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世代穿越文】忘年的祝福(SS/OC,友誼向)1/19更至第二十七章

發表於

絲厄.芙莉.海倫 @Liau

0
@gm40448101
「這是我的肖像畫耶,你是在嫌我醜嗎?」
哈哈哈哈哈看到這句話我真的忍不住把正在喝的玄米茶噴出來了哈哈哈哈(此人已瘋
好啦回歸正題,雖然說這是個石莉黨的大勝利但是我怎麼一直覺得這比較像是一個「正義會戰勝邪惡」的氛圍呢www

天狼星的舉動是真的有點過分了⋯⋯
看人家不順眼也不用這樣吧😂

說好的公平競爭呢(等等有人跟你說好嗎

🥛紅茶不加糖🍅 @regulus_1122

0
@gm40448101 
引用:「這個小混蛋!你知不知道自己做的事,是在殘害巫師界的未來啊!」

「妳現在也正殘害巫師界未來的棟樑啊!很痛快放手!」
韓菀跟天狼星的對話好好笑。

雖然石內卜用正常方式送畫的行動失敗了,但是天狼星的無心助攻下某方面來說還是成功啦,就連原本慘不忍睹的畫浸到水都能變朦朧美……可是依照詹姆的說法那幅畫仍是有著朦朧美的抽象畫XDDD

是說詹姆前期是這樣追莉莉也難怪被討厭了:有些話就算是事實也別說出來呀XDDD(我是指針對肖像畫而言,莉莉本身顏值是沒問題的)

然後莉莉白眼攻擊真是太強了!詹姆這樣就講不下去了
當然她維持白眼感覺有點久讓我也有點擔心她的眼睛之後能轉回來嗎

蒔釉│阿時 @gm40448101

5
@Liau
噗 我對不起你的玄米茶XDDD

我們不跟小屁孩計較啦XD
劫盜組是如何從校園霸王變成鳳凰會主力,也是HP的看點之一~(並不

啊 不過關於他們幾個屁的程度,我還在努力拿捏,過頭好像也不太好orz

@regulus_1122
可能變得朦朧,是對這幅畫來說最好的結局了(?
至於莉莉的白眼,以下有個清奇的腦洞XD


───────────
好久沒更了嗚嗚嗚
因為最近受到麻生一些摧殘( ´•̥̥̥ω•̥̥̥` )
不過終於穩定下來一點了!ヽ(✿゚▽゚)ノ大概近期會發新的一章
然後偷偷在這邊謝謝計算機海量的支持與鼓勵(?

蒔釉│阿時 @gm40448101

6
二十五、密道的引力

        「『咻咻降』需要配合的手勢是這樣子,若只是單單追求發音的準確性而不去注意手勢的話,符咒也將無法發揮正確效果。」

        「喔~那我的姿勢是對的嗎?」

        「是的,妳揮舞魔杖的方式學得比發音快又準確多了。這樣的話,妳不妨可以試著練習無——」

        賽巴斯汀悠悠的語調,在下個瞬間被人群們高吭而興奮的吵雜聲淹沒,逸散在空氣之中。另一方面,韓莞和賽巴斯汀二人也必須急忙抄起家當,速速往牆角退去,才不會落得成為人群踐踏下的犧牲品。

        「發、發生什麼事了?防災演習嗎?」剛才她的魔杖差點就被攔腰撞斷,韓莞心有餘悸。

        只見身穿五顏六色便服的學生擠在走廊,不同年級、高矮胖瘦的人們全匯集一起。韓莞蹦跳著想搞清楚隊伍的最前端到底有什麼好康的,但很可惜,在各位西方青春期少年少女的背後,她的身高根本不值得一提。

        「既然妳很好奇的話,那也只好使出這招了。不過在走廊上這麼做應該是違反規定的,還請妳保密,不要說出去唷。」站在一旁的賽巴斯汀狡黠一笑,比了個噤聲的手勢抵在唇上,同時握著魔杖的手俐落地點挑,「溫咖癲啦唯啊薩。」他用氣音低聲唸道。

        咒語一出,韓莞的雙腳頓時離開了平穩的地面。失去立足點的她,在半空中搖晃了好一陣子才穩下重心。在驚嚇之餘,她也暗自讚歎,賽巴斯汀的飄浮咒居然已達到足以將成年女子舉起來的程度。

        「如何?夠高嗎?可以看到前方發生什麼了嗎?」賽巴斯汀問道。

        「欸!啊、這個……」被飄浮的體驗太過新奇,沒有他人提醒,韓莞還真把目的和地心引力一同拋到九霄雲外去了。

        藉由賽巴斯汀的魔法,韓莞得以瞇起雙眼,視線越過各色的頭頂,直落在隊伍最前方,臉色一如既往,臭得跟石內卜有得拚的飛七身上。

        「我看見飛七站在校門口,」她說,「手上拿著一捲很長的羊皮紙。他在紙上做了某些記號後,就把學生一個個放了出去。嗯……大家好像都很雀躍的樣子。除了飛七。」

        「那今天應該就是開放去活米村的日子了吧。」

        「活米村!」

        賽巴斯汀流利地將魔杖往下一劃,韓莞的腳底再度踏回安穩的地面。

        「活米村是全英國唯一一個居民皆為巫師的村落,地點就在我們學校附近。」怕韓莞不了解當地的民俗風情,賽巴斯汀向她詳細地解釋,「霍格華茲三年級以上的學生,只要有家長同意,便可以在特定時間自由進出活米村。我們只要再過一年,就也可以去參觀了。」

        韓莞煞有介事地點頭附和。

        活米村,那不就是韓莞一直以來夢寐以求的地方嗎?充滿異國風情的尖塔屋頂,以及覆蓋在上的夢幻白雪……關於活米村的底細,她早就透過圖書館同事的轉述給摸得一清二楚了。到蜂蜜公爵一定要搶購的糖果啊、三根掃帚的最佳位置啊、最新出爐之情侶約會必去的試膽地點什麼的。彷彿活米村的地圖,早已深深地烙印在她腦海裡了。

        時至今日,她仍到處在校園內探險,希望有朝一日能夠找到通往活米村的密道,奈何還是一無所獲。唉,只怪她太久沒複習《哈利波特》,關於主線外的細節,她早已忘得乾乾淨淨。

        「如果可以去活米村的話,賽巴斯汀最想去哪裡呢?」

        「欸?我嗎?我想想喔……果然還是三根掃帚吧——」

        「是因為要去看羅梅塔夫人嗎?」這個討人厭的聲音,就算他本人化成灰,韓莞大概也認得出來。

        他們兩人同時轉頭望向聲音的來源。只見方才的人潮已逐漸退去,在空曠的走廊迎面而來的是詹姆、天狼星和彼得三人。而今一手隨性地插在褲頭口袋,另一手舉起以示打招呼的正是剛剛出聲的人,天狼星•布萊克。

        「聽說羅梅塔夫人胸前很有料呢,這位小兄弟眼光不錯喔!」詹姆不懷好意地用手肘撞了撞賽巴斯汀。

        他唰地臉紅,「不,我只是想喝喝看——」

        「你們在校園內四處晃蕩又想做什麼?」韓莞先一步擋在賽巴斯汀前面。她絕不可以放任這群小屁孩玷污可愛的白子正太,「對了,今天怎麼沒看到路平?你們在冷戰喔?」

        「這個嘛……因為他貌似有點毛茸茸的小毛病,所以——」

        彼得好不容易開口說出一句完整的話,卻馬上被詹姆大聲壓了下去。

        「喂!等等!我們不是已經說好,這個月的原因是他回去照顧生病的媽媽嗎?」

        「可、可是,你之前通常都是這麼和別人說的……」

        「那是還沒套好招的時候用來搪塞的藉口,現在我們都已經列好了每個月的事由,你要好好記起來才不會有破綻啊!」

        「喔?」韓莞抬起一邊眉毛,雙手揹在後方。不知不覺,她已站在距離詹姆後方相當近的位置,並露出一抹史萊哲林式的狡猾笑容,「路平同學每個『月』都會有某種小毛病啊!該不會……」

        在場的劫盜組成員,嚥了嚥口水,一致驚恐地瞪著她。

        「該不會他其實是個女的吧?」韓莞又道。

        他們明顯鬆了一口氣。

        彷彿是想化解剛才突然沉默的空氣,天狼星連忙開口,「好啦詹姆,咱們還是趕緊走吧!打擾情侶約會可是不道德的事呦!」

        「什麼情侶約會?我們剛才是在練習啾啾降好嗎!」

        「噗!『啾啾降』……」

        等劫盜三人全都笑過一輪後,韓莞這才發現她又把咒語代入奇怪的口音去了。

        「臭小子!你們給我站住!」韓莞抄起傢伙就要往他們身上打。

        大夥在走廊上肆意地奔跑著、揮灑汗水,無一處不充滿青春洋溢的氣息。劫盜組邊跑還不忘記邊揮舞魔杖,模仿並嘲笑韓莞發音彆扭的咻咻降。賽巴斯汀則是急急抱起韓莞遺漏的魔杖和家當,一路磕磕絆絆,緊跟在一群過度熱血的學生背後。

        他們激烈的追逐戰延續到三樓走廊,就算是卡多甘爵士一面揮劍一面向他們破口大罵,也喝止不了這些年輕人對於你追我跑的執著。但在詹姆唸出一句開玩笑的咻咻降後,一道連大地也為之陣動的轟然巨響傳來,使一行人震懾得停下腳步。

        在不遠處,某尊駝背女巫的雕像竟應聲打開,露出後背中深不見底的空間。

        韓莞還驚得在原地發愣,詹姆和天狼星早已率先行動,前往探勘這場不明的動亂。或許對他們來說,雕像裡未知的空間就如同黑洞般,總有股致命的吸引力,讓他們義無反顧地消失在光線到不了的彼端。

        怕是自己一個被丟下,彼得也慌慌張張跟了上去,留下韓莞和賽巴斯汀兩人面面相覷。最終,出自於擔心同學的同學愛,他們倆還是選擇踏入狹小的通道。下一秒通道入口隨即闔上。

-

        「欸,我說你們真的沒有回頭的打算嗎?這裡看起來就一副很可疑的樣子啊。」

        「趁還沒出什麼意外之前,趕緊回去吧。」

        韓莞和賽巴斯汀各種勸退的話語,隨著五人的腳步聲一同迴盪在密道中。

        他們越走越深,密道也越發狹窄,到最後他們只能趴在地上,依賴著路摸思匍匐前進。

        「大不了就自己往回走啊!」詹姆回過頭去嘖嘖了兩聲,「我又沒有要求你們跟過來。」

        天狼星接著答腔,「不不不,詹姆,我看他們是因為太害怕才不敢離開我們身邊的。聽好啦!在後面的兩個,即使等會兒出現了狼人,只要跟著我們鐵定沒事,所以放心吧!」

        「呃不,就因為是你們所以才讓人不放心啊。」面對天狼星信誓旦旦地比讚,韓莞直接醜拒。

        「那個……」彼得支支吾吾地道。除了不太有自信外,一方面也是因為他的身形較圓潤,要通過這種狹窄的道路顯得特別吃力,「我覺得……他們說得很有道理,繼續走下去太、太不安全了……」

        「你就是這樣一點也不葛萊分多的個性,才會永遠只能待在劫盜的最後方——唉唷好痛!」詹姆只顧著轉頭向彼得訓話,仍持續前進的身體卻一個不注意,直接毫無防備地撞上一堵牆。

        看來他們相安無事,已經抵達密道盡頭。然而這並不是終點,有一扇位於眾人頭頂的木板門,在路摸思的冷光照耀之下,隱隱約約刷著存在感。

        互相點頭示意後,詹姆和天狼星合力向上推開木板門。

        接著他們來到一個全新的環境,這兒比密道裡亮了些,即使熄了路摸思也能清楚看見堆滿每個角落和架上的箱子,看起來像某種倉庫。但無論倉庫的用途為何,這裡感覺完全不是一個歡迎遊客的地方。怪的是,在如此所見之物盡是箱子的房間,彼端還有另一扇門,門後時不時傳來悶悶的歡聲笑語,以及陣陣香甜的氣味。

        密道加上甜味……這個組合連腦筋不靈光的韓莞也能臆測得到——

        「走吧!」詹姆用氣音向大家精神喊話,「走過那扇門,我們就可以知道駝背女巫雕像之內有什麼祕密了!」

        「等等,我想這裡應該是——」

        韓莞來不及阻止詹姆轉動門把,一行人早已曝露在明亮的光線之中,來到一個氣氛與剛才那裡完全不同的世界。

        他們就站在蜂蜜公爵的櫃台後,一個最接近店家商業機密的地方。從霍格華茲放風出來的學生們,聚在這吱吱喳喳地討論著最酷、最新穎的糖果,把店裡擠得水泄不通,甚至已經壓縮到韓莞他們站的位置,以及老闆的補貨空間。

        照理來說,一群違規外出到活米村的二年級,摻在龍蛇混雜的學生堆中,是相當不顯眼的。但好死不死,他們就是被有心人士給目擊了。

        韓莞對於那塊擦得啵亮的綠色級長徽章,印象十分深刻。

        魯休思•馬份紋風不動站在人群裡,直勾勾地盯著他們看。一道詭異的弧度在他毫無血色的嘴角輕輕彎起。




好久沒更啦!這是一個看頭猜結尾系列ヽ(́◕◞౪◟◕‵)ノ

咻咻咻走走走 我們來去勞動服務呦→ #218

💻計算機 🚀 @josephine42

1
@gm40448101
賽巴斯汀的魔力感覺很強,居然已經可以讓成年女子飄浮起來了

韓菀好幽默,不過她應該早就知道路平是...毛茸茸(說人話)...狼人了?

情侶約會≖‿≖(我也這麼覺得

最後感覺魯休思一定會找他們麻煩的(怕.jpg

安妮 @AnnieEvans

0
終於更新了啊啊啊!等了超久的說,期待後續!!!!

蒔釉│阿時 @gm40448101

2
@josephine42
沒錯~但是為了怕造成社會恐慌(?),所以她就沒把狼人的事講出來了XDD
我也是越寫越覺得他們其實在約會((姨母笑
說到魯休思,原來我把他的台譯名稱和大陸那邊的混在一起變成盧修斯•馬份了(噴茶
偷偷回去改XD

@AnnieEvans
謝謝你的期待!!!ヽ(●´∀`●)ノ
努力生文中~

蒔釉│阿時 @gm40448101

8
二十六、深藏不露

        韓莞、賽巴斯汀和沒有路平的劫盜組,被飛七半推半就地趕到變形學教室。拿樂絲太太豎起尾巴在他們身邊打轉,時不時就抬起頭來呲牙裂嘴一番;她正嚴明地執行不讓這群壞學生半路脫逃的任務。不知道是不是錯覺,韓莞總感受到彼得對於貓來說有種被致命的吸引力,使得拿樂絲太太看著他的表情都像是要將他生吞活剝一般。

        抵達審判廳時,有什麼東西狠狠推了韓莞一把,使她一個踉蹌。前方,麥教授正坐在那裡批改論文,她嚴肅的側臉因察覺到動靜而抬起,她投射而來的灼熱目光讓韓莞冷汗直流。

        還沒等麥教授出聲訊問,飛七已搶先一步開口,「教授,這幾個學生被發現未經許可就前往活米村!」他殷切地道。好像不快點把話說完,韓莞一行人就會趁機用消影術逃走似的,「這情形太嚴重啦!不好好處罰可不行。我看就用我辦公室的那些手銬……」

        「謝謝你,飛七先生。」麥教授放下手中的羽毛筆,優雅但氣勢磅礡地繞出辦公桌,「這裡交給我處置即可,您就繼續巡視工作吧。」

        飛七悻悻然離開,帶著拿樂絲太太。

        目送走飛七後,剩下教授和學生們在變形學教室裡大眼瞪小眼。

        「你們都知道,未滿三年級的學生是不被允許進入活米村的,對吧?」麥教授凜然說道。

        「對不起……麥、麥教授,我們只是不、不小心進入一個密——嗚!」彼得的腳被詹姆狠狠踩了一下,發出一聲悶哼。

        麥教授向他們投以狐疑的眼光。

        「嘿嘿,我們是利用身高優勢混入人群,和學長姐一起進到活米村的。」「沒錯!因為我們真是太嚮往活米村了!」「尤其是聽說那裡有間桑科的惡作劇商店——」「簡直是不能再棒!」

        詹姆和天狼星一搭一唱地說著,惹得麥教授直扶額嘆息。

        「葛來分多同時有你們可真是夠折騰的,雷木思不在就給我這樣亂搞。你們三個,各為葛來分多扣了五十點學院積分,外加勞動服務。」

        「那不就總共扣了——一百五十分嗎?!那些史萊哲林現在一定樂得要命!」

        「數學和邏輯推演能力倒是挺好。至於你們——」她轉向另外兩位氣勢相對薄弱的學生,微慍地道,「你們倆都是好學生,怎麼會跟著那群傢伙瞎起鬨?尤其是妳,韓同學,妳已經十九歲了,應該要有明辨是非的能力了。我將分別從你們的學院扣走五十積分,並請你們自行去找學院院長報到,執行勞動服務。」

        「教授,」賽巴斯汀訥訥地開口,「我和韓莞當時並不曉得——」

        「這件事沒有轉寰的餘地。三個葛來分多的,跟我走。」

        麥教授長袍一甩,像個旋風似的帶走劫盜組,留下滿臉衰樣的韓莞和賽巴斯汀,在變形學教室裡面面相覷。

-

        「十九歲,已經是成年中的成年了,妳不可以因為還在讀二年級,就像個孩子一樣任意妄為啊!韓同學。」芽菜教授不悅的訓話聲迴盪在溫室悶熱的空氣中。

        唉,人若衰,種白鮮也生顛茄。縱有千萬隻草泥馬飛奔過心上,這些念頭到了韓莞嘴邊也只得化作一句幽幽的「對不起,芽菜教授。」

        「有在認真反省的話,作為勞動服務,請將溫室裡成熟的皺無花果全數收成,並交給史拉轟教授;這是他之後上課會用到的材料。」

        見韓莞溫順地點頭後,芽菜教授便離開了,到隔壁去帶一群一年級的小蘿蔔頭,徒留韓莞孤單一人在第三溫室。

        她很不幸地必須在充斥著魔蘋果和食肉藤的第三溫室進行勞動服務,不過令人值得欣慰的是,待在室內吸收植物們的芬多精,總比在秋風瑟瑟的天,被飛七用手銬腳鐐綁著,趕去四處打掃霍格華茲還要強多了。

        說到勞動服務,不知道賽巴斯汀那邊進行得怎麼樣了?據傳聞,孚立維教授是個不太會懲罰同學的老好人,比起擔心賽巴斯汀將會受到如何苛責的懲罰,倒不如祈禱教授不要以成績作為要脅,讓他被加入青蛙合唱團。

        韓莞輕輕摘下紫得詭異又萎縮的皺無花果,放進用途曾是裝肥料的麻布袋中。

-

        當韓莞成功將一整袋皺無花果搬至位於地下的魔藥教室時,葛來分多和史萊哲林合班的魔藥課正在進行中(麥教授倒是讓受罰的劫盜組回來上課了。目前他們處於灰頭土臉,黑色長袍沾滿了某種動物的毛的狀態;天曉得他們剛才做了怎樣的勞動服務。)韓莞很拘謹,她直到史拉轟教授講解完步驟,向學生下了開始自行操作的指令之後,才敲敲教室敞開著的門,像個等待簽收的快遞人員。

        「喔!太好了!我朝思暮想在等的就是這些皺無花果。想必妳就是芽菜教授指派來那位勞動服務的同學對吧!別在外面發愣了,快進來!」

        史拉轟教授的大嗓門,使得課堂學生的注意力瞬間轉移到韓莞身上;有人訕訕笑著、有位熱情的紅髮女孩向她大力揮手著,而坐在她身旁的憂鬱系男子則不曾將視線從滾燙的大釜上移開。

        沒等韓莞做出回應,史拉轟教授仍繼續滔滔不絕地說話,他海象般的鬍子在嘴邊上下晃動著,「來來來,幫我個忙,把皺無花果搬到這邊的儲物架下方。然後妳看見上面那罐玻璃罐了嗎?對,那裡面存放的是已經處理過的苦艾,妳接下來就幫我把這些苦艾壓成汁吧!開始動作呀同學,還愣在那做什麼呢?」

        「我以為……我的勞動服務只到皺無花果就結束了?」

        「既然妳都大老遠專程跑來地窖了,不再多做點什麼、多學點什麼再回去,豈不是很可惜嗎?」

        說罷,一套完整的苦艾汁研磨套組,和成堆的苦艾草已被妥妥地安置在韓莞面前的桌上。

        於是她只得繼續待在又陰暗又有腐敗味道的地窖,一面思索著剛才史拉轟教授莫名其妙自有一套道理的話,一面試圖把乾癟的苦艾壓榨出汁來。韓莞現在的心情就跟苦艾一樣苦。

        韓莞眼神死,不斷機械性地重複用石杵敲打著缽裡的苦艾,「好玩,真好玩。」她明知道這樣是榨不出什麼苦艾汁的,但還是不想停下手中的動作,這很大一部份是她無意識間將苦艾當成劫盜組的緣故。

-

        「在加入蝙蝠脾臟之後,妳必須再逆時針攪拌四圈才能更有效完成魔藥。」

        「咦?可是課本寫的是三圈……」

         兩個人在課堂間對話的聲音,韓莞簡直不能再熟悉,這使得他們間的話語得以傳過此起彼落的沸騰聲響,清晰地傳至韓莞豎起的耳邊,彷彿連莉莉長袍的摩擦聲、石內卜擤鼻涕的聲音都能聽得一清二楚。

        韓莞不自覺放下石杵,將注意力轉移到在魔藥課同桌的莉莉和石內卜身上。他們倆很特別,放眼望去,他們是課堂裡唯一對比色配色,而非相同色配色的一桌。

        「我之前實驗過了。莉莉,妳再相信我一次吧。」

        「……好。」

        「發什麼愣?不想早點結束勞動服務嗎?」史拉轟教授冷不防出現在韓莞身後,嚇得她拚命加速敲打苦艾的動作。剛才看著小倆口互動的姨母笑時間,就如同幻境般遙遠,「我這兒的勞動服務是責任制,越早做完便能越早回家休息呦!」

        說罷,他捋著自己的海象鬍鬚,又信步離去了。

        唉,他到底是想嚇死誰啊?

        乏味的石杵敲擊聲再度充斥於韓莞耳邊,但過沒多久,史拉轟教授突如其來發出一聲飽含情感的驚叫,讓韓莞這次差點把整組研磨器具甩出去。

        「啊!我從沒見過如此完美的膨脹藥水——當然,除了我自己熬的——哈哈!讓我看看,這份藥劑是——」

        石內卜如蛇一般迅速滑到桌子底下。莉莉一臉懵逼。

        「啊哈!當然,由我們優秀的伊凡小姐所製作。」史拉轟教授從莉莉的大釜裡撈出少許魔藥,小心翼翼滴入一瓶精緻的玻璃小藥瓶中,在地窖昏暗的燈光下,津津有味地欣賞著,「無與倫比、無懈可擊!連成年巫師都不一定能熬製成如此程度……伊凡小姐,真是位天才!」

        莉莉直接打斷正與魔藥共舞的男子,「教授,我沒有——」

        「噢,伊凡小姐,你還是一如既往地謙虛。為了伊凡小姐優秀的智商與情商,葛來分多加十分!」他哈哈大笑,緊繃的西裝也隨之顫動,而後繼續巡視課堂。

        「不行,我一定要去跟教授講清楚。」

        莉莉才剛從座位站起身來,石內卜隨即就將她壓了回去。

        「但莉莉,那鍋可是妳親自熬製的魔藥。」石內卜柔聲向她說道,眼裡盡是滿溢而出的憐愛。

        「我只是照你的指示才能成功。那十分應該是屬於史萊哲林的。」

        「我單純提供方法,選擇執行並最終製作成功的人是妳啊,莉莉。相信我,我曾向許多人分享過魔藥步驟,卻仍無法把那些只會傻呼呼揮動魔杖的蠢蛋,從魔藥山怪中救回來。」

        「小勒,別太刻薄了。而且你這麼做並不會讓我有成就感。」她噘起嘴,「為什麼?小勒,為什麼你從不在課堂上展現你的才華?是因為你不喜歡史拉轟教授嗎?不希望加入史拉俱樂部嗎?」

        「這......我——」

        莉莉不顧周遭旁人(包括韓莞)詫異的眼光,一步步用眼神攻勢,將手無寸鐵的石內卜逼到桌角。見石內卜就只紅著臉,支支吾吾不肯說話,她便退回自己的座位。

        「好吧,我能理解也許你不喜歡史拉俱樂部那樣的地方,那裡的確是有點無聊,充滿著社交、客套、複雜的人際關係,但還是有很多值得學習之處!而且重點是,我也在那裡!所以不要害怕展露才能,好嗎?」

        在不斷升騰出煙霧的大釜旁,莉莉向石內卜伸出小指。遲疑一會兒後,石內卜抿起唇,讓兩人的小指頭勾在一起。

        啊啊啊啊啊啊我到底都看到了些什麼啊!

        為了減緩被當面灑狗糧帶來的不適感,韓莞持續瘋狂地敲打著苦艾。不知不覺間,她已經榨出為數不少的苦艾汁。

        「喔?韓小姐這不是挺勤快的嗎?」路過的史拉轟教授愉悅地表示。



安妮 @AnnieEvans

0
沙發~
為了減緩被當面灑狗糧帶來的不適感,韓莞瘋狂地敲打著苦艾。不知不覺間,她已經榨出為數不少的苦艾汁。
感覺韓莞一直在拿苦艾出氣~不過韓莞自己不也狂撒狗糧嘛...(噢沒,純粹是我的瞎說)
不過石內卜也太貼心了吧~
期待後續!

💻計算機 🚀 @josephine42

0
@gm40448101
詹姆和天狼星真是一對活寶XD
每次看他們說話都覺得很樂~

韓菀QQ
不過從另一個方向來看,這條新發現的密道可能將來會有用處?
賽巴斯汀居然會唱歌!我遺漏了什麼關於賽巴斯汀會唱歌的細節嗎(想聽!快點唱給韓菀聽(?

最後為那些苦艾默哀一下XD
但是用它們換來的一幕...
啊啊啊啊我到底看到了什麼!!!必須比個大心(♡´艸`)
插圖莫名閃哪><

Pokopolo @e920094

1
@AnnieEvans
多虧了莉莉和石內卜放閃,韓菀才能順利榨出苦艾汁哪!(灑花) 而且還被史拉轟教授誇獎(或是揶揄?)了

@josephine42
說到賽巴斯汀唱歌,突然有一陣煩人的旋律出現在腦袋:under the sea~ under the sea~

蒔釉│阿時 @gm40448101

2
@AnnieEvans
沒有啦!韓莞沒有在灑狗糧的(極力撇清XD
謝謝你இдஇ~~~我繼續努力碼字

@josephine42
對啊 我也覺得他們兩個感情好好 好可愛喔^q^(住手

密道的用處嘛......對韓莞來說好像滿無關緊要的XDD(爆
其實目前真沒出現過他會唱歌的描述 這邊大概是韓莞在調侃孚孚處理違規學生的方式(喂
不過說不定賽巴斯汀才是隱藏的實力派歌手???(́◉◞౪◟◉‵)

感謝苦艾的犧牲d(`・∀・)bd(`・∀・)b
大家一起來吸石莉吧耶耶耶~

@e920094
Darling it's better
Down where it's wetter
Take it from meeeeeee~~~~~(泥垢

蒔釉│阿時 @gm40448101

7
二十七、獾獅大戰

        這是一個風光明媚,適合運動的下午。

        「欸,你說那個人是不是葛來分多的啊?我對她沒什麼印象。」

        韓莞和她的三五好友們一起坐在看台上。

        「既然你沒看過她,又怎麼知道她是個葛來分多啊?而且這裡是赫夫帕夫專屬的座位區,哪會有葛來分多的人?」

        準備欣賞一場轟轟烈烈的比賽。

        「但你瞧瞧她的頭髮呀!她的頭髮很明顯就是葛來分多色!」

        聽到這段一年級小獾的對話,韓莞原本興致高昂要觀看魁地奇的情緒瞬間出戲。

        雖然分類帽接觸過每一位學生的頭髮,但髮色完全不是影響分院的標準之一啊!

        韓莞轉過頭去,正準備吐槽新生謎一般的邏輯時,卻赫然發現莉莉就坐在他們後方。她一時語塞,只得在心中對於新生們出色的推理能力暗暗稱好。

        「莉莉!」韓莞向她招呼道,同時跟旁邊的同學挪點位置出來給她,「妳怎麼會在這裡?一群充滿赫夫帕夫的看台?」

        「噢,這是有原因的;我今天是赫夫帕夫球隊的死忠支持者。」莉莉稍微拍了拍座位,拉起衣襬,優雅而氣勢磅礡地坐下。

        「呃,莉莉你還好嗎?」

        「好得不能再好。」她挑眉,同時雙眼緊盯著底下的球池看。

        「可是──今天的比賽是赫夫帕夫對上葛來分多耶,妳待在這裡真的好嗎?」

        「關於這點,在來之前瑪麗就已經勸過我了,但我意志堅決,妳不用擔心──看到那裏了沒有?」莉利用下巴撇了撇球池邊緣。

        韓莞瞇起眼,順著她所指的方向望去。她看見一群身穿猩紅色球衣的球員在互相鼓勵打氣。

        「有。你們家球員穿的衣服顏色跟妳頭髮很像。」

        「那不是重點。妳看到那個長得瘦巴巴,頭髮特別亂,還戴著很呆的眼鏡的傢伙了嗎?」

        「妳是指......呃,詹姆?」

        「沒錯。我們的魁地奇隊長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對勁,居然會選他當搜捕手!」她雙手環胸,「更過分的是,他竟當著全學院的面,說他如果在這次比賽抓到金探子,我就要在每個禮拜六日的下午和他約會!他明知道那是我固定和小勒的讀書時間!」莉莉氣得連語調都在顫抖。

        「這真的太過分了!」韓莞義憤填膺地點點頭,然而她心裡可樂得很。詹姆不明白強摘的果實不甜,再繼續這樣下去,莉莉和石內卜相戀的日子、和平的未來就指日可待啦!「那麼莉莉,我們就一起為赫夫帕夫加油吧!」

        「這個給妳們。」艾微突然出現在他們倆後方。

        她在看台的階梯式座位蹲著,遞給韓莞和莉莉一人一隻澄黃色的小旗幟,旗幟上印有厚實的黑色字體「艾麗絲加油!赫夫帕夫加油!」花邊則使用花紋細膩的金探子裝飾。

        莉莉氣勢磅礡地揮舞旗子,「你們的搜捕手叫艾麗絲對嗎?沒問題!我一定全力支持!」

        艾微羞澀但開心地點點頭,隨即起身,繼續向其他人發放旗子。不只是手上,韓莞看見艾微的包包和頭上也插滿了旗子,她嬌小的身軀幾乎要被這些飄揚的黃布給埋沒,這讓她看起來活像個會行走的符文。

        在艾微的努力下,赫夫帕夫幾乎是人手一隻旗子,座位區形成了一片金黃色旗浪,十分壯觀。

-

        在魁地奇球池的草地上,雙方選手各站成一直線,緊攥著飛天掃帚,氣氛異常凝重。

        胡奇夫人響徹雲霄的哨聲一吹,同時也將所有球員吹離地面。

        比賽正式開始。

        「大家好!我是這次的球評天狼星,葛來分多二年級的學生,興趣是和美麗的女士談心——」

        「夠了!」天狼星的擴音魔杖傳來麥教授的斥喝,「給我專心好好播報!」

        「沒、沒問題,麥教授!」他小心翼翼地取回被搶走的魔杖,「哎,我剛剛說到哪兒了?啊對,我的興趣是和美麗的女士談心,例如坐在我旁邊,身著一襲優雅翡翠綠長袍的這位——啊啊!教授別打我啊!專心播報、專心播報......那麼回到正題,今天的魁地奇比賽是由我們學院盃冠軍預定隊的葛來分多,對上等著輸球後回廚房難過吃宵夜的赫夫帕夫!」

        這句話惹得獾院看台爆出一陣怒吼。其中,莉莉甚至看起來比艾微還要生氣。在整片赫夫帕夫人海中摻雜的這抹憤怒的紅色,帶給韓莞視覺上的衝擊。

        「不知不覺間,赫夫帕夫率先獲得難能可貴的十分。身兼赫夫帕夫隊隊長的追蹤手,以利亞•羅素,其投快浮的方式實在是太過快速與暴力,甚至把我們看守手的馬尾給打亂,一點紳士風度也沒有——不會吧!又一次十分!」

        在球評看台的麥教授,發出明顯的嘆息聲。

        身為赫夫帕夫搜捕手的艾麗絲則激動地捂著心臟,似乎還能聽見她喊著反差萌賽高之類的標語。不過韓莞希望這只是幻聽,因為艾麗絲目前正位於距觀眾席約有三十公尺遠的高空上。

        正當她使用掃帚開心地轉了好幾圈時,一個不明飛行物體快速掠過,強大的氣流使她差點因重心不穩而摔下掃帚。

        「那是詹姆!」天狼星從球評席站了起來,「好樣的,兄弟!給得瑟的赫夫帕夫搜捕手一點顏色瞧瞧!沒錯,各位觀眾,讓本人隆重為您介紹,現在這位駛著最新的光輪1500,在球池間恣意穿梭的是我們葛來分多的明日之星,搜捕手,詹姆•波特!」

        接受完來自葛來分多如雷的歡呼聲後,他繼續道:「在比賽開始前,詹姆曾對天發誓,發誓這次一定要捉到金探子,贏得勝利!但一切不為別的,他只是想逗一位女孩開心、想將榮耀與她分享……我看著他練習,一次又一次,不管白天黑夜;不管汗水浸透了他的制服;不管眼鏡上的霧氣使他無法再看清楚前方。對他來說,如果能換得那女孩的回眸,再多的苦他也願意揹,他的愛如潮水……」

        現在不分學院,眾人聽見這則真情流露的小故事後,皆發出暖心的低嘆。

        「噁心。」莉莉切齒道。

        「為了她,詹姆不惜砸下重本,花光他所有的零用錢去買了光輪1500。噢看哪!赫夫帕夫搜捕手的彗星220哪能是他的對手?就在今天,詹姆將率領葛來分多隊迎向勝利,並抱得美人歸!——對不起,我會認真做好球評的,麥教授——喔穴!赫夫帕夫再度成功將快浮投進鐵環裡,獲得十分。目前分數來到三十比零……」

       於赫夫帕夫們獾聲雷動的喝采包圍之中,羅素隊長和隊員在空中漂亮地完成一次花式擊掌,隨即再度回到戰備隊形。

        比賽仍在繼續……
大家好,我還活著(つ´ω`)つ
其實這篇文大概幾個月前就碼好了,只是我最近不小心掉進別的深坑,一時爬不出來就暫時無視了這篇連載。我......我要開記者會道歉......
假如哪天我真的從別的坑爬回來的話,會繼續更新的(*´▽`*)
就這樣 大家後會有期~~(欸欸?

神葉๑G۩T۞H۩C๑ @hollyleaf

1
@gm40448101
就憑天狼星,我來留言了w

雖然對不起莉莉,但是這篇我看的超級開心XD
愛如潮水是什麼XDDD腦內突然開播老歌了www

一代復一代,為什麼播報員都要選會搗亂的呢?我相信麥教授一定心臟病發了……


………………我大概等不到下次更新的那天了,請後代子孫燒給我好了。

這是討論串底端!何不幫忙讓這串魔法煙綿延下去呢?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