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完待續)Potter or Weasley?(那些獨生主角們的妹妹

發表於
作者的囉嗦廢話:

只能說我不太會下標題🤣(歡迎提名!!
然後我知道類似的題材有人寫過
但內容主要還是原創的
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怎麼稱呼我都可以歐
但我比較喜歡別人叫我最可愛的弗洛xdd
這是我在仙境第一次發文
有什麼錯誤都歡迎指正!
.
以下為特殊用法
*=註
(「內心OS 」)

目錄 ----謝謝蔓越莓的建議xdd(可以這樣稱呼你嗎哈哈
#1 (一)
#3 (二)
#6 (三)
#8 (四)
#12 (五)
#15 (六)
#22 (七)
#26 (八)

人物簡介(待補上

蕾伊.格蕊希雅.衛斯理(Leynia Gracia Weasley)——大家都這麼叫她
本名:蕾伊妮雅(蕾伊).莉莉.波特(Leynia Lily Potter)
身分:大家普遍認知為榮恩的大妹、金妮的姐姐。其實是哈利不為人知的妹妹——就連她自己和哈利都不知道
外貌:由黑而紅的漸層長髮(天然捲)、鮮綠色的眼睛、白皙的皮膚 ; 在霍格華茲則使用變形術成為紅髮褐眼
魔杖:???
香緹.莉思格蘭傑(Arthione Liz Granger)
身分:妙麗.格蘭傑的妹妹——之一?
外貌:蓬鬆的褐髮、巧克力色眼睛、沒有兔寶寶牙
名字由來:Arthione源自阿爾忒彌斯(Artemis),為荷米斯(Hermus)的姐妹。
魔杖:金合歡與龍的心弦,13吋
樂蓓.娜西莎.馬份Lepus Narcissa Malfoy
身分:以跩哥妹妹之姿進入霍格華茲就讀
外貌:鉑金色的長髮、淺藍灰色的眼睛、尖下巴
名字由來:Lepus 為南天的天兔座,與北天的天龍座(Draco)成對應
魔杖:月桂木與騎士墜鬼馬尾羽,13.5吋

正文開始!
.

(序)
「祝你好運,哈利。」

鄧不利多將還在繦褓中的哈利放在水蠟樹街4號門前的台階,並在之後與海格道別。

他走到了一個空無一人的街角,把長袍掀了起來。從奇怪的地方(一般人不會把東西藏在那裡)小心翼翼的抱出一個軟呼呼的東西。

「啊......幸好妳也沒事,我親愛的孩子。」

那是一個正在沈睡的女嬰。她已經長出了短短的頭髮——在她不久前受到驚嚇的時候,可以看到她有著一對美麗的鮮綠色眸子——就跟躺在德思禮家門前台階的哈利一樣。

鄧不利多愛憐的看著懷中的女嬰。

「對不起——不能讓妳和哥哥一起長大——但你們之後會見面的——」

(「天知道一個哈利就可以對他們造成多大的驚嚇......」)

「但沒關係(一方面也是在安慰自己)——妳會到一個很棒的家庭——會有視妳如己出的養父母——絕對不會讓莉莉和詹姆失望的——」一滴眼淚悄悄沿著鄧不利多蒼老的臉頰留下,隱沒在他長長的銀髯中。

「我想他們會很樂意接收妳的——雖然孩子有點太多——但這是最好的法子了——總感覺有點對不起他們呢......」

「......亞瑟和茉莉......」

鄧不利多消失在水蠟樹街口,但嗓音依然在空氣中迴盪著。
14

本文作者

  • 不尋常麻瓜
  • 13  35

可愛的弗洛 @goldenrainbow

6
(一)

——鄧不利多此時正在凱奇波區奧特瑞街。

他又低頭看了看女嬰,她似乎被消影帶來的不適感打斷了睡眠。但她並沒有因此鬧脾氣或掙扎,反倒是開心的玩起了鄧不利多銀色的長鬍鬚,一邊開心的咯咯笑。

鄧不利多把食指放在女嬰的唇上;說也奇怪,咯咯的笑聲竟識相的停了下來。看著女嬰杏仁形的翠綠大眼靈活的骨碌轉,搭著比一般嬰兒還要濃密的眉毛和睫毛,一眨一眨的快要讓鄧不利多融化了。

「哎——要不是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不然我真想把妳留在身邊——」鄧不利多慈愛的看著不到半歲的孩子。他曾經也動過親自扶養她的想法,但他知道這會讓孩子陷於危險之中。

他敲了敲洞穴屋的門。鄧不利多可以隱隱約約聽到一群稚齡孩童的哄笑聲,貌似是三歲的雙胞胎惡整一歲的榮恩所導致。他半月形眼鏡後的湛藍色雙眼悄悄的瞇了一下,露出一個只有他自己才看得到的微笑。

「誰啊——鄧不利多?你手上的又是——」茉莉驚訝看著門外的老人。衛斯理家的孩子們圍到她的腳邊,使她倒退時差點踩到榮恩。「夠了——孩子們——回去屋子裡——去找爸爸玩呀——」

「麻煩借一下客廳可以嗎,茉莉?」鄧不利多有些疲憊的說,茉莉連忙側身讓老校長踏進窄小的屋內。

「還有亞瑟,也請他一起來好嗎?」

茉莉連忙向被一群孩子擋住的方向呼喊。只見髮際線有些後退的紅髮男人一面輕輕的撥開孩子,一面慌忙的走過來。

等衛斯理夫婦倆坐定之後,鄧不利多才開口。
「在不久前,佛地魔(亞瑟和茉莉露出恐懼的神色)去了趟高錐克洞——我們又損失了兩名優秀的鳳凰會成員。」

「我的天啊...」茉莉捂著嘴巴,亞瑟嘆了一口氣。

「值得慶幸的是,他們的兒子——還有現在四個月大的女兒都還活著。而當佛地魔(衛斯理夫婦又露出恐懼的表情)在殺死莉莉之後,對著他們的兒子發射索命咒時,咒語卻不知道為什麼反彈到了他自己的身上,至今我們都沒有看到他的蹤影。」

「太離奇了——」茉莉不可思議的說。「那她是——」「她也是莉莉和詹姆的孩子——哈利的妹妹蕾伊,今年6月出生。」亞瑟和茉莉一面看著鄧不利多抱著的小女嬰一面聽鄧不利多說話。

蕾伊又再度睜開鮮綠色的大眼睛,打趣的看著衛斯理夫婦,又發出了格格笑聲。

「在這裡可以盡量笑了,孩子。」鄧不利多慈愛的看著蕾伊。茉莉則是渴望的問老校長能不能讓她抱一下小女嬰。

「當然可以——事實上,我會到這裡來,就是想問你們願不願意收養蕾伊——」


剛抱好蕾伊的茉莉抬起頭來。亞瑟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校長你不是在開玩——」

「我不是在開玩笑。」鄧不利多突然露出了蒼老的神色,聲音也變得有些虛弱。嚇得原本在哄蕾伊的茉莉再度抬起頭。

「可憐的孩子,據說佛地魔踏進莉莉和詹姆的家時,她正和哈利在地上玩呢——只可以莉莉來不及一次抱兩個孩子離開。她就這樣被佛地魔踢了一腳,還中了酷刑咒——」

「太可惡了!」亞瑟皺緊眉頭,茉莉則心疼的輕輕搖著蕾伊。蕾伊伸出小手捲著茉莉的頭髮,彷彿什麼事都沒有發生。

「——我相信那對佛地魔來說只是一個不足掛齒的小消遣——幸好蕾伊沒什麼事。而佛地魔原本還以為她是哈利呢,因此詹姆才會中了索命咒——他擋在蕾伊面前。但他後來大概是發現波特家還有一個孩子,所以才上樓繼續追殺莉莉母子倆——」

「我已經把哈利托在他阿姨和姨丈家了——是個不折不扣的麻瓜家庭,而我也很確定他們不會樂意再收一個擁有魔法天賦的孩子。我老了,沒有力氣追著孩子跑。那些鳳凰會其他成員的家庭也不見得願意收留她,什麼太危險啊、沒時間啊——現在只有你們可以收留蕾伊了......」

「我知道你們孩子已經很多,可能經濟也——不是那麼的......寬裕。但相信我,蕾伊不會是一個麻煩,如果你們需要的話,我可以全額負責她從小到大的學雜費——」鄧不利多咳了幾聲,亞瑟連忙幫他倒了一杯水。

茉莉和亞瑟看了看小蕾伊,又交換了一個眼色。

「沒關係,鄧不利多——我們可以收養她;錢的話也不用,我們有辦法——」

「不,請你們收下吧!就當作是一個瘋癲的老人微不足道的謝意——」

亞瑟和茉莉沒辦法,還是苦笑著接下了那一大袋金幣。

「那就先這樣吧——真的很謝謝你們,這裡面是孩子的資料——」鄧不利多把一個信封放在桌上。「我先走了——從今以後妳是蕾伊.衛斯理喔!孩子。」他對著嬰兒說道。亞瑟和茉莉笑了起來。

「晚安,校長。」

鄧不利多走出洞穴屋的門口,一轉身就回到了大街上。蒼老的神情突然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滿足和愉快。

「我演得挺棒的(暗自竊喜)......說不定可以去麻瓜界當演員呢哈哈哈——如果沒使出這招的話,詹姆和莉莉可能真的要失望了呢......」

他又一個轉身,消失在街道上。


「祝妳好運,蕾伊。」

六爻.凱蘭崔爾.雷文思 @jadeite

2
感覺設定挺有趣的,支持一下

可愛的弗洛 @goldenrainbow

5
(二)

在洞穴屋——

「『——我現在自然是忙著準備學校的功課——』她怎麼可以這樣?」今年準備升上霍格華茲二年級的榮恩嚇得半死,「我們是在放假欸!」

此時大家都在洞穴屋的餐廳裡忙碌著。派西在看他的普等巫測成績,金妮拉著蕾伊套上衣服以便待會出門,哈利則懶洋洋的趴在桌上聽榮恩大聲朗讀妙麗的信。

「『我們會在下個星期三上倫敦去買我的新課本——對了,我的妹妹也會一起來,她今年一年級——我們到時候在斜角巷碰面好嗎?請你一有空就立刻把事情的經過寫信告訴我,隨信奉上我的愛與祝福......』哇噻!妙麗竟然有妹妹——不知道是不是跟她一樣龜——」

「嗯,這樣時間剛好,我們可以在那一天去把你們的東西買齊,」衛斯理太太打斷榮恩的話,並開始清理餐桌,「今天你們打算上哪兒去?」

哈利、榮恩、弗雷和喬治計畫到山上去打發時間,衛斯理家在那裡有個小牧場。這個地方四周環繞著高聳的樹林,完全阻隔山下居民的視線,而這代表只要他們不飛得太高,就可以在這兒練習魁地奇。

金妮在角落露出渴望的眼神。天知道她有多想打魁地奇——跟哈利波特一起打魁地奇。「妳不是會打魁地奇嗎?」蕾伊在角落偷拿著喬治的魔杖戳斑斑,順便一語道破金妮的心事。

金妮漲紅了臉。

「是——是會飛一點——可是——不夠——」「嘿!小蕾妳竟然偷我的魔杖——」喬治折回來,把他的魔杖從蕾伊手上拿走。蕾伊依然維持抓著魔杖的手勢,回頭用她的一雙綠眼睛看著喬治。

喬治定定的看著蕾伊。接著突然像發現了什麼似的,朝門口大叫:「哈利!你看她跟你長得好像喔!」

哈利、榮恩、弗雷和在廚房忙碌的衛斯理太太都轉過頭來。喬治繼續說:「你看她的綠眼睛,根本就和你一模一樣——」

「我覺得外觀上她應該姓波特才對。」弗雷難得認真地表示。

「世界上綠眼睛的人那麼多,」蕾伊笑著說,作勢要去搶喬治的魔杖。「不要把我當動物園的動物看。」

「可是妳忘了一件事,我的蕾伊小親親——」弗雷說(蕾伊做出嘔吐的動作)。

「其實人——」喬治說。

「——也是一種動物,」弗雷接口。

「可是在所有的人類中——」喬治又說。

「——只有妳在籠子外比較違和。」弗雷再接。

蕾伊假裝生氣的撲在弗雷身上搔他的癢;沒有反抗的弗雷也樂在其中,誇張的動作更是笑倒了一堆人。

「你們在笑什麼?」衛斯理太太從廚房走出來,把手上的水珠揩在居家長袍上。

「沒什麼,」弗雷放下蕾伊,「喔對了!媽,妳不覺得哈利和蕾伊長得很像嗎?」

衛斯理太太的臉上閃過一絲震驚。

「尤其是眼睛——」喬治說。

「——根本就一模一樣——」弗雷說。

「——就像是走廊上的那兩具盔甲雕像——」

「——就像是我們家花園的那幾隻小地精——」

「——就像學校廚房裡的——沒事(衛斯理太太對他們露出懷疑的眼神)」

「——就像我們兩個人那樣的一模一樣。」

「跟我們比起來,哈利更像是蕾伊的哥哥啊!」喬治懷疑的說。

「別胡說,喬治。」衛斯理太太抹了抹額頭上的汗。「蕾伊從小就跟你們一起生活一起長大,你又不是不知道。她不是你們的妹妹還能是誰?」

「可是——」「好了,趕快去打魁地奇吧!別浪費時間了;順便帶金妮和蕾伊一起去玩玩,接下來會在學校遇到的東西提早熟悉一下——」

「好吧,那就再見了,媽。」沒過多久,他們又恢復嬉皮笑臉的模樣。「金妮、蕾伊一起來——」「請問蕾伊.衛斯理小姐在嗎?」

蕾伊轉頭,看到鄧不利多和一名年輕的正氣師站在洞穴屋的門口。衛斯理太太連忙跑去開門,「蕾伊,恐怕妳得下次再跟他們去玩了——」

「好吧。」蕾伊乖順的說。

「那我們先走了。」哈利、榮恩和雙胞胎帶著金妮向衛斯理太太揮了揮手,又向蕾伊眨了眨眼,就朝山坡上走去。剛剛到來的鄧不利多和正氣師對衛斯理家的其他孩子來說彷彿也是常態。

茉莉把兩位客人帶進客廳之後就離開了,現在只剩下蕾伊、鄧不利多和那位年輕的正氣師。在蕾伊的記憶中,這位老校長總是會帶著一位能變形的正氣師,每隔一段時間就來拜訪洞穴屋——拜訪她。

「最近過的好嗎?蕾伊。」鄧不利多愉快的說。蕾伊則是笑著點點頭。

「這位是妳今天的老師,小仙女.東施。」

可愛的弗洛 @goldenrainbow

2
@jadeite 謝謝你的支持~~
希望你會喜歡這個故事😆

紐南惠梵 @A0803047

2
好期待好期待<3
作者寫得好棒

可愛的弗洛 @goldenrainbow

4
(三)

「這是妳今天的老師,小仙女.東施。」

「東施小姐。」蕾伊禮貌的說。東施則因為她沒有叫自己的名字而高興的點點頭。

「妳就是蕾伊波——」「衛斯理。」鄧不利多警告的說。

「衛斯理小姐,抱歉。」東施緊張兮兮的瞄了鄧不利多一眼,接著看著蕾伊。「我想妳應該學會了眼珠變色了吧?」

「是的。」眼前有著一頭泡泡糖色短髮的大姊姊看起來有種放蕩不羈的氣質,但蕾伊卻覺得很放心;不像之前有個看起來像老蜜蜂、有著黃色眼珠的(「似乎叫......昆爵?」蕾伊一想到那時候就氣的把他的名字都忘了)。

她把眼珠從鮮綠色變成湛藍色——衛斯理一些孩子們的湛藍色,再變回來。東施讚許的點點頭。

鄧不利多欣慰的看著眼前快樂的小女孩。

(「沒有多少孩子願意忍受挫折,在學齡前就學的會變形——完全遺傳了詹姆的天份......」)

「從今天開始,我們要學髮色變換喔!」東施友善的看著蕾伊美麗的杏仁形綠眼,以及她一頭從黑色漸層到深紅色的柔順長髮。

(「根本就是莉莉的翻版啊......」)

唯一令東施不解的是蕾伊的頭髮不是純粹的深紅色或是黑色,而是天生的兩種顏色漸層。她甩甩頭,開始教蕾伊變形的小訣竅。

-

蕾伊、金妮和派西被衛斯理太太帶著,著急的四處尋找哈利。

「怎麼會就這樣不見了呢?剛剛我們也聽到他有喊出聲啊?」衛斯理太太焦慮的在斜角巷一間店一間店的看,就是沒有看到哈利。蕾伊可以感受到衛斯理太太牽著她的手變得越來越緊。

「他說不定只是跑錯爐柵而已——」喬治輕鬆地說。

「跑錯爐柵!天啊——真不知道他會跑去哪裡......」衛斯理太太急躁的說。

蕾伊可以感受到身旁金妮稍稍吃味的情緒,畢竟衛斯理太太很少對他們任何一個孩子如此的重視(?蕾伊還不太會運用詞彙)及喜愛——即便是衛斯理家少有的女孩子也一樣。

由於斜角巷人實在太多,大家決定分頭找。剩衛斯理太太帶著蕾伊和金妮一起在人群中穿梭。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蕾伊總覺得衛斯理太太對她的態度跟哈利幾乎是一模一樣,都是特別的熱情、疼愛;在衛斯理家的孩子中大概就屬她最少挨罵了。

-

她隱隱約約聽到不遠處傳來榮恩的聲音。

「你到底是從哪兒出來的?」他問

「夜行巷。」海格沉著臉說。

「太精彩了!」弗雷和喬治同聲讚嘆。蕾伊現在幾乎可以確定哈利也在那邊。

「那地方我爸媽根本就不准我們去......」

「你們最好永遠都別去。」海格吼道。

「喔,哈利——喔,親愛的——天知道你會跑到什麼危險的地方哪——」衛斯理太太在人叢中看到海格高大的身影跟瘦瘦小小、滿身煤灰的哈利,她連忙拿著不知道什麼時候變出來的刷子衝向哈利,並清理他身上拍不掉的煤灰。

過了一段時間——

「好了——孩子沒事就行了。」衛斯理先生把他的妻子從哈利身旁拉開,及時救了他一命。「我們先去古靈閣——」

-

遠遠的他們就可以看到古靈閣大理石白的台階上站著緊張兮兮的格蘭傑夫婦——以及妙麗的妹妹,等著妙麗介紹他們給大家認識。

「你們是麻瓜耶!」衛斯理先生興奮的看著格蘭傑夫婦,並顯然對他們手中的10英鎊鈔票很有興趣。「你們搭地鐵來的嗎?那裡有沒有逃生梯——」

「夠了,亞瑟。」衛斯理太太打斷他。蕾伊注意到妙麗的妹妹正一臉驚訝的看著衛斯理先生。

衛斯理太太轉過頭,看到了妙麗的妹妹。她顯然有著跟她姊姊一樣的蓬鬆褐髮,眼珠也是巧克力色;但可以觀察到她的睫毛比妙麗稍長,五官也更立體,白皙皮膚中透著粉嫩。而最明顯的差異是她沒有兔寶寶牙。

「嗨——親愛的,」她和藹的問小女孩,「今年要上霍格華茲的嗎?金妮和蕾伊也是一年級。」

妙麗的妹妹瞥了金妮和蕾伊一眼,她的神態也跟妙麗十分相似。蕾伊突然覺得自己沒有很喜歡眼前的這位「新朋友」。

「告訴人家妳叫什麼名字呀。」格蘭傑太太輕輕地推了一下表情倨傲的妙麗的妹妹。

她眨了一下長睫毛,伸出手撥了撥頭髮。她的手戴了條黑髮圈、兩串金屬鍊以及幾條用彩色橡皮筋編成的手環(衛斯理家的孩子驚奇的盯著它們),蕾伊也看到在蓬鬆髮絲間隱隱約約的耳環。

「我叫香緹.莉思.格蘭傑。」聽她的語氣彷彿是在施捨一般——蕾伊和金妮互看,接著撇了撇嘴。

—————————————

弗洛的話:這次好像比較少(?)好吧下次會多一點的😹

可愛的弗洛 @goldenrainbow

2
@A0803047 謝謝你😻😻😻
我會繼續努力的~( ´ ▽ ` )
希望你會喜歡接下來的故事!

可愛的弗洛 @goldenrainbow

4
(四)

「等一下我們再到這兒找妳。」榮恩打破僵局,對妙麗說,然後衛斯理全家連同蕾伊和哈利就在另一名古靈閣妖精的帶領下,出發前往他們的地下金庫。

他們必須搭乘由妖精駕駛的小推車,沿著蜿蜒縱橫的迷你鐵軌,高速駛過銀行下面的地底隧道,最後才能順利抵達地下金庫。

從蕾伊懵懵懂懂的時候,她每年都會跟著當年滿了11歲、準備去霍格華茲的哥哥一起搭推車經歷這趟危險的旅途;可是她從來沒有認真看衛斯理家的金庫。當衛斯理家金庫打開的那一刻,她不禁懷疑這夠不夠買她、金妮、榮恩、弗雷、喬治和派西的課本,以及一些日常的雜物。

蕾伊此時偷偷瞄了哈利一眼,她可以感受到哈利臉上糟糕的神情。衛斯理太太背著大家把錢全部掃進袋子裡。
當抵達哈利的金庫時,蕾伊看到哈利的神情更加難過,他努力的想遮住裡面的豐富積蓄——但以哈利的身材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可是蕾伊相信她的家人不會怎麼樣的。

哈利拿著一袋硬幣回到推車上,趁蕾伊不注意的時候偷偷地塞給她另外一大袋——裡面似乎有著更多硬幣。蕾伊驚訝的看著他。

「這給你們用。」哈利囁嚅的表示。此時推車已經啟動,離開哈利的金庫。「我剛剛另外拿了一袋。」

「別、別這樣......」蕾伊低聲說。她一直覺得眼前一頭黑色亂髮、跟自己一樣的鮮綠色雙眼、額前有一道閃電形疤痕的男孩有種說不出的熟悉感。「我會很不好意思......」

「就收著吧——妳自己拿著用也好——」哈利堅持道。他在第一次來到衛斯理家的時候就有些疑惑,為什麼只有蕾伊是綠眼睛、頭髮也不全是紅色——跟自己的母親有些神似。(每次他問衛斯理夫婦這件事時,兩個人都避而不答。哈利甚至懷疑是不是其中一個人在外面......沒,反正看夫妻倆依舊恩愛,哈利也就把這個可能排除了)。

在兩人互相推錢袋的同時,推車第三度停了下來。

「這是蕾伊小姐的金庫。」駕駛推車的妖精尖聲說。

蕾伊瞪大眼睛。她看著眼前漆黑的大門,還有遞給她鑰匙的衛斯理太太。

「這是妳的金庫,親愛的。」

「為什——」

「別猶豫了,趕快去吧。」衛斯理太太柔聲說。「再下去就要來不及了。」

蕾伊顫巍巍的爬出推車,踩在岩石地上讓她有種輕飄飄的感覺——她從小到大都不知道自己有一個金庫,屬於自己的金庫。

推車妖精幫她打開了金庫的大門。

金庫裡矗立著各色水晶石,有著堆積如山的金條、硬幣(甚至有一大疊麻瓜鈔票)還有其他蕾伊看不清的閃閃發亮的東西,透過反射散發彩金色的光芒,讓除了衛斯理太太以外的人都嚇呆了。

「為什麼蕾伊可以有自己的金庫?」榮恩哀聲說。

「而且還比我們多。」金妮說。(「比我的還多......」哈利暗想)

「我敢說這是爸好幾十年的薪水——」看到衛斯理太太的眼神,弗雷和喬治縮了一下。

派西什麼都沒有說。在他模糊的記憶中,蕾伊大約是在他五歲之後才來到衛斯理家;但他又不敢隨便斷定事實跟他想的一樣。

蕾伊突然能明白哈利剛剛的心情了,她努力的遮住裡面的錢和金子(想當然也是不可能的事),用最快的速度抓了幾把金幣裝滿兩個袋子。

她回到推車之後把其中一個皮袋塞給金妮,而也理所當然地被婉拒了。

在回到外面的大理石階梯之後,大家就暫時分頭,展開個別行動。派西支支吾吾的表示他要去買一隻新的羽毛筆;弗雷和喬治看到了他們在貨櫃華茲的好朋友李.喬丹;衛斯理太太和金妮要去一家二手長袍店;衛斯理先生堅持要帶格蘭傑夫婦到破釜酒吧喝一杯。

「我要跟媽咪一起去酒店。」香緹扯著格蘭傑太太的袖子撒嬌的說。

「是酒吧。」榮恩好笑地糾正她,卻反被瞪了一眼。他無辜的看著妙麗,像是在說「妳妹妹怎麼跟妳一個樣」。

「香緹,妳要上霍格華茲了,必須去買書和魔杖。」衛斯理先生好心的對香緹說。「斜角巷有好多好看又好玩的地方唷。」

「可是我想跟爸比和媽咪——」香緹繼續撒嬌。蕾伊看到哈利的臉沉了下來。

蔓越莓奶酥 @ynmldmg

1
養在衛斯理家的妹妹!設定好棒耶,支持!!
期待妹妹在上學後的發展,還有和傲嬌小香緹的二人組冒險(?)

P.S. 建議作者可以在頂樓開個目錄,方便我這種懶人追文~(被打

可愛的弗洛 @goldenrainbow

1
@ynmldmg 謝謝你的支持~(抱
相信蕾伊和香緹上霍格華茲的生活也會很精彩!
基本上香緹的個性跟姐姐就是一個樣,只是再傲嬌一些(笑
剛好和蕾伊會是互補的好冰友(可能再加上金妮xdd

然後也謝謝你的建議~(開目錄ing

凛世#雙子店的小員工 @Rinse

2
最喜歡衛斯理家了!!順便一問會有戀愛線嗎?其實雙胞胎不錯哦~ 期待後續

可愛的弗洛 @goldenrainbow

3
(五)

「香緹乖——」妙麗也看到哈利隱隱約約的不快,連忙對妹妹說。「不然妳跟著姊姊去逛好不好?」

榮恩瞪大眼睛,不可思議的看著妙麗。

意料之外,香緹搖了搖頭,蓬蓬的褐色頭髮晃來晃去。金妮和蕾伊互看一眼,懷疑這個香緹比較像5、6歲的小孩。

格蘭傑夫婦傷腦筋的看著他們的二女兒。「香緹.格蘭傑,妳要是再鬧脾氣,就休想跟妳姊姊去學魔法!」

不說還好,一說完香緹的雙眼瞬間盈滿淚水,斗大的淚珠啪嗒啪嗒地掉下來。一群人傻眼的看著哭泣的小女孩。

「香緹別哭,阿姨帶妳去逛街好不好?」衛斯理太太好聲好氣的對香緹說。「妳可以和金妮還有蕾伊變成好朋友。」

「可是——」香緹回過頭,看到她父母親投過來嚴厲的眼神。「好——好吧。」

-

香緹悶悶的跟在衛斯理太太後面,一路踢著石地。而在衛斯理太太和金妮走進二手長袍店之後(「不,蕾伊——還有香緹,親愛的,妳們在外面等吧。待會帶妳們去摩金夫人那裡買長袍。」衛斯理太太說),蕾伊就和香緹站在店門口看著斜角巷的人來人往。

「妳......是哈利波特的妹妹嗎?」香緹打破沈默。

「不,」蕾伊想也不想地說。「我是榮恩的妹妹,金妮的姊姊。我姓衛斯理——蕾伊.格蕊希雅.衛斯理。」

「可是妳一點都不像他們呀。」香緹認真的說,「妳的眼睛是綠色的,其他小孩不是藍色就是褐色。還有大家的頭髮都是鮮豔的火紅,只有妳的髮根是黑色——」

「媽媽說我小時候生了怪病,病的太厲害,整個髮色、眼睛的顏色通通都變了。連聖蒙果的院長都不知道怎麼辦。」蕾伊淡然地把衛斯理太太跟她說的話跟香緹講。

看到香緹沒有因為聽到聖蒙果而露出疑惑的表情,蕾伊猜妙麗大概把魔法界的事情通通告訴她妹妹了。香緹再度準備開口時,衛斯理太太恰巧帶著金妮從店裡走了出來。

「抱歉讓妳們等了那麼久,親愛的。」衛斯理太太對門外的兩個孩子說,「走吧,我們去摩金夫人那邊......」

他們在路上遇到了在「優質魁地奇用品商店」前看到對著裡頭查德利砲彈隊長袍露出渴望眼神的榮恩以及在一旁邊悠閒舔著冰淇淋邊等待榮恩的哈利和妙麗。沒過多久後蕾伊回過頭,看到榮恩已經被妙麗拖進隔壁賣墨水和羊皮紙的店裡。

蕾伊透過「嬉戲與戲謔巫術惡作劇商店」的玻璃窗看到正在愛不釋手的把玩「飛力博士的神奇水燃無熱煙火」的她那對雙胞胎的哥哥——弗雷和喬治,以及他們的朋友李——喬丹。她也同樣透過大片的櫥窗玻璃看到在小舊貨店裡看著一本又薄又小的書(《功成名就的級長們》)的派西(「派西從小就說他想當魔法部長......」衛斯理太太語帶欣慰又有點驕傲的說)。

衛斯理太太帶著蕾伊和香緹走進了摩金夫人的長袍店。

「新生,對不對?」摩金夫人對著蕾伊、金妮與香緹露出客氣的笑容。

「是的是的。」衛斯理太太也露出客氣的笑容。但過了一會兒蕾伊就看出,摩金夫人是看顧客穿著來決定服務態度的。

「三位都要嗎?」「只有這兩位。」衛斯理太太比了比蕾伊和香緹。

摩金夫人的視線草草掠過香緹,接著就定定的落在蕾伊身上。蕾伊被看得渾身不自在。

「這是......您女兒嗎?」

「是的。」衛斯理太太堅定的說,看見摩金夫人懷疑的眼神又補充。「小時候生了場重病,所以髮色和眼睛的顏色都變了。」

「歐……喔喔。」摩金夫人依然有些懷疑的看著蕾伊。「我只是覺得她長的很像......『那個活下來的男孩』......或是他母親(「啊——莉莉.波特!」香緹說。蕾伊猜想妙麗大概連書本上的瑣碎細節都一字不漏的塞進她妹妹的腦袋裡)......總之就是波特一家子......」

衛斯理太太只是笑了笑。

「蕾蕾(專屬衛斯理太太的暱稱)——還有香緹,你們在這裡等摩金夫人幫你們量尺寸——我帶金妮去對面看有沒有二手大釜——」衛斯理太太壓低了音量,看到香緹淚眼汪汪的表情又補上一句。「很快就回來了——真的就一下下——親愛的。」

-

「兩位請站上凳子。」摩金夫人幫她們量好長袍,並在一些地方扎上大頭針。然後她就走到櫃檯後去拿布料,留下手足無措的蕾伊和香緹——和另外一個女孩。

她有著鉑金色的頭髮。

------------------------------------

弗洛的話:有人知道搶沙發是甚麼東西嗎?(一臉疑惑

可愛的弗洛 @goldenrainbow

1
@Rinse 我也最喜歡衛斯理家了(擊掌!
戀愛線嘛~我要保持神秘(笑
相信你會喜歡後續的!

鯖魚🌖鹽麴味噌燒 @Yen0607

1
覺得故事蠻有趣的~期待後續!

然後其實如果在更新主樓目錄的時候開啟最下面的「通知訂閱者」
這樣有訂閱的人就能收到你有更新的通知啦~

可愛的弗洛 @goldenrainbow

2
(六)

「哈囉,也是要上霍格華茲的嗎?」鉑金色頭髮的女孩問。
她的嗓音有種慵懶的感覺;眼睛是淺淺的藍灰色,皮膚白皙得有些病態,還有看似刻薄的尖下巴。蕾伊覺得榮恩和哈利好像有描述過類似的外貌特徵——用在他們的死對頭身上。

「嗯?啊......是的。」蕾伊慌忙的堆起友善的笑容。「妳叫什麼名字啊?」

「我以為妳看外表就可以知道我是誰?」鉑金色長髮的女孩挑起一邊的眉毛。「妳該不會是『麻種』吧?」

「麻種是什——」「當然不是。」蕾伊迅速的打斷香緹的提問,她似乎慢慢猜出這個人的家世背景了。「我只是認為一見面就要先依據外表得知家族背景是一件很膚淺的事。」

一抹紅暈很快地在女孩臉上閃過,又很快地消失了。「這只是分辨誰的爸媽是我們的......夥伴......的方式。那些不屬於這裡的人,本來就不應該出現在這裡......乖乖的待在他們的世界不行嗎?」

蕾伊聳聳肩,不置可否。她從來沒有聽過這種論調。

「——樂蓓小姐,這是上等的布料。」摩金夫人,抱著一款閃著柔順光澤的布匹從櫃檯後面鑽了出來。「由蠶絲織成,高級羊毛作邊,是許多巫師夢寐以求的綾羅綢緞——」

蕾伊看到名叫「樂蓓」的女孩站在凳子上,用纖長的手翻撥摩金夫人捧著的布匹。

不知道為什麼,看到白皙的細長手指總是讓蕾伊不寒而慄。

「這匹布是由全世界最稀有珍貴的蠶種之一——黑金彩絲蠶——吐絲製成,妳可以看到黑色底上有一點一點的金點,還有隱隱約約繽紛的彩色花紋——」摩金夫人殷勤的介紹,並轉動布匹的角度。一旁的香緹目不轉睛的盯著它。

「嗯。」樂蓓只是點點頭,手指依然輕輕在布上摩挲。

「它的用途很廣泛,可以做成學校長袍——禮袍也行,甚至能做成斗篷。如果小姐想的話,也可以訂製加工,在上面繫著金鍊和玉墜串裝飾——有件價值不斐的斗篷就是這樣——」摩金夫人滔滔不絕地說。

「啊,我知道。」樂蓓淡然地說。「那件『阿爾忒彌斯的斗篷』。」

「就是!」摩金夫人露出興奮的笑容,跟蕾伊一進店門時面對衛斯理太太的表情完全不同。「那是由全英國最厲害的妖精斗篷製造商做成的,一到市場就開出了天價——可惜沒多久就被搶了,製造商也離奇消失——八成是被殺了。」

蕾伊靜靜的聽著。她有聽過衛斯理太太和比爾談起這件事,據說斗篷的下落不明讓妖精們十分氣憤。

「此後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有人宣稱他擁有阿爾忒彌斯的斗篷,但往往拿不出證據或是被識破是假貨。」摩金夫人似乎對「阿爾忒彌斯的斗篷」十分著迷。「話說回來,『阿爾忒彌斯的斗篷』的絕大部分就是用黑金彩絲蠶的絲製成,妳可以說它是『阿爾忒彌斯的斗篷』的姐妹——」

樂蓓的嘴角微微往上揚。「價錢?」

「這樣大小——」摩金夫人把布攤開,讓它整片垂在樂蓓眼前。「給小姐打個折,只要100加隆。店裡只剩這匹了,考慮看看吧!」

「小錢。」在蕾伊和香緹因為價錢而感動驚駭時,樂蓓輕笑道。「布先放在這兒吧,等板型決定再寄過來訂做。」

「好的,非常謝謝小姐。」摩金夫人朝樂蓓鞠了個躬。「我去後面拿小姐的霍格華茲長袍來。」

透過櫃檯後的門縫,蕾伊看到除了摩金夫人拿給樂蓓看的,還有一匹一模一樣的布擺在裡面。

「剛剛講到哪了?」樂蓓擺擺手,「那你們想分到哪個學院?我爸跟我說要是我沒去史萊哲林,那我可以不用繼續住在家裡了——但其實我覺得雷文克勞感覺也不錯——」

「樂蓓!」
一個同樣有著鉑金色頭髮的美麗女人踏進店裡,她的眉頭微微蹙著。「不是說不要跟別人提起學院的事嗎?」

樂蓓輕輕的「啊」了一聲。

「啊什麼?」這位似乎是樂蓓的母親說道:「爸爸帶妳哥哥去買新的金釜,待會就要會合了。妳在這裡跟別人聊什麼?」她看向蕾伊和香緹。在香緹被草草掠過之後,她的視線也定定地落在蕾伊身上。

蕾伊有些不耐煩。為什麼每次都要像動物園裡的動物被看個不停,然後再被懷疑不是衛斯理家的人?她現在可以大膽地打賭接下來的問題內容,而每次一定都會是她贏。

「可以問一下妳的姓名嗎,孩子?」樂蓓的母親稍微前傾,盯著蕾伊明亮的鮮綠色眼睛。

「蕾伊.衛斯理。」蕾伊看到樂蓓在她母親身後忍住不露出鄙夷的神情,但她不在乎。

「衛斯理?」樂蓓的母親皺了皺眉頭(「來了,又要來了,又要說我不像衛斯理家了。」蕾伊無奈地想),「妳讓我想起『那個活下來的男孩』呢,你們的眼睛一模一樣。」

蕾伊乾笑了幾聲,並在內心中翻了個大白眼。

「波特!難怪妳總讓我有種討厭的熟悉感——」「樂蓓!」樂蓓的母親回頭瞪了一眼女兒。「不要聽妳哥哥在那裡憤世嫉俗的抱怨就跟著一起瞎攪和——妳什麼狀況都不清楚。」

(「她有哥哥啊......」蕾伊更加確定自己的猜測。)

「啊!夫人也來啦!」摩金夫人抱著黑長袍從櫃檯後鑽出來。「這是小姐的長袍三件,加上一匹黑金彩絲布。總共是一百零六加隆。」

「嘖,就只會花錢。」樂蓓的母親瞪了她一眼,但還是掏出皮袋來付錢;樂蓓則是嘻嘻一笑。

在母女倆準備離開店之前,樂蓓的母親突然回過頭。

「一直忘記跟你們自我介紹。我是水仙.馬份,這是我女兒樂蓓.馬份。」

---------------------------------------

弗洛:等......等等......訂閱又是什麼?(孤陋寡聞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