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綴宇宙-轉生達力】史萊哲林的金眼蛇 【無雙天龍篇】第五十一話:古靈閣 新增繪圖:魯休思 天狼星 東施) 11/28

發表於

欣凌琉依 @orochi790

0
第五十話:魔王之妻



********************************



  我振臂一揮,女蛇妖狂氣的抓住催狂魔,殘暴的撕碎祂。

其他的催狂魔再次感受到了死亡的恐懼,我跳了下來的西莫身前—

「我來的真是時候吧?」

西莫與我擊掌:「是啊,歡迎來到派對!」

看著蛇妖護法大開殺戒,我不禁問:「你們護法咒都沒有好好練習嗎,我不是也教你們速成辦法~?」我笑鬧般的挖苦著。

「別提了—」西莫白眼,哈哈,看來自己的幻想難道成了黑歷史了?

「如果自己的幻想對象跟自己的朋友一樣,是個甚麼感覺?」丁的表情十分無奈。

哇喔,若是這樣肯定是尷尬死了—

「小心!」丁甩出魔杖,轟飛我身後的狼人!

我回頭一看:「真準啊—」,突然一頭山怪又從旁邊衝出來,西莫嚇得大叫。

這時,月桂跳了下來,一手抓住了山怪的棍棒,在西莫張大嘴巴時,她將棍棒往側邊甩,山怪倒在地上隨後赤腳直接踩爆他的頭—

「噁—」兩兄弟當場拉了長音,我也瞬間把小朋友的眼睛遮住。

「嗨,西莫你沒事吧?」月桂左手優雅的捧著熟睡的男孩,右腳還滿滿山怪的血。

「綠茵…我…算了—」西莫有些謹慎的看著她,還有光著腳丫的我們:「話說回來,你們發生甚麼事了,你們怎麼打赤腳—」

我簡短的把我們在地鐵的經過告訴他—

「工廠?你的意思是食死人的武器有可能都在那製造?」丁問道。

我點頭:「只要找到那個地方,也許就能讓這些生物兵器元氣大傷,不過這之前—」

突然,幾隻變異狼人衝了過來!

我三指誅仙炸了一隻,月桂他們也瞬間炸飛其他狼人。

「牠們的目標是古靈閣,想必是有甚麼目的!」我繼續戰鬥邊叫道。

西莫的魔杖也沒停下來:「沒錯,哈利他們跑進古靈,打算毀掉分靈體!」

我嘴角勾起:「果然沒錯,這樣就更不該讓牠們進去—」此時我把孩子們交給西莫。

「達力!?」

我叫道:「把孩子們送去安全的地方,斜角巷交給我跟月桂來守,快走!」一瞬間其他地方突然爆炸!

塵煙散去,那個變種催狂魔又出現了!

「切,看來護法還無法完全殺了祂—」

催狂魔衝了上來!

「慘了,快走啊!」西莫跟丁趕緊拉著小孩衝回二手街,催狂魔本想追上去,被我一腳踢飛!

「能碰到實體的催狂魔,真有趣—」我笑著拿出疾風斬,隨意一揮,切下來的房屋碎塊擋住去路—


「我是不會再讓你們前進半步…」我跟月桂看著這些變種魔法生物,大吼:「來啊!」


================================



  蛇妖護法衝鋒陷陣催狂海,狂氣之姿比催狂更是狂上加狂。

『轟!』眾多變種狼人的屍體飛起,達力一歩一踏,劍指猛力一挑,飛劍在半空鎖定敵人,一瞬天花亂墜的切割聲,狼人嚴然淪為屍塊。

倒下十個,再來十個,變異生物無窮無盡,達力再次結印,前方兩名巨人手持棍棒瘋狂揮舞。

千斤之力,排山倒海而來,沉重金屬棍直劈而下,風沙百里。

達力以巧還之彼身,旋身一轉疾風斬以風沙為屏障,感受巨人氣息,猛力一劍插入巨人沒有被病毒寄生的脆弱部位—!

在巨人慘叫時,達力運氣一掌猛然拍向劍柄,闊劍從怪物肉體中炸開,一旁的巨人還沒反應到自己的夥伴已死時,闊劍再從下巴穿刺腦部!

劍光寒刃一閃出,達力閃過他們身後,甩開闊劍上的血隨後彎起左臂夾住劍刃,俐落的擦拭掉沾染的血跡。

一旁變種魔法生物舉起充滿妖異金屬的利爪衝上月桂,月桂雙手與其十指相扣!

怪物張開利牙打算朝月桂的脖頸咬下去,月桂見狀挺起胸部整個上半身撞向牠,對方也是一位吸血鬼—

「想不到,居然有同類啊—」吸血鬼獰笑起來。

聽到這個聲音達力猛然回頭,他認得那是誰:「蟲尾!」

彼得—佩迪魯,此時的他已經再也看不見任何一處人類的樣貌,甚至他之前吸血鬼的樣貌也不復存在。

「德斯禮…!」彼得看見了這位害得自己淪落至此的仇人,怒不可遏!

「你之前才被綴歌砍成肉塊,現在又變成別的東西,你可真是打不死的蟑螂啊!」達力大罵—

「你在看哪裡啊!」月桂隨後再一頭槌撞向彼得,彼得不得再回去對上這位怪力女孩。

隨後她大叫:「小心背後!」此時又有幾隻催狂魔想從背後偷襲!

達力立刻把護法拉回來,瞬間燒了那兩隻,隨即催狂魔大軍系統性的集結在那帶頭的催狂魔身邊。

「你不要管我,這怪物就交給我吧!」月桂對達力說道,達力看著催狂魔點頭:「交給妳了。」

隨即,催狂魔頭領修長的手指一指,催狂魔大軍不要命的衝上來!

『疾疾—護法現身!』達力再次召喚出護法衝破大軍,這時他居然也跳上了護法的背上—

「你這個頭領絕對不是催狂魔這麼簡單—」達力立刻凝聚三指誅仙:「現出你的真面目!」

三指誅仙衝過去,在千鈞一髮之際被催狂魔給躲過,不過祂的斗篷也被扯開—

裡頭居然是一座閃爍著綠光信標的機器人…!

「機器人?居然還能夠指揮催狂魔!?」達力大驚。

機器人此時在次凝聚催狂魔,擺出陣形保護自己!

但達力嗤笑一聲:「催狂魔有什麼了不起,在我的護法的面前,來一百個我殺一千個!」

催狂魔再次擺上陣型衝向達力,他再次以護法開路,深知儘管催狂魔不是對手,但是他們不是幽靈,被催狂魔碰到或者被穿過去是會對靈魂造成極大的傷害。

在護法再次衝鋒開路,忽然,對方陣型突然變化,催狂魔從兩邊散開,達力見狀不對趕緊往回跳。

護法驚見催狂魔繞過自己想直接攻擊施法者,裂至耳根的大嘴瞬間張開,狂暴一撲露出毒牙,達力見狀側翻而過,催狂魔撲空之際女蛇妖護法八條手臂抓住五隻催狂魔很狠甩到半空中隨後用粗壯的尾巴把他們劈成兩半。

「好機會!」達力發現對方頭領沒受保護的空檔,再催內力直衝機器催狂魔!

在即將得手之際,彼得大感不妙,如果機械催狂魔被毀,那他的優勢將會全無。

彼得瞬間張開翅膀抓起月桂飛了起來,月桂被掛在半空—

「嘖—」月桂咬牙,心想對方是否要摔死她。

她立刻舉拳拼命砸向彼得扭曲的面容,被打了幾拳的他臉部驚見龜裂,他沒想到眼前的女孩力氣竟如此可怕。

月桂見到能把他的面部打破,心喜得更加集中攻擊,彼得見狀怒吼一聲—

『氣化冷凍法!』一瞬間,堅冰立刻從臉部的傷口迸發而出,並開始圍繞在周圍。

月桂的打擊逐漸失效,冰凍刺骨更是慢慢延伸到她的身體…

「糟糕…!」

一瞬,攻守瞬間逆轉,彼得再次發出獰笑,大吼:『冰錐牙突!』

彼得雙手掌心再次伸出冰錐刺,狠狠的直接突入月桂兩邊的肩膀!

月桂痛苦的發出尖叫—

「哈哈哈—蠢丫頭,戰鬥是要看腦的!」彼得一邊狂笑,一邊將她衝撞釘上高樓!

月桂肩膀鮮血狂噴,也因釘在牆上動彈不得—

「月桂!」達力見狀憤怒的大叫,此時護法突然變成半透明,差點讓他失去重心—

彼得見到達力的反應,嘴角上揚:「啊~原來這位巨乳美女就是你的愛人啊?你的愛人現在可是在我的手上喔~」

達力怒火中燒,護法也受到了影響。

「達力—不要管我…快對付催狂魔!」月桂大叫。

彼得再次露出了那個我絕對不會忘記的表情—

可惡,他要—!

「真是偉大啊,那麼這樣呢—!」彼得瞬間把月桂的上衣扯爛,露出了胸罩!

「呀啊啊啊—!」月桂發出驚恐的尖叫!

「月桂—!你這豬狗不如的禽獸—噗哇!」達力暴怒之際護法消散,一瞬間的分神造成了毀滅性的結果。

催狂魔直接穿過他,隨即三四隻催狂魔開始見獵心喜的開始對他的臉瘋狂吸吮—

「達…達力!」月桂驚恐喊著,催狂魔透過系統性的集中指揮,對達力原本還在屠殺自己的怨念一次爆發開來。

達力彷彿被千萬條觸手給侵犯,絲毫不給他緩衝與恢復理智的機會。

「妳還有時間在乎別人嗎?」彼得淫笑著伸出食指,指甲銳利如刀刃:「如果這玩意碰到前面的綁帶,會如何呢?」

月桂聽聞紅臉驚恐大叫:「不要—!你這個變態,不要過來!」

一旁的催狂魔枯瘦的手掌粗暴抓住達力的下巴強行移到月桂眼前。

瞬間被催狂魔連續瘋狂吸食的達力,他尖銳的蛇瞳消失,只留下灰暗的黃色。

「讓妳的男人,看看你現在的醜態吧—」彼得大叫:「幾年前竟敢壞了我的好事,如今我終於可以加倍奉還啦—!」他的指甲慢慢勾起月桂胸罩前的綁帶—

「不要!快住手!快住手啊!」上半身被冰錐給釘在牆上的月桂雙腳亂踢,但對彼得絲毫沒有影響,直到…

『啪啦—』月桂宏偉棉花中的紅櫻暴露在大眾視野,她雙眼流出屈辱的淚水。

「看哪,德斯禮,這可是你最喜歡的巨乳喔,多麼的柔軟,多麼有彈性~」彼得揉著,一邊對著達力嘲諷道。

月桂緊咬著下唇,視線完全不敢看向達力—

「…沒有知覺了?」他拍了達力的臉,發現他只是失神地望著前方。

他隨即吐了口唾沫在他的臉上:「哈,廢物,這樣就不行啦,既然如此,我這就可以好好的享用…妳。」

他淫邪的慢慢接近,月桂不堪屈辱的別過頭,彼得勾起嘴角張開血盆大口朝著她的胸前—




================================



 尖叫,我一直聽到尖叫—

那如同被割去皮肉,直至於骨的痛苦。

妖怪們被人類玩弄…被人類強暴、虐殺,只為了享樂。

「啊啊啊—!」我的臉,感受到更深沉的被吸收,是貪婪,是傲慢,是比起惡魔更加更加感到噁心的…惡意。

不…等等,我是誰?

這時,眼前站著兩個人,達力…蓮兒?

『你的痛苦,在我們之上。』達力說道。

『我們的痛苦,沒有你來得多。』蓮兒說道。

『『人類,是最不該活在這個世界的生物—』』

等等,你們在說甚麼,我不是你們嗎?

『不用再壓抑了,大人,殺光眼前的一切。』九尾…!

她飄逸的到我身邊,痛苦…憎恨…絕望…

是她,告訴了我人類的野蠻,是她,告訴了我人類是不可饒恕的,是她告訴我…

我看見,我在一座火山內…周遭瀰漫著青色的火焰,此時一名穿著斗篷的人,帶著他的追隨者走向了我,隨即伸出手來—

唔唔—好痛苦!我的…我的生命不斷被吸收、榨取!?

他們愈加粗暴的吸取,我身體更加的沉重,不要…快住手,不要再吸了,我的身體…快要崩潰了—

『徐福大人,山神快要支撐不住了。』一名追隨者說道。

『繼續抽取,牠的信徒不會再讓我們進來了,徹底抽乾,這樣儲備的查克拉才足夠—』

查克拉…!?山神…!?

他是…徐福!?

『大人!他們衝進來了!』

『迎擊,必要時直接使用查克拉殺了他們—』

『報告,山神的能量即將枯竭!』

我…我快不行了,我要死了嗎…?

『…結束了,牠身上已經沒有查克拉了,趕緊從緊急出口撤退,別讓那些信徒搶回去。』

我的眼前,只剩下一片虛無,甚麼都沒有,甚麼都看不到。

突然,一陣紅光出現在我身下,這時彷彿上千隻蛇貪婪地朝我的腳尖一路往上爬,我的身體…充滿了一股力量—

那是憎恨、痛苦、絕望,這是一股想要…殺光生靈的衝動…!

我衝出了火山,下方如同螻蟻的凡人恐懼的注視著我,有的下跪,有的逃難—

我環視周圍,有著七條可怖,有如巨龍般的長條頭顱,噴出了瘴氣吐息,四處破壞。

我明白了,這就是我…我就是—


八岐大蛇—


「吼喔喔喔喔—!!!!」



「甚麼東西!?」彼得驚恐地回頭,我仰天長嘯,瘴氣衝破天際,糾纏我身的催狂魔之海,一瞬間被彷彿充過頭的氣球一樣爆炸,就此灰飛煙滅。
機械催狂魔更是頭部直接冒煙爆炸。

「達…達力?」月桂大驚的看著我,那表情有如陌生人。

我面無表情,此時的我沒有任何的情緒波動,彼得張大嘴巴看著我,我緩緩伸出手中的疾風斬,黑霧將它轉化,變成了一把恐怖的大鐮刀。

「德…德斯…不,你是甚麼怪物!?居然不用護法咒就把催狂魔給—」彼得齜牙咧嘴,卻語無倫次。

我這時只簡短的回答:「放開月桂。」

彼得嚇得變出冰錐抵住月桂的脖子:「你不要再過來,我警告你!」我能感受到他的手在發抖,他,十分的恐懼。

月桂這時看著我,她的眼神慢慢的改變,似乎是一種釋懷,彼此之間的眼神交流後—

「啊啊啊—!」月桂故意把脖頸扎向冰錐,瞬間噴出的鮮血直接滲入彼得的雙眼—!

我直接巨鐮抄起,橫霸的一斬,直接將彼得給徹底腰斬,彼得慘叫的摔下地面。

周遭的生物兵器此時,生物本能的警鐘響起,完全不敢靠近我,我眼神一冷鐮刀一揮—海量的妖氣直接吞噬了大半的怪物,淒厲的尖叫不絕於耳。

則一邊翅膀斷掉的彼得像個鼠輩一樣的匍匐想要逃離。

我緩緩的將月桂抱下,隨即,一拍巨鐮,附上我至今最強的真氣,獻給了月桂。

接過鐮刀的月桂,居高臨下,眼神冷漠如冰霜的看著這個想要玷污她的渣滓。

「別…別殺我—」彼得再次露出了當時第一次見到他時,那窩囊的孬樣。不管一個人,究竟獲得了多少美貌,多少力量,那個窩囊的本質是不變的。

他哭喪著臉祈求月桂:「求求妳—我甚麼都願意做,只要放過—」

「吼啊啊啊啊啊—!!!」月桂翻轉鐮刀,用刀柄發狂的把慘叫的彼得一棒、一棒再一棒的…最終,地面只剩下一攤碎肉渣。

肉渣最終被鐮刀所帶的真氣所蒸發,消失得無影無蹤。

彼得—佩迪魯,徹底死亡。

月桂喘著粗氣,手中的鐮刀緩緩的變回了劍,我從後面抱住她—

「你,究竟還是不是那個達力呢?」她突然問我,我從一旁大樓的玻璃窗看著自己的倒影,我的全身呈現灰藍色,身上還有著怪異的鱗片紋身,臉上紫色花紋顏色更是深的讓人無法看清原本的樣貌,臀部更是有兩條粗壯的蛇尾蠕動著。

「我還是那個我,只是,我漸漸想起了我是誰。」我緩緩說道:「我是個魔王,八岐大蛇。」

月桂微笑,緩緩地轉過身來,她兩邊的傷口不停流出鮮血,我心疼的看著她…

「我已經是個怪物,因為我,才讓你受到這些傷害…而現在的我,跟湯姆有甚麼不一樣?」我緩緩低下頭。

月桂輕撫著我的臉:「你說甚麼傻話,你是為了我才變成這樣的。我…也是個怪物啊,但因為你的血我才能重獲新生,不是嗎?」

她的傷口漸漸癒合,對我微笑,捧著我的臉頰深吻了我。

我的身體,逐漸回復原狀,月桂在我耳邊輕聲:「當一位魔王之妻,也何嘗不可呢?」

我一驚,月桂調皮的把我推開,我這時也苦笑,甚麼跟甚麼啊~我們早已經是怪物了不是嗎—

『轟—!』古靈閣的屋頂突然爆炸!

我們轉頭過去,又有新的襲擊—!?

一條白色巨龍衝出古靈閣,他的脖子上還有著鐵項圈,背上騎著哈利跟綴歌—

巨龍怒吼張開雙翼衝上雲霄,直接撞上在空中的一艘戰艦—

哈利跟綴歌,也成為怪物了呢。




================================

欣凌琉依 @orochi790

0
第五十一話:古靈閣



************************


  【幾分鐘前,古靈閣】

『轟—!』「入侵者!有入侵者—啊啊!」我一刀將那名食死人斬成兩半—

我與綴歌衝入古靈閣大廳,妖精驚恐地看著我們,幾名食死人看到了我們。

「是波特!抓住他主人有重賞,殺!」食死人指著我怒吼,其他敵人抽出魔杖,開始放出致命魔法—

「躲我身後!」綴歌跳到我身前,貞德的金屬裝甲直接彈開惡咒。

眼見魔法精緻對這金屬怪物沒效:「放出芬里爾!」一名食死人大叫,因為在櫃檯的食死人用力的敲下按鈕—

此時,地板突然打開,我跟綴歌後退幾步,此時一名上半身裸露的男性跪在板子上,手腳跟脖子被鎖鍊綁住—

男子看到我,發出狂暴的嘶吼,隨即整個身體開始長出毛髮!

「不能在這裡拖太久,否則湯姆很有可能會為了保護分靈體而親自過來支援!」綴歌叫道。

我點頭,握起符文刃,就在芬里爾即將獸化時—

『轟—!』一陣火焰衝出來,我們倆被轟飛,狼人樣貌的芬里爾飄在空中,手裡拿著兩把著火的匕首—

芬里爾一甩匕首,恐怖的火焰刀波暴衝而來,我們一閃而過,後方傳來慘叫。

一名食死人閃避不及備瞬間燒死—

「是惡魔之火,小心點—」綴歌心有餘悸道。

這時我也發現我的衣服燒掉了一大塊—

我心裏一陣涼:「綴歌,妳千萬不可以出來—」

芬里爾狼嚎,全身冒出赤色火焰,死死瞪著我—

「快撤!芬里爾不分敵我的!」

食死人急忙的使用消影術逃跑,在櫃檯的妖精們大叫:「混蛋!放我們走啊!」

我這時驚見,原來在古靈閣的妖精們居然都被鎖在位置上,奇怪…他們魔法不是很厲害,可以隨意就解鎖嗎!?

綴歌這時問上一旁的妖精:「你們逃不掉嗎?」

妖精大叫:「他們在我們的枷鎖上綁了奇怪的炸彈,用消影術還是任何的魔法都會爆炸!」

他們的椅子上被綁了疑似鐵噬病毒做成的枷鎖,這連妖精的魔法都可以偵測到嗎!?

「鐵噬病毒可是混沌這超位存在所帶來的,有如此力量也是正常的。」綴歌說道:「哈利,你手上的符文刃應該可以破那些姐枷鎖!」

「原來如此,那我明白—」

此時芬里爾雙匕首沖向我,大開大闔的劈砍向我!

我符文刃趕緊格擋,雖然他的攻擊速度不快,但是力量好強…彷彿好幾隻山怪同時揮棒的力道—

「哈利,後退!」綴歌大叫,隨即聖劍沖向芬里爾,三把刀刃碰撞在一塊爆發出刺眼的火花。

雙方過了幾招,嘖…芬里爾的體術不比天狼星差,綴歌旋身一圈甩出劍氣,對方的火刃也反擊回去,各退一步—

「看來這傢伙不是普通的生物兵器…!你快動手解救妖精們!」聽綴歌這麼一說,我點頭急忙舉起符文刃—

「你想做甚麼!?」妖精看到我舉起刀嚇得半死。

「請你相信我,我要把你放出來了!」拜託,不要爆炸—

『噹!』刀砍了下去,綁在身上的枷鎖當場一分為二,沒有爆炸的反應!

妖精睜開眼睛,隨後驚訝道:「沒…沒有爆炸—」

我大喜過望:「果然有用!」隨即立刻釋放其他的妖精。

突然,芬里爾似乎看到我在釋放妖精,他立刻朝我衝了過來!

綴歌大叫:「哈利小心!」

解開枷鎖的妖精直接一發魔法轟退了芬里爾!

我有些感激的看著妖精,要就只說道:「只是還你釋放的恩情而已。」

芬里爾再次怒吼,匕首爆發出更加猛烈的惡魔之火,牠將整個銀行大廳給團團包圍住!

「可惡!牠想把我們跟妖精一起困在這裡燒死!」綴歌咬牙,用劍揮砍惡魔之火。

不只這樣,更糟糕的在後面,只見芬里爾雙手交叉,大廳突然瞬間閃出一大堆的分身,分身還不停的放出衝擊波!

衝擊波的火苗直逼我們,這時其餘被放出來的妖精用消影術逃跑,直接丟下我們!

「可惡!那群忘恩負義的小矮子!」綴歌大罵,前有狼人分身大軍,後有惡魔之火,狀況空前不利—

芬里爾分身們放出惡魔之火的餘波,連結成一段有如蜘蛛網般的包圍網,而且在不停收緊!

「可惡!那個才是真的?」我眼珠高速旋轉,卻感覺是海底撈針—

「看來,你們有危機了。」這時我旁邊那位妖精還留在原地!

「你還沒逃跑啊?」綴歌回頭看向他,芬里爾的分身還不停的攻擊她,讓大分身乏術。

妖精看著我說道:「哈利波特,我是拉環,你記得吧?」

拉環…?對了,他就是我一年級時跟海格和達力一起帶領我們去金庫拿錢的妖精!

「原來是你!你要幫助我們嗎?」我急切問道。

拉環有條不紊的說道:「我知道怎麼破解這頭狼人的分身,但我有附加條件。」

綴歌一邊對付分身一邊大叫:「妖精的條件信不得啊,哈利!」

看到綴歌如此苦戰,我立刻轉向拉環:「說吧,你要甚麼條件?」

「我要你這把刀。」拉環指著我手裡的符文刃。

這把刀嗎…?這這可是對付鐵噬病毒的大殺器,如果失去他我們必定更加的…

綴歌這時把一名分身給擊退,突然道「拉環!刀可以給你,但不是這個條件。哈利,我已經知道怎麼破解分身了!」

「甚麼?」「嘖…!」我聽到拉環惡狠的嘖聲。

我立刻跳到綴歌身邊,他說道:「哈利,分身的本尊是有拿武器的!」

分身都沒武器嗎!?

「牠會把武器藏起來,再趁我們跟分身亂戰的時候出手!」她擺出架勢。

惡魔之火的範圍更窄,我們沒時間了,我也緊握武士刀:「找出有藏武器的嗎,知道了!」

芬里爾的分身雙手交叉,隨即張手撲上來!

我們一邊閃躲,一邊抵擋芬里爾的鐵爪攻勢,一方面還得觀察那個軀體有藏武器—

「吼嗚嗚嗚—!!」只停頓一下,芬里爾烈焰爪馬上抓上來,我急忙退避,火當場燒了我外套的柚子—

「牠數量太多了,而且速度很快,根本無法抓到牠的本尊!」綴歌惡狠道。

惡魔之火的包圍正逐漸縮小,在這樣下去我們都會沒命的!

綴歌大嘖一聲,突然脫離貞德,惡魔之火的高熱火焰瞬間灼燒她的衣服!

灼燒上衣的速度比想像中的還要快,芬里爾看見綴歌可口的肉體更是惡狼撲羊之勢撲上來,她急忙摀住胸口,魔杖舉起大吼:『終極定身!』

一瞬間,所有芬里爾的動作被定住,衣服幾乎被火焰燒的快全裸的綴歌立刻回到戰甲:「趁現在!」

我立刻掃描四周,總算找到了身上有匕首的本尊,我立刻快刀上前,朝他的脖頸斬下—!

『噹—!!』

「甚麼!?」芬里爾居然在最後一刻解除定身,匕首擋住我的斬擊。

「別動搖!牠的分身消失了!」周遭分身已經沒了,但怕下次再次製造分身的話就來不及了,我跟綴歌聯合全力向牠進攻!

惡魔之火要燒到正中央了,我故意賣一個破綻,芬里爾中計突刺進來,綴歌立刻捉住牠的手臂,大吼—

「趁現在—!」

我瞬間握刀,直接插進芬里爾的嘴裡,牠立刻痛苦的唉吟,但還沒死,我怒吼的奮力向前推。

這時芬里爾口中突然噴出火焰燒燙我的手,我咬牙忍住劇痛大叫衝向前—

「吼啊啊啊—!」隨即,一刀直接把牠釘在了柱子上!

被刺穿的芬里爾一動也不動,我仔細瞧了半天,牠還是沒動作,就在我想抽出刀時—

「吼唔—!」牠突然舉起刀想偷襲—

『噗哧—!!!』綴歌在我後方,一掌對劍柄用力一推,武士刀穿插腦門,芬里爾舉起的手臂才攤下來。

「你以為我還會再讓你詐屍一次嗎?」綴歌冷冷道。

芬里爾一死,周遭的惡魔之火緩緩熄滅,古靈閣大廳已經被燒得焦黑,我奮力的將武士刀從牠的嘴裡拔出來—

一陣插肉聲響起,我驚訝地看著武士刀上面的符文…突然變成了紅色,整個刀刃還隱隱約約的燃燒著—

我吃疼了一下,我的手…!

「哈利,妳沒事吧!?」綴歌看到我的燒傷,焦急著—

「好…好痛—」我的手完全動不了,被惡魔之火燒過,我的手不停的發抖。

「惡魔之火的燒傷…這起碼要到聖蒙果高強度治療一個星期才能好,要不然還有鳳凰的眼淚才能—」

此時,好幾滴透明液體倒在了我的手上,我的手逐漸的能動了!

我此時轉頭,居然是拉環!

「這是我私藏的鳳凰眼淚,哈利波特。」

我震驚的看著他,居然把如此珍貴的資源用在我身上…?

「謝…謝謝。」

「這劍,淬上了惡魔之火的火焰,已經是一把獨一無二的神兵了,哈利波特。」拉環突然說道。

綴歌這時轉頭:「…妖精,謝謝,但我很驚訝你居然沒逃?」語氣帶有一絲驚訝。

拉環露出了高傲的表情:「你們人類的紛爭,不甘妖精的事,但是黑魔王這次做過火了,我知道你們想要甚麼。貝拉—雷斯壯的金庫對吧?」

綴歌質疑了一下,隨後點頭:「沒錯。」

「我可以帶你們去金庫,但是我有個條件—」

「你要哈利的刀對吧?」綴歌看著拉環:「你到現在都不像你的同類倉皇逃離,就是因為你想要獨得它,不惜使用鳳凰眼淚來治癒哈利。」

拉環冷笑:「沒有冒險,哪來最大的受益呢?如何,要不要用這把神兵,換取進入金庫的方法呢?」

這時,綴歌陷入了兩難,她似乎不願意把惡魔之火淬過的刀交出去—

但,我確實欠了拉環一個大人情,用鳳凰眼淚交換這把刀,也是能接受的吧,於是我—

我隨即說道:「拉環,刀可以給你,但你必須親自帶我們到金庫裡,聽到嗎?」

「哈利…!」

此時拉環的眼神沉了下來,不過還是點頭:「很好,跟我來。」


================================


  我們三人立刻進入地下礦車,拉環駕駛,在蜿蜒的軌道上高速奔馳—

一路,我們來到了最裡面,也經過熟悉的反魔法瀑布,經過後,後方突然傳來了刺耳的金屬摩擦聲!

我連忙回頭,有好幾名食死人也搭乘礦車追上來了:「我們有敵人了!」

「把他們打下來!」綴歌離開戰甲,射出魔法—

「綴歌,妳在外面太危險了!」我叫道,一旁又出現好幾名使用飛天掃帚的食死人追上,我用魔杖也開始反擊!

「你一個人對付不了他們的!」綴歌摀住胸,我有些臉紅的別怪視線,把目標專注在敵人身上—

擊落一個食死人,又跑來好幾個,綴歌大罵:「他們簡直殺不完—!」

聽到這句話,我心裡不知有甚麼奇怪的感覺,綴歌以前還很怕殺人,到如今我們可以很俐落的直接把一個食死人砍成兩半,我們似乎對殺戮也漸漸麻痺—

不,我在想甚麼,在這混亂的世界只能動手,這樣才能阻止瘋狂的佛地魔,才能阻止世界被毀滅—

「啊啊啊—!」綴歌轟下一個想偷襲我的食死人,問道:「你怎麼了?」

她的眼神中南不安,我當場伸出魔杖轟向她—後方的食死人!

「沒甚麼,有點累了而已。」我露出一個讓他安心的笑容。

綴歌看著後面的食死人掉下深谷後,微笑到吻向我。

「別肉麻了,我們快到了,做好準備!」拉環叫道。

「甚麼準備?」我疑惑道。

綴歌說:「我記得最深處最嚴密的金庫,保全非常可怕,例如有—」

此時,軌道前的兩側山壁,突然穿出手掌有如一座大山的石巨人—!

我想起第一次跟海格來到古靈閣時,他跟我說的話:『就像我說的,想在古靈閣搶劫,除非你瘋了。』

地動山搖,碎石如落雨不停砸下,綴歌立即結印:『電傘雷鳴!!』

綴歌立即將雷電形成一道傘狀的保護罩,避免了落石的攻擊,其他碎石塊反而把食死人都給砸下了掃帚。

雖然這些石巨人幫我們把食死人給解決了,但不代表他會讓我們這些不速之客通過—

石巨人龐大的上半身當場噴出恐怖的熱蒸氣,拉環大叫:「馬份,快保護我!」

綴歌立刻把傘立向前,阻擋會讓人瞬間蒸發的蒸氣—

綴歌吃疼了一下:「好…好燙…」我正當要關心綴歌時,拉環又叫:「手過來啦!」

石巨人低沉地吶喊,一巴掌緩慢的朝我們拍過來!

「快想辦法!波特!」拉環氣急敗壞。

我這時握著符文刃,綴歌似乎知道我要做甚麼,她這時突然問道:「哈利,這把刀叫甚麼名子?」

我疑惑,不過還是回答:「這把刀…叫“斬月“,希望它可以把眼前如同月球般巨大的給斬斷—」

綴歌微笑:「斬月嗎?是個好名子—」

巨石掌飛過來,在拉環一陣驚叫之下,我當場踏出礦車衝出去,眼前如同高聳巨山讓人喪失理智,我雙眼一閉,心如止水…

轟隆的聲響,與尖叫聲都消失,只有一條遨遊天際的…龍。

在那裏!

我拔刀猛力一閃—!!!

『刷—!!!』石巨人的手掌,當場被俐落的分成兩半—


『斬月—天龍閃!』


手掌斷成兩截不停墜落,我也瞬間失去動能不停的墜落下去!直到—

『速速前—斬月!』綴歌大叫,我瞬間被斬月給拉回了礦車上—

我喘了口氣,綴歌俏皮笑著:「怎麼,要不然我怎麼會突然問它的名子呢?」

我苦笑,是啊,這確實很綴歌。

另一頭巨人眼看夥伴攔截失敗,想要在阻擋時,拉環給礦車使用全部的的速度衝刺進去礦場內—!

『轟!!!』一陣飛沙走石,隨後就只有平靜。

「我們到了。」拉環說道。

他隨後又跟我說:「波特,好劍法。」

我不好意思的點頭。

礦車停止後,我們下車來到一座大山洞,這裡異常的高聳,在遠處還隱約的聽到詭異的悶聲,彷彿在告訴我們這裡有甚麼危險的東西—

一過轉角,我們當場愣住…

一條巨大的火龍拴在前面的地上,看守著最裡面的四五個金庫—

「爸爸跟我說過,他不想把他的財產放在最裡面的金庫就是這個原因—」綴歌心有餘悸道:「他不喜歡這條龍看管我們家的金庫。」

我倒抽一口氣,由於禁閉在地下太久,巨龍身上的鱗片已經變得蒼白鬆動了,它的眼睛是渾濁的粉紅色,兩條後腿都戴著沉重的鐐銬,上面的粗鏈子連著深深打進石頭地裡的巨樁。

它那帶尖刺的雙翼收攏在身體兩側,如果展開將會充滿整個山洞。

「它的眼睛不行了。」拉環喘息著說:「但那使它更加殘暴。不過我們有辦法控制它。」他這時,拿出了由兩片金屬綁在一起的物品。

「這是叮噹片,牠會對這東西有條件的反射,會回想起疼痛跟痛苦,然後就會縮回去。」拉環解釋道,,喂後給了綴歌一個東西…

綴歌拿到後差點叫出聲:「手…手掌!?」

拉環斥責道:「小聲點,這是銀行長的手掌,他要要逃離時,被芬里爾的刀波及被切了下來,你們必須要有這個東西才能開門。」

綴歌抿唇默默點頭。

「開始行動—」拉環隨即使用叮噹片,刺耳的金屬敲擊聲響起,巨龍痛苦的嚎叫,退縮下去—

「趁現在,快通過!」我們立即到金庫前。

「以手按在門上!」拉環叫道,綴歌立刻把手掌按在門,金庫門隨即開始。

金庫裡從地面到天花板塞滿了金幣和金酒杯、銀盔甲、長著脊刺或垂著翅膀的各種奇異動物的毛皮,裝在寶瓶裡的魔藥,還有一個仍然戴著王冠的頭蓋骨。

  「快找!」綴歌說,我們衝進了金庫。

我們拼命尋找赫夫帕夫的金杯,但這時—一陣響亮的金屬聲不停傳來,這時一個金杯突然砸向我—

好燙!這個溫度有如惡魔之火—

我一看,有如雪崩般的金杯朝我們襲擊過來!

「這怎麼回事!?拉環?」綴歌大驚,肉體更是被灼燒的出現水泡!

「他們加了烈火咒和複製咒!」拉環說:「任何東西你們碰到後都會灼燒和複製,但是複製品毫無價值—如果你們繼續觸摸財富,最終會被金子壓死!」

「綴歌!快後退,用貞德進去找!」我急忙說道,綴歌點頭立刻進入貞德,貞德手裡拿起杯子,它開始不停冒煙。

「燒起來,是假的,繼續找!」靠著貞德的保護,綴歌毫無顧忌地在裡面翻箱倒櫃,即使複製品已經快淹沒她也絲毫無事。

「找到了嗎?快點,我們快沒時間了!」拉環急忙叫道。

「可惡!在哪裡?到底在哪裡!?」綴歌越來越急燥,複製品又更加的多了起來,而且還冒出陣陣濃煙,貞德也快要被高溫灼燒的快撐不住了!

我這時急忙往上一撇,看到了一個金杯—

「在那裏!」我立刻指過去,金杯在離這裡幾層樓高的地方,一般人根本上不去—

「哈利,斬月!」綴歌叫道,我知道了,他要淬過惡魔之火的斬月來破壞分靈體!

但這時,叮噹片震耳欲聾,突然我的手被鬆開—

『速速前!斬月!』拉環突然把斬月給搶過去!

「來不及了,波特,叮噹片到極限了,巨龍要失控了,你好知為之吧!」拉環拿到劍後,我急忙喊出:『速速前—』

拉環已經消影逃走了—可惡!

「我就說妖精不可能信守諾言的!」綴歌氣急敗壞,這時灼燒的複製金杯已經跑出了金庫外,不停的冒著煙—

「好燙!」我退了幾步,綴歌還在裡面,冒煙的貞德身體出現故障的電流,她一咬牙往上跳抓住了金杯—

突然一陣恐怖的尖叫聲響起,金杯內的分靈體開始抵抗綴歌,一名可怕的裸身佛地魔,彷彿在我的惡夢中出現的那隻直接給綴歌搏鬥著—

分靈體粗暴的把綴歌按進灼燒的金杯池內,冒煙越來越大,綴歌發出慘叫:「不要…!好燙啊!!」

已經擋不住了!怎麼辦,快想想辦法—

我摸索著口袋,這時我摸到了一根東西…對了,還有這個!

出發前達力給我的蛇妖毒牙—

我抓著毒牙,一咬牙衝進灼燒的金杯池內,全身灼燒讓我的肌膚長出水泡,痛苦有如千刀萬剮,我划著金杯,想起了那個惡夢,把綴歌跟拉下掃帚的惡夢—我絕對…絕對不會讓他實現!!!

「不要啊啊—!」綴歌哭喊,我怒吼一聲:「綴歌!!!」

毒牙立刻刺進金杯,一陣痛苦的嚎叫,漆黑的黑影把我們給衝了出去!

貞德沉重的身體趴在我身上,我幾乎失去了意識,逐漸模糊—

「哈利!哈利!振作點!」我隱約聽到綴歌的聲音:「哈利,快起來!」

我聽到一陣龍嚎,隨即…

『吼轟轟轟—!!!』一陣高溫火焰噴過來,我立即張開雙眼,看著綴歌駕駛的貞德把我擋在了她身後—

「綴…綴歌!」我吃力的爬起,全身刺痛難耐,貞德些許焦黑,無力的躺在地上。

這時,幾食死人衝了上來:「波特—!」

前有敵,後有龍,我的身體也快到了極限,到底還有甚麼辦法殺出重圍?

我這時看向身後,整個如同山丘般的假金杯…

只能靠這個了…!我一手拿起魔杖,一手拿起貞德聖劍—

「快殺了他!」食死人大叫,索命咒射過來,我一手聖劍抵擋索命咒,一手魔杖一揮,喊出:『溫加顛啦維阿薩—!』

瞬間,我後方的金杯群飄了起來,一方面還得用劍阻擋咒語,杖劍術…好難!

這時身後的火龍又要再次噴出吐息,食死人看見我詭異的狀況:「他要做甚麼?別讓他成功!」

對方火力更加猛烈,我一咬牙,舉起了貝拉金庫裡所有的財寶,食死人嚇得張大嘴巴—

「去死啦!!!」我猛然一甩,灼燒的金杯凝聚成一顆大球砸向食死人!

一陣慘叫,食死人有的被砸成肉醬,有的則瞬間被烤熟,達力說過…我的法力很強,看來是真的…!

這時綴歌爬了起來:「哈利…!」

「綴歌,我們被困在這裡,逃不出去了。」我喘氣說道。

綴歌看著眼前的絕境,她搖頭:「不,還有一絲機會,你開路,我要把它斬斷。」

「斬斷甚麼—不,不會吧!?」

「把劍還我!」我立刻把劍還她,綴歌真是瘋了—

此時食死人被擊退,但是巨龍齜牙咧嘴的打算撲過來,在那瞬間:「就是現在!」

我金球甩向巨龍一旁項圈縮住的鐵鍊固定住牠,綴歌舉起聖劍斬斷了巨龍的鎖鏈,隨即叫道:「快騎上去!」

我們立即跳上龍背,抓著鐵項圈,前方的食死人支援上前,看到我們騎著龍,嚇得往後退—

「抓緊—!」巨龍發狂的開始往前衝,好幾名食死人瞬間被轟碾成肉醬,有的想用結膜咒但是龍已經瞎了對牠完全沒用。

巨龍一路衝刺,沖出了山洞外,直接飛出金庫,穿過石巨人,翱翔在這巨大的地下山谷之中!

這時,我們看著彼此,乘著巨龍飛翔,我們歡呼的大叫,龍也跟著吼叫著,似乎也在享受著自由—

歡呼完後,綴歌離開貞德緊緊抱住我:「哈利…謝謝你。」

「綴歌…!?」

「那個分靈體,出現的是我以前常做的惡夢,就在我一年級飛天掃帚課後,我真的好怕…」她哽咽了起來,原來,妳以前也做了相同的夢嗎?

「…我也是,我以前也跟妳夢了相同的夢啊,我們,終於克服了這個夢魘。」我也用抱住她。

「哈利—」綴歌淚珠不停落下,隨即緊緊抱住我在懷裡,再也不想分開—

這時,巨龍飛向了前方的光點,我說道:「走吧,綴歌,去向我們的未來。」

綴歌看著光點,隨即點頭—

光點越來越接近,隨即是一個大坑洞!

我們乘龍衝出了古靈閣,來到倫敦上空,看到眼前的戰艦後—

「哈利,衝過去!」

我點頭,怒吼的直接衝向戰艦—




================================

這是討論串底端!何不幫忙讓這串魔法煙綿延下去呢?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