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情人節・情人劫】記一個奇妙的情人節約會

發表於

二分之一🍮/小丁 @sk1128

4
@shuaiting   @vivian19981129   @Kyle_di_Angelo
恭喜完結,但看了 #2 之後,覺得對不起你們
破壞了 跩哥×妙麗 完美隊形了Orz


做個小提醒
活動到2/21,23:59截止
想參加活動的大神們,現在動筆還來的及喔。
還想看更多甜蜜蜜的約會文,閃瞎我的雙眼
😎墨鏡準備好了XD

二分之一🍮/小丁 @sk1128

7
跩哥 x 石內卜

馬份莊園充滿著往來的賓客,來賓聚集於此都是為了祝賀馬份家族的新生兒—天蠍•馬份,人群中心的跩哥•馬份一手抱著天蠍•馬份,另一隻手牽著阿斯托利亞,卻是一臉若有所思。

『教授,真希望你能在這裡。』

跩哥回想起自己在霍格華茲的少年時代,那一個最特別的情人節。

─────────────────────────────

情人節的早晨年輕的跩哥特別提早起床,不斷梳理著服貼的鉑金頭髮,確保髮型絕對整齊。然後前往史萊哲林學院院長的辦公室尋找魔藥學教授。

在敲響辦公室門之後一如往常穿着飄動黑色長袍的賽佛勒斯•石內卜板著臉打開門:『在休息日的早晨做出不適當的打擾,我一直對於史萊哲林學生的禮貌有更高的期望。』

跩哥瞄了一眼牆上的鐘,早上6:37分,開始擔心起自己該如何承受來自魔藥學教授的怒火。

石內卜看著跩哥敲門之後一聲不吭不耐煩的表示:『馬份先生,如果你的腦袋被山怪槌子敲中了,應該先去找龐芮夫人。』

碰!
一字一句緩慢的將一段話說完後石內卜轉身回到辦公室,並將門大力關上。

撞擊的關門聲敲醒了跩哥的沉思,鼓起勇氣再度敲響辦公室的門,不等石內卜教授的諷刺到來:『父親說過教授很喜歡紡紗街,而且今天是這麼特別的日子,一起去那裏走走吧?』

石內卜一臉看傻子的表情:『今天並不是可以前往活米村的日子,感謝梅林不是那種日子。即使是也不會讓你到紡紗街。』

跩哥勾起單邊的嘴角笑得跋扈並拿出一張同意外出的申請單:『崔老妮教授在聽到我從茶杯中看到了重要但遙遠的線索之後,就同意讓我外出一天了。』

石內卜深邃的黑眼睛盯著跩哥希望能找出任何惡作劇的跡象,但什麼都沒找到後:『你的父親會很高興你還是有學到一些馬份家族的手段。』
『我也希望你的父親曾經告訴你,情人節是我討厭的節日中數一數二的。』
『9點出發。』

碰!
再次被關在門外的跩哥慢慢消化著石內卜教授少見的連續語句,理解後展開笑容期待9點的到來。

─────────────────────────────

紡紗街位於科克沃斯的一個破敗的市郊,小鎮在一條污水河邊上,滿是殘破失修的房子、廢棄的工廠和損壞的路燈。

到了紡紗街之後從沒看過這種景象的跩哥震驚了。

雖然說是跩哥的邀請,但是跩哥卻對於紡紗街的地理位置完全不清楚,所以一路上都是由換上白色麻瓜衣服的石內卜教授帶路。

一路上經過了學校、銀行、家具行、小吃攤,還有跩哥完全無法理解的家電行、加油站和五顏六色的汽車。
直到兩人到達一片旁邊有著一條小河的綠地,石內卜停下了腳步。

跩哥環顧了四周,草地、小河、溜滑梯、盪鞦韆:『教授,我想我知道這是哪裡,這是公園。』

原本是想要吸引石內卜教授注意力的跩哥卻沒想到一向出口成諷刺的石內卜教授完全沒有理會,反而專注看著遠方的大樹,一向犀利的眼光卻帶著悲傷。

(就是這棵樹)


這時附近玩樂的孩子急急忙忙像飛彈一般往石內卜方向跑去,來不及反應的石內卜就這樣被小孩子撞進了河流裡。

看到教授跌入河中的跩哥也急得自己跳進河裡想要拉教授一把,但水流出乎意料的強反倒是讓站不穩的跩哥跌得比石內卜教授更慘。
最後跩哥還是靠著先一步站穩的教授將他從水中拉起。

因為這個意外,兩人因為不能在麻瓜面前使用咒語將衣服烘乾,也不願意忍受繼續穿著濕透了的衣服,所以決定提早結束行程,原路折返到隱密的角落用港口鑰回到活米村。

路上跩哥好奇的問道:『教授,為什麼在公園的時候這麼悲傷?』

一路靜默直到兩人走到隱密的角落,跩哥都認為石內卜教授不打算回答自己問題的時候,石內卜才帶著異於平常的語氣回答:『以後你就會懂了。』

跩哥還在分析教授的語氣到底是悲傷、沮喪還是憤怒時,石內卜教授已經拿出港口鑰示意跩哥的手一起擺上來。

在轉移的時候跩哥似乎聽到了模糊的:『莉莉,情人節快樂。』

回到霍格華茲的跩哥心中異常懊惱,絞盡腦汁計畫了這個外出約會想更了解自家院長。
但是什麼都還沒問到,也什麼心意都還沒表達就結束了。

跩哥只能安慰自己來日方長。

─────────────────────────────

回想結束的跩哥,看著熱鬧的馬份莊園。
『教授,我現在懂了,你當時的語氣是懊悔。』

長大後的跩哥才知道沒有什麼來日方長,沒說出口的話有可能再也沒機會表達了。

這時懷裡的小嬰兒突然大力扭動著身體往媽媽的方向揮手,旁邊的阿斯托利亞接過小寶貝輕聲哄著。

『教授,因為你我也懂了。』
『與所愛的人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值得好好珍惜。』

跩哥張開雙臂擁抱住兩個重要的家人,三人一起發出了歡樂的笑聲。


END



----------------------------------------------------------------------------------
字數1786

其實這篇文起因就是參加【活動】情人節・情人劫 (猜猜我是誰第十二回合)的時候


我把這個圖看成跩哥x石內卜深情對望了0.0
所以就寫了一個兩人掉水里,石內卜伸出手救跩哥的劇情了。
雖然這配對應該很母湯XD

耶~小短篇完成(頂鍋蓋逃

茉莉神奇的衛斯理時鐘呀💛 @Amber_leung

1
@sk1128
感謝小丁,小丁神速產文((請收下我的膝蓋
這小短篇讓我看得很過隱xDDDD
有跩哥。讚✅
有石內卜教授。讚✅
蛇院對。讚✅
還有莉莉閃現。加分💯
-
感覺完滿,躺平( ´ ▽ ` )ノ

廣愛世人的貞德- @Snarrian

8
cp:格林德沃×鄧不利多

炎炎夏日,蟬聲唧唧。
       
        自蓋勒特來到髙錐客洞已有一個多月了,在此之前阿不思完全無法想像有個能力相當、充滿魅力的知己到底作何感受,他以為自己會被綁在這個地方照看有問題的妹妹和輟學的麻煩弟弟,無法展現他的才能,但蓋勒特的到來豐富他的生活。
       
        而他們確立彼此的關係已有兩個星期,平常他們除了臥在樹下高昂共同的偉大理想及尋找死神的聖物外,幾乎沒有特別去過任何景點,只偶爾去街上採買阿不思家中的三餐的食材。阿不思不是不喜歡兩人約會,只是他們都專注於自己未來事業,根本沒有特別想過,這並不代表阿不思不期待約會。但他知道蓋勒特這種以理想優先的情人怎麼會想要約會,每次他想要帶他到知名景點時,都表現得興趣缺缺,阿不思才暫時打消要蓋勒特陪他出去的念頭。
       
        直到某天半夜,阿不思還記得那是一個連竄進房間的風都很酷熱的夜晚,窗戶突然響起“叩叩叩”的敲窗聲,阿不思忍著睡意掀開被子,走到窗邊,打開窗戶,發現蓋勒特穿著外服,騎著一個老掃帚飛在他的眼前。

「蓋勒特?這麼晚了,你來這邊做什麼?」阿不思驚訝的連睡意都嚇走一半。

「我想帶你到一個地方,一個只屬於我們的世界,」金髮男孩伸出手臂,做出迎接姿態。「我知道現在很晚,但這趟旅程可是我們的第一次約會,所以可以請你跟著我嗎?阿不思。」
     
        阿不思永遠也不會忘記那時飛在空中的蓋勒特,男孩全身散發著獨特的魅力,微捲的金髮隨微風飄逸,深邃的眉眼被頰上微微的紅暈襯托,異色瞳溫柔深情地彷彿可以掐出許多清水,阿不思不由自主地深陷蓋勒特的柔情,他握著蓋勒特的手,踩著書桌跳出窗戶,跨上老掃帚。

「抓穩了,阿不思,我們飛的高度會很高呢。」說完,他們的掃帚緩緩上升,房子、高塔、山丘,萬物皆匍匐在他們的腳底。蓋勒特促使掃帚繞了一大圈,朝著北方前進,轉眼之間他們越出了高錐客洞,來到了一大片松樹林。蓋勒特又朝西方轉了一小彎,然後直接拉升向上,飛到遠方一團團厚重的白雲裡。周圍的白色水滴在黑夜裏弄濕他的頭髮,阿不思突然有種自己獨自飄在空中的錯覺,他伸出雙手,迎接向他撲來的白雲。
 
「你看起來很開心,阿不思。你沒有飛到這麼高的地方吧!」
 
「沒有,自從畢業之後,我就必須照顧阿利安娜和阿波佛,沒有時間做閒暇事情,更別說騎掃帚了。」阿不思縮回手,勾住蓋勒特的肩。「目的地要到了嗎?」「快了,只要出了這層白雲就好。」蓋勒特回頭安撫似地親啄阿不思的唇角。然後又回頭駕駛掃帚。
       
        他們在雲層飛了十餘分鐘,在這期間蓋勒特繞了好幾個彎,阿不思都認為自己在下掃帚之後可能會嘔吐4次才夠。當他想到這裡,蓋勒特又轉了一個急彎,他頓時感到昏眩,胃部一陣翻滾,胃酸滾到了他的喉頭,阿不思硬生生吞回去,他靠在蓋勒特的背上,閉上眼睛想要驅逐昏眩感。
「蓋勒特,你到底要繞幾個彎?路途是這樣走的嗎?」阿不思忍不住問。他的聲音因為胃酸灼傷而有點沙啞。
「當然,我的記性沒有那麼差。」等等,這句話說得好像他常來似的,阿不思心想。他們一直以來總是形影不離,為何蓋勒特會來過?阿不思幾乎是想都沒想就說:「蓋勒特,你是跟誰來這裡的?」

「你在說什麼?」蓋勒特大聲的問。

「你是跟哪個人來過?」阿不思不自覺地加重語氣。

 「你聽出來了啊!我是跟別人來過。」聽到這段話,阿不思心中感到酸澀,有點感到委屈,不知名的感覺壓在胸口積成一顆懸石,吊在胸口。但他不想讓自己表現的很小家子氣,阿不思選擇吞下內心中隱隱痛楚。

「阿不思!我們到了!」
     
       阿不思聞聲往前看,看見原本擋在視野周圍的雲霧已消散,在黑暗中隱約露出一脈脈的連綿山丘,萬籟俱寂,只能聽到細微的風吹草動,令人感到些許陰森詭譎氣息。他們在一個特別高、草特別長的山丘頂上降落,蓋勒特一落地,就從口袋裡拿出一個金燦燦的小球--一顆金探子,它一到蓋勒特的手上便自動打開一個小口,裡面是一張布團。

「暴暴吞。」蓋勒特拿起布團,對著它說。
布團在蓋勒特下咒後就放大成原本的好幾倍大,大到蓋勒特撐不住而落到地上,這時阿不思才知道那是個帳篷。
「蓋勒特,你這是要露營?」「沒錯,阿不思。」蓋勒特優雅的舞動手腕,連魔杖都不用直接讓帳篷從袋裡竄出,在草地上自動立起,蓋上雨棚,這個帳篷看上去像是新拿出來的,色彩鮮豔,布料以藍色色系為主。

「快進來,阿不思。外面熱得很。」蓋勒特牽起阿不思的手,把他拉進帳篷裡。這個帳篷內部和外表不一樣,是以紅色布料裝飾,上端用金色顏料畫成環,從中心一直往外繞,成了個旋渦。整個格局並沒有分房,但空間很大,要塞10個人都不是問題,以一張雙人床為中心,基本的四人餐桌,沙發,地毯都放置旁邊,所有的家具應有僅有,全都在一個空間內,就像一個雙人小套房。
       
        阿不思看到中間的大床,就迫不及待地躺在上面,半夜抵抗著睡意千里迢迢來到這座山丘,在路途中不僅暈車和生蓋勒特的氣,阿不思早就累得幾乎睡過去,但他還沒找到蓋勒特帶他來這裡的目的,就這樣睡著很沒有意思,他倏地坐起來,面對正在把外套脫去的蓋勒特,想起剛才蓋勒特說「他和某人來過」很是不滿,他相信蓋勒特不會做出背叛他的事,但他還是想要蓋勒特解釋那個“別人”到底是誰。
       
        蓋勒特脫到只剩下單薄的襯衫和褲子,把外套及背心安穩的放在椅背上,然後坐在阿不思的右邊,左手安撫似的撫摸他的後頸,一雙異色瞳用帶著不可猜測的神情盯著阿不思。

「陪我來到這裡的人是我姑媽。」蓋勒特忽說出沒頭沒尾的話,但阿不思知道蓋勒特的用意,他在撫慰阿不思的怒氣,以很溫柔、就像對待一個小孩一樣的姿態安撫。

「你太了解我了,蓋勒特。連我不高興都看的出來。」阿不思扯出勉強的笑容說。
「我比你想像中的更了解你,阿不思。」蓋勒特笑著說,「在我面前你沒辦法隱瞞想法。」
「抱歉,阿不思,我應該早點向你解釋。」蓋勒特的右眼閃爍奇異的光芒,似乎在打量著什麼,但阿不思沒有看出來。

「蓋勒特,你不需要道歉,現在你也解釋清楚了,就讓這件不快過去好了。」
       說完,阿不思湊過去,輕吻蓋勒特的唇。蓋勒特被他的一吻後,雙眼漸漸燃起不知名的欲火,蓋勒特一點點的湊過來,直到他們之間的距離不到半公尺時,阿不思一把抓住蓋勒特外套領子,把他的頸子往下扯,連帶他的頭也向自己傾倒。
 
        在兩人的嘴唇碰觸時彷彿有股電流竄上她的身體,明明只是嘴唇相觸卻能迸發快感。  阿不思緊抓著蓋勒特的領子,他使熾熱的舌尖直接進入蓋勒特的嘴裡,他輕咬蓋勒特的舌尖,往自己的方向帶,他不想就這麼被壓著吻,和單方面的強勢相比阿不思更喜歡雙方享受,阿不思帶著蓋勒特的舌尖,兩人的舌頭互相交織,空氣中兩人急促的呼吸聲。
 
    隨著時間消逝,阿不思些許感到力不從心,滿溢的快感令他的心尖疼痛不已,漸漸的蓋勒特壓過他的氣勢,漸漸他感到無法呼吸。
 
        阿不思不甘心,他想掌握住原先的優勢,無奈蓋勒特現在已是完全壓著他,蓋勒特猛烈又溫柔的掠奪阿不思口中的美好,他的舌尖反向鑽進阿不思的齒縫,在上顎輕輕掃著,又學著蓋勒特輕咬舌尖,他無法呼吸但又無法控制的淪陷在這樣的吻中。
 
        阿不思槌了槌蓋勒特的肩,男孩聽話的放開他,左手環繞住蓋勒特的腰,另一隻則撫著他的背,為他順氣,阿不思心中對蓋勒特的不滿被這場吻給打消。

「既然你那麼了解我,那你知道我現在在想什麼。」,他突發奇想的說,他想知道蓋勒特究竟了解他多少。蓋勒特剛要說時,阿不思制止他:「不可以用破心術。」

        蓋勒特笑了起來,搖搖頭,無可奈何的說:「那還用說,當然是--你在疑惑我帶你來到這裡的目的。」

        阿不思不可思議的嘖嘖稱奇,他確實很好奇蓋勒特他來這裡是做什麼。「你確實說對了,我很好奇你到底要做什麼,繞了這麼大圈來到山上想必不只是為了露營吧?」

        蓋勒特也沒回答阿不思,只是打了響指,帳篷的頂端忽然變成透明,露出外面的天空。只見在漆黑的夜空中,銀河如柔滑金燦的銀帶為夜空裝飾,星座是銀絲帶的圖騰,在其中若隱若現,月亮似乎是嫌棄絲帶太單調,在銀絲帶的外邊還灑上幾滴鮮血,鮮血在絲帶中閃爍,成為絲帶上面的幾顆紅寶石。

        以前阿不思在學校裡見過不少次的星空,但沒有一次和今天一樣漂亮。他現在對蓋勒特的不滿已經隨著星星的閃爍而消去,現在要問阿不思此生最印象深刻的事,他以後一定會說莫過和身旁的戀人一起觀賞星空。

「我剛來到這裡的第一個夜晚,姑媽就用掃帚載著我,繞了好幾個大彎來到這片山脈,那時她也坐在這裡,和我一起欣賞夜空。」
阿不思收回視線,看向凝望天空的蓋勒特。「在這幾天我一直在想,我們交往了快兩個禮拜,除了完成我們的理想外,就沒有任何一次值得紀念的約會,然後我想到這個美麗地方,所以我決定要帶你來這裡看看。」蓋勒特轉過頭看向阿不思,眼瞳盛滿愛意,阿不思的心為此抽動好幾下。

「生日快樂,阿不思。」

        阿不思這才想起來,今天是自己的生日,蓋勒特帶了這一連串的驚喜,讓阿不思忘卻了這件事,往年都是母親為他做蛋糕,弟弟妹妹唱歌慶祝,但這是他失去母親後的第一個生日。他以為自己失去了最美好的東西,但今天蓋勒特安排的約會讓阿不思知道,自己遇見了此生最珍貴,無法忘懷的人。酸澀感侵入阿不思的眼角和鼻頭,他閉上眼,任由眼淚滑過臉頰。

        這時阿不思感到自己突然被緊緊地抱在懷裡,寬大的手在頸後撫慰著,蓋勒特一遍遍吻著他的耳垂,阿不思感覺自己找到了自母親逝去後便沒有的歸屬感及安全感,在蓋勒特身上。

「阿不思,是不是到了拆禮物的時候?」

「你有準備禮物給我?在哪裡?」

        聽到禮物,阿不思興奮了起來,不知道蓋勒特準備了什麼樣的糖果給他,這些日子都在忙著他們的理想,都沒機會去吉米村買糖果來解饞。
「這次的贈禮不是糖果,親愛的。」蓋勒特站了起來站在阿不思面前,當著阿不思的面緩慢地解開他自己的襯衫鈕扣,「你的贈禮就在你面前。」

        阿不思覺得自己的臉一定和蘋果一樣紅,因為蓋勒特翹起他那好看的嘴角,嘲笑的意味不言而喻。蓋勒特用雙手包住阿不思的雙頰,緩緩湊到耳邊,輕聲說:「好好享受,阿不思。」

-------------------------------------------------
字數共是3684字

這是一天之內打出來的小品,我嗑了ggad那麼久終於自己產了一篇文出來啦!!!(灑花
我非要在這裡煞車,想看的自己腦補樓。 

其實後面我原本打算再寫一段關於他們回去後蓋勒特順道帶著阿不思到教堂,在上帝面前宣示,這是私心想要加的,但後來覺得蓋勒特可能不會太想踏進麻瓜教堂而作罷,而且本人是在全家睡覺時匆匆上傳文章,本人承受不了一邊打字一邊躲避家人進房突擊檢查的壓力XDD所以希望可以符合條件嘍

廣愛世人的貞德- @Snarrian

0
順帶一提,本人只想投稿文章不想抽獎,

黑湖湖畔的無痕xD @lemonleaf

3
---緩緩拉起活動截止線---

如果還想繼續投稿也非常歡迎,只是可能就無法獲得抽獎券啦!

先記錄一下:文章獲得最多讚數的是小丁 #3 11票

這是討論串底端!何不幫忙讓這串魔法煙綿延下去呢?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