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年的祝福(SS/OC,友誼向)11/11更至五十一章

發表於

蒔釉(阿時) @gm40448101

0
@HPchin323
謝謝你~ 喜歡就好(*゚∀゚*)

@immortal
詹姆小時候是小少爺,太嬌生慣養了XDD
咱韓莞是一位非常調皮的女主角XDDDD
也可能有那種小朋友故意去惹喜歡的人生氣的感覺(大誤

謐寧 @cyi92062

0
唉呀 槓上了槓上了(看好戲模式XDD
大家雖然屁屁的可是好可愛呀w

Xu @y109872

0
@gm40448101
這次,換石內卜掏出他的黑色魔杖,尖端筆直對著韓莞的鼻頭,「擊昏咒和衝擊咒的用法,我很樂意示範給妳看,我親愛的、未來的霍格華茲新生。」
看到教授這樣說好激動呀呀呀!!!
小小年紀就一股霸氣呢XD

詹姆這時感覺還是個單純小孩,就是活潑且有話直說的類型,其實在這篇章詹姆蠻可愛的,如果他為石內卜取綽號是因為這種機緣巧合而取,到是覺得其實沒有惡意。不過當事人覺得不好聽就是www
只是沒想到詹姆之後居然會開始霸凌石內卜QAQ

蒔釉(阿時) @gm40448101

1
@cyi92062
槓上啦~~~
以後長大會越吵越兇哈哈哈XD

@y109872
教授就是一個字 帥啊!!!!(誰快來把這迷妹拖走
現在的詹姆可能還沒意識到他以後會追著莉莉跑,而石內卜老是巴著莉莉不放(?),所以才沒把他當敵人,只是開開玩笑這樣。然後我才不會說,其實我從以前到現在都覺得這個綽號很適合石內卜(被綠光

末末無語.xD @TeresaJ7

0
@gm40448101
詹姆真的不知道是太天真可愛又無邪(?)還是太笨(啊啊不是那個意思啦
天狼星還蠻聰明的嘛,還知道趕快溜(其實留著也只是被鼻涕卜打扁而已xD

麥翠德xD @DorisJ8

0
@gm40448101
教授好強ww
可以想像那畫面(拖走+1
鼻涕卜嗎…很可憐但很順耳(被綠光

蒔釉(阿時) @gm40448101

1
@TeresaJ7
沒關係 我不會把你說的話告訴詹姆的XDDD
我想可能是天狼星在上流社會打滾(?)多年,比較懂得看人臉色(?

@DorisJ8
是想像到鼻涕卜一身髒兮兮所以被取了個很適合他的綽號,還是教授氣勢磅礡地拿魔杖指著韓莞呢(́◉◞౪◟◉‵)
撇開好不好聽,個人覺得鼻涕卜這個綽號挺高級的,在原文裡跟他本名發音有契合到,而且也符合他的形象,羅琳媽媽超有創意,所以我滿喜歡的(同被綠光

正在考慮要不要回破釜當廚娘的可莉 @puppylove831228

0
嗨嗨不好意思//
我上次只有說我看你很久了但我忘記過來說我要加訂閱了XDDDD
可以幫可莉加一下訂閱嗎謝謝 :P

PS好喜歡你畫的圖 🙂

麥翠德xD @DorisJ8

0
@gm40448101
教授氣勢磅礡地拿魔杖指著韓莞

好帥的感覺///(被拖走

蒔釉(阿時) @gm40448101

0
@puppylove831228
好啊好啊 幫你加訂閱~~~(比心
嗚嗚 是可莉不嫌棄我的小學生塗鴉qwq

@DorisJ8
這段我自己寫著也很開心XD
可以腦補一臉幼齒但帥帥的正太小教授////((警察叔叔就是這個人

Minear  @zxcvbnm0623

0
「也許之前是我錯怪妳了。」石內卜懶洋洋地把頭從一本絕對超出新生理解範圍的魔藥叢書抬起,「妳對魔法世界的東西很了解——尤其是食物方面。」

吃貨都是善良的🙂

老實說真要吃活跳跳的巧克力蛙
我本人大約會捨不得扳斷牠們的腳

插圖都好可愛!
有一種宮崎駿的感覺呢
如果你願意
我很樂意幫版主上色哈哈哈

末末無語.xD @TeresaJ7

0
@gm40448101
詹姆就是這個人xD(被綠光
天狼星:啊我滾我滾(天狼星媽:你在幹嘛!
這啥劇情xD

蒔釉(阿時) @gm40448101

0
@zxcvbnm0623
沒錯!吃貨萬歲~~XDD

我也不敢想像活蹦亂跳的巧克力蛙,被吃下去會是什麼樣子,就偷偷讓它逃跑了XD

插畫宮崎駿感是因為我前期的衣服畫得太像千尋嗎哈哈哈
什麼?!你願意幫我上色嗎Σ(*゚д゚ノ)ノ
好啊好啊!謝謝你~~~我都只會用鉛筆塗鴉而已(翻譯年糕:我是上色廢
如果你放圖上來的話,我大概只能給你點數獎勵,或幫你宣傳P站之類的(如果你有的話),以聊表我微薄的心意XDDD

@TeresaJ7
啊,不知蘭玉是否還活著XDDDD
這個畫面好有喜感,而且莫名可愛w
在上流社會打滾的天狼星wwwww

末末無語.xD @TeresaJ7

0
@gm40448101
還活著!這裡這裡(揮手
今天很亢奮呢(?)
可愛的天狼星///(警察叔叔就是這個人

蒔釉(阿時) @gm40448101

9
八、四分之三
        也許是習慣了石內卜平時莫名其妙的穿衣品味,當換上正常到不行的霍格華茲校服時,韓莞竟有些認不出他來了。

        他們隨人潮下了火車,和一群黑壓壓的新生在黑夜中,跟在獵場守衛的屁股後,聲勢浩大地坐進停泊在黑湖上的小船。小船陸續出發,漣漪劃破湖面的寂靜。船上亮晃晃的油燈倒映在水面,從遠處觀看,似有好幾百個光點在移動,於靜謐的夜裡,和星河相映成趣。遠方,那燈火通明,座落於峭壁的城堡,便是麻瓜們夢寐以求進入的霍格華茲。有了魔法加持,四周的山河更顯壯麗。霍格華茲就像一把明亮的火炬,使韓莞目不轉睛,緩慢而堅定地靠近它。坐在一旁的莉莉也是,她張著嘴,翡翠的杏眼中流轉著興奮的光芒。

        韓莞倚在船邊,試著把手輕拂過黑湖面,冰涼的觸感快速滑過她的肌膚,湖面因為她的接觸而產生更多波動。有時,能瞧見湖底下似乎有什麼東西,然而它卻一閃而逝,揉個眼睛就看不清了。小船和在水面上晃動的光點越發接近城堡,韓莞就越感受到自己在這個世界的渺小;她不過是個浮萍,無助地,不知所措地迷失在時空的漩渦當中。

        小船終於靠岸,藉由城堡通明的燈光,韓莞這才再度看見石內卜的模樣(他的背影實在是太黑了),而後隨著一群小蘿蔔頭登上石階。她鶴立雞群地站著,可以看見所有新生們各色的頭頂,也因為如此,她變成明顯的目標,馬上就被詹姆和小天狼星認出來了。

        他們大張著嘴,朝韓莞指指點點,看起來很火。

        只見之前在火車上假裝自己是霍格華茲老屁股的謊言立馬就被戳破了,韓莞只好裝可愛,「欸嘿」的敲了一下頭,不過並沒有起到熄滅怒火的實質作用。

-

        走過豪華寬敞的大理石階梯,眾新生們便能夠在副校長的帶領下,步入大禮堂進行分院儀式。一路上,韓莞像是沒見過世面的小孩,不斷細細撫摸有著獨特紋路又光滑的大理石扶把,還時不時會去注意自己的皮鞋是否弄髒了地板。直到石內卜鄙夷的目光毫不留情地掃視過來,她才收斂了些。

        來到大廳門口前,帶路的麥教授停下腳步,轉身審視著每一張稚嫩的面孔。韓莞和莉莉在底下悄悄向教授打招呼,麥教授也對她們投以微笑。

        她挺直了身子,目光凜然。在介紹完分類儀式和學院盃後,麥教授轉身,長袍一甩,所有新生立馬像母鴨帶小鴨般緊緊跟在她身後。雖有人面露不安之色,但小巫師們始終保持安靜,不敢隨意喧嘩,彷彿學院盃從現在就開始了。

        也許是文化差異吧!在場的人似乎只有韓莞覺得這群一身黑又表情肅穆的人類,以及這個陣仗,像極了某種生命終結的儀式。

        顯白,這麼穿一定是為了顯白。韓莞突然想到了一個自己還滿能接受的理由。

        然而身為一個血統純正的亞洲人,不論如何彌補,皮膚的白皙程度還是差了人家一大截。最詭異的是那個石內卜,他的皮膚比其他任何韓莞所見過的歐洲人都要蒼白甚至偏黃,頭髮卻比每一抹東方的濃墨還深遂,深得無法被任何光線反射——算了,反正他全身上下都很古怪,不差這一點。

-

        穿過了足夠讓十個韓莞同時疊羅漢通行的壯麗拱門,迎接他們的是排排坐在四張長桌前,頭戴巫師尖帽的學長姐們。有些人對著個頭在十一歲小孩間特別高大,又是外國臉孔的韓莞投以好奇的目光,不過她才無暇顧及其他——光是要把飄浮在空中的千百根蠟燭,以及與燭光相互輝映,散佈在天花板的繁星點點烙印在腦海中,就已經夠耗她的記憶體了。

        那些坐在前方特別席的教授們,大概有一半的臉孔對韓莞來說都很陌生,而坐在中間的那位白鬍子老人,是最引人注目的存在——韓莞幾個小時前才抽到他的巧克力蛙卡呢!

        當麥教授引著新生們走入大廳底部,教授席和分類帽面前,鄧不利多便站起身來,以溫和的微笑向大家致意。韓莞彷彿可以在他那半月型的金框眼鏡中看見自己的倒影。

        掃視了一輪在場的人們後,鄧不利多捋了捋長長的白鬚,幽幽開口道:「歡迎各位來到及回到霍格華茲,在此向所有新生和舊生——也許你們已經聽膩了——宣佈,學校外圍的禁忌森林為禁止進入的地方,我可不鼓勵你們去那兒冒險——如果你們還想以健全的身體完成學業;會取名叫禁忌森林不是沒有原因的。此外,今年很特別,我們有位來自東方的留學生,韓莞。」

        當自己和那雙清徹湛藍的眼眸對上時,韓莞才突然意識到現在不只有一雙眼睛正盯著她瞧,她趕緊對教授們和身後的同學尷尬打招呼。

        「韓莞同學現在已經十八歲了,」別一直提起這件事啊,校長,「不過由於之前在家鄉沒有受過完整魔法教育的緣故,她將會和各位新生們一起從一年級開始學起,並在七年後畢業。那麼,讓我們進行分類儀式吧!」他坐回跟其他位置比起來,造型特別浮誇的校長席。

        終於輪到分類帽一年一度出場的機會。原本扁塌有補丁,被放在板凳上的咖啡色破帽子,挺起了帽尖,張開由皺褶形成的大口,開始引吭高歌:

好久好久以前
勇敢的葛來分多和野心勃勃的史萊哲林
聰慧的雷文克勞和溫柔慈愛的赫夫帕夫
他們曾是最要好的朋友 他們一手建立起霍格華茲
然而不同的理念 造就了四所學院 也造就了分道揚鑣
道不同 不相為謀

倘若你熱情如火 英勇無懼 你會進入葛來分多
世上的勇者出自於葛來分多
倘若你城府夠深 血統純正 你會進入史萊哲林
佛魔一念間的史萊哲林
假使你頭腦靈光 心思細膩 你會進入雷文克勞
還有誰的博學多聞能勝過雷文克勞
假使你誠懇勤勉 單純善良 你會進入赫夫帕夫
世上所有人都應該要是赫夫帕夫

很高興認識你 我親愛的孩子們
現在把我戴到頭上 讓我探取你們的特質
相信我 不會出錯
在此宣佈分院正式開始


        分類帽唱完了他曲調微妙的分類歌,麥教授便一手提起帽尖,像是在醫院叫號一樣大聲從羊皮紙唸出新生們的名字。不出所料地,莉莉被分到葛來分多,她摘下帽子後,對石內卜這邊露出歉意的苦笑。韓莞可以清楚聽見石內卜微弱的呻吟,裡面摻雜著一些對於她先前在暑假時準確預測的不滿,尤其在注意到天狼星也和莉莉進了同一所學院,石內卜同學更是風中凌亂。

        「莞•韓!」

        很快就輪到她了。在麥教授的注目下,她進入分類帽的世界,這裡一片漆黑,寬大的帽簷擋住了她大部分視線。

        分類帽咋咋了幾聲,聲音迴響在韓莞耳邊,「妳有著很特別的經歷……決定了,赫——」
        「欸欸欸等一下,臥槽你也決定得太快了吧!」

        韓莞強行阻止分類帽。她不懂為什麼她在這個世界裡,進行一些決定未來的選擇時都被定得特麼快,讓她好好享受一下魔法的過程難道不行嗎?

        「不然妳希望……?」

        「既然你是一頂會思考的帽子,就多考慮一下吧,畢竟人是很複雜的。」

        「好吧,如妳所願。」分類帽清了清喉嚨。為了不製造無謂的帽窘,他飛快地說:「妳有時會展現出勇氣,但不像葛來分多一樣絕不臨陣脫逃;妳有小聰明,但絕對稱不上雷文克勞的智慧;妳有心機,但狡詐程度遠遠不及史萊哲林。所以答案出來了!妳最適合赫夫帕夫。」

        照這樣說來,韓莞的個人特質大概是被其他學院唾棄,所以才被赫夫帕夫撿去領養的吧。天啊,真慘。

        「呃,好吧。還是謝謝你願意陪我聊天。」

        「嗯哼,那——赫夫帕夫!」

        分類帽一宣佈,赫夫帕夫長桌立刻爆出熱烈的掌聲。韓莞把帽子交給麥教授,便匆匆下台往自己學院的方向去。當經過新生群時,她注意到石內卜並沒有因為韓莞被分到赫夫帕夫而嘲笑她——因為他還沉浸於莉莉不在史萊哲林的傷感中。

        韓莞一塞進赫夫帕夫的空位,四周的同學都湊了過來,似乎很好奇她的來歷。一下子湧上這麼多人想和自己說話,韓莞呵呵傻笑著,感覺暈呼呼的。

        在她向對面的人解釋家鄉的地理位置時,遠方,分類帽宣示了石內卜屬於史萊哲林。就這樣被分到葛來分多、赫夫帕夫、史萊哲林的三個人,從分類開始到各自進入交誼廳,期間彼此再也沒機會說到話。


要回宿舍啦!讓我們一起等待歡樂的校園生活吧XDD→ #84
訂閱欄:@TeresaJ7 @DorisJ8 @nik51508 @hk123 @Yen0607 @Liau @immortal @cyi92062 @I1113 @hollyleaf @puppylove831228
送出