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世代 - 天自】ieri-曾經的我們 CH55-騙局(9/9)

發表於
這篇從我開始寫到現在也有好幾年了,前幾天稍微看了一下日期發現天啊居然要十年了我就這樣拖了將近十年都還沒寫完。這段時間以來真的非常感謝來這裡留言或者是加我的噗浪甚至fb並且給予我鼓勵的每個人,一路這樣過來都是因為有這些人的關係才讓我一直有勇氣跟動力回來這裡更文,雖然我拖稿的天數一次比一次更長,但真的非常一直以來都待在這裡的大家、直接留言給予我鼓勵的人,還有所有默默點進來的人Q_Q
不過如果可以的話也是非常歡迎留言給我,有反饋就是鼓勵啦
也非常感謝大家願意花時間這樣看我對於原著天天一直單身到死的怨念下的產物

想到當初自己信誓旦旦說要在十月完結什麼的鬼話之後突然好想狠狠抽自己幾巴掌

關於這篇文裡面一些可能明顯的或不明顯的種種的BUG...就請大家高抬貴手忽略他們吧。其實我寫到最後真的有點忘記自己到底在前面的章節說了什麼(還敢講),而且每次自己一翻回前面就忍不住會有一種媽耶這誰寫的什麼東西這種感覺。
我自己是覺得從一開始決定在仙境連載這篇文一直到現在,自己的文風真的變了很多

也因為一直看不慣自己以前的風格所以有時候突然想到就會默默爬回來更改前面的章節部分,總覺得因為前面的亂來使得我自己流失很多潛在的讀者群Q最近看一下前面的章節真的很好奇自己當初到底是在趕什麼進度XDD從一開始天狼星出場到雷木思向他們坦承自己是狼人甚至是讓天狼星愛上女主角感覺都超級無敵趕時間這點我真的非常明白,所以後來才又開了一個新的坑試圖彌補自己在年少輕狂的時候犯下的錯誤,
新坑連結在這裡:The Marauders(I)千年秘寶
同樣的背景同樣的CP,只是換了人名跟一點設定然後背景設定成更大更長篇,我將會更詳盡地把該交代的東西給補完,也不會再趕進度了!(盡量啦我總是無法控制住自己)題外話。
但寫到現在其實還是很開心自己在這裡的幾年之內有獲得這些成長。而且我自己覺得幅度有點大(自己講
應該有吧?有吧?

ieri預計大概在50幾章左右會做完結,這篇在我心中一直是一個不完美的作品,但我會盡力將它調整到我認為可以的那一步。更新的頻率無法向大家保證,前面的章節偷偷更改的部分也無法隨時向大家報備,但我希望它可以在未來某天,當有人再次點進來的時候偷偷地給他一個驚喜。這是我所希望的,而且我會盡力去做。
真的非常感謝這一路來一直待在我身邊的大家。

偷偷補一篇關於這篇IERI的一個小小番外Why so serious


以下目錄+連結。


CH1   Sirius Black  #1
CH2   Hogwarts Express  #2
CH3   分類儀式 #6
CH4   狼人 #9
CH5   Lily Evans #10
CH6   麻瓜聖誕節 #11
CH7   人海 #14
CH8   情竇初開 #17
CH9   邀約 #21
CH10   渾拚柳 #24
CH11   Moretti  #27
CH12   魁地奇冠軍盃 #28
CH13   地牢裡的衝突 #29
CH14   夢魘傳說 #43
CH15   Sorcerer  #50
CH16   送別派對 #61
CH17   古里某街12號 #68
CH18   斜角巷的偶遇 #79
CH19   情愫 #87
CH20   The Marauder #98
CH21   密道盡頭 #106
CH22   保密誓言 #114
CH23   囈語 #125
CH24   坦承 #134
CH25   柏格的報復心 #146
CH26   選擇 #158
CH27   火苗 #166

愚人節特別短篇 - 玩火自焚 #176

CH28   O.W.Ls #184
CH29   出走 #195
CH30   意料之外的援助 #207
CH31   來自異國的訪客 #214
CH32   殊途 #222
CH33   第一場預賽 #231
CH34   耶誕舞會 #242
CH35   風雨中的第二場預賽 #253
CH36   改觀 #267
CH37   計劃 #274
CH38   新的學期 #281
CH39   少年心性 #289
CH40   交誼廳的聖誕派對 #297
CH41   遺產繼承 #304
CH42   波特式求婚 #311
CH43   豔陽底下 #319                                                                                                                                                      
CH44             婚禮 #327
                                                                                                            
CH45             爭執 #328
CH46             最深處的恐懼 #331
CH47             恍若隔世 #332
CH48             猜忌 #333
CH49             手足 #337
CH50              疑心 #338
CH51              禮物 #345
CH52              騷亂 #348

混更番外短篇I     一起外出購物 #353
混更番外短篇II   這是什麼時候拍的照片 #354

CH53              開戰 #358
CH54              預言之子 #361
CH55              騙局 #364
                                                                              
17

本文作者

  • 複雜魔法修習者
  • 71  325

麻油雞 @leetone1207

0
ch1 Sirius Black


  音樂的演奏聲鑽過狹小的門縫進到房間裡,待他繫好領結拖著腳步不情不願的下樓時晚宴已經開始一段時間了。天狼星皺著眉頭,絲毫不把母親稍早前對他的那番警告當一回事。

  餐廳上方的水晶吊燈映著燭光反射出點點碎金般的光芒,氣派非凡的大廳裡到處都是盛裝的各色男女。他們或坐或站,或顰或笑,在壁爐邊,在餐桌旁,甚至連碗櫥旁也有幾位盛裝打扮的小女孩聚集在一塊,從頭到腳仔細的評論著每一位經過她們身旁的男孩。

天狼星嘆了一口氣,繞到了離那幾個女孩子遠遠的地方。這種場合使他厭倦,覺得自己彷彿一個正在等待被買下的商品,他無法看透每一雙盯著他看的眼睛背後隱藏的情緒。

  放眼望去在場的不論是哪個成年人或者孩子,眼神在有意無意中都會不自覺的流露出一個共通點:傲慢。
  一股自認為純正血統總是高人一等的傲慢。
  他遠遠的對上母親的目光,那眼神裡透露出的冷冽與憤怒讓他明白今晚定是別想安穩地準時就寢了,難得他感覺今天應該可以早些睡的。11歲的天狼星嘆了口氣,眼下對他來說更要緊的問題是怎麼在這該死的場合打發時間,他倒是寧願像前幾天那樣繼續待在閣樓裡被關禁閉,至少這樣他的耳根子還能稍微清靜些。

  天狼星手插著口袋,面無表情的走到大門邊,還在猶豫著要不要趁機溜回房間時,身後一名少女突然開口喚了聲:「天狼星?」那語氣裡不含任何一絲不可一世的倨傲,天狼星腳步一愣。在場會用這種語氣對他說話的人除了自己那聽話乖巧的弟弟獅子阿爾發之外,也就僅有那麼一位,家族裡關係與他最為親近的表姐。

  「美黛?」他轉過身去。

  「是我,」美黛向他走來,棕色的長髮隨著她的動作輕輕擺動,一貫的溫柔微笑中帶了幾分淡淡的無奈,「怎麼苦著一張臉?」

  天狼星聳聳肩,環視著整座大廳,淺灰色的眼珠裡流露出一股不符合他這年紀所該有的茫然。美黛望著他,突然間苦笑起來,「聽說你收到霍格華茲的入學通知了。」

  「嗯,」天狼星心不在焉的回道,隨即自嘲般地笑起來,「布萊克家又出了個史萊哲林。」

  美黛同情地看著自己的小表弟,「也許你不會。」她說,對著天狼星露出鼓勵般的微笑,「但其實也不是所有學院的學生都那麼討厭史萊哲林。」

  天狼星沒有回答她,只是轉過頭出神地望著在這不合時宜的夏季裡燃燒得極為旺盛的爐火,鮮紅的火光倒映在他的臉上,使得原本蒼白的肌膚看上去彷彿是給鍍上了一層幾近妖異的紅。

  他完全不敢去想像要是自己真進了史萊哲林後會變成什麼樣子。美黛是這個家族當中少數進入史萊哲林之後還能像現在這樣保有理智的學生,但從這裡畢業的學生顯然還是血統狂熱的瘋子所佔得比例更多--看看他的家族,一個再明顯不過的例子。

  天狼星深吸一口氣,他閉上眼睛,暗自在心裡開始祈求。
  從小到大,他第一次如此衷心地期盼一件事。

麻油雞 @leetone1207

0
Ch2 Hogwarts Express



  時間是9月1日早上八點,倫敦的天氣好的有點過分。太陽自地平線的另一端升起,卻同時在天狼星的心底蒙上了一層陰霾。

  他鬱鬱寡歡的拖著行李箱呆站在車廂入口前,見鬼的天狼星‧布萊克居然也會有這種感覺,他悶悶不樂地想著。終於有個正當的理由能他藉此離開古里某街的12號鬼屋,他對此自然是感到十分愉悅,但只要一想到那面也許要讓他接續著再背七年甚至更久的銀蛇徽章與布萊克家的那句『永遠純淨』,他的胃還是忍不住感到一陣翻攪。

  年僅9歲的獅子阿爾發跟著母親沃波嘉一起送他到車站,與哥哥相同的淺灰色眼珠裡尚還帶著一絲懵懵懂懂的天真無邪,真是難能可貴,在這樣的環境之下。他趁著沃波嘉轉頭看著其他學生家長時怯怯地塞了個包裹到天狼星懷裡,「祝你好運。」他用稚氣未脫的嗓音低聲說。

  天狼星愣了一會,低頭看著那個包裹,又看了看眼前矮小的獅子阿爾發,一股複雜的手足之情頓時自心底翻湧起。他自然是不討厭小獅子的,那可是他的親生兄弟,只不過就是偶爾會對他那總是無條件順從的個性感到十分不耐。但他與獅子的感情也絕對稱不上和睦,至少他之前一直都是這麼認為的。

  汽笛聲響起,還待在月台上與家人做道別的學生們紛紛轉身開始小跑躍上車廂台階,天狼星也趕緊跟著跳了上去。他回過頭來,霍格華茲特快車開始緩慢地加速往前推進,一個轉角過後,所有前來送行的男女巫師們便全都給遠遠的被拋在腦後。

  天狼星離開窗邊,拖著自己的皮箱轉身去尋找另一節可以不受到干擾的車廂,無奈大部分的車廂此時幾乎都已經滿了,而在他好不容易終於找到一節還有空位的車廂時,一隻不知從何竄出的灰色短毛貓冷不妨地靠到他腳邊,毛茸茸的尾巴輕拍著他的腳踝,抬起頭對著他大聲的喵喵叫了幾聲。

  他還來不及反應過來,身後立即響起一陣匆忙奔跑的腳步聲。「你先別動!」兩個看上去比他大不了幾歲的男孩邊朝他大喊邊急急跑了過來,明顯地是為了他腳邊的那隻貓而來的。他不曉得自己為什麼要這麼仁慈,但還是下意識地抱起那隻正在喵個不停的貓放進其中一位男孩懷裡,他們連忙向天狼星連聲道謝。

  「這是我妹妹的貓,要是第一天就不見了我們這學期就完蛋了。」較高的那一位棕髮少年搔了搔懷中那隻貓的鬍鬚,小心翼翼地讓他坐穩在自己懷裡,又看了看天狼星身邊的行李箱。「需要幫忙嗎?」
  他低頭看著腳邊的那只大皮箱,無奈地點了點頭。

  獅子塞給他的包裹裡裝了一盒巧克力蛙與一張用歪歪扭扭的字體寫了“祝好運”的紙條,巧克力蛙,沃波嘉一直不肯讓他們吃的所謂垃圾甜食,天曉得獅子到底從哪弄來的這盒。

  天狼星不發一語地把玩著那盒巧克力蛙,假裝沒看見坐在他對面那個有著一頭亂糟糟黑髮的男孩藏在圓框眼鏡後方那雙閃閃發光的眼睛,不曉得為什麼,他心裡總隱約覺得有股不太好的預感。

  「你也是新生嗎?」那名眼鏡男孩率先開口問道,「我是詹姆,詹姆‧波特,你呢?」

  天狼星停下手中的動作,點了點頭,「天狼星‧布萊克。」他簡短地說。

  詹姆的肚子在同時傳出了一震驚天的巨響,兩個男孩的動作頓了一下,然後詹姆哈哈大笑起來,「我從昨晚開始就一直興奮到沒時間吃什麼東西。」他坦承。天狼星看著他,又看了看手中的巧克力蛙,想了半秒之後立即將巧克力蛙拋給坐在對面座位上的詹姆。

  詹姆十分精準地接住他拋過去的巧克力蛙,就問:「你不吃啊?」

  「我覺得你看起來比我餓多了。」

  戴著眼鏡的瘦小男孩嘻嘻笑著道了聲謝後立即動手拆開包裝,並趕在盒中的巧克力蛙跳遠之前就在半空中將它給抓在了掌心,天狼星吹了聲口哨,詹姆抬起頭來:「你也覺得我有加入魁地奇球隊的潛力對吧?噢──又是梅林,這張卡我已經有七張了,你要嗎?」

  「我可沒說過這種話。」天狼星說,一邊伸手接過詹姆遞過去的巧克力蛙卡。

  「但你的眼神出賣你了。」詹姆一口咬掉巧克力蛙的頭,「說不定我能成為歷年來最年輕的球隊成員呢!」

  「但是一年級新生不是規定不能加入球隊嗎?」

  詹姆臉上閃著異常自信的光采,「我知道啊,但說不定我能破例呢!」

  推著一台裝滿零食的推車挨個車廂販售的女巫前腳才剛離開詹姆及天狼星所待的那節車廂,後腳就有另一名紅髮女孩哭著衝進他們的車廂裡頭。詹姆還樂兮兮的盤腿坐在座位上忙著拆開更多的巧克力蛙包裝,與天狼星正大聲地談論著自己的巧克力蛙卡收藏,誰也沒心思去注意到那個新進來的女孩。

  那名紅髮小女孩進到車廂後看也沒看他們一眼,只立即躲到另一邊無人的座位上坐下,臉貼著玻璃窗,小小的身子幾乎縮成了一球。幾秒過後另一名頭髮油膩膩的小男孩也跟著鑽進車廂,他一屁股坐在女孩對面的空位上,深色的眼珠緊緊盯著眼前的小女孩。

  「我不要跟你講話。」小女孩用哽咽的聲音說。

  「為什麼?」那名油膩膩的小男孩立即問。

  「佩妮恨──恨我,因為我們看了鄧不利多的來信。」

  「那又怎樣?」

  小女孩生氣地瞪了他一眼:「她是我姊姊!」

  「她不過是個──」小男孩也有些生氣的說,但話到嘴邊立即住口,那名紅髮小女孩正忙著偷偷拭淚,並沒有注意到他說了什麼,「可是我們要去了啊!」小男孩及時改口,「我們現在就要到霍格華茲去了!」

  小女孩點點頭,嘴角終於有了點笑容。

  「妳最好是在史萊哲林,」那個油膩膩的男孩開心地說。而原先對他們的出現顯得興趣缺缺的天狼星與對面那個男孩聽到這話也忍不住扭過頭去側耳細聽。

  女孩抹掉了臉頰上的淚痕,「史萊哲林?」

  「誰想要進史萊哲林啊,那我得趕快溜了,是不是?」詹姆笑嘻嘻的看向天狼星。

  天狼星陰鬱地瞥了他一眼,「我們全家人都在史萊哲林。」他說。

  「哎唷,」詹姆又說,打量著天狼星,「不過你倒還挺正常的嘛。」

  天狼星聞言嘻嘻一笑,看著詹姆,「也是,說不定我能打破傳統呢。」


×××

CH3 #6

Nini @a917308563

0
哈囉麻油雞大大(呃)我是NINI嗨嗨

由於這篇是天自所以不支持一下對不起我自己😃
我覺得文章可以再加長就是,
但幸好英文部分只是人名和一些簡單的學院名之類的
不然我就完蛋了XDDD
是說第二章的大標沒打上,還有我也不知道要說些什麼
因為故事的走向好像還沒出來,目前都只是一些敘述
或者摻雜原著,所以等麻油雞大大的故事出來啦✌

對自身上所流的純淨巫師血脈的傲慢。

還有這句有些怪怪的兒(還是我的問題XDDD?
那就期待下一章囉我們要一起奮鬥一起愛獸足(握拳

麻油雞 @leetone1207

0
嗨NINI
不知道為什麼看見自己被叫大大有點不好意思
叫麻油雞三杯雞豆乳雞都沒關係(欸你)只要你覺得順口就好>_0

非常感謝你的理解Q_Q

大標部分謝謝你的提醒,剛剛有補上了>_0
然後太短這個點我之前也有這麼想過..之後的章節我會盡量加長一點的

另外關於血脈的這句話
原本想要表達的意思是: 那些比較血統狂熱(?)的純血巫師們對於自己身上所謂乾淨的、沒有混雜到麻瓜基因的魔法血液感到非常驕傲,覺得自己血很純很高尚所以高人一等

好像有點越描越歪,算了反正就大概是這個意思(自重)

真的非常謝謝你喔Q___Q

Nini @a917308563

0
不會不會,豆乳雞還頗順口XDDD
還有血統那部份的內容含義我完全可以理解唷!
是說那句對自身上所流的純淨巫師血脈的傲慢。
對自身上所流的,應該要是對自己身上所流的?
因為我研究了一下發現也可以拆開組成"自身"
但這樣會前後文不搭-上所流的?
所以應該是對自己身上所流的?(開始霧煞煞

那就期待下一章囉加油^___^

麻油雞 @leetone1207

0
CH3 分類儀式



  數千隻漂浮在半空中的蠟燭將這座偌大的長方形餐廳點綴得溫暖明亮,剛踏入此處的一年級新生有半數以上全都吃驚的抬起頭癡癡望著上頭魔法天花板所顯示的迷人夜空。天狼星走在隊伍中央,面無表情地聽著火車上那名哭泣的紅髮女孩興奮地在與身邊的新生討論著她曾在《霍格華茲,一段歷史》當中所看到的關於這片天花板的章節。

  麥教授領著他們走到餐廳最前端的角落,所有新生們全擠在一塊瑟縮著等著傳說中的分類儀式開始。面對眼前那來自圍繞著四大張長餐桌而坐的學生們的好奇眼神,天狼星突然覺得自己很像某種被關在籠子裡供人賞玩的動物。

  一名全身溼答答的矮胖棕髮男孩縮在詹姆身後不斷發抖。「怎麼辦,」他聽見有個女孩擔心的說,「我哥哥告訴我分類儀式很可怕,他們會不會要我們一個個到中央去做些什麼?」

  「我什麼都還不會啊--」另一名瘦小的男孩害怕地看著教職員餐桌,「他們會不會因為這樣就直接要我再提著行李回去倫敦--」

  新生們恐懼的擠在一起不斷交換著絕望的語言,其中甚至還有喃喃的咒語複誦聲。慈祥的老校長坐在教職員餐桌正中央,此刻正撐著下巴感興趣的對著這批躁動的新生們眨眼睛。
 

  「布萊克,我聽說妳的表弟也在這次的新生名單裡啊,他叫什麼名字?」一名紅髮男孩側身探向離她有幾個位置遠的水仙,史萊哲林的餐桌尾端從剛剛開始便一直有著小小的騷動。

  「天狼星。」水仙頭也不回的應了聲。

  餐廳的吵鬧聲在麥教授抱著木凳及分類帽進來後逐漸平息下來,待原先惶恐的擠成一團的新生們全都乖乖排好隊伍之後,她便開始照著姓氏依序唱名:

  「波川.歐佛雷!」
  被點名第一個上場的歐佛雷全身不斷顫抖,他害怕地看著麥教授手中抓著的那頂破舊的帽子,直到詹姆不懷好意的從背後推了他一把將他推出人群,他這才不情不願的拖著腳步慢吞吞的移動到滿臉不耐的麥教授眼前。
  

  「我不會咬你,親愛的孩子。」在麥教授將分類帽戴到他頭上時,那頂破舊的帽子突然開口,「我只是一頂普通的小帽帽。」

  歐佛雷嚇得差點要暈過去,「赫夫帕夫!」十秒不到的時間分類帽立即高聲喊道,右邊數來第二張長餐桌爆出一陣歡呼聲,歐佛雷隨即解脫似地脫下帽子搖搖晃晃的朝赫夫帕夫的長餐桌跑了過去。

  「艾克利.莫賽博!」
  「史萊哲林!」最靠近大門的那張長餐桌爆出一陣掌聲。

  陸陸續續唱了10幾名新生向前,天狼星身邊的一名女孩此時突然發出一聲嗚咽。他豪不費力的認出這是那個方才在湖邊伸手拉了火車上那名哭泣的紅髮女孩一把的棕髮女孩。她低著頭,臉上的表情被淡棕色的長髮遮掩住,無法看出她到底是不是在哭。

  就在天狼星還猶豫著要不要上前去安慰她分類儀式根本沒什麼好害怕(但他其實也有點害怕)的同時,站在前方的麥教授突然高聲喊出他的名字。

  「天狼星.布萊克!」
  戴上分類帽前的最後一刻他清楚地看見最右邊那張屬於史萊哲林的長餐桌上的狀況,那兒有數名表情各異的學生正努力伸長了脖子想看清他的長相,但只一瞬間的時間,他的視線便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又來一個布萊克,啊,讓我想想該把你分到哪兒…史萊哲林?」分類帽的聲音在他的腦海中響起,「但你的本質…野心十分足夠,也渴望展現自己…渴望反抗現實…啊,讓我仔細想想…我得仔細想想…你有史萊哲林需要的特質,但葛來分多似乎也同樣適合…」

  「葛來分多。」天狼星閉著眼睛堅定地想著。

  「…但史萊哲林同樣也會很適合你。」

  「葛來分多。」他死命地想著,聽見分類帽在他耳邊輕聲嘆了口氣,「既然你這樣想了,那麼最好就是去葛來分多!」帽子在他頭上對著整個偌大的餐廳大聲喊道。

  最裏側的長餐桌那裡爆出了一陣震耳的歡呼聲,而離出入口最近的史萊哲林則陷入一片死寂。水仙不敢置信地看著咧嘴大笑、還坐在前方矮凳上沒有移動的天狼星,完全不敢相信自己剛才究竟聽見了什麼。

  但天狼星似乎絲毫不在乎這點,他笑容燦爛地脫下分類帽走向屬於葛來分多的長餐桌,稍早前替他搬行李的那對兄弟卡洛與保羅也在這群歡呼的人潮裡面,在他坐定了之後他們還不忘湊過來開心地拍拍他的肩膀。
 

  火車上那名哭泣的紅髮女孩莉莉也接在他後頭進了葛來分多,天狼星讓出位子給她時她絲毫不領情,雙手抱胸绷著臉就轉向另一個看不見天狼星的方向。油膩膩的男孩賽佛勒斯.石內卜則是如他所願進了史萊哲林,魯休斯.馬份甚至還在他坐下時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他對馬份家族可從來就沒過什麼好感。

  一會後詹姆也被分到了葛來分多,分類帽幾乎是一碰到他的頭就立刻大聲吼出他該去哪兒,他嘻嘻笑地坐到天狼星面前的空位,一副勝利者的姿態,「我就說你很正常吧!」

  「莉亞.莫蕾蒂!」

  那位剛才似乎在哭泣的棕髮女孩跌跌撞撞的走向擺在教職員餐桌前方的矮凳。原先坐在天狼星旁邊十分吵鬧的卡洛與保羅兄弟倆立即安靜下來,害得原本在一旁忙著嘻笑打鬧的詹姆與他也莫名跟著感到一陣緊張。

  他們兄弟倆專注地盯著餐廳前方許久,在女孩頭上停留了將近一分鐘的分類帽才終於做出決定:「葛來分多!」帽子大聲喊道,保羅哀吟了一聲,卡洛則是如釋重負般的垂下肩膀。莉亞脫下分類帽後立刻淚眼汪汪的朝葛來分多的餐桌衝來,毫不在乎地一屁股擠進天狼星與卡洛中間,擠的天狼星發出一陣十分不滿的抱怨。(「抱歉,天狼星。」卡洛無奈地對他說。)

  「妳害我輸了5加隆,」保羅不情願地嘆了口氣,「我本來賭它會把妳分去赫夫帕夫。」

  「該死的,」莉亞完全無視卡洛發出的抗議聲,隨手扯過他的長袍袖子擦乾自己臉上的眼淚鼻涕,「它剛才還問我要不要去史萊哲林,說很適合我,嚇死我了。」


×××


CH4  #9

羅絲絲 @royal91129b

0
親愛的三杯麻油雞大人,小女子有個極為無禮的請求,還請豆乳雞大人莫怪罪。就是啊――
妳的兩個稱呼看起來都好好吃哦,不知道麻油雞大人有沒有什麼跟食物比較沒關係的稱呼呢,我怕我一個不小心大開殺戒血濺當場AvA

好了來說正經的
其實我從第一章開始就有在發漏,只是太忙了所以沒有回覆ww
簡單來說我對這篇文莫名地有種期待((?
有可能是因為它是【天自】,也有可能是因為三杯麻油豆乳雞(這啥)寫故事的方法完全抓住了我的胃口~
所以還是那句老話:三杯麻油豆乳雞加油期待下一章~~~~(氣喘吁吁)

P.S話說Leah是女主角嗎?:O

麻油雞 @leetone1207

0
嗨NINI
我昨天發完第三張就跑出去了所以沒想到你居然回覆的這麼快速!

這段我看完表情已經從o_o變O口O了
呃呃呃呃呃呃我也好亂囧
自身 上 所流的
當初打的時候就不太想加個己因為覺得這樣字有點太多(你少來)

我可以明白你在說什麼但其實說真的我也不太明白該怎麼解釋Q_Q
盡力了真的(欸)

但還是非常謝謝你肯理我嗚嗚


---

嗨羅絲

那你就吃吧-///////-(自重)
這樣你餓的時候就隨時都會想起我了(欸你)

謝謝你Q____Q
被鼓勵的感覺真的好飄飄然,但是三杯麻油豆乳聽起來其實有點像什麼有毒化學物質
多重料理方式感覺很好下飯
氣喘吁吁什麼啦XDDDD


是的她就是女主角喔>__0


謝謝你們的留言嗚嗚我覺得好溫馨,我愛你們Q_Q(別趁亂告白

麻油雞 @leetone1207

0
Ch4 狼人


  詹姆也許是這世上唯一一個有辦法在天狼星開口之前就能理解他想說什麼的人。

  大多數的時候他們只需要透過眼神就能會意彼此的腦子裡正在計畫著什麼,天狼星十分滿意這種完全不需多費口舌的情況,這意味著詹姆的智商與他處在同一水平。而事實上,他們倆也的確是同屆學生裡表現最為出色的兩位,甚至可說是絕頂聰明。

  最為可貴的就是他們甚至連闖禍的能力也不分上下。

  詹姆開始覺得他們需要一張資訊詳細的地圖的時候已經是接近聖誕假期的時候了,一開始美其名說是為了幫助同院記憶力較差的同學們能夠更快速的找到抵達正確教室的路徑,實則是為了讓自己在晚上披著隱形斗篷偷溜下床時能夠更方便的摸清四周究竟有哪些死角適合躲避在走廊上巡邏的師長,再後來呢,就是為了雷木思了。為了那個與他們同寢室,性格溫和謹慎,看上去時常是一副病懨懨模樣的雷木思‧路平。

  雷木思的身形要比同年紀的男孩們還要再稍微瘦了一點,且也不像並不是很在乎自己身體隱私的詹姆及天狼星,瘦削的雷木思格外惜肉,幾個同寢的男孩們在入學一段時間以來,幾乎沒有任何見著雷木思像他們那樣直接穿著一件內褲就在寢室裡頭四處走動的印象,天曉得究竟是為了什麼,明明他有的在場的每個人也都有。

  而在這其中最讓人在一的一點,就是雷木思那規律的讓人完全無法裝作沒有發現的消失頻率。

  剛開始的時候他們對於雷木思時不時的告病號缺課並沒有多加注意,只當他是一位體質特別孱弱的可憐男孩。直到次數越來越多,他的理由也開始出現越來越莫名其妙的趨勢。而在他消失幾天後的再次出現時,身上往往伴隨著更多不知從何而的傷痕,模樣也一次比一次更憔悴,天狼星這才不得不去注意到他每次消失的時間似乎都正好是滿月。

  但不論他們怎麼用盡各種不同方法旁敲側擊的詢問,雷木思始終沒有正面回答這個問題,更多時候他甚至乾脆裝作自己聽力不好以閃躲這些令他感到十分困繞的問題。

  這不能怪他,男孩們彼此心知肚明。要是他們的臆測屬實的話,雷木思現在所擁有的東西有可能會在瞬間就被全部剝奪殆盡。男孩們無可奈何,甚至幾度考慮要放棄,但最後終究還是讓自己的好奇心占了上風。他們一直等到下個月雷木思又再次告病休息的時候,才藉著黃昏時的光線披上詹姆的隱形斗篷,偷偷摸摸地跟在雷木思身後溜進醫院廂房。

  三人踏進醫院廂房時正巧看見龐芮夫人捧著一盒藥箱子匆匆從辦公室裏頭走出,她先是站在原地四處張望了幾下,確定四周沒有其他學生之後才帶著雷木思腳步迅速地走出城堡。他們專挑有樹叢掩蓋的陰影處行走,兩人一路無話,並不時回頭小心查看是否有被任何好事的學生給發現。披著隱形斗篷躲在後頭跟蹤的幾個男孩們緊張地放慢了腳步,在心裡瘋狂祈禱著對方不會發現他們腳底下草皮那詭異的痕跡。

  隱形斗篷非常完美了遮住了三個小男孩的身形,他們死命拉著斗篷不讓傍晚的涼風將斗篷颳起任何一個有可能導致他們被發現的小角,小心翼翼地摸索著靠近前方的兩人,然後發現龐芮夫人一直到來到了渾拚柳面前時才停下腳步。
  天狼星屏氣凝神,看見龐芮夫人掏出魔杖對準了大樹上的某一點之後,渾拚柳便靜止不動了(這讓詹姆嘖嘖稱奇了一下),然後雷木思趕緊抓住這短短幾秒鐘的空檔,熟練地往樹根的部分鑽去,兩三下便不見了人影。
  一切似乎隱約有個譜了。

  「也許…」詹姆在他們目送龐芮夫人離開後慢悠悠的開口,「我們該跟著進去看看?」

  「但我們不知道那是通往哪裡的…」彼得怯怯地說,「萬一在途中碰到雷木思而且他──他-」他恐懼的嚥了一口口水,儘管他的下一句話說的極其小聲,但還是被一旁的天狼星聽見了。後者與詹姆交換了一個眼神,目光又轉向那株暫時看似無害的大樹一眼。

  「你覺得呢?」天狼星問。詹姆皺著眉頭,側過頭看著正從遠處地平線開始逐漸攀上夜空的滿月,考慮再三後才不情不願地做出決定,示意兩位好友先行撤回校內再做討論。
  但他們當然不會在這麼早的時候就乖乖回到葛來分多交誼廳裡。

  晚餐時因為隨時要注意雷木思的動靜導致他們實在無法專心吃飯,直到現在終於可以稍微暫緩一下,一踏上入口大廳的階梯後他們立即有志一同地認為廚房是他們現在最好的一個去處。

    不巧的是有著這種想法的人似乎不只他們幾個,他們踏進廚房時才發現一小群家庭小精靈正圍在莫蕾蒂家的兄妹三人身邊,爭先恐後地搶先為三兄妹送上食物飲料。卡洛連忙將散落在桌上的羊皮紙及羽毛筆全都推到一旁,半瓶墨水還差點因此被他打翻,但似乎完全沒人在意這件事。

  「莫蕾蒂!」詹姆脫下隱形斗篷立即高聲喊道,一屁股坐到卡洛身邊的空位,「能在這裡見到你們真好!」

  莉亞稍稍往旁邊挪了個位子好讓天狼星與彼得能坐到食物附近。

  「那是隱形斗篷嗎?」她盯著詹姆手邊的隱形斗篷,「卡洛,那跟爸給你的那件一樣嗎?」
  卡洛好奇地接過詹姆遞過去的隱形斗篷,仔細的翻看了一下,「我想沒錯,」他披上斗篷,低頭看著自己隱形的身體,「畢竟他們說過這東西不是只有一件,只是數量稀少。」

  「你們也有?」詹姆驚訝的瞪著三兄妹。

  「不然你以為我們平常晚上怎麼溜出來的?」

  「那這又是什麼?」天狼星看著卡洛剛推到一旁的羊皮紙。

  「地圖。」莉亞簡短地說,「霍格華茲的地圖。」

  這句話在一瞬間吸引了詹姆與天狼星的注意力。

  「包含密道,但我們目前只發現這三條,」保羅指了指其中一條標示在三樓某個雕像後頭的通道,「對了,據說活米村那兒最近這陣子突然多出了一間鬼屋,而且一出現就成為全英國鬧的最兇的鬼屋。」他像是突然想到似的補了一句。

  「不會這麼巧霍格華茲正好有條密道是通往那裏的吧?」天狼星狐疑地問道。

  保羅打了個響指,「正是這個,我們也在猜。」


×
  雷木思一直到隔天午餐時間才歸隊,看上去確實又是一副大病初癒的樣子。瘦削的臉頰及頸項上毫無意外地又多出了幾道傷痕,有些甚至還蔓延到更下方的部分。微微凹陷的眼周多了一圈深深的黑眼圈,嘴角掛的那抹微笑也虛弱的讓人看了有些於心不忍。不知怎麼地,看著這樣的雷木思,他們突然可以肯定他藏在長袍底下的身體肯定還有更多的傷痕。

  但詹姆與天狼星絕對不會因為他看起來很虛弱就輕易地放過他。

  周末的例行勞動服務一結束,他們便拉著雷木思旋風似的趕回宿舍,彼得氣喘吁吁地跟在後頭,中途還差點迎頭撞上鬼鬼祟祟探頭探腦的卡洛與莉亞。他們正準備往飛七的辦公室前扔幾枚屎炸彈將他引出來,好讓剛才被逮住的保羅有機會逃走。

  「好樣的!」天狼星大笑著朝他們喊道,莫雷蒂兄妹笑容滿面的回頭向他們豎起大拇指。

  「我看葛來分多離學院杯是越來越遠了。」詹姆笑嘻嘻的說。

  「但是他們也很常被加分呢,」剛緩過氣來的雷木思扶著床柱坐下,「史拉轟上次不是才誇獎過莫雷蒂曾經是義大利以製作魔藥聞名的純血巫師家族嗎。」

  「那是曾經,要是我沒記錯的話,莉亞似乎是在第一堂魔藥學就把自己的大釜給煮溶了,」天狼星擠到雷木思身旁的空位,「談些正事吧。」

  聽見關鍵字的彼得立刻起身鎖上寢室房門,雷木思還來不及反應詹姆便冷不妨地從他的另一邊竄出,與天狼星各按住他兩邊的肩膀,並且由詹姆率先開始發難。

  他先是裝模作樣的清了清喉嚨,用十分真誠的眼神看著雷木思,「我們是朋友對吧?」

  「是啊。」雷木思困惑的皺起眉頭,「怎麼了嗎?」

  「那…你覺得朋友之間最重要的一點是什麼呢?」

  雷木思又皺眉,實在搞不懂眼前幾名友人究竟又在搞些什麼。天狼星在旁邊看了也無奈地嘆了口氣,與詹姆交換了一個眼神後才緩緩開口:「我想是信任,對吧?」

  棕髮少年的眼底瞬間閃過了一絲複雜的情緒,他偏過視線,低低地嗯了一聲。他面前的詹姆一看見之後立即又將自己的臉湊了上去,就是要讓雷木思乖乖看著他的眼睛。「我們是朋友對吧?」他又不依不撓的問了一次。

  「是。」雷木思心虛地再次將眼神撇開。

  「最近我們發現了一些事情,想跟你求證,以朋友的立場。」詹姆友好地說,「當然我們也明白先逼你開口是不道德的,為了證明我們的誠心,所以我們必須先跟你坦承一件事:上回你告病號缺席那幾天,我們在傍晚的時候偷偷跟在你跟龐芮夫人後頭出了校門…」

  雷木思聞言瞬間抬起頭來,臉上滿是驚愕:「你們不會──」

  「喔,我們會的,我們當然會。」天狼星說,表情是鮮少出現的認真。雷木思呆愣了好幾秒,心裡瞬間炸成了一鍋。

  「然後你猜猜我們看見了什麼?」天狼星又說。

  雷木思沒有回答,只頹然的垂下頭。他自己心底也清楚,這件事不可能永遠瞞的過他們,每逢月圓就要定時請假的學生怎麼能不引起同儕的好奇心。更何況對方是還是詹姆•波特與天狼星•布萊克,全校腦筋最好的兩位新生。他們定是猜中了些什麼才會如此急著跑來向他確認。


  他還清楚地記得第一次看見鄧不利多出現在自己家中,並親口告訴他可以前來霍格華茲上學時心裡的那種興奮與不可思議,還以為自己終於能擺脫原本那悲慘寂寞的命運了呢,沒想到最害怕的事情還是發生了。命運難道真的要這樣對待他嗎?就在他以為自己已經可以擁有不同的生活的時候,再這樣毫無預警地狠心將這一切都從他的手中狠狠奪去。

  「你們就直說吧…」他近乎絕望地說。

  「我們前幾天剛好從莫雷蒂兄妹那裡聽見了一個消息,據說附近的那個活米村那兒最近突然多出了一棟鬧鬼鬧得十分嚴重的鬼屋,附近的居民都繪聲繪影地說那裏時常會傳出厲鬼淒厲的尖叫,整棟屋子每一處都封的嚴嚴實實,讓人完全無法靠近…而其中最為神奇的一件事呢──」天狼星故意拉長了尾音,「就是那棟被村民稱為『尖叫屋』的鬼屋,似乎正好就有一條密道連接著霍格華茲校園外的那株渾拚柳,雖然這消息還沒被證實,但可信度似乎特別高…」

  雷木思抬起頭看著他們,又再度垂下目光:「但是你們究竟是怎麼──」

  「你先別管我們究竟是怎麼知道這些事情的,你只要告訴我們,你是不是相信我們,是不是有什麼事情沒有告訴我們?」詹姆立即就道。

  他覺得自己安靜的彷彿過了有一個世紀這麼久的時間,這期間內幾位男孩始終絲毫不差的維持著一樣的姿勢等待他的回答。一直到最後,他終於還是下定決心般地深吸了好幾口氣,用細的不能再細的聲音悄聲說:「也許…也許確實就是如同你們所猜測的那般…」

  雷木思緊閉著雙眼等待著預期中會聽到的訕笑聲及離開的腳步聲,就像他小時候遇到的情況那樣,不管任何人,只要一聽到他是狼人的這個消息,就全都會立刻驚慌的從他身邊遠遠逃開,好像深怕他會突然發狂失控咬了他們一般。

  但是出乎意料之外的───鑽進他耳朵裡的卻是天狼星和詹姆放心大笑的聲音。

  「其實我們早就這麼猜了,只是想聽你親口告訴我們。」詹姆嘻嘻笑著揉亂雷木思的頭髮,後者一臉茫然,「所以你之前害怕的是什麼,怕我們會因為這件事情就疏遠你嗎?」

  他輕輕的點了點頭,詹姆發出一陣像哭又像笑的嚎叫,「我才不在乎,天狼星也不在乎,彼得也不會在乎!那不過就是你身上的一點───一點--」他皺著眉頭思考,「毛茸茸的小毛病!」

  「那聽起來活像他養了隻脾氣很壞的兔子。」一邊的天狼星誠懇地表示。


  詹姆哈哈大笑,雷木思愣了愣神,半會過後他才終於意識到詹姆剛才那番話究竟意味著麼,一直到這個時候,他才終於發自內心的笑了出來。
  


×××

161023補

其實我相信這部分要分成好幾章仔細去描述說明肯定是辦得到的,但是就像我首樓的說明,不曉得當時候的自己到底在趕什麼進度,也許是覺得男女主角到這種時候還沒有擦出任何火花實在詭異,但這些事情又必須要先交代,想帶過又無法整個完全帶過,結果就變成如今的這個四不像的模樣XD
後來要仔細改其實說真的也改不出什麼了,連載文幾乎都是牽一髮而動全身的啊,這部分改了的同時也代表著很多後續部分都還要再跟著做更改,改到要全部翻新也不是不可能,實在是一個非常浩大的工程_(:з」∠)_前後看了幾次才改得這樣,不過說穿了其實也只是稍微拉長了一點趕時間的部分還是一樣趕,我明白XDD
真的非常抱歉弄成這樣,為了彌補自己的罪孽後來也去寫了另一篇新的,這裡就...我盡力啦Q_Q對不起大家


CH5  #10

麻油雞 @leetone1207

1
ch5 Lily Evans



  自從雷木思終於向幾人承認了他們的臆測屬實之後,為了以行動向他表明三人對他的支持與對這份友誼的重視,男孩們立即就著手開始研究起所有與狼人有關的任何消息。

  而根據他們在黑魔法防禦術課程中曾經聽過的部分資訊來說,多數典籍上記載的狼人都只會對人類造成威脅,近幾世紀以來鮮少有過狼人會主動攻擊人類以外生物的其他消息傳出,除非牠們是真的餓到受不了了。

  那天變形學課上詹姆的視線一直緊盯著坐在黑板前方那隻眼睛周圍有著方框花紋的虎斑貓,臉上罕見地出現了認真嚴肅的表情,「我記得那些書上都說,那毛茸茸的小東西對動物沒有影響對吧?」

  天狼星也盯著那隻虎斑貓,淺灰色的深邃雙眼瞇了起來,「是啊。」他說,「你想的跟我想的是同一件事,對吧?」

  「我想沒錯。」詹姆又說,「如果說…只要不是人形的話,那麼這一切就好辦了。」他轉過頭盯著天狼星,後者又扭頭看著講台前的麥教授,兩人悄悄在桌面下互碰拳頭達成共識。
  「今晚就先從禁書區開始找起。」

  他們從最基礎的原理及注意事項開始,一直到所有有登記的化獸師身家資料全都被他們給翻了個底朝天。那段時間每晚禁書區的入口每到特定的時間就會被一股神秘的力量從外頭打開,但不論飛七用了什麼方法,始終無法找到究竟是誰偷偷摸摸的躲在暗處動手腳。為此他甚至懷疑到了常駐霍格華茲的那些幽靈們身上,使得他與那些幽靈們原本就不甚和睦的關係又重新落到了一個全新的低點。

  而詹姆與天狼星在這段期間內甚至還學會了如何不留痕跡的向麥教授打聽所有在書上所查不到的化獸相關資訊,無奈這位嚴肅拘謹的教授並沒有他們想像中的如此容易攻破,時常讓他們花費了大半天的時間旁敲側擊卻總是只能敲出其他他們早已在其他地方就得到過的資訊,對於他們的化獸學習並沒有達到太大的幫助。

  詹姆小心翼翼地從書架高處搬下一本布滿灰塵的厚重巨書,上頭的燙金字體已經剝落了大半,他翻到目錄處迅速地看過一輪,發現有疑似可以派上用場的資訊後立即發出低低的呼哨讓不遠處的天狼星過來。

  「你瞧,這可有一本真實記載何謂走火入魔的書了:喪失心智、無法控制自身的魔法,更嚴重者甚至有可能從此變成一具行屍走肉──」

  天狼星發出一聲像是讚嘆般的聲音,「真是富有挑戰,我喜歡。」

  「還有這個,你看看,噁--」詹姆做了個嘔吐的動作,嫌棄地將手中的書推到天狼星面前,「你看,16世紀有個女巫成功化獸成了一隻猴子並混入猴群之中,結果被猴群中的猴王給看上並且還被猴王給上了…噁。」

  天狼星皺眉:「這上面到底都記了些什麼東西?她為何不變回人呢?」

  「據說後來還真的生下了一隻不知道究竟是什麼的生物,這裡還有圖呢,你瞧。」

  「我不想看,你給我拿開。」天狼星一把搶過那本書並強制將其闔上,嫌惡地塞回原本的位置,「你要是覺得太無聊的話,不如先想想我們之後該在哪裡練習實際操作。」

  「寢室不行嗎?」

  「這真是我聽過最糟的提議了…」天狼星忍不住說,但尾音未落,他卻突然凍結在了一個奇異的姿勢上。男孩淺灰色的眼珠驚恐地掃向禁書區書架後頭的位置,「你聽見了嗎?」他用輕的不能再輕的氣音問道,一邊的詹姆早已退到他身邊,以最快的速度攤開原本擱在一旁的隱形斗篷瞬間將兩人給罩住。

  他們都還來不及低頭檢查斗篷有沒有完全遮蓋住兩人的身體,飛七那張滿布著惡意的臉就緊接著從禁書區的入口處探了進來,「這下被我逮到了吧!」他凶狠地說,目光不斷地在這條狹長的走道上來回巡視,「躲在哪裡了啊?出來,剛才的說話聲我都聽見了,讓我逮個現行,這次一定要將你們倒吊在地牢的天花板上讓你們苦苦求饒…」

  詹姆與天狼星幾乎是立即趴了下來手腳並用地悄悄滑進了書架的陰影處,仔細確認過沒有任何露出在斗篷外的部位之後,兩人這才大著膽子緩緩移動到了離飛七極近的位置,趁著他怒氣沖沖地踏進禁書區深處那瞬間一下跨出了原先所待的那個位置。

  天狼星在詹姆準備離開時一下拉住他的睡袍後擺唉了一聲,詹姆停下腳步,扭過頭來就順口問了一句做什麼。

  「給我30秒。」他迅速從睡袍口袋裡掏出自己的魔杖,確認飛七人還在書櫃深處之後立即對準了禁書去那扇門低聲念了一句咒語,然後是碰的一聲巨響,門扉在他們面前迅速地摔上並且緊緊鎖住。裡頭的飛七瞬間回過頭來急急衝到入口處,這才發現門已經被從外頭用咒語給鎖上,他憤怒地狂拍著鑲嵌在木門上的玻璃片,詹姆差點就要忍不住大笑出聲。

  「當作是個教訓,他幾乎就要跟鼻涕卜一樣煩人了。」天狼星說道,收回魔杖與詹姆轉身就準備要離開。
  然後是一聲陰森森的『喵』。

  男孩們的動作又停了下來,他們在斗篷底下迅速交換了一個眼神,靠近入口處的書架深處突然出現的兩顆圓圓的陰森光點,那光點逐漸朝兩人靠近,直到走到了月光照射到的部分,光點的本體這才完全出現在他們面前。

  一隻毛色髒兮兮的皮包骨怪貓站在月光之下,反射著詭異光芒的眼珠緊緊盯著兩人所站的那個位子。不知道為什麼,他們心裡總有股奇異的感覺,這隻貓看的見躲藏在斗篷底下的兩人。

  拿勒絲太太抖了抖兩只毛茸茸的耳朵,又朝兩人所站的地方喵了一聲,然後壓低身子做出了準備狩獵的姿勢。

  詹姆與天狼星瞬間邁開腳步跳過那隻貓大步衝出了深夜的圖書館。

  他們跑的太快又不受控制以至於幾乎無法完全讓隱形斗篷將兩人的身影安然地給隱藏住,在距離胖女士畫像還有約莫10公尺距離的時候詹姆更是直接一把扯開了隱形斗篷,對著畫像中老大不高興地皺起眉頭的胖女士大吼大叫的喊出了這次的通關密語。

  在兩人加速衝進葛來分多交誼廳時遲來的報應終於來了,詹姆一頭撞上了手上正抱著一大堆巨書準備上樓的莉莉。小女孩被撞的一個踉蹌,懷中的書掉的四處都是。莉莉回過頭來生氣地瞪著這名不禮貌的來者,一看見詹姆的臉,那張好看的小臉蛋轉瞬間變成了另一副樣貌。

  「怎麼又是你!」她生氣地說,「又闖了禍了是吧!又害葛來分多被扣幾分了?你們這兩大丟分大魔王!」

  詹姆嘻嘻笑地看著她,「晚安,伊凡,妳的眼睛可真美。」他蹲下身子準備要伸手替莉莉將書撿起來,但莉莉卻搶在他撿起第二本書之前一把推開他的手。

「我不需要你幫忙!」她氣急敗壞地搶過詹姆懷裡的書,匆匆收拾了一下現場的一片混亂之後立即抱著那疊厚重的巨書頭也不回的跑上通往女生寢室的階梯。

  從那天晚上開始之後詹姆就變了,只要莉莉一出現在他面前,他就會立刻變成一個毫無思考能力的低能兒,只會一直傻愣愣地盯著紅髮少女一個勁地傻笑。而他本人則是堅稱自己只是因為戀愛了。


×
  第二年的聖誕節假期如期而至,入口大廳外頭的階梯處擠滿了準備返家過節的學生們。其中也包括了裹著厚斗篷厚圍巾的莉莉及莉亞,她們肩靠著肩,緊靠在一起站在階梯最底處,正忙著再跟幾位要留在學校過節的同學們揮手道別。

  天狼星推了推詹姆的肩膀示意他看過去,「你的莉莉寶貝。」他嘲弄地說。詹姆露出夢遊般的表情,「她真可愛,不是嗎?我早該發現的,原來真愛一直就在我身邊…」

  「可憐才幾歲就遇到真愛,」天狼星看著他的表情就搖頭,「你連多方嘗試的機會都沒了。」

  這次的聖誕節假期當中唯一一個要回家的彼得坐在屬於自己的那只大皮箱上,肥短的雙腿在空中晃啊晃的,「現在就遇到真愛會不會太早?」他好奇地問。

  詹姆扭頭朝他露出一個『說了你也不會懂。』的表情,「那是因為你們還沒遇到,所以才不懂。」

  前來接送返家學生到車站的無人馬車依序緩緩駛進霍格華茲大門前,詹姆奮力擠上前去,趁亂握住了莉莉的手,「再見,莉莉!」他熱情地說,莉莉驚恐地後退一步,極力想將自己的手從詹姆掌中抽出,無奈徒勞無功。

他不斷拉著莉莉的手熱情地叮囑她在假期間可千萬要注意保暖,態度熱情到差點沒將莉莉給嚇得半死。她驚恐地看向詹姆後頭的雷木思,但後者只是朝她露出一個無奈的微笑。

  「聖誕快樂。」雷木思遠遠的用唇語對她說。

  「他是撞到頭了嗎?」一邊的莉亞忍不住站到天狼星身邊低聲問道,被凍的微紅的臉上同樣寫滿了驚恐。

  「差不了多少,」天狼星不太真心地嘆了口氣,「前幾天撞到伊凡就變成這樣了,直嚷著說是遇到真愛了。」

  莉亞笑出聲來,「希望等你遇到真愛的那一天不會步上詹姆的後塵,」她輕輕拍了拍天狼星的後背,臉上掛著異常慈愛的微笑。天狼星回過神來,伸出手來與她緊緊擁抱一下後便退回雷木思身邊目送他們離開,詹姆則是堅持替莉莉將行李搬上馬車後才依依不捨的回到朋友們身邊。


×


  時間往往在不經意間就悄悄地以極快的速度無聲無息地溜走,轉眼間就到了六月中,暑假前的最後一天。史萊哲林今年毫無意外的以450的高分贏得學院盃冠軍,與墊底的葛來分多之間相差了整整200分。

  莉莉在走廊上憤怒地朝詹姆咆哮:「就是因為有你們這群闖禍精到處鬧事才葛來分多的分數被扣到只剩下那麼一點!你們到底要害葛來分多被扣多少分才會甘心!」

  詹姆無辜地眨著眼睛,他剛想從背後對石內卜下咒卻不巧被莉莉給逮個正著,這段期間裡她對詹姆的厭惡指數簡直是每天都呈倍數成長,「總是鬼鬼祟祟的跟在小勒後面想趁機對他下咒,你以為這樣很有趣嗎,波特?」

  「是他總是鬼鬼祟祟的跟在我們後頭想害我們被退學啊,莉莉…」詹姆無辜地說,聲音聽上去一點底氣也沒有。

    一邊的天狼星有些看不下去,皺著眉頭就大聲說道:「伊凡,那的確是鼻涕卜那傢伙先動了手我們才會回擊的。」

  「你當然總是替他說話!」莉莉轉向他吼道,「這裡有誰不曉得你們這兩個討人厭又自大吵鬧的混蛋是一夥的!」

  「莉莉──」

  「不要叫我的名字!你真讓我感到噁心!」她失控地朝詹姆大吼道,用盡力氣朝他投去一個最嫌惡的憤怒眼神,「小勒比你好多了,你知道嗎!」她拉著愣在一旁的莉亞,腳跟一轉便急匆匆的走了。

麻油雞 @leetone1207

1
Ch6 麻瓜聖誕節



  這是個沒有月亮的夜晚。

  13歲的莉莉抱著一大疊報告需要的參考書與雷木思一起離開圖書館。她十分欣賞個性隨和溫雅的雷木思,總感覺這個男孩身上自然而然地就散發出一股溫和而堅定的氣質,與波特及布萊克的那股頑劣完全不同。但也就因為這個原因,她對於如此溫和的雷木思怎麼會與葛來分多那兩位丟分英雄走在一起這事感到非常不能理解。

  聽見莉莉這番疑問的雷木思側過頭來,臉上掛著一貫溫和的微笑,「他們很好的,莉莉,」他笑意吟吟地看著她,「我很感激他們。」

  「我只覺得波特是個目中無人又自大幼稚的混蛋。」莉莉皺著眉頭說,繞過走廊轉角停在胖女士的肖像前(『美若天仙。』胖女士最近十分注重外表),「一點也不覺得他哪裡好了。」

  「妳若仔細觀察他,就會明白我在說什麼的,莉莉。而且上回詹姆才在變形學的測驗上拿了一個超乎期待的O呢。」雷木思又說,莉莉正想開口回些什麼,男孩身旁那條通往男生宿舍的樓梯口卻在同時突然傳來另外兩個男孩吵鬧的說話聲。


  「我上次還親手把他塞進消失廚櫃裡頭,怎麼可能這麼快就脫困!他幾乎要跟山怪一樣蠢,哪找的到辦法脫困!」天狼星的聲音說。

  「但我傍晚確實在醫院廂房門口看見他了啊!」

  「啊哈!所以那表示他還沒復原!」

  「不不不,後來我還在轉角聽見麥教授朝著莉亞大吼大叫,似乎因為就是莉亞在那個白癡的點心裡灑了疣疥粉。」

  天狼星與詹姆同時大笑出聲,「這女孩太棒了──」他忍不住說。

  不加掩飾的猖狂笑聲在樓梯間引發的回音還沒完全消失,詹姆與天狼星的身影便從樓梯轉角的陰影處閃了出來。睡袍外只另外罩了一件斗篷的詹姆一看見站在樓梯口的莉莉後右手立即跳上了自己的頭髮上,棕褐色的眼珠裡滿是驚喜:「莉莉!妳好嗎?」

  「晚安,雷木思。」莉莉拋下這句話,隨即頭也不回的爬上另一條通往女生宿舍的樓梯。


  她辛苦地抱著厚重的書籍踏上鋪了軟地毯的樓梯間,在推開寢室大門後又在原地稍微愣了一下。難得這時間同寢的所有女孩們都在,甚至連晚間時刻時常缺席的莉亞今晚都沒有跑到外頭去溜達(她堅稱自己只是去蹓貓,但她的貓現在幾乎是胖成了一顆毛球)。她抱著自己的胖貓Gigi與愛麗絲趴在同一張床上,與瑪麗正出神地聽歐汶比手畫腳地描述著她在麻瓜研究課上聽見的麻瓜生活方式。

  莉莉走回自己床邊草草整理了下,一邊笑著側耳細聽室友們的談話內容,她脫掉外罩的長斗篷一屁股坐到歐汶身旁的空位,「妳們要真是那麼想知道的話,下學期可以考慮來跟我們一起修麻瓜研究啊,可以知道更多事情。」

  「說到這我就不懂了,莉莉,」愛麗絲撐起身子,「妳自己就是麻瓜出身的女巫,怎麼還會想修麻瓜研究?」

  「站在巫師的立場看來,麻瓜的生活方式應該也是挺有趣的吧。」莉亞若有所思地捲著自己那頭淡棕色的及腰長髮,一雙淺棕色的眼睛試探性地悄悄往莉莉所在的方向飄去。

  周遭的幾位室友們也跟著露出了同樣的眼神,莉莉皺眉,嗅出了空氣中那股不對勁的氣息。「妳們在計畫什麼?」她懷疑地問。

  「瞧妳這口氣!別說的好像我們一肚子壞水似的嘛。」歐汶親熱的挽住莉莉的手臂,「剛才在妳回來以前我們討論過啦,就只是想去麻瓜的世界逛逛,見識見識不一樣的東西。」

  「那挺好的啊。」莉莉說,「有什麼問題嗎?」

  「這問題可大了。」莉亞說,一邊打了個響指,「我們完全看不懂麻瓜那個什麼…地貼的路線圖,不曉得該如何移動啊。」

  莉莉瞇起眼睛嘗試消化莉亞剛剛的那句話:「…地鐵嗎?」她懷疑地問,對面的莉亞啊了一聲,連忙說了好幾句沒有錯。

  「所以,莉莉──」歐汶夥同愛麗絲與瑪麗全都擠到莉莉身邊將她給嚴嚴實實地包圍在幾人中央,哀求般地看著她,「能不能帶我們去--」

  四名小女巫將莉莉團團包圍住只為了央求她在即將來到的聖誕假期間大發慈悲地帶領她們到麻瓜世界去長長見識,順道體驗所謂的無魔法生活,而這其中甚至還有兩位是來自古老的純血巫師家族。莉莉的視線從每個女孩臉上輕輕滑過,那一張張寫滿了哀求的小臉蛋此時看上去顯得特別可愛。

  片刻的沉默,然後五個面面相覷的女孩突然抱成一團笑倒在地上。

  「妳到底答不答應啊!」瑪麗咯咯笑著伸手去搔莉莉的胳肢窩,她連忙尖叫著閃躲。「妳們想什麼時候去?」

  「今年的聖誕節假期如何?」莉亞直起身子,她的長髮亂的簡直像是剛被頭鷹馬啃過,「我們也想知道麻瓜是怎麼過聖誕節的!還有那個什麼──那個──聖誕市集!」她興奮地尖叫道。

  莉莉沉吟了一會,「我想我們家要再塞進四名女孩應該是沒有什麼問題。」她抬起頭來,在看見另外四位室友們全都露出大為動容的表情後又連忙補上一句:「但是我還是先寫封信回去問問我爸媽再───」一句話都還來不及說完,一群女孩便又尖叫著撲上前去,莉莉頂著一頭亂髮與被扯得亂七八糟的制服大笑著從人群當中爬了出來,腦海中突然浮現出四年前的景象──


  『麻瓜出身會有什麼影響嗎?』
  『不會。』賽佛勒絲說,黑色的眼珠裡滿是堅定。
  『那我就放心了。』


×××

CH7  #14

義大利金霜 @lovebooks60429

0
嗨~麻....油雞= =(不知道要叫啥比較好
我是金霜喔~~(握手
其實我一直有再追文,只是每次我都潛水(別打我!!
不過我終於浮出水面換氣了哈哈哈!!!
這篇跟我在月台看的一篇很像,女主角好像叫Lnyx還是什麼我忘了...
請問是麻油雞寫的嗎??(謎:你形容的那麼不清不楚誰知道你在說啥
不過我很喜歡這篇喔!!!人物感覺都很可愛-W-
期待下一章~~~~

麻油雞 @leetone1207

0
嗨金霜

哈哈哈叫什麼我都沒關係啦油雞聽起來也不錯啊XD

我之前有在月台發過(大概2010或2011的時候),可是我的女主角一直都是Leah
所以你說的那篇我就不太清楚了喔>_0

非常感謝你喜歡這篇Q_Q
這對我來說是一個很大的鼓勵

沒意外的話現在每隔一天就會更一次(′‧ω‧‵)

麻油雞 @leetone1207

1
CH7 人海

  「莉莉,莉莉妳再跟我們說一次麻瓜都是怎麼過聖誕節的啊?」

  「撲克牌不會爆炸?那不是很無聊嗎?」

  「所有人都追著一顆球跑有什麼好玩的?」

  「照片跟畫像都不會動?那不是很可憐嗎?」

  「莉莉,我們該怎麼跟你的姊姊成為朋友!她會討厭魔法嗎?

  火車進站前幾名女孩全緊張的擠在莉莉身邊七嘴八舌的討論著,一張張稚氣未脫的臉蛋上滿是緊張與興奮交雜的情緒,但她自己倒是不擔心這些,唯一令她感到擔心的是佩妮。不曉得當她看見家裡一下子湧進五名小女巫時會有什麼反應,也許她會像以前那樣氣的整張臉都漲成了難看的醬紅色,也許在整個聖誕節假期裡她會連房門都不肯踏出一步。莉莉偏著頭,後者感覺挺有可能的,說不定佩妮會連跟著父母一起來車站接她們都不願意來。

  她們興奮地走下火車,遠遠的便看見伊凡一家人正站在路障附近等待她們。出乎莉莉意料之外的,滿臉不情願的佩妮居然也跟著父母親一起出現在了月台上。

  「那就是你姊姊嗎,莉莉?」瑪麗看著一直盡力跟周遭所有人群保持距離的佩妮,「她看上去臉色好像不太好,病了嗎?」

  莉莉這才突然想起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她連忙停住腳步伸手拉住另外四位女孩,「我姊姊佩妮對巫師的看法就跟中世紀的麻瓜一樣,所以妳們…記得千萬別惹她生氣,千萬不要。」她認真地強調道,尤其最後一句話,完全就是對著莉亞說的,後者則是露出了羞答答的微笑。

  同樣放假回家過節的詹姆與天狼星正好在此時吵吵鬧鬧的走到她們附近,他一瞥見莉莉,立即露出了大為動容的表情,奮力擠過身旁那群不斷吃吃傻笑著的女孩朝她們走來,「莉莉!妳──」


  「我很好,滾開。」
  「第374次。」天狼星湊到莉亞耳邊低聲說。

  「突破500那天一定要跟我說。」莉亞咯咯笑道。

  「一定。」


×


  儘管在這之前已經做了無數次的行前教育,甚至連麻瓜購物商圈的照片及地圖也沒少讓她們看過,但等真的到了當地時,女孩們幾乎是一出地鐵站就全都愣在了當場。

  放眼望去到處都是攜家帶眷雙手提滿採購成果的麻瓜家庭,不論是年輕的、老的、高的、矮的、胖的甚至瘦的,只要想的到的體型與人種這兒幾乎通通都有。那洶湧的人潮跟魁地奇世界杯簡直沒兩樣,她們還沒來得及停下腳步仔細欣賞週遭的景象,一臉焦慮的莉莉便連忙將幾個女孩通通拽到一旁較無人經過的小角落。

  「記住,要是不小心走散了,找個電話亭撥打我給妳們的這隻號碼。」她分別將五張小紙條塞進她們手中,「萬一距離已經拉開太遠了,那就找條沒有人的巷子去搭騎士公車,回到我寫給妳們的這個住址。」

  「莉莉,妳真好,」莉亞大為動容地握住她的雙手,「我們一定會緊緊跟著妳的。」

  但她就是那個第一個,也是這群人裏頭唯一一個被人潮給沖散的傢伙。

  大夥一直等到覺得週遭似乎安靜的有點異常的時候才發現莉亞不知何時已經不見了蹤影,一群女孩瞬間亂炸了鍋,「我本來以為她只是正好再看什麼東西才一直都沒說話,」第一個發現的歐汶淚眼汪汪地說,「等我回頭的時候就已經完全找不到她在哪裡了。」

  雖然已經做好心理準備,而且她也比在場的任何一個人都更明白那個莉亞絕對不可能會有事,但等到事情真的發生時,莉莉那雙漂亮的橄欖綠眼睛裡還是立刻就被慌亂的情緒給填滿。

  愛麗絲彷彿看穿莉莉的心思,上前溫柔地摟住她的肩,「她不會有事的,她可是莉亞呢。」她那和善的圓臉此時看上去出奇地療癒,「她不是連飛七的追擊都能躲掉嗎,一定不會有事的。」

  莉莉抿了抿唇,「但願如此…」這世界上可不是所有人都像飛七那樣。

  週遭來來往往的麻瓜們像浪潮一樣一波又一波的逐漸將莉亞從莉莉一行人身邊越推越遠,13歲的少女將手藏在口袋裏頭緊緊地握住自己的魔杖,那可是她現在唯一的依靠。一個僅剩的,卻不曉得是否能在此時使用的依靠。

  年僅13歲的她礙於限制並不能在這波洶湧的麻瓜人海裡施法,要是有人想在這對她不利她更是完全無法立刻還擊,但要是再這樣隨波逐流下去──她忍不住驚恐的回想起昨天在莉莉家看的麻瓜肥皂劇劇情:迷路的小女孩獨自走在街上,然後突然從後方伸出一雙不認識的手將她一把拉進巷子裡───
  「啊啊啊啊啊啊啊──」一只有力的手猛地從人群裡伸出,並一把將她拽到附近的窄巷裡,「放開我!放開!小心我──」

  「莉亞!」一個她再熟悉不過的嗓音從上方傳來,「看清楚,是我!妳瘋了嗎!」

  天狼星。

  黑髮男孩低下頭關切地看著她,在她抬眼對上那雙灰色眼睛的瞬間,心裡突然湧出一股莫名的安心感,幾秒前才剛緊繃到最高點的神經瞬間鬆懈下來,在意識過來之前身體已經下意識地撲上前去緊緊抱住眼前的天狼星。

  「怎麼──」他先是怔了一下,然後溫柔地伸手回抱住她,一邊輕拍著她的背,「妳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莉亞這才如夢初醒般的回過神來,馬上推開一臉無辜的天狼星,警惕地瞪著他:「那你呢?你又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他寧願去替鼻涕卜洗洗那頭油膩膩的頭髮也不想承認自己其實是和詹姆走散了。

  「我──我來看看這有沒有賣摩托車什麼的…」天狼星搔搔頭,「妳知道的,一種麻瓜的交通工具。」

  這倒是實話,但他在看見莉亞那雙好看的淡棕色眼睛狐疑地瞇起來之後心裡卻莫名感到一陣心虛,那神情簡直跟麥教授每次在走廊上逮到他們準備惡作劇時所露出的表情一模一樣。他有些尷尬地環視著四周,想了半晌後才再次開口:「妳怎麼會獨自出現在這裡,卡洛跟保羅呢?」他問道,很高興地發現莉亞的注意力在一瞬間就被轉移掉。

  莉亞嘆了口氣,「我是跟莉莉她們來的,但走散了,」她不安的扭頭看著巷子外洶湧無比的購物人潮,一把抓出口袋中莉莉剛才塞給他們的紙條瞄了一眼,「你知道這附近哪裡有公共點話嗎?」

  「是公共電話,莉亞,我剛才看見那附近有一個。」天狼星看到她的眼裡閃過一瞬間的恐懼,「要我陪妳去嗎?」


  他們擠在狹窄電話亭裡研究了好一段時間才終於摸索出正確的使用方式。多虧了詹姆,若不是他為了追求莉莉所以硬拖天狼星跟著一起修了麻瓜研究,他們倆個到現在肯定連話筒的正確方向都搞不清楚。

  莉亞抓著話筒笨拙地撥出了莉莉所寫的那個號碼,幾秒過後原先緊張的表情突然變得驚喜無比。天狼星無趣地背靠著牆守在電話亭外頭,莉亞的說話隔著一扇門斷斷續續地鑽進他耳朵裡。

  說真的他還是第一次看見這女孩露出那麼驚慌無助的模樣,與平時在霍格華茲裡的她簡直是兩個完全不同的人。她能毫不在乎的把疣疥粉灑進伊凡.羅西兒的點心裡,又把飛七的愛貓塞進空盔甲裡好幾次、夥同他與詹姆一起把威脅要將她倒吊在地勞裡的飛七倒吊在入口大廳的水晶吊燈上、在魔藥學課上因為“不小心”手滑了一下把整個裝滿青蛙腦的大碗倒扣到莫賽博頭上,甚至在艾福瑞出言侮辱莉莉時當場精準地發出一記詛咒打中對方的門牙,瞬間就讓他的門牙暴長到胸口,逗得附近的學生們各個笑得上氣不接下氣的,也因此分別替她自己贏得了好幾回的勞動服務作為懲罰。

  但這樣看似天不怕地不怕的她卻會害怕獨自一人待在像這樣一個充滿了麻瓜的地方,這種奇妙的反差感不禁讓天狼星突然對眼前這名女孩產生了極大的興趣。

×××

CH8  #17

殘月 @enzo

0
麻油雞大大好〜

很喜歡你的文章,但英文看到霧煞煞(誰叫你英文那麼爛)

親世代的管理員好像是阿破•普哥,不是飛七……的樣子(是說名字怎麼那麼奇怪)

是蛇院的轉學生這一篇嗎?如果是的話,那•就•太•好•啦!那一篇是經典啊啊啊!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