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世代】【與波西傑克森同世界觀】弗萊家的孩子們(更至第二年:第十一章)

發表於

阿轟 @max4413

0

【第二年】
第八章





「小海~妳今天也要去看克里迪克嗎?」
頭頂上帶著些許紅色毛髮的雪貂像野貓一樣靈活的竄上寧娜的肩膀。對方每次都充滿朝氣的迎接牠,會莫名地讓牠的心裡有些小罪惡感。

應該是〔她〕才對,這隻可愛的雪貂其實是個叫海柔的女孩變成的,但是將這一切看在眼裡的霍格華茲師生沒有一個人發現,如果有其他人知道這件事一定會有很多說不清的麻煩,所以她本人和知曉這件事的朋友們完全沒有說出去的打算。
雖說如此,已經成為雪貂四五個月的海柔幾乎已經快忘記人的走法了。

「寧娜,妳不要給小海那麼多的食物,搞不好這些她根本不喜歡呢。」
雅各用看起來有點擔心的表情說著,海柔不知道為甚麼。是因為害怕人類的自己會不高興嗎?她希望雅各不要有這種想法。
「沒事啦,小海一定很喜歡這些食物的,這是懷念的霍格華茲的餐點喔。」
寧娜說著將更多的餐點放到了自己的面前,就像是想將這些展示給坐在自己肩膀上的小海看似的。

的確是懷念不已的料理沒錯,不過寧娜的態度卻讓海柔有些膽怯了。
幾個月前,海柔還是在外流浪的吸血鬼時,她利用了寧娜,幫助兩個比自己更加兇殘的吸血鬼意圖對寧娜和另一個男孩班杰明下毒手。這件是被海柔認為是不堪回首的過去,但她更無法理解的是,身為當事人的寧娜知道了自己的作為之後完全沒有敵視她的意思,這讓她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辦。

「等我們趕快把這些吃完,就能去找克里迪克了。」
小海能看到雅各用無言的眼神望了一眼神情沮喪的蘿涵姊妹,她們最近常常為了練習場被申請球場速度迅雷不及掩耳的艾勒特奪去而抱怨著。

因為寧娜曾經將小海養做寵物的關係,所以小海除了克里迪克以外就和寧娜最親近。現在只要雅各一行要去看克里迪克時,小海就會直接坐在寧娜的肩膀或頭頂上。
今天前去看克里迪克練習的陣容一如平常,雅各、寧娜和小海在遠方看著克里迪克張著疲累的表情飛來竄去。兩人和一隻雪貂完全不懂魁地奇,所以她們完全看不懂克里迪克在忙甚麼,不過對方迫切想結束練習的心情清晰可見。

「他看起來很累阿。」
為了看清克里迪克的身影,寧娜搖頭晃腦地說,在她肩上的小海也點頭認同這個說法,但是兄妹倆並沒有發現。
「他哥哥這次真的很想為赫夫帕夫拿到魁地奇冠軍盃呢。」
「畢竟今年被選為魁地奇代表隊隊長了嘛。」
小海其實很想跟寧娜聊一下,但是雪貂說不了人話,她只能靜靜地聽著弗萊兄妹聊天。

海柔其實很想謝謝寧娜,謝謝她從那片森林醒來,知道海柔是誰以後。完全不計較她所做的事並一如往常地笑著。
雖然感謝,但她的心裡還是有些害怕。害怕她那時綻出的笑容只是因為童年特有的天真無邪,害怕等她長大之後就會領悟過去並厭惡著自己。海柔想要和她說清楚,雖然海柔有些抗拒,但她相信總有一天兩人會說開的。
我們有的是時間。海柔這麼相信著。



桑雅蹦蹦跳跳的輕快步伐在越過門後消失,換成了輕巧無聲的腳步。在圖書館裡必須要安靜才行。
雖然她迅速移動的身影異常安靜,但她的心情一如往常雀躍無比。
穿越在令人滿足的書海中,她隱約想到蕾妮曾說過萬聖節假期快到了,萬聖節派對也在如火如荼的布置中。雖然桑雅對這些完全沒有察覺,不過這倒是給了他靈感。今天就找萬聖節的書來看吧!

桑雅的腳步漸漸加快,萬聖節的故事會是甚麼樣呢?她一邊想像著一邊穿梭在無數個高大書櫃之間,對書本裡的文字的期待感讓她不自覺地燦笑著。
「阿呀!」
雖然桑雅側身對著書櫃在走,但臉是朝向書櫃完全沒有往前看,她撞到了甚麼高大的東西而退後了幾步。
「咦?妳......妳沒事吧?」
桑雅這才看清楚,自己撞到的是一個赫夫帕夫學長的身子。雖然她自己除了臉頰還有點痛以外沒什麼事,但這位學長看起來卻非常慌張。

「抱......抱歉,妳還好嗎?需不需要去給龐芮夫人看看?」
「不,我沒事的,學長妳喜歡看書嗎?」
「诶!?」
桑雅突乎其來的問題似乎讓對方更加慌張了,但她沉浸在:「也許這位學長是同好。」的期待中,完全沒有注意到。
「那是甚麼老套的相遇劇情......嗚......」

桑雅覺得自己好像隱約聽見了今年的葛萊芬多新生艾伊的聲音,好像還沒把話說完就被甚麼摀住了。誰知道是怎麼回事,桑雅對那些不關自己的事的周遭情況沒有一點好奇。
「呃......我挺喜歡書的啊,怎麼了嗎?。」
這句話讓桑雅喜出望外,她第一次碰到這種「遇到同好」的好心情。
「學長叫甚麼名字?我是桑雅.克萊爾。」
「咦?啊,我是傑生.歐文。妳好。」

「歐文學長今天為甚麼會來看書呢?」
「啊,其實我想清楚了自己以後想做的工作,托肯威教授的福。但是我不敢再麻煩他了,所以想自己試著找資料看看。」
聽到這裡,桑雅想起來剛剛聽到的動靜。雖然不知道歐文學長有沒有注意到,但她想都不想就認定瞞著這件事比較好。
「話說回來,妳就是那個桑雅?雷文克勞的神童?」

對方的話讓她的腦袋瞬間停止思考一下,她可完全不知道自己被取了這種綽號。正當她要開口否認這個令人臉紅的說法時,對方卻搶先開口了。
「其實我很羨慕妳這種人呢。」
「......甚麼?」
桑雅有些不可置信,她完全沒察覺到自己從不去注意別人對自己的看法,這種感覺也讓她好陌生。更重要的是,她不懂自己有哪裡值得羨慕。
「妳天生就很聰明,又甚麼都知道,想必妳長大後對未來絕對不會迷惘吧?和我不一樣。」

這個說法感覺不太對,桑雅是這麼想的。
「就算我真的是神童,也不會是甚麼都知道的呀。」
不知道為甚麼,對方看起來一臉驚訝的表情,好像對這個消息很震驚。
「咦咦?是這樣的啊......」
傑生像一瞬間失去力量一般,頹喪地蹲在地上重重嘆氣,但是桑雅完全不在意他的情況,自顧自地問起話來。

「你之後有想要做甚麼嗎?」
桑雅問這問題單純只是因為好奇,她對任何問題的答案都有興趣,但是對自己的事物與未來毫不考慮。
「嗯?我想做這間圖書館的管理員......」
傑生回答的語氣有些膽怯,即使只是對小自己好幾歲的學妹,有這樣聽起來消極悲觀的志向仍是讓他覺得丟臉。但是出乎意料的,對方似乎並不這麼想。
「诶诶~好棒的未來啊,我也想要這種工作呢,真是無法想像每天沉在書海中的生活有多幸福~」

桑雅張開雙手燦笑著,在書櫃之簡轉圈圈。她說的話和這些奇妙的舉動讓傑生愣在當場,腦袋幾近停止思考。
「吶,學長也是這麼想的對吧?這樣的生活超棒的對吧?」
桑雅停止轉動,但完全沒有暈頭轉向,就像是這些層層堆列的書本能吸收化解她遭受的任何負面影響一般,讓她能笑望著傑生。
這些話與畫面讓傑生的胸口受到了衝擊,卻也讓他記起了很多事物。

「恩......是啊,我想的和妳一樣呢。」
『幾年前的我......一定也是這麼想的吧。』傑生似乎是回想起了以前的自己。真希望自己不曾忘記翻著書頁時感受到的快樂。他不由得想道,很遺憾人生會讓人將這樣的事忘得一乾二淨。
「對了,妳想要找的是什麼樣的書啊?我幫妳找吧?」

「咦?可以嗎?我想要找關於萬聖節的書!雖然我不知道,但我朋友說萬聖派對快到了!」
「萬聖節的書嗎......我對這類型的書沒有印象耶......」
「沒關係啦!霍格華茲的圖書館一定甚麼都有!」
傑生不得不承認,他害怕著這位學妹也會像自己一樣忘掉那份快樂。但他現在相信這種事不會發生。桑雅可是神童,她不會讓自己忘掉那份快樂的。
@Mirrorevil
@Draco605Malfoy
@avadakadara
@aaron3090309
@sunny1255
@I1113
@royera2023
@hk123
@u4070262
@skyjair
@dora94803
@karmainy
@Anastasia
@FujiiMisaki0528 

生或死 @skyjair

0
@max4413
一點小建議♡

問號、句號、下引號之類的地方可以空一行,方便閱讀。

然後,〔她〕還是換成上下引號比較好😉

最後,已經有訂閱功能的關係,可以不用親自召喚了😅

加油😃

阿轟 @max4413

0
@skyjair

我已經試過這個排法了,但是我覺得這樣會分太多又拉太長,而且我個人看起來怪怪的,所以就放棄了

上下引號比較好嗎?好的我下次會注意

因為我覺得不會所有訂閱的人都會去按訂閱鍵,再加上我看不懂訂閱功能是要做什麼才會給通知,所以還是用自己召喚的方式

謝謝你的加油~

阿轟 @max4413

0

第二年
第九章





明天就是眾所期待的萬聖節派對了,為此寧娜特別選在一天最後一節課程結束之後去找蕾妮和桑雅,這樣有無限的空閒可以供她們閒聊,不會有下一節課的課程或是甚麼特殊事件在她們的心裡做出干擾。

和雅各道別之後,寧娜就加快腳步往大餐廳前進,她知道蕾妮和桑雅這時候一定會在那裡。
大餐廳裡坐著很多學生,雷文克勞長桌也不例外。雖然人山人海,但蕾妮和桑雅一點都不難找,只需要找到一堆疊的比人還高的書就行了。
「看!是寧娜!」
蕾妮說著一邊和寧娜揮手示意她來到旁邊坐下,她和桑雅特地在彼此中間留下一個位置來給寧娜。

葛萊芬多的學生坐到了雷文克勞的長桌邊,這個行動引來了一些新生的好奇視線,不過其他人早已見怪不怪了。
「雅各去哪裡了?」
寧娜一坐下,蕾妮就劈頭問道,這讓她發現自己已經不會注意雅各的行蹤了。對呢,如果雅各不在蕾妮身邊的話,他還會去哪裡呢?
「這我也不知道呢。」

寧娜說道,她不忍看蕾妮擔心的表情,望去桑雅那邊,對方從頭到尾一直埋頭在書本裡,眼睛似乎完全沒從墨水字中離開過。
「桑雅,妳在看甚麼?」
「這是關於萬聖節的故事。」
她像平常看著書一樣全神貫注,連回答的字句都縮到最簡短,看來還是先別打擾她比較好。
擠不出可以聊的話題,寧娜頓時覺得氣氛有些尷尬。

正當她想著還有甚麼事情可以聊時,蕾妮正好率先開啟了話題,但這對寧娜來說卻是壞消息。
「話說寧娜,妳和肯威教授的進展怎麼樣了呢~」
現在的孩子都是這麼的八卦嗎?
「什......什麼?為甚麼突然講到這個!?」

光是聽到肯威教授這個詞,寧娜的臉就像是給火堆加上木炭一樣,火焰迅速竄上她原本白淨的臉,蕾妮真懷疑她如果真夢想成真的話該怎麼活。
「我......我才不需要有什麼進展呢,只要能一直看到他就足夠了。」

寧娜再度轉身迴避蕾妮炙熱的視線,桑雅有些感到奇怪地轉頭看她為何突然靠近自己,剛剛她對兩位朋友之間的互動毫無察覺,像是完全忘掉岸上的家人顧著在海浪中玩耍的小孩。
「蕾妮妳才是呢,妳和雅各也太早熟了吧,明......明明才十一歲。」

寧娜死命反擊,她想不到的是這招對對方出奇有效。
十一歲就交往不管對什麼樣的人,經歷什麼樣的情況來說都有點太早了,蕾妮啞口無言,只能將紅通通的臉轉回去,當下進入了一個凝重的氣氛,就連桑雅都忍不住從書海中離開視線看看為何會如此安靜。

經過了沉寂的幾秒鐘後,寧娜才從這片沉寂帶來的冷靜中找到了在來到大餐廳之前最想聊的話題。
「明晚的萬聖派對,妳們有想要扮什麼嗎?」



傑克森覺得自己真的是瘋了,才會想到要從奇獸專家好友奈吉那裏弄來一隻康爾瓦郡綠仙來上課。
他原本是為了讓將參加普等巫側的五年級學生們抱持著毫無鬆懈的心態來面對這一年,但沒想到結局會適得其反。由於傑克森兒時就能完全制服這種全神綠色的小怪物而過度鬆懈的關係,再加上奈吉先前對這隻綠仙如超級罪犯般的管理法,使的牠一被放出來之後就飛速的將黑魔法防禦術教室裡弄得雞飛狗跳。

在那之前,傑克森甚至將「制服康爾瓦郡綠仙」作為此次課程給雷文克勞與赫夫帕夫兩院的學生的考驗,為此還特別將魔杖丟到一邊。
結果此舉動給了綠仙足以大鬧四五分鐘多的時間,傑克森怎麼拼命的對學生下指示都沒用,牠翻亂多位學生的黑魔法防禦術課本、砸破天花板上的水晶燈,甚至掀起女學生的裙子。最後這舉動讓傑克森抓住牠時差點把牠的手給扭斷。

總之,在綠仙好好的大鬧到一半之時,傑克森擺動手臂讓自己的魔杖回到手上,揮手的動作結束之前,一道全身鎖咒從杖間飛速射出,轉眼間,原本肆意大笑的綠仙就像是與梅杜莎女妖四目相交一般,從空中掉到地上一動也不動。

傑克森為了把女學生的裙子掀起來的舉動抓起綠仙在牠太陽穴賞了一拳後把牠丟回籠子裡,然後他回到講台上一邊修復水晶燈一邊為了自己對學生們愚蠢的期望道歉。
而到了現在,原本的愧疚與歉意完全被磨光了。

「肯威教授真是太厲害了!方才制伏康爾瓦郡綠仙的技術根本是無人能及的!」
「呃......其實妳們也能做到的才對。」
不知道為甚麼,下課之後就有一群女學生圍著傑克森不停的「表達敬意」與示好,嘈雜的人群從遠看簡直像什麼新型的巨大類蟲體生物。

就連原本習慣笑臉迎人的傑克森都已經換上帶著一絲尷尬地微笑在示人了,粉絲們依然沒有想要離開的跡象,原本想去圖書館的他被強制擠到主城堡樓梯間,擁擠的人潮讓他幾乎要為了移動中的樓梯得承受的重量向它道歉。

傑克森終於受不了了,他說聲抱歉後掏出魔杖指向地板,突然他整個人往正上方飛起並抓住在他上方幾尺的樓梯,並且翻越圍欄過去,快步消失在門後。
雖然從這裡去圖書館需要繞一點路,但在那種情況比起來,還是這樣比較快。
這是弗雷還在學時為了在追捕犯人時應付可能的情況而發明的魔咒,會讓人有超級跳躍般的超能力似的躍上高空。能發明出一個咒語的確是很厲害,不過弗雷當上正氣師之後根本沒用過這個咒語。

經過一番波折,傑克森終於來到了圖書館。
這裡一直是他在霍格華茲裡最喜歡的地方,比葛萊芬多交誼廳和呈現出鄧不利多的軍隊教室的萬應室還要更喜歡,他會在這裡看著各種各樣的故事並且徜徉在其中。
只是,這次他並不是來找故事,是來找人的。

繞了幾個彎道,他走到一個長桌邊坐下。
他對面的人低頭盯著書本,看似恨不得貼上去似的。他在傑克森入座之後抬眼望了對方一眼,然後露出微笑。
「抱歉,我來遲了。」
「沒事,我知道為甚麼。」

當然了,那樣規模的騷動,很難不被注意到。
「呃......肯威教授,其實我想直接更加深入我想談的事情。」
這人是赫夫帕夫的五年級學生傑生,他對自己的未來有強大的恐懼與不確定。傑克森點頭讓他繼續往下說。

「其實我還是很害怕,我畢業後真的安安穩穩的生活著嗎?」
沒有想到才一過來就出現如此沉重的話題,傑克森一時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但是他知道這種事到頭來是船到橋頭自然直的。

這時他突然想起了弗雷創造的咒語,雖然這樣很奇怪,但他知道該說什麼了。
「只要意念夠強大,你可以做到任何事。」
說著傑克森又想到了自己的瘋子弟弟海爾森,他在五年級的時候曾將霍格華茲裡所有的抱持純種至上主義的學生全部變成青蛙。

那時候海爾森把嘴巴幅度稱到最大,用盡全力的嘲笑一群青蛙,笑到連淚都流出來,連笑聲都幾近沙啞。
這個事件讓傑克森印象深刻,但他不知道為甚麼會在這時候想起來。

「放心吧,傑生,只要你有好好的努力著,就一定不會有事的。」
傑克森說的是真心話,因為他和弗雷從前也是這樣過來的。
「恩,我知道了。」
結果只有未來來能知曉了。
@Mirrorevil
@Draco605Malfoy
@avadakadara
@aaron3090309
@sunny1255
@I1113
@royera2023
@hk123
@u4070262
@skyjair
@dora94803
@karmainy
@FujiiMisaki0528  

妙麗·瑪莉娜 @sunny1255

0
@max4413

傑克森為了把女學生的裙子掀起來的舉動抓起綠仙在牠太陽穴賞了一拳後把牠丟回籠子裡,然後他回到講台上一邊修復水晶燈一邊為了自己對學生們愚蠢的期望道歉。

這裡也太好笑了哈哈哈哈哈哈><
肯威教授感覺超棒的www

阿轟加油哇~~(遞牛奶

阿轟 @max4413

0
@sunny1255

謝謝妳的牛奶~
不過我覺得這裡還好,每個教授看到這樣的事情一定都會很不爽w

妙麗·瑪莉娜 @sunny1255

0
@max4413
有些教授很有可能視而不見啊~(認真(所以肯威教授超級無敵讚(居然
甚至有所謂的「狼師」呢><

阿轟 @max4413

1
@sunny1255

這個情況應該是有點難視而不見XD應該也沒那麼嚴重XD

那一種人真的不得好死,應該直接死刑才對(偏激

阿轟 @max4413

0

第二年
第十章





今晚就是眾所期待的萬聖夜了,雖然這件事已經重複說過了很多遍,但艾伊一點興趣都沒有。
所以她完全無法理解為何今天的課程堂堂都是吵雜毫無秩序,看看教變形學課的穆特教授吧,她煩躁的連平時戴著的深藍色毛帽都沒在頭上。

其實艾伊還稍微可以理解同學們的情緒為何能到如此的亢奮,她也是,在萬聖派對裡會出現的美味料理......光是想像就受不了。
講到派對裡會出現的美食,她甚至用一整年的篇幅來解說,無奈筆者文筆太沒用了。她想。不過這種事不能做至少也是知道的。

雖然分心甚麼的剛剛也做過,不過這堂課似乎真有點太過火了,就連會在穆特教授身上動來動去像寵物的小黑繩子都開始用不友善的表情(?)靠近吵鬧的學生了。
但心裡雖然有惻隱之心的念頭,艾伊也不會花力氣勸同學小聲點的。

「艾伊今天的狀況也很好呢,葛萊芬多加五分。」
一如往常,今天的變形學課程是將一只水晶杯變成老鼠,艾伊不復吹灰之力的完成了目標,畢竟是雅典娜的女兒嘛,能做到這種程度也是當然的。
可這件事老師和同學並不了解,再加上艾伊原本就冷淡的個性,她在同齡間並沒有朋友。

雖然優異的學習能力很受教授們喜愛,但這才能總會引起同儕的忌妒。這本來就是人類感情的不變法則之一,所以也沒有必要為了社交狀態改變自己吧?
「妳的早熟程度已十一歲來說也未免太莫名其妙了。」
之前傑克森以艾伊與同學的相處狀況引起討論時,從這點向艾伊吐槽了。但艾伊本來就是智慧女神的女兒嘛,會早熟應該也在正常範圍內的,她自己並沒覺得有甚麼奇怪的地方。

那天,他還說過艾伊就像流浪貓一樣,起初,艾伊自己不明白對方在說甚麼。
不知道從哪裡明白的。貓咪在即將死去之時會躲著朋友和熟人,自己找個隱密地方獨自去死。
不知道為甚麼,對貓咪艾伊只能想到這些,她覺得自己和貓咪不怎麼像啊,

是說,艾伊能意識到自己並不想孤伶伶死去啊,為甚麼和貓咪會像呢?
還是說這是正常的?對自己的交友狀態與定位感到迷惘?

艾伊看著斜前方女同學的水晶杯,它才剛長出一直老鼠尾巴。
要不要教她怎麼做呢?艾伊很猶豫,雖然這一步可能是個好的路,但搞不好走起來才會發現難堪又辛苦。

遲疑了幾秒,她還是沒開口。突然,她突然發現自己想起了X,但這感覺對她不怎麼習慣。
『肚子餓了。』
她在心底埋怨著。




離萬聖派對剩下不到兩個小時,雖然同學們都因此情緒高漲,但是克里迪克心裡卻沒多少感覺。
他滿腦子都是幾天後的魁地奇賽事,雖然連對戰的隊伍都還沒確定,但他已經按耐不住急切的心情,迫切的想看到積沙成塔的訓練綻放成勝利之花。

盛了一大盤常備在大餐廳裡的烤火雞肉。
大快朵頤的同時,克里迪克想到了兩天前的夜晚,升上四年級的看守手喬丹.麥米蘭陪著他做自主練習。
那是個看似普通的射門訓練,坦白說,克里迪克起初想像不到這個練習和平時的球隊訓練有甚麼不一樣。

「麥米蘭學長,請問為甚麼我們要做這樣的訓練呢?」
在被對方守下幾球之後,他提問道。
「我以前剛開始打魁地奇的時候,是想要當追蹤手的。」
他們做的只是一般的自由球訓練,所以即使喬丹不放大音量,克里迪克也能清楚聽見他說的話,但這也讓克里迪克更茫然了。

「但是因為我速度不快,投球也不這麼準,所以很快就放棄了。」
克里迪克投出一記速球,喬丹一邊擋下一邊說。
「你有天分,但是變通能力不這麼好,所以我才會帶你們來這裡。」
喬丹說著將快浮丟還給克里迪克,但是這些話讓他慢了一拍才接到快浮。

「赫夫帕夫已經十幾年沒有拿到魁地奇盃了,你哥哥今年的目標就是拿到它,因為你加入了這個隊伍。」
他停止了射門,喬丹說著笑嘻嘻地,讓他更加的反應不過來,對方的話語態度讓他忘記思考。
「聽懂了嗎?要是比賽前你投不出我追不到的球的話,我可饒不了你啊,克里迪克!」

雖然當下感覺其實非常莫名其妙,但事後想起來還是會令人不由自主的發笑。克里迪克現在還能回想起喬丹學長的叫喊聲。「克里迪克!」
「你有沒有聽見!克里迪克!」
克里迪克的身子被突然的叫喊聲嚇得震了一下,這時他才從回憶中反應過來。桌上的烤火雞都涼了。
「你是怎麼回事?」

說話的人是雅各,發現這點讓他在回話前多花了一點時間確認周遭有沒有其他人。
「是你啊,雅各,蕾妮和寧娜呢?」
必須承認,雅各獨自一人的情況真的非常罕見。
「她們可能還在討論萬聖派對的扮裝吧。」

克里迪克記得去年弗萊兄妹扮演的是吸血鬼,寧娜還特地為了這稀有的扮相跑去纏著肯威教授。
她們兄妹倆其實還滿適合這個角色扮演的,但是上學期末發生了海柔的事情,所以他們今年也不想扮吸血鬼了。
這點克里迪克可以理解,不過到現在才開始想這次的扮演主題也太晚了吧。

「現在才開始討論的話未免也太晚了。」
「其實我不太確定啦。」
雖是這麼說,但雅各的神色不像是這麼回事呢,克里迪克決定不要在對這個問題去多做猜測,這樣事情簡單多了。
「話說回來,你的魁地奇訓練怎麼樣?」

「诶?」
突然來了這麼一句,還真讓克里迪克一時想不到該如何反應。
「狀況很不錯啊,我們的訓練很充實。」
他說的是實話,雖然忽略掉了一些細節。
「不管這次對上哪個學院,我們都不會輸的。」

這句話讓雅各笑了出來,如果是別人的話,克里迪克可分不出這一聲笑是否真心。
「雖然不是自己去上場比賽,我們也想要贏啊。」
雅各回答,兩人相視而笑。
「萬聖派對快開始了,我們先去盛一點食物吧,今天過得太累,我肚子餓了。」

「好啊。」
雅各很爽快的答應了,克里迪克不會說今天根本沒有訓練。
「我要在盛點火雞肉。」
「我要吃一大堆馬鈴薯。」
克里迪克說著從座位上站起身來,雅各也拿起盤子答腔著。

兩人肩並著肩走到提前放著餐點的大餐桌前,就要開始拿取餐點時,克里迪克突然被猛烈的拍了一下肩膀,這種體驗他可不想再來第三次啊。
「嗨克里迪克!真是好巧啊!」
是喬丹學長,聯雅各都被他突然的大笑聲嚇到了。
「麥米蘭學長,你怎麼會在這裡?」

確認好捧在手上的烤火雞沒事後,克里迪克才問對方怎麼回事。
「下周的比賽確定了喔!是葛萊芬多。」
「诶?」
克里迪克和雅各異口同聲道。
@Mirrorevil
@Draco605Malfoy
@avadakadara
@aaron3090309
@sunny1255
@I1113
@royera2023
@hk123
@u4070262
@skyjair
@dora94803
@karmainy
@FujiiMisaki0528
這裡說一下,第二年的主線之一會走一種運動漫畫的風格,所以我會給魁地奇球員的人設多點戲份,會有捏造人格的情況出現,所以如果不喜歡的話建議來改過自己人設喔
(初期徵角的人設超級不詳細XD有些還只有一個人名XD我連是男是女都不知道XDD

妙麗·瑪莉娜 @sunny1255

0
@max4413
居然只有名字?!(驚
我家孩子除了有人格分裂其他都OK的XD

阿轟 @max4413

0

第二年
第十一章




「啊啊......」
回想起來,從麥米蘭學長聽到魁地奇大賽的學院是葛萊芬多那時真是尷尬,連單純的雅各都發出了那樣的低喃聲。要不是寧娜突然跑過來,克里迪克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辦。

就這樣,離萬聖派對的時間已經相去不遠,中間有許多赫夫帕夫和球隊的學長姐來和麥米蘭學長聊天,前前後後不知過了多久,克里迪克依然坐在他身旁無言地吃著火雞肉。
「你啊,比賽要加油喔。」
麥米蘭學長突然說道。
「......」
反應停頓了一下。這不是早就知道的事嗎?克里迪克往對方望去,他的臉似乎欲言又止。

多少感覺到了,麥米蘭學長是想說:就算你的朋友是葛萊芬多也要全力以赴。
這點道理我多少還是知道的阿,我和艾勒特是同一個爸爸的阿,那個前聯盟球隊隊長的爸爸的阿。
本想出聲埋怨的,但是對方看著克里迪克的臉,然後笑了。

「看來不用擔心嘛,我先走了。」
他真的揮一揮手就迅速的跑掉去找自己的朋友了,既然這樣的話為甚麼要在這裡坐這麼久?克里迪克心裡簡直莫名其妙。
就在這時,他右側方向的主餐廳門口突然熱鬧起來,原來是朋友們入場了。

寧娜、蕾妮、雅各、艾伊還有桑雅依序入場去到各個學院的長桌邊,由於他們並不是第一個也不是唯一一個以萬聖節裝扮入場,所以沒有吸引到多少目光,除了克里迪克與去年曾和他們互動的卡門、斯德凡、班傑明等人,還有弗萊家的弟妹控愛德華以外就沒有別人了。
克里迪克驚訝的發現,小海捲身屈在桑雅的肩上。牠稀有的被套了一件半身的伯爵風格寵物裝,但是可以很輕易地看出牠並不怎麼情願。

排在前頭進場的寧娜是魔女裝扮,她拿著一隻大大的水晶球魔法杖並戴著幾乎快罩住整個頭的橘邊大巫師帽,而且甚至還穿著黑白色條紋的膝上襪。這身裝扮真的滿可愛的,聽聽愛德華那不成聲的長嘯就知道了。
但了解寧娜的克里迪克忍不住猜想這身行頭是她用來「勾引」肯威教授的。

在她身後,雅各和蕾妮都穿著米色襯衫和咖啡色的西裝背心,只是如此的話看起來不怎麼樣,但他們都戴著黑色的狼耳髮箍。
雅各的心情看起來和小海差不多,紅著臉緊抿著嘴唇,看起來是害羞吧,一旁的蕾妮看起來倒是挺怡然自得的,因為如此,這對可愛情侶檔好像在各個學院的學長姐之間引起了不小騷動。

桑雅和艾伊都沒有扮裝,她走去雷文克勞的餐桌,而艾伊進場後和與雅各暫時分開的蕾妮直徑往克里迪克走來,這舉動讓他有點意外。
「怎麼樣啊?我們的裝扮是桑雅配的喔,還不錯吧。」
「是啊,還不錯呢。」
克里迪克與蕾妮相視而笑,但他心裡還是有點疑問。

「桑雅幫你們配的......那她怎麼弄來這些衣服的呢?」
「她說是用咒語變出來的耶。只要在施一次咒就會消失了。」
「诶,真的有這種方便的咒語嗎?」
「這種咒語絕對是作者編出來的啦。」
艾伊說著就逕自走掉了,真不知是來做甚麼的。她很常講出這種沒一個人聽得懂的話,感覺好像對某人很不爽呢。



萬聖節派對已經開始了一段時間,成群的南瓜燈高掛在大餐廳頂上特有的黑夜之下,比平常更多的半透明幽靈在之間飛來飛去,真是富有萬聖氣息。
學年比較小的孩子們已經在教師長桌前開始了「Trick or Treat!」,只有肯威教授的座位前圍著各個年級的女孩子,克里迪克不時會從人潮中看見寧娜,喜歡上受歡迎的人真是辛苦。

在離赫夫帕夫有段距離的葛萊芬多長桌邊,艾伊一如往常的在上面翻雲覆雨,因為肯威教授無暇顧及的關係,制止聲和慘叫在途中此起彼落。就連其他三個學院都對如此慘狀引起了惻隱之心,紛紛向葛萊芬多的學生伸出了援手。
克里迪克只顧著注意葛萊芬多長桌的騷動,沒有注意到雅各正悄悄往自己走來。

「呀,克里迪克。」
「诶?」
注意到雅各的微笑時,克里迪克已經離他不到一呎的距離,根本是完全沒有注意到他。
「你怎麼來了?」

先前的尷尬景象還在克里迪克的腦海裡縈繞著呢,他完全沒有想到雅各會無視掉那個情況再度跑過來。
「嗯?你在說甚麼?」
雅各看起來真的聽不懂克里迪克在說甚麼,搞不清是裝傻還是真的沒有去在意,克里迪克對這種事可是很敏感的。
沒有接下克里迪克的問題,雅各自顧自地繼續講了。
「你要吃嗎?」

雅各的巫師帽被裝滿了糖果,由此可見那身狼人萬聖裝扮的主題的殺傷力。克里迪克第一次知道,桑雅在穿搭這件事也是很有天分的。
「好啊。」
那一堆糖果看起來很重,無奈克里迪克不能吃太多甜的,所以他只象徵性地拿了一兩顆。
「你只是來給我糖果的嗎?」
克里迪克邊問邊把一顆檸檬雪寶送到嘴邊。

「阿,其實也不只這樣......我要不要等你一下?」
「不沒關係的,你說吧。」
克里迪克在長桌上尋找熱茶之類的能解甜的東西,但是滿眼望去只能看到一盆盆給學生盛裝的熱蘋果酒。
「你們下次的比賽是葛萊芬多......沒關係吧?」
「甚麼?」

看見雅各微微歪頭配合自己角度的側眼,克里迪克驚訝的停止了張望。
「這甚麼......我才想問你有沒有關係呢!」
「你有猶豫嗎?聽到對手是我們的學院的時候。」
克里迪克不由自主的吞了吞口水,他是第一次看到這麼嚴肅的雅各,完全想不到,不知道該怎麼回應比較好。

「那,那你是怎麼想的?你希望我猶豫嗎?」
這問題問得出乎意料,克里迪克也不知道自己想聽到哪種答案了,如果對方不爽的話怎麼辦啊?亂七八糟的念想映在克里迪克的臉上,讓雅各也變得滿臉問號了。
「诶?真要說的話,我是不希望你有所顧慮啦,都說了會為你加油的嘛。」
遲疑了幾秒,雅各微笑著回應,但是克里迪克完全不在範圍內,連自己手上還有糖果都忘記了,他對兩人之間為自己加油之類的談話也一點印象都沒有。

「反正就是,我支持你的意思。快樂的打魁地奇吧,不要忘記盡全力喔。」
雅各自顧自地說完,自顧自地跑走了。克里迪克對這舉動毫無反應,呆望著葛萊芬多的學長姐塞給對方更多的糖果。
最後,小海打斷了他的放空,牠從蕾妮身上跑過來,在克里迪克面前做了一堆令人費解的動作。

終於,彷彿脫離肉體的靈魂被拉回來了,看似靈魂出竅的空洞表情替換成了微笑。
「海柔,妳在對我說『Trick or Treat!』嗎?」
不,不是微笑,是因為極度放鬆而站出來的笑容,看起來真的很開心呢。
@Mirrorevil
@avadakadara
@aaron3090309
@sunny1255
@royera2023
@hk123
@u4070262
@skyjair
@dora94803
@karmainy
@FujiiMisaki0528 

這是討論串底端!何不幫忙讓這串魔法煙綿延下去呢?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