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貝拉中心】窒愛(9/13更新至Chapter 12)

發表於

火閃電/雨溪🧹 @kittychan

0
@cassiopeia1226
學姐 她是魚 安娜.穌
和我同年的學妹

布丁海豚🍮 @my62

0
@cassiopeia1226
無聊剛好看到的……
算了,如果不歡迎我就早說
反正我和妳也沒多熟
我下次不要手癢就沒事了!
錯了,根本不會有下次!

黑可拉 @cassiopeia1226

0
@kittychan
看的出來你們認識啊

@my62
你多心了,對於陌生人根本談不上歡迎不歡迎,不過就對表現的行為禮尚往來,剛好而已
夏天蚊蟲多,手癢記得擦藥膏,才不會有不舒服的情況發生
祝你未來日子過得充實滿滿,別再無聊了
謝謝你最後一句,雖然你不需要多說,但我還是感激你的決定
What a wise decision!

黑可拉 @cassiopeia1226

6

Chapter 4



這天難得道夫不用出門去執行黑魔王交代的任務,無所事事的他消磨時間的方式當然就是留在家中舒服的起居間,懶洋洋地半躺在那繡滿華美刺繡的鬆軟長椅上,和他的妻子相互對望。他們夫妻的日子過得幾乎沒有變化,歲月大約就在寂靜中消蝕而去,平常她並不會在意兩人間的空白,不過今夜,有沉沉心事塞於胸臆之間。

在無言的沉默中她不安地扭動著,像這個時候是不是該說點什麼?明知道道夫很少搭理她起的話題,可是這種乾澀的沉默讓她急欲想找個填充物,她瞄了道夫一眼,見他正深陷在沉思之中,任憑腦中的想像帶領他的靈魂飛往遠方,偶爾眨眼的睫毛微微顫動,他在長吁了一口氣之後便闔上眼簾,讓整個軀體向後陷入椅墊裡。整個過程中道夫都沒有看她一眼,雖然她早已習慣了,可是並不代表道夫這樣的舉動不會讓她感到受傷。她承認她討厭這種感覺,這種不被需要的感覺。

她收回凝視的目光低首望著自己放在膝蓋上的十指葇荑,對待會即將要作的事猶疑著。現在是個好時機,她心裡的另一個念頭勸她:這個時候應該拋下自尊才是。

旁邊隨手可及的水晶杯裡所盛裝的紅酒刺眼地占據她的視線,那並不僅是單純的紅酒而已,那裡面還添加了──她連想都不願意想那個東西的名稱,彷彿這樣做又是再讓她難堪一次。天氣不熱,可是她的背卻因為緊張而開始冒汗。拋下自尊吧。


上次回家的時候,艾拉找了個時機偷偷把她叫到一間小房間裡,瘦削的臉頰怎麼樣都掩藏不住焦慮的心情。

「有消息嗎,貝拉?」布萊克夫人開門見山就拋出這個重要的問題。

「媽!」她當然知道她母親的意思,但這讓她很不開心,這個問題讓她覺得有種被人瞧不起的感覺,她的自尊無疑受到嚴重的冒犯。

「都結婚這麼久怎麼還沒有懷孕?」布萊克夫人聽到這個令人不滿意的消息隨即激動地箝住她的上臂,整個手掌似乎快要陷進她的肉裡。

「我結婚才一年而已!」她防衛性地低聲怒吼,努力想掙脫母親掌控卻是未果,艾拉非但沒有放鬆,情緒反而更加焦慮,母親的狂亂眼神讓她深怕就在下一秒她就會失控尖叫出來,艾拉掐得她隱隱作痛。

「已經一年了妳都還沒有孩子。」艾拉的聲音帶著些許哭腔,半是嘶吼半是哀求,「難道道夫沒有生氣嗎?雷斯壯夫人呢?他們會怎麼想妳?」

即使她原先有再多反駁的話,在聽到她母親提起雷斯壯老夫人時也不禁沉默下來,她想到那個惡毒老太婆昔日羞辱她時的那種愉悅神情,這一切的變化艾拉都看到了。

母親的表現和平日判若兩人,這個纖瘦又弱小的女人突然變的孔武有力,她的嗓音也不若平素般唯諾而有氣無力,反而變的嘶啞,這讓她感到驚慌和壓迫。

「妳一定要生個兒子,貝拉!」艾拉的懇求中半帶著恐嚇,「妳必須生個兒子!」

「我當然知道這個道理,媽!」她努力掙脫艾拉的束縛,同時還緊張兮兮地往門外探頭,就怕被美黛、水仙,或道夫聽到。

「貝拉,聽我說!」艾拉的口氣哀求中帶著凶狠,「看著我,我就是妳血淋淋的榜樣。因為我沒有替妳爸爸生兒子,妳看看他是怎麼對我的!妳想要成為我嗎?不想?那就給我積極點!」


她看著母親,不知道是該安慰還是該逃開,一陣無力感從腳底蔓延到她的心頭,父親是怎麼對待母親的,她從小就看在眼裡。父親一直渴望著有個兒子,但是梅林一直未能遂他的心願,第一胎的結果不如他意,於是他再接再厲,結果卻還是令他失望,到了水仙出生,接生女巫說是個女兒的時候,天鵝座的臉全垮了下來。她知道那是什麼,那是失去全部希望的臉。

這一幕她可不會忘記,父親在看到水仙後說的第一句話就是詢問母親的身子何時可以休養好準備再懷下一胎,接生的女巫卻告訴他,母親為了懷第三胎,讓自己的身體負荷超越她所能承受的負擔,她的身體已經不允許她再繼續下一次的懷胎十月。

父親聽完話後默不作聲,從此再也沒提起生兒子的事情,但是他那抹陰鬱的神情卻刻在她的心頭,想抹也抹不掉。在以後的日子裡,每當父親聽著瓦柏嘉姑姑數落著她的兒子天狼星時,臉上的遺憾是怎麼樣都騙不了人的。

大概就是這個原因,她在心裡暗自發誓以後絕對不要步上母親的後塵,她拒絕當一個只會生兒子的工具。她不是不想生兒子,只是若是為生而生她是萬萬不能接受的。


眼前的紅酒又閃了一下,她嚥了嚥口水。

「妳要盡量製造機會。」艾拉放了一小包藥粉到她手中,「這可以讓妳比較容易懷上孩子。」

行動吧。她咬了下脣,拿起那杯裝了藥粉的酒緩步來到道夫面前。她忽然發現,最終她還是向現實妥協了。

感覺到妻子的身影近在眼前,道夫不甚甘願地張開眼睛,不解望著她。

她潤了潤因為緊張而乾澀的嘴脣,試圖以她自認最柔媚的姿態走到她丈夫身前,「道夫......。」她柔聲低語,俯下身子撫摸著道夫的手臂,然後把頭靠在他的胸膛上。

道夫靜靜抬起手臂放到她的背上,輕柔地來回上下撫摸著,他用著哄小孩的口氣對她說:「我今天想要休息。」

她沒有對他的話做出反應,只是把酒杯推到他的前方,「喝點酒吧,道夫。」紅酒晃了晃,像極了她惶惑不安的心。

「貝拉啊。」道夫嘆了口氣,手放到酒杯旁,但還沒打算喝下去。「我知道妳很努力了,可是有些事情是急不得的。」她垂下視線,順從聽著道夫說話。道夫舉杯,喝下第一口酒,他暫停住原先他想說的,靜靜讓紅酒在他的舌尖暈開。

敞開的窗戶吹來一股涼風,吹開她耳畔的黑髮,道夫放下酒杯,手掌轉而托住她的下巴,他將她的臉龐抬起,藉著光影仔細的觀察著她輪廓的每一處。她就任由他像把玩珍品的那樣撫弄,道夫用手指捲起她一搓頭髮,像是讚嘆又像是惋惜地說道:「如果是褐色的話就更好看了。」

道夫的手繼續往下探,她的氣息隨著胸膛起伏,她感覺道夫略帶濕熱的手掌撫摸著她的肉體,體溫漸漸滲透衣裳傳遞到她身上......。

她將臉湊向道夫,迎接著他驟然升起的熱情,夫妻倆的四片脣瓣相觸,忽然之間有道火焰燃起,道夫把她拉向他,投以更深沉的吻。她跨坐在道夫的腿上,熱吻著道夫的同時雙手也忙著解開他衣服的扣子,道夫也沒停著,微帶手汗的大手掌往前撩起她的裙擺到大腿根上......。

「去......去房間。」道夫模糊嘶啞的聲音從兩人的嘴脣之間發出。


在躺到床上的同時雷斯壯夫婦的衣服也一同褪去,道夫沒有花太多的時間醞釀,當他進去的時候她的喘息伴隨著道夫的呻吟形成一段節奏,她可以感受到她和道夫從皮膚毛孔所滲出的汗水,沿著肌肉的紋理流下,很快的被床單所吸收......。

弔詭的是,即使是在這樣情慾賁張的時刻,她的腦海中卻浮現了雷斯壯老夫人那張滿是嘲諷的臉,也許是賭氣的緣故,又或許是不服輸的心態,她比以往更加熱情地迎合著道夫。四柱大床猛烈搖晃,床板的搖晃聲是除了雷斯壯夫婦倆呻吟和肉體碰撞外的唯一聲響。

道夫悶聲地吼叫著,然後最後一陣衝刺後,一股熱流衝進她的體內......。

拜託,拜託,拜託!她在心裡近乎絕望地祈禱著,一定會成功的,道夫吐了一口氣,全都噴到她的臉上,然後撥掉她緊抓著他上背的手,離開她的身體躺到她的旁邊。

「貝拉,妳鎖骨上的那塊黑青是怎麼來的?」道夫喘著氣問道。

已經鬆懈全身肌肉的她聽到這話又緊繃了起來。


「噓,這是妳跟佛地魔王之間的小祕密。」


「那個......沒有什麼,只是......。」疲累的她絞盡腦汁想要找出個合理的解釋,但是耳邊卻傳來了一陣穩定的鼾聲。她轉過頭,道夫已經睡著了。

她側過身子來看著道夫,幻想著幾個月之後,當她肚子裡的生命成形時的光景,不曉得道夫會不會把他的耳朵貼在她的肚皮上聆聽寶寶的心跳?她想像道夫的手就像剛才一樣,帶著手汗,有點熱又有點黏的手貼在她的肚皮上。

道夫在睡夢中咂了咂嘴,忽然翻過身去,捲走了被子。

她也轉過身背對道夫,不知道為什麼覺得特別寂寞。


已經遲了一天。

不要抱太大的希望,她提醒著自己,也不過一天而已。話雖如此,她在這天結束時心中還是燃起了希望的小火苗,道夫的任務需要一個晚上,她一個人抓著被子,無聊透頂躺在床上看著床沿。

第二天依舊沒什麼動靜。

再過幾天去聖蒙果檢查看看好了,她在整理家中客廳時下了決定,還是不敢掉以輕心。怕到頭來只是失望。

第三天、第四天過去了。

她發現她很難抑制住快要暴發的喜悅,同時她也期盼著這次的月事不要出現。現在斷定她懷孕實在是言之過早。但在不知不覺間,她已經在想像中描繪著雷斯壯老夫人不可置信卻難掩開心的複雜神情,那麼她就勝利了,只要有了孩子,她就得以在這個家有個依靠,有個抬頭挺胸昂首闊步的理由。

第六天晚上,她的月事依舊沒來,她可以感受到期盼的心情越來越踏實了,在中午休息之前,她特地吩咐家庭小精靈去辦理隔天要去聖蒙果醫院有關檢查的事宜。她還沒打算讓道夫知道,即使他因為她莫名的愉悅而一頭霧水。

她要等到確定了才會告訴他,像這樣的消息一定要在慎重的場合宣布才行,她肚子裡的骨肉可不是普通的孩子,而是雷斯壯家的直系血脈,將來的繼承人!


當第七天早晨的陽光灑在她的臉上把她喚醒時,她第一次覺得白日是那麼的美好,她賴在床上深吸了幾口清晨的空氣,這才想起今天是去聖蒙果作檢查的日子。

「妳起來啦,貝拉。」道夫帶著濃濃睡意的聲音喚著她,她暗地皺了眉,這不像道夫平日的行徑,這個時間他應該還是睡死的狀態才對。

「妳起來了,」道夫又說一遍,證明她並沒有聽錯,「非常好,貝拉。」這次他的聲音又清晰了點,已經完全清醒了,甚至還坐起身子望著她,「我母親待會就會來我們家,妳趕快去做準備。」

她的腦筋過了好幾秒鐘之後才真正瞭解道夫在說什麼,「你媽媽要來我們家?」

「我不是都說了嗎?」

「可是我......。」她把沒說完的話吞了回去,她想等到她確定懷孕時她才會告訴道夫。

「那就別再遲疑了,我們趕快起來準備吧。」


再怎麼說,有道夫在場時面對雷斯壯老夫人的確變得那麼容易一點點,老夫人見到兒子的時候還知道要收起利爪和尖牙,可以讓她不需要這麼疲於奔命。可是與婆婆的相處還是使她有逃離這座大宅的衝動。

「你瘦了,道夫。」雷斯壯老夫人鷹般的銳眼望著兒子,很快的就所見情況下了定論,「你沒有受到很好的照顧。」

「黑魔王這陣子有很重要的事要交給道夫去辦,他無法按時回家吃飯。」

「這樣可不行,」雷斯壯老夫人專斷地說,她依舊專注地看著兒子,但句句如針的話卻是刺向她的媳婦。她握緊了一下自己的拳頭,要習慣這種事真的好難。

遲鈍至極的道夫完全不知道要維護妻子。

「事實上我替主人辦事時還比較快活呢,母親。有個老婆麻煩的地方就是在於她很嘮叨。」

雷斯壯老夫人聽了之後很捧場地發出刺耳的尖笑,這讓她好不容易才抽離的思緒又被拉了回來。她痛恨這樣的場合,她痛恨被當成取笑的對象──尤其是當著她的面卻彷彿她跟空氣一樣,更讓她生氣的是她只能瞪著手掌上那一個個被自己指甲掐出的彎月形印痕。

「你這麼忙,怎麼生得出孩子呢?」

她聽到婆婆的話,雙手反射性地護住肚子,靠著意志力去忽略無可避免的攻擊。她不確定自己的表情是否偽裝得很道位,雷斯壯老夫人略帶曖昧地舔舔嘴唇,為待會要張開的血盆大口來做暖身。

「別急啊,媽。我跟貝拉都還年輕呢。」道夫懶洋洋說道,他打了個呵欠,抬起腳翹到擺著茶具的小几上。

「什麼話!就是因為年輕所以才要趕快生個孩子。」老夫人溫和地斥責兒子,「這個世界是怎麼了?聽說亞瑟‧衛斯理的老婆又生了一個男孩。」說到這邊老夫人難掩氣憤地瞪了她一眼,好像衛斯理的老婆會生男孩都是她一手造成的。

接著雷斯壯老夫人忽然眉頭深鎖,似乎是在苦思某件被遺忘的事情。她緊抿住雙脣,她心中突地一跳,她婆婆的這個舉動絕對沒有好事。

「貝拉,有空記得去聖蒙果做個檢查吧。」老夫人傲慢的嗓音從將入口的餅乾旁飄出。

果然。

「為什麼?」話一出口她自己也很驚訝,她怎麼會這麼大膽?

「為什麼?」雷斯壯老夫人原本拿起了茶杯,就在杯緣快碰到嘴脣時就遇上個大驚喜。

道夫嚴厲的目光順間掃射過來,她頓時慌了手腳,她怎麼知道自己會這麼不經意的就脫口而出對婆婆的質疑?道夫清清喉嚨,發洩著他的不滿。她連忙低下頭來,可是來不及了,老夫人這隻鯊魚已經嗅到了血味。

老夫人把茶杯輕聲「喀答」放回碟子上。道夫開始大力咳嗽,她的頭皮感受到雷斯壯母子的灼熱視線,無處可逃的她只能無奈重新抬起頭來。

「妳會這樣問,一定是覺得我在質疑妳有沒有生育能力,是這樣吧?」雷斯壯老夫人雙眼閃著光,一個字一個字慢慢地說,看得出此刻老夫人很享受言語凌遲的快感。

「我不是......。」

「貝拉,我希望妳不要這樣想,我這麼問是希望妳和道夫能早日解決這個煩惱。妳現在還年輕,正是可以彌補不足的階段。去檢查一下吧,在還沒太遲之前──。」


天啊,求求妳放過我吧!她在心裡無聲的尖叫著,就在這一瞬間,她感到下腹一股熱流湧出她的身體,她的臉色瞬間慘白。尖叫聲化為實體的刀刃,割著她懸吊的心。

「妳要去哪裡?」她對道夫不滿的詢問充耳不聞,雷斯壯老夫人假好心的關切更是像個惱人的蠅子進不去她的耳中,眼下她什麼都顧不了,她緊抓著裙擺幾乎是用奔的往浴室方向走去。

不,千萬不要,拜託!一路上她不斷祈求著,希望一切都是她的錯覺。

這個世界永遠事與願違。當她看見內褲上的經血痕跡時忽然想起母親噙著眼淚被父親責罵的畫面。

她也跟母親一同哭了出來。
(TBC)

下集預告:
即使是在當她瀕臨毀滅、渾身破碎的多年之後,她還是會記得這一刻,她真真切切的相信這一刻的真實性,因為她知道就是從那一刻起,她就把她的生命投注給黑魔王──佛地魔了。

火閃電/雨溪🧹 @kittychan

0
@cassiopeia1226
太棒了
沒錯他就是我們在社團亂滾的孩子

嗜字狂安琦拉 @Musicy_

1
黑黑這次更新得好快!感覺妳真的有好多庫存啊
雖然我還有兩萬四千字還沒讀(謝謝黑黑貼心的幫我計算XD),但今天晃上來看到《窒愛》更新了想說那事不宜遲w
(只是不知道我到底什麼時候才會補完《流年》qwq)
(更不知道什麼時候我才能開始看《寂地》qwq)

這篇道出一個婦女(?)多少都會面臨到的壓力啊,也是到目前為止我覺得最令人有窒息感的一章。延續著上一章節到布萊克老家拜訪的詭譎氣氛,到這一章節上雖然講述著不同主題、但卻同樣背負著家族的重擔。
雖然之言我一直說我還拿不定對貝拉的看法,但這一章節深深讓我對她產生了同情(不過這也是他最不想要的吧)。

這個世界永遠事與願違。
短短一句,道出貝拉無盡的吶喊,其實也是許多人的心聲吧。看到下集預告就有種感覺,覺得這是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下一集開始,貝拉就不會再是這位內心充滿拉扯、表現得前後躊躇不定女人了。


是說茉莉倒著也重槍這實在是XDDD
然後講坦白的有人在討論巫師到底都穿些什麼,其實我更好奇的是巫師對於女性月事來是怎麼處理(?)的XD 醫師又要怎麼檢查有沒有問題,畢竟小孩性別也沒辦法提前知道?
(好像有點太認真了...XD)

Anyways, 謝謝黑黑這麼快就更新ˋˇˊ 我一定會努力在八月追完該追的進度的!


PS: 她將臉湊道夫
PPS: 看到佐伊雅上一章的留言我也要說!我也覺得道夫該不會其實對美黛有興趣XD(說不定他喜歡的其實是摸不透又有叛逆性的女人?) 衝著黑黑的回覆我這個猜測一定要記個兩三年!
PPPS: 黑黑辛苦了啊...(眨)(拍肩)

在草地上躺著看拜月獸的鯖魚 @Yen0607

0
你好,第一次來看這篇文ˊˇˋ
之後會慢慢追的~~
覺得你的文筆很生動🙂

◈♚香草麋鹿♚雪兒♚◈ @iloveharry

0
頭昏。
看了好多故事。
不過都很棒。

黑可拉 @cassiopeia1226

0
@kittychan

好,我知道了


@Musicy_

我哪有更新很快啦>///<哼哼,庫存量是機密!
流年的累積字數現在恐怕已經超過三萬兩千字了吧,寂地的字數也不少,你說過要在一月時追完的不要忘囉~(戳

是說女人何苦難為女人啊?但今日很多女人依然樂此不疲?雷斯壯老夫人根本玩貝拉玩上癮了XDDD,沒關係,到時候等她把貝拉玩壞後就知道報應了(?
才這樣就覺得窒息了嗎?那後面安琦拉可能就需要葉克膜了哈哈哈
家族重擔可能是貝拉這輩子都無法擺脫的束縛,看看戰後魯休思跟水仙,想法依舊這麼陳舊,可想而知貝拉的情況會更嚴重
她的確滿讓人同情,然而我同情的是她從來都不知道她悲哀的是她不知道她其實不喜歡這一切

是說稻草還不到放上去的時候哈哈
但她的確步步深陷

對啊,茉莉很會生又惹到誰啦(笑
說到這我也很好奇,尤其是怎麼處理生理痛的部分,身為一個廢柴麻瓜每個月都要歷經一次很捶心肝啊QAQ
現在的麻瓜醫學都能提早知道小孩性別了,就不知道魔法世界的進展是如何呢?(去羅琳的推特騷擾她XDDD

也謝謝的小秘書的回饋,最後再友情提醒一次,已經一月囉!

PS:謝謝抓蟲,已發獎勵
PPS:嗯~很不幸的,關於這個猜測可能不只要等兩三年,依照這個更新速度......>////<
PPPS:不辛苦,不值得的事不需要留下它


@Yen0607

鯖魚你好,很高興認識你
這篇文確實可以慢慢追,因為更新的非常慢XD
另外的長篇流年的更新頻率有稍微頻繁一點,也歡迎鯖魚移駕去觀賞喔!
最後謝謝鯖魚對文筆的肯定


@iloveharry

你好啊,雪兒
這個故事可以慢慢看啊,因為更新超慢
這樣就不會頭昏了
希望可以看到更多雪兒的想法喔

贊妮/艾莉絲 @tiffanyangel2118

0
@cassiopeia1226
黑可拉你好,之前看到這篇的時候沒注意到也是黑可拉寫的呢!
其實看小說的時候實在是不怎麼喜歡貝拉,但是看了這些文章忽然開始對這個角色有一絲絲的好感呢!
貝拉被控制了人生,受盡了婆家的嘲弄,然後娘家的人又不歡迎她回去,好像以前傳統的人家。女人都這樣被歧視好難過哦~
貝拉不該被當成生孩子的器具的。


黑可拉寫的文章實在真的很好看,不只是劇情,文詞都十分優美,我會繼續追這篇的,加油!(其實只要黑可拉寫的文我都會追啦)
流年也要加油哦~

喵喵麗❅傳奇飛天豬騎士❅ @breee778899

0
@cassiopeia1226
哈囉可可~(可以醬叫嗎~  因為可可好好喝((這不是原因XDD

真的是無敵威欸~~
每篇至少有千字吧(望天
好厲害啊~🤩
文字真的躍然紙上餒~
超愛可可的文,加油加油~
期待下次更文~😍

黑可拉 @cassiopeia1226

0
@tiffanyangel2118

先跟贊妮說一聲謝謝,時常能看到你的身影和回饋真是令我感動!!
老實說雖然我寫了這個故事,但到現在我還是沒喜歡上貝拉XD不過我認為她是個很值得書寫的角色,衝突點夠,人生也有相當多的轉折,動筆的時候我是排除掉個人的主觀情感,試著去思考在那樣的生長背景和價值觀長大下的貝拉是如何走到今天這步田地的,也可以說這個故事就是記錄我的思考過程吧
當然我還是不能諒解她發天狼星便當這件事QAQ

贊妮的話也引出一個點:如果貝拉真的是個幸福滿足的女人的話她想必不會選擇當一個食死人,她這麼瘋狂的背後有很大因素是諸多不快樂累積的結果

謝謝贊妮,這篇的更文速度會比較慢,流年也會努力,謝謝!


@breee778899

喔~好啊!
其實要寫幾千字也不難,各種面相多些描寫字數自然不會少,只要分的清細膩和流水帳及無意義的堆砌就好
謝謝喵麗,不過這篇會更得比較慢喔

喵喵麗❅傳奇飛天豬騎士❅ @breee778899

0
@cassiopeia1226
沒關係,好的文章是需要經過不斷琢磨的,
窒愛真的超棒,等多久我都願意www
黑可拉姊潔加油!!

贊妮/艾莉絲 @tiffanyangel2118

0
@cassiopeia1226
黑可拉要加油哦~因為黑可拉的文太好看了所以一看就迷上了~~
我也對她把天狼星殺掉的事感到很生氣(其實是羅琳殺的哈哈)
貝拉也算是一個很悲劇性的角色把,可是如果她不這麼的瘋狂,也不叫貝拉了!!

哈哈沒有關係哦~靈感本來就是一個說來就來,說不來就不會來的東西哦~總之加油,我一定會繼續追的!!!

黑可拉 @cassiopeia1226

0
@breee778899

感謝喵麗的耐心等待,在等待的期間也歡迎去找舊文打發時間,
不過篇幅都比較短就是了>///<
謝謝!


@tiffanyangel2118

哈哈,贊妮這樣一說我反而不好意思了>/////////////<
但真的,謝謝謝謝謝謝!!!
羅琳真的很煩,我到現在還沒辦法原諒她這點哈哈哈,她還殺了好多帥哥喔真煩XD
貝拉的悲劇性之一就在她不知道自己很悲劇,典型plot twist瘋狂之下有扭曲的愛恨~耶

啊,偷偷說其實靈感不是問題,本篇最大的問題就是作者懶,靈感淤積但懶得釋放哈哈
謝謝贊妮的耐心等候!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