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魚的白日夢文樓 更新至 #118 芒果冰沙

發表於

小魚🐋08.07享用著跳羊的好手藝🥘 @shaoyu

3

彼得與哈利的相遇 《下》

  我逃離了校園,這裡是活米村,活米村在滿月的夜晚基本上是不會有人的,畢竟從前有「尖叫屋厲鬼」的傳說。當然,我還是不敢大意,只能繼續以老鼠的型態鑽進下水道。
  但……要去哪?我一直重複地問著自己。經過長途跋涉,我的腳掌早已磨破,此時,地面上出現一陣激烈的討論聲。
  「『那個人』真的在阿爾巴尼亞?怎麼可能?」我聽了這話,趕緊抬頭。是一個瘦弱的男人──他站在破釜酒吧的大門前。
  沒想到已經走到這了啊……我茫茫的想著(畢竟已經走了好幾天都沒什麼休息)。等等,剛剛他講的話……是天馬行空的?還是……
  「對啦!洛德拉!」另一個有灰鼠色的短髮的男人從門後探出頭來。「你快點進來,麻瓜們可不能聽到這些話。」
  那個人?黑魔王?我愣在原地,幸好在最後一瞬間跟他們溜進破釜。
  那兩個男人找了個隱密的位置坐下,我則蹲在洛德拉的腳邊。
  「好吧,賴瑞,你快點說,你哪來的消息?」洛德拉壓低聲音問。
  「是托拉可跟我說的,他說他的遠房親戚告訴他,他看見一隻猛蛇像傀儡一般,有些失神的滑行──你也知道,『那個人』身邊總是跟著一隻大蛇……」
  失神、大蛇、傀儡。我確定了,一定是黑魔王!但……他怎麼會在阿爾巴尼亞?
  雖然這件事我不清楚,但我還是一蹦一跳得前往一個隱密的角落,恢復人形。
  「終於,好久沒伸展筋骨了(明明才兩天)」我用沙啞的嗓音說。我偷偷舉起魔杖。碰!我睜開眼,眼前是一片綠意盎然的森林──是阿爾巴尼亞。
  我撥開茂密的樹林,一隻嘶嘶怪叫的蟒蛇溜到我眼前。
  「黑……黑魔王?是你嗎?我是蟲尾啊!」我彎下腰來,只見那隻蟒蛇發出微弱的呻吟後,便倒地不起。「主人?主人?你……」我緊張得要命!現在可是只有我和這隻蛇呀──我在一瞬間希望這隻蟒蛇不是黑魔王。
  「蟲尾!快點!我是佛地魔。幫我找來非洲樹蛇皮、蚯蚓、海兔皮,快點!」那隻蛇吐出一個微小的光點。那個小光點吐出低沉冰冷的細聲。
  我看著那個小光點,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快點!」黑魔王吼道。我滿臉冷汗,快步離開森林。此時,詹姆的聲音又出現在我耳邊:「天哪!蟲尾,你真以為要拿到那些材料,只需要送鼻涕蟲教授一點糖霜鳳梨就以了吧?一隻老鼠去拿肯定會比『你』成功的多。」
  這是六年級,我們調製變身水的過程。我真沒想到,詹姆竟然又一次的,間接殺死自己的孩子。我發出一聲冷笑,變回灰鼠。
 
  不過多久,我小心翼翼地捧著藥材回到森林,只聽見黑魔王吩咐我:「好了,丟入蛇皮。
  「……,等三分鐘,再三分鐘就好……了」黑魔王語氣罕見地有些興奮。
──三分鐘後──
  「主人!」我絕望地看著大釜
,剛剛一陣強勁的風吹來,把光點直接吹入冒泡的大釜中。
  我嘗試挽救──你以為我失敗了?才不,一個皺巴巴、很像小嬰兒的奇怪生物從大釜浮起。
  「我是佛地魔王。蟲尾……我需要哈利波特,這個身軀只是暫時的,我需要哈利波特……」
  我驚呆了,我成功了!
 
  三個禮拜後,黑魔王要用的魔藥又不夠了,但……不是吧?今天藥店休息!?好吧,我走到較遠的「海洋工坊」雖然說是工坊,卻應有盡有。
  我正想走進店內,一個不熟悉的女聲叫住我:「先生,店長不在喔!他去瑞卡芙溫泉度假啦!」是柏沙.喬金。
  她看起來不太對勁,有點……迷茫?
  或許是中了甚麼符咒。沒辦法了。我趕緊拿了幾樣藥材,便回到門口(此時柏莎還愣在原地),舉起魔杖。「噩噩令!」柏莎眼神渙散。跟我來,你很有用,放心。我緩緩告訴她。她並沒有回我話(這是當然的)只是有點行屍走肉和我回到森林。
 
  「黑魔王,小的回來了。」我跪在地上,看著躺在木屋(之前蓋在森林裡的)的包袱。
  「很好……難得你也有點用處……」黑魔王說。承受黑魔王的冷嘲熱諷是食死人的必要條件。「等等,這個女人是誰?」
  「柏莎。柏莎.喬金。我相信她會有點功用的,她似乎被下了符咒。」
  「沒錯,你的觀察力還真不輸給你以前的朋友──波特、天狼星.布萊克還有那隻狼人。」黑魔王說。我感動得快哭了,真的是人生第二次被黑魔王稱讚──你問第一次是甚麼時候?當然是我把波特夫婦的藏匿處告訴黑魔王那時。「她被下了強力的遺忘咒。讓我來,我的魔杖呢?」我小心翼翼的掏出黑魔王的紫杉木魔杖。
  「好……先對她施一個噤聲咒。」
  「噤聲咒?」
  「賽佛勒斯發明的咒語,你應該沒忘吧?」
  「鼻……呃,抱歉,噤噤言!」柏莎抓住嘴巴,發不出任何聲音。
  「嗯……還行,剩下的換我來。」黑魔王伸出有點顫抖的手,接下魔杖。「咒咒虐!」柏莎痛苦的在地上打滾。
  經過無數次的酷刑咒後,柏莎痛苦的倒在地上打滾。
  「佩迪魯?你……怎麼可能?」柏莎驚慌失措地大叫。
  「很好,很好,我想他的記憶恢復了。」黑魔王喜孜孜的說。
  我鬆了一口氣,沒想到過了十三年,柏莎.喬金這個學姊還記得我。
  「噩噩令!」黑魔王指著柏莎。接著開始拷問他關於最近英國巫界的一切──當然,柏莎也一五一十的交代清楚。包含了三巫鬥法大賽的重啟、霍格華茲的新任黑魔法防禦術教授:阿拉特.穆迪,以及最重要的──她失億的原因。
  「老巴提.柯羅奇。那天我到柯羅奇家請老柯羅奇先生簽署文件,發現他的家庭小精靈『眨眨』在和空氣對話──『少爺』、『少爺』的念著。接著老柯勞奇先生就進來了,她把我……」
  「好,我懂了。」黑魔王若有所思的說。接著──「啊哇呾喀呾啦!」
  一道綠光閃過,柏沙帶著死前的驚愕,死去了。
  「主人,你確定……」
  「我已經了解了,現在先去小漢果頓的『謎屋』」黑魔王說。
  我正想詢──不可以,食死人的義務就是遵從黑魔王的一切指令。
  我緊抱著黑魔王與那吉妮,來到幾百英里外的小漢果頓。
  「主人,接下來呢?」
  「你到英國,找到小柯勞奇。」主人有氣無力的說。我真該好好精進一下照護能力。
  「為什麼?到英國……對您和我的風險都很大啊!」我好奇地問。
  「難道你不信任我?」黑魔王的話語中露出冰冷的怒氣。  
  「不,不……小的絕對沒那個意思。」
  「這樣才對……到英國找小柯勞奇,她比擬精明多了,等等去拿點變身水,讓他變成阿拉特,剩下的……我想他該知道怎麼做。」
  「那,主人,如果你還覺得餓的話,我的瓶子裡還有一點食物。」
  ──────────第四集 第一章 28頁內容────────────
  昨天,這棟屋子的主人站在門外偷聽我們的計畫,當然,黑魔王三兩下就解決了他。
  我在凌晨就出門了,畢竟我想就算過了十三年,還是會有些麻瓜記得我──更別說是巫師了。
  我躡手躡腳地走進柯勞奇家,此時只有小柯勞奇獨自一人坐在家中。我們倆簡單問候後,我便把黑魔王的處境與目標告訴了他。
  「我懂了,那我先走了。」柯勞奇說。帶著點傲氣,不愧是富家子弟。
  「你真的動了?黑魔王連一點資訊都沒說呢!」我有些激動(是非常才對)
  「我可比你聰明多了。」他不屑的回答。「黑魔王叫我變成穆迪,就是為了讓我進到霍格華茲,接近波特,順勢讓他參加三巫鬥法大賽。。你也知道,鬥法大賽的獎盃是放在最後的項目──迷宮裡的……我想我不必繼續說了,畢竟你和布萊克、波特還有那隻狼人混了這麼多年──啊!咒咒虐!」小柯勞奇突然掏出魔杖──我有那麼一瞬間以為他要攻擊我──後方發出一個淒厲的慘叫。我轉過身,是老柯勞奇。
  老柯勞奇從地上爬起,在他說出第一個字前,我馬上──這是我的腦袋第一次這麼清楚──掏出魔杖大吼:「噩噩令。」
  老柯勞奇露出迷幻的神情。小柯勞奇有些懷疑的看了我一眼,露出猙獰的微笑後便揚長而去。
 
  自從謎屋的主人:法蘭克離奇死亡後──這當然是對麻瓜來說,麻瓜的正氣師老是來這裡巡查,我只好不停地和黑魔王換地點生活。
  這幾天收到了小柯勞奇寄來的信,
  信上是這樣寫的:
 
我尊敬的 黑魔王:
  佩迪魯,如果這封信是你拆開的,麻煩交給黑魔王。
 
  黑魔王,您已經失蹤了將近十三年,但小的依舊在尋找您。我知道您並不相信我,這是一定的。但我現在已經遵照您的意思,變身成阿拉特.穆迪,混入霍格華茲。此時的穆迪被我用蠻橫咒控制,他現在在我的行李箱裡。
 
  三巫鬥法大賽已經開始了,哈利順利地成為鬥士,我已經幫他通過了第一項關卡,我想是要幫他順利通過三道關卡後,讓他拿到獎杯,接著把他送到您面前吧?
  要是我理解錯誤,就等候您的指示了。
  最後 祝您一切安好

您誠摯的 小巴提.柯勞奇

  看來三巫鬥法大賽開始了,霍格華茲有兩位鬥士,分別是迪哥里和哈利──這似乎正合黑魔王的意思。
 
  經過了好幾個月,已經進入夏天了,黑魔王的體力也逐漸恢復,突然,一隻雪鴞從窗外疾飛而來。
   「蟲尾!那封信,是不是小柯勞奇寄來的?念給我聽!」黑魔王的語氣十分激動
  「是的,」我緊張的擦了擦汗「親愛的黑魔王,現在我已經爭取到放置獎盃的權力,您要讓哈利波特被傳送到哪裡呢?我在此恭候您的指令。就是這樣,這封信挺短的,還很急促。」
  黑魔王沉思了一會兒,開口:「小漢果頓的墓地,快點!」我急急忙忙寫的短箋轉告小柯勞奇。他肯定能完美完成黑魔王的任務。
 
  我和黑魔王回到了小漢果頓,不過多久一陣框啷聲,哈利和一個高瘦的男孩──西追.迪哥里來到的墓地。
  「除掉多餘的人。」黑魔王下令。我舉起顫抖的手,大吼:「啊哇呾喀呾啦!」西追騰空飛起,雙眼空洞。
  哈利被我死死綁在石碑上,我放下裝著毒液的大釜,開始吟唱:
不知情而賜予的父親之骨,將使你的兒子重獲新生!  墓碑下的墳墓裂開,一根白骨掉入大釜中
自願奉獻的僕人之肉,將讓你的主人恢復生命!  利刃切斷了我的手臂,我淒厲的尖叫,我的手臂掉進大釜中,我的視線模糊,卻必須完成黑魔王交付的任務。我忍著刺骨的疼痛,走向哈利。
強行奪取的仇人之寫,將使你的仇敵復活!  我掏出匕首,劃破哈利的手臂,鮮血不停滴下,加進大釜,黑魔王自行進入大釜中,霧氣中傳來一陣高亢的嗓音。
  佛地魔王,他重生了。
  疼痛已經淹沒了我的意識,只能依稀看見幾個人影陸續出現在墓園,黑魔王賜予給我一隻銀手。
  「感謝黑魔王,小的真的很……」我還沒說完,黑魔王就制止我:「好了,蟲尾。那麼哈利,鞠躬。」我看清哈利那張神似詹姆的臉孔,恐懼淹沒全身。
  電光火石之間,哈利和黑魔王緩緩升上天空──一陣眩目的光暈後,只聽見黑魔王大吼:「不可以殺了他,不可以殺他!」昏擊咒此起彼落。哈利一一 閃躲,接著拉著西追的屍體,離開了墓園。
  黑魔王帶著冰冷的怒氣,所有食死人都靜靜的(有點畏懼)看著主人。
  「十三年了,真沒想到……」黑魔王冷冰冰的喃著。「現在能來找我的,除了蟲尾,就是那些欺騙魔法部,說是我控制你們的人吧?」
  「不,不……黑魔王,魯休斯我絕對沒有……」魯休斯卑微地跪在地上。
  「騙子!」黑魔王大吼。「蟲尾都和我說了。他在衛斯理家住了十二年呢!」
  食死人一陣靜默,黑魔王又緩緩開口
  :「哈利波特逃離了,鄧不利多肯定會朝開鳳凰會會議,這整件事情更加複雜了,現在的戒備必須更加森嚴,相信我。」
 
  過了三年,儘管黑魔王在如何精明,整件事還是瞞不住的,鳳凰會讓大家相信了黑魔王的重生。但石內卜殺了鄧不利多,相信鳳凰會會變成一隻無頭蒼蠅,隨時都有崩解的危機。
  頭一次,我猜對了。
  現在整個魔法世界被黑魔王完全掌握,魔法部已經被控制得死死的。鳳凰會支離破碎,甚至能力最強的金利.俠鉤茂也被迫銷聲匿跡。更棒的是,天狼星死了,被哈利的魯莽弄死了。哼,黑魔王依舊無敵
 
  這幾天黑魔王顯得十分擔心,但他始終不願意告訴我們,發生了什麼事。我只能從馬份家新的家庭小精靈──哈比那兒得知,貝拉的金庫被闖入了,是哈利、榮恩和妙麗。
  黑魔王十分憤怒。但貝拉對此閉口不提。她似乎很不信任我──這是當然的。除了我有陣子被黑魔王十分賞識,學生時期還經常和詹姆等人混在一起,刻板印象是永遠洗不掉的。
 
  碰!焚銳.灰背帶著三個狼狽不堪的學生來到馬份莊園。
  「我抓到了哈利波特」焚銳嘶聲說。
  榮恩、妙麗的臉上掛著血痕。而哈利的臉則是臃腫到無法辨認。顯然是被下了惡咒。
  貝拉不停逼問著哈利,但哈利簡直和詹姆一模一樣,不停的抵抗,保護著自己的朋友們。
  哈利被跩哥拽進地下室,而妙麗則不停被酷刑咒虐待著。她發出淒厲的尖叫聲,卻不願意說出任何實情,不知為何,有點傷心。
  接著是一隻妖精──拉環,貝拉一面對妙麗施展酷刑咒,一面瘋癲的吼著:「妖精!這把寶劍,是不是真的。」
  「讓我瞧瞧,」拉環說。她看上去有點心虛。「嗯……這明顯是假的。」
  「怎麼可能?」貝拉大吼。
  「這……的確是假的,無庸置疑。」
  貝拉聽了這話,才稍稍緩和了情緒。「很好,蟲尾,把波特和衛斯理帶上來。現在來召喚黑魔王。」貝拉按下手上的黑魔標記,我感到手上的標記一陣灼熱。
  我走入地窖,哈利、榮恩和其他模糊不清的臉龐出現在我面前。
  「退後!」我努力讓聲音別這麼顫抖。「離開門口!我要進來了。」一開始是一陣寂靜,電光石火之間,哈利和榮恩往我身上撲了上來。在掙扎中,我扣住了哈利的咽喉。
  「你要殺了我?」哈利嘗試搬開我的銀手,他看上去快窒息了。「你欠我一條命呢!蟲尾!」
  聽到這話,我的手微微鬆開。沒錯,哈利……我對不起你……
  我硬生生把銀手扣到我的脖子上。雖然身體不停反抗,但意識告訴我,這是對的。
  我的臉漸漸發紫,腦袋一片空白,全身輕飄飄的(感覺很像被蠻橫咒控制住)我失去意識,昏倒在地。
       哈利,加油。我相信你……
這集也是...大家拿刀的拿刀,阿瓦達的阿瓦達,來殺蟲尾啊啊啊啊啊啊
咳咳...冷靜,冷靜。最後面彼得有轉好一點點(還是欠扁
這次寫的比較急促,有點亂,先跟大家下跪道歉一下😢謝謝大家~
召喚:@sophie4253 @Amity
#1 電梯
#56 萬聖節活動:那年,我和大家的萬聖假期

小魚🐋08.07享用著跳羊的好手藝🥘 @shaoyu

0
@Evangelin @sophie4253 @Jessica1000302 @Rose_
把參加活動的大家召喚回來一下  :
麻煩大家在原留言加上文章標題喔~當然,想不到也可以叫我想啦
(只有要講這個(被大家追殺

CISS;) @Rose_

1
@shaoyu
剛剛衝去改了~小魚加油歐!!

小魚🐋08.07享用著跳羊的好手藝🥘 @shaoyu

0
@Rose_
謝謝~
對了,你家的孩子什麼時候改名了🤣🤣🤣和原本的名字完全不一樣耶~

CISS;) @Rose_

1
@shaoyu
很早就改啦🤣因為艾達很容易撞名(?
以防萬一就改成Tina惹(??

雪珍❄️雪雪之家 @Amity

1
卡拉真的超會寫的一篇隨便都兩千字靈感君跑去找你啦(?)

小魚🐋08.07享用著跳羊的好手藝🥘 @shaoyu

0
@Amity 他只回來看我一下就跑出去啦!想不到萬聖節賀文要寫什麼了XD

雪珍❄️雪雪之家 @Amity

0
@shaoyu 有一下就很好啦XD我到現在還沒寫完文樓裡的東西(不知如何加入人設啊(被巴

小魚🐋08.07享用著跳羊的好手藝🥘 @shaoyu

3

🧛‍♂️萬聖點文活動結束🎃

謝謝參加的大家,你們的點文會陸續產出。報名順序不代表產文順序,請見諒 !
前三名參加者 : 三色雪脆沙拉
參加獎 : 雞肉火腿三明治
(有點寒酸,抱歉啊...
參加名單 : @Rose_@Jessica1000302@Evangelin

😈祝大家萬聖節快樂!!😈

小魚🐋08.07享用著跳羊的好手藝🥘 @shaoyu

4
  

石莉的甜蜜日常--萬聖節的幽會

  「那個……小勒,」莉莉走到渾拚柳旁,望著坐在山毛櫸樹下的男孩。
  那個男孩頂著一頭油膩膩的黑髮──是賽佛勒斯.石內卜。他不屑的看了莉莉一眼,準備起身離開。莉莉失望地站在原地,眼眶有些紅潤──這完全不像平常的她,她幒是堅強的要命!這總是讓賽佛勒斯非常心疼。
  一個禮拜前,普等巫測結束了,而波特又在對賽佛勒斯惡作劇,賽佛勒斯的那句麻種,直接讓他們倆的友誼──甚至曖昧直接終止。
  莉莉調整心情好一段時間,才鼓起勇氣來跟賽佛勒斯和解──顯然成效不彰。
  「小勒,聽我說……」莉莉帶著微微地哭腔,叫住了賽佛勒斯。他似乎動搖了,他簡短的丟下一句:「我不會再和妳有任何交集。」
  「小勒!」莉莉眼淚直流,直接跑過去抱住她最愛的那個男孩。
  賽佛勒斯愣住了,眼神中帶著歉疚。
  「小勒,我……」莉莉退了一步。
  「對不起。」賽佛勒斯正想抱住莉莉,卻聽見詹姆.波特的聲音從遠方傳來:「鼻涕卜!」詹姆飛也似的往石莉兩人這兒跑來。「整整,石化!」
  賽佛勒斯馬上被完美的石化咒打倒在地,只剩下那顆閃亮的黑眼珠骨碌碌地轉動著。
  「莉莉!妳還好嗎?鼻涕卜是怎麼欺負妳的?要不要去……」
  「我不好!」莉莉大吼。「波特!小……賽佛勒斯到底哪裡惹到你了?假借個關心我的名義到處捉弄人!你就是這樣才會討人厭!」說完,便往城堡的方向淚奔而去,留下滿臉錯愕且失望的詹姆。
 
  整個暑假,莉莉連續寄了好幾封信給賽佛勒斯,努力維持感情。但幾乎都只是收到「嗯,好。」「很好玩吧?」諸如此類的敷衍回答──有時甚至收不到回復!佩妮整個暑假都拿這件事情來取笑她。在如此消極的情況下,莉莉幾乎是放棄了和賽佛勒斯和好。以後還是當同學就好了……
 
  莉莉獨自一人坐在火車上,有些難過,雖然整個暑假都在洗腦自己,忘了小勒。但沒用。
  突然,包廂的直接打開,一個黑髮男孩出現在莉莉眼前──是賽佛勒斯。
  「小……小勒?你……」莉莉驚訝地看著他。
  「那個……莉莉,我很抱歉。」賽佛勒斯有些不自在吐出這句話。
  莉莉破涕為笑,趕緊把賽佛勒斯拉進包廂裡,聊起了暑假的點點滴滴。
 
  從暑假結束至今,已經過了兩個月。兩人的感情逐漸升溫──這自然讓詹姆十分不爽,詹姆最近總是不停尋找莉莉不在賽佛勒斯身邊的空檔,來對他執行惡作劇,就連平時總是跟著詹姆行事的天狼星也快受不了了。
  「天哪!鹿角,莉莉最近是和鼻涕卜很要好沒錯啦!我也知道你超~~愛莉莉的,但沒必要……」
  「有必要!」詹姆怨恨的看著從遠方走來的賽佛勒斯。「他肯定不懷好意!不然他罵完莉莉那個噁心的字眼後,莉莉怎麼還會跟他和好?」
  「莉莉和鼻涕卜本來就是竹馬呀!一時半刻還是放不下對方吧?」
  「獸足說的沒錯!你要莉莉愛上你,就別對石內卜惡作劇了!」雷木斯也在一旁幫腔。
  「我就是……」詹姆的話還沒說完。一個紅髮女孩就走過來,打斷他:「波特!你到底在幹嘛?」
  「呃……莉莉,我……」
  「你不必解釋,先去想想今年的萬聖舞會你要邀誰吧!沒舞伴可是很丟臉的喔!」莉莉壞壞的嘲笑道。
  「對喔!還有萬聖舞會!獸足、月影、蟲尾,你們要和誰去?」詹姆慌張地說。顯然還沒有找到舞伴。
  「我找到啦~我要和黛希去!」天狼星裝模作樣的挑挑眉。黛希是個全霍格華茲的男生(除了劫盜四人和賽佛勒斯)仰慕的女孩,當然,天狼星是黛希的不二人選。
  「昨天我去邀凱莉了,他答應我囉!」雷木思也罕見地露出驕傲的微笑。
  「那……那,蟲尾,你呢?你一定沒……」詹姆心急如焚的問。他可不想當那個落單的可憐蟲。
  「嘻嘻,前天我不知道哪來的勇氣,去邀請了……」
  「夠了!你們怎麼都……」
  「波特,想要舞伴還是自己努力吧!連彼得都找到了──彼得,聽我說,我絕對沒有低估你的意思,但這件事真的很少發生在你身上。」語畢。莉莉便往圖書館的方向走去。
 
  莉莉走進圖書館,此時賽佛勒斯已經坐在角落的位置等候多時。賽佛勒斯昨天答應了莉莉要幫他複習魔藥學──美其名曰是幫忙複習,但實際上是來個深夜幽會。
  「對了,小勒。」就在賽佛勒斯解釋福來福喜的原理道一半,莉莉突然開口:「這次的萬聖舞會……你有想好要和誰去了嗎?」
  「呃……你也知道,我們史萊哲林就是不願意參加這種活動……但你想不想和我……呃……」賽佛勒斯對於這突如其來的問題,支支吾吾地回答著。
  「喔,這樣呀!那,你不能和我去囉?」莉利用不在乎的語氣說。但她的眼神已經透露了一切。
  「跟妳去?當然……」
  「兩位先生小姐,圖書館要關了,趕快在宵禁時間回去!」平斯夫人一面整理一年級生亂擺的書,一面催促的他們倆。賽佛勒斯只好把那還未說出口的「好」吞回肚子哩,回到交誼聽。
 
  令眾人引領期盼的萬聖節舞會終於來臨了,所有學生們陸陸續續前往宴會現場。
  「哇!伊凡?那是伊凡?」「天哪!我居然沒去邀請她!」莉莉換上香檳黃的禮服,踏著優雅的步伐走進舞會會場。
  「莉莉!你……你要不,我……」要不是天狼星及時拉住詹姆,不然她肯定要直接親上去了。
  「夠了,波特!不准碰她!」賽佛勒斯嘶聲說。「莉莉,走吧。」他蒼白的臉上泛出一絲紅暈。
 
  「小勒,你怎麼會突然……」莉莉有些調侃,有些害羞的問著。
  「閉嘴,不要叫我……呃……頂多叫我賽佛勒斯。」賽佛勒斯啜飲著奶油啤酒。雖然這裡燈光有些昏暗,但依然能清楚的看見他越來越紅的面頰。「邀你來……就只是因為我朋友都有人陪了,我落單多沒面子。」他有些心虛,這完完全全被莉莉看在眼裡。
  莉莉逗趣的笑了笑。接下來的整場舞會都陷入了無聲的心靈交談。
 
  舞會進入尾聲,個個幽靈從會場的各處竄出,接下來就是幽靈們的萬聖派對──以及最主要的:「差點沒頭的尼克」的忌日宴會了。
 
  四位學院導師們紛紛催促著學生們回交誼聽,但所有男孩們的視線依然不肯離開莉莉那充滿魅力的背影,當然也不少人對賽佛勒斯投以羨慕、忌妒交織的眼神。
  「咳咳……麻煩所有學生回到各自的交誼聽,我們會在午夜後開始進行巡邏。」麥教授似乎有點受不了了。
  「唔……我先走囉~明天見!」莉莉有些依依不捨地看著賽佛勒斯。但還是露出她招牌的微笑,準備離開。幾個還冒著被麥教授扣二十分加勞動服務的風險的學生(當然包含詹姆以及被詹姆強留下來的天狼星),大剌剌地留在宴會廳等待莉莉。
  賽佛勒斯眼看局勢不對,衝著即將離開宴會廳的莉莉大叫:「莉莉,等我一下,我有話跟你講!」莉莉驚喜地回頭望著快步走向她的賽佛勒斯。
  他默默把莉莉擁入懷抱中,莉莉有些懵,但還是露出溫暖、放鬆的微笑。「賽佛勒斯,你知道嗎?我喜歡你……」
  「我也是……」
@Jessica1000302你的點文完成囉(點文#58
有小修一下標題和內容......原本應該是要走到結婚的...但交往就夠了(喂!
前面有點虐...但後面甜哪~~~希望你喜歡(應該有符合標準吧?
召喚 : @sophie4253 @Amity
電梯 : #1

🐍jessica💚 @Jessica1000302

1
@shaoyu
超👍的~
這裡的教授終於勇敢面對自己的內心了,原著裡的教授⋯⋯哀哀,就是喜歡但不敢告白,最後被詹姆贏得芳心了~
期待其他篇文~

小魚🐋08.07享用著跳羊的好手藝🥘 @shaoyu

4

「許願」成「珍」──搗蛋萬聖

  雷文克勞是最文靜、最有氣質的學院,但任誰也沒想到,珍與許願池會幫海倫娜.雷文克勞解除掉這個封號。
 
  上個月,一隻幻影猿闖進了學校──但幻影猿可是亞州保育一級的生物啊!怎麼會跑來位於北歐的英國呢?這不重要,幻影猿似乎不怎麼怕生,在萬聖節的前夕,珍製造了一場小混亂,趁大家注意力集中時取走了些幻影猿毛皮──應該也不能說是一些,恐怕那隻幻影猿已經被凍成冰了。話說回來,那隻幻影猿的毛皮成了一件做工有些粗糙的隱形斗篷……
  「萬聖節那天可以去活米村喔!聽比爾.衛斯理說,當天會有精彩的南瓜遊行!」
  這話讓許多三年級生興奮不已!畢竟這是他們第一次的萬聖活米村。而珍和許願池也不例外──雖然他們只有一年級,但他們手上可是握有隱形斗篷呀!
 
  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就不好說了,他們順利通過了阿各.飛七的檢查,進入了活米村。
  此時遊行尚未開始,但期待的巫師與女巫們早早便待在大街上等待著,而三根掃帚的老闆──羅梅塔夫人也不會放棄這大好商機,拿出一塊塊萬聖節限定的南瓜奶油塔讓顧客們品嘗,但珍和許願池披上了隱形斗篷,在那些南瓜奶油塔中加了點……新的味道。南瓜奶油塔一送到巫師們嘴邊,有的開始發燒、有的開始嘔吐,甚至有人開始膨脹!
  「嘿!我們是不是做得有點過分?」一向安靜沉穩的許願池開口。  
  「或許……?那不然……」珍露出一個得意的微笑。「衝衝攻!」手上的白色小藥丸飛出,不偏不倚的落進受害巫的嘴哩。而羅梅塔夫人自然是氣壞了,但眾巫師們都沒有想要怪罪他的意思,不過在一旁的教授們還是決心幫羅梅塔夫人抓住搗蛋鬼……
 
  「這還只是開胃菜呢!」珍神氣的說著。
  「是嗎?」許願池抿著嘴笑道。「主菜呢,你想好啦?」珍不好意思的露出尷尬的微笑。「想也知道,來,我跟你說……」
 
  遊行進行中,吸血鬼和殭屍翩翩起舞,還有一具骷髏以怪異的步伐緩緩前進,甚至後方跟著一隻碩大無比的人面獅尾羊。
  所有巫師女巫們紛紛拍手叫好,早已把剛剛的南瓜塔慘劇拋在腦後。但許願池已經潛入了遊行隊伍中……
  珍喬裝成了吸血鬼,裙擺下藏著蠢蠢欲動的獠牙飛盤及咬人茶杯,在一位滿臉是血的殭屍演員帶著她瘋狂轉圈下,那些過動的惡作劇夥伴飛出,緊緊攀住眾人的手腳,讓他們哇哇大叫;而免於受難的觀眾則是被逗得哈哈大笑!
  但在這令人又哭又笑的歡樂時光中,許願池呢?
  那隻人面獅尾羊其實只是用「仿真布」織成的「玩偶」畢竟真的人面獅尾羊只要一受到刺激,周圍的巫師們恐怕都小命不保了!她們倆透過這一點,混入控制獅尾羊的巫師中,在羊嘴放上野火炸彈!
  「三、二、一!」許願池叫道,在所有人還沒反應過來之際,煙火快速爆炸,亮晶晶的煙花從羊嘴飛出,幾乎所有人都看呆了!幾位學生拍手叫好,其他演員似乎也對這個脫稿的演出十分滿意。
  「珍,許願池小姐。」鄧不利多教授踩著緩慢的步伐向兩個女孩走來。「看來這場煙火秀是你們舉辦的囉?」
  許願池和珍都愣住了,還真沒想到鄧不利多教授也有看破隱形斗篷的法力。
  「關於煙火秀這件事情,我甚至想幫你們加分呢!但羅梅塔夫人的事就……」 
  「噢!鄧不利多,看!」麥教授驚呼道。
  羅梅塔夫人從三根掃帚推出精緻、華麗的巨大傑克南瓜頭,忽然原本空靈的黑眼睛卻冒出了五彩斑斕的光點──
  「咻──碰!」光點衝上天空交織一起,秀出大大的「Happy Halloween!
@sophie4253你的點文完成囉~~(點文#59)(拖了三周啊....真的很抱歉!!!而且還這麼短...
這個大標題(許願成珍)是突然蹦出來的,原本沒打算用,但想了一個辦法掩蓋心虛 搗蛋一整天,願望成真!
明天應該還會出一篇(兩篇同步進行,真的是🤣🤣
已經從萬聖點文變成聖誕點文了...

電梯 : #1

雪珍❄️雪雪之家 @Amity

2
許願成珍?!也太有創意了🤣
我變成吸血鬼?!太酷了😂好好玩喔(誤
珍就是會這樣惡作劇啊(巴

就是許願池 @sophie4253

2
標題超有創意🤣
一開始還以為小魚標題打錯字(巴

小魚🐋08.07享用著跳羊的好手藝🥘 @shaoyu

3

與你在一起

  「哈利?哈利?」妙麗和榮恩在狄恩森林中四處張望,不停叫喚著那位旅途中的領導人──哈利波特。
  人呢?
  哈利來到了他最熟悉的那個地方──活米村。
  在這個非常時期,多位食死人在小鎮大街上巡邏。而哈利也罕見地為自己和兩位朋友設好了計畫,他把隱形斗篷留給了妙麗和榮恩,為自己施展了滅幻咒──這個符咒其實比隱形斗篷來的好用多了,只要定期施展,就不會有曝光的問題。
 
  但究竟是誰讓哈利願意拋棄朋友、拋棄鄧不利多教授交給他的任務呢?答案顯而易見,一個任誰也不會注意到的角落中站著一位氣質高雅的銀髮女孩,她金色的眼睛中透露著一種哀傷,若有所思,似乎是在位某個人擔心著。
  「奧蘿拉!」哈利看了看四周,確定都沒有食死人後。恢復原形。
  「哈利?」奧蘿拉.朱帝斯驚訝的看著眼前有些狼狽的男孩。「你在麼會在這……噢!快躲起來!」奧羅拉把哈利推進一旁的草堆裡,緊張的看著那個從遠處跑來的食死人。
  「朱帝斯,你在這裡幹嘛?」布洛德用魔杖抵住她的下顎,用他詭異的嘶嘶聲質問著。
  「布洛德先生,你也知道,我一向習慣在這裡遊蕩,這是卡羅教授允許的,不是嗎?」奧蘿拉勉強裝出一個無辜的表情,努力用鎖心術阻擋布洛德那想看破她的眼神。
  「早就過了宵禁時間!別以為你的祖父是咱們食死人的夥伴我們就得對你寬容!快回家去!你得知道,今天是萬聖節,又是滿月呢……我想你知道會發生甚麼事吧!」布洛德露出一個邪惡的微笑,說完便自逕離去。
  「真是有驚無險,你說是吧!哈利。」
  「是有驚有險啦!」哈利故意裝出委屈的聲音。「突然被你推進草叢……」
  「好啦~食死人現在在大街上巡邏,我們走三根掃帚的後門吧!羅梅塔夫人很樂意讓我們這樣做的。」
  奧蘿拉細心的為哈利撥掉髮上殘留的泥土,牽起她的手溜進不遠處的三根掃帚後門。
  「噢!奧蘿拉,你又來啦!」羅梅塔夫人忙碌的搬運奶油啤酒的材料。「一樣奶油啤酒一杯,對……波特?」羅梅塔夫人瞪大眼睛,看著哈利。
  「呃……嗨!羅梅塔夫人……」
  「噢!親愛的,你……你在這裡實在是太……太危險了,跟我來吧!」羅梅塔夫人神經兮兮的帶著兩人往二樓走去,二樓只有一張圓桌,鋪著一條典雅的桌布,擺著一個剛燒過的蠟燭。看上去十分浪漫。
  「這是我和我丈夫生前約會的地方,每次關店後我都會點燃蠟燭在這裡坐個兩、三小時,回味我和他年輕的時光……別說這個了,我去開燈,你們倆可不適合這浪漫的場面,我說的沒錯吧!」這個故事聽上去有些感傷。
 
  哈利和奧蘿拉有說有笑的談著,為了尋找分靈體,他倆已經好幾個月沒見了。現在已經將近午夜,屬於他倆的萬聖夜即將結束。
  「屬於我爸媽的夜晚……結束啦~」
  「噢!哈利,別──啊啊啊啊!」奧蘿拉金色的眼瞳中泛出擔心而哀傷,餘光卻看見一隻碩大壯碩的怪獸。
  是狼人。
 
  碰!木牆應聲倒塌,一隻狼人喘著粗氣,利爪一揮,在哈利的手臂上留下深深的一道血疤。
  「咄咄失!」奧蘿拉抽出魔杖,發撤數道紅色光束,但狼人似乎有自動的防 護網似的,連連擋下。
  奧蘿拉不死心的從各個角度發射咒語,甚至連「咒咒虐」都使出了,但狼人依舊不為所動。
  又一次,利爪揮過,哈利拚命的擋在奧蘿拉面前,只見狼人的爪子漸漸扭曲,乾癟,此時哈利已經意識到這隻狼人的真實身分了──幻形怪。
  「叱叱,荒唐!」哈利堅定的大吼,這隻狼人搖身一變,變成露出甜美笑容的佛地魔。哈利打了個寒顫,在揮一次魔杖,幻形怪消失在空氣中。
  奧蘿拉臉上留了一道血淋淋的傷疤,木屋變成了殘垣斷我,屋子裡的裝潢支離破碎,場面狼狽不堪。
  「哈利!你還好嗎?」奧蘿拉緊張的握住哈利被狼人抓傷的手臂。
  哈利溫暖的搖搖頭,擔憂的望著滿臉無神的羅梅塔夫人。
  「那個……羅梅塔夫人,你……」
  「我沒事!沒事的……人沒事就好,不是嗎?」羅梅塔夫人爽朗的說,但眼角的淚水已經透露了一切。
  奧蘿拉看著羅梅塔夫人心愛的桌布沾滿血跡,心裡淌血。
  「萬聖節真的被詛咒了,怎麼連連發生慘劇呢?」哈利裝出開玩笑的口吻。
  「噢!哈『尼』,別這樣!」
  「是哈利。」奧蘿拉沒說什麼,只是抱得更緊了一點。
  羅梅塔夫人蒼白的臉上露出溫暖的紅暈,萬聖節的午夜鐘響遍整條活米村大街,奧蘿拉緊緊擁住哈利,白皙而高冷的臉上罕見的露出微笑。
  「HappyHelloween,Harry。」
@Evangelin 你的點文完成啦!(點文#60)
我已經達成目標 "把搞笑甜文寫成虐文"了😂😂
希望你喜歡囉~~

電梯#1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