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格外傳-家人 (單篇)

發表於
魯霸.海格,霍格華茲的鑰匙管理員兼任『奇獸飼育學』教授,有著一般人兩倍高的身高以及三倍寬的身材,令人望而生畏,卻鮮少有人能在第一眼就發現他糾結雜亂的鬚髮下,有如黑甲蟲般閃亮的眼睛,以及總是帶著微笑的表情。

人們總在背地裡說他魯莽野蠻,說話咬字不清楚,胸無大志,喜歡耍些小聰明,再闖下令人啼笑皆非的禍。

海格其實很清楚人們看著他的目光中,飽含著畏懼、輕視、戒備的情緒,那是一種看著「異類」的眼神,只有那些奇獸跟人類不一樣,只要掌握了牠們的習性,牠們也會用自己的方式去回應你給予的溫柔。

想起了鄧不利多曾告訴他,他曾有一個學生也不擅長跟人類相處,反而特別偏愛與奇獸們生活,記錄著這些神奇生物的習性,甚至還有出書,可惜他自己並沒有那種研究學者的精神,他只是單純喜歡這些活生生的生物,並迫不及待地想跟所有人分享牠們的迷人之處。

除了與奇獸有關的一切之外,要說海格最喜歡做的事情,那絕對是趁著假期到活米村時,去《三根掃帚》點上四品脫的熱蜂蜜酒加上香料。

只看他粗曠的外表,一般人大概會立刻聯想到伏特加之類的烈酒,但是,海格自己卻很喜歡蜂蜜酒的口感,蜂蜜香味中帶著淡淡的酒香,酒液滑入喉嚨的口感如絲綢般順口,飲完口中充滿各種香氣,殘留的複雜味道給感官帶來特別的餘韻,令人不知不覺中喝醉了都不曉得。

如果《三根掃帚》的老闆娘羅梅塔夫人允許,要他抱著整桶的蜂蜜酒灌下去都可以。

有一年,他跟孚立維教授還有時任魔法部長的夫子等人去《三根掃帚》時,話題轉到天狼星身上,令喝到有些飄飄然的海格想起了當年的一些事情。




###




將哈利從滿是瓦礫殘骸的屋子中抱出來時,他看著好奇地睜大翠綠色眼睛的小男嬰,忍不住一陣鼻酸。

「這麼小就沒了爹娘...」

他輕柔地抱起盯著他看的哈利,想起了死去的莉莉與詹姆,一時間說不出任何一句話來,不過一個晚上,哈利就變成了孤兒,而成為孤兒的感受……

他懂。

「隆隆隆!」伴隨響亮的引擎轟鳴聲,天狼星騎著他的那輛改造機車停靠在街道上,只見他的臉色蒼白的如同死人一樣。

「海格…這裡…這裡…」天狼星用顫抖不已的聲音詢問,彷彿是希望能從海格這裡得到不一樣的答案。

「詹姆跟莉莉死了…」海格沉痛地說。

天狼星像是脖子被攫住一般,發出窒息似的聲音,雙腿一軟,跪倒在地上。

「怎麼會…怎麼會…」他無神地喃喃自語著。

「哈利還活著,他…他有莉莉的眼睛。」海格不忍看見天狼星如此失魂落魄的模樣,忍著悲傷說道。

「哈利…哈利…」哈利的名字像咒語一樣,讓天狼星靈魂乾涸的雙眼漸漸找回焦距。

他俯身向前,凝視著靜靜躺在海格懷中的哈利。

「海格,把哈利交給我吧,我會照顧他的。」沉默良久後,天狼星伸出了手說道。

「那可不行。」出乎他意料的是,海格拒絕了他的要求。

「海格,我是哈利的教父,詹姆莉莉死了,那哈利應該由我照顧。」天狼星執拗地說。

「不成,鄧不利多要我將哈利帶去他阿姨家。」海格依然搖了搖頭。

「什...!你要把哈利交給麻瓜撫養?」天狼星臉上寫滿了錯愕。

「那是鄧不利多的決定。」

「為什麼!」原本只有哀戚與懊悔的天狼星,心中忽然湧上了一絲惱怒。

「鄧不利多會這樣決定一定有他的道理在,只是他沒必要解釋。」海格非常堅持。

「讓哈利在麻瓜家庭長大究竟有什麼好!」天狼星不滿地大聲說。

也許是他的聲音太大,海格懷中的哈利彷彿被嚇到似的,哭了起來。

海格一驚,手忙腳亂地安撫著哈利,所幸哈利很快就停止了哭泣。

「......」海格心裡的情緒翻湧,卻不知道該如何表達,天狼星也是如此,一時之間,兩個獨身男人相望無言。

「哈利會需要一個母親的。」出於某種他也不知道的理由,海格緩緩開了口。

「......」天狼星的臉籠罩在陰影中,看不清表情的他保持沉默。

「詹姆莉莉死了,他的阿姨就是他唯一的親人了,我想鄧不利多是這樣考量的吧。」海格
說道。

「我知道了...」天狼星語氣有些黯然。

「海格,我可以再看哈利一眼嗎?」艱辛地從喉嚨擠出乾澀的嗓音,天狼星有些失魂落魄,他深深地凝視哈利,彷彿這一生再也不會見到似的。

「…對不起。」天狼星用只有自己聽得見的聲音悄悄說道。

「哈利就交給你了,這台機車也送給你吧,我以後用不到了。」天狼星說完後,施展消影術離去。

海格略為疑惑地看著天狼星消失的地方,總覺得他有些不太一樣,但發生這種事情,每個人都很悲傷,海格可以理解。

跨上天狼星送給他的機車,小心翼翼地將哈利放在邊車的位置上,當帶著轟鳴聲的機車飛越天際時,他生平第一次,扯開嗓門唱起了搖籃曲。




###




『三巫鬥法大賽』以出乎所有人意料的結局謝幕了,學期末的宴會一結束,學生們都還在交誼聽整理行李。

鄧不利多獨自離開了城堡,往海格的小木屋走去,他有鳳凰會的任務要親自交代給海格。

(十三年來的平靜正式結束了。)

他在心裡默默想著,一直未變的校園風景令他不知不覺間想起了很多事情,看著在小木屋門口等他的海格,鄧不利多的記憶回到了久遠以前的那一幕......




###




霍格華茲城堡的某間教室裡,一名大男孩一手拿著被折成兩半的魔杖,一手拖著一個破舊的行李箱,這就是他全部的家當。

「海格。」一名面色平靜的巫師走入教室,看著呆愣著的男孩,出聲喊道。

「鄧不利多教授。」海格將有些呆滯的眼神轉向門口,語氣裡充滿對未來的茫然。

鄧不利多走到了海格身邊,用魔杖將兩張椅子召喚過來,自己坐在其中一張,示意海格坐在另一張。

「我很抱歉。」鄧不利多開口說道。

海格搖了搖頭。

「你為我做的已經夠多了,鄧不利多教授。」他垂頭喪氣地低聲說著。

「你之後有什麼打算嗎?」鄧不利多說。

「我…我不知道。」海格無助地說道。

「我跟狄劈校長談過了,如果你願意可以留在霍格華茲當歐哥的助手。」鄧不利多靜靜說道。

海格猛地抬起頭,帶著難以置信的目光看著鄧不利多。

「你的父親去年過世後,你沒有親人了,對吧。」鄧不利多語氣沉穩地說著,湛藍色的雙眸倒映著眼前的大男孩。

「我…我真的…可以留在這裡嘛…」海格的眼淚不斷冒出,抽抽噎噎地問道。

「如果你願意的話。」

「鄧不利多教授…謝謝你…真的…我不知道….不知道該怎麼感謝你…」海格將整張臉埋進雙手中,肩膀劇烈的抖動。

「如果…如果我被趕出去了,我不知道自己還能去哪裡,這裡對我來說就像家一樣…」海格嚎啕大哭著。

(家啊…)

這名大男孩渴望『家』的情感,觸動了鄧不利多。

「以後,就把霍格華茲當作你的家吧。」

...

......

「我可以把我自己的性命交在海格手上。」

無數次面對別人私下抱怨他們對海格的不信任,鄧不利多總是淡淡地用這一句話堵住所有的質疑。

他彷彿在他的身上看到了當初阿波佛的影子,也總是招致誤解,但是對家人流露的情感卻比誰都真實。




###




「海格,我要派你作為鳳凰會的使者去尋找巨人。」鄧不利多給海格指派了任務,仔細地一一叮囑注意事項,海格聽得非常認真,生怕記錯了任何一項要點。

所有事情都交代完後,鄧不利多停頓了一下,開口囑咐最後一件事情。

「如果情況許可的話,你可以順便探聽看看有沒有你母親的消息。」

海格有些發楞,「母親」這個詞離他很遙遠,他也不清楚自己對她的想法與感情到底是什麼,也許一直不去想,就一直不用面對吧。

鄧不利多留給海格一個人靜靜整理情緒的空間,準備起身離去。

「鄧不利多教授,要帶一些我剛烤好的蛋糕回去嗎?」海格起身送鄧不利多離去時,順便問道。

鄧不利多的目光從海格的臉上移到桌上那盤外觀看起來還算正常的糕點。

「海格,我年紀大了,不適合吃這些食物,留給哈利他們吃吧。」看著整盤的石頭蛋糕,鄧不利多輕巧地說。




###




震天的吼叫聲響起,數不清是第幾次了,被海格拖著走的巨人不停掙扎著,這名巨人不像普通巨人魁梧,在巨人中只能算是極度營養不良,即便如此,他仍是比海格高大了不少。

他是海格的同母異父弟弟,呱啦,是他在這次作為使者出使巨人族的任務中發現的,看著在族中飽受欺凌的呱啦,海格決定將他帶回霍格華茲,為此,不太高興的同伴美心在中途就受不了呱啦的不受控制,自己先行返回了。

也許是討厭旅途中不停被海格限制行為,呱啦一邊吼著聽不清的話,一邊努力想要掙脫他的掌握。

「呱啦,聽話。」海格早已被呱啦揍得鼻青臉腫,但是他仍然不願意放棄帶呱啦回去的念頭。

野性未消的呱啦幾乎聽不懂人話,海格不斷嘗試教導他,但是都無疾而終,事實上,光是要阻止呱啦逃跑就已經耗盡他幾乎所有心力了。

有時,海格也會感到一絲惱火,但是一種更深沉的東西總會將情緒壓制住,讓他繼續耐著性子與呱啦相處。

不過這次…

「咚!」伴隨著陳悶的聲音,呱啦一拳打中海格的門面,將海格往後打飛,狠狠撞上了一棵樹木。

頓時,森林中響起了大樹傾倒聲以及無數被驚嚇的鳥鳴聲。

眼冒金星的海格努力倚著樹爬起來,有些發黑的視線中,看見呱啦轉身準備逃回原本的營地,海格拖著疼痛不已的身子衝上去,從後方抱住了呱啦,不讓他離開,不高興的呱啦再度將海格往旁邊的樹木扔去。

意識開始有些不清的海格,身軀軟軟的倒了下去,但他仍是奮力睜開眼睛,想阻止呱啦,但一直以來累積的疲倦侵蝕著他的身體,這次可能真的心有餘力不足了。

(所以你也要離開了…)

(跟父親……跟母親一樣……是嘛…)

(到頭來,還是只剩我一個人…)

原本正在大鬧的呱啦突然安靜了下來,眼前這個比他矮小卻一直充滿韌性的男人,在哭。

那個一直都那麼強悍的男人,那一雙隱藏在濃密鬚髮下的眼睛,正湧出斗大的淚珠。

「拜託...不要連你也離開我...拜託...」

「我...我只剩你這個親人了...」

野性稍稍從呱啦的眼中退去,他一時間有些手足無措,從來沒有人(或生物)會在他面前流露這些情緒,他對這樣的景象感到很陌生,他瑟縮在原地,彷彿自己做錯了什麼事一樣,幾度抬起手又垂落。

「哈...」

在海格的注視下,呱啦艱難地睜開嘴巴,努力想擠出某個字眼。

「...哥兒...哈哥兒。」

海格不敢相信地摀住了自己的嘴巴,視線再一次模糊。

「對,是我,海格,你的哥哥。」海格開心地上前擁抱呱啦。

呱啦一開始有點疑惑,然後也學著海格的樣子,舉起手,輕輕將彼此擁在懷中。

「我會好好照顧你的,呱啦。」海格開心地低聲說道。

(因為...我是哥哥啊!)







媽媽,我仍然不知道該用什麼方式來面對妳對我所做的一切...

但是,我還是想說...謝謝...

謝謝妳讓我與呱啦,我的兄弟,相遇。

我有家,霍格華茲就是我的家。

我有親人,呱啦是我的弟弟。

我有家人,鄧不利多、哈利,他們就是我的家人。



-

他不是孤兒,早已不是了。

【一群住在同一個屋簷下彼此關心的人,是可以稱之為家人的。】
13

本文作者

  • 平凡麻瓜
  • 8  3

我是海森不是梅森(? @Jessica

2
海格(つД`)・゚。・゚。這篇好暖喔(つД`)・゚。・゚。
記得一開始看書的時候第一個喜歡的角色就是海格,雖然大一點以後前幾名被其他帥哥佔去了(欸
但是還是好喜歡海格這個溫柔可愛的大個子~~♡(´ω`人)

赫夫帕夫的達貢 @yoyo710369

2
@Jessica
謝謝讚美=)
海格一直都是個蠻溫柔的角色,雖然常常因為粗枝大葉的個性惹出一堆麻煩,但是他的心地我認為是故事中數一數二的善良~
不過他的戲分最多的時候,真的是第一集XD
希望能在心中讓他的形象更立體,所以嘗試著揣摩他的心境而寫下這篇文章~

這是討論串底端!何不幫忙讓這串魔法煙綿延下去呢?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