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轉哈莉】鐵三角+西追x哈莉 元宵節單篇:熱花茶

發表於
如題所見。

趁在元宵節,短短的打了一篇cp文,彷彿目睹了一段甜甜的......(誤(其實偏向兄妹情啦~

我是離題小能手,希望自己的文章還能看得下去,希望沒有過分OOC,希望自己有把角色們都寫得像個人(?奇怪發言

故事的時間設定在一年級,打倒奇洛的腦後勺之後,哈莉住在醫廂房的時候,和之後的故事。

私設:西追跟哈莉在開學前的斜角巷碰過面,很快便成為朋友,較像家裡的應該不存在的和藹可親的兄妹關係
6

本文作者

  • 不尋常麻瓜
  • 15  26

Lonicera @rhapsody_1207

4






01


哈莉見到妙麗與榮恩到來,十分歡喜,緊忙招呼他們在病床兩邊坐下,話長話短的通通都說。

距離驚心動魄的巫師棋爆破事故已有幾日不見,榮恩的後髮尾還留有燒焦的痕跡。

想來妙麗應當與他說了吧?於是哈莉不做聲。

但仍有話要講的,「 榮恩你有照過鏡子嗎?」



榮恩不客氣的坐在隔壁無人的床上,挪來一點哈莉的零食。

他從比比多味豆中抬頭,「 什麼?」



哈莉佯裝猶豫,片刻才指指自己的腦後勺,認真地說,「 說實話,你現在這樣的...... 有點醜。」



榮恩激動了,「 甚麼!」



妙麗當即笑得不可收拾,「 我早跟你說了,你又嫌煩,非要哈莉說的才激動。」



「 你們兩個、你們兩個串通一齊搞我,我又不......」

「 我能有什麼時間與哈莉合謀?這幾天淨跟你在一塊了...... 」 妙麗後覺地遲疑,又急接道,” 所以你終於承認你髮型醜了對不對!」

榮恩跳腳極了,「 承認,呸!才不是呢!...... 哈莉你不要以為是病人就能為所欲為,我是好心不跟你計較,太可惡了。」

 哈莉伸手去尋床頭鐵櫃上的玻璃杯,低頭呷一口,笑吟吟的選擇不作答。



這麼,很快就分散了榮恩的注意力,他問,「 這是什麼?」

哈莉咂咂嘴,待一會兒才答,「 花茶吧,我喝了好幾天了。淡淡的甜甜的,好像是加了糖。」



妙麗覺得是一樁新鮮見聞,「 我以為龐苪夫人都很兇,總是趕學生離開醫廂房,原來還會給過夜的學生煮茶喝嘛。」

哈莉搖頭,「 不對不對,我問過龐苪夫人了,她說的不是。還說,我是不是該去感謝葛萊芬多的朋友們。」



她很好奇,轉首向妙麗求詢,得到一個歉意的眼神作回報。

「 不是我煮的,哈莉,你知道我從來很少下廚...... 或許以後,我可以試試,這應該不難的。」



哈莉輕輕地 「 噢” 了一聲,轉而向榮恩看。

榮恩擺手,「 最不可能的就是我吧?我剛剛還問你:這是什麼?來著。」



哈莉更輕輕地 「 噢“ 了一聲,「 對。」



榮恩又說,「 況且我又不喜歡花花草草的,聞多了會熏,熏多了會暈。」



他湊近來,聞了聞杯裡的茶香,趕快地又仰面挪開了。

「 喔對,就是這個味。老媽最喜歡復活節期的時候摘這種野草,等大餐的時候擺盤用,我有次吃過一朵,噫,苦的。然後啊,灌了整整一加侖的水,從此見著都撥到金妮盤子裡。」

榮恩說得繪聲繪色,妙麗聽得 「 一加侖的水」 嘖嘖搖頭,直呼他太誇張了。



於是哈莉問道,「 那你知道,這是種什麼花嗎?」

榮恩又疑惑又好笑,以陳述的語氣問哈莉,「 不知道,不知道。哪有人會再去碰自己討厭的東西?」



妙麗找到機會與榮恩鬥嘴,便不放過,「 誰說不與病號置氣的?真是忘性大。唉,哈莉,這味道我也熟悉,但一時半會也想不起來。我替你打聽看看吧,順便也...... 找找看是誰送來的。」

哈莉也同意,「 …...葛萊芬多的朋友,還會有誰呢?」

榮恩著手胡亂猜,「 迪安?納威?哦不對,我們才石化過他來著。那麼拉文德?弗雷德和喬治?總不會是麥教授吧?啊...... 或許可以是鄧不利多?」

妙麗立刻送他一記白眼,沒話好說。

哈莉則搖頭,隱隱約約地說了句 「 不知道」。



哈莉窺進玻璃杯內,微黃通透的液體在小幅度地晃蕩,杯底有些許濾不掉的茶渣在漂動;花香和著熱氣,蒸上她的臉和眼鏡,視野逐漸模糊。

她伸手捽掉鏡片上的霧氣,再探近玻璃杯裡看。

然後一飲而盡。



她如此歎道,「 可是這個,是真的好喝。」



哈莉垂低腦瓜,深深地吸進一口氣,眷戀玻璃傳導而來的餘溫。





Lonicera @rhapsody_1207

1


02


鄧不利多在幾日之後再來過一次,左右也是關心哈莉的傷情。他搗鼓著上回那盒比比多味豆,大致說了些 」 其實太妃糖跟耳屎是一樣的」 這樣的奇怪話語。

哈莉想起榮恩說過的事,一直興趣缺缺,附和地認同鄧不利多的發言。



彼時,她手中正握有一隻高身修長的玻璃杯,微黃清熱的茶水晃晃蕩蕩。



鄧不利多望她許久,才問,」 哈莉,我想你有話要講?」

哈莉抬頭答,「 是的,先生,您怎麼會知道?」

鄧不利多十分精怪,他搖搖頭,「 猜的。」



「 噢,」 於是哈莉便問,「 您知道最近有什麼人來過看我嗎?我最近...... 醒著的時候不多,沒辦法仔細地留意著。」

「 這個難題,恐怕我是無法告訴你了,哈莉,或許向龐苪夫人查詢是個好方法。」

哈莉答,「 我問過了,先生,可是龐苪夫人也不清楚。」

鄧不利多 “噢” 了一聲,便自顧地再去挑一顆比比多味豆。



哈莉看著他,一邊沈默一邊踟躇。



鄧不利多從兩刀半月形的鏡片後望向哈莉,等著未吐為快的下文。



哈莉道,「我想問的是,這杯茶,是誰給我送來的?我喝它好幾天了,但總是有個疑問。」

鄧不利多反而問,「 你希望是誰送來的?」



哈莉認真極的低頭思考半晌,又仰望很高很闊的天花板。

又算著指頭,「 妙麗和榮恩說了不是他們,又...... 」

她感受著溫和的花香味,很暖和,很清新,有淡淡的陽光氣息。思緒飄走很遠很遠,沒得一個確實的答案。

哈莉輕輕答,「 我不知道。」



鄧不利多這般說,「 那就把它當是小精靈的神秘贈禮吧。年終宴會還有段時日,它們偷空煮一杯送到醫廂房來,不是麻煩事。」

哈莉只好應說,「 好吧。」



她本來還有要問鄧不利多知不知道這是什麼花的香氣,只是想到了榮恩對於比比多味豆出色的鑑別能力,和分不清太妃糖與耳屎糖豆的鄧不利多,她把話抹了彎,很快地吞回去了。



鄧不利多在醫廂房路口的轉角位置與誰說話,哈莉看不清楚。他回頭向她眨眨眼,哈莉遠遠地揮手。



等了小半會兒,仍不見有轉角的誰來。醫廂房悄悄無人的,龐苪夫人去三號溫室採藥草了。



她伸手掖好被角,和衣睡去。



趁哈莉酣眠之間,玻璃杯陡然升高,啪的一下突然消失。



半空中,同樣位置,緩緩飄下來一盞便條紙,白瓣黃芯,一朵小花的模樣,很有生命力地沁放清香。



「 祝願早日康復。」



好事不留名,這張紙便僅有幾字。





Lonicera @rhapsody_1207

1


03


哈莉的期末溫習工作主要在醫廂房內進行,至於考試,她加入眾人回到禮堂。麥教授發了每人一份反抄襲羽毛筆和防偷窺墨水,禮堂裡嚓嚓聲源源不絕,蹭著蹭著往羊皮紙上寫字。



滿上茶水的玻璃杯每日定時出現,待到哈莉完成考試回到醫廂房的病床邊,它就已經在了。



榮恩和妙麗偶爾來陪哈莉溫習,但過程仍十足地苦悶。這杯花水已成枯燥之中的滋潤,以及一點的惦記。



哈莉曾與榮恩密謀,看著能不能辦個跟蹤咒,好揪出幕後搞手是誰。妙麗果斷地敲醒二人的腦袋,叨叨地囑咐:考試要緊。



在夜裡,哈莉捧起小花盞仔細端詳。若用指尖逗上一逗,那花兒便充分地舒展開來,呼出淡薄的花香氣息,後而又蜷縮為一團的模樣,似在代表一點遲鈍的害羞。



這副模樣讓哈莉更愛惜得緊,閒著沒事,心裡癢癢,都要伸手去逗它一逗。

最常見的是榮恩和哈莉,二人各坐一邊,拿起手指便鬥命似地往花瓣戳去。花兒也很有靈性,就計裝死,變回一張平平無奇的便盞,惹得榮恩連連呼叫 ”無趣”,待他被別的吸引住注意力時,花便條才若無其事地再舒筋活絡。



柔軟的花瓣游來游去,只向哈莉說招呼。




Lonicera @rhapsody_1207

1


04


這日,期末考試終於完結,哈莉也被放離開醫廂房了。

甫回到交誼廳,妙麗與榮恩便迎上來,三人聚首在小小角落,圍著花盞說話。



榮恩皺眉很久了,問道,「 有什麼頭緒嗎?」

哈莉如實答,「 不知道,我也看它好幾天了。」

妙麗道,「 這樣,或許我們可以下個召喚咒,讓玻璃杯飛來,與這塊小花做個比較,之後再循線索著手還不遲。」

榮恩便答,「 妙麗,這簡直太厲害了!我們怎麼就想不到呢。」

只見妙麗臉脥飛紅,更自信地聽挺直身板。



她又問,「 哈莉,你再說一遍這片花盞是怎麼得來的?」

哈莉將那日醒來以後所見的,如實相告,榮恩一臉茫然。



妙麗尋思道,「 玻璃杯不見了,出現一朵紙質的花...... 這個讓死物化做假活物的咒語,我是見過的,至少要三年級以上的學生才能掌握。不過我也曾偷偷學過一點點,不算很難的。」

「 三年級...... 以上?」 



哈莉想了想,又被妙麗催促著。



「 哈莉,你把那杯子用了這麼多,個中聯繫一定不會淺的,若是你將它召喚過來,成功的機會應該能高些。」



哈莉問,「 是不是要到外面站去?它又不懂通關密語,萬一撞到門上就碎了。」



於是一行三人出了交誼廳。



哈莉揮來咒語,四處仍悄無聲息的。



榮恩嘆氣道,「 算了算了,看來是不行的,再想想看吧。」



正當他們背身回去,熟悉的玻璃杯子從遠方衝近來,帶著煙氣,正中哈莉後背,灑得她周身滾燙。



慘叫響絕樓梯走巷。



脫離了咒力的掌控,杯子失控墜落。



繼而,又有一聲清脆。



交誼廳出入口前的地毯上,渾佈碎片與殘骸。




Lonicera @rhapsody_1207

1


05


「 真虧校袍提前上了簡單的防禦咒和清潔咒,不然麻煩就大了。」



龐苪夫人邊給哈莉上藥。脖頸處裸露的皮膚不可免地濺到一些熱茶,紅了一塊兩塊,在與藥膏的接觸下,立刻降溫、消退。



龐苪夫人道,「 不過孩子,你三天兩頭的往我這裡跑,是怕我吃不飽住不好睡不穩嗎?這回又是怎麼搞的?」

哈莉聲細無痕的答,「 喝水...... 喝熱水的時候,不小心......」

妙麗急道,「 是我,我喝水的時候哈莉在我前面,然後我又沒站好......」

聲音依次低下去,龐苪夫人抬頭瞄她們一眼,不說話,繼續忙活手上的工作。



「 噢,孩子,你又是為什麼來的呢?跑太遠了,不准過去,回來。」

新到的男生看到哈莉坐在一旁便有些怔住,順從地往回走。

他慢慢地道,「 哈莉,你不是...... 你怎麼在這裡?」

「 噢,西追,」 哈莉感到有些害羞,「 我的脖子...... 燙傷了,便來問龐苪夫人要些膏藥。你是為什麼來的?」



她突然抽一抽肩膀,十分吃痛,龐苪夫人叫她多多忍受。



西追忽然緘默不語,沒有再問,眉川緩緩落鎖。



他說,「 我有個朋友感冒了,他拜託我來取藥。」

「 就平常的,灌了之後冒蒸氣的那種藥水,應該很快能好。」

他又刻意加了這句。



哈莉不疑有他,仍笑吟吟地道,「 好吧,那便快些回去吧。你也要注意身體。」



西追取過藥,還在原地逗了幾步,猶豫再三,最終同哈莉告別了。




Lonicera @rhapsody_1207

1


06


那日再訪醫廂房以後,哈莉就沒有再收過熱花茶。



她有時候悄悄會想:啊,如果沒有刻意去找,現在是不是,仍有熱茶可喝呢?



她很想念那會兒臥床的日子,每天的念想。龐苪夫人的藥向來很澀,直教喉嚨發苦。若能嘬上半口的熱花茶,就什麼都不難受了。



大禮堂的三餐膳食自然很好。哈莉有起早的習慣,卻萬分討厭被打斷美夢的任何時候。有時執意要早起,皆因與榮恩約定了下樓,虔誠地等一份新鮮出爐的黃油酥餅。



「 為了當前美食,沒有什麼是不可以的。」

榮恩在某次晚餐的長桌上,咬著雞腿,口齒不清的如是說。

他的名言只有向來的二三條,而這,佔比最重要。



榮恩還說,喬治前陣子跟他炫耀過到大廚房偷吃零食的事蹟,但又不告訴他廚房在哪裡。

他恨得心癢癢的。此刻的哈莉,也有所雷同。



若能找到廚房裡的家養小精靈問上一問,想必能立刻解開所有疑難。包括花是什麼花,和是誰送的。



但她又羞於向衛斯理雙子打聽細節。減肥瘦身是女孩的終生志業,貪食的傳聞一旦告訴兩個大嗓門,勢必不是一件好事。



小姑娘怔忡了一小會,忽然便打消念頭了。



自己已經不算病人,怎麼好再腆著臉地要茶喝。而且,之前喝下來的帳,要說感謝,還不知道往哪裡找恩人呢。



鄧不利多說話向來玄妙高深,於小精靈的那套說詞,她只信得半分。



雖然,雖然,能繼續喝的話,當然最好了。



哈莉如此心道。



她攬著膏藥回到寢室,打開鏡子,左右看看,才慢慢地伸手塗藥。




Lonicera @rhapsody_1207

1


07


六月的尾巴愈走愈短,算著時間,快到散學宴會的日期了。



榮恩被雙子架到貓頭鷹塔上喂愛洛,妙麗隔三差五地泡在圖書館,忙於準備二年級的課程。



哈莉一人無以聊趣,隻身在長廊邊上走走停停。



她原本打算到庭園裡,攀上一棵歪脖子橡樹,坐在橫臥的粗厚枝椏上眺看風景。這會兒的樹,還是蔥蔥鬱鬱的,陽光正好柔和。

哈莉爬到一半,抬頭看見了熟悉的人,不慎便手滑了,「 哎呀」 地呼了一聲。



她跌在草坪上,接著有些不好意思,盯著他瞧了許久,尷尬地道,「 西追?」



他點了點頭,攙她起身,又使魔杖替她清理附到衣服上的碎葉。



兩人相隔不近,也不遠。因著沒有預料,尷尬的情緒又隱隱的,未完全褪去,少女便待在原地不動,臉上一片茫然。



連帶西追也默了片刻,才道,「 哈莉,來,我帶你去個地方。」



哈莉:「 啊?」



他恍若未聞,一步一步地向前走,取過哈莉寬闊的袖子握在指間,引她跟著他。



哈莉悄聲問,「去哪裡?」



西追仍帶著她走,輕聲答,「 嗯,一個...... 你沒去過的地方。」



哈莉又好奇,依舊是輕聲地問,「 是因為,我仍不能去嗎?那,便不好去了。」



西追失笑道,「 不是的。那地方誰都可以去,只是大家見了,又沒人想過要到那裏去。」



哈莉 「 噢」 了一聲,安安靜靜地由他牽著,在旁邊小跑著走。




Lonicera @rhapsody_1207

1


08


二人坐在一方空曠的草坪上。



西追慎重的取出一方小物,一個白白淨淨的搪瓷圓盒,他把盒子帶到哈莉手上。

哈莉端在手裡,仔細地瞧了一小會兒。



西追道,「 這是除疤膏。那日我見你燙傷了,於是找芽菜教授問上一問,有什麼可解的法子,她便給了我這個,能止痛,也除疤痕的。」



西追又替她擰開蓋子,柔聲地,「 你要不要試試看?」



哈莉挑出少許察看,她從未有機會用過,這會兒也只能裝模作樣地打量。不過,她還是打從心底的感到心安。



哈莉說,「 真的是,太感謝你啦。我也...... 從未想過要找這種東西來塗,也不知道上哪裏找去。”



西追淡淡笑了,「 這就好。說來我也過意不去,那日你燙傷了,大概是因我的緣故。」



哈莉很不解,悄悄的 「啊?」了一句,「 你?......我?那日原來是我自己好奇,然後...... 噢,那些茶——」

西追點了點頭,低低的答,「 對。」



哈莉瞪圓眼睛,一時不記得有話想說。



「 噢,還有這個,」 她又記起了事,從校裙側袋裏小心地抖出一張摺紙。

它在哈莉的手裡抖了抖,愉快地舒張開來,又成一朵花兒的模樣。



哈莉將它捧到西追面前,問道,「 這也是,你送的?」



西追緩緩錯過目光,張了張嘴,似有想說的話,卻又抿上了。

晌久,他只低低地應了句 「是」。



哈莉未曾見他這般模樣,也不太出聲了,聲音細細地回了「多謝」。



兩人對坐沈默,只有長風吹過。



哈莉忽然記起一事,她悄悄喚,「 西追?」

「 這是種什麼花呀?」



這回西追倒是爽快,便答,“ 羅馬洋甘菊。」



他娓娓道來,「 前些日子,學校裏都在傳你昏迷了好幾天,應該傷得不輕吧。我有想過去看望你的,但龐苪夫人總是不讓,怕人打擾著你休息。」

「 我想也是的,但又放心不下。於是到四樓廚房裏佔了一個鍋,摘花煮茶,又拜託了一個小精靈給你送來。他們走動方便些。」


哈莉忽然想到鄧不利多的話,抱起膝蓋,又點點頭。



「 當時,我又不清楚你哪裡不舒服了,但,多些休息,對於每個病症而言總不能是錯的。普通的洋甘菊茶自帶紓壓安眠的效用,但是種在霍格華茲裏的,長年受帶有魔藥成分的肥料養著,加上又水土得宜,自然更多了止痛祛寒之類的奇妙效果。應該,能讓你睡得好些。」



哈莉輕輕地說,「 謝謝你啦,我很喜歡的。」



她又問,「 不過,這些花...... 羅馬洋甘菊,養在霍格華茲哪裡了?你不會是,到溫室裡偷去了吧?」



西追沒說她,只敲了敲她的腦瓜,伸手往前面點了點,「 看,就是那裏。」



哈莉又 「 噢」 了一聲,正要往前爬去看,又有事要問,「 你又是怎麼知道這裡種了些小白花的?好像事事都逃不過你雙眼睛的。」



西追看了看身後的不遠處,柔聲答,“ 赫夫帕夫的交誼廳向著這方草坪,本來就種著很多野花野草。我也是以前閒著無事,多眼看了看才發現的。」



哈莉靜靜聽完,把手裡的紙花交付到西追手上,「 這個,你先替我保管好,我怕我等下弄壞了。」



西追說,「 我多弄一個給你就是了。你這是要去做什麼的?」



哈莉說,「 唔,編個花環吧。這朵紙花兒終是不能日日帶在身上,很容易便弄壞了。可是花環就不同啦,把新鮮的花取下來,戴到頭上,還...... 很美呢。」



西追便問,「 你很喜歡這花嗎?」



「 對。」



哈莉又問,「 我以後可以常常來嗎?這樣一來,便可以換著花兒戴了。」



「 好。」



哈莉燦然一笑。


Lonicera @rhapsody_1207

2


09 


她從隱隱叢花中冒出來,熱切地往這邊揮手,「 西追,西追,看看我的頭頂上,花環美不美?」



西追尋聲抬頭,一眼便看中白花群中的棕毛腦瓜。



此刻又起一陣和風,在草木間引起一場私語,哈莉的頭發隨之飄揚。



他放柔聲音去答,


「 好看。」



今日青空無雲,陽光正暖,女孩與洋甘菊群相映得宜。



西追淺淺低笑。




蔓越莓奶酥 @ynmldmg

0
西追和小哈莉!來搶沙發
文風好特別,感覺很古早的味道(大誤

閱後最喜歡09幕,白花叢中遠遠眺望對視的兩個人,太溫柔了吧!!

真希望大家都多出西追文(小私心www

Lonicera @rhapsody_1207

1
@ynmldmg

嘿,握握手,感謝喜歡啦

09也是我私心最喜歡的一幕(前面的都是便宜劇情(我打我自己

我應該早點地get到西追的,啊啊啊好溫柔好陽光!!!嗷嗚!

這是討論串底端!何不幫忙讓這串魔法煙綿延下去呢?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