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年的祝福(SS/OC,友誼向)5/20更至70.71章

發表於

蒔釉(阿時 @gm40448101

2
@Tesslady448
嘿嘿歡迎歡迎,下半部份還在路上XD
石內卜失戀之後,這兩個人就怪怪的喔🧐
我最想寫的情況就是像你說的這樣,石莞兩人還是歸類在朋友,但有時候好像過於要好(?)的感覺XD 關係好複雜XDDD
所以可能最大尺度(?)就是最近這章這樣~XD
礙於韓莞時空背景的關係,她的cp我應該都不會寫完全,所以開心嗑哪一對就嗑哪一對
當然最推薦石內卜和詹姆,這對是真的!(誤
護法說也太讚了吧我的天啊!!!有夠閃
石內卜和莉莉的護法只是一樣而已,但和詹姆可是一對啊🥺 看來他十分想取代莉莉待在詹姆身邊(不要造謠

石內卜趁教學之便,趁機吃人家豆腐母湯喔(造謠x2
他可能只是看著小莞恨鐵不成鋼,一心想快點帶她走一遍流程吧XD
啊不過圈圈裡面其實也不排除有可能是韓莞,因為這樣好像也挺好玩的,韓莞應該是最不需要防備的存在XD

石內卜教授真的可怕,先為子世代的朋友們默哀🙏

蒔釉(阿時 @gm40448101

8
七十、改頭換面
        雨後的清新空氣中彌漫著淡淡的濕土香,那些形狀各異而顯得生氣蓬勃的店鋪,被雨淋得深沉而乾淨。地面上產生的積水,映照出一座頭下腳上,顛倒的活米村。他們在行走時擾動了水窪,層層漣漪扭曲著腳下的建築和天空。

        有個人從小巷走出,突然出現在兩人面前,透過水面的映射,石內卜提前得知了這場偶遇。

        「賽巴斯汀,你也來活米村啊。」韓莞傾身越過石內卜打招呼,目光看向斗篷帽底下的賽巴斯汀。

        賽巴斯汀抬手輕撩起帽沿,露出笑盈盈的淺灰色眼睛,「墨水用得差不多了,所以來買一些回去。妳有興趣一起逛逛嗎?」他柔和地出聲詢問。

        還沒等韓莞做出答覆,石內卜隨意舉起手表示告別,未留下任何一句話,便頭也不回地離開了。剩下的兩人只好站在原地,看著他的背影乾瞪眼。

        「他我行我素的程度是不是變本加厲了啊。」

        「他本來就這樣吧。」賽巴斯汀評價道。

-

        寫字人羽毛筆店,文具控的天堂。各式鮮豔或樸素的羽毛筆、囊括世界上所有顏色的墨水、好幾呎長的羊皮紙,全擠在這不大的店鋪裡,分門別類,整齊地擺放在陳列架上。琳瑯滿目的文具用品從地上疊到天花板,佔滿視線可及之處。光線從窗戶灑進來,透過一罐罐墨水瓶映射出弧型的細碎光影,將小店渲染出奇幻而不真實的氛圍。許多人滿足於沉溺在這充滿書香氣的店鋪之中,低情商如韓莞卻開始想著還好這邊沒地震。

        在賽巴斯汀拿著所需的墨水去結帳之際,韓莞無所事事,流連於墨水瓶之間,光滑精緻的玻璃瓶映照出她的臉,整面陳列架上,有幾百個如哈哈鏡扭曲的她在好奇地觀察著一切。其中有瓶隱約散發出細碎銀光的墨水,勾起了她的興趣,她忍不住伸手拿起瓶子,在眼前晃了晃。

        透過光線,墨水在其中捲起銀色碎屑流動著。深藍色、紫色、藏青色的墨水在同一個小瓶子內翻湧,豐富多彩卻又優雅和諧,她像是在窺探瞬息萬變的宇宙,或是未知海洋的最深處……

       「妳喜歡這瓶墨水嗎?」賽巴斯汀突然出聲問道,手中提袋裡是他所購買的商品。

        韓莞從遙遠的思緒回到現實,加墨水瓶放回原位,為滿滿噹噹的架子補回最後一塊缺口。

        「很漂亮。但上課規定要用黑色墨水,買了也不知道該用在哪。」

        「這樣啊,說的也是。」他低吟深思了一陣,「對了,石內卜沒有對妳怎麼樣吧?他早上在大餐廳的表現好不尋常,有點可怕。」

        「是沒有怎麼樣啦,」想及剛才的經歷,韓莞苦笑著嘴角一抽,「反正不是什麼令人愉快的事情。」

        基本上他們兩個剛才所做的是犯罪行為,越少人知道越好,所以韓莞沒有全盤托出。

        賽巴斯汀見狀輕聲笑了幾下,眼神中卻游離著一絲難以察覺的落寞,「真是羨慕啊。」

        「什麼?」

        「我有點羨慕妳和石內卜的關係呢。」

        這話說的,韓莞的臉上瞬間爬滿了驚愕。她回想起和石內卜相處的過往,現在滿腦子都是被石內卜恐嚇,或是自尊被摁在地上摩擦的畫面。

        「這完全沒有什麼好羨慕的吧!」她速速伸直手掌,阻止賽巴斯汀危險的想法。

        躲藏在墨水架的陰影之下,他知道自己的話可能有些突兀,笑容變得羞澀,「該怎麼說呢,因為有深厚的感情做為基礎,並且完全信任對方,所以你們能夠暢所欲言,或者互相吐槽。我有時會想著,『要是也能這樣跟妳相處就好了呢。』」說著說著,他不好意思地逐漸低下了頭。

        「不不不,但你全身上下沒有一處可以吐槽的地方啊!」

        賽巴斯汀的神情忽然亮了起來,「沒錯!就是這樣子!如果可以的話,請不用太客氣,用這種方式和我說話,我會很開心的。」

        「是嗎?雖然我本來沒有要吐槽你的意思來著。」韓莞愣了一下,將手默默收回。她滿臉不解地望向天花板,總覺得自己的認知被刷新了,「但如果這是你所希望的,我會盡量。」

        「謝謝妳,總覺得和妳之間的距離又更近一點了。」

        賽巴斯汀雖然表現出高興的樣子,但眉間卻仍留著複雜與糾結,顯然他還有些話不知該如何開口。

        韓莞隱隱約約明白了,問題並不在於單純吐槽與被吐槽,而是相較於石內卜,她和賽巴斯汀的相處之間存在某種難以言喻的,禮貌的距離感。

        思索過後,韓莞湊到不知所措的賽巴斯汀面前,踮起腳尖,伸手一把掀起斗蓬帽蓋在他頭上,柔軟的掌心觸碰到後者的臉頰。在帽沿掩蓋之下,賽巴斯汀瞳孔大地震,四肢一陣手忙腳亂,不知該如何回應才妥當。

        他磕磕巴巴地解釋,「那個……我是說心理上的距離,不是物理上的……」

        「那我要無視你每次出門都有曬傷風險的事實,叫你陪我去蜂蜜公爵喔。如何?是不是超沒在客氣的?」

        眼前是根本沒什麼好得意的,卻還為自己的發言沾沾自喜的韓莞,賽巴斯汀忍不住用手背掩嘴笑出了聲。

        「當然沒問題!」

        「好耶——」

-

        第三堂現影課。

        在一次旋轉過後,韓莞現身於木圈之內,那個被她烙在視線裡幾百回的教學道具。現影的感覺相當奇妙,在開始動作的那一瞬間,她身體變得輕盈,彷彿雙腳離開了地面,飄浮在虛空之中,接著便是永無止境的擠壓——再度睜眼時,所見的景象已和旋轉前有所不同。

        她所經歷到的過程,確實和石內卜帶領的那天如出一轍。

        她低頭注視自己的手掌,握緊又將其鬆開,扭扭脖子、轉轉腳踝——她意識到這次是真的成功了!她終於掌握安全現影的技巧,懸著的一顆心總算放了下來,就連腦袋也感到輕鬆不少。

        第一個跑來祝賀她的是同學瑞莉,「小莞,妳成功了!」她衝上前抱著韓莞轉圈蹦躂,同時興奮地喊道。

        「成功了!」韓莞振臂高呼。

        「但,有句話我不知當講不當講……」

        隨著瑞莉的話音落下,歡樂的舞步倏地停止,剩下的只有一片寂靜。

        韓莞的笑容凝固在原地,緊張感再次湧上心頭,讓她的胃產生不適,她真心祈禱現影過程沒有出現任何紕漏。她順著瑞莉的示意望去,地上有團黑色毛茸茸的物體,死氣沉沉地躺在她現影前所站的位置。

        還沒來得及反應,幾綹髮絲落到韓莞眼前,稍微遮擋了視線。平時她總將頭髮梳得整整齊齊,並盤起包包頭,顯少會這樣披頭散髮,除非……

        她舉起顫巍巍的手在頭頂摸索,然而那裡空無一物,她隨手抓起一撮頭髮,發現長度甚至不及肩膀。

        ——地上那坨黑毛根本是她的包包頭吧!

        她痛苦地跪倒在地,將不再屬於她的頭髮輕輕捧在手心。如同對待一隻奄奄一息的毛毛球般,她痛哭失聲,瑞莉則在旁充當牧師,為逝者及悲傷的家屬祈禱。

        「決心還是稍嫌不足啊。」現影術指導員,推克羅輕飄飄地路過,「但幸運的是,妳只損失了部份頭髮,沒有受傷,不需要動員教授處理。繼續努力,妳快成功了。」

        「不——!」

        「蠢斃了。」石內卜面無表情地評論道,為這節課下了最精闢的總結。

恭喜韓莞最後還是去成蜂蜜公爵了XD
韓莞居然換髮型啦XDDDD
有時空差的角色換造型大概率是為了…🤫
附圖是之前設定的時候畫的,左邊是被賽巴斯汀(!)稱讚短髮好看的韓莞,右邊是被說這樣很像石內卜所以一臉嫌棄的韓莞

蒔釉(阿時 @gm40448101

9
七十一、一個句號
        「妳剪頭髮了?真是稀罕。」話雖如此,石內卜的語氣卻十分棒讀。他指了指自己的髮尾,臉上掛著若有似無的譏諷笑容。

        自從那次現影課後,韓莞久違地去理髮廳剪了頭髮(穿越過後不只她的容貌未曾改變,連帶頭髮也不會長長),讓頭髮從被暴力拆解後的模樣解救出來。儘管換了一頭清爽的短髮,韓莞卻擺出不亞於石內卜的臭臉。

        「你明知故問。」

       「是的,沒想到我額外的教學課程,還能幫助妳擺脫原本愚蠢的髮型,挺好的。」

        「一點也不好!把包包頭去掉的話,我的特點沒了,這不就單純變成路人了嗎?而且,」她的雙手重重搭在石內卜肩上,一把眼淚一把鼻涕地哭訴道。這不尋常的舉動搞得石內卜一時不知所措,「瑞莉竟然說自從我剪這個髮型後,長得越來越像你了,是不是很過份嗚嗚嗚嗚……」

        這下石內卜的青筋徹底冒出來了。

        「不准難過!」忽然意識到這句話不符合自己平時的形象,他輕咳一聲,強行轉換話題,「妳又為何會出現在這裡?」

        「我正結束圖書館值班,聽說等一下有赫夫帕夫和雷文克勞的魁地奇友誼賽,所以打算過去看看。」她雙手叉腰,說道:「你才比較奇怪吧,幹嘛一個人像遊魂一樣,在山毛櫸下晃來晃去的?」

        「還能為什麼,不就是為了實踐什麼破『角色成長弧』嗎?」他別過頭去,小聲囁嚅道。

        聽聞此話,韓莞興致高昂,完全放棄了趕去球賽會場搶好位置的念頭。在驚喜之餘,不忘調侃石內卜,「天啊,終於!你再拖下去,以我的學習速度,都可以趕在你道歉前學會不赦咒了。」

        「妳還真是口無遮攔。」

        「那對於莉莉,你有什麼打算?」

        他雙手環胸,動作略顯僵硬,已沒了剛剛遇見時的陰險感,「還能怎麼樣?誠心道歉,然後想辦法復合。」

        「黑魔法呢?該怎麼辦?」韓莞提出靈魂的拷問。

        兩人陷入漫長的沉默,顯然被提問者還沒想清楚這題該如何回答。石內卜的目光移向下方的鞋尖,由於他剛才在這裡來回踱步,思索著該如何和莉莉開口,他黑色皮鞋的邊緣沾上了雜草和碎土屑。對面則是另一雙女士皮鞋,她直挺挺地站著,在尚未得到令人滿意的答覆之前,她是不會離開的。

        他的喉結滾動了一下,細不可聞地深吸一口氣,「……我會試著和她談談,這份力量在亂世中,有著如何不可或缺的重要性。」

        石內卜自認說出了個權衡得宜的答覆,韓莞看向他的眼神卻異常地冷漠。眼前的韓莞與他的距離似乎被瞬間拉遠,但他熟悉這樣的凝視,那是將自己剝離於現世之中,帶有審判意味的凝視。

        面對這樣的審視,石內卜彷彿被迫扒開外皮,赤裸裸地呈現內心深處那個見光死的、自卑的自己。他理應感到無所適從,然而實際上這種交流正是他所需要的,不介意思想間的碰撞,他能夠抓住韓莞一閃而逝外顯的智慧。

        「你終究還是想淌這渾水啊。所以身為『那個人』心腹的食死人,他的妻子是一名麻瓜巫師,是這樣嗎?」東風吹過,將韓莞的表情掩蓋在一頭亂髮之下,「她對你來說,不過是溺水時的木板,你拚命地想抓住她,只為了獲得救贖。你說愛她,你正在做的事情,卻不是和她一起游回岸上。再這麼下去,她遲早會被你的黑水給泡爛的。」

        石內卜下意識想要大聲駁斥,但一番沉澱後,他只是慘澹地勾了勾嘴角。雖然不想承認,他內心是認同韓莞的,事到如今仍一無是處的他,又有什麼底氣,宣稱莉莉對他來說遠不止是浮木呢?

        「話雖如此,你對於莉莉的愛,足以讓你跨過許多難關吧!我是這麼相信著的。」很快地,抽離感消失了,韓莞又變回平時庸俗、過於樂觀的她。

        「……妳希望我能成功和莉莉復合,對嗎?」

        「那肯定呀!」她理所當然地連點好幾次頭,「要是你真能和莉莉穩定交往,我就能少操不少心囉。」

        「那麼,假如是出自於愛,所以我……」

        他腦海中有很多關於莉莉的事,他大概也有許多事想表達,言語是很具有影響力的事物,在所有人都心知肚明的事實面前,卻顯得如此蒼白無力。莉莉浸濕了全身,石內卜卻始終想留在這片深海;他必須在此死命向前,才能獲得他人一出生就擁有的。

      「嗯?」

        「……沒事。」他閉起欲言又止的嘴。關於莉莉,他只是淡淡地吐了一句:「她來了。」

        韓莞轉過頭,在她身後,莉莉鮮紅色的身影出現在城堡之外,沿著清澈的湖畔,不疾不徐地朝他們走來。

        「我是真的真的很希望你們能找到平衡點。」她轉而面向石內卜,真摯地說道。

        石內卜點點頭,他已經接收到了。

        下一刻,莉莉踩著柔軟的草地,伴隨她特有的清香,輕輕來到石內卜身旁。石內卜緊鎖眉頭,哀傷而複雜的表情凝望著莉莉。她曾經是他的白月光,他希望將來也會是。

        「午安,沒想到也能在這裡遇到小莞。」莉莉停在兩人面前,率先打招呼。

        「這個嘛,我只是單純路過,還有事要忙,先走一步啦。」

         韓莞不再逗留,她邁開步伐走遠,邊愉快地向兩人揮手,期間還不忘對石內卜悄悄使出加油的眼色,這使得後者的煩躁感陡然上升,暫時取代了他的焦慮。

        「下次見。」莉莉也同她告別,兩人之間的互動自然得彷彿從未有過嫌隙。待韓莞離去後,她垂下了手,「……那是魁地奇球場的方向?今天有什麼活動嗎?」

        「誰知道呢,她說要去看雷文克勞和赫夫帕夫的友誼賽。」

        「這麼說來,也快到球賽的季節了,真是令人期待。」

        石內卜的直覺告訴他,魁地奇絕不是一個令人愉快的話題。啊……那傢伙好像是搜捕手來著?

        「莉莉,我有話要和妳說。」

        「我知道,我也是為此而來。」莉莉緩慢而堅定地點著頭。

        他們兩人都心知肚明,這件事終要有個明確的結果,無論是往哪個方向。

        以石內卜那顆充滿悔恨的心來說,今日天氣過份晴朗了。即使躲在山毛櫸樹的影子底下,陽光依舊找得到他們,從平靜的湖面反射,在兩人身上照出淺淺的水波紋。鼓足勇氣後,石內卜向前一步,讓彼此的距離更靠近些。

         「我……抱歉。」藏在喉嚨中的千言萬語,大部份已逸散在途中,最後只留下輕聲嘆息。

        石內卜佝僂著背,高大的他看上去像是失去生命力的槁木。莉莉則凜然地站著,以鼓勵的眼神面對眼前這棵枯瘦的樹。

        「……我不該對妳說那種話,」石內卜垂下眼簾,又接著說,「也不該對妳撒謊,尤其是這種……」

        「賽佛勒斯,沒關係,我知道的。」

        「妳已經不生氣了嗎?」他毫無生機的黑色眼眸忽然閃過一抹亮光。

        「嗯,都過了一段時間,我已經不像當初那樣生氣了。」

        石內卜緩緩抬起頭,注視莉莉美麗而平靜的臉龐。女孩的嘴角帶有淡淡笑意,此刻他的眼神終於煥發出生命該有的光彩。

        為表示心意,他一手放在胸前,傾身接近莉莉,「聽我說,也許我們還能重新開始——」

        「因為我知道,」面對突然積極起來的石內卜,莉莉無動於衷,依舊雙手自然垂放於身側,保持禮貌的笑容,「對於你們來說,我只是個半路忽然殺出來,玷污了魔法的麻瓜,這是不爭的事實。」

        石內卜沒料到莉莉仍保持這種想法,他慌亂地抬起眉毛,這使他顯得更加憔悴,「我並不認為妳的出身會讓妳在人格上有所不同。我是指,妳若是巫師血統當然更好,但——」

        莉莉發出了然的訕笑,中斷了石內卜的發言,「我是麻瓜出身,韓莞也是,都一樣的。難不成和你認識比較久,就能出類拔萃,成為麻瓜的人上人嗎?」

        「不!我不是這個意思,充其量我不過是個混血,而妳們本身就——」

        麻瓜,總是欺負那些看起來比自己弱小的人,他們愚鈍、無知,畏懼自己無法掌控的力量,他們野蠻,總用拳腳相向來掩飾恐懼。他們是活在陰溝裡的老鼠,骯髒且自以為是地苟活著,但,凡事都會有例外——

        那些根深蒂固的觀念死死掐住石內卜的咽喉,讓他感到窒息。它們很久以前就在那裡,阻止他產生動搖這些觀念的想法,一直都是如此。

        「太好了,我就知道你跟他們是不一樣的。」莉莉的語氣變得釋然,肢體動作也放鬆了許多,「我一直都很相信你,只是這次……」

        他想都沒想便連忙開口,阻止莉莉繼續說下去,但馬上就感到了後悔,因為他發現自己一開口便是滿嘴推託之詞,「我……愛妳,莉莉。我只是希望我們能回到從前那樣……」他的眼瞳隨著話音顫抖。

        那一天,在由麻瓜創造的,冒出無境黑煙的工業小鎮裡,魔法在兩人稚嫩的手心開出了白色鮮花。那時他們眼中只有彼此最純粹的模樣,尚未確定真實的世界將是如何。

        不遠處的歡笑聲讓他們從彼此的視野中脫離,年輕的男女沿黑湖畔嬉戲,不暗世事的笑容映在臉上,他們的目光澄澈,還未沾染人世間的紛擾。互動間,一頂野花編成的花冠落在女孩頭上。

        ——是的,由於他深愛著莉莉,所以或許他們不該再假裝能回到從前了。

        莉莉率先回過神,她面對石內卜的表情滿是懷念,「賽佛勒斯。」她的手輕撫上石內卜的臉龐。

        石內卜沉溺於溫度的傳遞,他是多麼不希望時間繼續向前,讓莉莉把未竟之語說完。他以為自己積攢已久的淚水就要奪眶而出,滲入莉莉的指縫,沿著手腕滑落,然而實際上並未如此,他現在如同將要枯萎的植物,擠不出半點淚水來,仍為尋求那一點點灌溉而苦苦等待。

        「曾經我們的心逐漸靠近,有了交集,因而走到了一起,但隨著時間流逝,最終卻成了兩條平行線。」莉莉的語氣輕柔,像春天的微風,「我很感謝你陪伴過我的日子,那可能是我這輩子最美好的一段時光。只是正如歲月每時每刻在人們身上留下痕跡,沒有什麼是停滯不前的,我也無法再用從前那種懵懂的目光看著你了。」

        「莉莉……」

        他情不自禁覆蓋住莉莉的手背,對方的手纖細而柔軟,他像對待一件精緻的工藝品般,輕輕摩挲,生怕稍有用力,這溫柔的時刻便會如玻璃般碎裂。她是一朵如此潔白無瑕的百合花,石內卜不允許任何人的玷污……就連他本人也不行。

        「但理由已經不再複雜了,僅僅只是因為你有你的追求,我也有我的。我想是時候說再見了。」

        聽聞此話,石內卜卻感到些許寬慰,原來他們都是一樣的。心意相通的兩人,不一定代表能互相理解,如此一來,背道而馳反而才是最深沉的愛。

        「因為……我們是敵人嗎?」

        莉莉短暫地停頓了一下,臉部線條變得更柔和,更加令人心痛,「沒錯。事到如今成了這種局面,你可以責怪時代,責怪我,甚至你自己,沒有人能雙手一攤為悲劇脫責。但我很高興我的回憶中有你,希望你也是如此。」

         石內卜張著嘴,卻未道出一句挽留的話。若真說出了口,那就是不誠實,若他直面自己的內心,或許打從一開始,他就是打算來和莉莉告別的。但這次見面,他可不能再對莉莉撒謊了。

        眼前的姑娘心意已決,他任憑那宛若仙音般縹緲的告白,不斷搔撓自己的耳畔。

        「我不會拋棄曾經對你產生的感情,但是,再見,小勒。也許哪天我們會再見呢?」

        莉莉將石內卜及肩的黑髮撥到耳後,踮起腳尖,順勢在他臉頰落下輕柔如花瓣的一吻。她只是稍微一碰,便退了下來,石內卜在她明亮的綠眼睛中,看見了因為吃驚而無法動彈的自己。

        她含蓄地笑著,小幅度地向石內卜頷首致意,便轉身離去,再也沒有回頭。鮮紅的髮絲在空中捲起,最後消散在風中,她的決絕則像一陣春風,帶來了無法挽回的告別,留給石內卜的僅有臉頰上的餘溫。石內卜用指腹包裹起莉莉吻過的地方,深怕一旦放開手,她留下最後的溫柔會被初春的冷風侵襲,而逸散於空中。

        時間不值錢,他能想念莉莉的日子還很長,而她還有很多的風景要看,有很多的路得走,不能總是被困在他這荒蕪的死海之中。她得上岸了。

        若這雙手只能以別的形式守護她,那也未嘗不可。

        「再見,莉莉。」

        於是他落下一滴淚,淚水流過顴骨、他乾枯的嘴唇,最終滴進腳下的草地,正好似落在羊皮紙上的一顆黑色小墨珠,那是一個圓,屬於句號的圓。唯有捨得再見,提筆落下被墨水填滿的圓點,句子才終於完整了。



這次的片尾曲

🎶我愛你喔,vivi
但到了明天
就不得不說再見了🎶

Vivi和Lily發音滿像的(自己亂想XD
都是在講因愛而放手的概念,希望我表達得還行,這章對我來說和石內卜告白那章一樣,都是地獄級別的難度orz
硬要在520這天放汀莞和石莉這樣XD 不過後者真是令人感慨呢~(自己講
這樣安排他們的決定,是因為我覺得經歷了這麼多事情,石內卜也該成熟了,知道愛一個人不是自己深情就夠了,還要為對方考慮著想。莉莉沒有把話說死,畢竟他們才16歲而已,也許長大之後,哪天他們就能理解彼此了

雪兒 @mimi0907

3
@gm40448101
是撒糖!
一看到賽巴斯汀四個字出現就好興奮www
一邊看、一邊笑XDD
真的好喜歡汀菀這個組合\(//∇//)\

結果剛看完讓人傻笑的組合,接著就是充滿哀傷與不捨的石莉啊
有一種覺得這樣是對他們來說最好的結果了,但又覺得好像可以做些什麼,卻又什麼都不能做的無力感
然後好喜歡用海來比喻這兩個人之間的關係的段落
想到之前閱讀龍應台的「大武山下」時
有一位女孩便覺得自己的時間無邊無際,卻不會流動,像一個死水,因此而想要上岸
感覺很像莉莉對於石內卜的想法?(歪頭
因為石內卜目前仍然無法從兩者之間做明確的選擇
也因此讓莉莉想要離開(不太確定www

蒔釉(阿時 @gm40448101

4
@mimi0907
耶!我也寫得很高興哈哈哈
要思考他們該怎麼放閃也是一件燒腦的事,算是種甜蜜的負擔?XD
不可能一看到名字就興奮😍😍😍

無力感真的QQ
老實說他們還年輕,如果長大後再回頭看這段會有更好的處理方式?不過這已經是他們目前想得到的,對這段感情最好的處理方式了QQ
啊大武山下,我也有看過(握手!
有一點這種感覺,石內卜非常愛莉莉,但一直在石內卜身邊,莉莉可能有種凝滯感,或許是因為他們除了童年時期外,在學校所產生的交集或共同朋友其實不多,三觀也差滿多的,停止研究黑魔法也讓石內卜過得不是很快樂。就算兩人都喜歡對方,但在一起沒有發揮1+1大於2的效果?我個人感覺
石內卜可能也意識到他這種心態,再這樣下去對莉莉不是好的,也有點自卑的情結,覺得自己不夠好,所以讓愛人離開自己(?
之前他們兩個已經分手過了,不過這次算是比較體面的離開吧XD 或許也是石內卜一個小小的掙扎,既然兩人不會在一起,那他希望莉莉對他最後的記憶不要是麻種那時的他,而是好好道別過的這樣

悠悠黑湖裡,子寧不嗣音? @jadeite

3
那個物理上的距離超爆笑🤣被吐槽得眼睛發亮的小汀🤣🤣🤣
阿時筆下的石莉真的好真實還原,我喜歡這種道別
小莞變得好懂得應付石內卜喔!(欣慰((欸
誇完完事的石內卜XD
小莞頭髮不長的秘密要曝光了嗎?事實上,我很驚訝剪刀竟然剪得動小莞的頭髮,明明從高空彈跳都傷不到小莞一根寒毛,我還以為小莞要頂著被空間切斷的髮型度日了嘿嘿(好壞
然後,把臺詞改成石內卜版竟然只要五分鐘嗎~阿時阿時我要抱你的大腿~(被踹

然後然後,莉莉的眼睫毛好漂亮

蒔釉(阿時 @gm40448101

2
@jadeite
韓莞直接對賽巴斯汀使出物理攻擊哈哈哈哈XD 該不會賽巴斯汀有點M傾向(誤
我也喜歡石莉的告別,很正式而且比較體面🥺
畢竟小莞也是跟石內卜相處這麼多年了,直接摸清XD
欸等等,但是什麼時候有高空彈跳XDDD 該不會我設定又在那邊吃書
(突然想到,是掃把上摔下來的時候嗎?記憶逐漸模糊XD)
我自己想的設定是還和韓莞連在一起(?)的就不會損傷,但已經從本體分開的不會有自癒能力,例如斷髮斷肢
因為韓莞平常都綁包包頭,所以好像也沒人注意到她頭髮長度沒有變化(?

雖然改石內卜的台詞當下不會想到很久,但是石內卜的台詞從初稿到完稿可能會經過好幾個禮拜,搞不好我連作夢都在想要怎麼寫台詞XDDD

謝謝你對莉莉的稱讚🥺

Tess @Tesslady448

2
@gm40448101
果然人要互相吐槽感情才會好(x
我也覺得對待喜歡的人會更加小心翼翼
只是這樣也無法表現自在而多了疏離感
不過賽巴斯汀真的沒什麼好吐槽的點啊
反倒是石內卜全身上下都欠吐槽(石:阿瓦達啃大瓜
恭喜小菀如願以償可以逛蜂蜜公爵
而且小菀跟小汀的互動看得好開心~
看到賽巴斯汀那麼害羞忍不住姨母笑
那個……我是說心理上的距離,不是物理上的……
別解釋也別挑小汀!小孩子才做選擇,小汀當然是全都要呀

小菀學會現影術的代價真是讓人沒想到XD
光是看到那句地上的那陀黑毛搭配一點想像就快笑死
然後瑞莉牧師你到底在幹嘛啦XDDDD

不過也還好只是順便修剪了個石內卜髮型(?
這樣別人就會發現小菀的頭髮沒變長的bug秘密
猜測接下來是要解開穿越者在異世界的身體構造之謎
讀者我第一時間是慶幸不是把連著包包頭那一塊全剃光
讀到包包頭掉落很怕是直接後腦勺的頭髮跟著削一塊變禿頂
這樣小菀的髮型就回天乏術了

石莉這篇給我淡淡的哀傷感。
小菀突然外顯的智慧果然震驚石內卜,連我都震驚了(
不過我覺得有的獾院人是大智若愚(這樣說會不會被打)
小菀還是想要他們復合,不過我覺得這樣和平分手也不是一件壞事
最喜歡這句: 時間不值錢,他能想念莉莉的日子還很長,而她還有很多的風景要看,有很多的路得走,不能總是被困在他這荒蕪的死海之中。她得上岸了。
有一人或許會花一輩子去思念對方,不過至少不會是那種抱憾終生的方式,畢竟已經說過再見了。
需要支援梁靜茹分手快樂嗎

胡書/珞妖 @immortal

1
@gm40448101
小汀勇敢出擊!很棒!!!
我嗑糖嗑得很開心~
小莞的頭髮有點可惜哈哈哈
但她這樣也很可愛!
我喜歡左邊靦腆害羞的感覺w
右邊的嫌棄真的是很有趣哈哈!
期待後續!

胡書/珞妖 @immortal

2
@gm40448101
果然是分開嗎?
不過至少這是個比較圓滿的句點,而不是爭吵後的戛然而止了
這個結果,未來的行動,他們都經過深思熟慮吧
比起過去,他們又各自都成長一些,能夠用他們現在所能做到的最好去面對彼此
放手是很不容易的一課呢,石內卜放得很艱難,莉莉恐怕也不輕鬆,但此時的他們只能放手
突然想起之前很聽的一首<相見非歡>
"一往情深不夠"
"我們沒走到最後,結局移到開頭,竟無處可追究。"
如果是和平時代,他研究黑魔法也不會讓立場這麼鮮明,他們之間的衝突、隔閡不會如此尖銳
但他喜歡黑魔法且須要證明自己,提升自我價值,也不能完全說不要他研究,除了亂世之中需要自保,更有那是石內卜之所以是石內卜的成分之一的原因(我還是覺得他研究黑魔法可以,但加到食死人那裡就是頭殼壞去)
時代背景、家庭環境、個性、價值觀等等因素影響,不能說石內卜全錯吧,但也不能都追究他不是嗎?
也許再成長一些,他們會找到更好的相處模式和平衡點吧
或許他們還能復合,也或許就停留在朋友,就看他們未來怎麼選擇吧,畢竟人生是他們要自己走出來的
ps我總覺得莉莉比石內卜智慧、堅定又成熟的多......是我的濾鏡嗎?她看破的很早,也非常果決,現在談話的處理方式也很好
  小莞,你輸了

話說小莞是真的很能戳到他痛處耶
讀者的上帝視角和朋友的多年相處讓她看得很清楚,話也說得非常直白
但石內卜就需要她這樣打醒(?)跟直接戳破他的僥倖吧
他其實也很清楚知道小莞說的都對,畢竟他連反駁跟藉口都說不出來
他只是要小莞推他一把而已
期待後續啦~

佐伊看到老佛跳起了芭蕾 @zoechen

1
@gm40448101 
(驚訝到說不出話)
原本漏掉了第70章,先看了心痛的時刻,後來才發現漏掉了好吃的糖,不過吃完後倒也害71章變更苦了。。。

先來講汀菀,小汀就是那種任何人跟他講話都會忍不住禮貌起來的人吧,我也有這種我不敢亂嗆的同學ww 小汀每次看石菀都感覺好寂寞⋯⋯但汀菀之間實在是太有化學反應了啦!好甜🤩
我也想去文具控天堂

接下來是分了的石莉⋯⋯果然最後還是背道而馳了(啜泣)莉莉正如韓菀所說的,是石內卜存在的黑暗中唯一的一道光明,所以他只好緊抓著不放⋯⋯然而光明與黑暗卻終究是相反的事物。至少,他們的分別很安詳,也不太有遺憾,有講開真是太好了,大概也是石內卜第一次發現這樣的事實吧,只是無法想像,未來的日子再也不會有他的動力來源了啊啊啊啊

最後讓我們為韓菀的頭髮默哀三秒鐘。
一、二、三
她剪短髮其實好好看😍

蒔釉(阿時 @gm40448101

3
@Tesslady448
真的~感情好才感這樣亂講話XD
畢竟大家還是比較想在喜歡的人面前留下好印象~韓莞也完全不知道該吐槽賽巴斯汀什麼,可能她以後每次看到賽巴斯汀,都會開始陷入該怎麼吐槽他的煩惱XD
石內卜真的欠吐槽XD 對他的吐槽信手拈來欸(被啃大瓜+1
賽巴斯汀加油嘿嘿嘿(⁠⁠ ͡⁠°⁠ ͜⁠ʖ⁠ ͡⁠°⁠)⁠
當然不可能只要柏拉圖式的愛情,肯定是物理上也要貼貼的

超好笑大家都不知道在對那坨頭髮幹嘛XDDD
我本來也是想著包包頭整個被削掉,照道理來說應該要禿頂才對,但身為作者還是要對自己的主角保有仁慈之心,所以最後還是只削掉部分包包頭而已XD
至於頭髮沒變長的事,我還不確定有沒有人會發現,畢竟離他們畢業只剩一年多,我的經驗是大家通常不會很注意朋友頭髮長度,除非他突然剪頭髮,所以這是個好問題🤔
至於穿越的原因和身體問題,都是我多年前一個腦抽寫下的設定,超級莫名其妙,大家看看就好orz

韓莞我感覺是腦子比身體轉得快的人,平常想很多但看起來就拙拙的,大智若愚好像有點貼切XDDD
可能看上去笨笨的也是一種智慧的表現吧(在說什麼
想起一句話,相遇是偶然分離是必然。所以在必然的道別中能夠好好說再見也是一件美事qq
分手快樂可以有XD

@immortal
說到汀莞糖就馬上出現汀莞糖 讚!
感謝你喜歡小莞的新造型☺️

是的,至少石內卜和莉莉經歷的是完整的道別,而且處理的方式相對成熟,大家都長大了qq
放手雖然是執行上相對來說很輕鬆的方式,但卻是最艱難的選擇呢
相見非歡的歌詞好美🥺

這個時候黑魔法和食死人的高強度掛勾也是讓我直接腦袋混亂😵‍💫
黑魔法讓石內卜之所以是石內卜,說得真好~而且說到石內卜,對他的印象抽象來說有點陰暗、強大、伺機而動,整體來說和黑魔法挺適配的,當然能不能好好使用黑魔法,就是他的人品問題了XD
大時代不是一個人能造成的,但是和每個人都脫離不了干係。童年影響石內卜很深,這樣的石內卜又做了許多改變世界的事,只能說環環相扣啊
莉莉有智慧又成熟不是你濾鏡的問題,完全是作者對莉莉濾鏡很厚😎
我不太清楚學生時期的莉莉具體來說是怎麼樣的,但莉莉20歲就能在危急中保護哈利,打敗過一次佛地魔,經過我的推理,她想必是一個很牛的人!(如果不喜歡這個詞先抱歉,但我目前沒找到別的詞更能代表我對莉莉的敬佩之情orz)
這麼牛的人肯定在處理感情問題方面也很牛吧,所以就這麼寫了
小莞:我太難了(跪

真的!石內卜很需要被爆揍一頓(誤
不過他們能這樣溝通,我感覺也是感情很深的一種表現,如果只是泛泛之交,韓莞大概率不會這麼真實去表達內心想法、說這麼重的話
確實石內卜心裡已經有些想法了,他只是在等韓莞說出來,推他一把🥺
感謝珞妖的支持~

@zoechen
啊…這樣顛倒吃反而顯苦味了,無意間虐待了自己啊!

小汀真的每個人跟他講話都很有禮貌,因為他自己本身就超禮貌的,沒有人敢對他不禮貌XD
好好笑,結果因為石內卜太值得讓韓莞吐槽了,變成潛在情敵了(x
汀莞直接在活米村約會約起來☺️
祝你早日收到入學信🤧

石莉所處的世界太不一樣了,所以有點彼此牽制,兩邊都不能舒服做自己🥲
雖然是事實,但滿讓人難過的,尤其是前面做了一個這麼棒的美夢🥲
而且不只是石內卜,韓莞也失去生活目標了,幾年來好像白忙活一場,她得開始思考接下來要幹嘛哈哈哈哈XD

默哀結束!XD
謝謝你,韓莞會愛你的😘

青蒼 Cyanblue @coonie

2
@gm40448101

63 溺亡--
也許問題從來不在於石內卜是否棄暗投明,而在於時間;儘管還不知道該如何體諒及磨合,時間能夠讓目前看起來仍青澀的人們,在未來比誰都更懂得緊緊抓住那份愛。
金句呀金句(寫進小本本

在這個懵懂的年紀,跌跌撞撞地尋找愛、學習愛、理解愛,
無論是擦肩而過、彼此退讓,還是熱烈相擁、離別重逢,
都是愛的各種形式,
而或許也是因此才能在這段日子中,
知曉愛真正的意義,
從而去守護、去付出、去珍惜、去祝福。

「如果妳遇到比自己傻的人,請務必上交魔法部,畢竟那可是保育類動物啊。」
小勒你這嘴真的是個寶XD
超好笑再來更多(上癮

面對這個回答,石內卜臉上出現肉眼可見的呆楞,抓準時機,韓莞順勢做了她平常根本不敢做的事——把手放到石內卜的頭上摸了摸。

石內卜都還來不及臉冒青筋,將來者一掌拍開,韓莞就已用閃電般的速度自己把手泡進黑湖裡攪拌,臉上則露出了嫌棄的表情。

 「好油。」
啊啊啊小菀啊XDDD
:好油。
笑瘋哈哈哈哈哈
(話說小勒到底為什麼不洗頭啊,不會癢嗎xD

蒔釉(阿時 @gm40448101

1
在這個懵懂的年紀,跌跌撞撞地尋找愛、學習愛、理解愛,
無論是擦肩而過、彼此退讓,還是熱烈相擁、離別重逢,
都是愛的各種形式,
而或許也是因此才能在這段日子中,
知曉愛真正的意義,
從而去守護、去付出、去珍惜、去祝福。

救命青蒼也太會寫!只把這段放在我文樓的留言區也太暴殄天物了吧!!
雖然石內卜最後與韓莞所知的舊時間線一樣,沒有和莉莉在一起(目前),但多了這段和莉莉交往又分手的經歷,我想石內卜會更早理解到愛究竟是什麼(⁠*⁠´⁠ω⁠`⁠*⁠)

笑死哈哈哈,我會繼續努力鑽研石氏幽默的!(握拳(好難嗚嗚嗚

結論:好油XD
石內卜的頭髮之謎就要問羅琳媽媽了XD
我猜是因為青春期+石內卜頭髮偏長,所以看起來會比較可怕XD

這是討論串底端!何不幫忙讓這串魔法煙綿延下去呢?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