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篇】叛徒

發表於
從此以後,我們不僅僅只是雷木斯、彼得、天狼星、詹姆。
 
我們更是俠盜,以『月影』、『蟲尾』、『獸足』、『鹿角』之名,在月夜下出沒的俠盜。
 
沒有任何人可以管束我們,月光照耀的每一寸土地上,我們會比任何人都自由!
 


-


 
「「「「我在此鄭重發誓,我絕對不懷好意!」」」」

 
來自四個方向的魔力同時灌注到正中央的羊皮紙中,持續了數秒之後,魔力連結斷了開來。
 
如同墨汁一樣的痕跡在羊皮紙上不斷擴散與變換,最終,漸漸形成了一段文字。

 
『月影、蟲尾、獸足、鹿角
專為魔法惡作劇製造者提供幫助的諸位先生
隆重推出
劫盜地圖』

 
四名滿頭大汗的男孩露出了滿意的表情,這是他們完成的『畢業禮物』,是他們友情的象徵,將來即使他們不在霍格華茲了,劫盜的精神依然會透過這張羊皮紙,繼續存在著。
 
未來是很多變的,但是這一刻的純粹情感,會被封存在劫盜地圖中,不斷流傳。
 





*******************





 
「詹姆!詹姆!詹姆!」
「王牌!王牌!王牌!」

 
盛大的歡呼聲在魁地奇球池環繞,一頭亂髮的男生騎著掃帚,高舉的手掌中,一顆金色的小球正拍著翅膀。
 
兩個男生靜靜站在人群外,凝視著這一切,一名男生充滿了不羈的氣息,另一人則有著與年紀不符的寧靜滄桑,在人群中,一名矮小的男生跟著人們一起大聲歡呼。
 
勝利的喜悅讓他發自內心感到與有榮焉,他們比蛇院那些陰陽怪氣的傢伙要強!
 
「月影,你看蟲尾笑得多開心!」有著隨興氣質的男人指著人群中的身影說道。
 
路平只是淡淡一笑,他可以理解彼得的崇拜,正因為自己做不到,正因為渴望有朝一日也能感受到肯定與喝采,才會將這樣的崇拜寫在臉上。
 
對路平來說,可以跟其他人一樣平凡就是他最渴望的事情了,所以他理解彼得的渴望,但永遠不會有跟彼得相同的渴望。
 
一旁的友人沒有注意到朋友的心思,腦中已經開始想著晚點要找什麼樂子了。

 
-

 
「獸足,這是你今年收到的第幾個巧克力了?五個?十個?」詹姆看著一臉嫌棄的天狼星,揶揄道。
 
「第十二個。」蠻不在乎的天狼星,一臉厭惡地把巧克力丟給一旁的彼得。
 
…狗是不能吃巧克力的。
 
看著被細心包裝起來的巧克力,彼得怯生生地開口。
 
「不好好回應人家,這樣好嗎?」
 
不過他的問題只引來天狼星的哈哈大笑。
 
「她們不是送給我的,她們是送給『布萊克』的,哼,一群愚昧的笨女人。」天狼星的眉宇間滿是不屑的神情。
 
嚮往榮華富貴的趨炎附勢之徒,天狼星見過很多,那些特意在他面前搔首弄姿或賣弄清純的女孩,他不需要眼睛就能嗅出這些人腐朽的靈魂。
 
「如果是我的話,我還是會很高興的……」彼得的低語聲很輕,輕到其他人都沒有發現他有說話。
 
看著手中精美的禮物,他的目光中滿是羨慕。

 
-

 
「雷木斯拜託借我抄作業!詹姆他們不讓我抄!」彼得滿臉驚慌地拜託著路平。
 
看著在不遠處扮鬼臉的詹姆與天狼星,路平嘆了口氣,他們再幾年就畢業了,但是自己的三個好友怎麼還是一個樣呢。
 
看著圓臉寫滿了懇求的彼得,路平猶豫再三還是決定拒絕他的請求,不單單因為自己是級長,更主要是因為他覺得這樣對彼得不太好。
 
「彼得,我們再幾年就畢業了,你也該學著不要一直依賴我們了。」路平說。
 
「噢…」
 
「你得為自己負責。」路平拍了拍彼得的肩膀。
 
看著整個人垂頭喪氣的彼得,路平有些於心不忍,但他還是覺得自己的決定並沒有錯。

 
(我們未來都會有自己的難關要面對,加油,彼得。)

 




*******************




 
剛畢業的他們恰逢英國魔法界最黑暗的時光,佛地魔的勢力壯大到令整個魔法界人心惶惶,不敢信任任何人,每天都有人失蹤與死亡,每天全國各地都有目擊佛地魔行蹤的謠言。
 
一片風聲鶴唳的社會,許多人只能選擇保全自己,盡量避免接觸陌生人,對於這些剛畢業要進入社會的年輕面孔而言,實在是一個非常嚴重的打擊。
 
當聽到消息指出,佛地魔最新的目標是詹姆一家時,自從詹姆的婚禮之後,劫盜再次聚首。
 
詹姆冷靜地告訴他們,他們將接受鄧不利多的庇護,但這也就是說,他們會有很長一段時間不會再見面了。
 
他們一一與詹姆擁抱,但是在離開之際,彼得被留了下來。



 
「我…我?」聽到詹姆要自己當守密人,彼得的臉上滿是驚駭。
 
「對,我們跟天狼星都覺得這是一個好方法,所有人肯定都覺得我們會選天狼星當守密人,但是你才是我們的『王牌』。」詹姆笑著拍了拍彼得。
 
「可是…我…」彼得突然覺得嘴裡有些苦澀。
 
「沒事的,我相信你跟詹姆他們一樣勇敢,我們的命運交給你,我很放心。」一旁的莉莉寵溺地抱著哈利,她為彼得打氣道。
 
彼得幾次張口,最終,仍然沒有說出任何拒絕,只是希望詹姆他們再好好思考一下。


 
-


 
在藏身處不斷踱步的彼得,心裡一直有種隱隱的不安,他昨晚正式成為了守密人。
 
詹姆考慮完,依然選擇彼得擔任守密人,從那之後彼得就一直很焦慮,他明白,從這瞬間開始,他與詹姆一家的命運就綁在一起了。

 
但是,為什麼是他?
為什麼是最平凡懦弱的他?

 
那三人的生命化為責任兩個字,沉甸甸地壓在他的心頭,從這天開始,他承載了四個人的命運。


 
……為什麼偏偏是這種時候。


 
乘著夜色,彼得悄悄溜出了他的藏身處,他想要化形成老鼠,去找個沒人的陰暗角落,遠離這一切。
 
只要他好好地活著,就是對詹姆一家最大的幫助了。
 
這是莉莉在離別之際,對彼得的囑咐。

 
『好好活著。』

 
「佩迪魯,你想走去哪?」沒走出幾步,陰影中傳出了令彼得血液凝結的聲音。
 
是這陣子一直在招募他的食死人。
 
他其實被盯上好一陣子了,但是他一直不敢跟他的朋友們說,他害怕會因此讓他們產生戒心,害怕被他們踢出這個小群體。
 
因為一直找不到穩定的生計,不得不跟人借錢生活的彼得,被這些地下世界的不法之徒給盯上了,利用金錢操控他人為自己所用,這些手段對付彼得這樣的中下階層,屢試不爽。
 
縱使彼得一直在虛與委蛇,但是對方越來越不耐煩了,每次見面的言行也越來越粗暴,今天是最後的底線。
 
「沒…沒,我只是…想找點東西吃…」彼得勉強一笑。
 
「哼,你沒忘記今晚就是最後答覆的日子了吧。」那人說道。
 
還錢,或者變成他的手下去幹些不法的勾當。
 
那人游刃有餘地翻弄著手中的魔杖,他知道眼前的畏縮男人既沒有錢也不會有反抗的勇氣,他瞧不起彼得的性格,不過砲灰是多多益善的。
 
他覺得這個窩囊廢一點也不像一個葛來分多,反而更像那群赫夫帕夫的廢物,但是廢物也有著廢物的價值,至少眼前的男人知道,就憑著彼得獅院的身份,他有可能探聽到一些他們比較難接觸到的消息。
 
彼得吞了一口口水,正想說些什麼的時候,那人卻突然露出了驚慌的表情。
 
「黑魔王在召喚…可惡,為什麼偏偏是這種時候。」那人看了彼得一眼,最後下了一個決定。
 
「跟我走,等等不准做任何奇怪的舉動。」他抓住彼得就施展了『消影術』。
 
可憐的彼得連拒絕的權利都沒有就這麼被帶走了。







 
現影之後,那人拿出了一套斗篷,不由分說直接套在彼得身上。
 
「(保持安靜。)」他低聲囑咐道。
 
接著他們走到了一個廣場,已經有許多罩著斗篷的人影在這裡了,他們走到了人群的邊緣,接著蹲伏在地,與其他人一同迎接即將到來的魔王。
 
不知道過了多久,毫無任何徵兆,冷漠的嗓音突然響起。
 
「把頭都抬起來。」
 
彼得一看到眼前的身影立刻渾身一震。

 被重金通緝的罪犯,英國史上最兇惡的黑巫師,佛地魔帶著毫無感情的微笑,凝視著廣場上的所有人。
 
明明是在微笑,卻透出一股深入骨髓的涼意。
 
「還是沒有鳳凰會的消息嗎?」佛地魔毫不囉嗦的開門見山。
 
沉默了半晌,人群中有一人回答道。
 
「我的主人,鄧不利多的手段著實了得,我們還沒辦法滲透—」
 
「住口!」嘶吼的聲音讓那人立刻噤聲。
 
「鳳凰會是很英勇,各個都是寧死不降的戰士,佛地魔王敬佩他們的勇氣,但是與他們有所接觸的人,不可能全都是鳳凰會的人,只要是人就會有弱點,找出這些人—」
 
佛地魔停頓了片刻,彼得的心沉了下去。
 
「然後給我問出波特一家的消息。」
 

(所以,詹姆他們是真的被列為『那個人』的首要目標…)

 
人群中,有一個身影在聽到最後一句話時,身影微微顫動了一下,但是並沒有任何進一步的行為。

 
(那我…不行,我要去找詹姆,我要拜託他們不要再讓我當守密人…)

 

恐懼的汗水從彼得臉龐滑落,他如果在這裡被發現的話……

後果不堪設想。


 
「去吧,找出鳳凰會的人,為我帶來波特家的消息。」佛地魔下了命令。
 
食死人們紛紛起身,離開廣場之後,施展消影術離去。
 
帶彼得過來的人示意彼得跟著他離開,他們往廣場邊緣移動,心神俱亂的彼得突然被不合身的斗篷給絆了一跤,弄出了不小的動靜。

 
(糟…拜託不要注意到我…)

 
佛地魔的目光飄向騷亂的源頭,接著定格在彼得身上,忽然他的眼中流露出一絲詫異。
 
「站住。」
 
彼得聞言,身體僵硬了起來。
 
佛地魔緩緩飄向彼得,他一張手,彼得的臉彷彿被一隻無形的手給捏住,強迫他面向佛地魔,他的雙腿不斷發顫,兩眼透出深深的恐懼。
 
打量著彼得的年輕臉龐,佛地魔忽然出聲。
 
「賽佛勒斯。」
 
一個人影走了過來,向著佛地魔鞠躬。
 
「是的,我的主人。」
 
「你認得這個人嗎?」
 
面具下的石內卜這才轉頭看彼得,黑色的瞳孔毫無波動,幽黑的彷彿沒有一絲感情。
 
「他是葛來分多的彼得佩迪魯,我的主人。」石內卜低聲說道。
 
佛地魔毫無感情的蛇瞳瞇著眼睛,彷彿是想看透眼前這個人的靈魂,彼得只覺得自己在『那個人』的面前變得無比赤裸。
 
佛地魔一抬手,示意其他人先行離開。
 



「葛來分多……所以他認識波特一家?」佛地魔瞇起了眼睛。
 
石內卜沉默了片刻,然後低下了頭。
 
「是的,他跟波特是朋友。」
 
「這樣的朋友今晚怎麼會出現在這裡呢?」佛地魔露出了微笑,但是在彼得眼中,不啻於惡魔的善意。
 


-


 
「啊啊啊啊…求…求你…啊啊啊!」
 
從未被施展過如此可怕的酷刑咒,劇烈的疼痛幾乎使彼得以為自己要發瘋,那是深入靈魂的痛楚,那根本不是自己能對抗的力量。
 
佛地魔看著眼前的矮小男人,這個男人很奇特。
 
他剛剛第一眼看到彼得時,居然沒有從他的心靈讀到任何一絲情緒,但是當自己對他施展酷刑咒,卻又能夠輕易探知這個人的懦弱與膽怯。
 
而當自己不斷用痛苦及言語引導彼得的思緒時,佛地魔發現彼得的心靈總會在某些時候,出現一種心靈的真空,讓自己讀不出任何訊息。
 
他確信了,這個男人的身上有詭異。
 
而他不知道的是,這是忠實咒的影響,因為忠實咒保護了秘密,才讓佛地魔無法從彼得的記憶中窺探到波特夫婦的下落,那是唯一一塊與他弱小的心靈不成比例的空洞,看在佛地魔這種心靈大師的眼裡,反而顯眼異常。
 
佛地魔再次抬手,一記無形的鞭笞抽飛了彼得,他的身體飛越了半個廣場,宛如一塊破布一樣被丟向角落。
 
氣若游絲的彼得像一坨爛肉倒在地上,方才肌肉的過度痙攣讓他連抬起一根手指的力氣也沒有了。

 
(詹姆...天狼星...路平......)

 
三位摯友的面容浮現在腦海,疼痛與恐懼化為眼淚與鼻涕沾黏在扭曲的臉龐,角落因掙扎揚起的灰塵佈滿他髒兮兮的身軀。
 
如果這時候他們在就好了...
 
「求求您...不要殺我...」
 
佛地魔嗅到了一絲彼得的記憶,並且從記憶中解讀出不尋常的情緒,貪婪、懦弱、畏懼......以及忌妒。
 
鳳凰魔杖的杖尖緩緩垂落,他一面把玩著自己的魔杖,一面凝視眼前的鼠輩。
 
「看著我的眼睛,彼得。」佛地魔柔聲地說。
 
他的聲音彷彿有一種魔力,慢條斯理卻又有著讓人不敢忽略任何一個字的威嚴。
 
彼得抬起頭,整個人身體一僵,好似被石化一樣,如蛇般的瞳孔在他眼裡不斷放大,最終,彼得掉入黑色的縫隙中,墜入了記憶。
 
他看到了自己的記憶,每個時期的自己,每個用羨慕與崇拜的目光看著自己的朋友,那個弱小的自己。
 

『難道你天生就該居於他們之下嗎?詹姆、天狼星、路平,他們發光發熱的每個瞬間,你不覺得都是一種對你的諷刺嗎?』

 
瘦小的他在人群中,向著騎在掃帚上的詹姆揮手,但是詹姆的眼中卻只有另一個紅髮女孩的身影。
 
幾名女孩靠在柱子旁,對著走過的天狼星吃吃竊笑,後者朝他們擠眉弄眼,逗得她們咯咯輕笑,彼得遠遠跟在天狼星身後,羨慕他可以這麼輕易博得他人好感。
 
看著路平別在胸口的級長徽章,彼得從角落偷偷看著路平波瀾不經的平淡,心中既佩服又羨慕。

 
『彼得,這個世界上沒有人會真心為別人付出的,你難道還不明白這一點嗎?』


 
在這些記憶裡,朋友們從來沒有看向他。


 
『加入我們吧,黑暗才是你的歸屬,認清你自己的憤怒,認清這個世界的醜惡。』
 
『是誰在接受眾人喝采的時候,把你拋在一旁?是誰把你丟在這裡,一個人孤孤單單?』
 
『憑什麼詹姆波特可以跟家人躲在安全的地方,而你卻必須躲躲藏藏、承擔風險?』
 
『此刻,又有誰與你並肩?』
 
『是時候從那些可笑的幻想中走出來了,你把他們當成朋友,他們有把你當成朋友嗎?』


 
詹姆、天狼星、路平的臉一一浮現,但是他們臉上的表情卻不再如同往常,而是有著一種彼得非常熟悉的形象。
 
輕蔑。
 
就跟一般人看到老鼠會露出的嫌惡是同樣的表情。
 
「我...」
 
一股力量突然拉住彼得的手,放在了他的胸膛,此刻,彼得感受到他的心臟正前所未有地劇烈跳動著。

 
『他們『真的』有把你當成朋友嗎?』
『或者只是把你當成一個可有可無的跟班?』
 
『佩迪魯,你要對抗的人不是我,而是那些讓你變得軟弱的想法,你自以為躲在他們的陰影中就會很安全。』
 
『當其他人的偏見加諸在你身上,他們有為你說過什麼話嗎?』
 
『當時間不斷向前,你不覺得自己在這個群體裡已經有些格格不入了嗎?』
 
『選擇吧...』
 
『你是要繼續躲在陰影中,當一個瑟縮在角落的懦夫,假裝自己是他們的一員,愚蠢地為那些根本不忠於你的”朋友們”,獻出卑微的生命,或者向黑暗臣服。』
 
『你知道你根本無法待在他們身邊的,既然這樣,何不為你自己而活?』
 
『佛地魔王在等待你的決定。』

 
彼得回到了廣場,佛地魔背對著他,雙手交疊於身後,靜靜等著彼得的回應。
 
面對不再言語的佛地魔,彼得心中的壓力把他壓垮了,他艱澀地吞了一口口水,顫抖著匍匐向前,跪倒在佛地魔的面前。
 
他一直都依附著詹姆他們,只要跟著他們,自己就不會受到任何惡意的關注,平庸的他偷偷幻想著,渴望有天不再平庸,可是現實卻一而再,再而三擊潰他的想像,當赤裸裸的惡意排山倒海而來時,他再次認清了,自己只是個毫無力量的普通人。
 
臣服於力量之下,才是他天生該有的樣子。
 
也是他一直以來活成的樣子。
 
「波特夫婦的守密人…十分樂……樂意為您效勞……我的主人……」
 
彼得做出了選擇,他的善良、他的平庸、他的勇氣已經跟著自己的背叛一起死去了。
 
彼得已經死了。
 
世界上只剩下叛徒蟲尾還活著。
 
在空蕩蕩的廣場之中,一陣高亢的笑聲不斷拉長、不斷迴盪。
 







*******************





 
「蟲尾!為什麼!為什麼!!!!!!!!」失去理智的狂吼聲打斷了路人的腳步。
 
他們好奇的轉頭,看到兩個陌生男人在大街上對峙,紛紛加快了腳步,不願與他們有任何瓜葛。
 
看著眼中充滿殺意的天狼星,這是彼得第一次被這樣的天狼星鄧視,恐懼讓他的表情與動作顯得僵硬。
 
他扯開嘴角,露出一個軟弱的笑容。
 

(天狼星,如果今天,我被黑魔王殺死了,你也會露出現在這樣的表情,為我復仇嗎?)

 
「是你洩密,是你害死了詹姆他們!為什麼!!!」
 
火星從天狼星的魔杖噴出,憤怒的情緒讓天狼星的魔力再也抑制不住,幾近失控。
 
「天狼星...你要殺我嗎?」彼得張開了雙手,虛弱地看著天狼星,空空如也的雙手張開,似乎是要擁抱。
 
一隻手扼住了彼得的咽喉,巨大的力量幾乎使他喘不過氣,那股殺意是認真的。
 

(他是真的…要”親手”殺了我?)

 
「你...怎麼...下得了...手...」勉力擠出的單詞從口中斷斷續續冒出,眼淚在彼得的眼眶蓄積,卻更是激起了天狼星的兇性。
 
「是你怎麼下得了手,彼得。」天狼星滿是血絲的雙眼怒目而視,他哮喘著,彷彿一隻受了傷的野獸,舉起了另一手的魔杖,對準了彼得。
 
「為你的背叛在地獄懺悔吧,我的朋友。」

 
......朋......友?

 
這個詞勾起了彼得的情緒,是啊,自己才剛把稱呼自己為朋友的人給出賣了,卻依然從眼前的人口中聽到這個諷刺的詞彙。
 
總覺得自己似乎錯過了什麼,又覺得自己沒有錯過什麼。
 
但是無所謂,他已經做出了選擇,他,彼得佩迪魯,就是如此的膽小懦弱,既然這樣,投身於比他強大的人又有什麼不對呢?
 
背後的銀刀一劃,割開血肉的疼痛讓彼得的臉脹紅,但是在天狼星死死扼住他咽喉的此刻,扭曲的表情一點都不違和。

 
(彼得啊,彼得,既然你已經選擇成了叛徒…)

 
一滴眼淚從彼得的眼角滑落。
 







(又為何為詹姆的死與天狼星的憤怒而感到悲傷呢?)






 




 
巨大的爆炸奪走了一名巫師與十二名麻瓜的性命。
 
當魔法部的官員趕到時,一個巨坑出現在原本熱鬧的街道,被破壞的消防栓噴出了漫天水柱。
 
在街道的正中央,一名目光呆滯的男子,在雨中低頭凝視著地上的一片殘骸,一根染血的手指。
 
「不准動!」
 
那個男人沒有動,他只是任由魔法部的官員們慢慢接近,接著……
 

放聲大笑。

 
抬頭望著下雨的天空,任由雨水從他的臉上滑落,而他,在錯愕的目光中,不斷放聲大笑,好似要笑盡餘生的笑。
 
笑自己的愚蠢,也笑自己的悲傷。
 
或許他們的命運,印證了當初的那一句宣言吧。

 
『我在此鄭重發誓,我絕對不懷好意』


只是沒想到當玩笑話變成了現實,竟然會這麼難笑。
19

本文作者

  • 不尋常麻瓜
  • 19  29

珊瑚 @flyfish

0
好喜歡彼得內心戲的描寫……
看完後心情不是沉重,反而是異常的澎湃

好喜歡結局
彼得和天狼星動作和內心的衝突、反差……

尤其是最後的
『我在此鄭重發誓,我絕對不懷好意』
從來沒想過 竟然可以有這一層的含意
不但不衝突 反而讓人如茅塞頓開般初醒

最喜歡這種文字遊戲……🙏😢
(語彙力0抱歉🙃)

按100個讚都不夠

see the star @yoyo710369

1
@flyfish

謝謝你的肯定,平凡的角色在他們自己的故事中,也可以有那麼一點點的不平凡,這是自己很想透過故事傳達的情感~

沒墨水的速記筆 @z101924512

1
忠實咒反而造成心靈上不自然的空白,這設計很棒耶

藍鑽 @Rosaelia

0
好用心…我無法達成的文筆QQ

see the star @yoyo710369

1
@z101924512
弱小的心靈是承受不住責任的重量的,當強大的魔法賦予了個體力量,最終,法力依然取決於人心。
算是自己設計時的一點點小巧思~

@Rosaelia
謝謝你的肯定,我到是覺得自己的文筆還有很多空洞與缺憾之處,希望能在不斷寫作的過程中,慢慢完善自己的風格與寫作理念~

我是海森不是梅森(? @Jessica

0
看完覺得滿替佩迪魯難過的(´;ω;`)
話說其實在看第五集的時候就覺得,雖然相信詹姆跟阿天有把佩迪魯當成朋友,但是他們表現的態度很爛啊(つ∀`)|||
至於路平我覺得是更有把佩迪魯當朋友的,可是他自己的立場也很難幫佩迪魯做什麼(´・ω・`)
然後沒鼻子在亂搞佩迪魯的部分整個就是不要看啊佩迪魯那都是假的不好看RR(つД`)(啥""
不過沒鼻子最會的就是把目標的恐懼變成超真實幻象這種事吧....(つ  ⊂)(=>看向被分靈體亂搞過的榮榮(ry)
所以其實後來覺得佩迪魯最後那樣子領便當有點太殘忍了說(つω⊂)

see the star @yoyo710369

3
@Jessica
佩迪魯因為軟弱而告發了波特一家的行蹤,害死了自己的朋友,最後也因為自己的軟弱,沒有對哈利下殺手而害死了自己,他軟弱到沒辦法當個好人,卻也軟弱到沒辦法當個十惡不赦的壞人,他的命運在他沒辦法對抗自己的性格時就已經注定了。

與佩迪魯相反的是奈威,早在一年級時,跟佩迪魯一樣懦弱的奈威就在哈利的鼓勵下擠出了一點點勇氣去反對哈利他們的違規,勇氣的種子也在時間中慢慢茁壯,最終讓奈威成為了對抗佛地魔的關鍵之一。

佩迪魯的故事是挺殘酷的,但也提醒著我們,沒有任何勇氣是憑空出現的,你得要跟自己對抗,才能在關鍵的時候擠出三分鐘的勇氣。

他的故事並不直觀,但是細想卻可以發現很多玩味的地方,我覺得很有意思~

這是討論串底端!何不幫忙讓這串魔法煙綿延下去呢?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