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篇】武俠波特-少年英俠

發表於
 江湖上享譽盛名的學校,霍格華茲武術與道法學院,千年歷史中,培養出不計其數的俠客,向有群英島第一學府的美名。
 
在當代大宗師鄧氏的帶領下,縱是前後兩任凶名赫赫的魔宗宗主葛氏、湯氏聲勢鼎盛之時,亦不敢侵擾霍格華茲半分。
 
 

 
今日,學院大門前,年輕的弟子們一身黑色勁裝,手握各自兵器,忐忑不安地等候入門儀式。
 
「榮恩,入門儀式是什麼?」人群中,一名瘦弱的黑髮男孩,緊張地詢問身邊的同伴。
 
「弗雷說是某種測驗,他說那會非常痛,我希望他只是開玩笑。」被稱為榮恩的紅髮男孩,臉色蒼白的回答。
 
一旁的褐髮女孩正低聲默背著所有她認為等等可能會派上用場的武學心法,那名與自己有過衝突,以自己家傳絕學為傲的馬少爺,此刻臉色同樣蒼白,比榮恩好不到哪裡去。
 
黑髮男孩的心情跌落谷底,他看了看自己手中的配劍,萬一他們要自己在眾人面前演示武功……

他可是半點武學底子也沒有啊!


 
在眾人開始焦躁時,門,打開了。
 
學院第二號人物麥道長從門後走出,望著眾人,示意他們進來。
 
這群年輕學徒魚貫入內,此處似乎是學院的用膳處,四張大長桌上坐滿了比他們早入門的師兄師姐,他們沿著中間走道前行,最前方的地上放著一張竹蓆,一頂外表看上去非常破爛的帽子隨意放置在同樣破爛的被單上,沒有人知道為什麼這些東西要被放在這裡。
 
……在「它」開口之前,哈利都以為那只是一頂破帽子與一堆垃圾。

 
『昔天下有四絕,赤劍獅、碧鍊蛇、金盞獾、青冠鷹,合四絕之力,創本門之始,育天下英才,流萬古德芳。』
『四絕雖仙去多年,傳下神功由老朽一族代代相傳,為其選定門人。』
『狡詐多變碧蛇靈,剛猛無批赤獅力,氣若長虹金獾定,踏雪無痕青鷹疾。』
 

原來那頂破爛帽子竟是一個人,準確的說,一個帶著破爛帽子又衣衫襤褸的瞎子,只因身形佝僂,遠遠看上去,一時間難以發現那是一個人。
 
只見那個瞎子又再度開口。
 
『莫以外貌度人心,帽中智慧世無雙。摸骨明心斷乾坤,盡付神算江湖郎。』

 
瞎子一說完,道場旋即響起了一陣掌聲,顯是入門儀式開始的信號。
 
「所以我們只要坐到竹蓆上,被那個瞎子摸骨就好了?我要殺了弗雷,被他說的像是要跟人決鬥一樣。」榮恩在哈利耳邊說。
 
「漢娜.艾寶。」
 
一個年輕的女孩畏畏縮縮的從人群中走了出來,在麥道長的指示下,坐在了那個瞎子對面,將自己的雙手輕輕放在那人的雙手上。
 
但見那瞎子用瘦骨嶙峋的手,反握住女孩的手腕,緊扣著她的脈門似乎是在感受著什麼,接著依序沿著小臂、肩膀,而後是女孩的臉,他用自己的手掌仔仔細細地探查了女孩的顱骨。
 
「赫夫帕夫!」
 
最終,那瞎子高聲將女孩分配到赫夫帕夫道場,最右邊的長桌鼓掌歡迎他們的第一位新成員。
 
哈利很快發現那瞎子在進行分類時,有些人他需要思考很久才能決定,有些人則是把玩脈就可以決定。
 
那個哈利不太喜歡的馬少爺,剛被摸完手臂的經脈就立刻被分到了史萊哲林道場,瞎子在為妙麗摸骨時,則花了好幾分鐘才把她分到葛萊芬多道場。
 
終於…


 
「哈利.波特!」
 
哈利的名字被叫到了,他萬分緊張的走向前,坐到那瞎子對面,所有人都伸長了脖子,想要看看他的樣子。
 
哈利伸出手,那雙意外有力的雙手一把攫住自己的手,在哈利還有些忐忑時,柔和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
 

『困難,真的非常困難。』

 
哈利愣了幾秒才發現,聲音是來自面前的瞎子,但他的嘴巴明明沒有動過,為什麼自己會聽到他的聲音?
 
他這才後知後覺的想起,剛剛在發表分類儀式的宣言時,眼前的瞎子嘴巴同樣沒有動過。

 
『聚氣成音,現在只有你能聽到我的聲音,還是你希望所有人都能聽到我替你摸骨卜算的結果?』

 
「拜託不要。」哈利下意識地拒絕。

 
『你的氣非常有趣,我能感覺到充足的勇氣,心地也不差,還有一股想證明自己的渴望,我該把你分去哪裡呢?』

 
「不要史萊哲林…」哈利用只有瞎子能聽到的聲音小聲唸道。

 
『你確定?你骨骼精奇、氣如靈蛇,是難得一見的練武奇才,而史萊哲林可以幫你登上顛峰,逢水化龍,這一點是不用懷疑的。』
 『還是不要?我知道了,那你該去的地方是—』
 
「葛來分多!」
 
瞎子唸出了最後的四個字讓哈利放下心中的大石,那雙搭在自己頭上的手已然鬆開,哈利站起身,走向了自己被分到的葛來分多道場。
 
他實在是太緊張了,以至於他根本沒有發現,他獲得了全場最熱烈的歡呼聲。
 
 

 
***

 
 
 
入門後,哈利發現他有很多要學的,而那些自小學習家傳武功的人也並沒有領先多少。
 
霍格華茲所教授的武學簡單卻又高深,入門快速卻又極難精通,除了各自道場的獨門內功心法之外,還開授許多哈利完全不認識的武學講堂。
 
每逢初一、十五的晚上,他們會到最高的天文塔學習觀星,正所謂道法自然,透過星辰運行的軌跡,去理解宇宙間蘊藏的自然真理,體悟天人合一之境。
 
每週會有兩天跟隨獅院的麥道長學習『形意拳』,透過變換多端的技巧,習得拳中真意,初窺武道真理。
 
每週兩天,跟隨蛇院的黑石道長學習『藥理』,練武本為逆天而行、竊取天機之舉,佐以湯藥熬打身體,或者梳理紊亂氣機,相輔相成方為正道。
 
週三則跟著獾院的百毒道長到學院藥園,體驗神農嚐百草的艱辛,學會辨認藥石與毒草。
 
週一,客座道長奎若會指導他們『魔道反制術』,學習江湖遊歷時,若不幸偶遇魔道中人,如何保存己身的江湖技巧。
 
週二、週五,鷹院的李維道長會傳授他們許多實用的武功招式。


 
「別看這一式『浮雪飄花』貌似只是粗淺的入門武功,當中蘊含了極為上乘的武學,這四兩撥千金的功夫,你們許多師兄學武多年仍參不透箇中奧妙。」
 
演武台上,身材矮小的李維道長言傳身教,親自演示這門武學的招式,刻意放緩了動作,生怕這些弟子漏掉了細節。
 
「記住,倘若執著於以四兩撥動千金則落了下乘,此招臻至登峰造極,當收發自如、隨心所欲。」
 
浮雪飄花,為霍格華茲入門弟子基礎武學,初始雖平平無奇,似是運用巧勁,借力化力之法,練至高深處,一遇阻擋便可瞬間堆疊綿綿不絕之勁力,浮雪、飄花。
 
「氣凝丹田,經膻中大穴,行太陰、陽明二經,聚氣於右臂,運心法『溫加顛啦唯啊薩』,劍招分為兩式,揮和彈。」
 
但見銀光一閃,長劍一揮,那劍尖觸碰桌面的玻璃瓶,也不見如何抖動,瓶子卻平地飛升至半空,恍若飄浮,墜落之時,劍尖再度一點,瓶子彈飛至遠處,輕巧地落在了桌面。
 
整個過程愣是沒有發出一丁點聲音,而那玻璃瓶也不見絲毫損傷,足可見李維道長的功力。
 
「此招練至高深境界,重逾萬鈞或輕如翎羽,也可自在操控墜落之勢,正所謂重如泰山或輕如鴻毛,只在一念。」
 
將配劍收於身後,左手捏劍訣,清風微微吹動長袍馬褂,在陽光的襯照下,頗有幾分仙風道骨的感覺。
 
 

 
***

 
 
 
「山怪客!」

 
某次,學院年末大比之時,當眾人聚集在食堂,熱烈討論著今年各道場間的大比預測,客座道長奎若忽然闖了進來,他神情慌亂,身上帶著幾處擦傷,發出警告之後,便倒在地上暈了過去。
 
這個消息瞬間炸響了整個食堂,霍格華茲已多年不曾被如此進犯了,便是魔宗多年前幾乎權傾一時的年代,也不曾有任何宵小膽敢踏足,更遑論無甚武學造詣,徒有一身蠻力的山林野人。
 
因他們自幼生長於山林中,缺乏文明,也不善於交流,因而被稱為「山怪客」。

 
「安靜!」

 
好在,鄧宗師不愧為鄧宗師,他沉穩的聲音彷彿在每個人耳邊響起,柔和清晰卻不會震盪五臟六腑,這一手甚至比入門儀式的「分門居士」還要精妙,其內力造詣之高深可見一斑。
 
在鄧宗師有條不紊的指令下,年長的弟子帶著年幼的弟子返回各道場居所,而道場師範們則在他的帶領下,進入學院搜尋那名闖入的山怪客。


 
一片慌亂中,在沒有人注意到的地方,有兩人趁著夜色的掩護,悄悄離開了隊伍。
 
他們偷偷摸摸地走到了女弟子的茅房中,在所有人都返回居所的時刻,此舉自然不是為了偷窺。
 

「啊!」

 
一道淒厲的尖叫從茅房中傳出,或許也並不是所有人都返回了居所。

 
「「妙麗!」」

 
哈利與榮恩飛身闖入了茅房,然後,他們看見了今晚的噩夢。
 
身材魁梧,雙手肌肉暴凸,鬚髮濃密而髒亂,全身僅胯部用襤褸的破布遮掩的山怪客竟出現在這裡。
 
不遠處,妙麗已被逼到了牆角,手中配劍早在交手的第一個照面就被打飛了,此刻,她面色蒼白,雙腿癱軟,驚恐地看著山怪客手中的巨棒,只要輕輕一揮,她今日恐將於此處香消玉殞。
 
哈利榮恩見狀,一左一右包抄,一面大喊著吸引山怪客的注意,山怪客被他們的聲音所吸引,手中大棒反身一揮,兩人險而又險地勘勘避過。
 
山怪客轉身,看清了來人不過是兩名初出茅廬的菜鳥劍客,兇性大發地揮舞手中兵器,傾刻間,哈利與榮恩險象環生。
 
山怪客雖不諳武功,但憑藉其天生怪力,初虧武道的劍客又怎會是對手,不到兩息的時間,疲於應對的哈利與榮恩被逼到了牆角。
 
危急之際,哈利只感到一股熱流從丹田處湧出,接著,額間一道陰冷的氣息沿著任督二脈往下,兩股氣交會在膻中,化為一條清涼的遊龍在他周身遊竄,所經之處,似感淮水陰寒,又若重陽溫熱。
 
那股遊走的內氣撐得哈利經脈脹痛,然而,山怪客那勢大力沉、以力破巧的一擊,竟瞬間在他眼中滿是破綻,但見哈利身形一閃,身形如同鬼魅,又似靈蛇般貼著大棒揮動的空隙鑽了過去。
 
手中劍光一閃,朝著山怪客的眼睛戳去,山怪客大驚之下,急忙撇頭,閃過了失明的危機,但鼻頭在鋒利長劍的切削下,留下深深血痕。
 
吃痛的山怪客大聲吼叫著,狂亂揮舞手中棍棒,想將哈利給逼退,卻不知收不住那股勁力的哈利,一頭撞進了一旁的窗戶,整個人跌出了茅房。
 
山怪客這一發狂,反倒是榮恩遭殃。

 
「榮恩,『浮雪飄花』!」

 
終於回魂的妙麗大聲提醒。
 
被嚇傻的榮恩一個激靈,下意識揮出手中配劍迎向山怪客揮過來的巨棒。
 
氣凝丹田,經膻中大穴,行太陰、陽明二經,聚氣於右臂……

 
「揮和彈!」妙麗從旁出聲。

 
棍棒與長劍交擊,血肉飛濺的場景並沒有出現,只見榮恩蓄準了那稍縱即逝的點,原本怎麼練都不得要領的獅院內功心法,在生死關頭的壓力下迸發了。
 
山怪客感覺自己像是敲進了一團棉花之中,接著,一股反向的雄渾力量逼得他放開了手中的武器。
 
突然失去重心的山怪客踉蹌了幾步,胸肺中的氣紊亂不已,喉間一甜,下一秒,墜落的棍棒正巧砸中了他的腦袋。
 
一口鮮血噴出,受了極重內傷的山怪客,倒了下去。
 
強烈的虛弱感湧上,渾身虛脫的榮恩,整個人仰躺在地上,連握住劍的力量也擠不出來,乾脆的昏了過去。
 
撞出窗外的哈利早已暈了過去,茅房中,只剩妙麗巍巍顫顫的扶著牆壁站了起來。

 
「我的天,這是—!」

 
被巨大的動靜吸引過來的所有師範,看著狼藉一片的茅房,視線從驚魂未定的妙麗,再轉到昏迷過去的哈利、榮恩、山怪客身上。
 
一時間,沒有人說得出任何話。
 


 
 
這便是三位少年英俠,初出茅廬的第一戰。
 
後人有詩云:

『草房相逢惡膽兇,巾幗無懼現形蹤。飛劍破敵身如電,初出茅廬少年雄。』
11

本文作者

  • 不尋常麻瓜
  • 19  39

Tess @Tesslady448

0
@yoyo710369
改成武俠版也太厲害了!(敬佩之情已無法用言語形容

欣凌琉依 @orochi790

0
道友乃是同道中人,有幸能與之相遇(也是個把哈利波特寫成武俠的大大ww

see the star @yoyo710369

2
@Tesslady448
感謝您的喜歡,武俠也帶著一點點跟魔法類似的神祕感呢

@orochi790
感謝您的喜歡,武俠有武俠的魅力。魔法有魔法的魅力,在不同領域的交界處,融合不同的文體進行創作是很有趣的挑戰

這是討論串底端!何不幫忙讓這串魔法煙綿延下去呢?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