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刺客女巫3:背叛】更新至第三十五章

發表於

妙麗·瑪莉娜 @sunny1255

0
@lovebook12
是關沒錯的^^
但還有「其他人」在她的?(賣關子)
(請繼續看下去吧~

庭潔~我❤赫夫帕夫~ @janet

0
@sunny1255
我也想要訂閱!
好好看喔~
作者文筆真好

妙麗·瑪莉娜 @sunny1255

0
@janet
謝謝你喜歡^^(更新會標的
還是有待進步的空間啦XD
有需要改善的地方也歡迎提出哦~

妙麗·瑪莉娜 @sunny1255

0
第二十六章/關
聖誕節假期的某天下午,喬按著一個擁有許多按鈕的設備和一個聽筒和某個人滔滔不絕的聊天。關不知道母親手上的到底是什麼東西,只知道那是可以聯絡人的一種物品。

更令人不解的是,她的母親說話到一半居然開始痛哭失聲,在一旁的關連忙遞衛生紙給自己的母親,她很少看喬哭泣過。
過了幾分鐘,她掛斷電話。關疑惑的指了指電話問道:「那是什麼?為什麼妳……哭了?」
喬不帶任何感情的扯了扯嘴角,和關解釋電話的名稱與操作,同時回答她的第二個問題。「我說過,這次的聖誕節會有些不同,對吧?」關點頭,喬繼續耐心解釋:「我知道妳對於父親一無所知,所以我想……應該是時候讓妳知道關於你父親的一切了。」

*****

一個頭髮花白的女人前來應門,一看到喬直接給她一個溫暖擁抱。「好久不見!蘿絲!快點進來!」
這棟房子很大,和關的家很不一樣。家裡看不到任何魔法的蹤跡,但在客廳上鎖的櫃子裡放著一個奧利凡德的魔杖盒。

「那是妳父親的魔杖。」喬朝櫃子裡的魔杖輕點頭,心中的一道鎖緩緩打開。「我把它找回來了。」「找回來?」她向關開啟一段記憶:她的父母親想要帶走關,而她的父親為了保護她和母親而喪命。

關頓時感到一陣頭暈目眩,她不敢相信自己的家人曾經互相殘殺,宛如兇猛的野獸。
喬輕柔的將記憶的傷疤闔上,溫柔撫去並不再去想那段無法抹滅的痛苦回憶。
「妳叫關•羅伍德森,對吧?」女人問道,看向牆上的照片。「我是妳的奶奶,諾拉。」她仔細打量著關,慧黠的紫眼看近她的內心。「不需要緊張,親愛的。」她握住孫女的手,傳來一陣暖流。「妳失去父親時是我幫忙照顧妳的呢!」「請問,我爸爸長什麼樣子?」關小心謹慎的說道,臉頰泛紅。

她喜歡這位慈祥的老奶奶,雖然她不知道有關父親家人的一切,但她立即喜歡上了這裡。

諾拉朝關招手,將她帶往房間裡木製的梳妝台前。「這是妳的爸爸,親愛的。」諾拉慈愛的看向一臉驚訝的關。
關感覺到了她父親的死帶給家人們的震撼。雖然他們並沒有表現出來,但他們的內心出現了空洞,以時間當作材料填補悲苦洞穴。

她看著梳妝臺上的照片,是父母親的結婚照。照片裡的父母微笑著,笑得真誠又燦爛。父親身穿剪裁合身的黑色西裝,母親手拿粉白相間的玫瑰捧花,毫不掩飾自己沙漏型的好身材。

「媽,這位是……?」一位高大的男士走向前,吸引關的目光。
她突然愣住了。站在她面前的這位男人和她的父親異常的相像,同樣金黃小麥色的頭髮與碧綠得像翡翠般的雙眼。唯一不同的是,他戴著一副黑框眼鏡,不然關差點就將他認為是自己已逝的父親了。
「這位是關•羅伍德森,你弟弟的女兒。」諾拉在一旁解釋道。「你當時在歐洲,所以沒看到這個可愛的小傢伙……她小時候的髮色和約瑟夫一模一樣!」諾拉愛撫般的摸著關的頭,一邊和她介紹。「這是妳的叔叔,扎克。」

扎克微微笑,嘴巴成了一眉彎月。「妳好啊!不介意我幫妳取個小名嗎?這樣比較好記。」關頷首答應。扎克思考了幾秒鐘,決定將關取名為藍莓。「妳的眼睛乍看之下是藍色的,但其實帶有點紫色……或許還有些綠。」「那是光線形成的吧?」關不相信。扎克指了指鏡子,將關微駝的背挺直。

「仔細看,其實妳會發現自己的特徵。」他眨眼看著鏡中的關,對自己取的名字感到十分滿意。

他說得沒錯,關和自己的父母親很像。這是關完全沒有想到的,她很驚訝的發現自己和別人的些許不同。「我知道妳,新聞上有報導關於妳的消息。」扎克輕聲細語道,關清楚的感覺到他的呼氣。「我知道妳經歷了很多不好的事情,但要堅持下去,因為妳是獨一無二的。」語畢,關的淚水在眼眶裡打轉。

她抱住扎克,內心的大浪波濤洶湧。「我會盡力而為。」她微笑著,走出房門外。
「關,這是妳的爺爺。」回到客廳,關看著坐在沙發上的母親與爺爺,他的心房敞開得有如燦爛陽光。「你是……爆竹?」關疑惑的問道。蘿絲對她使了個責備的眼色,卻被爺爺爽朗的笑聲掩蓋。「沒關係的,蘿絲!沒錯,我是個爆竹,對於魔法世界略知一二。」

經過一番談話後,關覺得自己真的喜歡上自己素未謀面的家人,也更加了解自己的父親。

她不會再為家人而自卑。

妙麗·瑪莉娜 @sunny1255

0
@janet
@Yuqi
@elizabeth957
@my62
@a0985302647
@anniechu930308
@breee778899
@hk123
@max4413
@mirrorevil
@kerrrd222
這個片段原本要加入預言(還是算了吧~
其實這情節已在我腦裡醞釀很久XD

庭潔~我❤赫夫帕夫~ @janet

0
@sunny1255
沙發~(用力跳
預言?什麼預言阿?

妙麗·瑪莉娜 @sunny1255

0
@janet
預言在關和翠絲暑假時去占卜的那段哦~
那時關還不知道自己有人格分裂><

嵐嵐 @a0985302647

0
@sunny1255
瑪莉娜加油!
不管怎麼寫我都支持喔!

妙麗·瑪莉娜 @sunny1255

0
@a0985302647
謝謝嵐嵐!(抱)
有人支持太好了(不像我家人(喂
敬請期待吧~

嵐嵐 @a0985302647

0
@sunny1255
不客氣喔!
很高興讓你覺得有人支持呢!(說什麼鬼啊

妙麗·瑪莉娜 @sunny1255

0
第二十七章/關/佐伊/艾薇/琴
關清楚自己身在何處。
她遊走在森林間,用各種感官體會這座美麗的翠綠森林。她往森林深處前進,卻發現了一片五彩繽紛的花海,宛如世外桃源。
但她覺得很不對勁,似乎有人在跟蹤她。

突然,一道藍色光球朝她襲來。
關蹲下躲開攻擊,抬頭直視前方。是上次的那個女孩。「佐伊。」關知道了女孩的名字。「我知道妳的名字了。」

「妳終於沒有那麼傻了。」佐伊冷冷的說道,黑色口罩下的臉似乎充滿憤怒。
「我一直都在幫妳收拾殘局,但妳從來沒有要謝謝我的意思。」「不,不是這樣的……。」「妳用憤怒灌溉我使我茁壯,讓我變成妳的報復工具。但我不想這樣,妳只會越做越糟糕並逃避現實。」佐伊插嘴,慍怒的雙手握拳。

「夠了,佐伊!」一個充滿威嚴的聲音響起,艾薇身穿著巫師長袍,手裡緊握著魔杖顯現出她的憤怒。
艾薇的短髮是紅棕色,藍色的眼睛裡原本充滿了知識,現在被憤怒填滿,宛如一桶滾燙的油澆灌在藍色深海中。

「她創造我們是要來幫助她的,而不是像妳這樣不合群又反社會!」「她對這個世界的種種不平與憤怒,一直找不到出口發洩。我這樣做,她的心也會踏實些。妳看不出來我都在幫她嗎?」

「別吵了!」關大吼,淚流滿面。
「我不希望妳們因為我爭吵,現在和睦相處比較重要不是嗎?」「可是她……。」艾薇似乎想說什麼,但還是垂下眼簾。

*****

在雷文克勞的交誼廳內,關不小心睡著了。
她坐在靠近爐火的座位熟睡著,眉頭緊皺,看似睡得很不安穩。
「喂!學黑魔法的!」五年級的若雨•林說道,她一臉憤怒的看向睡著的關,忿忿不平的踢了她一腳。
「哇啊!」關從椅子上跌下來,巫師長袍差點著火。「看妳睡死了好心叫妳,結果好心沒好報。現在是不是要準備分裂了啊?」若雨沒好氣的說完便匆匆離去,但旁邊同學交頭接耳的交談聲依舊讓她感到不舒服。

而且是極度不舒服。

若雨和其他兩個女孩輕蔑的看了關一眼後便離開了交誼廳,連聲道歉都沒有。
她在她們的眼裡看到了鄙視、輕蔑、傲慢、偏見……種種負面評價像拳頭般打在關身上,打得十分到位又結實。

*****

我清楚我的心已累。
但我可以讓她消失。
消失在……我•眼•前。

*****

佐伊知道自己要做什麼。

他媽的麻煩製造機。佐伊厭煩的想著,卻又對殺人這種快感著迷。

殺人可以有很多方法。
其他人是準備被折磨的作品,她是控制生死的藝術家。

殺人是種血淋淋的藝術,只是有些人反對罷了。如果可以,她會在短暫的時間內完成作品。

但在這之前,她必須和別人約法三章。

佐伊離開交誼廳走到走廊上,走廊上空無一人。
對她來說,這是個好機會。

佐伊翻動著匕首,她定神一看,視線移到一旁的女生廁所。廁所裡傳來若雨和其他女孩嬉鬧的聲音,聽起來是在討論剛才所發生的事。
她毫不猶豫的往廁所走去,卻只在洗手檯附近看到兩名女孩。
「若雨在哪裡?」她冷冷的開口,其中一位女孩發覺不對勁的徵兆,拉了拉身旁的另一個女孩想要離開。

「妳找她要做什麼?」較為大膽的女孩問道,剛才的那副厭惡嘴臉再度浮現。
「妳怕我嗎?」「不會。」另一個女孩想要拔腿就跑,但回答問題的女孩一把拉住她的手不讓她離開。

「不值得存活。」佐伊咬牙切齒的說道,將匕首握緊。「妳自己知道做了什麼嗎?當妳欺負關的時候有想過如果妳被欺負了是什麼感覺嗎?」
勇敢的女孩啞口無言,只能說出一句話。「不知道。」

「像這樣。」佐伊快速抓住想要逃跑的女孩的手腕,女孩想要尖叫,嘴巴張得大大的。

但她早已沒有了聲音,沒有人聽到她的喊叫聲。

鮮血從她的脖子流出,鮮血染紅了長袍。
佐伊割斷了女孩的脖子與血管,她的手上全沾滿了鮮紅色血液。

女孩愣了愣,一時反應不過來。
「怕了嗎?」佐伊問,面無表情的她看著女孩,殺人對她來說是多麼的輕而易舉。
其實佐伊根本不必問就已知曉一切,女孩的眼裡逐漸產生畏懼的神情,恐懼填滿了她的雙眼。

她放聲尖叫,跑出廁所卻在門口被佐伊攔下。她用匕首朝女孩脖子輕輕一劃,氣管與血管瞬間斷裂,源源不絕的血液毫不留情的在廁所裡掀起腥風血雨。

「發生什麼事了?」若雨從廁所隔間走出來,害怕的問道。她看到廁所地板上的血跡與屍體,害怕的倒退好幾步。
一陣恐懼感瞬間流竄全身,毛骨悚然。
她撞到了一個人。

佐伊抓住若雨的手扳到身後,再將她強行壓制到一旁的牆壁。
「妳可以保證我不再動關一根寒毛嗎?」
「我為什麼要和妳保證?」若雨問道,一臉茫然。「如果妳做不到,那我們都有麻煩。別逼我。」佐伊耐著性子和若雨好好說話,但她似乎並不領情。「關我屁事。」

「Eviscerated。」

佐伊留下了兩具被割喉的屍體和一具開腸破肚的屍體便離開了,琴看到屍體後嚇壞了,連忙逃離現場。

自從假期結束回到霍格華茲後,這是她第一次輾轉難眠。

妳是個作品,我是個藝術家。

妙麗·瑪莉娜 @sunny1255

0
@janet
@Yuqi
@elizabeth957
@my62
@a0985302647
@anniechu930308
@breee778899
@hk123
@max4413
@mirrorevil
@kerrrd222
(其實該算昨天了(已過12:00
裡面的若雨其實是真有其人,但我把她……和睿新一樣
都是不討喜的傢伙><
被欺負慣了,自然而然就會心累,也不想再去處理那些事了
(只會讓你心煩而已啊~
註:Eviscerated有把內臟挖出來的意思

阿轟 @max4413

0
@sunny1255

這個殺人文章很有趣呢~
這篇文我以後一定會用來參考的www

妙麗·瑪莉娜 @sunny1255

0
@max4413
那你之前不來留言(被打
好啊~能夠當你的參考是我的榮幸
(文筆奇爛XDD(請斟酌觀看^^

妙麗·瑪莉娜 @sunny1255

1
第二十八章/艾薇/佐伊/琴
「關是個婊子。」佐伊在雷文克勞宿舍裡以磨刀石緩緩磨著她心愛的匕首,對於剛才校長與多位理事的判決結果十分不滿。

關因為有人格分裂在醫院就醫,同時在最近幾天的審判中獲判無罪,但她在霍格華茲殺人的行經還是驚動了整個學校。
多位學校理事在三位女孩子們的喪禮過後對於她的行為進行開會檢討,校長雖極力挽留但最後還是敵不過理事們的決定——讓關退學。

難能可貴的是,校長不顧理事們的反對,決定讓關在霍格華茲多留一個星期作為觀察。

「妳知道的,我們是關的一部分,妳罵關是婊子也等於在罵我們。」艾薇不滿的挑眉道,看著佐伊試圖讓匕首的刀鋒更加鋒利。
「我可是有和那個若雨商量不要欺負關,但她卻一副他奶奶關我屁事的樣子。」佐伊不在乎的聳聳肩,眼神往正在練習瑜伽的琴看去。「不然妳可以去問琴,她已看過我完美的藝術作品了。」
「妳是指那三具屍體?」「不然他媽的呢?」語畢,繼續用力的打磨匕首。

艾薇走向一旁睡眼惺忪的琴,琴看到艾薇前來便停下了做瑜伽的動作。「怎麼了?昨天晚上我根本睡不好……。」「是因為佐伊吧?」琴點點頭,伸了伸懶腰。
「她真的有和那個若雨商量,就像她說的……完全沒有用。」琴嘆口氣,看向躲在暗處的佐伊。「我第一次贊同她的話……關是個臭婊子。每次我們享樂的時候都沒有她的份,她太可憐了。」

「如果我們試圖讓她改變呢?」艾薇試探性的問,琴搖頭。「妳知道要改變關有多麼困難,我們連她的興趣都不知道,只知道她沒有主見,自卑又……。」琴頓時打住,原本充滿睡意的雙眼瞪大。「除非我們……。」艾薇點頭不語,一陣靜默宛如黑布似的頓時覆蓋了兩人的對話。

「我不想融合,我們可是真的『人』,才不是關那個賤貨。」佐伊在遠處表示自己的意見,把玩了幾下她磨得光鋒利的匕首。
「要不是我們互相交換上場,關怎麼活下去?她的人際關係實在爛到爆炸,我從來沒有看過有人那麼邊緣。」她輕鬆自如的操作著匕首,俐落的做了幾個攻擊動作。

「很高興妳至少沒有那麼反社會。」艾薇微笑,勾起一邊唇角。「我並沒有反社會到那種程度,我只是想著該怎麼樣才能踢遍所有人的……。」她輕輕扯了扯嘴角。「開玩笑的。」

在一旁思考的琴開口,神情認真:「艾薇曾經畫過我們每個人的畫像——還畫的超級美,美到所有人都拿去起鬨……但是我們從來沒有和關好好談過,甚至見面,對吧?」在場的兩個人因為琴的話頓時沉默不語,最後是艾薇打破了沉默:「我看過麻瓜裡像我們這種例子的相關資訊,我們可以請求莉雅醫生的協助。」

「說到莉雅醫生,有誰還有再看到艾倫嗎?我是指親吻關的男孩……。」艾薇和佐伊搖頭,挑眉怒視著琴。
「我知道了,那是我的錯……我不該大嘴巴……。」琴連忙道歉,看了看在場上的關。

頓時,那道背影突然顯得既孤獨又寂寞。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