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見你 更新至第四十三章

發表於

Mindy @mindy2220

1
@zoechen
你說要不要有18禁呢?(遮臉)
但在德思禮家,會不會被轟出去?(是擔心這個點嗎?)

感謝你還記得那伏筆,那神秘的阿姨,會是誰呢?
但那應該是快要完結時才能揭曉,希望不會讓你失望。

Mindy @mindy2220

1
第四十二章 深夜

狹小的房間,突然空氣變得很安靜,兩人似乎都可以聽到彼此的呼吸聲,哈利綠眸與妙麗對視著好幾秒。

從窗外看到的那剪影...

跨不過的距離...

傳達得深摯而無奈...

『我意思是,我不介意跟你在一間房,畢盡我是來借住的,要睡儲物間的話,也是我去睡。』妙麗撇頭躲開眼神交集,趕緊解釋。

『咳,那...我睡地板吧,妳睡床上。』哈利沒料到妙麗會這麼說,臉紅尷尬的整理一下床舖。

靜謐的夜晚,夜鷹的叫聲特別明顯,哈利望著窗外的月亮,睡不著覺,他也不敢亂動,深怕地板的木板聲,會吵醒妙麗。

『不要!不!』突然妙麗在喃喃自語。

『妙麗?怎麼了?』哈利心慌的到床邊,看到妙麗眉頭深鎖,滿身大汗,神情非常痛苦。

“在做惡夢嗎?”哈利輕輕的幫妙麗擦拭額頭上的汗。

『喀浪!把它還來!啊,不要,杜魯哈!』妙麗痛苦的在叫著。

哈利的心沉了,妙麗會睡著這麼不安,是因為之前被食死人杜魯哈用酷刑咒殘虐,所留下的傷害,都是自己害的。『噓,妙麗。妳會把德思禮一家吵醒的。』哈利壓低聲量說著。

但好像無法安撫妙麗,他不知該如何是好,情急之下,爬到床上,把妙麗緊緊的抱入懷裡。

哈利的體溫以及心跳聲,就像是鎮定劑一樣,妙麗眉鎖慢慢不見,呼吸也似乎緩了下來,安穩的睡在哈利的懷裡。

哈利看著妙麗的睡顏,她那吹彈可破的肌膚,小巧的鼻子,水潤的唇,哈利嚥了口水。他能清晰地聞到她身上百合的味道,她軟軟的身體窩在他的懷中,哈利緩慢的把壓在妙麗身子下的手臂收回,怕她醒過來。但她挪動了一下,不偏不倚,正好又挪到了哈利的懷中,可能在寒冷的房間裡,妙麗感覺到一股溫度,不自覺靠過來取暖,她竟又在哈利胸口上蹭了蹭,有一種莫名的窒息感襲來,哈利渾身僵硬著不敢動。

『妳知道我對妳,可是沒抵抗力的。』哈利抿著嘴,無奈的小聲說著,他閉眼眼,緩緩深吸了一大口氣,試著讓自己冷靜下來,不知不覺他睡著在妙麗身旁。

在深夜中,妙麗迷迷糊糊的醒來,可能不是自己家,沒有很習慣,她突然意識到自己似乎躺在一個溫暖的懷抱中,她背對著那人,後背貼著他緊實的胸膛,而他的手臂正摟在她腰上。兩人靠得實在是太近了,近到妙麗能感覺到哈利身上的溫度,以及聽到他均勻的呼吸聲。妙麗臉頰漸漸泛紅起來,心跳也開始加快,但她卻又不敢動,哈利的身體真的很結實,躺在他懷莫名讓她安心。他摟住她的腰,結實的胸膛緊跟著貼上她的後背,滾燙的溫度和他濃烈的男性氣息瞬間自身後籠罩而上。

妙麗緩緩地轉過身,哈利秀俊的睡臉就近在咫尺,她伸出小手,撥了哈利額頭上的髮絲,摸了摸那道閃電疤痕。“每天你到底是去哪了?。”她皺起眉頭,在心裡默默的偷問。『再一下下就好。』妙麗閉起眼,貪婪的偷睡在哈利懷裡。

一縷陽光直射進哈利的房間裡,一束閃亮的金線照到哈利的臉上,喚醒了他。哈利驚覺他還是抱著妙麗,他趕緊下床,帶上自己的眼鏡,換好衣服。

這時在床上的妙麗發出呻吟聲,伸懶腰,從床上坐了起來。『早安...』妙麗尷尬地笑了笑,她其實比哈利早起,但她卻僵在床上不敢動了許久,她持續裝睡,等哈利醒來才敢張開眼。

『早,睡得不好吧?這麼硬的床。』哈利趕緊找話題,不讓腦海裡一直想著昨晚發生的事。

『還可以....你準備好要離開這裡了嗎?』妙麗眼神掃過房間。

『我也沒什麼東西可打包了。』哈利突然飄一眼,發現桌邊放著十歲妙麗給他的小鹿娃娃,看到妙麗正要轉身,他趕緊把妙麗推到椅子上,背對著桌子。

『你...你幹嘛?』妙麗被近在咫尺的哈利給嚇到。

『妳...臉上有睫毛。』哈利向前傾,伸手把妙麗身後的娃娃撥到地上的行李包裡,另隻手拿掉沾在妙麗臉頰上的睫毛。

『謝謝...那我們準備好,就下去吧。』妙麗感受到自己有好幾秒沒有呼吸,臉紅了起來,趕緊站起來,拿起她的包包。

『不管怎麼樣,這十七年來,還是謝謝你們。我想這是最後一次見到你們了,我是真心希望你們日後能平安無事。』哈利站在門口跟德思禮一家道別,他抬頭看了看這兩層樓房,他永遠會記得樓梯下的儲物間,還有佩妮阿姨那整整齊齊的後花園。

『再會了。』達力沒多說什麼,只是邊吃著鬆餅,看著哈利。

『快走吧。』威農姨丈不耐煩的說。

『祝...祝你好運,不要被那什麼人殺了。』佩妮阿姨不知該開口說什麼。

哈利有點吃驚,佩妮阿姨這是在關心他嗎?可能是因為自己的妹妹,是被佛地魔殺害,她不想這種事重蹈覆徹?

『我們....一定要今天走嗎?』哈利心裡很愧疚,他答應十歲的妙麗,今天會回去跟她道別。

『這裡已經不安全了,我們得必須離開了。怎麼了?你有什麼事要做嗎?』妙麗看到哈利有點心不在焉。

『沒,沒什麼。我...我們要去哪?』哈利立馬否認,再怎麼樣,也不能跟妙麗說,他需要去找小時候的妙麗吧。

『古里某街十二號,榮恩跟鳳凰會的人會在那跟我們見面。』妙麗小聲的說著,她臉上的表情很凝重,隨時提防附近有沒有食死徒。『抓住我的手吧。』妙麗手握著魔杖,對哈利伸出手。

『妳可以使用現影術了?』哈利驚訝的問妙麗。
『你忘啦,我去年滿17歲,參加特殊訓練,考了魔法交通司的現影術考試,真的還蠻難的。』

『那我跟榮恩得快點報名了。』哈利說。

『你一定可以順利通過的。榮恩我就不知道,他需要專心,不然會發生分體的現象。』妙麗忍不住吐嘲榮恩。

『他可能都在想吃的吧。』哈利也開始揶揄。

『哈哈哈,真是的。我們快走吧。』妙麗和哈利牽起手,被巨大的力量擠壓,下一秒,他們出現在古里某街十二號的門口。

哈利內心百感交集,他很不願意回到天狼星的住處,他能感受到這整棟房子,布萊克家族畫像的每位成員,都在責怪他,世代相傳的房子竟然淪落在一個外人手中。

『我們都在你身邊,不用擔心。』妙麗用堅定的口氣對哈利說。

『謝謝妳,我們進去吧。』妙麗的話,讓哈利放鬆了許多。

『哈利!妙麗!太好了,你們來了。』衛斯理太太衝上來,擁抱他們。『吃飯了沒?來,過來跟榮恩跟露娜一起吃午餐。』還沒關上門,衛斯理太太急匆匆地把哈利與妙麗推進廚房,榮恩跟露娜正在吃著燉牛肉。

『哈里,妙里!你們來啦!快吃。』榮恩滿嘴食物,開心的迎接哈利與妙麗。

『好久不見啊。』露娜編了人魚編,穿著可愛的吊帶裙。

『露娜!』妙麗開心的擁抱露娜。

『原本我也想去你阿姨家接你的,但是我爸說這樣太多人了,太危險。』榮恩對哈利解釋。

『沒關係。榮恩...沒想到你真的帶露娜見你家人。』哈利小聲的調侃榮恩。

『我媽她堅持要求的,她還直接去露娜家接她來,我都嚇死了。』榮恩掛著通紅的臉。

一雙細細長長的手端著一碗燉牛肉,放在哈利面前,餐桌邊露出一對尖尖的蝙蝠耳朵。

『怪角!你不是在霍格華茲廚房工作嘛?』哈利說。

『現在暑假,怪角回來整理布萊克家族的房子。』怪角皺皺的臉,露出不悅。

『真的是謝謝你,但你不用服侍我們。』妙麗輕柔地對怪角說。

『泥巴種。』怪角把一碗燉牛肉丟到妙麗面前,湯汁都濺到桌子跟衣服上了。

『怪角,我命令你,不准對她這樣講話!』哈利憤怒的斥責怪角。

『是,主子。』怪角充滿怨恨地看了哈利一眼,轉頭走出廚房。


『不要在意,妙麗。』榮恩說著。

『我沒事,那不是他的錯。滅滅淨。』妙麗淡淡的笑著,她拿出魔杖施了除垢咒,衣服的污漬馬上消失不見。

這時廚房的門打開。是路平,東施還有金利走了進來,他們個個都看起來愁眉不展,精疲力勁,路平小心翼翼的扶著東施到椅子上坐著休息,東施的肚子已經看起來像七個月一樣大了。

『我們差一點就上當了。』金利高大的身子重重的摔坐在椅子上,拳頭憤怒的捶向桌子。




待續....





六月五號來發文
為什麼呢?因爲是我們冷酷跩哥馬份的生日啦
祝他生日快樂,再霸道帥氣一點沒關係。

Mindy @mindy2220

2
第四十三章


不要輕言放棄;堅持下去或許會有點疼,但更痛的是後悔....



『發生了什麼事?沒人受傷吧?』衛斯理太太憂心忡忡地問著。

『我們原本是要跟石內卜會面,但沒想到佛地魔的那隻蛇,娜吉妮竟然偽裝成石內卜,攻擊了我們。』金利氣憤到臉上都冒出青筋。

『還好小仙女反應快,即時認出那不是石內卜,不然我們都要被那隻蛇給吃了。』路平擔憂地看著東施,蹲了下來,摸了摸東施的肚子。『但妳現在需要休息,你就跟哈利他們一起待在這,休息幾天。』路平疲憊的臉劃過一絲自責,他不應該把懷孕的妻子捲了進來。

『我沒事,寶寶也沒事,你不要擔心。』東施溫柔的撫摸著路平憔悴的臉龐,安撫他的不安。

哈利看著路平與東施兩人,露出若有所思的樣子。

『妳就留下吧,我也有事要拜託妳。』金利對著東施說。『哈利,榮恩,你們說過,你們想成為正氣師吧。你們接下來的暑假,就會由我們輪流對你們進行培訓,我們會教導你們如何用魔法跟蹤,隱藏,做出完美偽裝,如何抵抗破除黑魔法,當然還有,使用高級魔法決鬥。通常成為正氣師,是需要三年的培訓,但我相信,以你們的才能,你們一畢業就可以上任。』金利對著哈利與榮恩說。

『我是最後一批招進來的人了,他們已經三年多沒招募新的人了。我們可真需要像你們這樣的人才,你們放心,我會教你們怎麼隱藏跟偽裝,但潛行和跟蹤,我可能不太行。』東施搔著她粉紅色鮮紅的頭髮。

『我也希望,孩子出生後,妳可以休息一段時間,不要接這麼危險的工作。』路平對東施說。

『金利!我可不想我的兒子和哈利做這麼危險的工作。』衛斯理太太插著腰,手上還拿著鏟子,一臉不悅的瞪著金利。

金利對決過無數可怕的黑巫師,但面對衛斯理太太,他會膽戰心驚,冒冷汗。

『茉莉,孩子要做正氣師,是很棒的事,就讓他們去試試,而且這不錯的培訓,不是嗎?現在到處都不安寧,我們要隨時提防食死徒的突襲。』衛斯理先生走進來廚房,拍著拍衛斯理太太的肩。

『亞瑟!』衛斯理太太無法反駁。

『媽,俠鉤帽先生要親自教導我們,那是多難得的事。妳就不要一直擔心了。』榮恩說。

『哎,真是的,我知道了。』衛斯理太太嘆了氣,回到爐子前炒菜。『啊,可憐的露娜,到時嫁到我們家,還要常常擔心榮恩的安危。』衛斯理太太故意大聲的說。

『媽!』榮恩大叫,他的臉瞬間漲紅像顆熟透的蕃茄。

反倒是旁邊的露娜,沒有任何反應,悠悠的在看牆上掛的布萊克家族飾章。

『剛剛你媽就一直在廚房裡忙,是在忙什麼?』哈利小聲的問榮恩。

『疑!我沒告訴你嗎?』榮恩疑惑的看哈利。『為了今晚你的生日派對啊,今天你生日,我們難得可以在一起慶祝。』榮恩興奮的勾起哈利的肩說著。

『還要慶祝你當上男學生主席,我聽鄧不利多說了。』金利剛硬的臉,掛上奇怪的微笑。

『這麼重要的事,你竟然沒告訴我們!真不夠意思欸。』榮恩開玩笑的用胳膊勒住哈利的脖子。

『我也是前天才知道。』哈利撥開榮恩的手說著。

『那跟妙麗一樣囉!妙麗也當上今年女學生主席。』露娜接著說。

『什麼?是真的嗎?妙麗。』哈利驚訝又開心的說。

『嗯。』妙麗不好意思地點了頭,繼續地吃著她的燉牛肉。

『你們就像詹姆跟莉莉一樣,一起當上學生主席。』路平感到相當安慰。

『那今晚我們就要慶祝哈利生日,還要慶祝哈利與妙麗當上學生主席。』衛斯理太太樂開了。

路平把哈利拉到另一個房間。『抱歉,我無法去你姨丈家接你,小仙女的狀況太不穩定了,我放心不下她。』路平小聲的說。

『我能理解,你應該陪在她身邊。』哈利說。

『事實上....我當聽到小仙女懷孕時....我一度很想離開她跟孩子。我比她大這麼多,我還會變成狼人,讓她跟孩子都陷入危險....』路平淡然的一笑,臉更顯得滄桑。

『那是什麼讓你敢變了主意?』哈利問。

『我躲了她四個月,但她沒有拋下我,一直來找我,有天晚上她找到我,她跟我說,“一段長久的愛,需要兩個不輕易放棄的人,所以請你不要放棄我,因為我沒有...。”』路平眼睛露出愛與感激。『從那時我就瞭解了,絕對不要輕言放棄,堅持下去或許會痛,但更痛的是後悔。』路平對著哈利說。

看到路平跟東施一起攜手度過兩人的難關,哈利陷入沈思,他自以為是的放手,自認為這樣是對妙麗跟自己最好的方法。那全都是他自己的想法,他從沒未問過妙麗。

衛斯理太太準備了滿桌的美味佳餚,怪角在廚房已被折磨的,都不想工作了。哈利覺得這場豐富美味的筵席,可能三天都吃不完。佛雷與喬治因為在忙衛氏巫師法寶店的事,傍晚才抵達。東施用她天生的變形術,把露娜跟金妮逗得不亦樂乎。路平,金利與衛斯理夫婦盡興的在喝著酒。一個月沒見,哈利,榮恩與妙麗坐在發沙上,暢所欲言的在聊著天。

『喬治!把這些糞彈給我丟掉!整個客廳都臭死了。』衛斯理太太吼叫。

『但媽,我是佛雷。』

『喔,對不起,親愛的。』

『跟你開玩笑的,我是喬治。』喬治抓起一袋糞彈珠,拔腿就跑。

『來,哈利,生日快樂。』佛雷從後面出現,遞給哈利一個小盒子。

『謝謝你。』哈利打開盒子,裡面是一個全金打造的金探子。『這太貴重了,我不能收。』

『我們跟一個鷹鉤鼻,黑短髮女算命家買的,她一聽到是要送你的,還打折給我們,還特地吩咐,一定要叫你帶在身邊。你是我們的投資者,大恩人,快收下。』佛雷推回給哈利。

『謝謝。』

大家一起玩完好幾輪爆炸牌後,就各自回到房間睡覺。

『什麼?你跟路平穿越到過去,帶佛地魔的女兒去法國。然後,你這連續三個禮拜,其實都穿越到過去,跟十歲的妙麗在一起?』榮恩瞪大眼睛。

『噓,小聲點。』

『你這也太亂來了,但如果...妙麗說過她十歲見到的那人,其實是現在的你...那也說得過去?』榮恩被搞到迷糊了。

這時在樓上房間的妙麗,走下來要幫自己跟金妮倒杯水,她聽到哈利與榮恩的房間傳出聲音,走過去要準備開門時。

『我又是忍不住想見她。』哈利的聲音傳了出來,妙麗在門外,腳步停了下了。

『暑假每天都跟她相處在一起,很開心吧?』榮恩調侃著說。

『嗯,最開心的暑假了,可惜我沒跟她道別。』哈利落寞的口氣越過門,傳到妙麗耳中。

站在外面,聽到哈利說的話,妙麗的心都要碎了。沒想到這暑假,哈利已經找到新的喜歡的人了。“原來這就是你每天早出晚歸的原因。難怪哈利沒有提起我從活米村寄給他的信跟禮物,我還傻傻的以為我能做點什麼,改變事情。” 妙麗眼淚從兩頰不斷流下,她捂著嘴,害怕被房內的兩人聽到,她衝到下樓,蹲在黑漆漆的客廳裡,暗自哭泣。

隔天早上,金利就來到古里某街十二號,在客廳裡等著他們。

『妙麗,妳眼睛超紅的,昨天沒睡好?』露娜問著。

『妳沒事吧?』哈利看到妙麗雙眼又紅又腫,忍不住關心一下。

『我沒事。』妙麗冷冷地回答。

『那我們開始吧。今天我們要來訓練無聲咒還有鎖心咒。很多警急情況,可能都無法使用魔杖,所以能善用無聲咒是很重要的。還有鎖心咒,可說是對抗黑巫師,最好的辦法。使用鎖心術可以防止敵人窺探自己的思想和感受,讓他猜不透你下一步的攻擊。使用鎖心術需要很大的意志力,如果你的鎖心術很厲害,你也有辦法抵抗蠻橫咒。』金利很認真的解釋著,他轉頭看向哈利。『我聽說石內卜教過你鎖心術,他可是我見過最厲害的封閉大師。』


『可是...我沒學會。』哈利感到有點羞愧。

『沒關係,沒學會,我們可以再練習。當你們學好鎖心術,就可以再學破心術。』金利說。

『這讓我想到兩年前,我們在萬應室偷練防禦術。』榮恩在哈利耳邊說著。

大家開始練習無聲咒,每個人都順利用無聲咒,破解金利施的牢固咒,唯獨妙麗。

『今天可能妳狀態不好喔。』金利對妙麗說。

『不好意思。』妙麗失望的說。

『沒事。那我們練習鎖心術好了,兩人一組,哈利,你有經驗,你過來幫妙麗。』金利把哈利拉到妙麗面前,兩人互相尷尬的對看一眼,心想要偷窺對方的思想,那是多可怕的潘朵拉盒子。

妙麗不安的閉起雙眼,試著清空內心的雜亂的思緒,集中注意力不讓面前的哈利進入自己的內心。哈利有點猶豫不決,但還是拿起魔杖,對著妙麗,『破破心!』






待續....




兩人的誤會越來越深啊。
最近越來越忙,希望我的存稿還能繼續發。

這是討論串底端!何不幫忙讓這串魔法煙綿延下去呢?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