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狼星中心【我在次鄭重發誓,我絕對不懷好意。】

發表於

尼莫船長會不會夢見鸚鵡螺 @a30618356

3
@anita0919
咖啡就要加爆牛奶啊 ! 怎麼了嗎 天狼星😏
艾莉暗戀馬份 ?! 震驚 但又可以明白 畢竟他真的又帥又有錢 高(?)富帥
不過馬份戲份少的可憐 上香\|/

西西莉亞•布萊克 @anita0919

3
@a30618356
本來的劇情是:艾莉暗戀天狼星,然後他們理所當然的在一起
但這樣很無聊嘛~我直接把天狼星X原創,改成天狼星中心了(邪笑)這是不是代表天狼星的愛情沒那麼重要了?

西西莉亞•布萊克 @anita0919

2
第三十五章
天狼星從麥教授辦公室的壁爐爬出來,這幾天他早已厭倦在壁爐間爬來爬去。
「午安,布萊克。」麥教授在羊皮紙上做了個記號。「我建議你先去放你的行李,宴會在八點開始。」
「呃…...好的,教授。」他急忙衝出房間,和這位嚴肅的變形學教師待在一起使他感到莫名的壓力。
即將關上的門被擋住,艾莉和詹姆走出來。
「等等我們吧,獸足。」詹姆塞了個從高錐客洞帶來的巧克力蛙到他懷裡。
「嘿,你們覺得要不要去看看萊恩?上次看到他的時候,他看起來快……崩潰了。」天狼星止住走向葛來分多塔的腳步。
「才不要,」詹姆斬釘截鐵的說,「我才不去史萊哲林濕答答的地下室。」
詹姆還是那麼討厭他,天狼星無奈的聳聳肩。
「等等見。」走向史拉轟教授的辦公室,一個有點像他的黑髮男孩走出來。
他不是萊恩,天狼星有點失望,但這股失望很快消散。
「喂!鼻涕卜!」他擋到他面前。
「滾開。」石內卜說,他們顏色相同的黑眸對到一起。
「如果我偏不呢?」天狼星玩味的說,往前踏了一步。
他們幾乎在同一時間舉起魔杖。
「咒咒……」「塔朗泰拉跳!」
石內卜被咒語擊中,滑稽的動作引來路人的笑聲。
「你不會想對我施黑魔法吧?鼻涕卜,我不記得莉莉允許你這樣啊?」天狼星大笑……
***
萊恩•艾福瑞躺在某間地窖的地上,他哥哥的背影漸行漸遠,最後留下一扇緊閉的門。
窗口停了一隻烏鴉,他知道那是他唯一的希望。
他從口袋裡掏出一張皺羊皮紙,刮破手上的結痂。
「救我」烏鴉叼起寫著這兩個字的紙團飛向遠處的天空。
-------------------------------------------
心好累~

Tess @Tesslady448

3
@anita0919
萊恩感覺好慘......
天狼星跟石內卜真是一見面就打架XD

最後有個小疑問:
萊恩•艾福瑞躺在某間地咎的地上
不是很確定地咎是什麼,但我猜可能是:
地咎-->地窖

西西莉亞•布萊克 @anita0919

1
@Tesslady448
這是我第N次想因為鍵盤輸入法換一支手機(錯字一堆,護法變成護髮)

西西莉亞•布萊克 @anita0919

2
第三十六章
霍格華茲餐廳裡充滿了刀叉敲擊碗盤的聲音,還有學生見到朋友興奮的交談聲。
沒人注意到史萊哲林和雷文克勞餐桌各少了一個人。
***
安妮塔飛過皎潔的盈凸月,衝進被一層點綴著星光的黑布覆蓋著的禁忌森林。
一隻烏鴉從樹林竄出來,她則向牠剛剛的位置飛去。
一團顯然不屬於森林的羊皮紙躺在草叢旁,她變回一個有著銀色短髮的女孩,用手拾起紙團。
救我                                                R. A
她「嘖」了一聲,化為一隻深藍色的烏鴉,叼著紙團飛向坐落於山崖上的古老城堡。
太混亂了吧……她緊緊握著羊皮紙,走在霍格華茲的走廊上,心中對自己喃喃唸道。
***
「妳怎麼進來的?」天狼星看著站在畫像洞口的安妮塔驚呼。
「你的同學,唸通關密語的音量真的比你想的大。」她邊說邊從口袋掏出一個很像耳屎口味柏蒂全口味豆的東西,進看才發現那是一團紙團。
安妮塔在他和詹姆反應過來前把紙攤開,放到他們面前。
「什麼……等等,RA是誰?」詹姆把快要貼到他臉上的紙推開。
「萊恩,他以前寫信給我都這樣寫,我還曾經誤以為是獅子……」天狼星幽幽的說,他的腦袋來不及消化這張紙的意思。
「所以他……」詹姆試探性的說。
「可能快死了。」安妮塔接完他的話。
-----------------------------------------------
之前忙校慶沒更新抱歉!
管樂團老師說下學期讓我們吹海德薇變奏曲(?!?)

Tess @Tesslady448

0
@anita0919
安妮塔這個角色挺酷的,就是智庫擔當
好奇天狼星等人接下來要怎麼去救萊恩?

西西莉亞•布萊克 @anita0919

2
@Tesslady448 沒人會消影術 安妮塔!諸如此類的東西我放了一堆XD

西西莉亞•布萊克 @anita0919

4
第三十七章
「我快瘋了!他們到底是怎麼想的,」天狼星邊說邊撿起因為堆的太高掉在地上的紙,「以為一堆的作業會讓我們的普等巫測成績變好!」
「而最後的結果是我們用腦過度猝死,然後錯過考試。」詹姆從書堆中抬起頭。
彼得因為他的話發出一陣咯咯笑聲,但雷木思沒笑。
「你們得專心,懂嗎?不然永遠也寫不完,時光器也救不了你們。」他邊說邊走向詹姆。「妖精叛亂總部不是話米村,是活!」
詹姆用魔杖刪掉句子,然後一頭栽進羊皮紙堆裡。
「你說的到簡單,你的作業都完成了!」天狼星用能蓋過詹姆亂吼亂叫聲的音量說道。
「噢,嗨!」艾莉的聲音從圖書館門口傳來。
天狼星如釋重負的回頭,希望她會帶來某些跟普等巫測無關的消息。
「嗨。」雷木思回應她,用身體擋住大吼大叫的詹姆。
「呃,你們應該慶幸平斯夫人不在。」她坐到天狼星旁邊。
「等等,報告主題不是妖精叛亂嗎?跟獵巫潮有什麼關係?」她打量他的報告。
天狼星現在才發現他除了標題全都寫錯了,發出一聲怒吼,然後後腦勺就被一個硬的要命的物體打到。
「圖書館不許吵鬧!葛來分多扣十分!」不知道何時出現的平斯夫人撿起丟過來的雞毛撢子。
「她可以扣我們分?」詹姆的問題來不及得到回應,就被和他們的東西一起推了出去。
「還是我明天不去魁地奇練習留下來趕作業?」詹姆滿懷希望的問雷木思。
他嘆了口氣,點點頭,「保證明天寫完?」
「絕對,月影。」詹姆回應。
「等等,萊恩今天還是沒來嗎?」天狼星問。
上次他跟蹤鼻涕卜到史萊哲林交誼廳門口,雖然沒有進去,但他看見了萊恩那群朋友,之中沒有他的身影。
「說了,這可能是個騙局!別理他是最好的方法。」雷木思回答。
「等等,那是什麼?」彼得指著餐廳門口貼著的一張淺紫色公告。
「天啊,舞會?他們是嫌我們不夠忙嗎?」天狼星翻了個白眼。
「我們應該有權利不去吧?」雷木思問艾莉。
但艾莉看起來期待的要命。
「只有四到七年級能去......八點?那天應該沒事吧?二月......」她興奮的喃喃自語。
「隨便啦,走了!」詹姆逕自走向交誼廳,天狼星也跟上,艾莉在他們走了幾公尺後才小跑著追上。

Amanda @Amanda_0721

1
@anita0919
「還是我明天不去魁地奇練習留下來趕作業?」詹姆滿懷希望的問雷木思。
他嘆了口氣,點點頭,「保證明天寫完?」
「絕對,月影。」詹姆回應。
雷木思根本是詹姆的媽媽吧XDDD

西西莉亞•布萊克 @anita0919

4
第三十八章
時間彷彿推著一切前進,剛來臨的二月已經過了十天了。
關於三天後的舞會天狼星可說是提不起一絲興趣,所以當大家忙著找舞伴的時候,他一個人百無聊賴的瞪著葛來分多交誼廳的天花板。
這兩節都是空堂,外面快回暖的天空突然下起了雪,而這讓本來要教天狼星魁地奇的詹姆(他一直想要他來當練習時的打擊手)跑去哀求莉莉和他參加舞會。
反正我原來就沒打算碰那顆重來衝去的球,而且他大可以去找隊裡的打擊手就好了......
天狼星在腦中像安慰自己般說,然後站起身。
雷木思在幫彼得惡補變形學,艾莉不知道去了哪裡,現在他只能去找安妮塔,或許說說那封信的事。
畢竟沒人會因為想要他的命假冒一封如此莫名奇妙的信,萊恩又一直沒有回來,他實在沒理由(不包括萊恩已經因為他們托太久死了)不去找他。
他走向湖邊,占卜學一直是安妮塔很喜歡的科目之一,她似乎在研究用水晶球以外的東西預見未來,湖面就是她的實驗體。
「午安,布萊克......我想我真的看到了兩個人......」她坐在湖邊,打量著結凍的湖水。
「呃,好喔?我想聽妳說說妳對那封信的看法。」
安妮塔終於把視線移向他。
「我覺得萊恩真的快死了。」她平靜的說。
天狼星愣了一下。
「什麼?等等......那為什麼......?」
「為什麼我不要告訴你們然後想辦法救他?你有在聽我說話嗎?快死了而不是死了,而我相信這種情況會維持到很久以後。」她說,拉著天狼星走向貓頭鷹屋,並且撥掉身上的雪花。
「而且鳳凰會正在想辦法救他,雖然目前似乎毫無進展。」她邊說邊掀開了地上的一片木板。
「鳳凰會是什麼?那又是什麼?」天狼星看著她拿出一個紙盒,從裡頭倒出一堆照片。
「我覺得......應該告訴你了。」她拿起其中一張。
上面是天狼星家裡的族譜,這令他有些震驚,和困惑。
安妮塔指著其中一個小孔,它們代表布萊克家族裡被除名的人。
那個孔是他舅舅阿法,他是家中代他很好的人之一,其實這樣的人在那棟屋子裡似乎也只有他和美黛。
「這個故事有些長,但我應該能在晚餐前說完。」安妮塔避開積水坐下,天狼星已經準備好聽她說出一些令人難以致信的事了。

西西莉亞•布萊克 @anita0919

2
第三十九章
「首先,這個人他先娶了我母親。」安妮塔說,抬頭確認了一下天狼星的表情。
「但不到一個月,就因為沒人知道她是不是純種離婚了。接著,她就懷孕了,但阿法沒有對這個孩子,也就是我,的身份做出任何表態。我的頭髮曾經是類似你的那種黑,但很快就變白了,對,我知道很像銀色但它其實是白的,反正這不是重點。總之我出生後不久就被丟到某個孤兒院,然後我母親,奧蘿拉,就消失了
「然后我在十二歲的時候像你們一樣收到入學通知書。我就在這裡了。」
天狼星思索了一下,道:「所以妳想告訴我?」
「就是,」她再次開口。
「上次食死人會認為能為了抓你綁架我是因為這樣,他們知道我和你有血緣關係。然后就是綠茵的部分了……我母親現在的丈夫,就是那個亞裔胖男人,他是一個食死人,我在他手上看到黑魔標記。因此我母親也變成一個食死人,他們兩個的兒子雖然不是,但也差不多了。」安妮塔接著拿出幾張照片,都有奧蘿拉•綠茵的身影,其中一張可以明顯看到她手上的黑魔標記。「但六月的時候他們突然發現,我母親是應該姓布萊克的,卻因為十一歲前沒有展露任何魔法天賦被丟進孤兒院。然後問題就到我身上了,就是關於我是不是也該姓布萊克,但沒人在乎這個問題。直到我母親上次無意間得到一個預言,說我,會殺了她的寶貝兒子,他是史萊哲林的,比我們低一年級……於是她和她丈夫就不斷想殺了我,給他們預言的巫師也消蹤匿跡,導致他們無法確認事情真假。可悲的是,預言裡提到了這樣的一個人,他是一個男孩,姓布萊克但卻不像布萊克……而他會慫恿我殺了他們兒子,且成為不可或缺的幫兇。這人當然就是你。天知道為什麼,那兩個白痴想到的辦法是偷走黑魔王的東西,也就是小金匣,然後丟給你好讓所有食死人追殺你。結果是他們利用綁架我來想辦法抓到你,但沒成功,我們還好好的。」她看起來說完了,看向天狼星。
天狼星思考了一下。
這些話應該有更多意義,應該讓他感到震驚……但他現在卻平靜的誇張。
「所以?」他問。
「就這樣,我把你需要知道的,或者說我知道的都告訴你了。」她平靜的說。
「如果你想要可以去吃晚餐了。」
天狼星點點頭,起身走向被夕陽染成橘色的走廊…… 
----------------------------------------------------
我發現我草稿有bug,劇情會變得和它不一樣,但應該沒差啦對吧~

西西莉亞•布萊克 @anita0919

2
第四十章
天狼星拿著一大疊舞會邀請函回到交誼廳,那些女生似乎看不出他對舞會興趣缺缺。
他在爐火前讀那些信,想著怎樣能委婉的拒絕每個人。
「兄弟,那些全是你的?」詹姆一爬進來就驚呼。
「對啊,怎樣?」天狼星打了個哈欠。
詹姆數了數,抗議般的再次開口:「二十七封吔,你是認真的嗎?」
「這些又不是他去向她們討來的。」雷木思頭也不抬的說,彷彿面前的書多有趣似的。
「所以莉莉答應你了嗎?」彼得問詹姆,他是他們四人中唯一沒受到邀請的。
「沒有!她說她沒打算去……最好是啦!我親眼看到她答應了雷文克勞的魁地奇隊長!」詹姆像被打開了開關,開始不斷批評雷文克勞魁地奇球隊和他們的隊長。
「好啦,你不是也拿到六封嗎?」天狼星安慰般的說,明天就是舞會了,詹姆是他們四人中唯一要去的,但到現在他還在對莉莉死纏爛打。
雷木思突然湊到他旁邊,打開了第一封信。
「西奧維雅?那個赫夫帕夫的女生?我不知道她認識你……」
「因為我真的不認識她啊!」天狼星看著那張淡紫色的紙。
「安潔莉娜……蘇菲……奧黛莉……安娜……等等……噢噢噢!過來看這個!」雷木思像發現什麼稀有的東西一樣驚呼。
「天狼星,你能和我去參加舞會嗎?我知道我太晚邀請你了,但我絕對沒有把你當作最後方案……」彼得唸道。
「艾莉?真的嗎?我……我不知道!」詹姆用一種近乎佩服的眼神打量天狼星。
「嘿,鹿角,」雷木思喊他,「她說是以朋友的身份……」
詹姆的表情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得無聊。
「我去睡了,晚安。」詹姆走向寢室,即使現在才七點鍾。
「我應該答應她嗎?我是說……」
「當然!現在就去!」雷木思打斷他,他現在的神態有點像安妮塔在說艾莉和馬份的事時的那種感覺。
對吔……艾莉怎麼沒去邀請馬份?
天狼星在心理納悶。
可能被拒絕了吧......
一個身影踏著無聲的腳步走向寢室。
「艾莉!獸足有話跟妳說。」彼得把他推出去。
艾莉停下腳步,轉頭看向他,眼神有點閃躲。
「呃……我可以和妳去……」
「好,謝謝……明天七點半……」艾莉說完用跑的衝向寢室。
天狼星用手肘用力的撞了彼得一下。
「蟲尾,我會恨你一輩子的。」

西西莉亞•布萊克 @anita0919

0
第四十一章
隔天早晨,也就是舞會當天,天狼星無奈的爬起來。
他又瞪了彼得一眼後走出寢室。
這一切其實挺怪的,大家普遍認為這舞會的舉行是焦壺教授的主意,但天狼星聽到別人說其實是由麥教授主導的。
總之他到了餐廳,幾個女生已經穿著禮服在互相打量,不禁讓他懷疑那張紫色的公告是不是在很久之前就貼在那裡了。
***
夜色和陽光短暫的融為一體,安妮塔瞪著一顆水晶球發愣。
一個蒼白的怪異的男孩漂浮在大湖的水面上。
她皺了皺眉,站起身,一路穿過其他雷文克勞學生,起身踏著大步走向校園。
湖畔有一群學生趴在地上玩多多石,她躲到他們視覺範圍外,化為一隻烏鴉。
安妮塔向下俯衝,最後停在校園下的懸崖邊,站在樹枝上往下看。
萊恩的身體被浪衝到一堆石塊旁,就這樣卡在那裡。
***
天狼星穿上發出微微怪味的禮袍,面對他本來不用面對的舞會。
艾莉站在餐廳門口和思菲聊天,她身上天藍色的長裙應該很好看,卻在天狼星眼中有些不協調。
「天狼星!」安妮塔的聲音突然出現在他耳邊幾公分處,讓他嚇了一跳。
「萊恩……我找到他了……」
「真的?」天狼星消化這段短短的文字。
「來吧,最好帶上艾莉。」安妮塔急切的說,令他有點擔心萊恩的狀況。
他走向艾莉拍拍她的肩膀。
艾莉回過頭,欣喜的開口:「噢!謝謝你答應我,對不起……我那時侯有點緊張……」
天狼星把快到嘴邊的話吞回肚子裡,為它從新塑造了一個樣貌,再說出來。
「我很抱歉……但安妮塔說她找到萊恩,妳如果不在意的話能跟我去看他嗎?」他用他不曾用過的語氣小心翼翼的說。
思菲翻了個白眼走了,但所幸艾莉沒他想的那麼生氣。
「好……畢竟他是你的朋友。」但她臉上的笑還是有點僵硬。
安妮塔領著他們穿過準備參加舞會的人群,一直到傻子巴拿巴教山怪跳芭蕾的畫像前。

這是討論串底端!何不幫忙讓這串魔法煙綿延下去呢?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