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格華茲之謎前傳"童年紀事"(更新第十二章啦!)

發表於

緩更同人文的 艾美 @Amy_0614

2
第十章 哥哥,歡迎回家!

「嗚—嗚--」
「媽媽!火車來了!哥哥回來了!」
「艾美,小心點!別摔下鐵軌了!」
這天是雅各放暑假回家的那一天,事實上他原本聖誕節就應該要回家一次的,只是他被罰勞動服務回不了家,這可讓他的媽媽氣得半死,寄了一張咆哮信給他,不過他的家人們還不知道他為甚麼被罰了呢!
「哥哥!我在這裡!我好想你喔!」雅各一下火車,艾美就衝上去抱住他
「我也很想你呀!」
「雅各!你到現在都還欠我一個解釋!你為什麼在聖誕節之前會被罰勞動服務?」媽媽雙手插著腰,瞪著自己的兒子
「媽,現在都到暑假了,過去的事就別再提了」
「對啊,為什麼你被罰了?」
「乖,艾美,有些事還是別再提了」雅各摸摸艾美的頭說
「算了,我們先回家吧」

三人回到家裡…

「艾美!我來給你看看這一年我學到了什麼咒語!」一到家,雅各就把行李丟在一旁,拉著妹妹到客廳
「你學到什麼啦!」艾美兩眼發光的看著哥哥
「路摸思!」雅各的魔杖尖端出現一團光
「哇!好厲害呀!哥哥!」艾美拍著手叫著
「雅各!過來整理行李!」媽媽在一邊吼著
「好啦!我來了!等等再給你看其他咒語,好嗎?」
「嗯,我也來幫你整理!」

「翻翻倒!」
「碰--」一張椅子倒下
「喔!哥哥!」
「雅各!再用一次翻翻倒試試看!我要把你的魔杖沒收了!」
「媽,沒必要這樣吧?」
「雅各!你…」媽媽已經氣得滿臉通紅
「好啦!媽,別氣了,我不用魔法了,等等我跟妹妹去找蕾妮塔,行了吧?」
「就去吧,反正我還得把家裡被你破壞的東西修好呢!」
此時,客廳的椅子、桌子還有櫃子都被雅各的咒語破壞成一堆奇形怪狀的東西

「蕾妮塔!我哥哥回來了!」艾美和雅各到了木橋邊和蕾妮塔碰面
「好久不見了,雅各!你在信裡說你被罰勞動服務,那是怎麼一回事啊?」
「噢…怎麼我回來每個人都要問這個啊?我不想談這件事--」
「雅各,我們是在關心你,你就告訴我們吧,我不會跟你媽說的」
「好吧好吧...既然你這麼想知道...我和我的朋友在半夜跑出寢室,為了找…我說為了體驗夜遊的感覺,所以…後來就被抓到了」
「哥哥,你說你要找什麼啊?」艾美覺得哥哥似乎在瞞著他們什麼
「找…夜遊刺激的感覺…怎麼了?」
「雅各,我覺得你在瞞著我們某些事,我希望你誠實說,因為我是你的朋友!」蕾妮塔也這麼覺得
「我...沒有瞞著你們什麼事,話說,我好久沒去那個湖邊了,我們可以過去嗎?」
「你先說你被罰勞動服務真正的原因…我再考慮要不要帶你去!」
「尋找…夜遊的刺激感,這就是真正的原因啦!」
「嗯...雅各,我不相信你,艾美,到我背上來,我帶你到湖邊,別管那個小騙子了」蕾妮塔變成一匹狼,把艾美叼到他的背上,往湖邊奔馳而去
「喂!等等我啊!你們兩位!」雅各追著他的朋友和妹妹

「我們到了,艾美」蕾妮塔變回人形
「謝謝你,可是我們真的不管哥哥了嗎?」
「是呀!誰叫他--」
「啊…你們…都不等我…好喘…呼…」雅各也追到了湖邊
「你體力才這樣啊?雅各,以一個半吸血鬼來說啦!」
「可惡啊…」
「維多利亞!」艾美在上次看見維多利亞的地方又看見了她
「艾美…我…,嗚--」維多利亞抱住艾美
「維多利亞…怎麼…」
「我媽媽…永遠…不會回來了…」
「什麼?噢…」艾美想起一年前她說過她媽媽生病的事,雖然有了艾美和菲歐娜的陪伴,維多利亞的情緒比剛遇見的時候好太多了,但就在那最好的時候又受到這個打擊,艾美抱著維多利亞,輕輕拍著他的背
「孩子,別難過了,至少你媽媽…不會再痛苦了呀!而且,我相信,她會在天上守護你的」蕾妮塔說,維多利亞不哭了
「你是誰?」
「我是蕾妮塔,艾美的朋友」
「我是維多利亞…」
「哦,所以你就是我妹妹的新朋友?噢…我真遺憾聽到這個消息…」
「艾美,他是你的哥哥,對吧?」
「嗯,他叫雅各,我或許有跟你提過一兩次」艾美回答
「你好呀,雅各」
這時,菲歐娜從他們後面走了過來
「嘿!這裡發生什麼事了?艾美、維多利亞,還有…呃?」
「我哥哥,雅各,還有我的另一個朋友,蕾妮塔」
「菲歐娜!真高興你也來了,雖然我…現在不太高興啦…」
「怎麼了?該不會--」
「是的…我媽媽--」
沒等維多利亞說完,菲歐娜就抱住她
「噢…真可憐…我才不希望我的朋友經歷這種事呢!」
「沒事的,因為蕾妮塔說,我媽媽沒有真的離開我呀!她就在天上…」
維多利亞抬起頭看著天空,其他人也跟著她的視線
「謝謝你們,我覺得好多了…」
「有貓頭鷹耶!」艾美指著天上越來越大的身影
「是爸爸寄來的信!」雅各接過貓頭鷹的信件
「爸爸寫了什麼呀?」
「這...我不能告訴你…而且這還蠻…私人的,在這裡不方便仔細的看…」
「艾美,你有跟你的這兩位朋友說我的某種能力嗎?」
「沒有,怎麼了,蕾妮塔?」
「我在想,既然他們是你的朋友,也應該有權利知道的」蕾妮塔變成狼的型態
「哇--」菲歐娜尖叫,蕾妮塔又變回人形
「呃…對啦…這就是她的能力,真對不起嚇到你了…」艾美不好意思的說
「該說對不起的人是我,我應該先說一下的」
「沒關係,你是怎麼辦到的?」
「我是變形人,你應該聽過吧?不像那兩位,連自己是吸血鬼的後代都不相信」
「我當然聽過了!可是你怎麼跑來這的?」
「這…你就去問艾美或雅各吧!我懶得再說一次了」
「好吧,艾美,你要記得告訴我喔!」
「喔,我會的!」艾美保證
「時候不早了,我們…也該回家了吧?」蕾妮塔說
「是啊!媽媽應該也把家裡的東西修好了…我是說把晚餐煮好了」
「什麼?你又做了什麼?」蕾妮塔看著雅各
「沒什麼啦!這--」
「雅各把家裡用魔法弄得一團亂!」艾美出賣了她的哥哥
「雅各!」
「艾美!你給我回來!」雅各發現自己被出賣了
「各位朋友,再見啦!」艾美向朋友們告別,往家的方向跑去
湖邊只剩三個人,他們看著彼此
「果然是兄妹啊!會照顧對方,但也會像現在這樣!」蕾妮塔說
「那我們就回家囉!」
「再見!」
一行人各自回到了家

「雅各,所以爸爸到底寫了什麼給你呀!」
在一場激烈的追逐戰後,兄妹倆回到家倒在已經修好的沙發上
「艾美,這我還是不能告訴你」
「你每次都這樣說…」
「你們兩位!怎麼把自己搞成這樣?」媽媽走進客廳時,驚訝的說
兄妹倆的身上沾上了泥土,頭髮也濕透了,女人一揮魔杖,他們的身上變得比平時還要乾淨!
「好了,來吃飯吧!」媽媽說
「我來了!我餓得可以吃一隻龍了!」艾美跟著媽媽到了飯桌
「我一定辦得到的…」雅各跟在媽媽和妹妹身後,下定了決心


第十章來了!(想問問有沒有霍謎人來看我的文章?)

緩更同人文的 艾美 @Amy_0614

2
第十一章 說謊
 
給雅各:
    最近你們都還好吧?我知道我不在家的時候,你們也經歷了不少事情,真希望我能夠早點完成這次的任務,回到家和你們團聚,不過這次我需要你的幫忙,記得你第一次到我們家族金庫的時候嗎?你發現了一個卷軸,上面畫著發光的塔,事實上,金庫裡一共有五個類似的捲軸,我需要把它們拿出來,只是我近期還不會回到英國,如果可以的話,幫我到金庫裡拿出它們吧!鑰匙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是在壁爐上裝呼嚕粉的罐子旁邊一個木盒裡面,你就在下一次要去斜角巷的時候帶著,找個理由到我們的金庫,記住,別讓媽媽和妹妹發現這件事,希望你可以完成這個任務。
                                                                                                                                                                                                   你的爸爸

雅各在沙發上閱讀著大約一個星期前在湖邊收到的那封信,艾美則是在一旁練習寫字
「艾美,這個字母是P不是q啦!」
「不就是轉過來而已,有什麼關係呢?」
「當然有關係啊!」
「噢…我的天!竟然有人闖進古靈閣,為的是要拿走我們家族裡的某個東西!」媽媽正在閱讀預言家日報
雅各心想,該不會他—或她,要的東西是那些卷軸吧?那可要盡快把它們拿出來才行
「是誰啊?敢闖進古靈閣!」艾美聽到之後,生氣的說
「不曉得,後來給她跑了」
「她?一個女生?」
「那裡的妖精是這麼說的」
「媽,我跟朋友約好,明天要一起去斜角巷,要去買些…上課要用的東西」雅各想出了一個可以去斜角巷的理由
「這麼早就要準備了?」媽媽開始懷疑
「呃…對啊,早點準備就可以早點打包好嘛…」
「好吧,明天我和你妹妹也一起去吧,我們的呼嚕粉也快用完了,艾美也長高,穿不下原本的衣服了」媽媽說
完了,我該怎麼擺脫他們啊?雅各心想
「當然你就跟朋友去買你們的東西吧!買好之後就到破釜酒吧找我們」
「嗯,知道了」雅各鬆了一口氣
 
當天半夜,雅各偷偷接近壁爐,拿下一個木盒,裡面真的裝著鑰匙,他偷偷的將鑰匙拿出來放進口袋裡
「雅各,你在這做什麼?」
「艾美!真是嚇死我了…還以為是媽媽呢!」
「你拿走了鑰匙?為什麼要這樣?這就和要闖進我們家金庫的人一樣!」
「噓—別這麼大聲,會吵醒媽媽的」
「可是你為什麼--」
「我不能說,你別問了,去睡吧!對了,別告訴媽媽我做的事,不然我就把你的頭髮變成螢光綠色,知道嗎?」
艾美想起以前染髮的那場災難,只是點點頭,就回房裡了,但她睡不著,一直想著哥哥剛才做的事
 
到了隔天,一家人一起到了斜角巷
 
「雅各,你去找你的朋友吧!記得到時候破釜酒吧見!我帶艾美去買些衣服」媽媽叮嚀著兒子
「嗯,等等見了!」雅各假裝往書店走去,確認媽媽和妹妹都沒在注意他之後,就往古靈閣的方向去了
 
古靈閣…
 
「雅各・赫南德茲,鑰匙交出來」
「在這裡,拿去吧!」
妖精檢查著那把鑰匙
「過去那兒就有人會帶你過去金庫了,鑰匙還你」
雅各走到妖精手指的地方,順著指示坐上了往家族金庫的推車
 
「我們到了,那裡!」妖精指著一扇鐵門
「謝謝你」雅各用鑰匙開了門,走進金庫
「我想這就是爸說的卷軸,這裡有一個、兩個…」過了不久,雅各把那五個卷軸找齊了,離開金庫,和妹妹還有媽媽會合
 
破釜酒吧…
 
「看來你的收穫挺多的,滿滿的一整個袋子!」媽媽看見雅各用來裝卷軸的袋子
「是啊!」雅各有點心虛的回答
艾美正在喝奶油啤酒,斜著眼看著他的哥哥
「你們也買了很多東西吧?」
「沒錯,雅各,既然我們都達成目的了,我們就要回家了」
一聽到回家,艾美連忙把杯裡的奶油啤酒灌下肚裡
「噢…別急!」媽媽勸著女兒
 
回到家後,雅各回到房間,這速度讓媽媽開始懷疑了起來
「雅各是不是做了什麼不好的事?不然他幹嘛要這麼急著回到房裡?」
艾美想起昨天哥哥的行為,和他的威脅,只是搖搖頭
「沒有,我想」
但媽媽還是沒有放下她的懷疑
 
當天睡前,媽媽再度將艾美叫到客廳,打算再問一次關於她哥哥的事
「艾美,誠實說吧!我覺得你一定知道你哥哥做了什麼事」
「我真的不知道,媽媽!」艾美說完,心虛地低下頭
「看著我的眼睛,孩子,不管你說什麼,只要是實話我就不會生你的氣」
艾美抬起頭,看著媽媽的眼睛
這時,有一種奇妙的力量吸引著她,進到了母親的腦海裡…
 
在一個看起來很大的空間,有著四張長長的桌子,兩個看起來十三歲左右的女孩正享用著盤子裡的食物
「薇薇安,你要再吃一點嗎?」一個有著金色短髮的女孩說
「謝了蒂娜,我吃飽了」
「噢…好吧,我們回交誼廳!」
「喂!慢著!你們兩個要不要進行一個挑戰?」說話的人是個白皮膚、大概十七歲的男孩
「什麼挑戰?」蒂娜說
「到禁忌森林裡冒險,放心吧,我和他,都會一起去的,對吧?康納?」他對著一旁皮膚黝黑,看起來和他年紀差不多的男孩說
「呃…對啊!」那個叫康納的男孩說
「我才不要,太危險了,你們也不該過去!」
「薇薇安…你知道他的個性,如果不照著做的話,就--」
「膽小鬼!跟我們一起去!」
「你才是膽小鬼!不敢自己去,就要我們陪你是嗎?」
「可惡…給我過來!」那男孩抓住兩個女孩的手,往門口走去…
 
畫面轉到禁忌森林
「我要離開這裡!」薇薇安不停的掙扎著
「你乖乖聽話就沒事的」男孩說
「那是什麼?」蒂娜看見了幾隻從天而降的怪物
「人類!真是大膽啊!敢闖入我們的地盤!」那隻大蜘蛛對著那群人說
「我們…不是故意的…我們要走了…」薇薇安說
「不准走!來了就負起責任餵飽我們吧」
「噢…不…快跑!」蒂娜害怕地跑了起來,忽然一張網將她網住
「蒂娜!」
兩個帶他們來的男孩已不見蹤影,留下薇薇安一個人面對著那些大蜘蛛
「快跑!薇薇安!吩吩綻!」蒂娜身上的網被咒語打斷了
「凱爾!你來這裡做什麼?」
「快跑!聽我的話!」男孩抓住薇薇安的手,正要伸向蒂娜時,一隻蜘蛛抓住了她
「啊—啊--」
「蒂娜!不--!放開我!凱爾!拜託你…!啊--」
蒂娜的尖叫聲停止了
「不—不要—蒂娜!」
男孩緊緊抓著女孩的身體,阻止她做出更危險的事
「薇薇安!走了!她已經死了!怎麼做都沒用的!」
「不—不要—蒂娜!」
男孩將女孩拉扯著離開森林
 
畫面又轉到一間辦公室裡
 
「你們…把我的女兒還來!」一個女人不停地對著兩個男孩吼著,她是蒂娜的母親,艾美心想
旁邊,薇薇安和凱爾站著,似乎也在等著什麼
「冷靜點,我知道他們讓你失去了女兒,但你這麼做也不能改變結果」一個留著白色長鬍子的長者說
「對!為什麼…是我的女兒!我詛咒你們…未來也會失去孩子!」女人拿出魔杖,往那兩個男孩身上一揮,他們兩人飛到遠遠的地上,女人則是跑出這個房間,再也沒有回來…
 
「艾美!醒一醒!」
「媽媽?」艾美看見眼前那個女人的表情,覺得自己做錯事了
「對不起,我不是…」
「去睡吧!我們也該去睡了」
女人回到房間,想起那段傷心的回憶
艾美也回到房裡,躺在床上,將眼睛閉上,搖搖頭想把剛才看見的事忘掉
不久後,房裡多了腳步聲,艾美把眼睛閉得更緊了,腳步聲停在床邊
「空空,遺忘」
這下,艾美真的忘了剛才看見的事,慢慢地進入夢鄉

第十一章終於來啦!

緩更同人文的 艾美 @Amy_0614

1
第十二章 秘密會議

自從那天艾美不小心看見媽媽的回憶之後,媽媽也不再提起那天關於雅各快速回到房間的事,很快的暑假也要到了尾聲
「媽媽!我可以去找菲歐娜還有維多利亞玩嗎?」
「當然可以,但記得要早點回來,好嗎?」
「耶!那我就出去了!」艾美邊跑邊跳著舞出了家門,而媽媽搖搖頭,知道自己女兒這個樣子,就代表著肯定沒有記住她說的話

「菲歐娜!維多利亞!」艾美到了湖邊,看見那兩個她最要好的朋友
「艾美!你來了!」菲歐娜抱住艾美
「我好高興你來了!」維多利亞也在一旁微笑著說,自從失去母親之後,她變得更成熟了,即使她也才五歲
「今天我們來做什麼呢?」艾美問那兩個人
「我帶了吟遊詩人皮陀的故事集,你們要看嗎?」菲歐娜拿出了一本看起來有點兒破舊的書
「你真愛看書,不是嗎?我想你以後會是個雷文克勞」維多利亞說
「大概吧!我家的書大概都已經被我翻成這個樣子了」菲歐娜把手上的那本書翻了翻
「你有想過自己以後會在哪個學院嗎?」菲歐娜問艾美
「我沒想過呢…不過大概跟我家族裡的人一樣,會在赫夫帕夫吧?」艾美想起了她的哥哥,還有其他家人
「我覺得自己大概會在葛來分多,但我也不確定,我只是喜歡他們的勇氣!」維多利亞說
「嗯,聊夠了吧?來看書吧!」菲歐娜翻開書上標題寫著「幸運泉」的那一頁

「哇!這故事真是精彩!我還想再看一篇!死神聖物的故事怎麼樣?」艾美拿走菲歐娜手中的書,開始翻找著死神聖物的篇章,她以前就看過了,但還想再看一次
「我想你也有可能是個雷文克勞,艾美!」菲歐娜搶回她的書說
「那是你哥哥嗎?」維多利亞指著一個人影說
「噢…我差點忘了!我得趕快回家了,再見了兩位」艾美站起來拍了拍身上的泥土,向哥哥走去
「再見!艾美!」

「真是的…媽不是叫你早點回來嗎?」雅各一見到他的妹妹就說
「對不起嘛…哥…」
「我們現在就要回家了,走吧」

兄妹倆走回家裡…

「你們回來了!」
「爸爸!」艾美開心地喊著
「可是你說你還不會回來啊?」雅各一臉疑惑地說
「我可不想再錯過送你去霍格華茲的時候啦!這幾天我都會跟著你們,可以吧?」
「當然可以,我只是太驚訝了」
「雅各,這都要感謝你的幫忙,記得吧?」
「什麼—噢!」雅各想起那個秘密任務
「怎麼了?」艾美覺得他們有什麼事沒有告訴她
「沒事,這跟你沒有關係」
「你們每個人都這樣!什麼都不告訴我!這真是不公平!」
「艾美別氣了,等等去幫你哥哥整理行李吧!」爸爸摸著女兒的頭說
「我不要!哼--!」艾美一氣之下跑回她的房間

「雅各,謝謝你拯救了我們家族最重要的資訊」
「不,我幫你是應該的」
艾美聽見哥哥和爸爸在外面的對話,偷偷從床上到了門邊,把耳朵貼在門上
「那麼那些卷軸…還在你房裡吧?拿來給我」
「是啊,等等我」
接著是開門的聲音,似乎還有翻找東西的聲音
「在這裡」
「好,謝了,等會兒叫你妹妹出來吃飯!」
艾美知道雅各等等會過來,馬上倒抽一口氣,回到床上思考著他們沒有告訴她的那件事,是不是就是指這個「家族最重要的資訊」
「艾美!吃飯了!」
艾美沒有回應
「好吧,你不吃的話,我就把你的份吃掉!」雅各離開他妹妹的房門前
「雅各!你不准吃我的飯!」艾美衝出房門
「好啦!我知道,一起去吃飯吧!」

隔天…

「我們應該要再去一趟斜角巷…你知道的…」雅各說
「可是上次不是已經買了上課的用品了嗎?」媽媽問
「呃…上次還有書沒有買到啦…所以…」
「好吧,也是可以,那今天就把行李準備好,明天就可以去了,反正再幾天就要搭火車了」
「嗯,謝謝!我去整理東西,順便叫妹妹也整理好」
艾美那時又用右手抱著玻璃獸「妮菲」一邊用左手在紙上寫字,她是個左撇子
「艾美,我們明天就要先出發了,去整理你的行李吧!」
「這麼快?不是還有兩天嗎?」
「對啊,可是我要去買書」
「也是,上次去斜角巷你根本沒有買上課要的東西對吧?我已經知道了」
「什麼—我…」
「好啦…我承認昨天在房間裡聽到你跟爸爸說的話了…對不起啦!」
「我…你聽了多少?」
「全部...但不用擔心,我相信你做的是件好事...雖然不知道那些捲軸上寫了什麼啦,如果又有人要闖進我們家金庫的話,那他們就要失望了」
「艾美…謝謝你可以了解我做的事…」
「我應該的,你是我哥哥啊!」
兄妹倆笑了起來
「去整理行李吧!」
「嗯,那我帶著妮菲一起去喔!」
「好,我們比賽看誰先整理好!」說完,雅各就衝上二樓
「喂!我沒有說好耶!」艾美也帶著玻璃獸跟著哥哥上了二樓

又到了隔一天…

「都準備好了吧?」爸爸說
「雅各,別忘了這個!」媽媽給了雅各一個袋子
「謝了,媽--」
「艾美,你確定你還要把玻璃獸帶去嗎?」
「當然啊!她也是我們家的成員啊!她是妮菲—赫南德茲!」
「好吧,就帶著吧!反正我們這幾天也不在家」爸爸說
「嗯,那我們走吧!」媽媽說著,走進了壁爐
「我們先去破釜酒吧,那裏或許還會有空房」
「呼嚕粉在這!」爸爸拿著一個罐子
一家人依序進了壁爐—媽媽、雅各、艾美(和妮菲),最後是爸爸

破釜酒吧…

「轟--」艾美抱著玻璃獸有點踉蹌地走出破釜酒吧的壁爐
「過來吧!」媽媽舉起魔杖一揮,艾美身上的灰塵消失了
「轟--」這次是爸爸,他的腳步平穩,完全沒有失去平衡,他也用魔杖清潔了他的衣服
「有客人來啦!你們看起來是要在這兒住的」酒保看見這家人的行李
「是的,請問還有空房嗎?」
「有!那邊的!帶他們過去!」
一個看起來蠻年輕的巫師走了過來
「跟我走」他臉上沒有任何表情,一家人跟著他走到了一間房間門外
「就是這裡,鑰匙在這,拿去,如果有什麼需要,歡迎來找我…我說酒保」他好像不太喜歡這一家人
「我待會兒就去斜角巷,你們要來嗎?」雅各說
「當然要了!妮菲,你說呢?」艾美開心的對著手中抱的玻璃獸說
「不了,我想在這休息」爸爸說
「我跟你們去吧」媽媽說
於是,那三人一起去了斜角巷

與此同時,一場秘密會議在破釜酒吧裡展開了

「阿羅,你來了!」
「是阿,不過看來還有人沒到」
「你們都還好吧?會擔心泰德入學之後的事嗎?自從…他對血液…比較敏感…」
「放心吧,他在這個暑假已經進步很多了,我想…沒太大的問題」
「你們有要住這嗎?」
「不,我們運氣不好,沒空房了,就到其他地方住了」
「看看是誰來了?」
「瑞克皮克!」
「真是…有什麼話就快說吧,我可沒那時間聽廢話」
「好吧,關於誰有資格和你合作尋找詛咒寶庫…我認為雅各更適合--」
「他?他只是個沒有吸血鬼天賦的半吸血鬼和一個普通女巫的孩子!泰德的媽媽至少是個吸血鬼!」說完,阿羅低下頭,似乎在想著什麼
「這跟血統一點關係都沒有!不過我倒想親自看看他們的能耐…」
「什麼意思?」
「我想看看他們的能力,誰更有資格和我合作」
「可是…」
「我已經說得很清楚了」
「拜託…讓雅各來吧!他曾經幫我從金庫裡拿出了…卷軸」
「呵!算你們好運,還找得到那些卷軸」
凱爾似乎意識到什麼
「闖進我家金庫的人…是你?」
「別懷疑,正是我…看來你們的金庫還算堅固…」
「你為什麼要--」
「當初…我們找到那些卷軸時…是怎麼說的?你說,等你們家族裡那兩個孩子都入學的時候,要把卷軸交給我,由我帶領他們當中的一個一起尋找詛咒寶庫!」
「我沒說過--」
「我很確定你是這麼說的,食言的人…是你,凱爾!」
「阿羅?我真這麼說過?」
「我不知道,但泰德才是有資格做這件事的人!」阿羅提高音量,在桌上捶了一拳
「誰有資格我要親自看看才知道,靜候我的貓頭鷹…我會在不久後親自測試他們」瑞克皮克走出酒吧

這時,凱爾的家人們回來了

「哇!我好高興看到你呀!」艾美看見了阿羅
「你也來了?」雅各說
「是,不過我們會在附近的旅店,這兒沒空房了」
「噢…不…」艾美低下頭
「我們很快就會再見的,別難過」
「嗯,泰德也要去霍格華茲了,對吧?我也要去送他!」
「是啊,不過我想我要走了,他們在等我呢!那天見啦!」阿羅向這群人道別
「再見!」那些人同時說
「我們回樓上吧!」雅各說
「等我!」艾美跟著她的哥哥,而媽媽也上樓去了
凱爾沒有跟著他的家人上樓,只是留在樓下焦慮著回想當年他說過的話…

(抱歉又這麼晚發新的一章啦!最近比較忙,也謝謝各位來看我的文章~已經快六百觀看了,我也會繼續寫的!)

這是討論串底端!何不幫忙讓這串魔法煙綿延下去呢?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