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B.】願你也能被世界溫柔以待

發表於

尤加利xD.jpg @Imaunicornnn

1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自設角的關係,奧爾瑟雅感覺好難捉摸,這種由內而外散發出的腹黑氣息......替男主[點蠟.jpg][點蠟.jpg]

又重看了一遍,每次要進入劇情總是要花好多時間
論勇敢,阿爾發絕對不比天狼星少的,表達出自己成為異類是一種勇氣,但最後變成了都是小獅子一個人承擔,
第一次對教父先生產生一種嫌棄的情緒
而且以後還會加奧爾瑟雅來欺負(不、不是)

感覺來日方長啊......
好吧、期待到時戀愛後的劇情,
會有嗎?啊...還是說會是內斂的愛?

至此認為阿爾發實在是個太不像斯萊特林的斯萊特林,快變成團欺了;
可以再
自私一點的啊—(吶喊
 自私一點的啊—
         一點的啊—
(純屬針對角色,非劇情的-不好意思如果造成不舒服立刪

好跳脫以致於好難結尾;

啊還有推車那段覺得有點可愛,算是一種反差萌吧,想到居然可以讓兇悍的販賣員寧撒謊也不肯賣就覺得有內幕,期待*2伏筆!

啊好,大概是這樣?555還是沒能做出精闢的留言超爛,但真心喜歡這個故事的,比第一次直接宛如當言情看的評論這次有努力感受了更多
對比起前面那些很認真的分析,
覺得必須要為之前膚淺的留言道歉
(在這裡鞠躬🙇‍♀️)

💜梨花白雪香xD.jpg @kkk100

2
開始走劇情了嗎!!!!
女主的個性好像是不容易討好的類型,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她不舒服的關係,總覺得她很善變。小獅子真是辛苦了。
可是啊,我看至目前是沒覺得奧爾瑟雅是沒怎麼欺負他,舞會的時候也是奧奧(?)站出來為獅子擋下羅西兒夫婦的啊,在火車的符咒學指導,她也可以不理會他,直接擊昏他,也不需要指導他啊……推測她指導人沒什麼耐心?或者看懷錶這件事是個關鍵?比如她不想讓獅子聽到她跟闖入者的談話呢?(每次看都各種腦洞)。
覺得奧奧(我好愛這個暱稱)是粗暴了點,但她還是會站在獅子那邊呢!

布萊克兄弟的尷尬指數直線往上蹭蹭蹭
不過這章沒怎麼吵架真是太好了~
小獅子和哥哥之間希望可以更好啊啊喲!

點心女巫的部分就不猜了,因為我看上面的回覆紅茶都不解答(哼哼哼(被拖走

🥛紅茶不加糖🍅 @regulus_1122

2
@Imaunicornnn
嗨!尤妮!

奧爾瑟雅本來就想把她寫成一個複雜點的角色(看來是成功了?),她確實是有點腹黑(笑(為男主默哀三秒

居然重看了(感動)
這兩兄弟都很勇敢的。可以說勇敢有很多形式,也會在不同時機表現出來。就像尤妮說的,表達出不同意見是種勇氣,承擔也是種勇氣。(別這樣嘛www本是無意要黑教父的,所以尤妮還是平常心看待他吧XD身為兄長他也是盡力了)
奧爾瑟雅欺負,嘛......你確定你要這麼說嗎?小心被綠光(不

是需要一段時間去培養啦,畢竟兩人一開始就沒那麼熟,見面沒幾次,學校也沒什麼交集......戀愛劇情(汗)會有的,會有的,只是真的是來日方長XDDD
嗯,內斂的愛啊XD我不解釋(被綠光

目前看起來不像嗎?團欺......尤妮是指他為了家族的隱忍嗎?我以為這比較符合史萊哲林的特質之一:對他們信仰的事物忠誠,因為獅子對於家族的理念和家族本身非常重視。如果有必要,他是能夠為其做出犧牲,而忽略自己。不過尤妮說的可以再自私點,在必要時刻也是會有的,不要擔心www
史萊哲林不是每個人都像奧爾瑟雅這樣腹黑的,這麼多心計我也會寫到虛脫(想想克拉高爾,也是有這種不像史萊哲林的史萊哲林(因為次要特質))
是不會不舒服啦XD反而覺得這種精神喊話(?)式的句子排列很有趣~
很歡迎討論角色啊,不一定都要針對劇情啦XD

啊還有推車那段覺得有點可愛,算是一種反差萌吧
應、應該吧XD(((尋找反差萌在何處(笑
訝異尤妮沒要求解釋販賣員(我都把『不解釋』複製好了(喂

沒有很爛啦,很高興尤妮提出關於獅子個性的建議,謝謝www
也沒有要求留言一定要怎麼寫啦www願意留言就很開心了~
心得當然是看完想到什麼寫什麼,不要歪樓就好XD

也很感謝尤妮喜歡這個故事~~~(當言情看也是沒關係,只是它『不加糖』
不用道歉不用道歉不用道歉(很重要說三次(再次重申心得當然是看完想到什麼寫什麼XD

謝謝尤妮留言~~(´・ᴗ・`)

@kkk100
嗨~魚鷹!

我以為我一直都在走劇情啊QQQQ
沒覺得奧爾瑟雅是沒怎麼欺負他
這裡、這裡我看了好幾遍......但我一直覺得可能要去掉一個『沒』才比較符合魚鷹後面的意思(被拖走
奧爾瑟雅感謝你(奧:我確實沒怎麼欺負他啊!
確實看時間是個關鍵,當然因為不舒服而沒耐心指導也是原因之一也因為本身就太聰明無法理解凡人的學習苦惱
蠻喜歡魚鷹的論點www
是粗暴了點,但她還是會站在獅子那邊呢!
(笑

這個蹭蹭蹭真有畫面感XD
可惜是尷尬指數
我也希望啊,可是--呵呵呵

不!你不可以不問!(我都把不解釋複製好了!

謝謝魚鷹留言XDDD

Sandy/看著雷木思與小海,感受到滿滿的幸福! @leesandy3633

1
@regulus_1122
嗨!紅茶~

原來獵戶座也是有想努力嘗試的,但卻個性而有些困難嗎QQ這樣還挺替他傷心,但至少對他不會有太多生氣就是XP


認同亂世之下的孩子尤其純種家庭可能會有更多危機意識這點!哀總覺得戰事之下童年有時真的是最常被犧牲掉的QQ


有些懦弱或是猶豫不決這個性我也覺得覺得是有些符合獅子的,而偏向兩方都會有罪惡感因此也是可以了解的呢......不過就是好辛苦QQ
也難怪最後的得寵會不安呢!謝謝紅茶解釋w


謝謝期待>///<那我看看畫完這張路平家的合照能不能開始來試試看XP


那畫面的確感覺很詭異呢XDDDDD車廂停電的超剛好WWWW

壓力到一個極致會耳鳴我偏向覺得不像一種精神疾病就是,因為在我的理解跟感覺上會覺得身心都是互相有關聯的,也就是說壓力大是可能逼出一些症狀的!也記得之前高二導師有說過他小時候被逼迫加入音樂班然後練練小提琴,曾經就是壓力大到誘發氣喘@@
不過我的確說法沒有說很正確就是XD但這樣說起來我自己也是覺得奧爾瑟雅精神上應該是健全的W
無論如何覺得周圍很吵鬧也有點辛苦,雖然現在回來看也感覺也許也有點自命清高的意味就是(迷:但人家就是貴族啊!)

那期待接下來的內容WWW

修改認同慢慢來沒關係呢;D

打壓別人還在別人身上採兩腳XDDD好清楚的畫面XDDD(嘿!
我也覺得就算很多嫁粧但發生事情嚇跑別人好像也不壞(喂!

看到奶油啤酒再度被提到讓我在猜測不知道他是否有什麼特殊的體質之類的XD讓奶油啤酒有特殊的效用XDD(想太多xD

也很認同有時候要得到東西是會需要代價的W

哦哦原來是對方嚇得XDDD那我覺得一部份是氣場已經變的太強了(被打XDDD

謝謝稱讚分析的好>///<那我想大概到這張完跟想完對他都有個基本的了解了W真是有趣的人WW
回想起前面章她初登場好像還被嫌長相普通不吸引人之類的,現在已經完全翻轉的感覺XD
其實也許不全認同她威脅人的點,但是其實我還滿欣賞這樣的角色的W用自己的機智跟能力去闖蕩世界,而也會成為自己的魅力W


也是呢XDD感覺她的確是不會喜歡被說害羞的XDDDD

然後最後想說的是不客氣~也很期待下一章WW加油~~

說起來看到換成了邦妮的頭像>///<覺得邦妮這張美美的>////<
這樣讓人覺得哈利其實很幸運阿>///<

🥛紅茶不加糖🍅 @regulus_1122

1
@leesandy3633
嗨~Sandy~

別對獵戶座生氣啊QQQQ


謝謝期待>///<那我看看畫完這張路平家的合照能不能開始來試試看XP
好啊~謝謝SandyXD

壓力到一個極致會耳鳴我偏向覺得不像一種精神疾病就是,因為在我的理解跟感覺上會覺得身心都是互相有關聯的,也就是說壓力大是可能逼出一些症狀的!也記得之前高二導師有說過他小時候被逼迫加入音樂班然後練練小提琴,曾經就是壓力大到誘發氣喘@@
不過我的確說法沒有說很正確就是XD但這樣說起來我自己也是覺得奧爾瑟雅精神上應該是健全的W
無論如何覺得周圍很吵鬧也有點辛苦,雖然現在回來看也感覺也許也有點自命清高的意味就是(迷:但人家就是貴族啊!)
啊,可是我突然覺得精神病的設定好像也可(不,難度太高我不行
嗯,一直覺得魔法世界沒有貴族,但是有有錢人XDD
奧爾瑟雅剛好是生在一個有錢人的環境,又是純血家族的成員,所以個性就帶有那種純種巫師的自以為是W(就像馬份家對自己血統的自傲吧(抱歉她對麻瓜出身沒有寬廣的胸懷

看到奶油啤酒再度被提到讓我在猜測不知道他是否有什麼特殊的體質之類的XD讓奶油啤酒有特殊的效用XDD(想太多xD
沒有XDDD就是喝爽的WWWW

謝謝稱讚分析的好>///<那我想大概到這張完跟想完對他都有個基本的了解了W真是有趣的人WW
回想起前面章她初登場好像還被嫌長相普通不吸引人之類的,現在已經完全翻轉的感覺XD
其實也許不全認同她威脅人的點,但是其實我還滿欣賞這樣的角色的W用自己的機智跟能力去闖蕩世界,而也會成為自己的魅力W
說到闖蕩世界,不知腦海中為何突然浮起了魔戒的中土世界(喂
所以說平凡的外貌是很有用的武器啊(不是這樣用的吧
一個人不完全做的都是會讓人認同的事情,但也不能因此否認對方也有其優秀的點就是XD

也是呢XDD感覺她的確是不會喜歡被說害羞的XDDDD
到底是不是害羞這點就隨人解讀啦~
我個人是覺得不是XD

然後最後想說的是不客氣~也很期待下一章WW加油~~
會繼續加油的!!!

說起來看到換成了邦妮的頭像>///<覺得邦妮這張美美的>////<
這樣讓人覺得哈利其實很幸運阿>///<
邦妮這張我是覺得很美沒錯WWW
不過金妮在羅琳的設定裡面本來就蠻好看的了XDDD
幸運嗎?如果只在意外表就有待商榷,但金妮本身的個性也不差,也是個很有才能的人,我覺得還要再加上這些面向,才能說哈利娶到她很幸運XD
其實我覺得最幸運的是榮榮(小聲

🥛紅茶不加糖🍅 @regulus_1122

12
06.2

  當獅子阿爾發睜開眼時,他發現自己身處在一個陌生又黑暗的環境中。從外面的隆隆聲判斷他仍在火車上,只是周遭的空氣極差,充滿了霉味和灰塵,每吸一口氣就像把沙塵也一起吸入,撓得他整個呼吸道又癢又痛。唯一的光源來自眼前的一條縫隙,似乎是有人刻意留給他,讓他可以窺見外頭的世界卻無法喊叫出聲。

  現在的他動彈不得,恐怕是被下了石化咒,只能期望有人能發現他。獅子阿爾發努力回想自己是怎麼被帶到這裡來的,卻發現只能想起更早之前的事-- 

  奧爾瑟雅離開車廂後,又過了幾個小時,窗外的雨仍是連綿不斷,陰暗的灰色隨著時間推進變成更為沉重的暗灰色。眼看時間差不多了,他從行李箱翻出長袍制服,離開包廂,穿過無人遊蕩的走道,前往更衣室更換。
  更衣室的隔間空間擁擠,燈光昏暗,換起制服來綁手綁腳,好不容易換好後,他正要推開隔間的門,卻聽見另外有人推開了更衣室的門,踏著防水用途的塑膠地板走進來,學生皮鞋的橡膠底在上面發出尖銳的摩擦聲。從腳步聲的不一致,他判斷同時有兩個人在更衣室,這也不是問題,他攏了攏掛在小臂上的衣物,拉開了卡榫,抬起腳--其中一人開口說話,聲音有些顫抖,獅子阿爾發認出了那人的聲音,當下立斷不要和對方打照面比較好。於是他靜靜收回自己已經跨出的腳,回到原本的隔間,把門鎖好,想等對方離開後再出來。

  「這件事交給羅西兒沒問題嗎?」羅爾說。「那傢伙是新手吧?」

  「卡羅和賽溫信任羅西兒,這沒什麼好談的。」

  「這正是我要說的,她能信任嗎?她不過是伊凡的妹妹,這不代表她能做好。相反,你不能上位真是奇怪。」

  「閉嘴。」

  砰、砰、砰--隔間的門一扇扇被推開了,獅子阿爾發立刻明白對方是在檢查隔間。

  「你不用擔心這事,那也跟你無關。」那人一邊走一邊說,「如果羅西兒沒處理好,她就完蛋了。」

  「只有她?」羅爾的聲音依舊充滿焦慮。

  「只有她,這就是為什麼我寧可待在副手的位置。」那個人已經檢查完獅子阿爾發隔壁的隔間了,他聽到對方已經將手平貼在門板上,眼前的門板受到壓力,金屬鎖發出輕微的『喀喀』聲。「就是這樣。」

  門外是一片溺死人的靜默。

  獅子阿爾發抓緊魔杖,腦袋裡迅速轉過一遍目前所學的攻擊咒語。

  「該死。」羅爾咒罵一聲。

  「算了,反正也不是什麼重要的事。」那個聲音依舊冷靜,只是多了幾分冷意。「至少裡面的人不會是羅西兒--出來,偷聽可不是好習慣。」

  獅子阿爾發沒有動,更沒有回應這無理的要求,他握緊了魔杖,打算做最後的掙扎。眼看著卡榫已經滑開了,隔間的門緩緩開啟,一張陌生的臉出現在他面前:栗色短髮,尖下巴,端正、立體的五官,如果不總是一副憂心忡忡的表情,這張臉可以說是十分俊俏。

  看到他的手微微一動,獅子阿爾發幾乎是本能地採取行動。

  「去去,武器走!」紅色地光束擊中透明的弧面,被偏彈到一旁,從羅爾的耳邊擦過。
  羅爾慘烈地尖叫一聲,而後破口大罵:「白癡!你想殺了我嗎?」
  栗髮少年不予理會,舉起魔杖進行防衛。
  獅子阿爾發的繳械咒被對方的防護咒語擋下了。不會無聲咒讓他立刻佔了下風,每道咒語幾乎還未唸完就被解除,或是對方總是早他一步做好準備。玩了一陣子的貓捉老鼠,只見栗髮少年游刃有餘地輕彈魔杖,不由分說解除了獅子阿爾發的武裝,獅子阿爾發連一聲都來不及發不出來,又被對方下了『噤噤言』。

  「布萊克......」他在幽暗的燈光下輕聲唸道。「原來是那個叛徒的弟弟啊。」轉頭對著羅爾笑著,「聽說跟你弟蠻要好的。」

  這下輪到羅爾看起來憂心忡忡了。「不要提到那個廢物。」他抗議,看著對方把不斷掙扎的獅子阿爾發扯出來。

  「羅西兒說不要動他。」羅爾不贊成道。

  「她說的?」栗髮少年停止拉扯,挑眉。獅子阿爾發被他的手抓得臂膀生疼。

  「我親耳聽到的,她當著我的面說的。」

  「那傳聞是真的了?」

  「我不知道!反正你快放開他就是!」羅爾的聲音尖銳起來,急得跺腳。「噢,你真的是羅西兒的副手嗎?羅西兒要是知道你沒服從命令--」

  「喔。」
  栗髮少年鬆手,獅子阿爾發向後退了幾步,背貼在冰冷的磁磚壁上。
  他要取回魔杖、他要取回魔杖--
  雙方的眼睛同時瞄向滾落至牆角的魔杖。
  獅子阿爾發撲上前,推開栗髮少年的手,因此他的咒語失了準頭,千鈞一刻從獅子阿爾發的肩膀擦過。少年猝不及防被推倒在地,發出一聲夾雜疼痛和憤怒的喊叫。獅子阿爾發回頭伸手,他的手指距離魔杖不到一吋--
  「速速前!魔杖!」
  獅子阿爾發的指尖觸到一片空氣,魔杖向後方飛去。
  栗髮少年召回了獅子阿爾發的魔杖,抓握在手裡把玩。
  「你想知道羅西兒在做什麼嗎?」他湊近他,羅爾在他背後皺眉。他壓低聲音帶著惡意地問道:「你跟她訂婚前,知道她都在做些什麼嗎?」

****

  獅子阿爾發根本不想知道奧爾瑟雅在學校都做些什麼。

  敲擊聲不絕於耳,這個聲音持續有一段時間了。一開始獅子阿爾發把將其歸類為蒸汽引擎的噪音,後來他才辨識出這是有人以手拍擊著木門。透過空隙,熟悉了外面亮度的他看到了那位不願販售奶油啤酒給奧爾瑟雅的女巫背對著他跪在地上,頭髮散亂,雙肩顫抖,啜泣聲斷斷續續地傳來。她的魔杖擱置一旁,像是被遺棄的孩子。

  這裡似乎是給火車上員工的休息區以及商品的放置區。這是個被魔法加大的空間,除了隨意擺置在牆邊的長型拼布沙發,剩下的還有好幾個木櫃、木架沿著牆壁設置,這幾個櫃子和木架前方都各擺有幾個箱子,裡面裝滿了奧爾瑟雅想買卻買不到的奶油啤酒。看到這麼多奶油啤酒,獅子阿爾發要是能深深吸氣或是驚呼,他一定會這麼做。不過以目前的情況,他不只是訝異而已,看到這幾乎可說是滿山滿谷的奶油啤酒,他心中的不妙之情油然而生,這些黃澄澄的美味飲品莫名地代表某種惡兆。

  獅子阿爾發猜測這個空間被惡意限制住了,就連成年女巫也無法離開,否則點心女巫也不會光是頹喪地拍門求救。他想到更衣室的談話、那個栗髮少年,他似乎是個做事縝密的人,這個地方肯定不止一個咒語而已。如果還被施了混淆咒和消音咒,那就不會有人注意到這,就算靠近了,也會因為其他理由而離去。獅子阿爾發感到胃像是鉛塊一樣沉了下去。

  現在他被困在這裡,幾不可見光的環境,讓他想起黑魔法防禦術最近提到的木乃伊。埃及的巫師相信將自己的屍身保存良好,終有一天他們能再藉由這具保存完善的身軀回歸世界。金棺裡被下了各種防護咒語,讓裹滿白布的軀體能安全地躺在其中,裡面是絕對的安靜,黑暗,確保死者能得到他們渴求的安寧......他在想什麼?他不要安寧,只希望有人能發現他。驀地他想到天狼星,這是獅子阿爾發首次希望喜歡四處亂跑的天狼星會在火車上閒逛時找到他。

  被石化似乎也凍住了獅子阿爾發的時間,他瞪著從縫隙透出的朦朧光線,開始回想起一些平常不常想起的事。

  他想到麻瓜大量侵佔倫敦前,古里某街十二有個庭院,夏日是一片翠綠,生意盎然,奇花異草競相爭豔;冬日霜降,覆上一片銀白,夜晚反射月光的照耀,呈現神秘的藍白色光芒。那時一切都很美好,父母那時從未像現在一樣爭吵不休,把對方視為仇敵,見面就分外眼紅;正好相反,那時他們相安無事,稱不上甜蜜,至少相敬如賓,他們之間沒有那麼大的鴻溝,就像那時他和天狼星之間也沒有那麼多差別,沒有葛萊分多,也沒有史萊哲林,那段時間他是真的覺得他們是兄弟。站在鏡子之前,他曾經沾沾自喜,他和天狼星多麼相像,兄弟彼此間就是要很相像不是嗎?

  黑暗和靜默環繞著他,但只要習慣了,在它們的包圍下,竟讓他逐漸感受到沉睡在棺木之中的安寧。然而眼前的亮光和景象幾乎讓獅子阿爾發窒息-或許讓他感到窒息的不只是眼前,還有太過美好的過去-他有種想尖叫的衝動,可惜石化咒勒住了一切,他做不到。

  他繼續想,強迫自己專注在回憶中,發現之後的記憶是快速旋轉的影像,每個影像都很模糊,甚至比不上之前的記憶清晰。後來的改變來得太快,他匆促地經過它們,幾乎都是一眨眼的事情,毫無緣由,事情的發生是如此理所當然:麻瓜大量湧入,魔法部要求在倫敦的巫師更嚴格執行《保密法》,一座過於醒目的花園並不合規定,於是花園被收了起來,巫師們的住家一個個躲入逐漸樹立的都市叢林。再接下來就是混亂的一切:爭吵,分化,麻瓜與巫師,金紅與銀綠,葛萊分多和史萊哲林--天狼星和他。

  轟隆隆的聲音逐漸變小,火車的速度慢了下來。透過震動的地板,門外學生喧鬧的聲音從地板和空氣兩方傳來,獅子阿爾發聽得一清二楚,卻失望地發現沒有任何人靠近這裡的跡象。獅子阿爾發嘗試哼一聲,嘗試動一動,隨著時間一分一秒過去,他逐漸跟那個女巫一樣絕望,這樣下去,恐怕得等他回到倫敦才會有人注意到他不見了。聽著車廂外模糊不清的交談聲,他甚至開始想像天狼星會不會在下車時尋找他?若是沒有看到他,天狼星會擔心嗎?

  在最後的腳步聲也逐漸淡去之時,他聽到有人與其他人保持相反的方向,逐漸朝這裡靠近-叩叩叩-踩踏著沉著穩健的步伐,好似每一步都代表其主人的信心。叩叩叩--每一步都像踏在他的心尖上,儘管軀殼被石化,他胸腔內的心跳卻逐漸強烈起來。

  腳步聲停下了。

  喀--門鎖被打開。

  門開了。

  一雙學生皮鞋踩踏在光潔的木質地板上。那人很高,身影瘦長,獅子阿爾發真希望自己可以瞇起眼睛,因為那人所站的位置以及從上面投射下來的光線讓他看不清對方的臉。瘦長的人影反手關上了門,小心翼翼地沿著牆走了一圈,停下。  

  現在這裡只留下點心女巫與那個突然闖入的人,還有不安的他。

  「這是什麼惡劣的玩笑嗎?」那個聲音開口說話了。聲音清亮,平靜,卻已不是獅子阿爾發能理解的溫和,其中的和緩不是溫柔,而是暴風雨前的寧靜。「我繞了一大圈,浪費了一堆時間。」人影往前踏出幾步,站在手推車女巫的正前方,此刻她總算是站在獅子阿爾發可以清楚看見面容的位置。

  他從隙縫看到手推車女巫依舊背對著他的方向跪坐在地上,嘴裡一直哭叫著『不能說』。
  站在正前方的是--

  「對,因為你被下咒了,」奧爾瑟雅說:「你當然不能說。」

  她沒有立即採取任何解咒行動,反而是走進角落,站在裝滿奶油啤酒的塑膠籃前。

  「明明還有這麼多奶油啤酒,竟跟我說沒了?」

  鏘--她拿出了旁邊放置的酒瓶,不小心撞擊到其他的瓶子,發出清脆的敲擊聲,冰冷地迴盪在空氣中。奧爾瑟雅握住瓶口在燈光下端詳著奶油啤酒,像是經過一番天人交戰。嘆氣,把瓶子放回去,才轉過身湊近跪坐在地的女巫,臉上的表情讓人不舒服,好像在檢視什麼腐敗的東西。

  「真是下三濫的伎倆,賽溫。」她喃喃念著,然後從喉嚨發出咯咯聲,近似於笑的聲音讓獅子阿爾發起了一陣惡寒。「就只為了羞辱我嗎?讓一個麻種不賣我東西?」

  她直起身,將一縷遮住視線的長髮撥至耳後,再從長袍口袋抽出魔杖,緩緩揮動。過了一段時間獅子阿爾發才知道她在檢查揮杖的手感。她每個步驟都慢極了,好似周遭的空氣都成了液態,她是在水中使用魔杖。奧爾瑟雅受到了咒語的阻力,只要牽涉到魔杖的行為都會被阻礙。

  儘管是在極麻煩的情況下,她也沒有顯出困擾的情緒,反倒是慢條斯理道:「有人把你困在這裡了,而且不會有人發現。如果你就這樣子回倫敦,到底會怎樣呢?」戲劇性的停頓。「先在短時內,從手指開始腐爛,爛到見骨,等你回到了倫敦,你已經消失了。沒有人注意到你--就像,從來不存在一樣。」

  奧爾瑟雅魔杖試得順手了,從口袋抽出一本書。

  「嗯,讓我看看。」她翻到特定頁書讓書本離掌飄浮,開始配合揮動魔杖的手勢吟誦咒語。一開始沒有什麼效果,但隨著咒語堆疊,獅子阿爾發逐漸看到這個咒語的結構。奧爾瑟雅在蓋一座高塔。縱橫交錯的支架組成基本的魔法結構,接著隨著咒語越念越長,一塊塊磚也沿著支架堆疊起來,一座巍峨的高塔在一瞬間出現在獅子阿爾發眼前,下一秒又化成沙,飄散。

  惱人的禁錮不見了。獅子阿爾發感覺四肢變得輕鬆,不再僵硬。他爬坐起來,這個黑暗的空間比他想像得要寬廣些。本以為奧爾瑟雅要離開了,卻聽得她隔了幾秒又開始說話。

  「梅林的鬍子,你不會想要告發我們吧?」奧爾瑟雅一向平靜的聲音出現了一絲波瀾,此刻她正用那雙玻璃珠般毫無感情的灰眼睨著手推車女巫。「勸你不要這麼做,這也是為了你好。」

  手推車女巫無聲地與她僵持著。奧爾瑟雅彷彿不須對方說出隻言片語就能對話,但獅子阿爾發察覺奧爾瑟雅正在做什麼,她的兩眼直勾勾的盯著對方,就像最近母親常對他做的事:她正在讀取對方的心。

  奧爾瑟雅又拿出之前那只精緻的懷錶,用一種假情假意的憂愁姿態對著懷錶嘆氣。「唉,該下車了。」

  女巫動了動,從背影看像是在掙扎著,奧爾瑟雅瞥了她一眼,伸出食指對她搖了搖。

  「不,我不相信你,只有死人才不會多話,還有就是......空空!遺忘!」

  奧爾瑟雅擊昏了女巫並修改了她的記憶,將其安置在一旁的沙發上,讓她看起來像是在休息。接著她直直朝著儲物櫃的方向走來。大概是因為她面色不善,讓獅子阿爾發無來由地感到恐懼且連連後退,背脊緊貼於櫃壁上,幾乎希望自己可以融入後方的木板中。從門縫透進的光線成一直線映照在他臉上,逐漸因為奧爾瑟雅的靠近而縮短消失。
  
  獅子阿爾發屏息。
  
  奧爾瑟雅抓住了櫃子握把。

  她正在緩緩拉動它,老舊的櫃門發出可憐的吱呀聲--

  光線大量湧入原先黑暗的空間,獅子阿爾發不適應地以手遮擋。奧爾瑟雅居高臨下地站在他面前,背著光致使獅子阿爾發看不清她此刻的表情。

  「晚上好,布萊克先生。」

  火車同時震動了一下,車窗外再次被蒸氣籠罩。

TBC.


下次更新:2019.12.12或是2020.03.03
看看麻瓜生涯處理得如何再說啦(ง •̀ω•́)ง✧

Sandy/看著雷木思與小海,感受到滿滿的幸福! @leesandy3633

1
@regulus_1122
嗨!紅茶~
這章也是超級精彩的>///<

首先是覺得真的是畫面跟緊張感的營造真的很棒,很多地方都替獅子感到緊張了xD

然後是一開始的設定我覺得就很棒,雖然一開始無法得知是誰下咒的,但是挺高明的XD竟然留一個縫隙讓他看外面的一切,項是讓他看電影但是又段電影劇情無能為力那種感覺(喂。

然後是其實看到那個栗色頭髮的男孩的行為的第一想法是,我覺得在史萊哲林內其實也是有種階級制度的感覺(?)雖然不確定是根據家族顯赫、咒語能力又或者是兩者但是無論如何都讓人覺得顯然就算已經貴為史萊哲林學生還是要小心(抖)

而照對話來看羅西兒是新加入勢力的感覺,那我猜家世可能是基本,能力配合意願是晉級的標準(?)

而那栗色頭髮的俊俏男子應該是其中一個頭。

然後是其實看到由鞋子在地上的摩擦聲跟後頭聽聲音分辨出手敲木門我覺得獅子其實蠻厲害的W
感覺其實也並非一般人都能夠觀察出的。
在猜測會不會是一部分獅子本身就住在比較要小心的環境而練就出來的呢(?)
或是其實這可能不是第一次被綁(?)(但我覺得這樣活還蠻辛苦的QQ)

然後是對方手壓在門上那邊動作又配合上聲音真的是超緊張又生動的>///<

然後是由對話看來那栗色頭髮的人似乎蠻排斥的羅西兒一起出任務的,感覺主要還是出於不信任XP
有點期待在後面了解更多這類的內幕(嘿
然後副手聽起來上面還有個頭XD

然後是那人也太強了LOL無聲咒配上可以預測獅子每一步......默默覺得如果用在正途一定很強XD

然後由羅爾有跟天狼星要好又是弟弟,感覺挺有可能他的姓氏是"佩迪魯呢"......
雖然不確定原著裡有無哥哥,但我覺得會非常喜歡這設定xD感覺就變成跟天狼星還有獅子的狀況類似是一個對比吧!
都基本上是史萊哲林背景,哥哥組一個是在史萊哲林中混的算挺好(?),另一個變成叛徒加入葛萊分多,而內心是真正的葛萊分多;弟弟組一個是史萊哲林,但藏在心底其實是個好人(?),另外一個雖然也是加入葛萊分多,但卻其實心底是一個有不好的野心的人(?)可能程度上更屬於史萊哲林(?)
或這也可以說佩迪魯哥哥是照結果來看弟弟原本應該走上的路,而其實獅子照結局看也可能走上哥哥的路(?)
不知道這樣比有無意義,但覺得很有意思XDDD
而羅爾感覺也的確時常在緊張這件事情,感覺應該就是是配迪魯家(?)

傳聞的話XDD所以未婚夫的事情已經傳出去了(?)XDD(壞)
然後後面好像證實了(?)XDDD

然後覺得獅子說根本不想知道奧爾瑟雅在學校都做些什麼超搞笑的xDDDD

然後是利用眾多的奶油啤酒極好的東西轉成一種惡兆的感受還挺酷的w

然後看到販賣零食的女巫遭遇這樣的困境我有點猜測她給奧爾瑟雅要的奶油啤酒西給她純粹只是因為對她有些怨恨跟恐懼之類(?)
感覺就算被施遺忘咒還是會有情緒上的痕跡(?)
我覺得這種方式被對待其實還蠻可怕的(?)
奧看回下面我想應該只是被那叫做賽溫的人先下蠻橫咒之類的捉弄也說不定(?)
太壞了XD
也覺得大壞也使,這樣小小欺負人的竟然也有樂趣嗎(嘿!

然後是木乃伊的我覺得好酷W感覺如果是巫師說不定能成功復活呢>///<
不過也很喜歡由此轉折到他不想要安寧而不是直接希望逃脫的憤怒情緒之類XD

也挺高興在這時候還有想到天狼星就是QQ
然後後面承接的回憶太虐心拉QQQQQ代表曾經有過的至少在獅子定義的"幸福",就這樣隨著時間的推移跟隨之而來的事件一一消逝了QQ
也好喜歡他們曾經有一起站在鏡前比較長相的畫面QQQ

然後看到他被所有東西壓著又覺得要窒息受不了的情緒覺得超級傷心的QQ
也覺得很精彩就是,很喜歡就是因為被包成類似木乃伊所以木乃伊也不斷被放在心上的用法W

然後是說其實火車停下來時有默默希望天狼星真正出現呢,不過其實看到後面也會覺得大概沒出現也好(?)我覺得無論是咒語跟奧爾瑟雅也許他都未必會想要捲入(?)

然後喜歡奧爾瑟雅出現但卻還不知道是她的時候的描述,還有有點懸疑感XD覺得她太酷了真的是連步伐都充滿信心WW

也覺得就是非常有趣的從腳步、她一站進來的姿態到最後打開櫃子的門拯救獅子的姿態,都是有種真的就是非常高大或是有能力的感覺WW

她對於的口氣的描述跟轉折也都很酷XD我覺得展現出奧爾瑟雅可能比較出任務時或說可能社會化的一面(?)

然後她拿起奶油啤酒我原本以為會一口豪邁的灌下去的XDD但也許為了場面跟一種氣度她選擇不這樣做吧我猜XP

那栗色頭髮的人員來叫賽溫嗎(筆記)

然後是從拿出魔杖檢查手感那一刻起接下來的畫面不得不說都帥爆了!!!
而咒語施展過程被其他更強大的咒語阻礙原來是有點類似在水中受到阻力那種感覺(?)覺得真的頗帥~

然後她找出來咒語也太可怕?!竟然是會讓人直接消失啊!!!!!(覺得學生能力到這樣其實真的很強XD)
也覺得跟獅子前面感受到自己像木乃伊有點對比的感覺(?)

然後是在解除咒語也太帥了~也很喜歡紅茶的設定~就很像咒語原本是隱形的,但在探測完後開始破解的時候,會被以某種實體的方式被一一呈現(?)最後在一次全部消除!!感覺也跟剛施展上去正好相反這樣~很有趣~~

而以獅子的也同時被解除來看,那如果奧爾瑟雅說的是真的他原本也應該消失的QQ真的太好了被救了一命......

然後是用破心術對峙太帥氣了XDDD
也覺得她其實是有點狠但是又不失優雅的類型>///<
其實覺得漸漸地有越來越喜歡這女主WW

然後也超喜歡奧爾瑟雅打開儲物櫃門向獅子走進的畫面還有獅子緊張的反應xDDD
也是非常的寫實跟緊張XDD(嘿!

不過趙最後一段來看車子剛好要駛離呢QQ
不確定下一章會不會是接續下去的,但如果不是那我猜測奧爾瑟雅一定有能力用很帥的方式把他們解救出去的WWW

然後也覺得乎還是一口氣回完了,不過因為覺得還是真的很精采忍不住了XDDD

再次謝謝紅茶分享也期待下一章>////<
也會覺得看到這些作品都會讓人覺得也熱血的想多讀小說跟學技巧XD真的蠻精彩的~
麻瓜生活也加油喔;D

💜梨花白雪香xD.jpg @kkk100

1
@regulus_1122
紅茶是要讓奧爾瑟雅帥到底嗎?這個男女主拿錯劇本的節奏...真是太好看了!

雖然這個故事主要是在講獅子阿爾發的故事,但除了男主的心境描述細膩以外,女主的表現也很亮眼!
這一個章節已經讓我不知不覺得好好翻翻前面奧爾瑟雅的所有段落了(獅子的段落讓我好哀傷,尤其是情感的部分好壓抑)

喜歡獅子在更衣室被圍堵的部分(不是說我喜歡霸凌
藉著這段對話,多少感覺史萊哲林的內部很複雜的樣子
還有獅子跟立法男孩鬥法的部分很精彩,就算獅子沒有贏,還是覺得終於看到他反抗的畫面了

再來當然是他被石化之後,待在櫃子裡的回憶囉。
覺得這裡一定要提一下他從之前到現在關於花園的記憶。

我想那也是奧爾瑟雅當初哭泣躲藏的花園?就是舉辦茶會的那個?沒想到短短時間居然可以有這麼大的改變,也難怪他

會覺得之後的記憶比更早之前要模糊了,因為匆匆走過了啊

更喜歡的是意象的比較,比較出兄弟倆立場的分歧,也對他們之間不勝唏噓就是

另外還有我必較在意的部分是獅子遇到危險時,想到的還是哥哥呀QQQQQQ
但是我不認為天狼星會依他意願來救他,這種危險場面還是跟奧爾瑟雅比較搭(欸

謝謝紅茶的新章節,我超喜歡這章的!

佐伊雅 @tienian

2
嗨紅茶~

身為另外一名拖延症患者,我要跟你擊掌(喂)

6.01一開始獵戶座的「道別」讓人很心疼獅子跟天狼星,父母給的關愛太少,導致兄弟倆得用搶的QQ 也難怪天狼星會一上車就去找詹姆一行人,比起有血緣關係的親人,劫盜對他來說才更有家庭的溫暖。

獵戶座內心的想法也很有趣,有這麼神經質、苛刻的伴侶生活肯定不好過,想想獵戶座說不定每一年也就這麼一天有能獨自喘口氣、喝杯酒的時間XD

女主角(?)奧爾瑟雅在這章登場的方式好特別啊 光看描述就覺得有點嚇人,完全可以理解獅子為什麼會不小心對未婚妻施咒XDD

前面奧爾瑟雅與獅子的互動大多有他人在場,這章兩人終於能有點獨處的時間。少了純種家族家長們的監督,兩人的相處我覺得也比較不那麼緊繃XDD 長長的火車旅程也揭示了一點奧爾瑟雅的個性,不過我讀完時仍覺得奧爾瑟雅是一位充滿秘密的女孩XD

從她喝恐怖的魔藥,還有似乎想藉酒消愁(或是舒緩疼痛)這一點,我猜奧爾瑟雅可能身體不太好?這樣她總是蒼白的臉色似乎也有了原因。

獅子果然如我腦補中是一位「努力家」,就連在火車上都在努力複習,雖然一開始用錯了方法><
我特別喜歡這章裡奧爾瑟雅對於「施咒語」這件事的比喻。原著裡對於施咒的方式、需要的體力這點並沒有多加著墨,而紅茶在這章裡提供了很合理又有趣的闡釋。讀的時候覺得「施咒語」其實跟麻瓜學習理工科目一樣,有些部分需要記憶(像是記咒語),但同時也需要自己理解、消化後再實際操作。理解了這一點的奧爾瑟雅施咒時便得心應手、幹練精準。

在這章裡面,我覺得他跟奧爾瑟雅的關係稍微平等了一點。前面幾章中,獅子的氣勢幾乎被奧爾瑟雅壓了下來。不只是因為身高、年紀的差距,也因為奧爾瑟雅個性比較強勢、不容辯駁。

可是,當獅子倔強地翻書,想要好好理解奧爾瑟雅的理論時,我覺得奧爾瑟雅也看出獅子不服輸、有毅力的個性,這應該算是好的進步吧XD 只不過我沒想到她會緊接著就對獅子施咒

奧爾瑟雅在最後一段的談話中,顯現出她果然是位從容、冷靜的人。在眾多衝動行事的青少年中,她的個性相對來說算「冷」一點的,但也因為如此,更能理性地做出判斷,並臨危不亂。就她跟羅爾的談話來看,也能看出她在群體中是統籌的人物。這章裡呈現奧爾瑟雅好多面——虛弱、理性與冷酷都有,讀完後對她更為好奇了(相信獅子也是XD)!

謝謝紅茶帶來內容很充實的一章,我會盡快補上6.02的回覆的w

佐伊雅 @tienian

0
嗨紅茶~我來補6.02的回覆了!

沒想到獅子的返校之旅居然這麼艱辛XDDD

一開始獅子跟栗髮少年還有羅爾的對峙好緊繃,一度覺得獅子有機會贏,但栗髪少年的熟練度還是技高一籌(相較之下羅爾就比較廢了XDDDD)。讀著獅子和栗髮少年打鬥(?)的部分,又不禁想到6.01裡,奧爾瑟雅觀察到獅子施咒時總是「抓不到要領」。我想,這也是他這次為何會輸的關係,決鬥時需要準確又快速地使出魔咒呀>< 

不過既然獅子以後會成為食死人,我猜他之後在施咒方面應該會有所進步(吧?)。然後,隨著栗髮少年的出現,也更清楚奧爾瑟雅周遭的人都是什麼樣子——危險、無情的純種主義者。或許獅子之後會加入食死人,也是受到奧爾瑟雅與他們的影響?(坐等之後的章節!)

栗髮少年在這一章看來跟奧爾瑟雅勢不兩立,或至少他似乎很不爽奧爾瑟雅爬上高位,但我倒是覺得他有成為獅子的情敵的潛力(喂) 畢竟通常恨得愈深,愛得也會愈深吧(咦)而且他當奧爾瑟雅的副手久了,說不定會發生點什麼XDDD

獅子被石化時的想法讓我好心疼QQQQQ 
「安寧」或許是他內心深處的渴望,深到連他自己都不願承認。我一直認為童年會是影響一個人最久的一段時間,因此獅子在被困住時想到童年這點好真實
我好喜歡紅茶描寫獅子童年的方式——有漂亮的花園,四季各有不同色彩。童年是鮮豔、美麗的,能留下長久的印象,也讓獅子後面的回憶顯得相形失色。而原來獅子曾經這麼希望能像天狼星啊!小時候的獅子也無法想像如今他們不只不相像,關係還有些疏離吧QQ 好想越過螢幕抱抱獅子(你誰)

花園被迫關閉這點,我想也是獅子最終想加入食死人的原因之一。花園在麻瓜進入後被關閉,而在花園關閉後,美好的童年也來到尾聲——當然,之後那些家庭drama並不是跟麻瓜的出現有關,我倒覺得是布萊克家本來就在價值觀上有偏差,時間久了這樣的偏差就會拉出裂痕。只是對獅子來說,將童年的結束與麻瓜相連結,比怪罪布萊克家容易多了,畢竟他可是從小被教導「布萊克家是光明榮耀的」。

奧爾瑟雅之後的出現好有魄力!雖然有部分是因為詛咒,但我覺得她慢條斯理的樣子更能讓人恐懼,而且她的威脅也很嚇人XDD
也是在這一段中,發現奧爾瑟雅的食死人(?)小圈圈也有好多明爭暗鬥!前面栗髮男子還說賽溫信任奧爾瑟雅,後面就發現賽溫逼手推車女巫不賣東西給奧爾瑟雅 希望獅子如果誤入了這樣的圈子能順利宮鬥成功XDDD

最後,獅子真的不太會躲藏耶 這章裡兩次試圖躲起來都被發現XD
原本以為返校之旅到這章會到一段落,可是獅子這次回霍格華茲注定得過三關斬六將XDDD 但我想就算火車開動了,奧爾瑟雅還是有辦法帶他順利到學校的!

謝謝紅茶帶來精彩的一章!希望你的麻生一切順利:)期待後續!!!

這是討論串底端!何不幫忙讓這串魔法煙綿延下去呢?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