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利波特&少年復仇者(暫停更新,待重寫)(20190609更新第27章)

發表於

終結與開始的旁觀者 @Enidcyc

0
暗巷的小衝突

克莉絲汀靜靜走出暗處,其他的女孩也小步跑到她的身邊
「如何?」蕾勒西娜問
「她們...沒發現我們。」
「是嗎?」米妃疑惑的問
「嗯。」克莉絲汀有點分神的盯著兩位女孩離開的路向

「先追上去,其他在追上她們後再說。」米妃瞥了克莉絲汀一眼後快速說,
而克莉絲汀聽到這句後第一個向著女孩們的方向跑去

「呃...克莉絲汀什麼時候變得那麼衝動?」娜夏莎歪著頭問
「不清楚。快追上去吧!」其餘的四個女孩跟著跑。

至於克莉絲汀,她清楚自己在剛才衝動了,聽到史塔克和福斯特如同談心的對話內容後,她們的情緒在無形中不小心的影響了克莉絲汀的情緒,變得衝動了。
關於那三個女孩的身份,亞玟和她起初只有一個矇矓的猜測,不過在剛才的對話內容中她果斷的推翻早前的猜測,她現在只想趕快逮住她們,問她們一個足以顛覆自己世界觀的問題,要是她們回了個模稜兩可,含糊的答案,或許她能扯上亞玟,米妃一起逼問呢!想到這,克莉絲汀的心狂跳不已。

接近她們時,她開始放緩腳步,收斂呼吸聲,微彎著腰藏起等待。
這時,她的肩膀被搭上一隻手,她警惕的打開對方的手,轉身面對對方

「哇噢!對不起我不應該就這樣碰妳。」米妃舉起雙手表示自己無惡意,克莉絲汀回望了一眼雷納她們然後她抬手指了指旁邊的防火梯。其他女孩了然,一個接一個安靜的爬上防火梯,藏好看起戲。

剛藏好,亞玟就拉著克莉絲汀,她先舉出食指和中指指向了雷納她們,接著五指曲起成了一個圓形最後豎起食指,中指和無名指註1
克莉絲汀快速的先豎起三指,然後食指橫向指向三位女孩,最後重覆了一次豎起三指的動作註2,亞玟皺眉再抬手時被克莉絲汀一手按住,她另一隻手再次舉出三指註3。亞玟雖然不解,但她還是靜待。
一旁觀察她們舉動的娜夏莎她們看得有點懵,她們對視一眼,不解的聳肩,然後專心的看福斯特她們和另外二人打架。

在她們還在留意克莉絲汀和亞玟的舉動時,福斯特和史塔克的頸部先後被那個高壯的男人帶上一個奇怪的東西,克莉絲汀微微瞇起眼觀察,那個奇東西大概是...能力抑制器註4
不過即使她們帶上了能力抑制器,她們對於眼前的壯漢還是綽綽有餘,反而因為被迫帶上那個能力抑制器現在她們戰鬥意欲非常強,一瞬間而壓倒性的優勢打贏了對方,史塔克從不知什麼地方拿出手銬,鎖住對方的雙手。

她轉頭望向雷納,她正對付另一個較瘦弱的成年人。
她的雙手被對方按緊在頭的上方,雷納正在處於正在處於劣勢,克莉絲汀冷靜的分析,然而下一秒,雷納抬起兩腳以一個不可思議的柔韌度交叉緊緊勒上對方的頸部,然後一個翻生狠狠把對方砸在地上。
那個男人吃痛的低吼了一聲,雷納掙脫了束縛後從背後抽出匕首,抵上男人的脖頸,形勢急速顛倒。
見到這情況,克莉絲汀默默將剛才的評論嚥回肚子。

「是時候停下這場鬧劇了,沙克·帕爾斯。」雷納低著頭望著男人說,
帕爾斯冷笑了一聲「永不!」說完,他抽出一把槍指向了藏匿暗處看戲的五位女孩,雷納瞪圓了雙眼,她抬頭朝她們大喊「duck!」

下一秒,槍聲響徹這個暗巷。
*註1~註3都是手語*
註1:是亞玟在問“HOW”
註2:克莉絲汀回答“W.G.W.” 是“We guess wrong(我們猜錯)”三字中首個字母
註3:是克莉絲汀要亞玟等而做出的手語
註4:能力抑制器是用來抑制變種人能力的抑制器
...感覺自己在作死

八月的霍格華茲早安茶 @hollyleaf

0
@Enidcyc
人設 柳依依
角色姓名:柳依依

姓名取自采薇 中“……昔我往矣,揚柳依依”

國籍:美籍華人

學院:伊法魔尼 長角水蛇學院

魔杖:夏櫟木與獨角獸毛,11吋,柔韌有彈性
性格:外柔內剛,秉性溫良恭儉讓,遇事稍嫌不果斷決絕,形式落落大方,俐落妥當,對人說話聲音幾乎不超過40分貝。非常忠誠,講究誠信,答應別人的事情會拚了命完成。有強而有力的直覺。

外貌:青絲如絹,膚色皎皎,素手纖纖,嬝娜纖巧,秀而不媚,清而不寒,明媚嫻雅,觀之可親。

背景:出生於安徽合肥,麻瓜母親,巫師父親,在很小的時候就隨父母移民美國,但家人之間仍使用中文溝通。

11歲入學伊法魔尼,入長角水蛇學院 。
母親因為難以接受魔法世界,與父親決裂,從此柳依依再沒見過母親,在母愛方面非常缺愛,缺乏安全感,即使是大熱天也一定要穿著外套。
#關於魔杖
不管在順境或逆境,夏櫟木魔杖都是持有它的巫師應得的忠誠朋友。夏櫟木魔杖要求有力量、勇氣、和忠誠的夥伴。比較少人知道的是夏櫟木魔杖的持有者常常有著強而有力的直覺,而且常常受到自然世界中不管是在魔法的應用上或娛樂都需要的動植物的魔法吸引。這種櫟屬 (俗名橡樹) 的樹從冬至到夏至有著森林之王的稱號,而它的木頭也只應該在那段時間中收集 (冬青樹在日照開始縮短的時候取代成為森林之王,因此冬青木只應該在一年開始接近尾聲的時候收集。這種劃分出自於老一代的迷信:「當他的魔杖是櫟而她的是冬青,兩人的聯姻是無可救藥的愚行。」這個迷信我認為是毫無根據的)。相傳梅林的魔杖是夏櫟木做的 (但由於梅林的墓從來沒有被找到過,我們無法證實這點) 。



發現技術人員還有空缺XD

終結與開始的旁觀者 @Enidcyc

0
一言不合就自殺

蕾勒西娜望著黑漆漆的槍口,她在聽到雷納大喊時下意識往後靠,她的背部剛貼上牆槍聲就響起,她害怕的閉上了雙眼,在那一瞬間她好像看見一個身影快速的竄了上來。

痛楚遲遲未到相反卻是有個重量在壓她。
她疑惑的睜開眼睛,闖進眼眶的是和自己同髮色同眸色的福斯特,她其中一隻手還護著蕾勒西娜的後腦,

她有點不自在的推了推她身上的福斯特並嫌棄道「喂!躺夠了沒有?!妳好重啊!」
一向和她斗嘴的福斯特卻靜靜的一動不動,蕾勒西娜皺眉撐起身,再推了她一下

「喂!妳聽到沒有!」

福斯特順著她的力倒了下去,安靜的閉著眼睛,她的心提到嗓子眼,她邊推著對方邊喊著對方名字
「喂!別鬧了!福斯特!福斯--」還未說完就被捂住了嘴巴,她瞪圓雙眼,錯愕的瞪著某人。

「吵死了,就算我耳朵沒聾都快被妳喊到聾了。」福斯特緩慢的半睜眼,有氣無力的說,

她收回左手,用力撐起身體,蕾勒西娜只是繼續瞪大眼盯著對方,
福斯特瞄了對方一眼後用左手故意揉亂她的頭髮並說「別再瞪著我,我沒死,沒受重傷。別哭了。」
蕾勒西娜立刻炸毛「我我我才沒有哭呢!別多事!」
「哦。」福斯特淡定的收回手。

雷納在槍聲響起警告完五位女孩後,一道寒光刺向著她的眼,她快速的往一旁躲避,匕首的刀刃擦著她的左眼角刺過去,帕爾斯另一隻握住槍的手在她過的那一瞬間也揍上去。
雷納抿緊嘴,腳用力一蹬,做出一個後空翻,帕爾斯掙脫束縛後快速拿槍對準在半空毫無防備的女孩。
雷納在那一瞬間摸出一塊不知從那裡來的小石頭夾在食指與拇指之間,然後用力彈出,彈中對方握槍的手。
帕爾斯吃痛的鬆開了手,手上的槍也隨之掉落,雷納借這個時機從半空靈活轉動身軀,半蹲落地的同時擲出手上的匕首。

它正正插進帕爾斯的大腿,匕首的刀刃徹底插進大腿,只露出匕首的把手,可見力度之重。他痛苦的咆哮了一聲,

一旁被史塔克壓制著的男人目睹後,他開始瘋狂掙扎,還用德語咆哮著,史塔克不得不再用力一點壓制他,她還安撫道
「放心了,她又不會殺了他。」

事實上,雷納在帕爾斯不死心再次舉槍時,她快速的跑到他身前,然後握住他的手腕,另一隻手曲起用手肘用力的敲向對方的手肘關節,他再次把槍給掉在地上了。她利落的轉身,同時扯著他的手往後拉,一腳搭上他的肩膀,用力一扯,令他的手脫臼。

帕爾斯脫力的跪在地上,他喘著氣回望面無表情的雷納,他不知從中看出了什麼,他驚恐的瞪大眼睛。
下一秒他的眼神變得堅定,他決斷的喊「Hail Hy--」
還未說完他就雷納迎向臉部的一拳揍趴在地上。

一粒白色的疑似藥丸的東西從他口中吐出,那粒藥丸剛掉到地上就開始冒出白沫,看到這,帕爾斯最終昏過去。
雷納不爽的“嘖”了聲「九頭蛇的人還真愛一言不合就自殺呢。」
她把視線從帕爾絲轉向那位正被史塔克壓制著的壯漢。

那個男人被雷納望著的時候,他那一瞬間覺得自己彷如被獵鷹盯上的獵物,不能逃離。
他屏息回望著對方,片刻,她無趣的移開視線轉望著史塔克。
史塔克無奈的笑著說「他已經昏迷了,逃不了。」
「他受過訓練。」雷納無辜的說
「就是不可以。」
「好吧。」

雷納轉身抬頭望向一直躲好的五位女孩外加一位受了傷的福斯特。
她閉上眼,深呼吸了數次後並說「下來吧。」

福斯特躲到最後,一手推了蕾勒西娜一下,蕾勒西娜踉蹌了一下,她憤怒地回瞪福斯特一眼。
福斯特倒是快速的認錯

「妳們先下去。拜託。」她用著氣音宛如做了虛心事般輕聲說。

女孩們一個接一個爬下樓梯。
福斯特即使下去了,她都一直躲在其他女孩身後,史塔克只是搖搖頭並一手將壯漢推上車。
「咳!」
克莉絲汀她們疑惑地一同望向史塔克,史塔克只是指了指多出的車輛「該上車了。」

蕾勒西娜第一個上車,福斯特一個箭步比其他人早一步坐到蕾勒西娜旁。
其他女孩只覺疑惑接著也上車。
在最後上車的雷納卻開口說出驚人的話

「塔,別以為妳受傷可以瞞過我。坐出來。」雷納笑容溫柔得不可思議

一直安靜得不可思議的坐在蕾勒西娜旁的福斯特沒忍住,打了個哆嗦。

終結與開始的旁觀者 @Enidcyc

1
來浮浮水
因為沒靈感結果放置了一段長時間,真的非常抱歉(つд⊂)

是否來自未來的問題

一群女孩坐在沙發上一起盯着在煮食的三位女孩
「可以了。」塔雅雙手各拿一碟咖喱飯,放在桌子上「將就一下。這裏就只有這些。」
「嘩,只有這些哦。」蕾勒西娜說,塔雅聽到後不爽的說「不吃就滾回去房間睡覺。」

嗯…眾位女孩感受自己空空如也的肚子,明智地閉上嘴巴。
月澄也轉身放下兩盤咖喱飯坐下並解釋「因為我們也是這幾天才搬進來,就只預留五人份量的食物。」
「誰想到卡修局長居然要妳們和我們住在一起。」伊妮德也放下了兩盤咖喱飯,轉身再放下一盤咖喱飯並說
「對啊,誰會想到我們居然要和妳們一起生活。」塔雅放下最後兩盤咖喱飯也坐下說道。

五位女孩:我們也不知道為什麼要和妳們一起生活。

雖然她們很想這樣說,但看在大家還沒有填飽肚子而且三位女孩還做了晚餐給她們最終沒說出口
「呃…這是我第一次煮咖喱飯,我不保證會,呃…好吃。」伊妮德望着眼前的咖喱飯猶豫地說,
聽到此話後,眾位女孩面面相覷,一時間倒是除了伊妮德外就沒有人拿起湯匙開始吃。
然而,肚子卻不爭氣的“咕嚕”一聲響起,提醒大家是時候吃遲來的晚餐。最後,大家也開始吃咖喱飯。

「嗯…到底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啊?」五位女孩想。

大約十幾小時前---她們回到神盾局後,原本前來是接五位女孩的羅妃娜一見到受傷的雷納和福斯特後就雙手各拉一個左臉有着擦拭過痕跡的血痕的雷納和一個右肩穿了一個小洞的福斯特三步併作一步的疾步走向醫療翼
「等等貝勒!走慢點!」理所當然的,福斯特的抗議無效。

史塔克則意外的沉着臉帶着其他人去匯報任務狀況,脖子上還戴着能力抑制器
「呃…史塔克?妳脖子上的---不拿下嗎?」米妃猶猶疑疑搓手問,
聞言史塔克回頭瞪了米妃一眼,撇開頭沉聲說「不能單靠我一人把這---拆了。」語氣中全然是咬牙切齒的意味。
米妃沒有在問下去,她有種感覺如果繼續問下去,下場會有點慘。

另一方面,羅妃娜已經拉着兩位受傷的女孩到醫療翼。此時的醫療翼就只有露易絲、葛里菲茲和萊安。
羅妃娜環顧四周,平常最不常見的萊安和葛里菲茲也在就是不見平常駐守在醫療翼的翠絲特。她沒忍住咂嘴
「嗯?羅妃娜妳怎麼啦?」萊安從桌子底爬出來問,然後又自話自說的定下女孩前來的目的「一定是來看露易絲的吧!」
「別亂猜啦!萊安。」葛里菲茲先打斷萊安,羅妃娜不等他們只是直喊「翠絲特在哪!」
「翠絲特在訓練場,發生什麼事了!」露易絲平穩的聲音如同一盤冷水倒在羅妃娜身上瞬間令她冷靜下來
「塔雅右肩中槍,我不慎被刀刮傷了。」雷納平靜地解釋,還順勢把一直嘗試藏起自己的福斯特給拉出來。

三人看到福斯特右肩上一直用來壓住傷口的布已經被血染得全是血紅,她的臉色也變得蒼白。
三人見狀,齊整的倒抽了一口涼氣,萊安瞬間下達指令
「露易絲和葛里菲茲先幫她止血」萊安先指着福斯特說然後再指着雷納說「羅妃娜就幫她處理傷口,她的比較容易處理。我現在去找翠絲特---」
「等一下!」雷納突然喊停正要離開的萊安「能請你順便找技術支援的人嗎?月澄和塔雅被戴上能力抑制器。」
「好的。」萊安也沒計較雷納喊停他,他就只是加快腳步離開了。

「好,就這些了。要是不懂怎樣寫報告可以再來找我。」幫女孩們拿新報告紙的金髮探員微笑着說,史塔克接過道謝後就轉身離開
「等等。」「請問有什麼事?」史塔克皺眉回頭問
「我可以幫你找技術支援那邊的探員替你把它給拆掉。」他說到“它”時還抬手指了指自己的頸部「我知道這個感覺真糟。」
史塔克稍稍緩和臉色「謝謝你。那就請你告訴那位探員我們會在醫療翼那邊等候他。」「不客氣。舉手之勞。」金髮探員微笑地回答。

當史塔克其他女孩離開沒多久,米妃突然返回「不好意思,路卡探員。」
原本蹲在桌子底整理文件的路卡疑惑的抬頭,因為他忘記自己還在桌子下,,一抬頭就撞到桌子了。
〝碰〞的一聲,意外的響亮

「你還好吧?」米妃猶豫的問
「還好還好。」路卡一邊揉着自己的頭一邊爬出桌子底下「妳是想問關於能力抑制器的事嗎?」
「是的。」米妃頓了頓再說「這個世界還有太多事我們是不懂的。」
「確實是。這個世界太大了。」路卡彷彿感觸良多的感歎了一句,下一秒他重新露出溫和的微笑望向了米妃「能力抑制器是一種特製的物品專壓制變種人的。」

米妃剛要再問什麼是變種人時路卡已經繼續解釋

「變種人大概就是體內的基因突變,導致人擁有超能力之類。是普通人對那些突變了的人的統稱。」

米妃聞言後皺眉問「那個能力抑制器是用來抑制變種人的能力---所以那些變種人是很---」她思前想後還是想不出正確形容詞說時路卡接上「危險。」
他看着眼前還沒接觸人類醜惡的女孩不禁輕嘆,他抬手搭上女孩的肩膀,蹲下平視對方

「托特,這個世界聽從的從來只是大多數人的意見,遵從的從來是有權有力量的人,能夠站出為少數人發聲的少之有少。這種情況產生出的悲哀就是」
「壓制變種人的抑制器。」

米妃瞬間明白了,她驚訝的凝視着路卡灰綠色的雙眼

「你難道是?」

路卡只是舉起一食指擱在唇邊,他重新站起來收回搭着米妃的手,繼續笑笑口的說「或許悲劇是能阻止的。」

他微微轉過米妃的身,推着米妃離開,臨關門前他揮着手說「加油哦~米妃·托特。替我向那三位少年復仇者問好啊~」
話畢就直接關門,要不是米妃向後躲得快,鼻子也要撞歪。
米妃揉揉鼻子,含糊不清的抱怨「現在我又怎麼可能知道誰是少年復仇者啊。」她默默踏上走向醫療翼的方向
「少年復仇者聽名字就可以肯定只會在未來出現的人啊。」米妃忽然停下腳步,她腦裏閃過史塔克三人的身影。
嗯,米妃覺得自己有了個大膽的想法,現在就要去小心求證。

當月澄和其他人一起去到醫療翼時,因為月澄有點用力拋下報告紙,羅妃娜一瞬間手抖,伊妮德快速捉住她的手並拉離自己眼旁
「請妳小心點。那是我的眼睛。」伊妮德說到眼睛時不意外的咬重了音
「對不起。」羅妃娜自知理虧平靜的道歉

反是月澄明顯還沒有冷靜下來「呵!現在才知道要保護眼睛啊?」
被罵的伊妮德只是平靜的說「很快就可以擺脫那鬼東西了。冷靜點。」
月澄就只是拉出一張椅子坐下並輕哼一聲「嗯。」

其他女孩也靜靜拿走報告紙然後靜靜拉出椅子坐下開始寫報告。

內心有點焦躁的萊安去到訓練場沒發現翠絲特的蹤影,他毫不客氣地扯過一位正要離開的實習生問「你知道哈弗森探員去哪了嗎?」

雖然那名實習生滿腹疑惑但還是發揮良好質素回答「哈弗森探員被局長拉走了。」
萊安鬆開拉着對方的手說「好,謝謝你。」那名實習生點點頭就離開了。

萊安深了一下呼吸轉身正要再找翠絲特時被人拉着衣領拉停了,萊安不爽的回頭

「阿爾文!維爾莉特!」

被稱呼為阿爾文和維爾莉特的栗髮男子和紅髮女子也笑着打招呼

「怎麼了?這麼焦急找哈弗森探員,闖禍了?」維爾莉特調侃着問
「才不是。相反我也需要你們幫忙。」萊安一臉認真的問「會拆能力拆制器嗎?」
阿爾文和維爾莉特點頭
「行了。維爾莉特,妳記得局長他們去哪個方向嗎?」萊安繼續問
「我帶你去吧。」
「好。那阿爾文可以先去醫療翼嗎?如果可以就盡快把那東西拆掉比較好。」

阿爾文推了推眼鏡回答「沒問題。分頭行事吧。」
三人點頭後就分散行動。

很快萊安和維爾莉特便找到和局長一起翠絲特。
萊安快速解釋情況後,一起回醫療翼的人便多了黑着臉的卡修局長。

之後就是卡修局長憤怒的訓斥和他新的命令---要五位女孩和三位女孩同居培養感情。

想到如此,再看看正笨拙用左手吃咖喱飯的塔雅

她們都覺得她們從一開始就沒權不同意,加上這次確實是塔雅冒生命危險救了蕾勒西娜,是她們理虧。
話雖如此,心裏一直有個想法還沒得到求證的克莉絲汀和米妃她們可不想管是否理虧就只想把心中想法問出。

當她們要問的時候伊妮德她們三人已經吃完飯,把碗放進洗碗機並轉身打算回房間

「啊,對了。」月澄轉身說「要是遇到一些不明白的地方儘管問賈維斯吧。他會解答妳們的問題的。」
然後真的轉身離開了

「誰是賈維斯?」娜夏莎沒忍住問
「妳好,芙迺琳小姐。我正是賈維斯,是位管家。」突然冒出了一把英國口音的男聲解答了娜夏莎的問題

「你就是賈維斯?你人在哪?」娜夏莎繼續問
「我是位人工智能,妳是不需要找我的。」
「好的。」娜夏莎沒忍住笑了笑「真有夠奇怪。」

米妃和克莉絲汀只是默默互相對視,內心的猜想已經證實了一半。
想到如此,米妃的雙眼變得更明亮了,她清了清喉嚨

「賈維斯?」
「請問托特小姐有什麼需要?」
「我可以問你一條問題嗎?」
「是的。請問有什麼問題?」

米妃深呼吸,嘴邊止不住笑意,興奮的問出一直想問的問題

「請問---雷納、史塔克和福斯特她們---是不是來自未來?」


召喚ヾ(*´∀ ˋ*)ノ
@hollyleaf
@Percy818
@janet
@nelson5610

順便問一下大家
請問還想我繼續召喚大家嗎?

八月的霍格華茲早安茶 @hollyleaf

0
@Enidcyc
來了~
然後就我個人而言想要繼續被召喚!

喔唔這次一次出現我家三個孩子,好開心喔www
賈維斯給我起源裡面溫斯頓的fu ,該不會也是反派預備役(被揍
來了來了 想知道賈維斯會怎麼回答

終結與開始的旁觀者 @Enidcyc

0
@hollyleaf
是八月啊~((撲QwQ
好沒問題的((筆記中

嗯,因為放了一段長時間,打算開始追一下劇情www
其他未出場的孩子也會陸續出場的OwO
至於賈維斯,賈維斯會((被揍暈帶走

Nelson @nelson5610

0
@Enidcyc 想!繼續訂閱!(*゚∀゚*)等你的文很久了!興奮!

這是討論串底端!何不幫忙讓這串魔法煙綿延下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