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跩妙(德赫)】致我親愛的筆友 - 更新至第十八章

發表於

花開花落 @kelly89789

1
@wchuang890429
哈哈哈,有甜有虐,強健心臟!

國王哈利(露娜&妙麗都是我老婆) @wchuang890429

0
@kelly89789
哈哈我的心臟夠強大,撐的住

花開花落 @kelly89789

3
第十三章
 
德拉科在結束與赫敏在圖書館的相約後回到了自己的房間內,他忽然想起自己還沒有回覆赫敏的日記,上次也就只是草草看過一眼日記內容便急忙的趕去上課。德拉科坐到了書桌前,又一次仔細的看過了赫敏寫的內容,他拿著羽毛筆撐著下巴,似乎在思考著什麼,萬事通小姐果然想的真多呀——他想,我應該怎麼幫他克服她心裡的那一個砍呢。在心裡想了一個又一個的辦法,半小時過去了,德拉科這才在日記上寫下了第一筆。
 
致我親愛的筆友:
晚上好,看到妳的日記我很高興妳能夠和妳曾經的敵人愉快的相處。提到了你曾經的敵人,我突然想到——我們給妳那位曾經的敵人取一個簡單的名字吧,這樣以後我們寫日記的時候就不用一直寫到「曾經的敵人」這五個字,一方面可以讓我們方便來稱呼他,一方面也可以讓懶惰的我不必寫這麼多字。
哦,還有,我也想改改我們兩個的稱呼,老是叫X和Y屬實有那麼一點不好聽,而我的想法是,既然妳是來自獅院而我是來自蛇院,要不然就叫做小獅子和小蛇怎麼樣?當然,如果妳有任何其他想法,妳也可以寫下來告訴我。
看完妳的問題後,我瞭解妳現在心裡應該很糾結吧。一邊是和妳關係一直非常要好的朋友們,一邊則是跟和才和好沒幾天的舊敵人,如果換作是我,心裡也會一直有一個坎在。但是,在我認真思考過妳的問題之後,我覺得交朋友就是一件簡單又開心的事情,選擇和誰當朋友當是自己的自由是吧?現在,在妳的心裡,妳會老是惦記著他是以前的敵人,導致妳自己也一直害怕跟妳的朋友們說。換個角度想想,不要老是把他當成以前的敵人,就當作是妳認識了一個新的朋友,妳之前完全不認識他,或許就會好一點了?至於怎麼告訴妳的好友們,我覺得妳可以試著慢慢讓妳的朋友們瞭解到他真的不一樣了,妳沒有被他威脅,把這幾天和他相處的情況都跟他們說說,我想他們應該會理解妳的,畢竟你們是很久的朋友了吧?
 
祝,一切順利。
小蛇
 
德拉科放下羽毛筆,揉了揉自己的金髮,抬頭雙眼有些無神的看著天花板,不知道赫敏什麼時候才會告訴她那兩位多年的老友,不然現在去見赫敏都得偷偷摸摸的,搞得象是做賊一樣——他想。
 
另一邊,自從上次回覆完日記後,赫敏就格外的注意自己的日記有沒有收到回覆,以至於剛剛日記一發光她馬上就翻開日記看著日記上的內容一行一行的顯現出來。畢竟,赫敏實在是恨不得現在就想把她和德拉科的成為朋友的這個秘密告訴哈利他們,主要是赫敏實在受不了自己一直瞞著哈利他們,她總覺得自己象是背叛了他們一樣,心裡實在很不好受。
再看完日記後,赫敏看了看時間已經不早了,哈利他們早早就已經回到自己房間休息,於是赫敏只好躺回到了床上,等明天再找個時間地點單獨和哈利還有羅恩談談。畢竟她瞭解羅恩,如果在大庭廣眾之下談論這件事,羅恩一定會氣得拿著魔杖跑去找馬爾福算帳,然後嘴裡一定會不斷叨叨「是不是你給赫敏下了什麼藥」。赫敏不免嘆了口氣——希望明天一切順利吧。
 
隔天,外面的天色還沒有完全亮起,赫敏就已經迷迷糊糊的睜開了雙眼。昨晚,她並沒有睡好,腦中滿滿都在想等哈利和羅恩知道這件事之後的反應,她甚至還夢到了羅恩對著德拉科就是一個惡咒。赫敏不由得有些擔心,這個夢象是在警告她別告訴羅恩和哈利一樣。赫敏搖了搖頭,有些慵懶的下了床,簡單地收拾了一下自己,便開始每天早上的日常行程。
一天很快就過去了,赫敏在早上的時候簡單的寫了一封信件給德拉科告訴他今天自己有事無法去圖書館,然後再去食堂的路上把信給寄了出去,一開始赫敏還擔心自己信寄的太晚,怕德拉科會收不到,所幸德拉科還是在早上收到了她的信件。赫敏分別約了哈利羅恩四點和五點在天文台上見,然後拜託了金妮守在外面,如果順利的話在和哈利聊完後,赫敏也會一並拜託哈利守在外面,畢竟她怕她和金妮兩個人會控制不住羅恩他那暴躁的脾氣。
 
赫敏站在天文台上來回走來走去,心裡不斷的想著待會要和哈利和羅恩說的話。很快的,赫敏的背後傳來了腳步聲,她不用轉頭就知道是哈利來了。
哈利有些緊張的開口「赫敏,妳怎麼了?怎麼單獨把我叫過來。」這是少有的赫敏把他單獨叫來聊天,所以哈利不免聯想到赫敏是不是遇到了不好的事情。
赫敏轉過身「嘿,哈利你來啦。」她抬頭看向他多年的好友臉上寫滿了著急,她不免有些退怯「哈利,你別緊張,我沒發生什麼不好的事,就是想和你聊聊。」
聽到這些,哈利才有些放緩自己的表情「行,那妳說吧,我聽著。」
赫敏伸手整理了一下自己被風吹亂的長髮,接著深吸了口氣「你還記得之前我在休息室和你們聊過馬爾福嗎?」
聽到那三個字,哈利一下又著急了「歐,梅林的鬍子,赫敏妳怎麼最近老是談論馬爾福呢?妳到底怎麼了。」
「哈利,我知道你們很反感馬爾福,但你能不能冷靜地聽我說完,好嗎?」赫敏看著哈利翠綠色的雙眼。
哈利嘆了口氣「行吧,那妳說說看。」
接下來的幾分鐘赫敏一五一十地把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通通告訴了哈利,哈利也是安靜的聽赫敏說完,只不過臉上偶爾會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
「所以,一切大概是這麼回事。」赫敏將所有想說的話一次性的講了出來,懸在心裡好久的石頭,終於放下了一半。
哈利沒有說話,只是將目光停留在遠處,表情似乎顯得有些無法接受。
赫敏接著開口「我知道,你無法接受我和那個馬爾福變成朋友,畢竟你們,不,應該說我們都和他對立了這麼久,一時要和他和解真的有很大的困難。但是,從開學到現在,他也真的沒在找過我們麻煩不是嗎?」赫敏輕輕咬了咬自己的嘴唇,她實在是想不到自己還能夠在說些什麼來緩解現在的尷尬。
這時哈利才終於將頭轉了回來看向赫敏「赫敏,妳知道的吧,我和羅恩都把妳看得非常重要,當然也包括了金妮,我們都不希望妳受傷。妳今天跟我說這些,我一開始真的有點無法接受。但是我剛剛又想了想,如果馬爾福真的像妳所說的那樣改變了呢,所以我尊重妳的選擇,如果妳選擇相信他,那我也不會阻攔妳。畢竟,我沒有權力去決定妳要和誰交朋友,我和羅恩唯一能做的就是,如果那個馬爾福敢傷妳一分一毫,我們一定不會放過他的!」
赫敏聽完眼匡不經有些濕潤「歐,哈利,你搞得你象是我父親一樣,我又不是要出嫁還是什麼的,」赫敏微笑「我不是傻子,那個馬爾福如果真敢對我怎樣,我一定在你們之前先送他一個阿瓦達。」
哈利這時才終於沒有板一張臉,笑著回應了赫敏「當然,這只是我單方面的說法,待會羅恩來了,我可不覺得他會像我這樣冷靜,」哈利接著說「所以,我想我會待在外面,以防羅恩拿著魔杖衝去找馬爾福。」
赫敏放聲笑了出來「是,我的確需要你在外面幫我攔住他。」
「行,那我先去外面陪金妮了,妳先好好想想待會怎麼告訴羅恩吧。」哈利剛想轉身,赫敏一下叫住了他。
「謝謝你,哈利,謝謝你願意聽我說。」
「赫敏,這沒什麼,我們是朋友,對嗎。」哈利笑了笑「那我先出去了。」
 
沒多久時間,赫敏聽到了羅恩急促跑上樓的聲音,接著聽到羅恩在外面詢問著哈利發生了什麼事,哈利只是淡淡的告訴羅恩,赫敏會告訴他所有的事情,然後羅恩就衝衝地來到了天文台上。
「赫…赫…敏妳怎麼啦?」羅恩有些喘不上去
赫敏想——羅恩應該也是以為自己發生了什麼,所以一路跑過來的,然後和哈利一樣的緊張,一樣的問句開頭。赫敏也是又一次的,深吸了一口氣。
「羅恩,再告訴你之前,我拜託你一定得冷靜再冷靜,行嗎?」赫敏雖然嘴上這麼說,但她心裡百分之百的確定羅恩就算答應了她,他還是一定會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
羅恩看向著赫敏「行,我答應妳,妳說,到底怎麼了?」
「是有關於馬爾福的。」
「馬爾福!?」羅恩一下就不淡定了「那小子,他又乾嘛了?」站在外面的金妮和哈利一下進入了警備狀態。
「嘿!羅恩!」赫敏大喊「你剛剛才答應我的,你忘了?」
羅恩有些不滿的癟癟嘴「好吧,妳接著說。」
接下來的幾分鐘,赫敏又一次的把剛剛告訴哈利的所有事情全部告訴了羅恩,赫敏不免感到嘴巴有些口乾。
果然,就如同赫敏所想的那樣,話音剛落羅恩就開始口吐芬芳,把這輩子他會說的不好的單詞從嘴裡一下全部噴了出來。
「羅恩!你能不能冷靜一點。」赫敏開始試著說一些話想讓羅恩冷靜下來,然而並沒有起到任何的作用。
果然,下一秒羅恩馬上抽出了他的魔杖,眼看就要跑下天文台去找馬爾福算帳。但是,很快的羅恩被守在外面的兩人給攔截了下來。
哈利是先開口了「羅恩,你就尊重一下赫敏吧,她不是也說過會保護自己的嗎?」
羅恩一下就急了「哈利!赫敏她傻,你也跟著傻嗎?那是馬爾福,馬爾福一家都不是什麼好人,你就不怕是馬爾福給她下了什麼魔咒嗎?」
「妳覺得赫敏會蠢到中了馬爾福的魔咒嗎?她是我們的萬事通小姐,她是霍格沃茲最聰明的女巫,你難道不相信赫敏的腦子嗎。」
羅恩沒有說話,只是一直看著自己手中緊握的魔杖,赫敏拍了拍羅恩的肩膀「羅恩,我沒有被馬爾福威脅,也沒有中什麼魔咒,這都是我的選擇。我說過了,我只是和他單純當朋友而已,我又不是說我要嫁給他。」
羅恩甩掉了哈利的手,有些生氣的對著赫敏說道「隨便妳吧,如果馬爾福在你眼裡真的那麼重要的話。就像哈利說的,我無法阻止妳去和誰當朋友。」接著便跑下了天文台。
哈利看向一臉難過的赫敏「沒事的,我再去和羅恩聊聊,妳也清楚羅恩的個性,他只是在氣頭上,說的都是氣話罷了。」
「恩,希望如此吧。」赫敏苦笑
「妳先回房間去吧,我和金妮去找羅恩。」
赫敏點了點頭「知道了。」
 
TBC.

羽霏霏的翅膀生長期到囉💫 @dracomalfoy0605

1
沙發~~榮恩冷靜😮不然要倒冰塊在你身上了😂


抓個錯字ლ(ಠ_ಠლ)
「哈利!赫敏她傻,你也跟著傻嗎?那是馬爾福,馬爾福家都不是什麼好人,你就不怕是馬爾福給她下了什麼魔咒嗎?」

「哈利!赫敏她傻,你也跟著傻嗎?那是馬爾福,馬爾福家都不是什麼好人,你就不怕是馬爾福給她下了什麼魔咒嗎?」

國王哈利(露娜&妙麗都是我老婆) @wchuang890429

2
@kelly89789
人家在吵架,但我卻笑的很開心(這個人是個神經病 😂

哈利跟榮恩的反應跟我預料的差不多 🤣

吟遊詩人、說書人--瑟茉.星之物語xD @S0915

1
@wchuang890429
神經病!!
嗯嗯,真的很像他們的風格,+1。

花開花落 @kelly89789

1
@dracomalfoy0605
哈哈哈哈 羅恩的個性很難冷靜下來!
還有,感謝抓錯字❤️

花開花落 @kelly89789

0
@wchuang890429
人家吵架你開心什麼 哈哈哈哈哈

花開花落 @kelly89789

0
@S0915
哈哈哈 哈囉呀,又來了一個我沒看過的讀者呢👏🏻

國王哈利(露娜&妙麗都是我老婆) @wchuang890429

0
@kelly89789
就幸災樂禍啊~(這個人絕對瘋了~

花開花落 @kelly89789

2
第十四章
 
結束了與羅恩的爭執,赫敏心情有些鬱悶的回到了房間內。她坐到書桌前想起早上看完了日記還沒有回覆,於是乎從抽屜將日記拿了出來,打算把今天遇到的煩心事寫給小蛇。
赫敏咬了咬筆頭,想到小蛇說要給日記上「曾經的敵人」想個小名,赫敏想了想——該給馬爾福取個什麼小名好呢…德拉科馬爾福…小德?不行,太奇怪了…還是金毛?不對,這象是在叫狗狗的名字似的…恩..小少爺?畢竟他是來自純血家族,家裡應該都會叫他少爺吧。
 
致親愛的筆友:
小蛇,晚上好。看完了你的日記,我想了想,我們可以稱他為「小少爺」至於原因的話,單純就是因為他來自純血家族,然後我就覺得他在家的時候他們家的家養小精靈,應該都會稱他為小少爺,嗯…我知道我取名的能力很差,如果你有什麼想法可以說說看。
喔,對了,我覺得小蛇和小獅子這兩個名字挺好的,暫時先不用改,如果我有想到什麼其他好聽的名字的話,我們在改過來吧。
哎,現在我來說說我比較鬱悶的事情吧。今天,我把和小少爺和好的事情告訴我的格蘭芬多好友們了。其中一個,他選擇相信我、尊重我的選擇,他只是告訴讓我還是要小心,如果有什麼事情的話,他們一定不會放過小少爺的,這令我真的相當感動。但是…讓我比較鬱悶的點就是,我的另一個好友他完完全全無法接受這件事情,他差一點就要衝過去找小少爺理論去了,不過幸好的是被我的其他兩個朋友給拉住了。但之後,我不管怎麼說,他還是覺得我是被小少爺威脅或者中了什麼魔咒,他無法理解我,然後就那樣…很生氣的自己跑掉了。我現在真的有些不知道我應該怎麼辦,他對我來說,真的是一位非常重要的朋友,如果一定要拿他和小少爺比,當然是他比較重要,可是…我也不想就這樣隨隨便便的剪斷一段好不容易得到的友誼,所以我現在處在兩者之間,這讓我十分的難受。
 
期待你的回覆,
心情鬱悶的小獅子
 
赫敏將日記收進了抽屜起身走到了窗戶邊,她抬頭看了看夜空,今天的天空一如繼往的清澈,風輕輕的拍在了赫敏臉上,這使得赫敏原本煩躁的心情得到了一絲慰藉。還記得上次這樣看著天空是馬爾福給我寫信的時候,不知道馬爾福現在在做什麼——赫敏默默的想。
突然,一隻貓頭鷹從遠方慢慢的飛向了赫敏的窗邊,赫敏瞇了瞇眼看清了從遠處飛來的貓頭鷹,那不是阿諾德嘛——她想,赫敏輕笑,不會是馬爾福聽到了自己心裡的想法吧,怎麼就馬上寫來了一封信。
阿諾德停到了赫敏的窗邊,將信交給了赫敏後馬上就飛走了,並沒有像上次一樣停在窗邊等著赫敏把回信寫好。
赫敏拆開了信件,只見上面只簡單的寫了幾句:「一起巡邏嗎?我在庭院等妳。晚上風大,記得多加件外套。德拉科馬爾福」馬爾福還是挺貼心——她想,赫敏輕輕地笑著,將信放到了桌上,想了想,還是決定出去走走讓自己不要一直在房間想羅恩的事情。
赫敏簡單的披上一件外套後,便衝衝地趕到了庭院。只見馬爾福已經靠在庭院旁的柱子前等著她。
「抱歉…久等了吧。」赫敏稍微有些喘,因為剛剛跑過來的原因,披在身上的外套有一些滑落
德拉科見狀,伸手將赫敏的外套披好,扣上釦子,接著摸了摸赫敏的頭「沒事,妳其實可以不用跑著過來的。」
「阿!謝謝你,馬爾福」赫敏有些害羞的低頭
馬爾福壞笑「走吧,再晚就要巡邏不完了。」
 
巡邏的路上兩人並沒什麼對話,這使得兩人心裡都顯得有一些尷尬。赫敏瞄了瞄走在她身旁的馬爾福,想要試著聊些什麼來緩解這尷尬的氣氛。
「咳,馬爾福。」
「格蘭傑。」
兩人同一時間叫了對方,他們腳步停了下來。
赫敏有些被嚇到「痾..你先說,你要說什麼。」
德拉科有些猶豫「格…蘭傑,妳今天是不是遇到什麼事了,感覺妳心情有點不好。」德拉科沒有說實話,他其實早就把日記看完,然後故意寫信把赫敏約出來的,這一切就是為了陪赫敏散散心。
「啊,也沒什麼…就是今天我把我和你和好的事情..嗯…告訴哈利和羅恩了。」
「哦!真的假的,格蘭傑,沒想到你終於願意和他們說了呀。」德拉科裝作一副很驚訝的樣子,雖然他其實剛剛在收到赫敏的日記時的確是真的非常的驚訝,畢竟他一直覺得赫敏會拖到很後面才會和波特他們說。
「嗯,我深思熟慮之後,我想還是應該告訴他們,畢竟他們是我好多年的朋友了。」
「那這不應該是要放下心裡的壓力才對嗎,妳為什麼一臉愁眉苦臉的樣子呢?」德拉科故意問道。
赫敏想到羅恩又嘆了一口氣「你也知道的,羅恩那個脾氣,一聽到你的名字瞬間火氣就上來了。」赫敏接著說「要不是哈利拉住了他,不然你下午可能就會看到羅恩拿著魔杖指著你就是一頓咒罵。」
德拉科自信的笑了「哈,韋斯萊傷害不了我的。」
赫敏看著德拉科一臉驕傲,無奈地搖了搖頭,接著繼續往前走。
「所以,妳是因為韋斯萊,所以心情不好囉。」
「是的,希望得到他的理解,又不想放棄我跟你好不容易和好關係。」
德拉科聽到後面一句話,不由得嘴角緩緩地勾起「說不定,韋斯萊氣個幾天就自己跑來找妳了,妳就別想那麼多了吧。」
赫敏輕笑「哈,馬爾福你說得你好像跟羅恩很熟一樣。」
這時,德拉科突然加快速度擋在了赫敏面前「哎,我說格蘭傑。」
赫敏突然被德拉科的舉動嚇到「你…你乾嘛,馬爾福」
「我在想,既然你都和波特他們坦白了,要不我們就開始試著叫看看對方的名字吧。」德拉科緊盯著眼前的赫敏
「你…你突然說什麼呢。」赫敏回避了德拉科的目光
德拉科一步一步的靠近赫敏,赫敏也一步一步的往後退,直到身體靠在了牆壁上,兩人呈現了壁咚的姿勢,德拉科看著被他擋在兩手臂中間的人兒「我沒在開玩笑」接著靠近了赫敏的耳邊「赫…敏。」
赫敏瞬間耳朵變得通紅,什麼話都沒說,直勾勾的看著眼前的德拉科
「現在輪到妳了。」德拉科看著赫敏的眼睛
赫敏看著眼前的德拉科,他象是沒有準備要放過自己一樣,一直保持著的壁咚的姿勢,赫敏咬了咬牙「德…德拉科。」
「看,沒那麼難吧。那就以後就叫對方的名字了。」德拉科如願以償的聽到了赫敏呼喚他的名字,才甘願將雙手伸了回來「走吧,我們差不多該回去了。」德拉科笑著看向赫敏。
 
這一晚,她因為他,又失眠了。
這一晚,他因為她,睡得更安穩了。
 
時間來到德拉科出門巡邏半小時後,布雷斯來到了潘西的房門口。
「潘西,在嗎?
潘西聽見布雷斯的聲音「進。」
布雷斯推開門進入了房間「妳要的東西。」他將德拉科的日記交到了潘西手上。
潘西看著手中的密友日記,臉上滿是藏不住的喜悅「我就知道你可以做到的。」
潘西笑著「德拉科不在房間?」
「他半小時前出去巡邏了,我看他很衝忙的就跑了出去,我就碰碰運氣,結果…他房門果然沒有施上魔咒就急忙跑出去了。」
「然後你就開鎖進去了是吧。」
「對,但是潘西…」布雷斯放低了音量「妳要看的快一點,我得在德拉科回來前放回去,不然他肯定會找來我這邊。」
「好好好,我知道了,你先在外面等我,我看完拿出去給你。」
 
潘西看著布雷斯出房門後,迫不期待的掏出了達芙尼給她魔藥。我想想,達芙尼說一小口一小時是吧,那應該這樣就足夠了吧,潘西緩緩地喝了一小口,接著翻開了德拉科的日記。
果然,沒過多長時間,日記上的字開始慢慢地顯現出來,潘西二話不說趕緊快速的將日記翻閱過一次。
時間慢慢的過去,潘西的臉從一開始的平靜慢慢變成憤怒,她很輕易地猜出了和德拉科寫日記的人就是赫敏格蘭傑,畢竟整個霍格沃茲沒有第二個這麼愛讀書而且剛好又是在格蘭芬多的人。潘西闔上日記,她咬著自己的手指甲,試著整理剛剛從日記上得到的消息。
首先,格蘭傑並不知道和她寫日記的是德拉科,因為她不停地寫道她和德拉科是敵人的事情,而且還寫到了她和敵人出去聊過這件事情,所以這就解釋了為什麼上次她和佈雷斯會在庭院看到他們。
其次,從9月2日格蘭傑寫給德拉科的日記可以知道,德拉科喜歡的女孩子應該是格蘭傑沒錯了。
還有,格蘭傑和德拉科現在已經和好,並且成為了朋友。
 
潘西開始有些焦慮和急躁,因為她現在並不清楚德拉科和格蘭傑已經進展到什麼階段,而這也是她現在迫切必須知道的事情
 
潘西走出房門,將日記拿給了布雷斯「好了,拿回去吧,我想知道的都知道了。」從她的口氣可以感受出她的不悅。
布雷斯看向潘西「妳…還好嗎?」他伸手想安慰潘西
「哼,我能有什麼事,一個泥巴種而已,構不成我的威脅。」潘西輕笑「我去找達芙尼商量一下之後的事情,你先把日記拿回去吧。」
 
TBC.

吟遊詩人、說書人--瑟茉.星之物語xD @S0915

0
@kelly89789
嗨嗨,花落花開~
妙麗可可憐囉~
潘西,加油,不要大暴走吧~

國王哈利(露娜&妙麗都是我老婆) @wchuang890429

1
@kelly89789
不知道為什麼我看到壁咚那邊整個直接笑出來
害我笑的不停

花開花落 @kelly89789

0
@S0915
你好哇!!
潘西一定會出來搞一點事的

花開花落 @kelly89789

0
@wchuang890429
壁咚有什麼好笑的哇 哈哈哈
沒get到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