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跩妙(德赫)】致我親愛的筆友 - 更新至第二十一章

發表於
食用需知
-      因為之前是在Lofter更文,所以名字是大陸翻譯 —— 德拉科・馬爾福&赫敏・格蘭傑
-      如果想在Lofter上看文的話,我的ID是:kc0701 / 花開花落
-      本文可能會OOC
-      戰後文 —— 但是因為我的私心,斯內普&鄧不利多還活著
-      第一次寫文,勿噴
-      如有雷同,請告知
-      保證是甜甜的文,不是虐文
-      至於長短,現在還沒決定,所以看著寫吧
-      此文為跩妙(德赫)
 
<致我親愛的筆友>
 
序.
在麗痕書店裡販賣著這樣一本書,這本書就是一本簡單的交換日記,但與其他日記不同的是你並不會知道你將會和誰一起使用這本日記,你也無法自己選擇人和你一起使用。
 
使用方法如下:
-      使用自己的魔杖在日記留下你的名字
-      留下你的名字後,本書將會自動幫你配對另一個人
-      當你在書上寫下文字後,另一邊會自動顯示你所寫下的文字
 
注意事項:
-      一人只能擁有一本日記
-      本書不會透露你和另一個人名字,但是你們可以自己告訴另一方自己是誰
-      這本日記裡面的所有內容,只有自己和另一方看得到
 
如果你想擁有一個神秘的筆友,這本日記將會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最後祝福每一位購買此書的人,能夠結交到自己喜歡的筆友。
 
TBC.

以下附上電梯.

有關於我的一些事情,加上更新時間 #17
有關於我參與的一篇 跩妙/德赫聯文 #36

第一章 #1
第二章 #2
第三章 #3
第四章 #4
第五章 #5
第六章 #6
第七章 #7
第八章 #24
第九章 #37
第十章 #43
短篇甜文 #52 <- 與致我親愛的筆友無關,但一樣是跩妙
第十一章 #56
第十二章 #59
第十三章 #63
第十四章 #71
第十五章 #77
第十六章 #83
第十七章 #89
短篇甜文 #97 <- 與致我親愛的筆友無關,但一樣是跩妙
第十八章 #99
第十九章 #103
第二十章 #106
短篇甜文 #114 <- 與致我親愛的筆友無關,但一樣是跩妙
第二十一章 #115
15

本文作者

  • 不尋常麻瓜
  • 13  71

花開花落 @kelly89789

3
第一章

麗痕書店門口前聚集了滿滿的人潮,有些是正在排隊的人,而有一些則是在旁邊圍觀的人,他們的目的不為別的,就是為了今天開始販售的“密友日記”。
只見書店櫥窗玻璃上的海報寫著 “不管你是有一些不為人知的秘密不知道和誰訴說,又或者是想結交來自不同地方的朋友,密友日記會是你最棒的選擇!” 緊接著下面大大的寫著 “密友日記今日開始販售,第一批貨限量300本” 所以很多排隊的人都是早早起床就趕來店門口排隊了,而大部分的人都是來自霍格沃茨的學生。

此時,一男一女從書店走了出來,其中一個手上抱著日記
「哇!你居然買到了!早上我媽沒叫我起床,我愣是睡過頭了,沒有拿到排隊的名額。」男孩羨慕地看著女孩手上的日記
女孩看了他一眼:「那當然,我可是天還沒亮就跑來排隊了!不和你說了,我要趕回去試用看看這本書了,說不定可以結交到其他學院的帥哥呢!」

在排隊的人群中金妮拉著赫敏的手,盯著前方排隊的人們。
「赫敏,幸好你今天早上叫我了,要不然差一點我就拿不到排隊的名額了。」
「要不是昨天你24小時一直重複跟我說明天密友日記就要開賣了,我可能根本不知道有這麼一本書的存在,畢竟裡面沒有教我怎麼調配魔藥。」只見赫敏目不轉睛地盯著手上的高級魔藥製作。
「哎,得了吧赫敏,這世上還有你不會調配的魔藥嗎?你就別盯著書看了,看!我們已經快進到書店裡了。」
這時赫敏才捨不得的默默放下手中的課本。

進到書店後,裡面擠滿了排隊的人群,還有些因為沒排到隊的人,拉著買了兩本日記的人問他可不可以將另一本日記賣給自己。
「終於快排到我們了,我已經等不及要認識一下我神秘的筆友啦!真希望我的筆友會是個帥哥呢」金妮說道
「你這樣哈利知道嗎,要是知道你想認識其他帥哥,我怕他會一生氣直接把你的日記給燒了。」
「哼!你就別跟我說他了,他昨天還讓我幫他順便買一本呢。梅林知道他要幹嘛」 金妮不滿的嘟起了嘴
「行吧行吧,你們小倆口的事自己解決啊。我去旁邊看看其他書去。」
「赫敏,你不一起買嗎?好不容易排到隊了」
「我就算了吧,我光寫論文都來不及了,顧不上寫日記。」赫敏說完,直接離開了排隊的隊伍。
「哎,赫敏!」金妮喊了一聲,只不過赫敏已經走遠了。

另一邊
「德拉科,你在看什麼呢?」潘西看著靠在書店二樓欄杆旁的德拉科
德拉科瞇著眼看向離開人群的赫敏「沒事,就是看到一隻泥巴種海狸鼠罷了。布雷斯呢?他買好書了沒?」
「買好了,他在樓下等我們過去。對了,德拉科,這個送你」潘西從背後拿出了密友日記遞給德拉科
德拉科看了一眼,淡淡的說:“密友日記?我不需要這個。」隨後便轉身要下樓。
「你就拿著吧,我好不容易早早排隊買到的,反正不用的話你可以就放著麻。」潘西略帶撒嬌的口氣,接著強行把日記推到德拉科手中。
「你看,布雷斯在樓下叫我們,快走吧。」隨後,潘西便跑下樓,不顧德拉科願不願意收下。

德拉科沒辦法只好先把日記給收了起來。正當他走下樓,要去找潘西他們的時候,突然被站在一旁看書的赫敏不小心撞了一下。
「啊,不好意思,人太多太擠我不是故意…」赫敏話還沒說完,便抬頭看到斜眼盯著他看得德拉科。
「馬爾福,你在這裡做什麼?」赫敏說道
「萬事通小姐,好像並沒有明文規定我不能在書店裡買書吧?況且你不應該是先向我道歉,而不是詢問我為什麼在這吧?」德拉科不滿的拍了拍剛剛被赫敏撞到的肩膀。「難道,麻瓜家庭沒有教導你什麼是禮貌嗎?」
「首先,撞到你是我不對,我跟你道歉。但是,在你教導別人什麼是禮貌的時候,是不是也應該請你注意一下自己的口氣和行為。」赫敏不滿地盯著德拉科
「我想,還輪不到一個麻瓜來教導我應該做什麼吧。」
此時,金妮跑了過來,並沒有注意到一旁的德拉科
「赫敏!走吧,我買好日記了。我順便幫你買了一本,我想著說不定你也會用得到。」
「呵,沒想到萬事通小姐也想找筆友啊,怎麼?你有什麼秘密是不能告訴你的小情人韋斯萊嗎?」德拉科勾起他那討厭的笑臉
金妮這才看見德拉科「我想我們要怎麼使用這本日記,都不關你這隻白鼬的事吧。現在,請你借過!赫敏,我們走。」於是金妮就拉著赫敏撞開德拉科,離開了書店。

書店外
「潘西,你給德拉科買日記做什麼?你明知道他自己已經有日記本了,再加上你又不能自己選擇和你一起寫日記的人。」布雷斯不解地盯著潘西
「這你就不知道了吧?雖然說不能自己選人,但我知道有個辦法可以讓兩個人配對在一起。”潘西接著說“說是當兩個人一起同一時間用魔杖在自己書上留下名字,書便會把兩人配對在一起了。」
「哦?你確定有用,我怎麼聽著這麼不相信呢,這本書不是今天才剛開始賣嗎」
「這本書的創作者剛好我朋友他們家認識,那個辦法是我朋友偷偷聽到然後告訴我的。」
「哈,我覺得還是別相信好了,說不定是假消息。」
「不會的,到時候你可要幫我一把啊,你一定要讓德拉科開始用那本日記,然後我會在旁邊看著,等時機一塊使用日記,知道嗎?」
「我可不確定我能慫恿的了德拉科啊,別抱太大的希望。」布雷斯無奈的說
「你就照著我說的做就好,德拉科來了!別討論這件事了。」

德拉科從書店走了出來
布雷斯看著德拉科一臉臭臉「怎麼了,為什麼這麼久才出來?發生什麼了嗎?」
「沒事,只是剛剛被那個萬事通小姐給撞了一下“德拉科一臉不滿的說
一旁的潘西馬上勾上德拉科的手臂「沒事吧,那個泥巴種沒撞疼你吧?」
「走吧,不想討論這件事了。」德拉科一邊說著一邊把潘西的手給甩掉,不顧潘西一臉不捨的表情。
布雷斯見德拉科滿是怒氣的臉「行行行,不說了。早點回去吧。」
說完,三人便各自回去了。

TBC.

花開花落 @kelly89789

3
第二章

「哈利、羅恩!你們快一點,火車要開了」國王十字站裡金妮邊跑邊大聲催促著被她拋在身後的哈利和羅恩「要不是你們拖拖拉拉的我們早就已經坐上火車了」金妮一邊說著一邊穿過了牆壁來到九又四分之三站台。

「赫敏!抱歉我們來晚了」金妮跑向站在站台上等著他們的赫敏。
「沒關係,你先緩一緩,哈利他們呢?」
「嗯?他們…應該等等就來了,我走得比較..快一點」金妮這時才慢慢地緩了過來。
「哎!我說你確定只是’快一點’而已嗎?」羅恩匆忙地從金妮後邊跑了過來「你是不知道我和你親愛的哈利在後面追你追得多辛苦!」羅恩不滿地說道。
「好了!別說了,趕緊上火車吧,到時候真的趕不上了」羅恩正想接著往下說,就被赫敏的話給打斷了。
說完一群人才趕緊把東西拿上了火車。

上火車後,四人幸運的找到了一間空包廂就趕緊坐了進去。
「欸,跟你們說一件事」羅恩臉上掛著大大的笑容
三人一起看向了羅恩「發生什麼好事了?笑成這樣」哈利說道
「我在密友日記上認識到了一個來自赫奇帕奇的筆友,對方是個女生,我們約好到了霍格沃茨要約出來見面!」
「等等,當時是誰跟我說只有整天閒著沒事做或者交不到朋友的人才會去使用密友日記的?」金妮翻了個白眼
「這不就是剛好買到日記了,就用用看囉!還有,這不是重點,重點是我和那個赫奇帕奇的女生聊得非常的開心,我們有很多共同話題,我覺得我跟他有戲!」只見羅恩一直滔滔不絕地分享他的這段情緣。

此時,赫敏只是默默的把日光轉回到他的書本上,思緒回到了大戰後和羅恩在陋居的談話。
簡單來說,大戰過後,赫敏和羅恩發現他們對彼此的感覺只限於朋友知己和家人,他們對彼此都沒有更近一步的感覺,所以當赫敏聽到羅恩結交到他喜歡的女孩子後,心裡只有對他的祝福,僅此而已。
「赫敏!赫敏!赫敏!」
「嗯!怎麼了?」赫敏被羅恩呼叫的聲音給帶回了思緒
「沒事,就想問你你覺得我和那個赫奇帕奇的女生,有沒有機會啊?」
「痾…我覺得挺好的,不過給你個意見,你是不是應該要先知道那女孩的名字?」
羅恩這時才想到自己從沒問過對方的名字,只是一直在互相給對方寫日記聊天。
「是啊!我怎麼最重要的事都沒問呢!不行,我得現在馬上寫日己給他,你們別打擾我,還有赫敏謝謝你提醒我啊。」說完羅恩馬上出了包廂,找了一間沒人的地方開始寫他的日記。
「哎,我怎麼有一個這麼蠢的哥哥呢」金妮無奈地嘆了口氣。

赫敏笑了笑,看了眼被自己壓在課本下面的密友日記。
「會是誰呢…」赫敏輕聲說道。
「嗯?赫敏你說什麼?」金妮說道
赫敏搖了搖頭「沒事,我什麼都沒說。」

火車朝著霍格沃茨的方向開著,外面飄著細雨,只見德拉科托著下巴看著窗外不知道在想什麼。
「嘿,德拉科你在想什麼呢?」布雷斯打開了包廂的門,坐在了德拉科對面的位置。 「你…開始用那個了?」布雷斯盯著被德拉科放在一旁的密友日記。
「嗯,那天在家,無聊用了一下。」德拉科目光還是停留在窗外。
布雷斯心想,是潘西自己搞定了嗎?怎麼德拉科開始用日記了。
「那…你覺得怎麼樣?」
「跟我想的一樣‘無聊’」
「知道對方是誰嗎?」
「不知道,我也沒興趣知道。」
布雷斯見這個天無法聊下去了,只好自己識相的離開了包廂,去找潘西瞭解情況。

德拉科見布雷斯出去後,拿起了被他放在一邊的密友日記。

8月25日
致親愛的筆友:
你好,陌生人。自從我們配對上之後,我就一直在等待你先開始寫這本日記,不過你看起來並不想開頭的樣子,所以只好我先起個頭了!但是,第一篇日記果然不知道應該寫些什麼…
啊!你喜歡書嗎?如果你也一樣喜歡書的話,那我們肯定能成為很好的筆友或者朋友。
再過幾天就要開學了,我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趕緊學習新的知識了!不知道你是不是也跟我一樣。

那就先這樣了,期待你的回覆。
請原諒我現在先不想留下我的名字。

德拉科閉上眼睛「實在想不明白,那時我怎麼就開始用了」
那天和布雷斯還有潘西各自回家後,德拉科回到了自從盧修斯入獄後變得更加冷清的馬爾福莊園。大戰後,盧修斯進了阿茲卡班,納西莎便要求德拉科回到霍格沃茨完成七年級的課程。而大戰後,德拉科自己也不知道什麼原因變得喜歡記錄每天的事,所以逐漸地養成了寫日記的習慣,把每天發生的小事或者大事都寫在日記上。
回想起那天,德拉科回到家把密友日記放在自己房間的桌上,便拿出日記本開始寫下今天發生的事,寫著寫著看到一旁的密友日記,閒著沒事便打開來看了眼。只見日記本第一頁寫著:請使用自己的魔杖在日記留下你的名字,請注意密友日記每人只能擁有一本,匹配後若想更換您的筆友,只能摧毀本書之後再另行購買,謝謝!另外這本書是完全保密的,只有你和他會知道日記里的內容,所以敬請放心使用!
看完後,德拉科默默說了句:「呵,果然有點無聊呢。」德拉科雖嘴上說著無聊,但還是拿起了身邊的魔杖在日記上留下了自己的名字,沒過多久日記的第一頁開始轉變文字為:正在為您匹配中,請稍等…
過沒幾秒鐘,只見日記第一行便顯示「匹配成功,祝您聊得愉快!」
「這就…匹配上了?」德拉科看了看桌上空白的日記本,拿起了一旁的羽毛筆,在日記本上猶豫了好久,遲遲也沒寫上第一筆。
「呵…果然,還是不習慣把自己的事和別人分享。」德拉科苦笑,然後就把日記給闔上放到了一旁。

在那之後沒幾天,德拉科躺在床上突然被放在桌上的亮光給吸引。他起身看了看,原來是被他放在桌上的密友日記,德拉科走了過去,翻開了日記本,只見日記本第二頁上面開始一個字一個字的顯現出來,直到整篇日記全部顯示出來。
看完內容後,德拉科只是輕輕地笑了笑,便坐下拿起了羽毛筆開始在日記本上寫字。

8月25日
致神秘的筆友:
你好,請原諒我忙於私事,並沒有時間顧上寫日記。

是的,我喜歡書。我家裡有大量的書籍,我幾乎都翻閱過了一遍。如果有機會的話,或許我可以推薦你幾本書。

P.S. 問我期待開學嗎?我看還是算了吧。
神秘的X

德拉科放下手中的筆,看了看,確認內容無誤後便闔上了日記。
「雖然不知道你是誰,不過還是勉強陪你寫寫吧,我親愛的筆友。」德拉科輕聲說道。

TBC.

花開花落 @kelly89789

3
第三章

火車在霍格莫德車站停下後,大家開始把自己的行李運上馬車前往霍格沃茨。到達後,老生們紛紛趕去禮堂參加開學宴會。一進到禮堂,可以聽到各處都在討論自己和哪個學院的男生女生成為筆友,又或者是和別的學校的學生。

金妮和赫敏坐到了格蘭芬多的位置上隨便聊了一下假期都做了些什麼,然後一邊等待著宴會正式開始。
「密恩,你知道嗎?我聽有個女生說他密友日記匹配到了馬爾福,你覺得有可能嗎。」
「馬爾福?」赫敏回想到在麗痕書店看到馬爾福手上的確是拿著密友日記「嗯。我覺得有可能吧,不過你應該也知道,有很多女生都偷偷喜歡著馬爾福,說不定是他們自己捏照的。」
「聽你這麼說,也是有可能。哀,不過也不知道他們到底喜歡馬爾福哪。雖然說他的確長得有那麼一點好看,不過他的人品實在是不行,聽說倒在他床上的女生有上百個呢。」
「那也只是聽說罷了,事實是怎樣,我們也不清楚。」
赫敏看了眼斯萊特林的方向,發現馬爾福正往自己這邊盯著。赫敏也沒想太多,和馬爾福對視了一會便把視線給轉了回來。
「他一個馬爾福,盯著我看做什麼…」赫敏心想。
突然,羅恩衝衝地跑到了赫敏對面的位置坐下,剛好擋住了斯萊特林的方向。
「欸欸欸!聽我說,我問到那個女生的名字了,說是叫卡蜜拉·佩斯利」
金妮想了想「佩斯利?沒聽過的姓氏,是幾年級的啊?」
「五年級,平時比較低調,他的父母都是麻瓜,所以沒人聽過這個姓氏是正常的。」
「挺好的,你們打算什麼時候見面?」
「過幾天,等比較不忙的時候!好了,先不聊了,分院儀式要開始了。」
分院儀式過後,鄧不利多敲了敲前方的銀制高腳杯,示意大家安靜
「祝大家晚上好,跟往常一樣新同學們,歡迎入學; 老同學們,歡迎回校!今年也是一樣,請同學們不要靠近禁森。現在宣佈男女學生會主席,分別是來自格蘭芬多的赫敏·格蘭傑和斯萊特林的德拉科·馬爾福,以上,希望同學們能夠遵守,現在宴會正式開始。」 說完,鄧不利多彈了一個響指,四個學院的長桌上馬上變出了豐盛的食物。
「梅林的鬍子!德拉科·馬爾福?鄧不利多沒有說錯吧,居然把你和他分到了一起!」 羅恩不敢置信地說。
赫敏搖了搖頭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以為會是哈利當上男學生會主席。」 難道是馬爾福早就知道了嗎?不然他剛剛盯著我做什麼,赫敏想了想。
「好了,現在說什麼也不是辦法,校長已經宣佈完了,赫敏也只能照做,先吃飯吧。」 哈利拍了拍羅恩的肩膀。
宴會結束後,各個學院的學生都跟著級長們回到了自己學院的休息室,準備一些第二天開學的東西。
「那我先回房間休息了。」赫敏揉了揉眼睛
「這麼早就回房間了?」哈利說道
「嗯,今天有點累了,而且明天我想早點去教室,我怕前面幾排的位置被佔走了!」
金妮拉了拉赫敏的手「嗯,那你去吧,晚安!」

回到房間後,赫敏坐在書桌前,拿出了密友日記。
赫敏回想起那天和金妮回到陋居後,金妮硬是拉著赫敏陪他一起用日記,赫敏也不好拒絕金妮,只好應付一下金妮。在匹配結束後,馬上闔上日記,聲稱自己要去看書,之後便回去了。至於,為什麼又開始用了日記,主要是因為赫敏覺得一個人只能擁有一本日記,匹配到他的人如果收不到任何音信,感覺不太好,於是乎等了好幾天,只好自己先開頭寫日記了。

9月1日
致我親愛的筆友:
你好,神秘的X,很抱歉前幾天我因為忙著整理開學前的東西,實在沒時間回覆你。不過雖然說是忙著整理,倒不如說是忙著預習七年級的課程。畢竟,我實在不希望自己有任何課程不是得到優秀的評價。再加上,馬上就要考N.E.W.T.了,所以我得加緊復習才是。
噢,對了!上次看你回覆說你也喜歡書。這真是太棒了,我身邊的朋友們都沒有像我一樣非常喜歡書的人。我一開始還真沒想到我能夠在密友日記上找到跟我一樣喜歡書的人,看來我們以後有很多的機會可以一起討論書籍。另外,跟你說一下,我非常喜歡《霍格沃茨:一段校史》這本書,不知道你喜不喜歡?
那麼,今天就先這樣了,希望之後我們可以聊得越來越好,期待你的回覆!

P.S. 明天就開學了,祝你一切順心
神秘的Y

斯萊特林地下休息室里,充滿冷冰冰的空氣,唯有待在火堆旁才能感受到淡淡的暖意。德拉科長年待在這樣的空間里,雖然早已經習慣了這樣冷冷的空氣,但他還是習慣坐在火堆旁的長沙發上。
「德拉科,恭喜你啊,當上了男學生會主席。」 布雷斯坐在了德拉科的身旁 「不過,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那只格蘭芬多的母獅子也當上了女學生會主席。」
「雖然不知道那老頭怎麼想的。但是選都選了,也不能更改了。」 德拉科毫不在乎地說道。
「欸,我說德拉科,大戰之後,我看你成熟了許多啊,脾氣都變好了。照你以前肯定會說:回去我要跟我爸爸說,讓他把那只海狸鼠給換掉。」 布雷斯故意學了學德拉科以前口氣
德拉科斜眼瞪了布雷斯一眼 「我說你是不是活膩了?」
「沒有沒有,我就開開玩笑,開開玩笑。你不會介意的,對吧。」 布雷斯拍了拍德拉科的肩膀。
「滾!」 德拉科拍掉了布雷斯的手,轉身便走回了自己房間。

回到房間後,德拉科看到桌上的密友日記正亮著光芒。德拉科轉身把房門給鎖上,順便施加了一層魔咒,防止被布雷斯給開了鎖。
德拉科翻開了本子,迅速地看完了整篇日記,只見他銀灰色的瞳孔里多了一份猜疑 「會是她嗎?」 德拉科躺到了他鋪著墨綠色床單的床上,閉上了雙眼,在他看完那篇日記後,腦子總是聯想到那只來自格蘭芬多的母獅子。「整個霍格沃茨,能夠這麼熱衷於學習的只有她了吧。」 德拉科笑了笑默默的在心裡想。
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總是喜歡往有她的地方看。是從一年級火車上她拉開我的包廂詢問有沒有看到蟾蜍時候、還是在麗痕書店從二樓往下看她的時候、還是每一堂看著她奮力地舉起她的手回答教授問題的時候、還是三年級她重重的打了我一拳的時候、又或者是四年級她穿著禮服從樓上緩緩走下來的時候,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眼神已經離不開她。後來,為了引起她的注意,老是故意找破特他們麻煩,還老是罵她泥巴種。一直到了現在,明明知道她是來自麻瓜家庭,卻無法真正的討厭她,甚至是…喜歡上了她。但是…她是不可能喜歡上我的吧,想到這德拉科苦笑了一下。
德拉科從床上爬了起來,回到了書桌前。靜靜的思考了一下,他摸了摸放在桌上的日記 「或許,書的另一邊真的是她也說不定…又或許…我是不是有機會更靠近她一些…」
德拉科勾起了嘴角 「總之,不管是不是妳,我會慢慢一步一步的查清楚的,畢竟我們來日方長。」 說完,德拉科拿起了放在一旁的羽毛筆開始回覆日記。


TBC.

花開花落 @kelly89789

3
第四章

9月1日
致我親愛的筆友:
晚安,神秘的Y,請不用在意回覆我晚了這件事情,等到你有時間了在回覆我也沒關係,我可以等。
首先,從你的日記上看到你是七年級的學生,不瞞你說,我也是七年級的學生,看來我們挺有緣分的!其次,你這麼勤奮在預習你七年級的課程,我敢說你一定可以每一科成績都得到優秀的評價的,所以我覺得你不必太擔心。還有,我依稀記得N.E.W.T.考試是在七年級最後才舉行的吧,你現在就開始複習,我覺得似乎有一點太快了。不過,提前準備到也不是什麼壞事。
我看你提到了《霍格沃茨:一段校史》,這是一本好書,但我並沒有怎麼仔細看過,肯定是沒有你了解這本書,也一定沒有你這麼喜歡這本書,不過等下次有時間,我一定會好好的在讀一次這本書的。
撇開書不談,我比較好奇有關於我 “親愛的筆友” 你這個人。我看你在日記上老是提到書和學校和複習和預習這些事上,請允許我猜一猜,你不會是來自拉文克勞學院的吧,我認識的拉文克勞各個都充滿智慧。當然,這都是我的猜測,至於你來自哪個學院,還是敬請期待你自己告訴我了。
如果以上有任何冒犯到你,我在此先和你說聲抱歉。我的家族教導過我,身為紳士,如有冒犯到你的地方,我就應該道歉,所以請不要介意我做的這些舉動。

P.S. 我相信我們會成為很好的朋友的。
願你一切順心
神秘的X

隔天一早,赫敏早早就起床準備開始預習一些課程。由於昨天晚上比較早休息的原因,以至於今天早上赫敏才看到來自神秘X的日記。赫敏拿起日記,快速的閱讀完後,便把日記放到了一旁,開始預習今天要上的課程,一直看到了早上七點十五分,金妮到赫敏房間外找她一起去吃早餐,赫敏才甘願地從書的世界出來,換衣服去禮堂吃早餐。

「欸,我說赫敏,妳也太早就起床看書了吧。」金妮幫赫敏倒了一杯南瓜汁遞給了她。
「謝謝」赫敏接下金妮手中的南瓜汁「六點起床很早嗎?我還覺得我起得有點晚了,書還沒預習完呢」赫敏從前面拿了一片吐司。
「我覺得是蠻早的了,不像哈利和羅恩,他們到現在還不起床吃早餐,我覺得他們一定又得遲到了。」
「梅林的鬍子,希望他們別睡過頭,今天第一節課是斯內普教授的魔藥課,如果遲到了,肯定又得被他扣分。」赫敏嘆了口氣
「我昨天聽哈利說羅恩和卡蜜拉寫日記寫到很晚,我估計他肯定會遲到。」
赫敏無奈地搖了搖頭「他要是寫作業能這麼積極就好了。」赫敏把手上的吐司吃完喝了口南瓜汁,起身準備離開食堂「金妮,我就不陪你了,我要先去教室搶位子了!」
「現在?搶位子?」金妮看了看時間「現在才八點,還有一個小時第一節課才開始呢。」
「哎,不和妳說啦,我還沒預習完呢。」說完赫敏便離開了食堂。

到了魔藥課教室,赫敏直接走到了第一排的位置並坐下開始複習今天準備上的課程。
只見教室最後排有顆趴在桌上的鉑金色腦袋,緩緩的從桌上抬了起來,德拉科用修長的手指揉了揉他那銀灰色的眼睛。
德拉科邊揉著雙眼邊想著「是誰啊,這麼早就來教室待著。昨天太晚睡,想說早點來教室補覺的。」德拉科朦朧的張開了雙眼,仔細看了一下。
「格蘭傑!?」德拉科小聲地說道「這麼早就來讀書了,不知道吃過早飯了沒。」德拉科默默的在心想裡想著。
德拉科靜靜的坐在後排看著赫敏的背影,他盯著她看的眼神透露出了滿滿的溫柔。
「要是我們能像這樣和平共處,那該有多好。要是我能夠坐在妳的身邊,那又會是多麼地美好。」
不知是看著入迷了還是怎麼 “碰” 的一聲,等德拉科回過神來,他的魔藥課本已經被他推到了地上。
「啊!」赫敏被嚇得叫了一聲,並轉過頭看到了德拉科。
「馬爾福?你怎麼在這?」赫敏用她那清澈的棕色眼眸盯著德拉科看。
「我…」德拉科看著赫敏的眼睛,一時想不到該回答什麼「我…我早早來教室補個覺…妳…那妳呢?妳怎麼在這」德拉科有些結巴。
「我早點來教室預習今天要上的課,還有早點來可以搶到前排的位置。」
「我想除了妳,應該沒有人會這麼早來教室搶位置了。」
「這裡不是還有你在教室嗎,你什麼時候就坐在那了」赫敏笑了笑
德拉科有點愣住,心裡默默地問自己「格蘭傑,這是要跟我聊天嗎」
「我很早就趴在這了,只是妳沒注意到而已。」
「阿,是麻?可能是我太集中在我的課本上了…」赫敏盯著德拉科,猶豫了一下,吱吱唔唔地問道「不過…馬爾福你不是討厭我嗎?為什麼願意和我說話?」赫敏有些疑惑
德拉科心裡慌了一下,眼神從赫敏的眼睛轉向了別的地方「我自己也不清楚…可能大戰後有些事變得不一樣了吧。」德拉科苦笑了一下,當德拉科要繼續說下去的時候,魔藥教室的門被打開了,一些格蘭芬多的學生陸陸續續地進到了教室。德拉科他那看向赫敏的雙眼從原本的溫柔,一瞬間又回到了冰冷。

到了9點開始上課,果不其然的羅恩和哈利還沒出現在教室裡。赫敏無奈地搖了搖頭。
斯內普環視了整間教室,冷冷的說道「現在開始上課。」
話音剛落,羅恩和哈利衝衝忙忙的推開教室的門。
「格蘭芬多,扣20分」 斯內普瞪了一眼哈利和羅恩 「現在,趕緊到位置上。」
說完,哈利和羅恩趕緊跑到了赫敏身邊的位置坐了下來。
「我說你們,為什麼開學第一天就遲到了,你們昨天在幹嘛」赫敏小小聲的責備了他們兩。
「還不是因為羅恩,昨天寫日記寫到了凌晨才甘願睡覺,所以早上我叫了他好久才起床,然後就遲到了,這不能怪我。」哈利委屈地說道
「好啦,的確是我不對,但是哈利他自己也睡到很晚才叫我,等我起來就快遲到了,他自己也有責任啊。」羅恩不滿的提了提聲音
「韋斯萊,請告訴我緩和劑的配料是什麼?」斯內普快速的走到了羅恩座位前,低頭冷冷的看著他
羅恩緊張的嚥了一口口水,顯然是不知道答案是什麼。
只見赫敏立刻舉起手,希望斯內普能注意到自己,然而教授連看都沒看赫敏一眼。
「格蘭芬多,再扣20分,影響課堂秩序,現在繼續上課,德拉科請你告訴我緩和劑的配料是什麼?」
即使是大戰後,斯內普對格蘭芬多還是像往常一樣,抓到機會便會扣格蘭芬多學院的分數。
「緩和劑的配料是月長石粉和嚏根草糖漿。」
「很好,斯萊特林加20分。」
說完,只見羅恩臉上露出了不滿的表情。
「現在,我要將你們進行分組,今天你們需要調配緩和劑出來,相信你們都知道這是常常在考試中出現的魔藥,也是最難、最費手腳的魔藥,所以你們最好不要給我出任何差錯,如果你們不想被關禁閉的話。」斯內普用兇狠的眼神看了教室一圈。
「現在開始分組,波特和扎比尼、韋斯萊和帕金森、馬爾福和格蘭傑…」說到這赫敏和德拉科非常有默契地看向了對方,但是又很快地收回了各自的視線「找到你們的組員,就開始調配緩和劑,不得對分組有任何異議。」羅恩雖然不想和潘西一組,但因為不想再被扣分,便沒有再多說什麼。

赫敏走到了德拉科的身旁,把東西放到了桌上。
「痾…馬爾福,我相信你應該會調製緩和劑吧。」赫敏有些尷尬。
只見德拉科只是冷冷的看了赫敏一眼「嗯,只要妳這隻海狸鼠不拖後腿。」
赫敏有些愣住「我?拖後腿?只要你這隻‘白鼬’不拖後腿,我就謝天謝地了!」赫敏不滿的撇了頭,心想「虧我還以為,他真的不一樣了。」
德拉科默默的看了把頭撇到一邊的赫敏,雖然內心很想和赫敏道歉,但在這麼多人面前,他還是不習慣。
「好了,我們開始調製魔藥吧,萬事通小姐應該不想被扣分加上拿不到優秀的評價吧。」德拉科先開口打破了僵局。
只見赫敏什麼也不說,默默的開始手上的動作,一整個調製過程,兩人除了簡單的交流,並沒有再多的交談。

下課後,不等哈利和羅恩,赫敏很快地拿著自己的東西,離開了魔藥教室。
「哼,虧我還以為那個馬爾福真的變好了,果然是我自己瞎猜想罷了。」一路上,赫敏一直小聲地在心裡抱怨著。
回到寢室後,赫敏翻開了密友日記,拿起羽毛筆開始寫日記。

9月2日
致我親愛的筆友:
神秘的X,謝謝你願意等我回覆你的日記,昨天因為我很早就休息了,所以才沒有及時回覆你。
被你這麼一提,我也覺得我太著急於複習N.E.W.T.的考試,所以我決定放慢腳步,慢慢地複習N.E.W.T.的考試。
另外,你並沒有冒犯到我,所以請不用介意。
我不是來自拉文克勞學院的,我是一個格蘭芬多,不過你猜得也不錯,一開始的時候,分院帽的確有想過要把我放在拉文克勞,但他還是決定把我分到格蘭芬多。還有,既然我都告訴你我在哪個學院,不知道你願不願意透露你是來自哪個學院呢?
至於,有關於我的事,我覺得我們可以慢慢認識彼此,現在還不著急,希望你可以諒解。

來說說今天我發生的事吧。
今天我和我長時間以來一直都是敵人的男生在教室獨處了一段時間。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今天他剛開始遇到我的時候對我的態度出奇地好,看我的眼神也和往常不同,我能感受到他眼神散發出來的溫柔,反正他就像是另外一個人一樣。當然我也不討厭他這樣,反的來說甚至還想著…說不定可能可以和他成為朋友。
但是,在開始上課後,教授把我和他分到了一組,一開始我向他示好,但他對我的態度又變回之前他那討人厭的樣子,看我的眼神變得非常的冷淡,我感覺自己像是熱臉貼冷屁股似的,讓我感覺非常的不好,所以我在那之後就都沒和他說過話,他也是表現出一副我們之前那段獨處的時間是假的一樣。
所以我實在想不透他這麼人到底是怎樣,一下對我態度出奇地好,一下又對我態度很差,梅林的鬍子!我都快懷疑他有雙重人格了。
神秘的X,雖然我不知道你是男生還是女生,但是依你的角度,你說說看他這個人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P.S. 原諒我突然這麼唐突的說這件事
期待你的回覆
神秘的Y

TBC.

花開花落 @kelly89789

4
第五章

自從早上魔藥課結束後德拉科就一直顯得悶悶不樂的,沒有別的原因,就是因為覺得自己在課上分組時對待赫敏的態度不好,雖然不是出自於自己的本意,但還是不習慣在大家面前對一個格蘭芬多那麼好,況且對方還是自己多年的敵人。

德拉科下課後沒有回到寢室,而是自己一個人走到了庭院,然後在一棵大樹底下坐了下來。德拉科閉上雙眼回想起早上發生的事情:第一次,看她和我聊天的時候笑了;第一次,和她聊天的時候沒有吵架;第一次,和她單獨在一個空間待那麼久;第一次。覺得自己離她那個地近;也是第一次,這麼痛恨自己為什麼要對她那麼冷淡,明明心裡一點都不排斥她,卻還是把她推向外面。

時間過去了一小時,德拉科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自言自語的說道:「什麼時候我才能勇敢的面對自己的心,勇敢的面對自己的感情。」

突然身後發出了一點聲音。

「誰?」德拉科瞬間又露出了他那冷漠的表情。
只見樹後面的人,緩緩地探出頭來。
赫敏抱著課本,看著德拉科「痾…我不是故意要偷聽你說話的,我只是剛好要從這裡路過,然後就看到你在這,然後你又剛好說話了。」
在確定樹後面的人兒後,德拉科又瞬間放緩了自己的表情「沒關係,是我自己沒注意到附近有人,被聽到也是沒辦法的事,妳大可忘了我說了什麼就行。」
因為早上魔藥課的事,赫敏有些猶豫,不知道自己應不應該詢問德拉科發生了什麼事,生怕自己又會被德拉科冷臉對待。
赫敏抓了抓自己的衣角,吸了口氣「既然,我都偷聽到了,或許你願意跟我說說看?如果你實在…很困擾的話。」
德拉科睜大了雙眼,顯然有些震驚「妳一個格蘭芬多,願意聽我一個斯萊特林訴說自己的情事?而且我還是你多年的‘敵人’呢。」德拉科勾起了他那壞壞的笑容。
「所以我說,如果你願意,你可以說說看,我也可以免強聽聽看,說不定還可以幫到你,如果你不想說就算了!」赫敏把頭撇向了另一邊,突然自己覺得有些尷尬,整個臉都紅了。
德拉科看到赫敏這樣,忍不住笑了笑「所以,格蘭芬多的萬事通小姐是…害羞了?」
「誰跟你害羞了!算了,我要走了,你個臭白鼬。」赫敏轉身打算離開庭院
「是有關一個我喜歡了很久的女孩,然後因為種種原因我不能親近她。」在赫敏轉身的瞬間,德拉科開口說道。
原本就沒抱著太大的希望德拉科會願意跟自己訴說心事,但赫敏實在沒想到,那個德拉科居然開口說了,赫敏轉身走回德拉科的旁邊,靠在了樹幹上「所以,我想你是決定告訴我了?」
「如果某位格蘭芬多小姐願意洗耳恭聽的話。」德拉科抬頭看向赫敏。
見赫敏沒有說話,德拉科接著說:「打從我剛進到霍格沃茨的那一天起,我就注意到了那個女孩。然後我被分到了斯萊特林,她被分到了別的學院。一開始,可能是出自於自己的好奇心,我的眼睛總是離不開她,但慢慢的我好像越來越在乎她。到後來,因為某些原因,我和她變成勢不兩立的兩方。在後來,因為大戰的原因,我為了保護她,總是默默的在暗中保護她,不敢太過於接近她。但最後,她還是受傷了。我非常的自責,恨自己救不了她。」說到這,德拉科的眼神從溫柔慢慢的轉變成內疚。
赫敏默默的站在德拉科身旁,什麼話都沒說,只是靜靜地聽著。
「之後,大戰結束了,等我想再試著挽回我和她的關係,卻發現好像已經來不及了…霍格沃茨的每個人都知道我和她的關係不好,沒有人任何一個人會看好我們的關係,他們只會把我和她的關係套上‘敵人’。導致於後來,我變得沒有一點勇氣去面對她,就算知道可能會讓我們的關係越來越差,但還是不敢向前。」說到這,德拉科笑了一下。
「但是,到了昨天,我突然想通了,我想我可以試著慢慢來修復我們的關係,說不定哪天她或許會看向我。雖然今天我搞砸了一件事,我一直在這裡後悔我為什麼要那樣做…然後妳出現了,聽我說話聽到了現在…」德拉科看向赫敏並且微笑著說道「我突然覺得好像真的有些事情改變了。」
赫敏有些愣住「啊…是嗎,如果真的像你說的那樣有改變了,那我覺得我就不需要在說些什麼安慰你了吧。」赫敏刻意避開了德拉科的眼神「那…我先走了,待會還有課,今天和你這麼和平的聊天,我…蠻開心的,掰掰。」說完,赫敏轉身就跑開了。

德拉科望向赫敏跑走的背影「哎,看來我們還是有那麼一點機會的吧。」德拉科站起來,伸了伸懶腰,然後走向了自己寢室的方向。

另一邊,斯萊特林公共休息室,潘西和布雷斯坐在休息室的一角。
「你說什麼?德拉科已經在用日記了!什麼時候的事?」潘西有些生氣地看著布雷斯
「前幾天,坐火車回霍格沃茨,我去德拉科包廂的時候,我看到了日記,然後我就問他是不是在用了…照他的說法,應該是買完日記那天就用了,我還以為是你自己辦好了這件事情。」
「你前幾天就知道了,你為什麼不早點告訴我?」
「那天在火車上,我打算去找妳來著,可是…我路上遇到了朋友聊了幾句…我就不小心給忘了,然後到了今天才又想起來…」
「布雷斯!你真的是沒用。”潘西瞪了一眼布雷斯“不行,就算不是我和德拉科一起寫日記,我也得找出來是誰和德拉科在寫。」
「妳要怎麼找啊?說不定還不是我們學校的。」
「我總會有辦法的,還有你這次不要再給我搞砸了,你必須盡量幫我問德拉科和誰在寫日記。」
「…痾…我盡力吧。」布雷斯有些無奈

此時,休息室的門被打開了,德拉科滿臉笑容地走了進來。
「呦呦呦,我們斯萊特林的王子遇到什麼好事呀,笑的這麼開心。」布雷斯調侃道。
看到布雷斯和潘西在休息室,德拉科收起了笑容故意裝作沒什麼是一樣 「咳!不關你的事,布雷斯。」
「什麼是我這個當你兄弟的人看不出來嗎,說!是不是你和你的筆友發生了什麼?」布雷斯故意提到筆友的事情。
說到筆友,德拉科自動聯想到了赫敏,果然還是藏不住心裡的愉悅「你猜啊?不是最了解我了嗎‘我的兄弟’」只見德拉科說完,便微笑的走回自己的寢室。

潘西看向布雷斯「你一定得盡快給我找到是誰!德拉科這個樣子我還是第一次看見。我倒要看看是哪個女孩子用了不知道什麼手段,把德拉科迷成這樣。」
「是是是,知道了。」布雷斯有些不耐煩。

回到寢室後,德拉科看到被他放在桌上的日記正發著光,於是他便快速地走過去翻開日記。

正當德拉科準備開始看赫敏寫了什麼的時候,忽然下一頁又開始出現了新的日記。
9月2日
親愛的筆友:
神秘的X,請忽略我上一篇日記的最後一段寫的東西。
今天當我回覆完你的日記後,我走到學校的庭院,遇到了我上一篇裡所提到的那個男生。當時我不小心偷聽到了他在自言自語,於是我就想說問問看他怎麼了。但我沒想到的是,那個長年把我當作敵人的男生,他居然願意告訴我他發生了什麼。當下我雖然有點驚訝,不過我還是蠻開心的,畢竟我自己覺得能少一個敵人,多一個朋友也是不錯的…雖然我身邊的人都不怎麼喜歡他,但我還是想試著去相信他。
不說這個了,現在出現了另一件讓我有點…怎麼說…猜疑的事?今天我在聽那個男孩告訴我有關於他喜歡的那個女孩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我總感覺他貌似…好像在說我。我並不是想自作多情,只是真的有點像。
他在裡面提到,他喜歡上的女孩,是跟他不同學院的,而我跟他的確是不同的學院。在之後,他又提到發生了一些事,他和那個女生變成了敵人,而我…和他的確有些過節。然後,他聊到了大戰,那女孩受傷了,他救不了她,而那時我確實也受傷了,而他…就在一旁看著。然後最後他提到霍格沃茨裡的每個人都知道他和那女孩的關係不好,沒人看好他們,然後我想了想,我和他的關係全霍格沃茨的人都知道,他討厭我而我也討厭他,我們是敵人。ˋ最重要的是,等他說到了最後,他告訴我他今天搞砸了一件事,他很後悔,然後直到我出現在庭院,詢問他怎麼了…他就突然微笑著抬頭看著我說,他覺得好像事情改變了。就像我上一篇日記提到的,他在課上讓我很不開心。所以,當下整件事組合起來,讓我不由得猜想,這好像是在說我和他吧?
神秘的X,我知道我可能解釋得有點讓你混亂,不過在你看來,你覺得這件事是不是我想太多了,或許這根本不是在說我,而是在說另一個女孩。
如果真的他喜歡的女孩子是我的話…我可能…會有點不知道該怎麼面對他。雖然想和他和解,變成朋友是真的。但是…如果談起喜歡的話…我真的會感到有一些不知所措…

期待你的回覆
神秘的Y

如果說,昨天晚上德拉科對他這名筆友是赫敏的猜疑只有百分之五十,那麼他現在能夠百分之百的確定他親愛的筆友就是赫敏.格蘭傑沒錯了。

德拉科一方面非常開心自己的筆友能夠是赫敏,他能藉著日記多了解赫敏一點,再加上赫敏願意和自己成為朋友。但是想到另一方面,赫敏在日記提到的,如果赫敏知道自己喜歡她的話,會有點不知道所措,不知道怎麼面對自己,德拉科不由得的突然覺得有些頭疼。

德拉科倒頭躺到了床上,開始思考之後的事情“所以,現在能做的事,首先和赫敏的關係從敵人變成朋友,試著不要讓赫敏懷疑或者發現自己對她的感情,然後是不能讓赫敏知道我就是她那神秘的X,畢竟有些事情,是赫敏不能告訴我,但是能告訴X的,所以我需要這個身份。”

等事情都想清楚之後,德拉科從床上爬了起來,回到了書桌前開始回覆赫敏的日記:

9月2日
致我親愛的筆友…

TBC.

花開花落 @kelly89789

3
第六章

「好了,今天的課就上到這裡了,同學們可以離開了。」麥格教授對著同學們說道。
羅恩坐在位置上伸了一個大大的懶腰「累死了,開學第一天為什麼就感覺這麼無力呢。」羅恩拍了拍坐在隔壁的哈利「欸,一起回寢室嗎,我已經一整天沒和我家卡蜜拉互傳日記了,不知道她該有多想念我呀。」羅恩自顧自的說著話。
哈利看了看時間「可以呀,那就一起回去吧,金妮正好和我說過她今天晚上有天文學的課程,顧不上陪我。」哈利看向正在收拾東西的赫敏「赫敏呢?妳要一起回去嗎?」
「你們先回去吧!不用管我了,我要去圖書館學習,順便去查一些資料,之後寫論文的時後用。阿!還有我學習完還得去巡邏,你們就不用等我。」只見赫敏已經收拾好,抱著課本準備前往圖書館。
「那好吧,我就先和羅恩回去了,妳也別在圖書館待到太晚了!」
「恩,你們不用太擔心我,你們只需要記得把今天魔藥課上的作業寫了就行。」赫敏衝著他們笑了笑,便離開教室了。
「哎!我都忘記今天還有魔藥課的作業了,還以為今天是個輕鬆的夜晚呢。」羅恩抱怨道。
「你就別喊了,今天我們已經害學院被扣了好幾分,已經不能再忘記寫作業了」哈利拍了拍羅恩「我們走吧。」

出教室後,赫敏在前往圖書館的路上,忽然想到X可能已經回覆日記了,便中途回去了一趟房間把日記一起帶去圖書館。回到房間後,果然不出所料的,赫敏就看見桌上的日記正在發光,於是便快速地把日記裝進包裡,拿上課本往圖書館走去。

前往圖書館的路上,赫敏低著頭正在翻閱高級變形術指南,因為過於專注在課本上,以致於沒注意到前方20米有個正朝著她走向的人,於是赫敏便迎面撞向了前方的人。
“蹦” 的一聲,赫敏有些沒站穩,感覺到自己的身體正往後傾斜,手中的書也隨之被摔到了地上,於是赫敏便閉上雙眼準備迎接待會身體著地傳來的疼痛。
1秒…2秒…3秒…赫敏身體沒有傳來陣陣的疼痛,取而代之的是一隻環抱在她背後的手和一隻緊抓著她右手臂的冰冷地大手。赫敏睜開眼,映入眼前的是那熟悉的金髮和銀灰色的雙眸,身上還傳來淡淡的絲柏味。

看清了眼前的人,赫敏有些尷尬,直勾勾的盯著眼前銀灰色的雙眸,一時做不出任何反應。
德拉科也有些愣住,回想起在當下確認了對方是赫敏,便沒想那麼多直接伸手保護住了赫敏,但是沒想到的是會呈現出現在這種情況。
德拉科率先回過神來「咳咳」清了清喉嚨,並把赫敏扶了起來「我想,妳欠我一個謝謝,格蘭傑。」德拉科盯著眼前臉有些紅的人兒。
「謝謝你,馬爾福,還有抱歉撞到了你,我太專注在我的課本上了。」
「我想是的,你根本是目不轉睛地盯著課本看。」德拉科彎腰撿起了地板上的書「妳的課本。」
「謝…謝謝」赫敏接過了書,內心有些訝異,她沒想到德拉科會彎腰幫自己把課本撿起來。
或許是看出了赫敏臉上的疑慮「我想,一般來說,紳士看到這種情況,都會幫忙撿起來的,所以妳不用太過於驚訝,那我先走了。」語畢,德拉科便沖沖地離開了。

到了圖書館,赫敏走到了她在圖書館經常坐的位置上。把課本放到了桌上,赫敏坐下來陷入了沈思。
「是我的錯覺嗎?在中午的談話後,為什麼我感覺那個馬爾福像是換了一個人似的。而且…剛剛還救了我?還抱住了我?」赫敏又想起了剛剛的畫面,臉刷的一下又紅了「哎,煩死了,不想了。」赫敏煩躁的撓了撓頭髮,想把德拉科趕出腦中。

赫敏拿出了被她放在包裡的日記,打算先看看日記平復自己的心情。

9月2日
致我親愛的筆友:
神秘的Y,雖然不知道妳看到日記的時候是什麼時間,不過還是跟妳說一聲下午好。
你的兩篇日記我都仔細看過了,首先,我記得我在我之前的日記裡就有提到了“我的家庭教導過我,身為紳士,如有冒犯到妳的地方,我就應該道歉。”所以,由此可知我是男生。
至於,關於妳在日記裡提到的事情,從我的角度上來看,會不會是因為那個男生他其實心裡是不討厭妳的,但是礙於你們的關係從以前就一直不好,所以他才不願意在那麼多人面前去親近妳,只願意在沒人的時候才和妳有交流。當然這都只是我的猜測而已,如果妳實在想知道答案的話,或許妳直接去問他本人會比較清楚!
看完妳的另一篇日記後,我認為萬事都是有可能的,有時候說不定真的不是妳想的太多。但是,我覺得妳可以再觀察一下,一方面可以和他試著成為朋友,另一方面妳可以慢慢從中確定他是不是真的對妳有好感。畢竟,我認為喜歡這一件事,並不是我這個外人從妳寫給我的那些線索去得知的,還是得自己親自去確認好一點。
最後的最後,我想告訴妳,喜歡上一個人有時候真的只是一瞬間的事,妳其實不需要感到不知所措,感情的事任誰都說不準,敵人愛上敵人,也不見得是什麼不對的事情。慢慢試著去認識他,或許真的和妳說的一樣,他真的改變了也說不定。所以,妳可以給他一個機會去證明自己。多一個朋友,少一個敵人也是好的,不是嗎?
如果看完我的回覆,妳心裡還是有些顧慮,或許妳願意告訴我妳心裡是怎麼想的呢?

P.S. 我喜歡綠色。
神秘的X

「我喜歡綠色…」赫敏小聲地唸著「所以,他應該是…斯萊特林的吧,梅林的鬍子,我最近怎麼老是和斯萊特林扯上關係啊…不過往好處想,至少他好像並不排斥我是來自格蘭芬多這件事,還願意和我一起寫日記。」

赫敏把日記放回到了包裡“如果真的像X在日記裡提到的那樣,馬爾福不願意在那麼多人面前親近我,只因為我們過去的關係不好,那他真的是太好面子了吧!”赫敏有些無奈的翻了翻白眼。不過也罷,他畢竟是來自那個馬爾福家族,愛好面子挺正常的,她想。不過,我真的要去找那個馬爾福問清楚嗎…如果我直接當面把他抓過來問他到底有沒有討厭我,那也太奇怪了吧。

赫敏晃了晃腦袋「哎,算了!先不管他了。」接著一邊翻開了課本,一邊拿起羽毛筆開始寫魔藥課的作業。

幾個小時後,赫敏看著桌上被她寫得密密麻麻的筆記和找了滿滿一疊的資料,於是便滿足的把東西收進包裡,準備回去寢室把東西放下後去走廊上巡邏。

一出圖書館走沒幾步,赫敏馬上就聽到身後傳來呼喚她的聲音。
「赫敏!」只見金妮小跑步的跑道赫敏身邊。
「金妮?妳怎麼在這?」
「剛剛天文學下課,我看了一下時間,想著妳應該會在圖書館,所以就來找妳一起回休息室囉。」金妮勾住了赫敏的手
赫敏笑了笑「嗯!那就一起走吧。」
「欸!蜜恩我跟妳說,今天我上天文課的時候,我旁邊一群斯萊特林的女生好像在討論潘西在找是誰在和馬爾福寫密友日記,找的可勤奮了,不知道她又想幹嘛,老是不准其他女生接近馬爾福。」走到一半,金妮突然開口說道
「是嗎?我倒是沒聽說,不過潘西這樣也不是一兩天的事了。」
「也是,她天天黏著馬爾福,也不見馬爾福有正眼瞧過她一眼。」
聊到馬爾福,赫敏突然又想到了日記上的事情,我要問看看金妮嗎…她想,或許金妮可以給我一些意見也說不定。
「痾…金妮,有些事我想問問妳,可妳得答應我不可以和任何人說,包括哈利也不行。」赫敏突然停下來看著金妮。
金妮見赫敏一臉嚴肅的表情,於是握住了赫敏的雙手「嗯!妳說,我答應妳,不和任何人說,包括哈利。」
赫敏環顧了一下四周,確定沒人後才開口把今天和馬爾福發生的事還有關於日記裡寫的東西全告訴了金妮。
金妮一開始聽完後,雖然有一絲驚訝,但馬上緩了過來「所以,妳的意思是妳打算聽妳那‘可能是’斯萊特林的筆友的意見,去找那隻白鼬問清楚?」
赫敏抿了抿嘴唇「嗯…我是這樣想的。」赫敏接著說「我知道我跟馬爾福是敵人,但…大戰結束後,我感覺他似乎變了,我實在想弄清楚…那個馬爾福為什麼突然對我這樣。」
「可是,蜜恩,妳得想清楚,和那隻白鼬當朋友,雖然我可能不會那麼介意,但是妳知道的,我那個哥哥不知道會說些什麼,至於…哈利的話跟他好好解釋,他應該會理解妳的!」
「嗯!我都想清楚了,羅恩那邊我會再找時間和他說的,所以妳就先替我保密,不要讓哈利和羅恩知道。」
「好吧,只要妳想清楚了,我會支持妳的。至於…要怎麼把馬爾福約出來…」金妮思考了一下「妳可以借用學校的貓頭鷹呀,寫封信給他。」
赫敏突然覺得自己實在有些愚蠢「…我都忘了學校可以借用貓頭鷹了,我晚一點回去的時候把信給寫好吧!」
金妮笑了笑「沒想到我們的萬事通小姐也有犯傻的一天阿,走吧!時間不早了,你趕快回去寫信,待會巡邏的時候順便偷偷去寄信吧。」

回到寢室後,赫敏從抽屜抽出了一張牛皮紙。
「雖然說,寫信是個好辦法,但是突然要我寫信給馬爾福,實在有點不知道怎麼寫。」赫敏撓了撓頭

致德拉科馬爾福:
我知道你看到我的來信一定會覺得非常的驚訝加上奇怪。
但我些事情我一定得當面向你問清楚,所以明天晚上巡邏完後在庭院等我!我巡邏完後會馬上趕過去,就這樣。

赫敏・格蘭傑

等赫敏寫完這短短幾句話的信後,旁邊的垃圾桶已經被揉成球的牛皮紙堆成了一座小山。赫敏放下羽毛筆,拿起信再三確定信上沒有任何問題之後,才滿意地把信塞進信封,然後拿著巡邏要用的東西和給馬爾福的信,跑出休息室去寄信。

TBC.

花開花落 @kelly89789

3
第七章

明媚的陽光照進了赫敏的寢室,床上的人兒揉了揉雙眼,迷迷糊糊的坐了起來。是的,一向都要早早6點爬起來的赫敏,今天沒有提前起床,看了看時間已經是早上7點半。赫敏有些不情願的下床,站在鏡子前整理自己的儀容。

來到了禮堂,金妮已經坐在了位置上,朝著赫敏揮了揮手。赫敏坐在了金妮對面,看起來還有些睏。
金妮注意到了赫敏眼睛下方淺淺的黑眼圈「蜜恩,你沒睡好嗎?」
「嗯,昨天巡邏完後,躺在床上怎麼都睡不著。」
「因為馬爾福?」
赫敏扶著額頭「可能吧,昨天晚上想的事情有點多。」
此時,上百隻的貓頭鷹飛進了禮堂,開始將信件和包裹送到學生手上。赫敏抬頭往斯萊特林的方向看過去,貓頭鷹剛好將信交到了德拉科手上,然後啄了下前方水杯里的水便飛走了。只見德拉科在看完手中的信後,抬頭看向了赫敏。在和德拉科對視的一瞬間,赫敏急忙的收起了自己的目光,而德拉科則是隨手把信塞進了袍子里便繼續低頭吃早飯。

坐在德拉科旁邊的潘西,注意到了德拉科的動作,她朝著德拉科看去的方向望了過去——格蘭傑?德拉科看著那個泥巴種做什麼,她想。潘西覺得有些奇怪,難道剛剛那封信是格蘭傑寫給他的?潘西拍了拍布雷斯示意他和自己去禮堂外面。
「布雷斯,你去確認一下剛剛德拉科收到的信是誰寫的。」
「信?你確認這個乾嘛?」
「你別問這麼多,照我說的做就行。」潘西說完便走回了禮堂,留下一臉疑惑的布雷斯

赫敏把思緒放回到早餐上,此時哈利和羅恩紛紛來到了禮堂,羅恩臉上還掛著一臉沒睡醒得表情,他有些疲憊的撐著下巴。
「羅恩,你昨天又幾點才睡了?赫敏把一杯南瓜之放到了羅恩面前
哈利無奈地搖了搖頭「他昨天又忙到凌晨才睡。我早叫他先做魔藥課上的作業他不聽,結果好了,搞到凌晨才把作業寫完。」
「不意外。」赫敏喝了一口南瓜汁
「羅恩,你最近還是趕快把作息調好吧,過幾天不是要舉行學院之間的魁地奇練習賽嗎?」哈利說道
一說到魁地奇,羅恩馬上清醒了一半「喔對!你瞧我這個記憶,你不說我都快忘了。不行,這幾天我得好好休息,我記得我們格蘭芬多第一場是和斯萊特林比吧。」
金妮咬了口麵包「是的,你沒記錯,所以如果你想贏,請麻煩你最近不要再沈迷於那本日記上了。」
赫敏坐在旁邊沒有說話,靜靜的吃著眼前的早餐。斯萊特林,馬爾福肯定也會參加的吧,她想——依稀記得馬爾福魁地奇好像玩的不錯,到時候練習賽的時候,去看看吧。赫敏晃了晃腦袋,最近是怎麼了,老是想到馬爾福。
「赫敏?赫敏?」金妮伸手在赫敏眼前揮了揮。
赫敏突然回過神來「嗯!?金妮,怎麼了?」
「蜜恩,妳還好吧,是不是困著呢?」
「我沒事,剛剛在想事情,沒仔細聽你們說話。妳要跟我說什麼?」
「哦,也不是什麼大事,就是問問妳過幾天我們練習賽的時候,妳要來幫我們加油嗎?我記得練習賽的時候妳通常都會跑去圖書館看書。」
「嗯,我這次會去看你們比賽的。」
哈利和羅恩有些意外。「妳不是只有正式比賽的時候才會來幫我們加油的嗎,這次怎麼願意放棄你親愛的課本,來看我們了。」羅恩覺得有些奇怪
「痾…我昨天把論文該查的資料都找好了,剛好空出時間來,不知道要做什麼。」
羅恩半信半疑「好吧,那就三天後,期待妳出現在魁地奇的觀眾席上囉。」
「嗯,快9點了,你們趕快吃一吃,我先去教室了。」說完,赫敏便站起來離開了禮堂。

到了中午,布雷斯趁著休息室空無一人的時候把潘西叫了過來。
「讓你查的事情,怎麼樣了?」
「哼,潘西,妳可真得好好的感謝我,我真的是太佩服我自己了。」
潘西不耐煩的瞪了一眼布雷斯「嘖,你快點說,到時候其他人都回來了。」
「是是是。那封信的確是格蘭傑寫的。」布雷斯靠在了長沙發上。
「德拉科親口告訴你的?」
「你覺得依照德拉科的個性,格蘭傑給他寫信,他會告訴任何人嗎?」
「那你怎麼知道是格蘭傑。」
「當然是——」布雷斯笑了笑,接著說「我故意把魔藥灑在了德拉科的袍子上,讓他不得不回房間換上另一件,再然後,我在偷偷潛入他的房間,信就到手啦。」
「哼,算你還有點聰明。結果呢?信上寫了什麼?」
「今晚巡邏完,格蘭傑約了德拉科在庭院,說是有事情要問他,信上就寫了這些,沒有別的了。」
潘西走到了火堆旁「這個泥巴種,居然還敢單獨約德拉科,她以為自己是誰呀」潘西有些生氣地握緊了拳頭。「不行,今晚我得跟過去看看。」
布雷斯感受到了潘西的怒氣「可以是可以,不過妳小心點,別害學院被扣分了。實在不行我陪著你去吧。」布雷斯走過去輕輕地拍了拍潘西的後背,眼神透出了一點溫柔「消消氣。」

時間很快到了晚上,赫敏和昨天一樣,從圖書館回到了寢室,拿上巡邏用的東西準備出休息室巡邏。不過今天不同的是,出去前赫敏特地在鏡子前稍微整理了一下頭髮,整理好後,赫敏滿意的看了看鏡子里的自己,就趕緊出去巡邏了。
走廊上空無一人的,非常的安靜,只能聽到赫敏的皮鞋走在石頭地板上發出「咯噔咯噔」的聲音。雖然是九月,但因為是晚上,微風吹過來還是可以感受到一絲絲的冷意。等等巡邏完,趕緊去找馬爾福問話,外面實在是有一點點冷——赫敏不經打了個哆嗦。赫敏加快了巡邏的腳步,沒用多少時間已經把整個樓層巡邏完畢。赫敏看了看手錶,時間差不多了,她想。於是赫敏便小跑步趕往了庭院。

赫敏趕到了庭院,德拉科已經站在樹邊等著她。
「抱歉…久等了吧。」赫敏有些喘
「還好,我也剛到而已,妳不用這麼急著趕來的。」德拉科溫柔地看著赫敏,用著和往常不同的語調和赫敏說話

此時,潘西和布雷斯悄悄的站在一旁的柱子後面,位置剛好可以看到赫敏和德拉科。

「嗯,我沒想到我巡邏用了這麼長時間。」赫敏稍微緩了過來,沒那麼得喘。
「所以,妳今天約我出來,要問我什麼事?」德拉科默默的在心裡想,他其實大概能猜出來赫敏想問他什麼,畢竟他自己就是X。
這時,陣陣的風又吹了過來,赫敏剛剛出來的太趕,披了件薄薄的外套就出來了,於是,赫敏實在忍不住又打了個哆嗦。德拉科注意到了赫敏在微微發抖,於是二話不說的把自己身上的厚袍子脫了下來,直接披在了赫敏的身上。
赫敏驚訝地瞪大了雙眼「這!?馬爾福,我沒關係的,袍子還你吧。」赫敏伸手剛想把袍子拿下來,卻被德拉科給制止。
「妳披著吧,我說過了,紳士的禮儀。」德拉科朝著赫敏笑了笑。
赫敏見狀也不好在說些什麼,於是便把袍子披回了自己身上。從袍子上赫敏能夠清楚的聞到德拉科平時身上常有的絲柏味——又是這個味道,她想,總覺得聞的讓人有些安心,想到這赫敏突然感受到自己的臉在慢慢的變紅,所幸是晚上,德拉科看不清我的臉。

躲在一旁的潘西,已經被眼前的這個景象氣的臉變得有些紅,可是現在她沒辦法做出任何舉動。布雷斯站在潘西後面,輕輕地幫潘西按摩著後頸,試著讓潘西能夠冷靜下來。

德拉科清了清嗓子「所以,言歸正傳,妳找我來,是要問些什麼?」
赫敏看向德拉科「那我就直接問了,馬爾福,你討厭我嗎?」
德拉科心想——果然,和我猜的一樣,妳果然是要問我這類的問題「不討厭。」德拉科沒有任何猶豫地說出了答案
「為什麼?你以前明明老是喊我泥巴種」
「沒有為什麼。那都是過去了,人是會改變的,格蘭傑。」德拉科勾起了他的嘴角。
「那你既然不討厭我,為什麼上魔藥課分組的時候你對我的態度完全不同?」
「那的確是我的問題,之後不會了。」
赫敏輕輕地咬了咬自己的嘴唇「那我是不是可以理解為,你不討厭我,而且如果可以的話,你還願意和我當朋友?」
「我想,妳理解的沒有錯,萬事通小姐。」一邊說著,德拉科一邊彎下了腰,把臉停在了距離赫敏臉前5公分的地方。「請問,妳還有什麼問題嗎?」
赫敏被德拉科突然的動作嚇的往後退了一步,「我想…沒有了。」
「嗯,那就行,我就先回去了。」說完,德拉科直起了身,轉身往斯萊特林的方向走去。
「欸,等等,馬爾福你的袍子。」
「等妳之後再還我吧。」德拉科背對著赫敏一邊走,一邊喊道。
赫敏無奈地只好披著袍子,走回了休息室。

另一邊,潘西站在原地沒有說話,不知道在想些什麼,但從外表能看得出來,潘西現在情緒及其的不穩定。
「潘…西?妳還好嗎?」布雷斯小心翼翼地問道
不可能的,德拉科不可能會對格蘭傑這麼溫柔。那個泥巴種對德拉科下了什麼藥,難道是愛情靈藥嗎?——她想,不對,還是那本日記?難道德拉科在和格蘭傑寫日記嗎?不然他們對雙方的態度怎麼有如此大的轉變。潘西不懷好意的瞇起了雙眼——不行,我得好好查清楚,誰都不允許搶走我的德拉科,潘西緊緊的握著拳頭。

「布雷斯,走吧,我們回去。」

TBC.

優米 @Sharon910

2
這實在是太好看了,自從我關注的"嬌情的十七"沒更新後,我很沮喪。你寫的這篇實在令我又驚又喜,希望你繼續寫下去!
( 我已給你30cp )

今年暑假,羽霏在學校複習模考 @dracomalfoy0605

3
@kelly89789

很喜歡你的文~文筆真好😘羨慕😭
好像有一點錯字但忘了挑出來www
也好佩服樓主寫文的毅力啊~~
我不行不想不可以
期待更新喔👍

        對了有個小小小請求~因為樓主的文章一次都打比較長(開心😍),所以更文時要找一下新文才找的到,可以麻煩樓主把樓層連結放到主樓嗎?

        而且這樣的話之後如果主樓更新連結,訂閱(因為我訂了XD)的人就可以直接收到通知~~

    謝謝樓主喔❤️

@Sharon910 
樓上也喜歡跩妙文嗎?

花開花落 @kelly89789

0
@Sharon910
謝謝你的喜歡!!我會繼續寫下去的,所以不用擔心。
順便提一句,如果沒有什麼意外的話,我都是每週更新的🥰

花開花落 @kelly89789

0
@dracomalfoy0605
謝謝你的喜歡啊啊啊啊❤️❤️
我知道自己的文有錯字,只是之後再看的時候又懶得改正了(超不負責😂

你的請求我收到啦!我之後會放連結的。不過我是第一次在這邊發文,所以可能要研究一下怎麼弄🤣

最後,還是那句,謝謝你喜歡我的文❤️(開心

今年暑假,羽霏在學校複習模考 @dracomalfoy0605

0
@kelly89789
啊啊我可以直接告訴你啊~
懶得搬文章連結出來xdd
用半型#+數字 就會到該樓層囉👌
例如#1就是上面數來第一個留言!!

花開花落 @kelly89789

1
@dracomalfoy0605
哇!太感謝了
我還納悶到底怎麼弄

今年暑假,羽霏在學校複習模考 @dracomalfoy0605

0
哇哇哇!電梯出現了!
謝謝樓主喔~雖然每次更文要再加電梯有點麻煩
(懶~~~

花開花落 @kelly89789

1
@dracomalfoy0605
沒關係啦!不麻煩,只是希望大家看我文章的時候能方便一點😆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