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格華茲創辦人】【中世紀】創辦者年代 (重製版) (更新至序列二:第二章)

發表於

奶茶 @u4070262

4
@Dracoo6o5Malfoy
雖然不關我的事但偷偷來安利(?

思蠍香到不行(等等

阿轟 @max4413

0
@Dracoo6o5Malfoy

謝謝妳的訂閱~~這裡年輕的薩拉札我把他當成佐助一樣的感覺(?

@u4070262

謝謝妳的安利(
我也找不到這個在哪裡XD繪者的P站倒是有找到

阿轟 @max4413

2

{序列一}
第十章





「消失了......我的右手?」
可怕的騎士先生,低聲地喃喃自語。
「啊哈哈......真是有趣。」
好恐怖,好恐怖啊,那位可怕的騎士先生一直在攻擊薩拉札,快住手。
「請你......快住手吧,別在傷害薩拉札了!」
海加啜泣著,手掌和它夾著的魔杖蓋住雙頰,除了悲傷,海加不知道該怎麼辦。

「啊哈哈哈哈!!居然從那種距離切斷了我的右手!」
像怪物一般的騎士,用僅存的另一隻手拖著自己的大劍慢慢行走,駭人的狂笑聲刺激著海加和薩拉札的情緒。
「真有趣!真有趣啊!!!」
雖然朝著自己衝過來,但是薩拉札完全沒把注意力放在怪物的身上,只用驚異的眼神的眼神望著海加。她手指間的魔杖看起來充滿力量。
「請你別再過來了!」
颳起了颶風,彷彿在照著海加的心願去行動似的,她的魔杖全力阻止騎士前進。

騎士的腳步因為狂風的的關係變得更加蹣跚,但是他卻完全沒有想要停下的意思。
「家人不是應該在一起嗎?啊哈哈哈哈!!」
他呼喊著,沒了手掌的那隻手胡亂在空中飛舞,感覺已經到了這個程度,卻還是不想放棄。
「我讓你的爸爸離你們而去了是吧,作為賠罪,就乖乖讓我送你去見他們吧!」
「你這禽獸!」
薩拉札的雙手胡亂甩動,但是他的雙腳卻動也動不了,只能趴在地上怒吼著。
「海加!」

甚麼事都做不了了,薩拉札只能回頭望著女孩,依然不能見到被蓋住的臉龐,但那雙頰之上肯定布滿淚水吧。
「快殺了他!」
薩拉札喊著咳出血沫,剛剛騎士的攻擊肯定傷到內臟了吧,但是看著海加現在的模樣,不知怎麼的讓他更痛。
「我......我做不到啊!」
「海......海加?那妳父母的仇怎麼辦?」
海加把雙手從臉上拿開,但卻還是把頭低著,低的連薩拉札都看不見她的雙眼。

「如果為了復仇殺掉這個人的話,不愉快的心情或許會減輕一些......」
風暴停止了。
「不對,復仇甚麼的根本就無所謂。」
只是......很傷心。
「好希望爸爸和媽媽還活著......只是傷心......」
海加說著開始啜泣,薩拉札無力的看著她。她的臉也讓薩拉札好想哭,彷彿她的眼淚刺穿著自己的心。好想哭,好想哭啊。
「雖然有羅威娜姊姊和薩拉札哥哥在,還是好傷心......爸爸和媽媽不在身邊好寂寞......」

看著海加哭泣的畫面,薩拉札陷入了空虛,完全沒有察覺到大劍又開始在地面發出的拖行聲。
「你們這些惡魔,別說屬於人類的話啊。」
驚訝的眼神望向那道銀光時已經太晚了,騎士把大劍拖起來放在肩膀朝著海加逼近。
但是薩拉札站不起來。該死。他咒罵著。他用全身的力量試圖去拿魔杖,但那身體卻動都不動一下。
「聽了都......想吐。」

「不要啊啊啊啊啊!!!!」
薩拉札在心裡大吼,但是他連把嘴巴張開都做不到。
騎士高舉起大劍,但是話都還沒說完,一道黑影飛快的掠過他身邊,那幽靈般慘白的皮膚綻出一道血紅。
「啊......咳......」
大劍落在草地上,發出沉重的悶哼聲,然後騎士也倒下了,鎧甲匡噹匡噹的,頸邊的血染紅了地上的雜草。
「海加!妳沒事吧?薩拉札!你怎麼做出如此愚蠢的行為!」
羅威娜跟著黑色身影趕了過來,她像姐姐安慰妹妹一樣從側面擁抱著海加,還不忘全力責備薩拉札,即使對方連道歉的力氣都沒有。
「有你們這種傢伙在的世界才是錯誤的......」

「你們這些惡魔......哪有活在這世界上的價值啊,撒旦的信徒應該全部死光!」
騎士還在地上嘶吼,用切割咒割斷他喉嚨的高錐克轉回去望了他一眼。即使自己即將死去也仍然咒罵著呢。他想,騎士的喉嚨冒出血泡。
「呃啊啊啊啊......還不行......你們......你們所有人都只能......啊哈哈哈哈!!!」
騎士伸出滿是鮮血的右手,狂笑著在草地上掙扎爬動,他想要碰觸高錐克。但是在那之前,呼吸就停止了。
他的眼皮在眼球正前方落著,畫成兩道不明顯的細線。在那雙眼得以閉上之前,靈魂就消逝而去了。

「你好,我是高錐克.葛萊芬多。」
高錐克說著向薩拉札伸出了手。
「站得起來嗎?」
「恩。」
遲疑了一會兒,薩拉札才伸出手。羅威娜注意到他看自己對對方沒有敵意之後才敢確定,即使在那之前他才用魔杖殺了一個麻瓜。
「現在沒有時間好好做自我介紹了,那傢伙的同伴遲早都會來,搞不好今晚就到了。我們必須盡快轉移。」
「可以嗎?」

羅威娜用有些愛憐的眼神望向海加,她的雙眼哭腫了,臉上的淚痕都照原樣布在她臉上。
「我可以活下去嗎?」
「海加。」
羅威娜說著,擺出微笑捧起對方的臉。
「我想妳的母親是想要妳活下去的喔。」
「恩......恩。」

那女孩應該沒問題了吧。高錐克扶起才剛認識的薩拉札,然後快步走上前去關心羅威娜和海加。假裝沒有看見他那全力忍著淚水的表情。
他只能用一副快哭出來似的悲傷表情背對著他,然後用充滿朝氣又關心的語氣向後面喊了一聲。
「要記得跟上喔。」
他只能假裝沒有聽見那男孩哽咽的悶聲細語,
『我好弱......我好弱啊......』



「你好,我的名字是薩拉札.史萊哲林。」
為了幫助羅威娜他們搬家而被她命令來命令去的途中,男孩向高錐克說。雖然他的痕跡還是很明顯。
「你好。」
高錐克簡短應道,然後兩人又一起被羅威娜的喊聲嚇個半死。只能繼續幫忙收拾行李。
不知道對方是否也一樣,高錐克有一種奇妙的感覺,感覺未來會去做到一件特別的事,不過為甚麼呢?不知道薩拉札有沒有同樣的感覺。

終於將所有行李都整理好了,要再度啟程時,天空已經變暗許多,再過兩三個小時就會黃昏了吧。
接下來要怎麼辦?要往哪裡去?要做些甚麼事?
我們又能做些甚麼呢?高錐克想。
不知怎麼的,那個騎士有一句話一直縈繞在他的耳邊。
「有你們的這個世界是錯誤的。」
@Dracoo6o5Malfoy
@kerrrd222
@mysti
@DorisJ8
@Liau
@t2258133712[/quote]

絲厄 @Liau

0
@max4413
那個時代的仇巫風氣也太嚴重0.0
連巫師是人都沒有辦法接受,這樣一來感覺會魔法也沒什麼好的XD
海加的心腸真的很軟,但我想這在戰鬥中可能對她會不利,比如說這次⋯⋯

阿轟 @max4413

2
@Liau

是啊的確很嚴重呢,雖然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設定成這樣(

海加做不來這種事的呢,沒關係讓其他三人來做就好ww

阿轟 @max4413

2

{序列二}
第一章
高錐克.葛萊芬多




時間能緩解一切悲傷的,它是世界上最完美的止痛藥。
在母親過世時,高錐克並不相信父親說的這句話,但是他知道這句話是真的,因為一段時間之後,高錐克就發現自己想到母親時已經不會鼻酸想要流淚了。
而現在,他彷彿看到這句話在海加身上做出最好的體現。

從那天晚上之後的隔一天,海加看起來就像是已經忘卻了母親離世的悲傷與殺父仇人帶來的恐怖,像往常一樣純真的笑著。
而如今已經過了一年,她的身子雖然長得更高了,但是看起來完全沒有更加成熟一點。
雖然如此,高錐克還是有點擔心她,他相信羅威娜一定也會和自己抱持著同樣的想法,對方非常的「疼愛」海加,高錐克完全不懂為甚麼。

和這些同伴們生存了這麼一段時間,高錐克已經深刻體會到了羅威娜多麼聰明。雖然她的年齡並不比高錐克大,但絕對是四人裡最聰明的。
但是羅威娜時常使喚高錐克和薩拉札做一堆雜事,雖然薩拉札也認同沒有她的話,四人是無法存活那麼久的。不過有時高錐克還是覺得她有點麻煩。
這句話當然不能傳進她的耳裡。

經過一年的長途跋涉,高錐克已經搞不清如今自己身在何處,今日和往常一樣,他們又走進了一片森林裡。
「就在這裡停下吧。」
羅威娜說著將身上的行李卸下身來,高錐克覺得這個命令正是時候,他不記得自己今天走了多久,天空現在已經變得和鮮血一樣紅。

像往常一樣,高錐克開始架起被羅威娜施過無形伸展咒的魔法帳篷。
羅威娜的咒語書上寫說:這個咒語有很強大的力量,能將一個空間的大小無限延伸,這應該是很古老的咒語,以這程度的力量來說。但高錐克對這個猜想並不太有把握,畢竟也有可能是因為自己和同伴們還太年輕,所以這咒語才會有看起來高人一等的感覺。

不過,即使魔法力量高深莫測,到現在魔法書上還沒出現羅威娜學不會的咒語。
而除了羅威娜以外,習咒語表現最好的就是高錐克(雖然只限於戰鬥用咒語方面),所以平日紮完營後總是高錐克與羅威娜在周圍施結界咒與防麻瓜咒,今天他也打算這樣做的,帳篷釘好之後,他就自動自發的抄起魔杖向外走去。

「高錐克,先給我站著,今天和原本不一樣。」
高錐克的身子在停下腳步的瞬間被嚇的抖了一下,他萬萬沒有想到羅威娜這一天居然會有不同的計劃。
「海加要研究新的食譜,為了以防萬一,我要陪著她。」
不知道為甚麼,海加最近對料理開始有了興趣,也許是一直看著同伴們準備食物而生出興趣了吧。這點高錐克並沒有覺得甚麼不好,而薩拉札總是只要是一副能吃下肚的食物,不管怎樣都無所謂的表情。

慢著,這就代表我得和薩拉札收集食材和施保護咒了?突然想到這裡,高錐克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不知為何,已經經過了一年的時間,高錐克和薩拉札的關係卻還是絲毫沒有靠近一點。這一年來對方連他的名字都沒叫過,只會喊一聲葛萊芬多來帶過,原因他完全想像不到。
「走吧,葛萊芬多。」

看,就像這樣。
高錐克默不作聲地跟著薩拉札往枝葉茂盛的樹林走去。他們用這幾年來在旅途中撿到的工具割開擋路的枝叢,因為在未開發的荒原中甚麼都有可能偷偷藏在其中,不使用魔杖來開路是聰明的選擇。
「我們該去哪?河道還是原野?」
只是隨口問問,也許是為了打破這萎靡的氣氛吧。

薩拉札突然停下了腳步,臉上的表情好似看見了被誤認為枯枝的木精開始纏繞自己的手臂。
「我只是問問而已。」
「是喔。」
高錐克尷尬的看著對方再度背向自己往前走,好像看不慣自己硬裝出來的愚蠢般,他的腳步略顯加快。高錐克只好嘆了口氣跟上去,他太習慣用這種方式來打破沉默,這招大多時候都有用。

「等等。」
薩拉札突然蹲低,臉對著高錐克將食指豎起擺在嘴前,而他也知道為甚麼了。
在他們前方有一群鹿在散步吃草,母鹿和小鹿們的眼睛中沒有一點警戒。
「知道該怎麼做吧?」
「當然。」

一分鐘後,他們圍在一隻小鹿的屍體邊,閉著雙眼,雙膝跪地默哀著。
他們倆原本對自己獵物的生命毫不在乎,但是這一年來每每當一隻獵物被送回營地時,海加都非常傷心地跪地說著這樣太可憐了之類的話,然後他們倆就會被羅威娜逼著念堆祭禱詞。而雖然現在依然不會覺得這種殺生是錯的,他們的心態還是多少有些被同化了。
「開始處理吧。」

高錐克報告著,雖然對方絲毫不做反應讓他這句話變得很沒意義。
薩拉札用切割咒切開小鹿的腹部,他先從內臟下手,胃和腸子一個個的隨著血腥味從小鹿的腹上切口裡緩緩飄出。
「把它們埋起來。」
不等薩拉札的指示,高錐克就用自己的魔杖挖出了一個深五六尺的洞,內臟要藏深點才不會吸引狼或食腐生物過來。

把內臟埋起來之後,高錐克把土放回去並留了一尺,準備等等將小鹿的屍體埋進去。
他抬頭看薩拉札的情況,對方將外套的釦子打開,他帶著一條項鍊,高錐克現在才發現。
他脖子上掛著的墜鍊作為項鍊有點太大了,那上面刻著的S字樣彎曲像青蛇一般,原有的銀色被夕陽染成一片血紅。
「那是甚麼?」
高錐克伸手指著薩拉札胸前。

「甚麼?」
「你脖子上掛的那是甚麼東西?」
高錐克也不明白自己為甚麼要問,是因為好奇嗎?
「不干你的事。」
薩拉札說著繼續將肉從小鹿的身體裡取出,將上面覆蓋著的血水洗淨。他好似確定自己的表情說著自己不想提,但是對方卻變本加厲。

「那個東西是甚麼?和你的父親有關嗎?」
高錐克能感覺到有一把火在對方心中燃起,但那眼神卻讓他繼續說,彷彿連自己都承認了自己毫無邏輯。
「和霍格華茲有關?」
高錐克在說話的同時,這一年對薩拉札的觀察一一浮上腦海,不知為何,他就是想多知道對方一點,即使是用粗暴點的方法。
「閉嘴!」

薩拉札突然的嘶吼讓高錐克的身子驚的震了一下,那道喊聲用力的連咬字都模糊,音色像是貪玩的小孩胡亂擺弄吟遊詩人的七弦琴。
高錐克沒有料到對方會有如此反應,薩拉札的臉頭低低的讓他看不見,但他可以想像對方的表情,可以想像對方一定睜著如野獸展開獵殺的雙眼。
「就說了這些和你沒有關係!給我專心做好自己的工作!」
猛烈的怒吼淡化在空氣中之後,取而代之的是薩拉札激動的喘氣聲。

高錐克不發一語的用魔杖變出一袋麻袋,薩拉札剛剛處理好的鹿肉被他用漂浮咒一個個疊在麻袋裡。
過了幾秒,喘氣聲也消失了,薩拉札繼續將還可以割的肉從鹿的身上切開,把血水撒在高錐克挖的洞裡,在落霞的照耀下,洞裡的土壤已看不出血跡。
沒有任何聲音來打破這個凝重的氣氛,只有鹿肉的交疊聲。啪搭、啪搭。



施完數道保護咒語麻瓜驅逐咒之後,麻袋裡的鹿肉被各個插在樹枝上圍在營火旁,這一次的食材並沒有讓海加的食譜派上用場。
整場晚餐中高錐克與薩拉札都不發一語,羅威娜沒有過問,或者是暫時不打算過問。
今天晚上很平靜,因為除了海加以外,大家都沒有說太多話,所以四人很早就睡了。
羅威娜將營火留著繼續燒,走進了女士專用的帳篷。

眼看深夜的火堆就要陷入一片沉寂,但是在這之前,大家都認為已經睡去的高錐克卻鑽出男用帳篷。他坐在營火前倒下的樹幹上,凝望著由空氣帶著起舞的火焰。
他不明白幾小時前的自己為甚麼會對薩拉札的吊墜有如此反應,也對,畢竟真的不關自己的事,對方有那樣的反彈也是理所當然。
想到這裡,高錐克又忍不住嘆了一口氣。
「啪刷!」

突然從背後響起的布料翻動聲把高錐克嚇的退後幾步。薩拉札也走了出來,他的表情與高錐克不同,是做好心理準備的表情,但是其中隱藏的恐懼感卻和對方相去不遠。
「真的很抱歉......」
「對不起,葛萊芬多,我不該大吼大叫。」
高錐克趕忙想將自己想說的話說出口,但對方開口的更迅速,彷彿是想搶快一樣,

又是一片尷尬的沉默,這次輪到高錐克先開口。
「......我也是,我不該這樣咄咄逼人。」
高錐克其實一直很期待他們能像這樣好好溝通,但是真到了這個時候,他卻又不知道該說些甚麼。
「這個金匣是我們史萊哲林家的家徽,我用它記住我的父親......我的家庭。」
薩拉札突然說道,他說著的同時緊握著那吊墜。

「你的家庭發生了甚麼事?」
話從口中吐出之後,高錐克才意識到自己問的是多麼敏感的問題,他趕忙用自己習慣的老招:擺出沒什麼大不了的微笑。
「不好意思,當我沒問這句吧。」
這樣就好,對方只是個片刻的旅伴罷了,他清楚自己沒有資格去問對方的過去。
「八年前,我的家人們被憤怒的村民們圍攻殺害了,只有我和我的奶媽逃出來。」

等一下,事情的發展出乎高錐克的意料之外,他感覺對方的臉變的陰暗了,好像是連講出現在所想的話都得在心中付出代價似的,高錐克對對方有這種感覺。
「不,真的不用講的。」
「原因是因為我父親在國家的前線用魔法救了一個年輕侍衛,就因為這樣,那些麻瓜們連我當時年幼的兄弟姊妹都殺。」
高錐克有一種感覺,感覺對方的靈魂中,有一小部分跟著他的家人失去了,他認為自己現在最該做的就是不要開口,聽對方好好的將自己的痛苦說出來。在他的心裡也多少為這突破有些慶幸,對方將自己當同伴了。
「所以我要找到那個麻瓜侍衛霍格華茲,為我的父親與家人報仇。」

「等等,我認為你父親對那位麻瓜侍衛一定很看重的吧,否則怎會冒著這種風險去救他?」
薩拉札的表情更陰暗了。
「麻瓜是無恥的垃圾,葛萊芬多。」
「他們只因為遇到自己能力所不及就愚蠢的全數排除,他們愚蠢的恣意自相殘殺,各個都是自私的混帳!而你居然還替麻瓜說話!」
薩拉札喊著連魔杖都拿出來,恨意讓他的臉看起來像是個嗜血的野獸。

「我沒有幫麻瓜說話,只是麻瓜和我們一樣也是人,也許你的父親正是相信那侍衛,才會做如此的決定。」
高錐克堅定的凝望著對方的魔杖尖,口氣裡沒有一絲恐懼。但是面對這樣的他,薩拉札仍舉著魔杖,怒氣與恨意合作起來,像惡魔一樣佔據著他的腦袋。
「不管那是個什麼樣的傢伙,他都害死了我們家,而且不管是甚麼樣的麻瓜,聽到魔法都只是膽小怕事、仗勢欺人的懦夫而已。他們根本連存在都沒必要!」
怒吼聲停下,薩拉札無力的癱坐到樹幹的另一側上。

高錐克不明白他為甚麼會有如此兩極的心情變化,但終於,他決定這次甚麼也不說了,靜聽著薩拉札的痛心與懊悔。
「對不起,葛萊芬多,我只是......我父親......」
「沒事,我和你一樣,我知道。」
高錐克變的很想哭,但他甚麼都沒做,只是不由自主地把悲傷顯現在臉上,望著營火照亮薩拉札紅腫的雙眼。

「我想他,高錐克。」
薩拉札說,滑落的淚痕在他的臉頰上閃著火光。
「我很想他。」
@Dracoo6o5Malfoy
@kerrrd222
@mysti
@DorisJ8
@Liau
@t2258133712
@Satella_0224
@claire2700 

阿轟 @max4413

0

{序列二}
第二章
羅威娜.雷文克勞





高錐克曾說過,在找到我們之前,他曾在許多地方找到短暫的工作,像是擦鞋童或是旅店的雜工。
的確,想在充斥著麻瓜的世界活下去的話,每一天都躲在無人的森林裡不會是長久的計策,但是像這樣生活著,也不能說毫無風險。畢竟數年前我們也是如此,但不管是我和海加的母親,還有高錐克的父親,最終都慘死了。

雖然沒有透露出原因,但薩拉札明顯對麻瓜也是格外怨恨,他不會贊同這個提案的。
話說回來,明明高錐克和薩拉札這一年來像個陌生人一般,為甚麼上周開始關係突然親近了許多?我百思不得其解。

罷了,這不是需要注意的問題。
希望高錐克或是薩拉札已經起床了,這個問題需要好好的討論。去看看吧。
我得輕巧的收起咒語書才行,否則海加熟睡的面容可就要變樣了。

意外的是,此刻太陽以高掛在空中,營火邊卻還是如沉夜時刻一般安靜。
遠方的村莊升起了陣陣白煙,昨晚和高錐克談過要進去收集情報的,但是眼下這般寂靜......看來得等一等了。

「......啊啊,早安。」
聽見身後掀起門簾的聲音,我原本以為是高錐克終於醒了,沒想到走出帳篷的是薩拉札。
「......早安。」
在回話的空檔中,我思考該不該與薩拉札說明我的發想,與麻瓜一同工作這一點可能會引起他的強烈反對,不過或許還是有說明的必要,這整件事是否是對海加最好的安排?這不是我一個人能夠判定的。

我想,對方應該會強烈反對吧,雖然他始終沒有對我們說出自己贈恨麻瓜的原因。
「我想進前面的村莊看一看。」
「甚麼?」
高錐克還沒有出帳篷,確認這是薩拉札的意願後,我得承認,這的確出乎我意料。

那不過是徒有幾棟民房的小村莊罷了,為甚麼薩拉札會對它感興趣呢?
「反正妳和高錐克會選在這裡紮營就是為了這件事吧,那麼我先走了。」
話音剛落,薩拉札就跳下帳篷所在的山丘,出現在通往村莊的主要道路上。他說的的確沒錯,雖然突然有這樣的想法著實奇怪,不過我也用不著多說甚麼。

他的身影消失在村裡後,高錐克才掀開帳篷的門簾。
短暫的確認過目的之後,我們也步行到了村莊中,但奇怪的是,薩拉札好像在許久之前就不見蹤影。

意外的是,這麼小的村裡,村民看到外人卻完全沒有我們想像中好奇的樣子,或許是我們太久沒接近人煙了,已經忘記了麻瓜社會的概念。
照計畫,我們走到了村莊的告示板面前,雖然已經假定不會見到值得注意的事,但我想......可能自己的心裡還有抱持著期望也說不定。
「果然,沒什麼特別的消息。」
高錐克輕聲說道,我想是為了不讓村民起疑心,但說實在的,他的聲音實在是有點太輕了。

「......」
唉,看來真的甚麼也沒有。我準備嘆口氣同意高錐克的說法,好在在那之前,有張小紙條阻止了我的舉動。
「高錐克,你看!」
他順著我的手指指去的方向望去後,也是一副訝異的神情。

為了不引起注意,我趕忙拉拉高錐克,離開村莊準備迂迴幾圈後繞回帳篷處。
「羅威娜,妳之前有讀過這樣的現象嗎?」
步行到一半,高錐克就迫不及待的和我討論,雖然為了安全,我並不贊同他這樣的舉動,但此刻也能懂他的心情。

「不,我不曾見過。」
回想了讀過的書和聽過的故事,甚至連母親的自言自語都試著翻了幾遍,但還是一無所獲,也或許是我們過去能吸收到的魔法界知識實在太少了。無論如何,我無力的搖了搖頭作為回應。
「我們要去找那對母子嗎?和海加報備過後?」
由於擔心海加目前孤身一人,我再度搖了搖頭。

「還是要和海加談過之後?我擔心放著太久的話會讓他們消失不見。」
因為已經開啟了話題,我索性就讓他繼續說下去。
「短期之內,他們不會消失的。」
如果那張紙條不是已經在那告示板上待著很長時間的話,我想應該不會有錯。

「妳難道記得那張紙的內容嗎?」
「......是沒錯。」
我不打算去看高錐克驚異的神情,撇開頭繼續走著。
「我們才看那張紙不足半分的時間。」
對我來說足夠了......我在心中確認著。

沒錯,這樣程度的時間足夠我記住,一直鮮明如昔的畫面跟著我回到了帳篷處。
薩拉札還沒有回來,海加坐在營火邊,她低著頭振筆疾書著,專注到沒注意到我倆的出現。
「海加?」
高錐克的聲音可能嚇到她了,墨水在她的羊皮紙上撇出了一截。

「啊啊......妳們回來了!」
海加的聲音因為失控的墨跡沉了下來,卻又因為看見了我們而揚起,我得承認,在她因為我們綻開笑容時,我總是不敢正眼看她。
「海加,妳在寫甚麼呢?」
我對這點也很好奇,感謝高錐克在說話時從不遲疑。
「我在試著寫食譜!」

海加把羊皮紙拿起來舉在胸前,但密密麻麻的令我看不清上面寫了些甚麼。
在高錐克欣喜地稱讚聲消去後,我嘗試拉回正題。
「我們在那個村子裡看到,有位母親的兒子可能有魔法的力量,海加,妳覺得怎麼樣?」
「咦?麻瓜嗎?」
記得紙條上說那位有魔法力量的男孩的父親在幾年前就死去了,從村民對這件事的態度來看,應該是這樣沒錯。

我點點頭,認同了海加的疑惑。
果不其然,她也露出驚訝的表情,由麻瓜生出有魔法力量的孩子......這種事對我們的認知來說太罕見了。
「海加妳覺得呢?我們要去找那對母子嗎?」
高錐克說了甚麼?我控制不住自己立刻向他投以驚愕的目光,為甚麼他會覺得海加能做好這麼沉重的決定?
「我們要去幫助他們嗎?」

「就像雷文克勞小姐幫助我一樣?」
噢......我沒料到海加會這麼說,胸口有種陌生的感覺,像是往下墜落......我不知道該說甚麼。
好在有高錐克代替我向海加回以微笑。
「嗯,我們要去幫助他們。」
就這麼決定了?我側首用眼神問道,高錐克也用微笑回應我。

我沒有把握......
@Dracoo6o5Malfoy
@kerrrd222
@mysti
@DorisJ8
@Liau
@t2258133712
@Satella_0224
@claire2700

這是討論串底端!何不幫忙讓這串魔法煙綿延下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