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學期:瑞拉家族,我算是純血嗎?

發表於

墨語柔 @Anila

2
3-10

布萊克抬頭看著我遙遙他的尾巴

「我雖然帶你進來,但是我不想多做其他的事了,現在你也已經恢復了。」我撐著頭看著他

其實把他帶進來我就可以不用理他了,但是看他那麼可憐總是有點於心不忍

布萊克點了點頭,他也算小心了,在我房間也不會現出人形

但是他跑到葛來分多的時候就沉不住氣了,我記得好像是榮恩被嚇到吧?

我看著布萊克走出了房間

第二天,我本來是要去找妙麗的,順便恭喜一下哈利拿回掃帚

結果我剛好看到妙麗在吼哈利

「嗯......我是來問妳要不要一起寫功課的,但是妳現在心情好像很差。」我說

「潔雅......」妙麗扁起嘴看著我

我拍拍她的手,然後妙麗就把所有事都說出來了

「說不定斑斑逃走了,只是在逃走前跟歪腿打了一架?」我說

「我也希望是這樣......」妙麗有些失落的說

其實連她自己都有些相信是歪腿吃了斑斑的

「看開一點,我家蔚藍就從來不吃老鼠,而且斑斑看起來也不好吃,說不定牠唯一的專長......就是躲。」我笑著說

可不是嘛!躲了十三年呢!

妙麗扯出一個笑容開始寫作業,在一堆作業的幫助下,妙麗很快就沒時間傷心難過了

當晚上我回到交誼廳的時候我聽到馬爾福再說著要怎麼干擾明天的比賽

「我覺得你乖乖看比賽就好。」我說

「喔!妳捨不得哈利波特嗎?因為妳跟他一樣!」帕金森尖聲笑著說

我懶的理會她只是看著德拉科

「哈利他學了護法咒,而且不出意外的話......假的催狂魔對他不起作用,這可能會害你惹上麻煩。」我說

帕金森哼了一聲,期待的看著德拉科

「妳說的也不無道理,反正如果他們贏了明天的比賽,我們就能對上了,到時再教訓他也不遲。」德拉科說

真讓我意外,我還以為他會不惜一切代價去噁心哈利呢......總覺得他長大了啊

一種吾家有男初長成的感覺......

「妳說波特他學會了護法咒?」德拉科問

我朝他點點頭,然後他顯然是有些不高興

隔天的魁地奇比賽我依然沒有去看,令我驚訝的是我們的馬爾福少爺竟然也沒去看比賽

「收起妳那活像是吃到蒼蠅一樣的表情。」德拉科不滿的說

「我還以為你至少會去看比賽呢。」我笑著說

「這場不想看,妳要去做什麼?」德拉科問

「嗯......或許是看書?或是去繼續做研究?你要跟來?」我疑惑的問

「不行嗎?」德拉科挑眉問

「當然可以,我尊敬的馬爾福少爺。」我虛偽的微微鞠躬

反正讓他一起來也沒什麼,他們也不是不知道

「行了,快走。」德拉科顯然是被噁心到了,一臉嫌棄

我呵呵笑了幾聲帶著他走到萬應室

「妳平時就是在萬應室做實驗的?」德拉科問

「沒錯,做實驗的絕佳地點。」我笑著推開門

裡面很整齊,除了一個角落的桌子,那邊像是經歷了世界大戰一樣

「嗯......我整理一下。」我尷尬的撇了他一眼立刻去收拾

德拉科則是一臉調侃的跟來看那張亂得不得了的桌子

上面大多都是紙張跟一些金屬,但是金屬大多都有些奇形怪狀

「那些別去碰,都很尖銳。」我阻止想要拿起一個胸章的德拉科

那個胸章是失敗品,它在接受了一次惡咒後就炸了......

我親手整理著桌面,德拉科則是在我拒絕他用魔法幫我後一臉興致缺缺的坐在沙發上

「潔雅,我父親跟母親不小心看到了妳之前送我的那些防禦飾品。」德拉科突然說

"碰"的一聲,我手上那一盒失敗品不小心砸在了地上

然後裡面的東西突然開始炸裂......有幾塊碎片飛到了我身上,但是都被彈開了

「物理攻擊對它的損害不大呢......」我默默的查看了一下身上的胸章

可惜對於魔法攻擊效果並不是很強

「妳反應有必要這麼大嗎?」德拉科將我拉離那塊滿是碎片的地方

「你的父親跟母親有說什麼嗎?」我問

「他們只是問了我這是哪來的,我跟他們說是我去斜角巷買的。」德拉科說

「他們相信嗎?」我有些不安的問

「應該相信吧?不過我父親拿了幾個回去研究。」德拉科說

我倒抽了一口氣......大馬爾福,你沒事拿那種東西去研究幹嘛?想搶別人飯碗嗎?

「妳是怕被發現嗎?」德拉科問

「不然呢?」我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

然後開始整理滿地的碎片

「被發現這種事其實也沒什麼,說不定還有幫助呢。」德拉科說

我微微的嘆了一口氣並沒有立刻跟他說什麼

「我做那些東西純粹是為了自保,避免我受到任何惡咒的傷害,而你們則是因為是我的朋友我才給你們的,因為我也不希望我的朋友受傷,但是......你覺得我這個年紀的孩子有這種能耐被外界知道的話會怎麼樣?我並不喜歡引人注意,或是大出風頭,我知道我的實力以外面的大多數人來說實在還是太弱了......德拉科,在過幾年這種和平的日子就要結束了,我不希望我的能力被人盯上,雖然這麼說有點自戀。」我盯著桌上那些紙張

揮揮手用了個無聲無杖咒將地上那些碎片全部打包好然後丟進桶子裡

德拉科一臉吃驚

「當然,如果沒有戰爭的話更好。」我直視著他的眼睛

我不怕死,但我怕痛,而且我知道我其實是一個極度缺乏安全感的人,疑心病又有些重,所以我瘋狂的訓練自己,製作這些保命的東西

但是如果因為這些東西讓我被注意到呢?我自認我不敢承受也無法承受那個後果

「妳老是說這種話,妳不覺得妳活的太壓抑了嗎?妳不累?」德拉科沉默許久後問

「累啊......但是無法控制。」我苦笑了一下

累又如何?在四年級的那一年黑魔王會正式復活,在五年級那一年黑魔王會正式出現在魔法部,在六年級......戰爭就要明瞭化了,會有許多人死去

會有許多人為了家人而奮鬥或做出許多選擇,可能因為一時的錯誤而導致之後無法挽回的後果

馬爾福家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要不是最後大馬爾福做出離開黑魔王的陣營這個選擇,他們可能要全家入獄或是受到世人的唾罵到死

而如果他們可以再早一點離開那個陣營,大馬爾福不會入獄,德拉科也不會......變成食死人,被迫成長,然後在六年級那一年活在巨大的壓力中

「妳說的話每次都該死的準確......妳是不是還知道一些什麼?」德拉科問

「我不知道以後會發生什麼,但是我可以給你幫助......遇到任何事記得跟我商量,遇到煩心的事也可以跟我說。」我扯出一抹笑

「省省吧,我沒那麼沒用。」德拉科哼了一聲

「德拉科,這不是有沒有用的問題。」我輕聲的說

「知道了......妳自己也是,我不介意妳在幫我處理一次衣服。」德拉科說

我噗嗤一聲笑了起來......他竟然把那天晚上的事搬出來!

萬應室裡的談話讓我們兩個中間多了一些羈絆,我發現那個在小說裡幼稚的孩子已經在不知不覺間改變了

如果可以,我希望他可以避開六年級時的那場噩夢......

第二天我一走出地窟就發現氣氛不對

我去找了妙麗問了一下後確定了西里斯已經進去過葛萊芬多那邊了

又過了一天,這天的早上十分的熱鬧,因為奈威的奶奶寄了一封咆哮信

「隆巴頓竟然把所有密語都抄在紙上,而且還弄丟了。」德拉科嗤笑了一聲

「他可是出了奇的健忘。」布雷斯說

「我只希望這件事快結束。」我淡淡的說

在這樣人心慌慌的氣氛中讓我有些煩躁

離老鼠現身的時間不知道還有多久,看來是時候去跟著哈利他們一起行動了......

不過還是在等等吧,等妙麗跟他們和好之後

我有些猶豫的想著,因為我有些擔心自己會受到波及......



潛水中的貝琳 @Belen

0
很棒喔!請繼續加油喔~真的很好看

這是討論串底端!何不幫忙讓這串魔法煙綿延下去呢?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