,但忘記是在哪裡了

阿罵 @jjcj

1
目錄#27
上一章 第十七章#39

第十八章 鐵血教育



  At Hall Manor霍爾莊園
  死裡逃生的昂尼斯打算回宅邸繼續接下來的研究,剛到莊園就被鮑伯叫住。
  
  「今晚老爺會回來。」鮑伯說。
  「啊?他不是八月中旬才結束嗎?」昂尼斯有些詫異。
  「已經提早處理完了。」鮑伯說,「老爺說八月這段期間不會再安排出差,會繼續格鬥課程。」
  
  這對昂尼斯來說無疑是件壞消息。
  
  「但是,爺爺平時工作就很晚了......」
  「老爺說就照平時的時間下班,八月不打算加班。」
  「...他在神秘事務司能不加班嗎?」
  「因為他是司長。」
  「......」
  
  但他之前不都在加班嗎?為什麼選在開學前一個月突然來這麼一齣?昂尼斯緊抿著嘴,顯得很不安。
  
  鮑伯讓她做好訓練的準備,別讓人失望。
  
  吃完晚餐後,坐在書桌前的昂尼斯本來在畫新產品的草圖,但似乎沒以前那樣專注,手慢慢停了下來,結果什麼都沒畫出來。
  
  雖然胃口是滿足了,但一想到吉恩的訓練方式,心情瞬間掉到谷底,那些充滿血腥味的回憶至今也時不時會夢到。
  
  挺過就行了,跟“那件事”相比根本不算什麼。
  
  昂尼斯不斷安慰自己。
  
  【別擔心,有我們呢!】艾莉說。
  【是啊是啊,我們不會讓妳死的!】奈森自信的說。
  艾莉:【喂!】
  【我說了什麼?我是說、那個......】奈森意識到自己說的不對,絞盡腦汁想了別種說詞,腦細胞都快消耗完了,結果吐出一句,【妳不會死的!】
  【不該指望你。】艾莉覺得他會先死在昂尼斯手裡。
  
  從影子冒出一顆頭艾莉和奈森趴在她桌邊,昂尼斯聽到他們這麼一說心情好了不少,分別拍拍他們的頭頂。
  
  「呦~這兩個髒東東怎麼還在?」
  
  美杜莎從窗邊爬了進來,許久不見的她似乎又長大了一點......不對,好像變豐腴了?
  
  「這條蛇是不是變肥了?」奈森說。
  
  美杜莎聽到了,在場所有生物都聽到了。
  
  「說誰肥了,你這黑不溜秋的黑泥!」美杜莎暴怒,露出尖銳的牙齒。
  
  在奈森和艾莉耳裡只聽到她發出嘶嘶聲,但有長眼的都知道她生氣了。
  
  「都怪你多嘴,奈森。不管你了。」艾莉見局勢不妙立刻縮回影子裡。
  「妳絞殺不了他的,美杜莎。」昂尼斯用蛇語說道,「他是影子。」
  
  美杜莎氣結,只能用身體壓在奈森身上,但別忘了他和艾莉能自由穿梭在影子裡,意思是,只要有影子的地方就關不住他們。
  
  「好險。」奈森在她身子壓向地面時立刻飛到桌上杯子的影子裡,一顆黑色迷你頭冒了出來,看起來很可愛,「我說實話而已。」
  「哪裡胖了!這樣她才有力氣去捕獵,多帥啊~」昂尼斯抱住美杜莎的頭蹭了蹭,「所以別聽他亂說,看看妳皮膚,比以往更有光澤了。」
  「真的嗎?」被她這麼一誇獎美杜莎心情肉眼可見的變好了。
  
  奈森見狀翻了白眼,儘管看不到他的臉。
  
  有了他們的安慰,昂尼斯的心情好了不少,也在晚上做出了好幾項新產品的設計圖。

        但也僅僅好了這麼一晚上。

  Friday 2/8/1991 Clear
  
  今天艷陽高照,酷熱的溫度讓路邊的野貓都只能躲在屋簷下避暑,普通人都不會想在這樣的天氣下運動,即便是夜晚的空氣也仍舊帶點悶熱。
  
  但吉恩霍爾不是普通人。
  
  結束工作下班回來的吉恩褪去一身西裝,換上便服,他的塊頭本來就很大,就算上了年紀還是有在運動,袖子遮掩不住他結實的肱二頭肌,雙臂上刺有刺青,所以時常被麻瓜誤認為黑幫成員。
  
  他的教育手段,或許比黑幫份子還恐怖。
  
  「唔——」
  
  再一次被咒語擊倒,昂尼斯感覺全身的骨頭彷彿被人用電鑽在身上不停地鑽洞,又像是被大火灼燒,異常疼痛,眼前血紅一片,脖子上的青筋是她試圖掙扎起身的證明,但連淚水都無法控制不停地流,更是無力發出任何一句話,只能躺在草地上渾身抽搐。
  
  【梅林啊!】不管看了幾次都無法習慣,由於昂尼斯明確說過不管怎麼樣都不能插手,艾莉和奈森只能在旁邊乾著急。
  【為什麼她要忍受這些?為什麼不讓我們出手。】奈森看得很是心疼。
  艾莉擔憂的看著昂尼斯:【如果出手了,遭殃的會是她。】
  
  沒過幾秒昂尼斯已經稍微緩了過來,艱難的翻過身,抹掉臉上的血跡,她忍著劇痛,抬頭看著站在不遠處一動也不動的白髮老人,他的眼神沒有活人的生氣,冷漠的如凜冬般讓人渾身發冷。
  
  「妳已經過了只會爬的年紀。」吉恩低沉的嗓音響起,也足夠冰冷,「霍爾不養廢物。」
  
  昂尼斯咬緊牙,顫顫巍巍的站起身,汗水打濕前額的碎髮,鮮血染紅了上半身,從她現在的狀態看來,也許下一秒就會倒下,她無心理會自己狼狽的模樣,縱使手裡的魔杖已經快拿不穩,眼神卻很堅定,直直盯著吉恩。
  
  隨後,昂尼斯只感覺視野一晃,很快就陷入一片漆黑。

第十九章#47
目錄#27

秤不小心用伸縮耳聽到妙麗在說榮恩的壞話 @TeLB

2
喜歡大大的設定🩷❤️💗
文筆真的太好了🥹
(小妹很想寫同人文
但都怕寫不好會毀了人物)

尼莫船長會不會夢見鸚鵡螺 @a30618356

2
@jjcj
「...他在神秘事務司能不加班嗎?」
  「因為他是司長。」
笑死,司長可以任性

當接班人好辛苦QQ 昂尼斯比一般孩子感覺成熟是不是也是因為這種環境?
難怪不喜歡爸爸回來,一回來就斯巴達教育,請給她幸福童年

忽然想到昂尼斯那麼認真在賺錢,是因為想早點脫離控制,獨當一面嗎?


@TeLB
樓上! 最近常常看到你,哈囉<3
我寫同人文之前也會很擔心寫崩,寫一寫會覺得,角色才不會這樣講話,不過後來發現,寫出來才是真理,你會在寫得越來越多的過程中,更掌握角色,文筆也會越來越流暢
坐等你發文,到時候一定前排支持(歡迎tag

阿罵 @jjcj

1
引用自 @a30618356 的發言:
@jjcj
「...他在神秘事務司能不加班嗎?」
  「因為他是司長。」笑死,司長可以任性

當接班人好辛苦QQ 昂尼斯比一般孩子感覺成熟是不是也是因為這種環境?
難怪不喜歡爸爸回來,一回來就斯巴達教育,請給她幸福童年

忽然想到昂尼斯那麼認真在賺錢,是因為想早點脫離控制,獨當一面嗎?


@TeLB
樓上! 最近常常看到你,哈囉<3
我寫同人文之前也會很擔心寫崩,寫一寫會覺得,角色才不會這樣講話,不過後來發現,寫出來才是真理,你會在寫得越來越多的過程中,更掌握角色,文筆也會越來越流暢
坐等你發文,到時候一定前排支持(歡迎tag


是爺爺啦😂

因為從小看太多事了,又被寄予厚望,所以不得不成熟點。
(弱弱說一句,對昂尼斯而言她的幸福童年早沒了)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