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跩妙(德赫)】致我親愛的筆友 - 更新至第二十一章

發表於

花開花落 @kelly89789

2
第二十章

大家不好意思呀,因為第二十章有成人向內容沒辦法在這邊和大家分享了!
如果有想看的,請麻煩私訊我!
謝謝,麻煩大家了。

宅女雪婷💜xD @shuaiting

0
@kelly89789你要不要把有點18禁的那邊反白試試看,我記得這樣就沒有問題了。

James Bond  @wchuang890429

0
@kelly89789
天阿...哈哈哈,看的我好害羞

18禁 😳

花開花落 @kelly89789

0
@shuaiting 好的好的!知道啦,謝謝告知

花開花落 @kelly89789

1
@wchuang890429
哈哈哈 我這還沒完全寫出來呢

James Bond  @wchuang890429

0
@kelly89789
我知道阿,像我寫的話只會點到為止,剩下的就留給讀者自行想像

宅女雪婷💜xD @shuaiting

0
對不起,打擾了,請問21章寫好了嗎?

花開花落 @kelly89789

0
@shuaiting
還沒寫好呢!最近比較忙一點🙏🏻

花開花落 @kelly89789

4
!特別注意!這篇與致我親愛的筆友無關

花開花落《那些婚後甜蜜的瑣事》- 婚後日常- 最最最簡單的甜甜的日常- 設定:細水長流

/00

陽光明媚的馬爾福莊園,今天迎來了魔法界近期最盛大的婚禮,早上10點半馬爾福莊園的庭院已經坐滿了來參加婚禮的賓客,原本就顯得華麗的庭院今天被裝飾得更加的高貴美麗,賓客們一個個臉上掛著笑容看向了站在牧師前方的新人。

「德拉科馬爾福,你願意承認接納赫敏格蘭傑成為你合法的妻子嗎?
「我德拉科,願以妳赫敏為我合法妻子。」
「赫敏格蘭傑妳願意承認德拉科馬爾福為妳的丈夫嗎?」
「我赫敏,願以你德拉科為我合法丈夫。」
「現在請新郎新娘交換信物。」

男人從伴郎手中接過了馬爾福家族祖傳的婚戒,輕輕地他牽起了眼前有著一雙清澈巧克力色眼眸的女人的手,接著將戒指戴在了女人的無名指上。眼前的女人甜甜地笑了,她接著將手中的男士婚戒戴在了男人的無名指上。

「現在,你可以親吻新娘了。」

德拉科手微微顫抖的掀開了赫敏的頭紗,接著低頭看向眼睛有些濕潤的赫敏,他伸出手撫上了赫敏的臉頰,將殘留在臉頰上的淚珠抹去。
「別哭,哭了就不是我最美麗的馬爾福夫人了」 德拉科對著赫敏溫柔的笑了笑,但此刻他不知道,自己的眼睛也紅了
赫敏幸福地笑出了聲「你還說我呢,看你也哭成什麼樣了。」
德拉科輕輕的笑了「赫敏,我愛妳,謝謝妳成為我的馬爾福夫人。」
「我也愛你,德拉科」
德拉科將赫敏抱進了懷裡,低下頭吻住了赫敏的唇。

/01

滴滴滴滴、滴滴滴滴。

明亮溫暖的陽光從半拉上的窗簾縫照到了墨綠色的大床上,安靜的房間,床頭櫃上的鬧鐘顯得特別的吵鬧。半裸著的男人輕手輕腳地將一旁的鬧鐘關上,深怕吵醒一旁還在睡夢中的馬爾福夫人。

今天是他們婚後的第一個早晨。

德拉科躺在床上,看著還縮在自己懷裡的妻子,很自然地露出了溫柔的笑容。赫敏一絲不掛的被德拉科圈在了懷裡,全身上下多處可見明顯的吻痕,可想而知昨天晚上的洞房花燭夜赫敏是如何被德拉科困在身下對待了。

可能是察覺到了身旁人的動靜,赫敏迷迷糊糊的睜開了雙眼。
「早安,我美麗的夫人」 德拉科低頭吻上了赫敏
「恩...德拉科,早安」 赫敏揉了揉眼睛
赫敏剛睡醒略帶著有些情慾的聲音讓德拉科有些招架不住,再加上本來身上就什麼都沒有穿,這讓德拉科覺得這個早晨有些過於美好。
「我說赫敏,妳知不知道妳現在看起來有多麼的迷人」德拉科勾起了玩味的笑容
聽到這句話,赫敏忽然醒了一大半,她想起了昨天晚上在這張床上翻雲覆雨的場景,她的腰還明顯的感覺到痠痛 「德拉科,我想你餓了吧,我去給你做早餐怎麼樣,恩?」 赫敏試著轉移話題
德拉科故作思考了一下 「恩...的確是有點餓了」
「嗯!是吧,我這就去給你準備早餐!」
赫敏掀開棉被剛要從床上爬起來,一隻強而有力的手將她拉回到了床上。德拉科接著將赫敏壓在了身下。
「我的確是餓了沒錯,但是這不是有妳嗎,我還需要什麼早餐呢」 德拉科對著自己的妻子壞壞的笑了笑
看著自己丈夫臉上帶著昨天晚上洞房夜的那個笑容——完了,德拉科一定不會輕易放過自己,她想。突然赫敏一個機靈,聲音軟了起來 「我最帥,最好,最貼心的德拉科,你看昨天晚上我們都那麼多次了是吧,你就饒過我吧,過幾天一定給你補上!」
德拉科看著身下對著自己撒嬌的妻子,他承認,這的確對他來說非常有效,但那僅限於其他時候,現在他親愛的妻子真的認為自己會放過她嗎?
「恩,我知道我的確是最帥,最好,也最貼心的,」
身下的赫敏感覺自己看見曙光
「但是...妳不會真的認為現在這樣是有用的吧」
赫敏睜大了雙眼「德拉科!你!」
還沒等赫敏說完,德拉科直接吻上了赫敏,接著拉起一旁的棉被,將兩人關進了裡面。

婚後的第一個早晨,果然不可能平靜的過去呢!

/02

婚後兩個月,一如往常的溫馨的早晨時光,赫敏早早就起床忙著幫自己還在賴床的丈夫準備早餐。

餐桌上的盤子里擺放著一顆煎蛋,兩片烤吐司,兩片火腿,盤子旁邊放了一杯熱的黑咖啡,杯子旁邊擺了一顆青綠色的蘋果,這是德拉科最喜歡的早餐配置。

赫敏站在廚房裡,準備開始製作自己的早餐,她回想起剛和德拉科再一起時,德拉科還總是抱怨著黑咖啡太苦,不好喝,比起黑咖啡他更喜歡來杯南瓜汁,為什麼麻瓜會喜歡喝黑咖啡呢。而現在,每天早上不來杯黑咖啡他還會不習慣。

赫敏往煎鍋中打進了一顆雞蛋,忽然間身後一雙溫暖的手抱住了自己。

「蜜恩,妳怎麼不叫我起床呢?」 德拉科有些慵懶地將下巴放在了赫敏肩膀上
「這不是看你昨天在魔法部加班到很晚嘛,想說再讓你多睡一下。」 
「沒事,下次喊我起來,我陪妳一起準備早餐」 德拉科輕輕的在赫敏臉頰上留下一吻
「好好好,知道了,妳去餐桌上等我吧,我一下就好了!」 

赫敏每次嘴上說著答應德拉科,可是她還是沒有叫過德拉科起床,這讓德拉科感到有些不開心,因為他不想讓赫敏老是這麼早起,然後還要接著去上班。每次德拉科要赫敏辭職待在家裡時,赫敏老是告訴他就算是婚後,她還是想有自己的事業,而德拉科也瞭解赫敏,他知道自己說不過赫敏,他也只好將這件事情先往後放一放了。

「想什麼呢?」 赫敏將早餐放到了餐桌上
德拉科回過神,笑了笑 「我在想,妳什麼時候可以乖乖待在家裡就好了。」
「哦,德拉科,你知道我們討論過的,」赫敏想接著說下去
「哎,我知道的!」
「 妳/我 想要有自己的事業,妳/我 不想只靠著 你/我 養!」 德拉科和赫敏一口同聲地說道
「妳看,我都知道的!」 德拉科摸了摸赫敏的臉
「這才象話嘛。」 赫敏吃了一口盤中的培根
...
...
...
「嘔!」 赫敏摀著嘴巴,衝進了浴室
坐在對面的德拉科似乎察覺到了什麼,他衝忙得放下了手中的餐具,跑到了浴室。只見赫敏蹲在了馬桶前面,想吐吐不出,一臉難受的坐在了浴室地板上。
德拉科走到赫敏旁邊,將她摟進了懷裡 「還好嗎?蜜恩」
「我想不太好,我有點惡心。」
「蜜恩,你上次來...恩...親戚是什麼時候了?」
赫敏有些訝異,她自己沒有察覺到這件事情,她認真思考了一下 「...我已經晚了...兩周了,德拉科我不會是...懷孕了吧?」
德拉科馬上變得嚴肅,他將赫敏從地上抱了起來。
「德拉科!你幹嘛?」
「當然是帶妳去聖芒戈檢查!」

剛到聖芒戈赫敏馬上被帶進了診療室,德拉科在一旁陪著赫敏,在結束了一系列的檢查後,治療師轉向德拉科。
「嗯,跟你們想的一樣,恭喜你馬爾福先生,馬爾福夫人的確是懷孕了,胎兒已經六周了。」
「確定吧?沒有誤診?」
「是千真萬確的,讓馬爾福夫人好好照顧自己!」說完,治療師離開了診療室
待治療師離開後,赫敏有些驚訝的看向德拉科,德拉科馬上將赫敏緊緊的抱進了懷裡。
「梅林的鬍子,這一切來得好快,我要當父親了!」
赫敏笑了笑 「是的,德拉科,你要當父親了。」
赫敏溫柔地摸了摸自己尚未隆起的肚子,雖然還很平坦,不過裡頭確實已經有小寶寶了。
德拉科伸手將雙手覆蓋在赫敏的手上 「蜜恩,我愛妳,謝謝妳。」 他低頭吻上了赫敏的額頭。
「我也愛你,德拉科,一直一直都是如此。」

忽然,德拉科象是想到了什麼,突然表情變得嚴肅了起來。
「我想我親愛的夫人,妳應該也聽到剛剛治療師怎麼說了吧,」德拉科看向赫敏,臉上沒有半點開玩笑的表情 「從明天起,喔不對,從今天起必須給我老老實實待在家裡,不准去上班,不准早起,以後每天早上換我給妳準備早餐!」
赫敏不敢置信的看向德拉科 「德拉科!!你怎麼這樣,我們明明說好了,你總不能讓我哪都不能去吧!」
「我可沒說哪都不讓妳去,妳可以做點輕鬆的事情,出門散散步,找波特的老婆逛逛街,這些我都是可以接受的!」
「可..!」
「噓,好了,沒有商量的餘地,我可不希望我的夫人受到一點點的傷害,我們要將意外降到最低,不是嗎?」
赫敏看著眼前不同於往常,非常認真的德拉科,她知道不管今天自己說什麼都是沒用的。 她也清楚德拉科也是為了自己好,於是她只好答應了德拉科。
看著答應了自己的赫敏,他終於讓赫敏停止工作一段時間了——他想。
「但是!等我產假過了之後,我要回去上班!」
「是是是,我知道了,我親愛的夫人。」

當然,這都只是表面上答應罷了——德拉科暗暗的笑了笑。
畢竟,誰說有了第一胎後,就會停止了呢?

End.

花開花落 @kelly89789

3
第二十一章

夜晚,斯萊特林公共休息室內,德拉科難得的將布雷斯、西奧多和潘西三人同時叫了出來。其實也不為別的,他就是想公開他和赫敏的關係,一方面也是為了讓潘西明白,自己對她完全沒有任何興趣。
待三人坐下後,布雷斯大該猜到了德拉科想說什麼,他眼神往潘西的方向瞟了瞟,只見潘西臉上有些擔憂,她可能八成也猜到了德拉科想說什麼,但還是在心裡默默祈禱不會是她想的那一件事情,沙發上三人,只有西奧多顯得有些疑惑,滿滿的問號掛在他的頭頂上。
“其實把你們找出來也不為別的,就是想告訴你們一聲,我有女朋友了。”說到這,德拉科臉上瞬間充滿了笑容——甜甜的那種,一下子把對面三個人給膩到了,要知道德拉科很少會在他們面前露出這樣的表情,歐不,應該說幾乎不會露出這種表情。
布雷斯是三個人當中最為冷靜的一個,相反的,西奧多則是不敢置信的看著德拉科,巴不得下一秒就衝上去勾著他哥們的脖子,詢問女方是誰。另一邊,潘西沒有說話,但肉眼可見的她的臉上滿是不悅的表情,但是很快的,在德拉科看向她的一瞬間,她收起了臉上的表情,平靜地看著德拉科。

“哇,斯萊特林的王子終於脫單了,而且還是親口承認,太難得了!所以那個把你迷得神魂顛倒的人是誰?難道是上次那個神秘的羽毛筆姑娘?”不等德拉科開口,西奧多開始自顧自地在一旁說了起來。
“好了好了,西奧多,我這不是要說了嗎。”
“行!你快說,我閉嘴了”
德拉科清了清嗓子“赫敏格蘭傑,我的女朋友。”
聽到著,潘西的表情更難看了,她實在是憋不住了,德拉科果然還是和她想的一樣和那個泥巴種再一起了——潘西有些不悅的握緊了她放在腿上的雙手
“那個格蘭芬多的萬事通小姐!?”西奧多很是震驚“德拉科,你可以阿,居然追到了那個看起來只會和書談戀愛的母獅。”
“西奧多,好好說話。”德拉科不滿的說道
“是是是,抱歉,還有呢?你接著說呀,你們是怎麼搞到一...不是,是怎麼再一起的。”
“這還真得謝謝一下潘西了,”德拉科看向坐在布雷斯旁邊的黑髮姑娘“要不是當時她執意要將那本密友日記塞給我,我可能現在還不會和赫敏成為朋友甚至是男女朋友。”
“等等等,密友日記?那本匿名的日記,你是怎麼知道是她的,還有格蘭傑知道嗎?”
德拉科想了想“恩...目前為止赫敏是不知道的,所以,”德拉科眼神掃過了坐在對面的三人“你們一定要替我保守這個秘密,畢竟赫敏很信任那個在和她寫日記的男人,幾乎所有的事情她都願意和他說,我也是從這本日記一步一步的引導赫敏來找我,還有和我和好的,所以日記目前對我來說非常重要。
 
關於日記的事情,德拉科也想過要不要和他的朋友們說,但是後來他思考了一下,布雷斯他們幾乎不會和赫敏單獨見面或者找她聊天了,而且就算他們說了,赫敏也不一定會相信他們,更別說是潘西了,赫敏不可能會相信她,所以德拉科還是將日記的事情告訴了他們,
 
“是是是,知道啦!反正就祝福你和萬事通小姐能夠長長久久啦。”西奧多說道
“恩,最後就是,潘西,妳不要再像之前那樣黏著我了,我怕赫敏會誤會。”
潘西顯得難以置信“德拉科!你這樣做你父親知道嗎?她可是泥巴種,而是你純血,你覺得你父親會接受她嗎?”
德拉科收起了臉上的笑容“潘西,首先,我不允許妳叫她泥巴種,再有下一次,我不會再對妳客氣了,還有,關於我父親的事情,我會自己去和他說,還輪不到妳為我操心,在我心裡,赫敏不管是不是純血,都是我暗戀了許久的女孩子,這一次我不會再放開她了,所以,妳也趕快收起妳對我的感情,看看周圍的人吧。”德拉科看了一眼對面的布雷斯。
“德拉科!你...”潘西沒有將話說完,轉身跑離開了休息室
德拉科沒有理會跑走的潘西“好了,我先回房了,晚安。”
 
回到自己房間的路上,布雷斯滿腦子都在想潘西的事情,現在潘西一定處在非常憤怒的境界吧——他想,畢竟被自己希歡的男生這樣警告,任誰都不會好受的。
在快到達自己房間的門口,布雷斯抬頭,發現了站在自己房門外的潘西,想必是又要找我幫忙了吧——他想,布雷斯有些無奈地嘆了口氣。
“潘西。”
“布雷斯,你可算是回來了。”潘西指了指房門,示意布雷斯將門打開。
 
“所以,這次妳又要我幫你做什麼?”兩人進入房間後,施上了隔音咒
“一樣,幫我去德拉科房間,把他日己偷出來。順便,看看能不能找到德拉科父親給他寄的家信,一般來說,德拉科都不會銷毀的。”
“潘西,你要信做什麼?有日記不就夠了嗎?”
“哼,這次不一樣,我要直接將東西通通送給他那個親愛的小女友,讓她看看德拉科是怎麼利用日記去騙她,順便把信給她讀一讀,讓她認清自己是配不上德拉科,過不了他父親那一關的。”
“妳這是要破壞他們?就算你這麼做也改變不了什麼的,德拉科只會更厭煩妳而已。”
“你就照著我說的做就行,其他的你就別管了。”
 
德拉科和赫敏談戀愛的事情,短短幾天就在整個霍格沃茲傳了開來,沒有任何一個人是不知道的,而德拉科也一副無所謂的樣子,畢竟他原本也想著將這件事情公開,至於赫敏的話,就覺得有些不自在了,因為她不管是走到哪都有人一直盯著她然後小聲地討論,就連赫敏在圖書館看書的時候也是,沒有一刻是清淨的。
“所以我說德拉科,他們到底什麼時候才能停止討論我們了?”赫敏也些無奈地撐著額頭,今天她連看書的心情都沒有了。
只見坐在身邊的德拉科慢悠悠地摟住了赫敏的腰“畢竟斯萊特林和格蘭芬多再一起是難得一見的事情,再加上我們兩個原本關係那個的差,他們會討論是正常的。”德拉科親了一口赫敏的臉頰
赫敏連忙推開德拉科“你真的是!這裡是圖書館,你別鬧,他們都看著呢。”只見周圍討論的聲音又多了一些,其中好大一部分都是在誇他們般配,看上去太好看了,之如此類的話。
“行,都聽妳的,我的夫人。”德拉科將手伸了回來“那不知道等一等是否有榮幸可以和妳在外面散一會布呢?”
赫敏想了想“行吧,只要你現在乖乖的,不要老是黏上來。”
“如你所願”德拉科溫柔的笑了。
 
過沒多久,兩人一同離開了圖書館,德拉科二話不說直接牽起了赫敏的手。
“走吧,想去哪逛逛呢,夫人。”
“你現在真是一口一個夫人的叫鴨,德拉科。”
“畢竟,你是未來要成為我夫人的唯一人選,我這樣叫也是沒有關係的吧。”
“真是受不了你,”赫敏笑了笑“去湖邊晃晃吧,一會散完步之後可以一起去吃晚飯。”
“行,那就出發吧!”德拉科牽緊了赫敏的手
 
晚飯結束後的休息時間,布雷斯悄悄的來到了德拉科房門外,敲了敲門,見裡面沒有回應聲,布雷斯輕輕的進到了德拉科房內。
來到書桌前,桌面上的東西被擺放得整整齊齊,只有一些照片放在了桌上,布雷斯拉開抽屜,密友日記和之前一樣放在了同個位置。現在,只差要找到德拉科父親給他寄的家信。
布雷斯在書桌前翻來翻去還是沒看到信的身影,他估摸著德拉科應該快回來了,有些緊張地加快找尋的速度,來到床的旁邊,翻開了放在床頭的書本,一封信從書裡面掉了出來——是那封家信。
布雷斯衝衝忙忙的將信夾在了日記裡後,把書放回到了原本的位置上,離開了德拉科的房間。一路上,布雷斯將日記藏在了袍子裡面,快步的趕往潘西的房間。
 
來到了潘西房間,一如往常的先施上了一層隔音咒。
“信夾在日記裡面了。”布雷斯將懷中的日記交給了潘西
“恩,你在這裡等我一下。”
 
只見潘西來到書桌前,抽出了一張牛皮紙,在上面飛快了寫了幾個字,便將信塞進了信封內。
“明天你把這封信寄給格蘭傑,但是不要用學校的貓頭鷹。”
“不要用學校的貓頭鷹,那你怎麼寄信?”
“你去和德拉科借他的貓頭鷹,用他的貓頭鷹寄給格蘭傑。我在信上約了格蘭傑見面,但是沒有留名字,畢竟格蘭傑是不會見我的,所以她如果看到是用德拉科的貓頭鷹寄的信,應該會認為是德拉科約她見面。”
“潘西...妳確定要這麼做嗎?”布雷斯看了看潘西手中的信
“對,你就別問了,照我說的做就行。”潘西晃了晃手中的信
布雷斯沒有說話,接過了潘西手中的信。
 
“明天別忘了。”潘西在布雷斯離開房間前,又一次提醒。
布雷斯先是停頓了一下,接著點了點頭,離開了房間。
 
TBC.

Boboo granger @boboo_granger

0
沙發(直接躺下去😁
跩哥和妙麗公開了
耶!
可憐的布雷斯
潘西趕快放棄跩哥看看一直陪伴她的布雷斯吧

花開花落 @kelly89789

0
@boboo_granger
哈哈哈 恭喜搶到沙發!!!
布雷斯就快等到潘西了😂

Quincy Tso @Quincy

0
寫得太棒啦!拜託繼續寫下去!順便簽收一下你的新粉🤣

花開花落 @kelly89789

0
@Quincy
哈哈哈哈!好的,一定會繼續寫的。
新粉Get!

這是討論串底端!何不幫忙讓這串魔法煙綿延下去呢?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