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雷×自創】拿出你葛來分多的勇氣!(10/05更第八章)

發表於

古風 @furukaza

7
番外一-初遇

        卡蘿的興趣是唱歌,自從在半夜高歌被鄰居按門鈴後,艾西就做了一隻特殊的麥克風,它能夠調整聲音傳播的距離,這樣就不會吵到其他人了。
 
        這天下午,卡蘿拿著她的麥克風坐在客廳沙發上練習唱歌,她的哥哥雷蒙德坐在旁邊看書,為了不吵到他,卡蘿把麥克風的傳遞距離設定成雷蒙德聽不見的範圍。
 
        在唱了好幾首歌後,卡蘿感到口乾舌燥,她拿起桌上的水杯一口一口灌下肚,很快地她就把水全喝光了,她把空杯子放回桌上開始唱下一首。
 
        「凱莉?」唱到一半卡蘿聽見雷蒙德在叫她。
 
        卡蘿關掉麥克風,「怎麼了?」
 
        雷蒙德表情緊張地說:「妳在哪?」
 
        卡蘿感到困惑,她就在他身邊呀!怎麼還這麼問?難道他看不見她嗎?
 
        她抓住雷蒙德的手,說:「我在這裡啊,你怎麼這麼問?雷?」
 
        雷蒙德聽見這個回答後神情嚴肅了起來,他手指著桌上,問:「妳該不會是喝了這個吧?」
 
        卡蘿順著雷蒙德指的方向看去,一個空的魔藥瓶正放在她的水杯旁,這個魔藥瓶不論是形狀還是大小都和她的水杯差不多,她才會沒察覺到異狀一口喝下肚。
 
        卡蘿此時只想著兩個字:完了。這是石內卜做出的隱形魔藥,可怕的是這個藥水還在實驗中,她緩緩地低下頭只看見沙發沒看見身體,她整個人都不見了!
 
        這實在是過於衝擊以至於她驚恐地大叫:「雷!我不見了!怎麼辦?」
 
        雷蒙德拍了拍卡蘿的頭,安撫道:「別擔心,我去找父親,妳乖乖待在這裡等我。」
 
        雷蒙德走到地下室去找石內卜,卡蘿看著桌上的魔藥瓶,自責地想著應該先看一眼確認好後再喝才對。如果就這樣永遠都變不回來了怎麼辦?卡蘿開始胡思亂想。
 
        她靠在沙發上想著自己的隱形人生,餘光瞄到馬修,突然想到一個惡作劇點子,她輕手輕腳地站起身走到馬修面前抽走他手中的書。
 
        馬修並沒有表現出卡蘿預想中的驚慌,他只發出了一聲:「嘖。」便拿起另一本書看。
 
        「你怎麼不害怕?」卡蘿驚訝地問。
 
        「剛才的聲音大到隔壁鄰居都聽見了,妳也許該擔心他又來我們家按門鈴抗議,而不是在這邊做一些幼稚的事。」馬修不耐煩地說:「現在可以離開讓我好好看書了嗎?」
 
        「真無趣。」卡蘿撇撇嘴。
 
        卡蘿想到了她的朋友哈利,他有一件隱形斗篷,之前時常用這件隱形斗篷嚇唬她,也許可以趁這次機會加倍奉還。她跑到壁爐前抓起呼嚕粉,大喊:「波特家。」
 
        轉眼間,卡蘿就到了波特家,她拍拍身上的灰走出壁爐。哈利聽見壁爐傳出火焰聲還以為是莉莉回來了,他興奮地跑到壁爐前卻沒看見人影。
 
        哈利歪頭抱著胸自言自語:「奇怪,是我聽錯了嗎?」
 
        看見哈利這副模樣,卡蘿暗自竊笑,接著躡手躡腳來到他身後拍他的肩,哈利迅速轉頭,還是沒見到人影,他開始有些害怕了,「是誰?」
 
        卡蘿憋笑著走到客廳拿起沙發上的抱枕,哈利加大聲音說:「是誰在那裡?」
 
        卡蘿正想出聲就被壁爐傳出的聲響打斷,她和哈利都看向壁爐,石內卜從壁爐中走了出來,目光掃過屋子的各個角落,最後停留在那顆飄浮在空中的抱枕。他忽視哈利驚恐的表情,大步流星走到抱枕面前,伸手抓住卡蘿的手把她推到壁爐裡,接著把裝有呼嚕粉的盒子拿到卡蘿面前,說:「到斜角巷等我。」
 
        卡蘿看著石內卜的臭臉,知道自己這次闖大禍了,她乖乖抓起一把呼嚕粉,一邊往地上撒一邊說:「斜角巷。」
 
        綠色火焰消失後,石內卜也抓起呼嚕粉前往斜角巷。
 
        哈利:到底發生了什麼?
 
        到了斜角巷,他們前往艾西的魔法用品店,和她簡單敘述了目前的情況。
 
        「我先回家把孩子們帶到克萊兒那再去聖蒙果找你們。」艾西邊說邊做關店的準備。
 
        石內卜點頭,拉著卡蘿前往聖蒙果。
 
        ***
 
        卡蘿坐在克拉倫斯辦公室的椅子上,石內卜正在和他討論該如何消除魔藥效果。卡蘿剛才已經喝過一瓶魔藥了,但身體還是維持著隱形的狀態。
 
        從抵達斜角巷開始,卡蘿就想去上廁所,但她不敢和臭臉的石內卜說,一直忍到生理極限才決定去和看起來溫和許多的克拉倫斯說,她拉了拉他的袍子,「外公,我可以去上廁所嗎?」
 
        克拉倫斯露出和藹的笑容,「當然可以,快去快回。」
 
        卡蘿點點頭,想到大家看不見隱形狀態的自己,停下動作說:「好。」
 
        解決了生理需求,卡蘿走在回去辦公室的路上,途中看見窗外的中庭,中庭四周種著花草樹木,中間有一座噴泉,她被眼前景象吸引,她知道她不能再到處亂跑了,可心中有個聲音不斷對她說:一下就好,看一下馬上就回來。
 
        經過內心一翻拉扯,卡蘿跑下樓梯走到中庭中央觀看噴泉,這個噴泉被施了無聲魔法,因此聽不見流水聲。
 
        她繞著水池周圍走,一邊欣賞風景一邊唱著她最喜歡的歌曲。
 
        Looking back as lovers go walking past
 
        All of my life
 
        Wondering how they met and what makes it last
 
        If I found the place
 
        Would I recognize the face
 
        Something’s telling me it might be you
 
        Yeah, It’s telling me it might be you
 
        「奇怪,聲音是從哪裡傳出來的?」一個有著紅頭髮滿臉雀斑的小男孩打斷了卡蘿的歌聲。
 
        卡蘿觀察著突然闖入她視線的男孩,他的眼睛上方和嘴角下方腫了一大塊膿包,讓他的臉變成畸形的樣子。
 
        「是我發出的聲音。」卡蘿回答眼前這個男孩。
 
        男孩瞪大眼睛,查看四周確定沒有任何生物後驚嘆道:「哇!妳是隱形人嗎?真酷!」
 
        「不,我是因為一些意外才變成這樣。」卡蘿搖頭道。
 
        「什麼意外?真希望我也能隱形,這樣肯定能做更多惡作劇。」男孩露出期待的神情,期望能得到答案。
 
        「嗯……我誤喝了還在實驗中的魔藥。」卡蘿不好意思地說。
 
        男孩眼睛閃閃發光,卡蘿搶先開口:「製作這個魔藥的人很兇,你不可能拿到的。」
 
        「好吧,我總有一天也能想出讓自己隱形的方法。」男孩想了想,又道:「不過全身隱形不有趣,如果只有頭隱形了肯定能嚇到更多人。」
 
        卡蘿想像了一下畫面,同意他的看法,「的確,不過你別想嚇到我,如果我在未來看見有個沒有頭的人出現在我面前,我會知道那是你。」
 
        男孩彎下腰撿了根樹枝,朝著聲音發出的方向指,「那我可能要先對妳施個遺忘咒。」
 
        卡蘿噗哧笑出聲,「你真有趣,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喬治。喬治.衛斯理。妳呢?」喬治回答。
 
        「你好喬治,你可以叫我哈魯。」卡蘿回答。
 
        喬治點頭,「哈魯,妳要在這邊待多久?我想我可以介紹……」
 
        話說到一半被卡蘿的尖叫聲打斷,「哦梅林啊!我應該馬上回去的!抱歉喬治,下次見!」
 
        卡蘿匆忙地跑回克拉倫斯的辦公室,在心裡祈禱無數次石內卜沒有注意到她離開這麼久後,推開門走進去。屋內的三位大人站在門口不遠處,看起來正打算走出辦公室。石內卜怒不可遏的樣子讓卡蘿感覺到生命危險,出於生物本能,她撒了個謊,「我便秘。」
 
        這三個字成功讓石內卜爆炸,他對卡蘿吼道:「妳到現在還在說謊?」他在辦公室內來回踱步,「喝下還在實驗中的魔藥、隱形狀態使用壁爐跑到蠢波特家、問題還沒解決就在聖蒙果到處亂跑,都還沒入學,妳就迫不及待地想證明自己是個合格的蠢獅子?」

        石內卜平常只會用冷嘲熱諷的方式罵人,這次卻忍不住破口大罵,想必是已經氣到了極點。卡蘿第一次見到石內卜這麼生氣的樣子,她既害怕又委屈,要不是他把實驗中的魔藥亂放在客廳桌上,她也不會有機會誤喝。這個想法在卡蘿腦中瘋狂滋長,她對著石內卜大喊:「那你就不該把魔藥放在那種地方!」
 
        「妳……」石內卜瞪大雙眼,難以置信卡蘿居然會對他頂嘴,「很好。」他丟下這句話後走出了辦公室。
 
        「妳先看好卡蘿。」克拉倫斯看了看艾西,說完這句話後也出了辦公室。
 
        卡蘿還是認為她的想法沒錯,她生著悶氣坐到椅子上。艾西聽見動靜走到椅子旁蹲下身子朝卡蘿伸出手,卡蘿看著她的手,片刻後嘆了口氣握住艾西的手。
 
        艾西順著卡蘿的手抓住她的肩膀,「妳爸爸只是太擔心妳了。」
 
        卡蘿吸吸鼻子,帶著哭腔說:「可他也不能這樣罵人。」
 
        「妳想想,如果妳在使用呼嚕粉時不幸念錯目的地跑到了陌生的地方,妳可能會被麻瓜發現或是被壞巫師抓走。在大家看不見妳的情況下在聖蒙果亂跑,很有可能會被誤施咒語,或是發生危險。」艾西語氣輕柔地說:「妳爸爸只是害怕妳會遇到這些危險,可以原諒他嗎?」
 
        「好。」聽見艾西說的這些,卡蘿頓時感到後悔,她不該對石內卜大吼大叫的。
 
        卡蘿原本想等石內卜回到辦公室就向他道歉,可一直到晚上六點他都沒有回來。他是不是不要她了?是不是再也不想看見她了?卡蘿不安地想。
 
        克拉倫斯帶著一個牛皮紙袋回到辦公室,環顧四周只見艾西一人坐在沙發上,「還沒有變回來嗎?」
 
        「是呀。」艾西起身走到克拉倫斯面前。
 
        「那就麻煩了,正常來說藥效應該已經過了,看來這次的實驗失敗了。」克拉倫斯把紙袋交給艾西,「這是牛肉三明治,肚子餓了可以吃。我去告訴賽佛勒斯這件事。」
 
        吃完三明治,卡蘿靠在艾西身上睡著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卡蘿睜開眼睛,辦公室的燈火被熄滅了,月光透著窗戶照了進來,此時辦公室內只有艾西和卡蘿兩人,艾西閉眼靠著沙發扶手。
 
        「媽媽?」卡蘿輕聲開口。
 
        艾西沒有任何反應,看起來睡著了。卡蘿放輕動作走出辦公室,上完廁所後,卡蘿想起魔藥製作室就在這附近,依照記憶走進一間房間,房內有著許多櫃子,櫃子上擺放一堆雜物,繞了一圈沒見到石內卜的身影,正當卡蘿打算離開時,一陣強風將門大力關上,她嚇了一大跳。平復心跳後她握住門把,卻發現怎麼轉也轉不開,雲朵擋住月亮,房內唯一的照明消失了,風從門縫灌進來發出呼呼的聲響。不安的情緒一下子蔓延全身,她大力拍著門板,大聲呼救:「有人在外面嗎?我被關在這裡了。」
 
        呼喊了近十分鐘,都沒人回應從走廊盡頭發出的求救。她想到這大概就是石內卜所擔心的事情,卡蘿絕望地縮在角落抽泣。
 
        「有人在裡面嗎?」就在卡蘿認為她要在這間房間過夜時,門外傳出聲音。
 
        「我在裡面!我被困在這間房間裡了!」她連忙站起來想走到門前,卻因腳麻而跌回地上。
 
        門外的動靜消失了,卡蘿慌張地問:「你還在外面嗎?」
 
        無人回應,卡蘿低下頭,眼淚一滴一滴落在手背上。門口傳來金屬敲擊聲,接著,門就被打開了,「哇,第一次成功。」
 
        「是妳嗎?哈魯?」喬治收起髮夾往裡面走。
 
        卡蘿吸了吸鼻子,「喬治?」
 
        喬治微微一愣,點頭道:「是我。」
 
        卡蘿擦掉臉上的淚水,「你……怎麼會在這裡?」
 
        喬治手摸著下巴,像在回憶著什麼。他說:「嗯……我躺在床上聽見了有人在哭泣,來到這邊發現是個小愛哭鬼。」
 
        「我才不是愛哭鬼!」如果藥效解除,喬治就能看見卡蘿臉上布滿淚痕、眼眶紅通通一點說服力都沒有的樣子。
 
        喬治伸出手,正好舉在卡蘿正前方,動了動手指,幾朵雛菊出現在眼前。卡蘿睜大眼睛,「你居然會無聲無杖魔法!」
 
        喬治沒想到卡蘿的反應會是這樣,他想了想,說:「是呀,我不隨便表演給人看的。」輕輕晃動握著雛菊的手,喬治燦笑道:「這朵花送給妳,妳別哭了,好不好?」
 
        雲朵飄散開來,月光照耀在他臉龐,柔和的光芒與他溫柔的話語深深吸引著她。雖然臉上的腫包還未消去,但這是她見過最好看的笑容。一顆不知名的種子悄然落入她心頭,等待著開花的那一天。

下一章:第八章#17
我好喜歡這種小時候見過一次面的梗,但這樣用久了感覺很膩(?)好啦,我下一篇文絕對不這樣寫了。
 
這首歌是Stephen Bishop的《It Might Be You》,看看就好。
 
覺得卡蘿這一章被我寫得像大屁孩XDD

古風 @furukaza

9
第八章

        開學當天艾西帶著她的四個孩子來到九又四分之三月台,在他們搭上列車前,艾西俯身擁抱馬修,「別理你爸爸,雷文克勞是一個好學院。」
 
        馬修在聽見雷文克勞這四個字時,眼睛亮了幾分,抬頭挺胸自信滿滿地說:「那當然,我肯定是一名雷文克勞。」
 
        這副模樣讓卡蘿感到熟悉,她好像曾經看過另一個人擺出這個表情,但她一時想不起來,她抱著胸努力回憶著究竟在哪裡看過。這時,身旁的人吹了一聲口哨,接著一個熟悉的聲音說:「哇喔,我不知道妳們家也有一個派西。」
 
        卡蘿轉頭,看見衛斯理一家就站在他們身邊。喬治笑嘻嘻地說:「怪不得我覺得很熟悉。嘿,派西!」
 
        戴著男學生主席徽章的派西扭頭看向他的弟弟,喬治和弗雷指著馬修,道:「我們終於找到你失散多年『真正』的兄弟了!」
 
        派西困惑地看了看馬修,馬修翻了個白眼,榮恩在一旁竊笑。
 
        「弗雷!喬治!你們不能這樣嘲笑你們的哥哥!」衛斯理太太凶狠地朝他們吼。接著愧疚地看著艾西和馬修,「不好意思,他們沒有惡意。」說著,又扭頭朝她的兒子們吼:「還不快來道歉!」
 
        弗雷和喬治鞠躬道歉,可臉上調皮的笑容讓人感受不到他們的誠意,眼看衛斯理太太就要抬手揍人,艾西趕緊開口:「沒關係的。」
 
        趁著艾西和衛斯理太太聊天,卡蘿拉了拉馬修的袖子,問:「爸爸昨晚跟你說了什麼?」
 
        想起昨天被石內卜叫進書房害他的讀書進度落後,馬修瞪了衛斯理雙胞胎一眼,冷笑一聲後拉著行李廂走到列車上。

        被瞪了一眼的雙胞胎誇張地露出害怕的神情。喬治打了個冷顫,抱著雙臂說:「真不愧是位石內卜,我想他該擔心他能不能順利進入雷文克勞。」
 
        弗雷點點頭,「說得對,他看起來像個標準的史萊哲林。」
 
        「他當然可以,」雷蒙德往前跨一步,擋住了想靠近卡蘿的雙胞胎,「他一年看過的書比你們這一生看過的書還多。」
 
        「我們可不在乎。」弗雷勾著喬治的肩,後者開口說:「我們這四年走過的密道比你走過的路還多。」
 
        話題是怎麼被扯到這裡的?完全想不通這兩者有什麼關聯的雷蒙德很想像馬修一樣翻個白眼走人,但他不能丟下卡蘿一人,他看著還在和衛斯理太太講話的艾西,思考著要直接拉著卡蘿離開,還是要等她們結束談話。這時,被雷蒙德擋住的卡蘿皺著眉探出頭,說:「這不可能。」
 
        聽見她的回答,弗雷開心地跳了起來,「妳最清楚了,不是嗎?」
 
        卡蘿不懂這句話的意思,困惑地望著他。喬治則馬上理解,他憋笑道:「是啊,妳最清楚了,妳當了我們……」他伸出手掌用指頭計算著數字,最後伸出食指與中指,和弗雷異口同聲地說:「兩年的小跟屁蟲。」
 
        「嘿!」卡蘿衝到他們面前,脹紅著臉大喊:「你們可不可以別再提這件事了?」
 
        「現在妳知道應該站在誰那邊了吧?」弗雷挑眉。
 
        卡蘿瞪著他們,弗雷摀住心口,「我們的小粉絲竟然這樣瞪著我們。」
 
        喬治嘆了口氣,「真是太難過了。」
 
        「別說了!」卡蘿著急地遮住他的嘴。
 
        柔軟的手掌以及小蒼蘭的香味輕易地讓弗雷的心跳亂了節奏,他努力地控制著呼吸裝作鎮定的樣子。
 
        卡蘿在碰到他嘴唇的那一刻就後悔了,剛才一時激動沒考慮好摀住他的嘴後該怎麼辦,她視線飄移,顯得有些不知所措。卡蘿這副模樣讓弗雷不禁輕笑出聲,卡蘿聽見他的笑聲後視線上移與他四目相交,「你在笑什麼?」
 
        弗雷對她眨眨眼,沒有回答她的問題。卡蘿抿著嘴瞇起眼睛望向他,面對她的不滿,弗雷聳聳肩指著被堵住的嘴巴,接著攤開手表示自己現在沒辦法說話。卡蘿這才意識到自己的舉動讓他無法回答,紅著臉放下雙手。
 
        弗雷大力地吸了幾口氣,說:「呼,妳差點悶死妳的偶像。」
 
        「嘿!」卡蘿舉起手打算揍他,此時,一個聲音打斷了她,「妳一定是卡蘿,對吧?」
 
        如果她沒認錯的話,這個聲音的主人應該是衛斯理太太,被對方的媽媽看見她要打她兒子時該怎麼辦?霍格華茲可沒教啊!卡蘿在心裡吶喊。深吸幾口氣做足了心理準備,卡蘿放下舉著的手,轉身面對衛斯理太太,擺出一個僵硬的笑容,「您好,衛斯理太太。」說完,她羞愧地低下頭,不敢看衛斯理太太的表情。
 
        預想的責罵沒有發生,反而得到了一個熱情的擁抱,「我常聽弗雷和喬治提起妳,尤其是這個暑假,弗雷幾乎天天都會……」
 
        「喔,媽媽,別說了!」弗雷大聲打斷衛斯理太太的話。
 
        衛斯理太太瞪了他一眼,看向卡蘿時又恢復了和藹的笑容,「我們全家都很喜歡妳,改天……」
 
        「好了媽媽,列車要開了,我們該上車了。」弗雷把自己的行李丟給喬治,一手拉著卡蘿一手拉著她的行李箱飛奔上列車,深怕衛斯理太太說出什麼不該說的話。
 
        喬治拿起兩個行李箱準備跟上弗雷的腳步,突然感受到一道強烈的視線,轉頭尋找視線的來源,月台上的人寥寥無幾,喬治一眼就看見雷蒙德正冷冷地瞪著他。
 
        喬治慢慢轉過身裝作沒看見,舉步往列車上走。在走過第四個包廂時,他確定了有人跟在他後面,他停下腳步回過身,看見雷蒙德站在離他五步遠的地方。
 
        「呃……有事嗎?」等了許久都沒等到答案,喬治轉身繼續尋找弗雷所在的包廂。他就這樣忍受著詭異的氣氛在最後一節車廂裡找到了弗雷和他的好朋友李。
 
        喬治拉開包廂門,弗雷看了眼站在包廂門口的喬治,問:「怎麼這麼慢?」
 
        喬治翻了個白眼,把他的行李丟到他身上,「替你承受你犯下的罪。」
 
        疑問還沒說出口,弗雷就看見一個黑影從喬治身後走進來,拉著卡蘿迅速離開這裡。等到他們的身影消失後,他才反應過來剛才的黑影是誰,他拍了拍喬治的肩,「辛苦你了。」
 
        雷蒙德帶著卡蘿來到了貝琳達和馬修所待的包廂,雷蒙德、貝琳達和馬修都屬於喜歡靜態活動的人,卡蘿在包廂內待了幾分鐘後,終於受不了,「我能出去找人嗎?」
 
        「不行。」月台上發生的事讓雷蒙德決定不能隨便放卡蘿一個人亂跑,不然他的妹妹很快就要被拐跑了。
 
        卡蘿嘆了口氣,從空間袋裡拿出紙花反覆練習著麻瓜的魔術。一直重複著相同的動作,卡蘿的眼皮漸漸地沉重了起來,她靠在牆壁上陷入了沉睡。
 
        卡蘿一直到抵達車站都還在睡,雷蒙德只好拍拍她的肩,「凱莉,到站了。」
 
        睡了很長一段時間,卡蘿依舊感到疲頓,她揉揉眼睛,抓著雷蒙德的衣襬跟在他後面。和馬修分開後,她跟著雷蒙德上了馬車,一坐到座位上就開始打瞌睡,馬車不如列車平穩,顛簸的路程讓卡蘿的頭狠狠撞到了牆上。
 
        「噢!」卡蘿痛苦地喊出聲音。這一撞讓卡蘿感到劇烈疼痛,不過也因此讓她整個人清醒過來。
 
        她抬眼看了看四周,剛才發出的動靜不小,卻沒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卡蘿猜測也許是剛才車輪碰撞地面的聲響大過她發出的聲音,她不想讓人知道這麼丟臉的事,於是也沒向雷蒙德提起。
 
        下了馬車,卡蘿看見不遠處的珍妮,與雷蒙德和貝琳達分別後,和珍妮一同走到餐廳。
 
        「我記得妳說過妳弟弟今年入學?」珍妮在大廳門口提起這件事。
 
        卡蘿點點頭,「是啊,怎麼了?」
 
        「要不要坐前面一點?這樣看得比較清楚。」珍妮指著長桌最前端。
 
        「好啊。」卡蘿和珍妮坐到長桌前端的座位,不久,凱娣和琳妮坐到了她們的對面。
 
        凱娣雙手撐著臉,問:「對了,妳弟弟今年入學對吧?」
 
        卡蘿點頭,凱娣繼續問:「妳覺得他會被分到哪個學院?」
 
        卡蘿不假思索地回答:「雷文克勞。」
 
        「那可不一定。」衛斯理雙胞胎其中之一坐到了卡蘿身邊,另一個坐在他身邊,笑嘻嘻地說:「也可能是個史萊哲林。」
 
        「你們見過他?」琳妮開口問。
 
        凱娣看著坐在卡蘿身邊的雙胞胎,隨口問了一句:「你是哪一個?」
 
        「在車站見過一面。」說完,他轉頭回答凱娣,「我是喬治。」
 
        卡蘿望著身旁的人,飛快地瞄了眼手錶確認,戳穿他的謊言,「你別理他,他是弗雷。」
 
        坐在對面的凱娣和琳妮清楚地看見弗雷在卡蘿說完那句話後嘴上露出的那抹微笑,她們看了彼此一眼,凱娣微微點了個頭,面向卡蘿,滿臉疑惑地問:「妳什麼時候能分辨他們了?」
 
        卡蘿一驚,感覺身邊有雙眼睛死死盯著她,她絕對不能暴露手錶的事,於是她簡短地回答,想讓這個話題趕緊結束,「上學期。」
 
        琳妮卻不如她的意,追問:「這樣啊,妳怎麼分辨的?」
 
        「……我的直覺。」卡蘿偷偷拉了拉校袍袖口,遮住了戴在手腕上的手錶。
 
        凱娣和琳妮臉上的神情透露出她們還想追問的意圖,好在這時麥教授帶著今年的新生進了餐廳,卡蘿趕緊指著隊伍的一角,說:「那就是我弟馬修。」
 
        「哪裡?」凱娣和琳妮的注意力如卡蘿預期般地分散了。
 
        「就是抱著書站在角落的那個。」卡蘿說。
 
        「妳是說黑頭髮黑眼睛那個?」凱娣看了看,「哇,他跟石內卜教授長得也太像了吧?」
 
        琳妮點頭附和,「髮型也一模一樣。」
 
        「我媽媽說馬修和爸爸小時候長得一模一樣。」卡蘿回想起家裡放著的石內卜小時候的照片,確實和馬修長得十分相像。
 
        在她們討論馬修的外貌時,分類帽已經唱完歌開始分類了。過了許久馬修的名字才被唸到,他緩緩走上前,戴上帽子。分類帽才剛放下沒多久就喊出了結果,「雷文克勞。」
 
        雷文克勞傳來拍手聲,馬修跳下椅子,自信地朝著雷文克勞長桌走去。
 
        聽見這個結果,卡蘿朝弗雷得意地笑了笑,「你看吧,我就說他肯定是個雷文克勞。」
 
        弗雷盯著卡蘿,神情專注。他注視的時間越久,卡蘿就越清晰地感覺到逐漸加快的心跳,「怎……怎麼了?」
 
        弗雷瞇起眼笑道:「笑妳可愛。」說完,他轉過頭,和喬治聊天。
 
        什麼意思?卡蘿一邊思考一邊將手覆在胸前,感受著異常的心跳節奏,還沒等到她悟出些什麼,就被一陣笑聲打斷。她放下手,抬頭看見凱娣和琳妮臉上怪異的笑容,她皺眉,問:「幹嘛?」
 
        她們連忙收斂臉上的笑容,搖頭說:「沒事。」
 
        卡蘿瞇起眼盯著她們,看著她們極力閃躲的眼神,咕噥了一句,「真可疑。」
 
        晚餐結束後,卡蘿和她的朋友們回到寢室。一進到寢室,凱娣連忙關上門,搭著卡蘿的肩膀,問:「妳跟弗雷怎麼回事?」
 
        「什麼怎麼回事?」卡蘿往她的床邊走去。
 
        「少裝了,妳是不是喜歡他?」凱娣搭著她的肩跟著走了過去。
 
        「想太多。」卡蘿拍掉她的手,躺到床上,說:「我要睡了。」
 
        「真無趣。」凱娣撇撇嘴。
 
        寢室內熄燈後,大家都躺在各自的床上陷入睡眠,只有卡蘿輾轉難眠。她一直反覆思索著那句話的意思,卻始終沒頭緒。她回憶著他當時的狀態,想藉此來推斷,可沒想到一想起他專注的神情和笑容,不但沒得到線索,反而讓她的思緒更加混亂,卡蘿激動地拉起被子,把漸漸變得通紅的臉蓋起來。
 
        她的腦中突然浮現出凱娣的問題,「妳是不是喜歡他?」
 
        卡蘿拚命地搖頭,像是在否定這個問題,又像是想把那段記憶連同這個問題一起甩出腦袋。
 
        「我才不喜歡他。」她喃喃自語。
「你在笑什麼?」
「笑妳可愛。」

這章是我寫過耗時最久的一章,反覆改了幾次都不太滿意,這個版本是不滿意中最滿意的。
這幾個月要準備考試,可能不會太常更新。好想趕快寫到四年級下半部,那邊糖比較多(大概)。

這是討論串底端!何不幫忙讓這串魔法煙綿延下去呢?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