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生】第二十九代的冒險旅程(11/5更新至十一歲時的斜角巷)

發表於

「純種、混血、麻瓜,真的有那麼重要嗎?」十歲的黎雅娜問著父親。

「有些人對於血統很執著……但是我們只需做好自己的本分就好了。」父親如此說道。

「認真的去感受遇到的人事物吧!你會從中蛻變成你想成為的那種人。」母親堅定地說。



格雷特家族

The Great Family

Be yourself and do your perfect.


  古老的純種家族,源自於十三世紀的英國倫敦。祖先為瓦福林‧格雷特,是個擅長栽種、照顧藥草的巫師,他的妻子則是在調配魔藥的方面非常有天分,名為克莉奧‧格雷特。育有兩子兩女,分別為:霍夫‧格雷特、奧斯頓‧格雷特、艾絲‧格雷特、蘇菲亞‧格雷特。因每個子女的個性與特質都不同,在霍格華茲就讀時,被分類帽平均分配到四個學院中,從此奠定了四子女的後代分入學院的基礎,他們的後代子孫們也繼承了祖先在藥草學及魔藥學上的天賦。

  格雷特家族雖為純種,但並沒有出現在「神聖二十八姓」之中,這其中最大的原因--據說當初匿名撰寫「神聖二十八姓」的作者,被格雷特家族的閨女解除婚約。

  格雷特家族的每個人在自己的一生中皆勤奮賺取大把的金加隆,所以家族中的每個家庭過得生活都還算富裕。在近代,大約是1980年,霍夫‧格雷特的後代們幾乎都進入了赫夫帕夫學院,而他的第二十八代子孫諾頓‧格雷特,在23歲時,娶了與他同年的葛來分多女同學--潘蜜拉‧布朗,並移居高錐客洞,於2005年12月22日生下一女,名為黎雅娜‧格雷特。

  奧斯頓‧格雷特的第二十八代子孫亞爾林‧格雷特,在史萊哲林學院時,就一心嚮往著前往充滿神秘色彩的東方世界旅行,而在畢業之後終於如他所願。在東方各大城市待了七年之久的他,遇見了祝瑤,一位來自中國的女巫,隨即陷入熱戀,結婚後決定回英國,定居於劍橋。於2006年6月6日生下一女,名為潔米妮‧格雷特。

此為共同創作樓,@marian 將會帶來從另一個角度看世界的故事。





(附上自己搭配的黎雅娜,平日的模樣)


(冬裝的黎雅娜)


(附上潔米妮幫我配的衣服😘)

黎雅娜人設

名字:黎雅娜‧格雷特 (Liana‧Great)
生日:12/22(現年12歲)
魔法血統:純種
人種:英國人
居住地:高錐客洞
學院:赫夫帕夫(第1050學期)
身高:165 cm,偏瘦
頭髮:鉑金色及胸長髮、大旁分瀏海
眼睛:水藍色瞳孔
服裝:除了巫師袍與校服,大多穿著T恤配牛仔褲
外貌補充:在陌生的環境常是一臉厭世,但只要熟悉了就會面帶微笑
魔杖:8又3/4吋,冬青木,獨角獸毛,相當富有彈性
   14又1/4吋,冬青木,龍的心弦,相當輕快有彈性
擅長科目:魔藥學、變形學
寵物:金色的倉鴞 Zara
掃帚:(夢想買一把至尊火閃電)
個性:勇於嘗試各種新事物,直率又堅毅的個性,在有興趣的事物上很執著。但對於人際關係有點遲鈍,所以對她不認識的人會覺得她有些孤傲,其實她只是有點害羞。而面對不關自己的事情時,會顯得較為無所謂;但事關家人或朋友時,則會義不容辭地幫忙。
其他補充:進入霍格華茲前就喜愛爬上掃帚獨自在家中庭院飛行,造就了她不凡的飛行技巧;也喜愛在父親調配魔藥時擔任小助手,在這樣的環境薰陶下,使她在魔藥學方面相當有天分;而母親專精於變形學,黎雅娜也遺傳了母親的天賦。
0

本文作者

  • 複雜魔法修習者
  • 71  957

Liana @t263284101

0



目錄

#8邊的旅
#10 框啷框啷的矮妖金幣
#12 十一歲時的斜角巷

逃學小獾妮維安xD @loveBJ_1412

0
哦哦是奇跡暖暖!(重點大誤

消失的成員

0
@loveBJ_1412
可可很不會玩所以放棄了(望天(歪樓

@t263284101
嗨~初次見面?

逃學小獾妮維安xD @loveBJ_1412

0
@Royceoak
超好玩的啊啊!
但遊戲刪掉全部都不見了owo

☘️悠从心、攸聲💛 @karmainy

0
喔喔是赫夫帕夫的同學呢~
很期待黎雅娜的故事的說XDD

⋆驀亞xD⍣ @Hermi0ne_Pc

0
@t263284101
洛染前輩我來了~~~~
居然開文樓了呢~
還以為你只會藏在社團版XDD
我要訂閱(認真臉

Liana @t263284101

0
@loveBJ_1412
暖暖實在長得太漂亮啦XD

@Royceoak
哈囉初次見面
萬分感謝支持!

@karmainy
嗨嗨我是小獾我驕傲XD

@Hermi0ne_Pc
把妄想寫出來了所以想說來開個樓XD

Liana @t263284101

3
海邊的旅行

  這天早晨,在晴朗無雲的高錐客洞,那間外觀看來有點古老的宅邸,傳來兩個人急促的腳步聲。

「黎雅娜!差不多該出門囉!」黎雅娜的母親,潘蜜拉,如此說道。

黎雅娜在三樓大聲地喊:「喔……¬我快好了啦!」

「慢慢來,反正我們時間多的是。」黎雅娜的父親,諾頓,邊啜飲著咖啡邊說。

「媽,我們要怎麼去?騎掃帚嗎?」黎雅娜興奮地看著母親。

「坐貓頭鷹巴士好了,我記得上次還有車票擱在這……啊哈!找到了!」諾頓拿著十張泛黃的車票在潘蜜拉和黎雅娜面前晃啊晃的。

「好啦!拿著行李出去外面準備上車吧!」潘蜜拉揮著魔杖將行李飄到路邊。

不一會兒,貓頭鷹巴士來了,三人花了六張車票,上車找了個舒適的位子,抱著愉快又興奮的心情前往密爾佛海文。

「喔!終於到了,我全身骨頭散得差不多了……」黎雅娜捶著腰說道。

「東西都確定拿好了嗎?那我們……出發吧!」諾頓提著兩個行李,大步地邁開步伐。

黎雅娜不解地問:「為什麼不施個咒語就好了?」

「難得出來旅行,效仿一下麻瓜嘛!享受當下吧!女兒。」諾頓快步走向前,潘蜜拉微微笑了一下並跟上了他。

「早知道就帶掃帚來了……」黎雅娜偷偷翻了一個白眼,並小跑步跟上他的父母。

  過了十分鐘,空氣中充滿著海水特有的味道,在盛夏的午後,吹著涼爽的海風,這舒適的天氣,忍不住令人昏昏欲睡。而格雷特一家人也已在洛果奇海岸搭好陽傘,準備享受這寶貴的下午。

「唉……好熱啊!」黎雅娜邊把頭髮紮成一根馬尾邊喊道。

潘蜜拉手上拿著冰淇淋走了過來。「誰叫你不會游泳呢?泡在海水裡多舒服啊!」

黎雅娜嘟囔著說:「我就學不會游泳阿……不然,我們去附近逛逛?」

接著,潘蜜拉和黎雅娜不約而同地看向諾頓,他正戴著墨鏡躺在椅子上呼呼大睡。

「爸,起來!我們去附近逛逛啦!」黎雅娜伸出手奮力地搖著諾頓。

「……啊?什麼?喔!好的,沒問題,我們走吧!」諾頓似乎還沒完全清醒,黎雅娜後來偷偷跟他的母親說,他看到爸在回答時根本還沒睜開眼睛,像在說夢話一樣。

  他們又走了十分鐘左右,映入眼簾的是一座古老且雄偉的遺跡,外牆雖已斑駁,卻能感受到當年那不凡的氣勢。

「哇……我們可以進去看看嗎?」黎雅娜露出渴望的眼神。

潘蜜拉目不轉睛地盯著神壇遺跡說:「我想應該不能吧,我是說,如果……突然坍塌了怎麼辦?」

只見諾頓老神在在地四處張望。「啊哈!你們來,快過來這邊的溫泉。」

「你怎麼會知道這種地方?」潘蜜拉欽佩的看著諾頓。

諾頓露出靦腆的笑容:「以前祖父時常帶我們這些小孩來這邊玩。」

「爸,那這泉水能做什麼?」黎雅娜晃了晃握在手中的玻璃瓶。

「在你身體不舒服時,喝下這泉水,能讓你感到些微的舒適。它也能補充這遺跡的水池。」諾頓目不轉睛地盯著遺跡的水池。

「就這樣?我還以為它有更厲害的功效呢!」黎雅娜掃興地說。

諾頓突然大喊:「快看!池子裡的水減少了,黎雅娜,現在把泉水倒進去。」

在黎雅娜將泉水倒入遺跡的水池後,水池散發出閃亮的光芒,彷彿在對他們道謝。

「泉水對於遺跡的水池來說,是必要之物。世界上每樣東西的存在,必然有它的道理在。」諾頓緩緩地說出了這句話。

  在離開神壇遺跡之前,他們看到許多人在遺跡旁獻上了烤火雞,一問之下才了解這些舉動是要祈求這個地區的平安,三人也匆匆從身上拿出了銀西可放在遺跡旁。在漫步回海岸的路上,太陽已漸漸下山,將天空照得紅橙橙的,也把黎雅娜的一頭金髮,染成了橘色。

西瓜 @marian

0
恭喜第一篇出生XD
繼續加油嘿~

Liana @t263284101

0
框啷框啷的矮妖金幣

  清晨的雨還停留在樹葉上,陽光卻已悄悄地喚醒萬物。在霍格華茲放假的這段期間,是學生們放鬆休息的好時光,不用為了考試煩惱,是多麼令人羨慕的一件事。而在高錐客洞的古老宅邸,飄出陣陣濃郁的咖啡香,想必是諾頓正在享受他的早餐。

「爸、媽!早安!我出門了!」黎雅娜隨手抓了一塊蒜香吐司就跑了出門。

「她去哪?這麼著急。」諾頓手裡翻著剛剛送來的預言家日報。

「自從那天她走出家門撿到兩枚矮妖金幣,她就開始搭巴士去各地找金幣了。」潘蜜拉順手拿起一片核桃吐司開始享用。

「嗯……什麼?各地?跑遍英國各地嗎?她才十二歲耶!」諾頓緊張兮兮地放下手中的咖啡,誇張地轉過頭來問潘蜜拉。

「十二歲也算是個小大人了,想當年哈利‧波特都阻止了佛地魔兩次呢!」事隔十多年,潘蜜拉在說出那個名字時,還是忍不住微微顫抖。

「又是哈利‧波特……你還崇拜著你的學長嗎?」諾頓不以為意地說道。

「不知道上次是誰,在王十字車站看到哈利時,還默默地流下了幾滴淚呢!」潘蜜拉站起身準備去洗個手。

「那是……見到了老戰友的感覺嘛!」諾頓凝視著咖啡杯裡的殘渣。

「幸好當年我們都留下來加入戰鬥。」潘蜜拉回頭看著諾頓。

「幸好我們都活了下來……」諾頓抬頭回望著她。

  此刻,黎雅娜已經坐著貓頭鷹巴士來到了倫敦,看著背包裡的三枚矮妖金幣,默默地嘆了一口氣。

「唉……怎麼好像變得很難撿了,是不是大家都知道這消息了。」黎雅娜順手推開了破釜酒吧的門,準備在此休息一下。

「欸,你聽說了嗎?現在拿五枚金幣去魔法遊戲與運動部門可以參加快問快答呢!」黎雅娜隔壁桌的褐髮少年和他的朋友討論著。

「快問快答是什麼?那是你們麻瓜的用詞嗎?」褐髮少年的朋友疑惑地問。

「喔!反正就是可以參加回答問題的活動啦!而且答對可以拿黃金獎券耶!這下子就有零用錢囉!」褐髮少年和他的朋友興奮地將椅子用得嘎嘎作響。

  黎雅娜聽到此番話後,覺得不能在這繼續休息下去了,現在全英國的小孩可能都知道矮妖金幣的用處了。她匆匆將剛剛點的南瓜汁一口氣喝完,並推開門呼叫貓頭鷹巴士。當巴士在劍橋停妥後,黎雅娜才一腳踏下車,就發現前方不遠處有一枚矮妖金幣,被太陽照得閃閃發光。她快步走向前,正準備彎下腰撿起金幣,說時遲,那時快,一個身影把金幣撿走了。

「給你,我不需要。」映入眼簾的是一個黑色微捲長髮的女孩。

「啊……謝謝你。」黎雅娜看著那個頭也不回的女孩,心中卻是想著,那琥珀色的雙眸也太吸引人了吧!

  告別了黑髮女孩後,黎雅娜招了貓頭鷹巴士,前往蘇格蘭。幸好巫師的交通工具又快又安全,不到半天的時間就可以環遊半個英國了,黎雅娜在心裡默默慶幸自己是個巫師。在每一站下車搜尋金幣的她,已經抵達丹地了,在一棵茂密的二葉松樹下撿到了一個金幣。

「蘇格蘭的第二站就發現金幣,這算是一個好兆頭吧!」黎雅娜看了看包包裡的十枚金幣,心滿意足的推開飛龍酒店的門,這是一間常有麻瓜和巫師聚集在一起的酒吧。

「你知道嗎?最近蘇格蘭的二葉松樹真是少得可憐啊!」一個身穿深紫色巫師袍的巫師悄悄地跟身旁的人說。

只見旁邊這一身黑色袍子的巫師回答:「聽麻瓜說,最近山老鼠很多。活了這麼大把年紀我還真沒聽說過這物種……」

「哎呀!那是指一群在森林裡亂砍樹木的人啦!」坐在他們旁邊的一位巫師說道。

「也真是奇怪,現在是炎熱的夏日,為什麼要砍二葉松呢?我是說……聖誕節還早的呢!」深紫色袍子的人說完後喝了一口飲料。

  後來他們聊了什麼,黎雅娜已經沒心思仔細聽了,在吃完從家裡匆匆帶上的雞肉火腿三明治後,她只覺得昏昏欲睡,看了看時間,決定趴在桌子上小睡一會兒。在睡了不知道多久之後,身旁有個熟悉的聲音吵醒了她。

「完蛋了啦……我沒跟我媽說我們會跑到這麼遠耶!現在都過中午了,我沒回去吃午餐,我媽一定會大罵我一頓……」原來是剛剛在破釜酒吧興奮討論金幣的兩個少年。

褐髮少年拍了拍他朋友的肩膀,語帶興奮地說:「你就跟你媽說你在賺自己的零用錢啊!她會體諒你的啦!」

在他們說話的同時,黎雅娜已經推開門準備繼續她的旅程了。褐髮少年瞥見了黎雅娜,指了指她,並和朋友說:「剛剛是不是在破釜也看到她啊?那個金色長髮的女生?」

「那顏色是鉑金色吧,雖然你講得那也對啦……我要兩瓶南瓜汁,謝謝!」褐髮少年的朋友拿著兩瓶南瓜汁走了過來。

他放下南瓜汁,接著繼續說:「幹麻?那女生你喜歡?那句麻瓜話怎麼說?嗯……她是你的菜?這樣嗎?」

「你說對了,啊……不是啦,我是說那句麻瓜話講對了!不要這樣看我!」褐髮少年見他的朋友用著看戲的眼神盯著他瞧。

褐髮少年慌張地撇清了之後繼續說:「我在想,她是不是也在撿矮妖金幣,然後去回答問題啊?」

「這很正常吧,這不是大家都會做的事情嗎?我看你根本對她一見鍾情。」他的朋友喝了一大口南瓜汁,繼續用奇怪的眼神看著褐髮少年。

  而此時,黎雅娜又坐著貓頭鷹巴士到了海倫斯堡,這是蘇格蘭的最後一站。在每一站下車時也特別注意了一下各地的樹木,果真,除了在丹地看見的那一棵二葉松之外,在其他地方還真的沒見到半棵樹。

  黎雅娜拿出剛剛在飛龍酒吧順手抓的一張地圖,仔細研究了一下,發現海倫斯堡的山邊有個洞穴--琉光洞穴,鑽石的發源地。黎雅娜照著地圖走到了洞口,發現裡面伸手不見五指,點亮了魔杖後,鼓起勇氣走了進去。沒想到洞穴裡面擠滿了巫師,每個人的魔杖都瞄準石頭發出咒語,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他們在決鬥呢!黎雅娜見到此番景象,心想還是把心力集中在矮妖金幣上,便默默走出了洞穴。接著在維格城也撿到了一枚矮妖金幣,包包中的矮妖金幣們框啷框啷的發出聲響。

「接下來就要前往里斯本了!」黎雅娜口中默默地唸著這句話,彷彿在鼓勵自己。

  她再次乘上貓頭鷹巴士,這次她選了個靠窗的位置。不過一眨眼的時間,整輛貓頭鷹巴士已經在海上快速前進,這樣的場景絕對讓任何一個麻瓜感到震驚,因為就連黎雅娜這個小巫師也覺得不可思議!過了五分鐘左右,貓頭鷹巴士已經穩穩地落在北愛爾蘭的土地上。

  在幾乎看不到樹木的蘇格蘭相比,里斯本簡直是森林,茂密的英格蘭橡樹像傘將強烈的陽光給遮住了。黎雅娜漫步在橡樹交織而成的綠色隧道中,享受這愜意的時光。而此刻的寧靜卻被身旁兩個步履匆匆的巫師打破了。

「你聽說了嗎?晶錐洞穴的水晶出現了!」一個戴黑色尖帽的巫師說。

「我聽說了!那我們現在就起身出發吧?」回答他的是一個身穿深藍色長袍的巫師,一眨眼,兩個人已經消影不見了。

「又是洞穴……怎麼大家都對洞穴情有獨鍾……」黎雅娜喃喃自語。

  黎雅娜將探索洞穴這件事默默放在心中,如果順道的話就去探個究竟。然後招來了貓頭鷹巴士,再次坐上車,前往都柏林。黎雅娜才剛踏上都柏林的土地,就有個全身黑色長袍的人向他搭話。

「身為純種出生,從小到大應該嘗過不少甜頭吧……」黑長袍的巫師刻意地壓低了頭上的尖帽。

「什麼?」黎雅娜實在是太專注地在搜尋地面上那閃閃發光的蹤跡,在黑長袍的巫師講完話的十秒後才反應過來。

「嗯……原來是個格雷特啊……真掃興啊……」黑長袍的巫師頭也不回地離開了,只留下黎雅娜錯愕地站在原地。

「真是遇到怪人了……啊哈!找到了!」只見黎雅娜將一塊石頭搬到一旁,撿起了壓在底下的矮妖金幣。

  黎雅娜撿起矮妖金幣後,站起身環顧了四周,確認沒有遺漏的金幣後,又坐上車前往下一個城市,反覆地做這些事直到愛爾蘭的最後一站--坎梅爾。在這沒看到什麼巫師跟麻瓜,只有成群的地精,正在搶著地上唯一的柏蒂全口味豆。

  在黎雅娜走到海邊時,看到了一個老舊的告示牌--莫赫懸崖,她記得小時候父母經常講述哈利‧波特對抗佛地魔的事蹟,當然也對這裡的景象不陌生,壯觀的懸崖、舒服的海風,一切都如同故事中的敘述。在黎雅娜欣賞完這美景之後,才發覺有個巫師也站在懸崖邊眺望著海。

當黎雅娜走近他時,還來不及打招呼。對方已經開口說道:「嗨!歡迎來到這個雄偉的地方!」

「您好,我是黎雅娜‧格雷特,想必您就是西莫‧斐尼干先生吧!」黎雅娜語帶尊敬的向他打招呼。

「雖然不是第一次被認出來了,但還是很榮幸啦!」西莫有點害羞地搔了搔頭。

「請問您知道怎麼去晶錐洞穴嗎?」黎雅娜看了看四周,卻沒看到有關洞穴的指引。

「啊哈!正等你問我這件事情呢!來,我帶你去看洞穴的入口。」西莫帶著黎雅娜到一個滿是岩石的地方,手指著岩石的背後。

「妳從那邊走下去,有階梯,放心。到了底下沿著懸崖邊走,就能到晶錐洞穴了!現在是退潮,你只要在半小時內上來就沒問題了!」西莫拍了拍自己的胸脯保證,並目送黎雅娜走下石階。

  黎雅娜帶著興奮又緊張的心情一步一步踏穩了石階,終於走到懸崖的下方,近距離的看著海浪在腳邊拍打,照著西莫所說的,沿著懸崖邊走,果然馬上看到了一個洞穴,又是個伸手不見五指的地方。

「Lumos!」黎雅娜高舉著他的魔杖,緩緩地走向前。

「Accio水晶碎片!」「Diffindo!」「那是我的碎片!」洞穴內擠滿了六、七個巫師,大家對著水晶柱不停的發出各種咒語,還有人不小心撿了別人的水晶碎片,差點大打出手。

  黎雅娜第一次見到這麼多水晶柱,興奮地在長袍內翻找魔杖,就在掏出魔杖的那剎那,所有的水晶柱都已消失了,她看到有幾個巫師抱著整根水晶柱消影而去,洞穴內只剩兩、三個巫師。

「唉,每一次都這樣……好不容易出現水晶了,卻只有撿到一個碎片。」一位手上抓著水晶碎片的巫師說道。

「要不是剛剛那個戴黑色尖帽的人,把我的碎片全都撿走,我才不會收穫這麼少呢!」一個黑髮女巫氣憤地說,並馬上消影離去。

正當黎雅娜想待在洞穴等下一次水晶出現時,身旁的一個巫師提醒了她:「差不多該回去地面上了,快要漲潮了。」

「啊!好的,謝謝您。」黎雅娜才想起剛剛西莫提醒她有半小時的時間能待在洞穴裡,沒想到時間已經差不多了。

  黎雅娜拖著沉重的步伐回到地面上,發現太陽已漸漸沒入海平面,她站在懸崖邊欣賞這難得的美景,等到太陽完全消失後,低頭看了看手錶,已是晚上八點了。招來貓頭鷹巴士後,坐上位子就靠著椅背沉沉睡去,等到睜開眼的時候,已經抵達了高錐客洞,黎雅娜趕緊跳下車,蹣跚地走回她的家。

  經過這次「一日環遊英國」的行程後,黎雅娜再也不這麼辛苦的去撿矮妖金幣,開始只在高錐客洞附近的小鎮搜尋金幣,而諾頓對此結果是相當滿意的。在過了一個星期之後,黎雅娜捧著六十枚矮妖金幣興沖沖的到了魔法部,在迷路了一下後找到魔法遊戲與運動部門,謹慎又快速的回答完五十題後,發現手上還有多五枚金幣,便再次交給負責的人員,卻被告知一人最多只能拿十張黃金獎券,並在活動結束後用貓頭鷹寄到家中。

  黎雅娜揹著空無一物的包包離開了魔法部,才剛回到倫敦,就撿到兩枚矮妖金幣,她想到另一個更快更有效率的賺零用錢方法,臉上不禁出現了笑容。黎雅娜趕緊推開破釜酒吧的門,幾乎用跑到了留言版前面,寫下了「售矮妖金幣,一枚一金加隆」,然後點了一瓶南瓜汁坐下來休息,才將南瓜汁喝了一半,就有個瘦瘦小小的女巫過來和她買矮妖金幣。在這之後的兩個星期,黎雅娜天天撿一些金幣到破釜酒吧找人販售,在活動截止前,她一共賺了一百金加隆,並把錢存進父母幫他申請的古靈閣金庫中。

「看來我們的女兒在有興趣的事情上很堅持呢!」諾頓在聽完黎雅娜滔滔不絕的說這幾個星期以來的故事後,眼神肯定地看著她。

「也遺傳到我的勇敢呢!」潘蜜拉驕傲地說。

「但是,在都柏林遇到的尖帽巫師,讓我很在意……」黎雅娜看了看她的父母。

「就像我們當年跟你說的,做自己以及你覺得對的事情,這樣就夠了。」諾頓堅定的看著潘蜜拉,道出了這番話。

Liana @t263284101

0
@marian
嘿嘿,期待開學看妳分院XD
話說更新囉~~~

Liana @t263284101

0
十一歲時的斜角巷

「記得上次踏進這裡已經是一年前的事情了呢!」黎雅娜伸手推開門。

「啊……格雷特小姐,有什麼事情嗎?」奧利凡德從櫃子後面走了出來。

「午安,先生。我的魔杖……上次不小心被我用斷了……」黎雅娜拿出斷成兩截的魔杖,輕輕地放在桌上。

「嗯……八又四分之三吋長,冬青木和獨角獸毛,相當富有彈性,真是可惜了。」奧利凡德幾乎沒看向那根魔杖,彷彿所有的魔杖都已記在他的腦袋裡。

「每根魔杖都是獨一無二的,雖然失去了原有的魔杖,但也會有新的魔杖選擇你。來,試試看它吧!山楂木和鳳羽,十一吋長。」奧利凡德遞給黎雅娜一根魔杖。

  黎雅娜拿著它往身旁的櫥櫃施展了漂浮咒,只見櫃子上的物品微微地動了一下,奧利凡德就走了過來,手上拿著另一根魔杖。

他看了看黎雅娜說:「松木與獨角獸毛,九吋半長,不易彎曲。」

  黎雅娜看了看手上這根魔杖,施了個照亮咒,卻什麼事情也沒發生。

「這根顯然不行。十四又四分之一吋長,冬青木和龍的心弦,相當輕快有彈性。」奧利凡德緩緩地拿著魔杖從櫃子後走來。

  在黎雅娜接下魔杖的那刻還沒有任何事情發生,當她用手握住它時,感到一股暖流從指尖蔓延到全身每一個細胞,她知道就是這根魔杖了,這根魔杖選擇了她。黎雅娜付完七個加隆買下了她新的魔杖,便離開奧利凡德的魔杖店。

  時間回到一年前,那時黎雅娜十一歲。剛收到入學通知信的她,跟著她的父母使用了呼嚕粉來到了斜角巷。

潘蜜拉正輕撫著黎雅娜的背,並說道:「你都跟著我們用呼嚕粉旅行過這麼多次了,竟然還會嗆到……」

「我剛突……然……咳……想睜著眼睛……咳……旅行看看嘛……咳咳……」黎雅娜邊流著淚邊咳嗽。

「好點了嗎?我們先去古靈閣吧!」諾頓拍了拍肩上的灰塵。

  他們三人踏進古靈閣的大廳,黎雅娜四處張望,似乎想一睹當年哈利‧波特闖入古靈閣的蹤跡,但被破壞的地方早已修復,她只好默默地跟上她的父母到櫃檯前。

「你好,我想要到第九百二十六號金庫,另外,我要為這位,黎雅娜‧格雷特申請一個金庫。」諾頓順手掏出了金庫的鑰匙給妖精確認。

「好的,格雷特小姐的金庫號碼是兩千兩百五十五號,這是鑰匙,請妥善保管。崔爾,你帶他們去地下金庫。」櫃檯的妖精對著站在後方的妖精喊到。

  雖然黎雅娜和父母來過金庫了,但她還是很興奮地坐上了小推車,並暗自希望自己的金庫是在有龍看管的地方。小推車在軌道上左晃右晃,以飛快的速度前進,當黎雅娜四處張望時,發現小推車已經載著他們到了地下數百英里深的地方,他們的頭頂上佈滿著數十條軌道,再過一會兒,他們就抵達了第九百二十六號金庫。帶路的妖精崔爾從諾頓手上拿了鑰匙打開金庫,潘蜜拉進去拿了一大把又一大把的金加隆,算了算大概有兩百金加隆,她把金幣塞進她的手提包內,然後確認一下金庫內的物品就走了出來。

  接著他們又坐上了小推車,沿著蜿蜒的軌道,小推車來到了離剛才不遠的地方,黎雅娜有些暈眩地走下車,諾頓再次拿出鑰匙,鑰匙被牆上的火炬照得閃閃發亮,上面看不到任何一點鏽斑與瑕疵,彷彿是那樣地完美。

「黎雅娜,你把矮妖金幣賺到的那些錢存進金庫吧!」潘蜜拉拍了拍黎雅娜的肩膀。

  黎雅娜走進金庫,從背包中拿出了一百金加隆放在金庫的地上,走出金庫時回頭望了一下,這座金加隆搭起的小山,和剛剛屬於諾頓和潘蜜拉‧格雷特的金庫相比,簡直是小巫見大巫。

「這金庫是屬於你的,這把鑰匙就交給你自己保管囉!」諾頓將鑰匙交到黎雅娜的手上。

  過了半小時左右,他們又再次踏在斜角巷的磚地上,享受著溫暖的陽光。

「我以為我的金庫附近會有龍的看守!」黎雅娜有些失望地說。

「龍應該在更深的地方吧,那些需要嚴密保護的金庫。」諾頓目不轉睛地盯著藥房,彷彿想進去把所有藥材都買回家。

潘蜜拉似乎看出諾頓在想什麼,看了看黎雅娜說:「我們先去買制服吧!諾頓,十分鐘後華麗與污痕見。」

一轉眼,諾頓已衝進藥房去尋找他調製魔藥所需的材料。潘蜜拉帶著黎雅娜走進摩金夫人的各式長袍。

「親愛的,要找霍格華茲的制服嗎?過來站在矮凳上吧。」摩金夫人和藹地說道。

  只見一條皮尺自動地在黎雅娜身上測量,摩金夫人從後方拿了一套長袍讓黎雅娜穿上,並拿了別針調整長度。過了幾分鐘,潘蜜拉已付完錢,並將一頂巫師尖帽、三套素面長袍和一雙龍皮手套塞進黎雅娜的背包中。他們走向華麗與污痕,諾頓已準時的在裡面等候。

「黎雅娜,你照著清單去拿課本吧,我去看看有沒有什麼魔藥的新書。」潘蜜拉把清單交給黎雅娜,並走上二樓去選書。

「標準咒語、魔法史、魔法藥劑與藥水、怪獸與牠們的產地……嗯,都有了。」黎雅娜抱著八本沉甸甸的課本走向櫃台,拿出剛剛母親交給她的金幣先付了錢。

「女兒,我回來了!你母親呢?」諾頓手上提著一個白蠟大釜,裡面裝著望遠鏡與黃銅天平,他的口袋裡裝著數個玻璃小藥瓶。

「還在樓上選魔藥的書吧,讓我把這些課本放進去。」黎雅娜把課本全放進大釜內,大釜發出咚--的聲響。

  父女兩人坐在書店角落的椅子上,聊著等等要吃什麼口味的冰淇淋,聊得正起勁時,看見潘蜜拉抱著三本厚厚的魔藥書本下樓付錢,再將這三本書也塞進大釜裡。

「我還想說我們要抱著這些書在街上跑來跑去了呢!沒想到你們先去買了大釜,真是聰明!」潘蜜拉手上拿了兩支冰淇淋,左手的巧克力冰淇淋放在諾頓的面前,自己吃著右手手上的碎核果冰淇淋。

「是我先跑去買大釜的啦,只是我沒想到你會買這麼多書。」諾頓咬了一口冰淇淋後說道。

「剛在古靈閣多提了一些錢,乾脆買下你一直想買的新版魔藥書。」潘蜜拉看了看諾頓口袋的玻璃小藥瓶。

「我知道,所以我沒抱怨嘛!謝謝妳啦,親愛的。這點重量沒什麼的!」諾頓將大釜舉了起來。

「爸,你怎麼沒買藥材,你不是很期待地跑去藥房嗎?」黎雅娜邊吃著她的香草冰淇淋邊說道。

諾頓露出失望的神色說:「龍的鱗片今天還是缺貨,唉……」

  當他們走到斜角巷的南端時,冰淇淋也差不多吃光了。接著他們走進奧利凡德的魔杖店,一推開門,奧利凡德坐在椅子上,那銀白色的雙眼彷彿要將他們三人給看穿。

「格雷特小姐也到了要買魔杖的時候了嗎?真快啊……」奧利凡德走到櫃子後翻找了一會兒。

「是的,我們來買魔杖感覺也只是昨天的事呢!對吧,潘蜜拉?」諾頓走到窗邊的椅子坐了下來。

「十一吋長,桃花心木與獨角獸毛,相當結實。」奧利凡德拿了一根魔杖走過來,將魔杖交給黎雅娜。

「揮一揮吧,黎雅娜。」潘蜜拉坐在椅子上對黎雅娜說道。

  黎雅娜對著櫃子揮了一下,櫃子上的物品連動都沒動。奧利凡德又從櫃子深處拿著一根魔杖走了過來:「八又四分之三吋長,冬青木和獨角獸毛,相當富有彈性。試試看吧!」

  黎雅娜接過魔杖,對著剛才的櫃子順手揮了一下,只見櫃子上雜亂的物品立刻自動的排放整齊。諾頓開心的大喊:「就是它了,真俐落呢!」奧利凡德也相當滿意地看著黎雅娜與那根魔杖。

「是個適合下符咒的好魔杖!」奧利凡德收下了七個金加隆,便繼續坐在櫃檯,等待下一位客人。

「東西都買齊了吧,還有什麼漏掉的嗎?」潘蜜拉拿出清單一項一項的核對。

「不能帶掃帚去學校,真可惜……」黎雅娜望著優質魁地奇用品商店喃喃自語。

「啊!有一項東西還沒買!」諾頓對著潘蜜拉使眼色,不用三秒,潘蜜拉就明白了諾頓的意思。

  他們帶著黎雅娜走到咿啦貓頭鷹商場,讓她去選一隻喜歡的貓頭鷹,當作她的生日禮物。

「真的嗎?我可以擁有一隻我的貓頭鷹!」黎雅娜興奮地說。

「當然,十一歲是個特別的歲數!」諾頓看著黎雅娜開心的在各種貓頭鷹間穿梭。

  黎雅娜在長耳鴞與短耳鴞的區域駐足了一會兒,看了看雪鴞旁擁擠的人群,再走向一隻金色的倉鴞,只見那隻倉鴞親暱的啄了啄黎雅娜的頭髮。她和金色倉鴞對望了一陣子,就讓倉鴞站到她的手臂上,朝著父母走了過來。

「真漂亮,就決定是牠囉?」潘蜜拉用手指輕輕地戳了戳倉鴞的臉。

「好眼光,就帶牠回家吧!妳想好名字了嗎?」諾頓帶著黎雅娜與倉鴞走到櫃檯付錢。

  黎雅娜提著一個大鳥籠,裡面站著剛剛那隻倉鴞,金色的羽毛在陽光底下更閃耀了。回到高錐客洞後,已是晚上七點半,他們將今天購買的物品都拿出來一樣一樣收好。黎雅娜將大鳥籠放在客廳的桌上,並開口說:「我要叫牠Zara,牠的金色羽毛像黎明一樣。」並打開鳥籠的門,讓Zara飛出去熟悉環境。

  隔天,諾頓向潘蜜拉和黎雅娜描述,Zara隨著早晨的第一道曙光回到家中,金色的羽毛彷彿將陽光也帶了回來,那景象真是美不勝收。

這是討論串底端!何不幫忙讓這串魔法煙綿延下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